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17|回复: 2

【回望50年】呷的味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2 07:2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望50年】呷的味道
       这些年来,我重当“知青”落住在长沙县某村,有多位知青们来我处吃“新鲜、正宗”的土鸡鸭、没打农药化肥的蔬菜。我知道,他们名义上来吃“土”货,实则是来探望曾经的老同学、老知青“哈男”(本人绰号),因为“哈里哈气”的山野居士素以“真诚”待大家敢于“两胁插刀”,朋友们忘不了这个“义”!“哈男”自然倾心接待,虽然没有多少吃的,但10个8碗该奉上。
   我忘不了不曾相识的夏大姐、游客晏生、振江弟、良良哥、张老三、雪雪妹子····还有京官朱纪飞;
   我记着落居在靖县甘棠公社的知青们,像“明家团”一队的“眯子”兄嫂、二队的亚辉兄及队友、三队的陆名彰、柯易、王鲁星与三位靓妹、五队的“狗熊”、“疯子”、“疤子”、“海庇”····特别是11队的“呵呵”夫妻,从珠海回长沙硬是要邀伴来山野处;
   我真挚记住“明家团”三队夏海南夫妇两次从南京回长沙都来看望“哈男”;愈发记住五队邬恩波(绰号W)从海外新西兰回国办事也携女儿来看看“吴伯伯”。
   难忘之情涌在心间:生活里最简单也最需要的“呷”,点点滴滴记录在我的生命中——
   “明家团”有五个生产队下放有50多位知青,相互走动烦忙,像我四队与三队、五队的几乎天天在一起做事,难免有不通情报的时候,一有“风吹草动”便奋不顾身来啦。
   记得五队知青组杀猪是一个赶集日,早上“W”犁田收工路过石灰窑朝我翘首,我即刻会意直奔他队。早餐是一碗剃骨肉、两碗炒小肠与四海碗猪血汤,七、八人吃得津津有味肚皮鼓胀。赶集回转己经是下午三点钟,五队的“好消息”自然在知青中传播开,队伍也扩展十几人,有本大队第八队、十队的,连“倒顶山”十二队也赶来四位,加上明家团的20余人挤满了堂屋。“海屁”与“疤子”准备的两个肘子不够吃,忍痛把留下的后腿又烧了一个,等到蒸熟大家早己饥肠刮肚,端上桌人人都是大手笔,像威虎山的“土匪”撕的扯的动刀的,风卷残云一般倾刻仅剩下一些干菜。动作稍慢的女同胞终于将干菜搜净,五、六升米饭连同其它的炒肉、猪肺汤也在片刻间消灭掉。啊,狼藉与喧哗同在,快乐与友谊永存!
   一队被马路隔开在“明家团”外,有老知青“赵眯子”等居路旁,他家常酿有甜酒,与刘姐又热情待客,我们路过次数多便常去坐坐,许多次他们家无人,那扇稀烂的门板我们毫不讲理轻易开,掀开瓦缸盖洋洋洒洒饱尝鲜味。
   我也常去三队吃喝,彼此不分你我犹如一家子。那时放电影经久不衰的是“地雷战”、“地道战”、“南征北战”等,有次在建国二队放之前我们在三队吃饭还闹出笑话:夏老兄从石灰桥洗澡回来发觉胯堂血流不止,仔细一摸是一条蚂蟥贴住鸡巴上,笑得我们前俯后仰“广式”看见一条狗踱进厨房以为送上门的肉,狠狠一脚踹去结果自己倒了,因为他刚脆猛烈的一脚踢在了垫在地上用来劈柴禾的石板上而哎哟天;桌上大家高兴喝了五斤“五加皮”,本不善饮的便昏昏欲睡,众人七搞八弄将我扶到一队地界,我骤然倒地睡在田里不起五、六人捻的捻擂的擂粗暴扇嘴也无效,有人要去知青屋拿煤油灌嘴,心里清白的我霎那爬起趄趔往回走。此刻,几人早就无心看电影了,好不容易把我架回“团”,累得气喘吁吁腰膝酸痛喝苦不迭:这扎死尸各么重
     有次我杀了四只母鸡,连同二斤黄豆一道红烧,特是邀来三队的夏、彭、柯老弟,连同“广式”与我共五人同享。原以为今夜那堆起的一脸盆家伙有一下呷的,特别是人们不爱吃而又是我最爱吃的鸡老壳无人问津。我盘算着,先吃这个后吃那个——岂知那四人大打出手、毫无情面连鸡头也抢着啃个精光。我摇头不己。
     还有一次笑死人啦!在大队部开会厌菜不好,我悄悄溜到六队,恰巧知青们尚不收工,我马上打开厨柜看见上层有一碗白花花的糖,赶紧用勺子舀了两下,一顿搅拌后往口里送。啊!这是么子罗?崽吃得!我即刻喷吐,还不停地挖喉咙。嗨,我吃的是味精。
     省革委“赵委员”(长沙一中高65届)落户在龙凤一队,他队包饺子邀我同去,那次我敞开肚皮猛吃了60多个,李大姐还劝我再吃点。我难为情的。
    “双抢”后的一天,“广式”从甘常坳归回,走至蔡家山突听到一阵嘶嗡声,他好奇地凑去,原来是油茶树杈一条大蛇夹住一只大蛤蟆。他扔下撮箕挥舞扁担一番乱打将蛇打死,回家剥皮去腑还有两斤重。当时队上仅留下我与“广式”二人,我想这回可以美美吃一餐好的。
     乡里人说煮蛇不能落“洋尘”,我就在地坪架三块土砖。不料,柴火尚未烧燃,五队“苏菜”、“狗熊”、“W”哼着小调快活溜溜来报到,三队“彭眼镜”、二队“蔡小鬼”窜来通知还有大部队在后面。唉!我瞬间犯难。明泽平提议我弄来30枚鸭蛋与一斤红枣,放些姜片扔进入锅内熬炖。半小时后烟雾弥漫香气袭人,聚集的知青们也占住了厨房内外。我给每人舀了一个蛋与一饭碗红枣蛇肉汤,轮到自己没有蛋了。嗨,忙得不亦乐乎的我最后赚了一堆碗洗,我依然好开心的,因为大家都说从来都没有吃过如此鲜嫩的东西,韵味!
     1970年5月,我与夏海南在靖县城他的表兄家吃了一顿“狗肉”,满满一面盆放了一斤香葱,四溢的香味激昂我们的肠胃,个把小时便被四人吃的精光,真舒服!46年后夏兄来山野处,我记着,预先打了狗等待,他可高兴啊!
     这就是吃的味道,呷出的感情····
      *:  1980年记于浏阳澄潭江   20184月再重朝阳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4-12 07:39:5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佩服山野兄的好记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2 10:06: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4-12 07:39
真的佩服山野兄的好记性!

你亦依然。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8-17 14:58 , Processed in 0.211036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