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776|回复: 75

《惊魂一刻》的前前后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7 11:5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惊魂一刻》的前前后后

(原创)

今年真是一个暖冬,《立春》已经过去,《雨水》又将到达,尚未见过半点雪飘。

二○一五年二月十五日是星期天,儿子在家打电脑,孙女侄儿满屋跑。在阳台的一角,古董式的缝纫机上放着一块绘图板,老公在他这别样的书桌上画他那没完没了的图纸。我百无聊赖的对他们说:“我们不要辜负了室外的白云蓝天,出去透透气,好不?大家出出主意,到哪里去走一走”。儿子调头说:“以前去橘子洲真难,开车要到溁湾镇调头,停车要寻点,坐公交车又只唯一的一趟,还要七转八转。现在地铁通了,又快又舒服,我们何不去试一试”!老小们同声说:“好”!

走出地铁站,南边是洲头,北边是洲尾。老公说:“你们看,江边的柳枝已吐新芽,好一派春光明媚,沿江走一走最好。蛮有踏春之韵味。洲头我们都去过多次了,而洲尾每次都未曾顾及,更重要的是洲尾是你们母亲与奶奶曾经工作生活过的地方,承载着她的怀念与故事”。其实,孙儿们早已跑向沿江小道。连小孩都厌倦了洲中央人来人往的大道,厌倦了连绵不断的人造景观,喜欢这闹中取静的羊肠小道。小路的一边是宽阔的江水,一边是排列成行的高大垂柳。柳枝上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绿色芽苞,象一排披着彩带的仪仗队在欢迎我们。这些大树生长在土坡上,不象城中大道旁的林阴树,是在一个个水泥砌就的小方盒中冒出来的,因而长得茁壮高大,自然而千姿百态,。孙儿们很快被吸引,不停的在土坡上爬上爬下,争相发现和捡拾那些被淘汰而落下的枯枝。啊!他们天性也爱自然,爱自由。

儿子带着孙儿们玩,我和老公走向湘江大桥下,发现脚下的土地已抬高了很多,垂直的水泥堤岸边,栏杆阻档了我们前行。扶在栏杆上,我遥想当年,那时我和老公带着两个儿子可以一直走到水中游泳。上岸时已饥肠辘辘,阵阵的臭豆腐香气随风飘来,使人垂涎欲滴,两个儿子抬头望着我,我从羞涩的囊中拿出几角钱,他们飞快的跑向摊贩前,看着他们吃的那份香甜,当时的那份疼爱之情,现在都动我心扉。只是现在日子过好了,物质不缺了,我也有时间为他们精心做饭菜了,包括孙儿,也难觅那份感动。呀!我好象失落了什么。

我看到老公伏在栏杆上一动不动,又不知他在想什么,就问他,他转过身来,反问我知不知道现在的江水,河床及周围的环境有什么反常之处?我还在自己的思絮中,想也想不过来,只得摇摇头。

橘子洲将湘江分隔成大江与小河,在老公的指引下,今看小河的水面异常宽阔,近看脚下,远观对岸,均已不见原有的滩头,低头就见荡漾的江水,近处尚可清澈见底,但只见泥,不见沙。稍微延伸点,水即转为绿色,已觉深不见底。水面平静,不见流动,说是江面,却象湖面。是啊,现在还是枯水季节,枯水严重时,小河是可以穿鞋走过的。今年为什么会这样?老公说:这一定是蔡家洲的栏河大坝已经开始蓄水了。接着他讲起了这一水利枢纽工程的起因、作用,以及由此而引起的多年争论。他啰啰嗦嗦的,一条两条……的利与害。我懒得记。但有两条我听进去了,就是我知道多次枯水期曾引起了长沙城自来水取水困难,现城市还在不断扩张,用水量还在大幅增加,湘江的枯水将造成几百万人的吃水困难,栏河大坝将解决这一问题。但另一方面: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的道理人人都知,栏住的水将降低其自净能力,水质问题不得不面对。这两难选择将考验着今天的决策者。

孙儿们走远了,我和老公加快了脚步,好一阵赶,才得以汇合,人却累了。孙儿们叫着要讲故事,我跟他们说:“那是爷爷说的,你们要他讲,奶奶要休息一下”。他们吵向了我老公,我胜利的笑了。

把他们打发走,我找一个地方坐下,这里对面洲尾,应该是原来橘洲船厂——航运公司的大修厂。看着这一遗址,不由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算一算,原来我在江永当了七八年农民,接着又当了十六年的产业工人,而其中有十一年是在这里渡过的。也许是岁月沧桑的磨灭,也许是人员的聚散,使这一段人生旅程好象淡忘。不,不应该忘,多少人和事早已涌上心头,只是一时理不清。我不由得抬起头,吐口气,侧脸远望小河,且一直延伸到对岸,看到对岸河堤的桥洞还在,忽然产生了一阵幻觉,看到了河中原来的那座便桥,便桥直指桥洞,一台卡车徐徐向从桥上开过桥洞,穿过河堤。我回过神来,堤后应该就是溁湾镇的老街口了,还记得街口上就是汽车西站。逐渐清晰起来,正是这座桥,打开了我的思絮之门,因为它曾使我跨越过生死之间,也由此而很多的人和事一件跟一件的跳了出来,不得不使我追忆起那些细节,其中有惊险,有寒冷,也有温暖。

我是一九七一年一个幸运的机会,从浏阳招进船厂的,那时过河还是人坐轮渡,汽车坐驳船的时代,而且汽车坐驳船还只能坐到洲上,我拿着工作证,可以不买票坐驳船到船厂,且引以为自豪。汽车要到河西,还必须开车过小河的便桥,好象只能单行慢走,我也见证了湘江一桥的建设,那时全市工人、市民都参加过义务劳动,肩挑人扛,用的是人海战术。何曾想到今天,就象小孩搭积木一样,不经意间,一座座更宏伟的大桥横空出世。

到了一九七五年,也是我新婚不久,已不可以住厂里的单身宿舍了。虽然有了大桥,但毕竟上坡下坡路途遥远,上下班还是个大事,而公交车对我这种情况也是等于无,所以唯一的选择就是自行车。我也不记得怎么拥有一辆二手车,车子除铃子不响,其他都响,每天回家做保养,还依然担心明天路上会抛锚,多么想一部新车啊。

终于有一天,我们听到一个消息,我们厂分配了两部新车的购买指标,引起了轰动。班组长面前围着工友,车间主任面前围着班组长,想象得到厂办已变成了车间主任的战场。最后我们轮机车间和船体车间各得了一张购买卷,应该是这两个车间人多,技术力量集中的原因吧。我们车间的人都看到了希望,哪怕是各种原因不骑车的人都有一种侥幸,他们还有亲朋好友啊,等待,是很难熬的,但也确实难坏了那些车间领导和班组长。不用说,动力是机动船的心脏,我们内燃机钳工班则是保证心脏正常运行的守护神,因此,我们班最终获得了分配权。那天下班前杨师傅   ——我们的班长,也是柴油机的主治医师,通知我们开会,大家心知肚明,多天的等待就会有结果了。下班后,车间静悄悄的,只有我们班组都默默走向车间休息室里开会。也是今天这样的初春时节,尚有阵阵寒意。我们船厂不缺柴火,随处都是废船板,这些碎木头都是桐油浸过,一会儿就燃起了熊熊大火。明火上身,那份温暖,不言而喻。

杨师傅没有什么开场白,拿出他的小本本,说“你们每个人的情况我都记下了,下面我如果说错了,可以提出改正。今天这张单车票给谁,我先说自己的意见,一个个来:首先,住在厂里的小师傅们今后还有机会,你们上下班又不走路,就不要参加争了。还有袁师傅,我俩虽然是要好的师兄弟,关系不一般,可我知道是给弟妹骑。弟妹是外单位人,家又在洲上,你……”。我看袁师傅已不好意思,赶忙插话:“别说了,我是说着玩的,如果没人要就给我”。大家笑起来,杨班长继续一个个说清楚理由排除了大部分。剩下的几个人根据情况排了队。他最先走到我面前问道:“梁修曼,你有钱买吗”?我心中没有底,只是在家跟老公说起过这件事,也担心钱不够,老公回答我一句话:车到山前必有路。我马上回答:“有”!“你自己骑”?“当然自己骑”。杨师傅转过身对大家说:“我们刚吃过她的结婚酒,知道她住得远,一个女同志,别人下班走了,她还在折腾她那部破单车,我和很多人都看不过,经常上去帮过忙。而且自从有了票,她才轻轻的对我提出过一次,这张票给她,大家同意吗”?无声的两秒种后,“同意”!这样齐声的回答,好象影剧中的情景,作为当事者的我,怎不动容。我已不记得当时说了什么,也许连“谢谢”都没有,现在真想站起来,面对他们,深深躹一躬。追忆起那些纯朴的友情,都历历在目,特别是杨师傅那种心底无私天地宽的处事作风,使人敬佩,一个小小的班组长要尽职尽责,要有凝聚力,该付出多少辛劳啊!所以后来很多说大话的年青人在我面前说:“当官还不容易,给我个省长我也当得,不就是批批字,发号施令吗?”我只想骂一句:那你必定是个贪官、庸官、淫官。

“奶奶”一声叫唤,将我拉回现实。我在答应声中走向孙儿们。我问孙儿:“爷爷跟你们讲了什么故事,好久没有听到你们打闹”!孙儿指着从前是沙滩的小河边说:“故事好听,讲爸爸和叔叔跟你们游泳的故事;还讲奶奶掉进河里的故事;也讲了爷爷奶奶在洲头游泳,衣服被偷的故事。过不了河,回不了家,几好玩,嘻嘻……”我气着去抢他们手中的柳条,喊着:“还笑呢,看我打你们的屁股”。

这边的河堤小路是走到了尽头,大家对洲尾的灯会也没有兴趣,但还想横过洲,到大河边的沥青路上继续往洲尾走,去看看通向付家洲的小桥。沿路上,我看到一串新房,好象仿造原来船厂的厂房式样砌的,到现在我也想不通是做什么用的,也许是给我这样的一些原居民一些念想吧。渐渐的,天色已晚,人也累了,我们只好打道回府。

早早的躺到了床上,身体是舒服了,可思想却停不下来,今夜无眠是注定了,反正睡不觉,不如坐起来,初春的夜晚寒意尚浓,我不得不披上棉衣,将被子拿上来,干脆让思絮放任自流下去。还打算抽时间记录下来,给自己,给知音。

那年的这个时候好象比今年寒冷些,拿着单车票,无法形容的高兴,车子踩得飞快,想着如何给老公一个惊喜。平时我回家总是要晚些,老公已将饭菜做好。我故意装着很沮丧的样子坐到饭桌前,说:“今天下班开班组会,晚了”。老公知道单车的事,察言观色,开始安慰我:“我知道,今天单车票已花落到别人家。只怪这窈窕淑女,君子太多,不逑也罢,就当没有这件事,吃饭”。我看时成熟了,接着说:“什么逑不逑,我根本就没想要,要了也买不起”。老公急了:“谁说的,你不要嫁祸于我,你现在拿票给我,明天我就拿车回来”!当年我刚出师,每月工资才拿二十九元,娘家还有两个知青弟妹在零陵,而长沙的老母、姐姐、小妹都在街道工厂,我不帮谁帮,自家主要是老公每月四十多工资支撑,虽说过得下去,但一下子拿出一百七十八元(我还记得单车价格)还是个难题。我从口袋中拿出那张单车票放到老公面前,他惊讶的拿着左看右看,喜笑言开的说:“你洗碗筷,我出去一下”。他三扒两咽的吃完饭飞快的跑了。我知道他姊妹多、朋友多,有办法。他很晚才回来,进屋就说:“办妥了,后天你骑新车去上班。最多吃一段时期素,过一段和尚日子”。

真的,第二天回家,一台崭新的“永久28”停在房中央,我早早起来,迫不及待的骑上车出发了。没想到这一走,闹出了一场轰动效应的大乱子,我也与死神擦肩而过。

从破车一下骑上新车的那种感觉实在不一样,如果一个开微型面包车的人突然拥有一台“宝马”,我想也不过如此。那天是个阴天,早上还有点雾蒙蒙的,我身着自己织的毛线衣裤,面上罩着灯芯绒衣,因寒冬刚过,才脱掉了棉衣,特别的轻松愉快。平时在五一路上来来往往,从未认真观赏过,今天才觉得道路是多么宽广,两边是那么美丽。那时的汽车不多,道路上单车是主流,对峥亮的永久牌单车,人们不断投来羡慕的眼光,我心中美滋滋的。

上了湘江大桥,虽是一路上坡,也变得轻松。车过橘子洲,平时如果要上洲,有两种选择:一是转向左边的支桥,但坡度大,害怕刹车失灵,危险!二是车骑人,扛着车子下转桥,因车子不好,大都选择背着车子下。那天我直奔河西去交警队办执照,没有停留。桥尾的右边就是目的地,交警队也是几栋平房,但有一个很大的停车坪,停车坪只是一个生有杂草的土坪,空旷而清静。我很顺利的办好了执照和牌照——一个小本本,一块小铁片。我高兴的上车,骑向停车坪的东北角,也就到了小河的堤岸边,穿过河堤的那个桥洞,就上了小河的便桥。真是便桥,平常汽车来了,人还要靠边站稳,等车过后再走。桥的两边没有栏杆,桥下是密密麻麻的瘦小水泥柱支撑着桥面,根本算不上是桥墩,更谈不上有跨度。

来到便桥上,见水面与桥面相距只有一米多,水已变浑浊。南面的来水因受到便桥的阻挡,变得格外湍急。无不显示今年汛期来得稍早。桥面上难见行人,我微感紧张。不由自主的行驶至桥中央,只想快点到厂,到班组将带的糖粒子发给大家。行至到江中央部分,不远处走来一个年青人,他个子中等偏瘦,——人在黑暗中,寂静中,旷野中见到人,都有一种安全感——我开始还觉得踏实,全没有想到一双罪恶之手正在靠近。两个人相对而行,加上我还骑着车,很快就相遇了,我见他也走在桥中间,没有相让之意,就下意识的将车靠向了左边。擦肩之时 ,对了一面,忽感觉一阵寒意,即有一种不祥之兆。就在这一瞬间,一股强大的拉力从单车后座传来,单车骤然停下,接着而至的是身体背部偏右受到重重一击,因我骑行在路左边,不容思考,人车一起向江中倒去。开始时手还抓着车把手,但人一接触水就人车分离,都抛入了江中。会游泳的人都知道,学会游泳的过程是一个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过程,——人是可以浮起的,当你学会后,你就能本能的驾驭水了,——所以一触水,我就本能的闭住了呼吸,不然就会呛水、喝水。下沉的过程中也是本能的手脚配合,平衡人体,使人快速将头冲出水面而得救。我庆幸自己会游泳,逃过了这一劫,救了命。其实,在那生死关头,头脑是一片空白,只当呼吸到新鲜空气,才恢复了理智。回望桥面,那个恶人还蹲在我落水处看着水面,只见他看见我,就站了起来,见周围无人,飞快的跑向洲上,往转桥方向而去。我急那心爱的单车,拼命向岸边游去。我从来没有穿这么多衣服游过泳,湿衣裹在身上,增加了阻力和重量,还降低了手脚的灵活性,事情过后,老公说:“太危险了,你浮上来清醒后,应该首先脱去笨重的外衣,看见人要喊救命,使岸上的人尽快知道你需要帮助,什么衣服呀,单车呀,都是生外之物,没有了生命还有什么,再不要撑强”。

初春的江水很冷,要不是我使出全身的力气在运动,静止的情况下一定会冻僵,我顺着急速的水流,慢慢向岸边靠拢,幸运的是越来越靠近工厂,我看到桥上逐渐的聚集了很多行人,岸边也有洲上的居民跟着我的漂流方向跑,不停叫喊,前后我估计已有半个小时,终于上了岸。一身湿漉漉的,江水、泪水一起往下流。人们围上来,他们都惊呀是个女孩,大娘们都要我快点上她们家换衣服,当知道我是船厂的职工时,一些青年都飞快的跑去报信。我谢谢大娘们的邀请,任由她们伴我走向工厂。

还没有到工厂大门已迎来了很多人,包括厂长秘书、杨班长和班组其他人,也许我上岸时习惯性的讲了句:“我姓梁,是橘洲船厂的”。报信的人听清了,单位、姓名、性别、单车被抢,这条条信息都对上了号,确定是我无疑,顿时厂里炸开了锅。才有了上面一幕。影响这么大,我总有点过意不去,事后一位密友跟我讲:“你上次代表航运公司去省展览馆做了一年的讲解员,得到上面的表扬,给厂里争了光,厂领导哪个不知道啰,还有翻砂车间的谢老师傅,平时夸你是个好妹子,说女孩子做翻砂,从不叫苦叫累,做事认真,你是不知道,他得到消息后,急得不得了,到处喊人”。这是讲我刚进厂时,看我个高,翻砂车间又缺人,就将我分配去了,谢师傅也是破天荒的带了一个女徒弟,他是一个威望很高的传统老工人,一个象父亲一样的师傅。为人厚道受人尊敬。后来厂领导派我去当讲解员,一年回厂后,厂里才重新分配我到现在这个班组,密友接着说:那位谢老爷子都急成这样,如何不惊动人。厂长未在,张秘书从楼上办公室跑下来,碰到杨师傅就说:“这人命关天的大事,不要说了,快去”!她清楚的说了当时的情况。

当我碰到厂里人时,我真想大声哭出来。只听杨师傅说:“人已回来了,女同志赶快帮忙去换衣服,别冻着,其他人跟我想办法去捞单车”。班里的姐妹赶忙陪我去集体宿舍,——职工结婚后都不分配单身宿舍,但都可在集体宿舍占一个床位,为的是都有午间休息的地方。厂里的热水充足,洗衣洗澡都方便,特别是女职工,什么盆呀、桶呀,换洗衣都齐备。在换衣过程中,热水早已送到面前,洗头洗脚别提多舒服了。这里还备有工作棉衣,工作皮鞋,也不冷了。一大堆湿漉漉的衣服早已被姐妹们拿去洗去了。杨师傅走时交待我们换好衣就去车间。当我下楼经过传达室时,赶忙拨通了老公电话,避重就轻的说了一下情况,叫他赶快过来。

来到车间休息室里,满屋的人,炉火烧得旺旺的,房间暖洋洋。大家赶快让出最好的座位,有姐妹帮我梳理头发烘干,随后食堂的大师傅就棒着一碗热呼呼的姜糖水送到我手中,说:“早已熬好了,等着你,快喝掉。极早驱除身体的寒气就不会病”。我饱含热泪接过碗,边喝边听留守的师傅安慰我:“厂领导已派财务科长坐镇协调,保卫科已去派出所报案,班组暂停工,动用厂里的机动船打捞单车。杨师傅分配了任务,有的去钳工班打勾子,有的到仓库去领绳子,有的上船作准备……连你喝的姜糖水都在安排之列,你就放心好好休息,恢复身体”。接着就是叽叽喳喳的问话,大都是同一批招进来的同伴,有的是与我同样插队落户的知青和浏阳的回乡知青,也有少数的社会青年,进厂前我们都集中学习了一段时间,互相都很熟悉,自然特别关心。上班时间都是找着各种借口来到这里,我估计他们的班组长也心知肚明,也许他们自己也想知道一些情况。这是一个老厂,是航运公司的二级单位,机构和领导班子简单,人员以老工人为主,他们都是新中国第一代工人,来自于船上、相关机械厂,所以:在那口号满天飞,假话连篇的年代,依然保持着一份淳朴。我们这一批招工人数不少,也象知青下农村一样,带来一股生气,我真想呼喊:亲爱的朋友们,这集体的温暖与力量,你们享受过吗?

身也暖了,心也暖了,我惦记着单车,我要到现场去。其实在座的都心痒痒的,顺着我的意,都站起来向厂门走去。远远看见一部单车飞驶而来,“是小黄”!眼尖的人喊到,真是老公来了,他跳下车拉着我手:“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我拉着他一双出汗的手,使了使眼色,她不好意思的松开手,赶忙从包里拿出烟敬给周围人,连说:“谢谢,谢谢”!

我们出厂门向江边走去。江边站满了人,喊的喊,叫的叫,高声传达着自己的观点。厂里那艘机动船上站着我熟悉的人,他们分成几拨,跟着绳勾的抛出与收起,岸上不时发出希望与惋惜声。

这是厂里的一条施工船,比较大,还备有一条小划子,通过我们高声的叫喊,大船上似乎知道了,下来一个人,划着小船向我们漂过来。老公看了看表,跟我说:“我买了烟在袋子里,上船去慰劳慰劳师傅们”。然后伸手将一把钱塞到我手里,并说:“我走时,厂长要财务室主动借了钱给我,你放心用,现在快中午了,与食堂打个招呼,加点菜,其他你就不要操心了,好吧”。我知道他们厂小,但他是技术室和模具车间主任,也就是厂里一块宝贝疙瘩,所以我相信,借的钱可以慢慢扣,不着急。其实他来,心里就踏实了。只见小船靠岸,老公上去了,我也转身回厂。

有了厂领导的绿灯,真好办事,食堂的师傅说:“你放心,一定把你的心意达到,并使他们吃得高兴,我早就联系了船上的人数,他们是想捞起单车后再回来吃饭。我告诉他们饭菜不好留,他们说下点面条就可以了。我收了你的钱,给他们每人下碗高级面条,让他们吃了忘不了”。我不记得给了多少钱,反正不是很多。

直到下午一点多钟,才见师傅们吵吵嚷嚷的走进食堂,食堂已将高汤作料备好,具体做的什么盖码不记得了,大概有鸡蛋和肉,水也烧开等着,锅大好下面,很快的都端上来了。我估计肚子饿了,个个赞扬面条好吃。

吃饭前后都在讨论着怎么继续捞单车。大家一致认为机动船又高又大,打捞的漏洞太多,水面宽,水流又急,无法确定单车的基本位置,又没有打捞经验。有人提出蒸汽机班的陈师傅与洲上一位渔民是好朋友,而这位渔 民这一行非常有名。大家马上请来了陈师傅,陈师傅也马上去找那位渔民。后来老公神奇的跟我说,当他们刚到机动船上就见一叶轻舟飞快的赶到了,一位老人带着一位年青人跟我们搭话,叫大船不要干扰他。然后,只见老人到桥边看了看落水点,又看了看水流情况,就开始在他定的范围内用一种奇特的多勾爬子来回梳。突然看到老人向大船摆手,我们开过去,只见单车已露出水面。大家一起把它拿上来,老公趁此机会,送上两瓶白酒和十元钱(这是先与陈师傅商量好,准备了的),下午四点不到,我见小朱骑着那部永久牌,高兴的冲进了车间跟我说:“梁师傅,我帮你重新组装,还你一部更漂亮的新单车”。杨师傅说:“紧张了一天,累了一天,你们赶快回家休息,小梁在家好好恢复一天再上班”。

时钟指向十二时,又将是一天的开始,人也倦了,终于完成了一天一夜无法停止的回忆,我急着要去寻找当年那些人,去问一声好,补说一声:谢谢!

“惊魂一刻”发生后的第三天,我和老公将大红纸写的感谢信贴在了工厂大门口。隔天民警询问了情况,并告诉我们,罪犯已抓到,半个月后知道罪犯被判三年劳教。我想他应该庆幸,如果我不会游泳,如果没有在江永那些年锻炼出的体力,那会是什么后果。可想而知,其罪将是谋财害命,死有余辜啊!

我是幸运的,虽然下农村,当工人,长期的劳筋伤体,但助我逃过了生死一劫;虽然生活经历了风风雨雨,但其中也不缺温暖与阳光;虽然曾在“阶级斗争”声浪中曾抬不起头来,但总能从善良的人群中穿行;虽然我不富有,也没有大的造就与成功,但我勤劳的护佑着改革发展的春天,虽然经济繁荣带来了几乎亡国之险的贪腐等陋习,但习近平主席大刀阔斧的整治,相信会有更美好的明天!

 

 

                                    梁修曼

                              201537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5-3-7 12: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好人多哦,看后好感动的。回想那个年代真温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7 14:4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个真不错!平舖直述中体现了当年人们之间的真情实感!

  再接再厉,希望看到你更多的作品!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3-7 17: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丘山傍渡 发表于 2015-3-7 12:51 还是好人多哦,看后好感动的。回想那个年代真温馨。
    谢谢丘山徬渡观阅。回忆往事,心潮澎湃。朋友,师傅,同事,好心人都涌上心头,使我渡过那不眠之夜,我为他们祈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3-7 17:3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个真不错!平舖直述中体现了当年人们之间的真情实感!   再接再厉,希望看到你更多的作品![/quote]      受到火土重生版主的鼓励,心中十分感谢。我会努力,还得向湖知网的写作高手学习。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7 21:2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旧地重游,百感交集。惊魂一刻,坏人少,好人多。当年发生的事好生动好感人,谢谢乐观之人的好文章!我想问一下,你后来又换了单位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3-8 11:3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旧地重游,百感交集。惊魂一刻,坏人少,好人多。当年发生的事好生动好感人,谢谢乐观之 ...[/quote] 枫树林:你讲得好,确实是旧地重游。曾经那儿有我的工作和生活。更值得追述的那些人和事,这个年纪特别怀旧。谢谢你能认真阅读这一文章。

    后来因老公的工作很忙,家中有老有小,照顾不过来,单调到他们系统的工厂当铣工,又干了五年,又因为领导照顾他的工作性质,将我调到现在退休这一单位。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8 12: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日无法把心和眼睛放到网上,今打开电脑,便看到乐观友这篇感人肺腑的美文。乐观发文不多,一写必定惊人!

此文温暖人的部分,我含泪看着,你何其幸福何其成功!人生不需大福大贵,有一个爱你的先生,有一些绕膝的儿孙,有一群懂你的朋友,心满意足!
打字不畅,就评到这吧!祝妇女节快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3-9 10:5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明 发表于 2015-3-8 12:02 多日无法把心和眼睛放到网上,今打开电脑,便看到乐观友这篇感人肺腑的美文。乐观发文不多,一写必定惊人! ...
明明妹:我还是这样称呼你。得到你的好评,使我感到惭愧。其实你的文章才是大家公认的精品。而每每的跟帖思想性特强,你不知道我们在欣赏看你的文章,更喜欢见到你的跟帖和回帖。交流,勾通,交友算是知音吧。

明明妹:近来很少上网是否身体欠佳,没有多愁善感的思絮吧。否则姐心痛。又是春光明睸的季节,多和家人和朋友到公园去赏花,游些老街新变的品味,多出来走走。让我们一起乐观对待人生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9 11: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惊魂一刻》的前前后后

 

   往事并不如烟,点点滴滴在心头。人的一生中遇险的事尤其刻骨铭心,我就有同感。

   写这么长的文章真不容易。愚见:那《惊魂一刻》的内容也可单独成篇。期待楼主更多的佳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9 15: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乐观之人的美文,如此一篇好的文章,的确会引起大家的共鸣。用现实中和谐的家庭生活去回忆那远去的往事,想到了你一生中的艰辛,更看到了你的幸福,体会到了亲情的甜蜜,也感悟到朋友间的真情。这些心灵的感受,值得我们受用一辈子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9 21: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乐观之人 发表于 2015-3-9 10:57 明明 发表于 2015-3-8 12:02 多日无法把心和眼睛放到网上,今打开电脑,便看到乐观友这篇感人肺腑的美文。 ...
乐观姐:我不知道你究竟比我大还是小,往往不敢叫你姐。你的面相是比我年轻不少的呢,又美。哪个女子愿别人叫老?你倒争着当姐!好吧,就依了你了!

你怎么总是这么谦虚?这也罢了,还趁机把我又表扬一番。唉!
我最近什么都好,只是懒筋发作,或者也算作火山爆发后需要漫长的沉寂吧!估计再鸣,又得等三年。谢谢你惦记我!我就知道我不会看走眼,你是我值得交的好朋友!愿你和你美满的家庭,一年比一年更幸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3-9 21:3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麓山远眺 发表于 2015-3-9 11:49      《惊魂一刻》的前前后后  
     麓山远眺友说得真好。虽说遇险的事已过去40年,回忆起来刻骨铭心。把它写出来,领导,朋友,师傅,同事和亲人都历历在目。我永远忘不了关心和帮助我的人。我是被爱的人,也是爱他们的人。谢谢鼓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3-9 22:4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明 发表于 2015-3-9 21:22 乐观姐:我不知道你究竟比我大还是小,往往不敢叫你姐。你的面相是比我年轻不少的呢,又美。哪个女子愿别 ...
    明明妹,我是64年就下到江永的知青,你还在读书,从你的文章推测,我肯定比你大几岁啦。谁都知道你是个精明,笔功过硬的聪明小妹,你的容貌和为人都那麽美,我多次被你的文章动容。

    在生活中,劳逸结合也是有道理的,退休了,不必把神筋崩得太累。经常健身,看书,看报也是一种休闲,只要你过得高兴,姐就放心。我相信以后你有自己的安排。期待休整后见到你的美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3-10 11: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庙山口 发表于 2015-3-9 15:21   又见乐观之人的美文,如此一篇好的文章,的确会引起大家的共鸣。用现实中和谐的家庭生活去回忆那远去 ...
     庙山口君近来肩周炎好些吗?铜山岭一条好汉。平时总是为集体着想,铜山QQ网的群主,我们的热心人。别忽视自己的身体啊!

     我很高兴,你能认真阅读这篇帖,并且概括主题,点到有艰辛负出,才有人生的收获。我珍惜今天,不忘昨天的友情,亲情。谢谢观阅!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10 15: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未显山露水竟写出这麽好的文章,佩服、佩服!期待好文不断涌现。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10 18:2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真是惊魂一刻哦!这么多年过去了,回忆起来令人惊心动魄!我看得心跳加快,出气不赢哦!你真是一个临危不惧、勇敢拼搏的女英雄。当年的群众也是助人为乐众志成城,团结一心,真是一人有难,众人齐心协力来帮助!情真意切感人至深!谢谢好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10 20:3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朴实的文章,朴素的感情,充分体现了那个年代里人性温馨的一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11 00:28:26 | 显示全部楼层
              书香门第良善传,良善教诲字行间;

              匪盗欺蒙曰革命,善良面前无地容!
读文章,感怀作者家父梁老师一家和善知书达礼,传承有人。
怀念告慰先生在天之灵:曾经那无耻“革命”不再!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11 08: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乐观之人的文章真实、美妙、感人,敬佩、敬佩!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7-20 07:28 , Processed in 0.298166 second(s), 12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