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53|回复: 5

欢 聚 作者 魏石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1 16: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5届初中197班魏石解


  2015年3月30,长郡中学初65197班举行同学大聚会,我特意从深圳回长沙参加这次聚会。

197班(2015.3).jpg

相别五十年后,我见到同学们很是激动和高兴。一个又一个曾经非常熟悉而现今又略显苍老的面容,看到大家一幕又一幕童心未泯的唱歌、跳舞、京剧、朗诵、打拳、跳绳等表演,我心生无限感概:首先要感谢楚武同学作东,慷慨解囊,盛情招待大家;再就要感激群主湘凱、联络长雪梅、班领导耘华、季琨和坚持守群的锦华、永汉、细毛、竹如、雪武等人为大家服务的精神,无私奉献自己很多业余时间,用来维系同学们之间的情谊;还有就是为同学们的表现而感动,五十年后相聚,很多同学不顾体弱有病,路途遥远,家务繁忙而踊跃参加。

在欢聚会上与石安同学聊天时,他问我还记得当年吃“焦榨”否?我说怎么不记得,那些事情还历历在目,就象发生在昨天……

读初中时,在班上有很多自学小组,就是住家接近的几个同学,自发组织到某一个同学家里做作业和自习。当时我与王士奇、廖建生等几个同学在一个组。由于我家兄弟姊妹多,房子窄小,所以从来没有到我家自习过。王士奇同学家去过一、二次,但也只有一间小房子太挤,因此也去得少,大部分时间都是去廖建生同学家。他们家住在文化电影院附近的冶金厅宿舍内,就是进大门的两旁各一间大房子,他父母住一间,他和弟妹们住一间。廖建生同学的母亲是江西人,显得健壮、朴实、宽厚,笑起来脸上的皱纹都洋溢着满是慈爱。由于她的地方口音很浓,有时我听不懂就直愣愣地望着她时,她会歉意地笑一笑,揪一下我的耳朵说:“你这娃子的耳朵怎么这样没用。”她把我们几个小男孩都当作自己的儿子一样对待。廖建生同学长相很象他母亲,性格也和他母亲一样宽厚、豪爽、大方。

有一年除夕夜,廖建生邀请我们班同学去他家守岁包饺子吃,记得有王士奇、王石安、易兴高、莫罗秋、吕湘凯等十余个同学参加。我们都高兴地欢呼鹊跃,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和地方让我们“疯”一回。

除夕那天晚上,我们相继来到廖建生同学家,他母亲已为我们准备好面粉、菜馅、碗筷锅灶等,我们欢快地围绕在一个小方桌旁忙碌起来,和面、擀皮、包饺子。他母亲见我们热闹起来,就含笑悄然离开回自己房间,没有再来打扰我们。我们七手八脚,各显神通地包饺子,有圆的、扁的、长的、方的,排列放在洗衣用的搓板和木锅盖板上。廖建生负责煮饺子,第一锅煮好端上桌后,我们顾不上烫一抢而光,第二锅煮好端上来时,同样如此。廖建生无奈地大声笑道:“你们也该留两个让我也尝尝吧”,逗得我们笑得差点将饺子从嘴里喷出来。

在笑闹之中,同学们的表现也是各异:王士奇同学平时不大爱多说话,比较沉稳,他爱看武侠小说,曾借过一本无头无尾的《七侠五义》给我看过,聊起南俠北俠就眉飞色舞满脸敬慕;王石安同学那时就有学者风范,喜欢故意幽默地“之、乎、也、者、哉”的引用文言文,就是在吃饺子时,他会夹一个饺子说上一句:“此饺子妙哉也!”然后呑下肚子里去;昜兴高同学比较文静,他爱下军棋和打乒乓球,我与廖建生曾多次去他家玩过,下军棋时两人对垒,一人作裁判;莫罗秋同学为人随和,与班上的男女同学都玩得好,上映《刘三姐》后得了莫老爷的尊称,别人怎么叫也从未生气……

连续煮了几锅饺子后,由于包饺子的手艺太差,很多饺子下锅后破皮露馅,煮饺子的汤水变成了面糊糊,于是有同学提议不做饺子了,改做煎饼。为了不浪费,每人又喝了一小碗饺子汤面糊,还吃了一块煎饼,此时已是深夜一、二点钟了。

那天虽然没有下雪,但天气还是寒冷,七七八八吃了这么一些后,我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开始打馊嗝,还有几个同学与我感受一样,是着凉了。王士奇同学见状,就说他有个土医方叫“焦榨”(土话音译),是他母亲教他的,用鸡内金和大米用瓦片在火上焙焦,然后碾碎冲开水喝,专治夹食受寒。廖建生同学家里过年杀鸡正好留有鸡内金,他找出来后又去寻一个旧瓦缽子洗干净,并抓了一把大米,王士奇同学用这些物品放在煤火上细心焙烤,不一会空中就弥漫开一般淡淡的焦糊香味。焙制好后,放在碗里用擀面杖捣碎,用开水冲了一大碗黑糊糊的“焦榨”水,我们着凉的几个同学各喝了一小杯微苦的汤汁,果然感到肠胃舒服多了,也不打苏嗝了。经过这一番闹腾,大家也渐渐安静下来,睡意随之涌上心头,为了取暖我们背靠背围坐在小煤火炉旁,随着瞌睡进入梦乡。

没睡多久,我就被寒冷和远处的鞭炮声惊醒,天已经矇矇亮了,同时还有两个同学也醒来,我们没有惊扰其他还在熟睡的同学,悄悄地离开了廖建生同学家,走在清冷的街道上,踏着大年初一的晨曦,我们各自回家。

一晃五十多年过去了,这期间我经历过无数次各类或热闹、或豪华的聚会,但我永难忘记那个没有电视、没有《春晚》、没有空调、没有牛奶蛋糕的初中时代除夕聚会,怀念那父母亲放心地让孩子们在外面过夜的日子,怀念那父母亲放心地让孩子们在自己家里“胡闹”的大年三十的晚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楼主| 发表于 2015-5-1 16: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代魏石解发表了《欢聚》。

五十多年前,初中同学欢聚在“油匠”家包饺子守岁,我也参加了,但我没吃“焦榨”……那个除夕却深深印在我脑海里。

石解说得好:一晃五十多年过去了,这期间我经历过无数次各类或热闹、或豪华的聚会,但我永难忘记那个没有电视、没有《春晚》、没有空调、没有牛奶蛋糕的初中时代除夕聚会,怀念那父母亲放心地让孩子们在外面过夜的日子,怀念那父母亲放心地让孩子们在自己家里“胡闹”的大年三十的晚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 19: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聚--好文

饺子、煎饼、焦榨,难忘的除夕夜。

廖建生家的好客早有所闻,7年前我也去吃过一顿;毛季琨的口福再次证实,66年你还吃了我自留地的大南瓜,主要是我自己都没吃到。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1 21:00: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的友谊,最美的时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1 21:28: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样的除夕夜,永这也追不回了吗?要不今年除夕你们又试试。
这篇文章早几天我就拜读了。为纯洁的友谊点赞。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8 15: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毛季琨同学转发魏石解同学的文章,他在文中提到“焦榨”的来由,这可能属197班同学的专用名词,离今已有五十多年了。那时我们还是群未谙世事的青少年,在元旦夜守岁包饺子,到了下半夜后天特冷,,不少同学穿得单薄便闹起了肚子。搭帮王士奇同学做的“焦榨”,才使之转危为安。
    五十年前物质匮乏,人们刚刚从瓜菜代的日子中走过来,肚肠确只适应消化萝卜、白菜、东、南瓜,仅仅在饺子里有点肉末,受点凉后就闹肚子。现在讲给儿孙们听,他们会认为我们在讲《一千零二夜》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0-8-13 12:33 , Processed in 0.16816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