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33|回复: 0

(续)忆一名地质队员——纪念二中初196班同学李钧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9 09: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69年11月呼和浩特
    昨天刚听过入伍前的动员报告,我匆匆的写了张发言稿,念完后被这里的适龄青年们拿去作了决心书。我要参军,已经提醒自已,决不错过这次机会,想来也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尽然,到处

都是为人民服务,而军队却是完成党的使命的最直接最有力的工具。当拿起枪杆子的时候,我会感到神圣的政治力量。

     你说生活在社会主义中国的每一个人,要为自己求到一条生活的出路,创立一个幸福的家庭,也许是不太困难吧,而牺牲自己个人的一切,使我们所流的每一滴汗水和心血都无愧的闪烁着时代的光辉,想来是比较困难的了,对么?但是我会努力,我会沿着我理想的道路前进。参军去(如果去了的话)用我自己的意志来说,我会要在部队服务一輩子。……

 

                    1970年元旦零时呼和浩特

     这是宁静的子夜,周围没有 一丝声响,只有我对亲人们的思念在空中飘荡。愿这思念迎着伟大的七十年代第一声洪亮的钟声飞往你们的身边,带上新年的祝福。祝愿你在革命化的道路上越来越进步!身体越来越好!

    我们这一代将会是70年代的朝气蓬勃的革命力量,让我们这些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的后代,也学会用自己的意志和双手,创造出一个更新的世界。

     参军成了泡影,希望一场空,为人民服务倒是实在的。安心呢,……我二话没说。

 

                 1970年2月呼和浩特1048号信箱

    到呼市是清晨六点多钟。天仍然下着雪,纷纷扬扬,没风。……从郑州一路回来,是广阔的华北平原,铺满了湿润的白雪,但这铺天盖地的一场大雪是怎么也盖不住早已来到祖国大地的春天气息,到处是愉快忘我的劳动,到处是热情的笑脸。七十年代的开头是美好的。我看到了春,冰天雪地的春……

     刚到家,就投入出队的工作。思想准备、物质准备在紧张进行。人们仓促而欢乐,我抖一抖自己的翅膀,将 滿怀信心的飞向那令人神往的深山老林。我们今年去云南,(我多么希望能有机会去拜访那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离昆明不远,从西北到西南是那样的轻而易举。我开始适应了从南到北,又从北到南的长途旅行,我熟悉了列车车箱的胶木板气味,习惯了在那刚好不过一人宽的床舖上,任它晃晃荡荡一觉睡到天亮。经常不断的游离生活,倒更增强了我的体质。在自己身上,我感到了青春的热力……

 

                   1970年3月云南寻甸

      ……19号到昆明,观赏了初夏的风光,到处是绿的颜色,人们开始着短裳,穿背心。从西北到西南的长途旅我经历了冬、春、夏三个季节。21号回到了我们的新驻地。这是在云贵高原上的一块比较平坦的山地上,缓缓隆起的小山包,远处是高的山,头上是永远晴朗的天。如湖南初夏的太阳,如内蒙强烈的然而是发热的风。这里有不可理解的干燥,我的嘴唇象松树皮样的裂开了口,脸上却多了一层潮润的红晕。工作使人愉快,劳动使人健康。我们干着嗓子唱歌,歌声象这高原上的风一样,热烈和急燥,呼呼地滾过一座座小山包……

 

                 1970年4月云南71号信箱

      ……天忽然变得很有些凉意,下起雨来,人们终于从帐篷搬回了屋里。在屋外已经住了好几天。其实地震警报期已经结束。这里的小伙子们都舍不得离开那低矮的充满着活泼气氛的小帐篷,还愿在那里头挨头,脚搓脚旳欢乐几天。也真的似乎不是风,而是人们热烈的歌声与笑语把篷布吹得啪哒啪哒响……,一些人开始感到有些后悔,抱着湿淋淋的被子笑骂着跑了回来。

       本来我不想把我们这地方属于地震带上的消息告诉什么人,我不知道我的信会不会让你们担忧,反正我是很感动的。而滇南地震灾区的景象确是太感动人了。那里的人被整家整家的压死压伤,而那里更多的给人的印象不是眼泪,不是哭泣,而是意志的顽强。呆滞的眼中,而闪现着复活的光。解放军分期分批地帮助他们恢复家园,搭棚子,扫地做饭,还有全国各地的支援,他们并不感到孤独,没有了房屋,亲人,但是有解放军。他们团结得象一个人一样,谁也顾不到自己,而一心只想弥补别人心灵的创伤。终于解放军要走了,人们不声不响地目送他们,直到看不见穿着绿军衣的背影……,不知是谁“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象是一声响雷,雨来了,刚才在不休不止工作的人们,扑到倒塌的房屋废墟上,依着解放军亲手给他们搭的临时棚,嚎啕哭着,直到这时人们才感到一孤独、空虚和深切的悲伤……

        写完这封信,手脚有些麻木,伏在行军床上完成。真冷,外面飘起了雪花,这天气真的让人不理解。

 

                   1970年6月云南71号信箱

         ……我们离开驻地又有好几天了,几天前我们把帐篷、行军床,炊具统统地装到汽车上,还带上了一只小狗。不要很长的时间,就到了我们现在住的地方。这是一块离县城不很远的小平原,(暂且让我们叫它平原吧,这样的平地,这里是很少的)我们扎下了帐篷,老乡们围上来,迎接我们的是眨动着的好奇的眼睛。

      这里的水奇缺,(无论怎样每天我宁愿跑上两里路,也得去洗上一个澡。)还有比山洼里更大的风,我的眼晴简直睁不开,行军床上落满了灰尘,挂上蚊帐也无济于事。白天我不得不把舖盖卷起来用雨衣盖上。我们马上开始了工作,还有什么比工作更愉快呢?时间过得真快,我们常常因此而忘掉一切。到时候,我们会把小狗也带上山,我们工作空余时间很多的,可以捕小鸟,掏鸟蛋,在山泉里洗脸。哪怕是回来后都疲倦的躺倒在床上,却仍然是快乐的。

     另外告诉你,离开驻地前几天,我参加了他们县的“积代会”,(别误会,我是以特邀代表的身份参加的。)遇到了一大批上海知青,他们给了我很深的印象,他们的感情变了,贫下中农很喜欢他们,农村能改造人,这是肯定的。我受他们情绪的影响,把“选读本”和“语录”之类送给他们,看样子他们是很感谢的

                    1970年8月云南71号信箱

     雷响了,黑云压过来,天又要下雨了。有很长时间我们都是钻空子上山工作的,但仍然三天二头的被淋得透湿,泥泞的山路经常把我们的长统雨鞋都拨了出来。现在长沙大概早已热得不可开交,但我却无论如何都得穿上两件衣,有时简直被雨淋得在打哆嗦,好在晚上睡得安稳。……时间过得真快,这里的包谷秧,己经静静的长得老高,结出了棒棒。

 

                   1971年5月云南永胜10号信箱

     真使人高兴,你的来信象小燕子一样给我带来了欢乐。你知道吗?自从我在北京给你发出那封信后,二个多月没有得到你的讯息。但是我很放心,我知道你生活得很好的。我想:春天一定会带给你愉快和满足,但是春天的意味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感觉到,春天只属于劳动着的发挥着无限创造力的人们。

      一切都在变化着,你没有发现自己每天都在变化吗?多少年了,你在真正的生活着。新的生活环境,艰苦的劳动已经给人打下了深刻的烙印。我发现你长大了,你的童年和少年的印象在我脑海中大概永远不会逝去,你骄傲也任性,爱运动也爱哭,你倔强但也温柔,也亲切。你仍然象淘气的小妹妹,象山涧叮咚作响的小溪,欢快明凈,也象山野的无名小白花,洁白无暇。

     离开北京到云南,又过了二个月。很短的时间,在这山沟里,我却经历了很多的东西。这里的人们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常常在我眼前出现一双双乌黑的手,长滿老茧。漆黑发亮的皮肤,简陋的生活方式。我问自己,我懂得这些人吗?懂得他们的感情吗?愕然!我想他们会要生活得更好一些,一定会的。这些勤劳的人民从来就不修边幅,因为没有功夫,或者没有必要。他们的必须是土豆,包谷,小麦和大米。但是他们那样成年累月的流汗,并不是完全为了他们自己。可还有不少人,在嫌弃他们,在取笑他们的姿态。然而恰好是这些人,是那成千上万双乌黑的手,已经在创造和正在创造着世界的文明。遗憾的是我只能肤浅的了解他们。在这方面你比我强多了,一定有更深刻更彻底的感受。我称赞你与山里人们的融恰,因为我发现山沟里那怕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懂得的都比我多。我赞成你应该多有一些山里人的朋友,在他们身上,你可以学到许多东西。我常常想,我不能默默的来到这个世界上,又默默地离去。所以我们要创造、要奋斗,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没有理由去回避那些平凡的小事,和接触那些平凡的人。

    很晚了,我复在枕头上回信,一边还听着田野流水的哗哗声,青蛙叫着,小虫子也叫着,深夜里这一切并不显得喧哗,反而显得更寂静。这是离开机场后第一个星期天,那里有我们亲手开垦出来的菜园子,刚刚喂熟了的三头小猪。那是在离永胜县城一公里多的地方,一个单独的院子里,好极了,象个小别墅,果园里栽满了苹果,梨,葡萄。每天早晨起来把窗户打开,苹果枝都伸到我们房子里来了,离窗户远一点的地方,通红的石榴花正对着我们笑呢!只有玫瑰色的月季花,在树丛中胆怯的对着人们窥探。我们还没有洗潄就到蓝球场上去了。但是我们都不愿老呆在机场,都愿意到更深的山沟里去,特别是那种神秘的原始森林吸引着我。据说在那里有原始人,过着原始社会末期的生活,那里的孩子们没有父亲。当然,我想应该有他们自己的语言,文字是肯定没有的,我感觉得很新奇,可谁也没见过,老乡说他们见着人就跑。

      我们这里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各式各样,五花八门,衣服看来洗干净后可能很漂亮。可是我却分不清他们是哪个民族。有一次上山,我坐上了象“阿鹏”那样的小伙子赶的马车,太有意思了。但我既不是歌唱家,也不是画家,倒有点象好奇的、自我欣赏的诗人。

     ……

 

                   1971年9月四川灌县111号信箱

      …… 一个多月以前我从云南到了四川,到了新的连队。这几天好象轻松一些,停了几天没有飞行,淸查“五.一六”的运动又是刚刚开始,什么都象是进咖啡馆一样的平静,我们按步就班的做着我们该做的一切。几乎整个下午就是睡觉打球,锻炼身体是我们的一项政治任务。当然我很乐意有不少时间供我看书。这一个多月,生活平淡得令人心烦,我发觉自己并不比以前更勤快,连日记本也是空的。飞行回来,除了休息,就是摸仪器,并不是感兴趣,只是因为需要。我一辈子也不会满足这样的生活,为什么要满足于吃得更好,玩得更好一些呢?我想那些从艰苦环境过来的人,象你们那样,才是实在的生活,终归会给人带来愉快,由衷的愉快。

 

                 1971年11月成都空军接待站

     我到了成都,并且很快就要离开这里回北京去,然后去内蒙。

     一个突然的改变,使我们改变了11月中旬回家渡假的计划。是的,今年好象过得特别快,可是我却经历了各样的事情,也见到了各样的变化。我快活,但也发火;我开朗但有时也沉默。我经常是很平静的看待一些事情,但也稍微吃惊过。我希望在动荡中生活,可是我在不短的一段时间里,却在令人烦躁的平静中过日子。

     现在冬闲快到,想来你们那里会更忙碌一些,积肥修水利,当然很多是我所想不到的。希望得到你的消息,但明显的我们却在疏远。……

 

              1972年2月呼和浩特1048号信箱

    ……我们在搞年终总结。我仍然很平静,就象在这以前什么事情也都没有发生一样。我咬着牙在气愤中渡过了几天,我第一次忍受了莫大的侮辱。可是我还得走自己的路啊,哪有害怕狗咬就不进村的呢。有时我觉得我真还小,许多人和事物对于我却不能想象。我终于尝到了厉害,我在用心的体会着。当侮辱和棍棒一齐落到自己头上,我才觉得似乎明白了一些事理。这些人,干的就象小说上写的一样卑鄙。这是人啊?是的,人是兽时就比兽还坏。我只觉得一切都要从头学起,我不准备让人把自己吃掉。面对着莫大的打击和侮辱,我很漫不经心,有时候连看也不看它们一眼。你知道我太倔,也太傲,怎么能随意的让人来剥夺自己呢?我照样愉快的过日子,让它咬牙切齿去。

         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我自己才感到更充实一些。在安静的时候,我同自己,怎么会一点也不知道害怕呢?只知道眼瞪瞪看着眼前的一切,象个小傻瓜,想看个透彻。我想,要是在小的时候,母亲一定会跑过来把我抱走,摸摸我的头说几句安慰的话,告诉我用不着那么认真。……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0-9-22 19:31 , Processed in 0.19398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