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825|回复: 12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阶级斗争轶事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6-4-2 12:44:47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阶级斗争轶事


 

      知青岁月,是和阶级斗争联在一起的。那时大会小会经常灌输,要念念不忘阶级和阶级斗争,还要时刻之绷紧这根弦。只是弦太紧了,就难免神经兮兮的,闹一些笑话——

               


发报机 

 

      下乡不久,便清理阶级队伍,知青除个别出身不好的,晚上都要执勤放哨,并参与对“地富反坏右”的抄家。也就是在这节骨眼上,无线电爱好者小金神秘兮兮告诉我和凤,他晚上小解,听菜园那边方爹屋里传出发报机一样的嘀嗒声,且不止一次了。


方爹与知青是近邻。老俩口一见我们,脸上的苦瓜皮就成了波罗蜜。一个说,啧啧啧细皮嫩肉地就下了乡,不知你们的父母有多心疼!一个说,瞧瞧瞧这些个娃儿都没长开呢,就九斤八力地来耪地!平时做了什么好吃的,还端过来让我们尝尝,方爹还嘱咐我们一定要吃饱,说吃饱了不想家。


但方爹的身世在队干部心里一直是个迷。


据他自己讲,解放前从山东逃荒来湖南,给湖区一家最大的地主做过护院。地主姓蒋,财大气粗,据说还是省里的议员,凡给他护院的,手腕上都刻有“忠勇”二字。


方爹对此并不避讳。记得一天晚上,在他家灶脚弯里,他一边烧火,一边就着火苗,坦坦荡荡挽起袖子让我们看。好像是左手,粗粗的手腕上果真有“忠勇”字样,字呈青色,占据了半壁内腕。他还说,东家其所以看上他,是因为他梁山好汉一样长得行伍,所幸那些年天下太平,他并没有为虎作伥做过什么对不住人的事。


看来,他的“迷”主要在山东,即是不是像他说的“上无片瓦、下无寸土”才逃的荒?或是不是犯了什么事而畏罪潜逃的?且到湖区三十多年了,也未见他回去过,是如他说的“婆娘崽女一大路,没有盘缠”,还是压根儿就不敢回?


据说社教那年,大队就想去山东外调,可水隔千里,路隔洞庭,且他又不是干部,也就说说罢了。这次清理阶级队伍,据说又提上了议事日程,但不知为何,还是未成行。


不过,天不转地转,现在小金的这一线索,不啻野鸡扒开了坟,只要顺着往里一探,说不定像考古一样会有重大发现。


是夜,我和凤如是这般,开始了秘密行动。


春雨,把菜园后的泥巴路泡得像做糍粑的糯米饭一样,一走一叭唧,一走一叭唧,似乎在给方爹报信:跑呀跑呀,来了来了!凤果断地把鞋一脱,白嫩的赤脚就踩在冰冷的烂泥上了。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我一咬牙也马上将套鞋拎起。


摸到后门,侧耳一听,嘀嗒,嘀嗒,嘀嘀嗒嗒,舒缓有致,一声声从门缝迸出,轻轻弹进耳膜。随之出来的还有一缕灯光,可惜眼睛不能拐弯。


眼睛拐不了弯,脑子却蹦出一个形象:一老头眼露凶光,头戴耳机,手敲键盘,那面容,一会儿像《苦菜花》里的汉奸王柬芝,一会儿又像经常见面的方爹。王柬芝是给日本鬼子发报,方爹给谁呢?对了,是给苏修,珍宝岛战事在即,方爹是北方人,说不定他与“北极熊”取得了联系。不能犹豫了!


      
嘭!嘭嘭!!


      
谁呀,这么晚了,怎不走前门呀?是大娘的声音。


      
门开了,是厨房,灶后一鸡笼,笼边一矮凳,凳上一盏灯。笼内母鸡愣了一会,见没它的事,脖子一伸一伸去啄鸡笼:嘀嗒,嘀嗒,嘀嘀嗒嗒——我俩面面相觑:原来这就是发报的“鸡”呀!像小时要弄清万花筒的秘密,瞒着大人偷偷拆开,结果万花筒复不了原,又无法向大人交代,面对大娘和善的面容,我们感到了深深的窘迫。


     
幸亏手上的套鞋救了驾。大娘惊讶中含着母爱:哎呀,你们怎么连鞋都不穿,倒春寒多冷哩!


     
孩儿他娘,快烧一锅热水给他们烫烫脚,公社广播今夜有冰雹,他们准是到秧田里搞覆盖去了。一口浓浓的山东腔热热地从里面传出来。


      
边洗脚,边不经意地问:方爹,你家鸡桎边放盏灯做啥子哟?


      
嗐!我那二小子说书上讲的,多照明可以多下蛋,那天他在大队机埠弄了点废柴油就鼓捣开了。



 

变天账 

 

 

      阶级队伍还没清理完呢,又来了个“一打三反”。那晚公社统一行动,对“地富反坏右”来一次大搜查。


     
搜查交叉进行。我们知青组的任务是搜邻队一陈姓地主家。


     
老地主死了,家里只一个地主婆。和一般社员家没什么两样,茅草底下陡有四壁。但是就在那茅草和椽条的结合部,夹着一把长长的生了锈的刀。这一不能切菜,二不能砍柴,留着它干什么,收走!奇怪,孩子的作业怎么写在一本翻黄的帐簿上,毛笔写的“硝”呀“引”的还清晰可见,对,带回去研究研究。


      
第二天,大队开斗争会。地主婆被带上台来,同时上台的还有两个打手。他俩腰扎皮带,面露凶相,各持一根剖开了的竹篾片。


     
一声断喝:陈婆婆老实交代,你藏这么大一把刀准备暗杀谁?


  陈婆婆沉默无语。两根剖开的篾片噼里啪啦争相在她身上吃开了肉。


      
陈婆婆跪在台上大嚎:哎哟哎哟我的个娘哩,那是我老头子切鞭子的刀呀!


      
炸药藏到哪里去?


      
陈婆婆仍无言以对。两根剖开的篾片在她身上又疯狂地重演了一遍。


  陈婆婆又大嚎:哎哟哎哟我的个娘哩,那不是炸药是硝药呀!


      
台下有社员小声议论:她说的没假;过去她屋里是开鞭炮行的哩。


      
其实我们也曾自问,哪有变天账和复仇刀随便放的?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像小时候捡了同学掉下的东西,不直接面交本人,偏要转山绕水的交给老师一样?


     
可是,这事还是被大队写进接受再教育先进事迹材料并上报给公社了。


 

几粒芝麻

 

 

       我们这代人打小就一个榜样,叫刘文学,小小年纪,为保卫公社的辣椒,与地主英勇搏斗,牺牲了。


      
可能是这种潜移默化吧,下农村不到一星期,我们的女知青为保卫集体的芝麻,也死了一个人。不过不是知青,而是偷芝麻的人。


     
其实那人也不是偷,只是一边割芝麻,一边将绽裂欲开的芝麻壳往嘴里倒。若不倒进嘴里,运输时也会被震落。对于嘴馋的堂客们来说,这是家常便饭。


     
可是,有女知青看不惯,说集体的东西怎能随便吃呢?这时,可能有长舌妇给悄悄递上一句,说吃芝麻的里面有个富农婆。于是气氛为之一变:本来是问号的议论一下成了定论,批评也升格成了批判。批判的主题当然是:芝麻土里有阶级斗争!那年头不是“田边地头处处摆战场”吗?这实在也是一件——见怪不怪的事。 


     
怪就怪那富农婆子没有承受力。第二天,她老人家比谁都起得早,下到门前的港子里自尽了。其时正天干,那水才一脚皮深,我们去看时,半边身子还是干的呢!似活生生要向知青印证一下,什么叫“牛脚眼里淹死人”。


     
一个富农婆子自绝,在那风声鹤唳的年代,有如一片枯叶被掀进阴沟,沉入泥沼,似也司空见惯,不足为奇,宽厚的乡人,甚至她的亲人,竟一直没说知青半个不是。但是,那冤屈的惊魂在惶惶赴死之前,除了对生的留念,是不是把怨懑埋在心底,甚至带进了葬她的那掊泥土呢?


不知是不是富农母亲在阴间召唤,第二年,也是收芝麻的时候,她的刚刚出力的儿子竟步其后尘,也往水沟里一跳。毕竟是大小伙了,扑通扑通弄了身泥,没死成。拖上来一问,原来是害怕去公社办学习班。因为他建议队长,在禾丫子里多藏点谷,免得全被送了公粮。不意那队长无意中透了风,被催上交的工作队知道了,当即便给定了性:腐蚀干部,破坏上交,去公社办学习班!


     
他的“死”并没有免去学习,不过是降了一级,到大队部“学”了三天。


      
第三年,又到了收芝麻的时候,公社通知这户富农,他们家的成分是贫农,土改时划错了。不要以为平反只是三中全会后的事,三中全会前,其实也有过。



 

   

 

 

     社员茂哥,出身贫农,本是苦水里泡大,可父母没有远见,苦日子都熬到头了,却将他过继给一个富农亲戚。没享几天福,富农父亲就死了,从此跟富农母亲相依为命。解放了,背着块“富农子弟”的牌子,人前背后都抬不起头来。幸亏他为人忠厚,人缘也好,只要不来运动,大人小孩都“茂哥茂哥”的叫。


    1970
年春,队里进了工作组,带领农民搞“新飞跃”。节骨眼上,茂哥80岁的富农娘偏就归天了。春耕忙忙里,加上工作组又虎视眈眈,茂哥只好趁着月夜,请人把娘抬到洲子上,悄悄地埋了。当时我们天不亮就起来扯早秧,晚上筷子一丢就往铺上倒,梦里梦冲还不知队上走了一个“节约粮食的”人。


可是问题来了。


这天下午,工作组通知,白辛和彭鹏到公社去作检讨。同时被叫去的还有两个老社员,其中一个是贫协主席究哥。检讨的内容是:为什么要给富农婆子抬殇?


白辛和彭鹏平时跟老社员走得很近,人又生得大块,茂哥叫他们帮忙,当在情理之中。可是这检讨怎么作呢?难道富农死了就不该抬殇?难道这抬殇也有阶级斗争?我们为他俩纠结,也为他们抱屈,但同时也不无羡慕,吃了包肉不说,还干部一样去公社脱了半天产。


     
清晨,秧田里人欢水闹。没上过学但人特幽默的建民,面对我们知青干咳了两声,就模仿驻队干部训起话来:你们,啊!革命的知识青年,下到我们农村来,不好好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反还去给富农婆子抬什么殇,啊!你们图她什么了?


对,图她什么了?一秧田的人都跟着起哄。


彭鹏装无奈:图么子喽,只吃了一餐包肉。


白辛却炫耀:茂哥够意思,那包肉二两一坨,油腻哒,我都不晓得吃了几坨,到现在打个嗝还是香的。


大伙好像闻到了香味,竟一个个咽起口水来。


建民又手指究哥:啊!还有你,身为贫协主席,不但不教育知青,还带头去抬殇,试问你的阶级立场,到哪去了?


     
对,到哪去了?大伙又齐齐里帮腔。


人死了,怎不能动(竖)在门疙弯里呀!究哥站起来系秧,系完,将秧丢在一旁,蔫蔫地来了一句。


建民马上反驳:你还狗咬烂碗子,满嘴是瓷(词),亏你还是我们贫农的头。难道少了你人家吃连毛猪不成?队里还有地富子女嘛!


队里没有地主,就两富农。大家掰着指头一算,富农的子女莫说没成年,就是成年了,也凑不起四个。于是得出结论,只能茂哥自己上。


正稀里马哈,田头那只经常播“西哈努克”的高音喇叭响了起来,头条新闻是:一起严重的复辟事件……公然抬着殇……捧着灵,耀武扬威在公社门口经过,……抬殇者中,有贫协主席,有知识青年……竟甘心充当地富分子的孝子贤孙……


大伙气咻咻正要议论,扭头一看,工作干部来了,于是舌头一伸,忙弯下腰来。田里复又一片秧声水响。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2
发表于 2016-4-2 14:34:54 | 只看该作者

……


大伙气咻咻正要议论,扭头一看,工作干部来了,于是舌头一伸,忙弯下腰来。田里复又一


片秧声水响。

 

     穆仁智(电影“白毛女”中财主黄世仁家的管家)来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发表于 2016-4-2 15:07:26 | 只看该作者
说的多乖巧,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绷紧的弦上销,我们也三査一清过......也就是我立场不稳,与反革命关系密切,再接受贫下中农教育!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发表于 2016-4-2 17:23:57 | 只看该作者

形左实右的路线斗争、在中国国内革命斗争中己有惨痛历史,红军长征后肃反运王明路线,许多红军将士遭到莫须有罪名处决了,真谓仇者快、亲者痛的损失和教训。在阶级斗争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的年代,巳形成人与人好斗的本性,很多老战友、老同事、老领导、教授学者、无法承受政治精神压力和人格侮辱而自杀。幕后许多冤魂及历史不解之迷待后人去了解了。

愿以人为本的法制社会、多一些包容、多些和谐,百姓多一些幸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发表于 2016-4-2 17:29:47 | 只看该作者

楼主的美文这样一篇篇的贴了出来,看得我等好韵味……

只是时间上好像晚了点,不知编进网庆十周年的那本书还赶得上趟不???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发表于 2016-4-2 20:31:43 | 只看该作者

 

我们下的地方---阳罗区普丰公社梅子塘大队,好象没有你们那里那么多阶段斗争动象和故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6-4-2 20:43:43 | 只看该作者
谢谢版主!普丰的知青也没我们饿呢!我们是六八年八月下放的,比你们早几个月,所经历的阶级斗争也就比你们多一点,呵呵!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6-4-2 21:03:29 | 只看该作者
晓剑 发表于 2016-4-2 17:29 楼主的美文这样一篇篇的贴了出来,看得我等好韵味…… 只是时间上好像晚了点,不知编进网庆十周年的那本书 ...
谢谢晓剑抬爱,那个十周年的书,已收录了我一篇《乡间路一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6-4-2 21:08:45 | 只看该作者
了空道人 发表于 2016-4-2 17:23 形左实右的路线斗争、在中国国内革命斗争中己有惨痛历史,红军长征后肃反运王明路线,许多红军将士遭到莫须 ...
行左实右为什么越来越厉害,除了上有所好,还与腰河里发水有很大关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楼主| 发表于 2016-4-2 21:09:21 | 只看该作者
放牛娃汪麻子 发表于 2016-4-2 14:34 ……大伙气咻咻正要议论,扭头一看,工作干部来了,于是舌头一伸,忙弯下腰来。田里复又一片秧声水响。&nbs ...
那是有点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楼主| 发表于 2016-4-2 21:11:32 | 只看该作者
山野居士 发表于 2016-4-2 15:07 说的多乖巧,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绷紧的弦上销,我们也三査一清过......也就是我立场不稳,与反革命关系密切,再接 ...
谢山野居士,你我心有灵犀一点通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发表于 2016-4-2 21:14:58 | 只看该作者
  写得好!
  我们在乡下也曾被动员,上万人上山去抓无中生有的“空降特务”。据说那个特务带了发报机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发表于 2016-4-2 22:23:06 | 只看该作者
谌建章 发表于 2016-4-2 21:09 那是有点像。
        一夜难眠恶梦缠,天光收信母病重;
        山塘呈现抛尸案,探母之求被拒绝。

        姓文支书脸横肉,监管知青似狱头;
        深夜卷盖探母去,管他斗争不斗争!

上世纪七一年十二月某天,一夜恶梦:母患绝症,惊醒己天明,早工后,队上人从场部带来家妹来信一封,恶梦成真,泪住心中流,持信找书记请假,被其严词拒绝,一直温顺的我,一反常态,是晚,下半夜卷盖步行25里路逃到县城,算计刚好天明,赶上了开往冷水滩的长途汽车,顺利到达长沙…一年,整整的一年,体态瘦弱不堪的母亲终于抵挡不住病魔的吞噬,解脱了人世间的苦难,61岁多被恶人强穿着阳世间的“草鞋”*,步天堂之路而去了。到今日为止,母亲离开我已达44年,当年的恶人也陸续归天,虽然与母亲只有阳世上那么27年的缘分,但是,慈善的母亲好似总陪伴着我,耳边总是她的教导“三儿啊,多行善,恶人总有归天之日…”又是清明时节,思昨日,泪湿枕巾…
*:“草鞋”—中华人民劳工法,男满60、女满55为退休年龄,“草鞋”泛指劳动者在职,恶人横行,踐踏劳工法,61岁的女工不给办理退休手续,其目的病休(60%仅21元含粮食补差2.5元)退休(100%全额34.5元)相差40%,对于一个重病患者及家庭,无疑是致命的谋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1-3-3 06:22 , Processed in 0.29017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