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317|回复: 14

佩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8 12:2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7b693a92gx6DlyExwRU86&690.jpg




     

 

 


    
这段日子,一直沉浸在回生产队看望老社员的激动里,然时不时又在替佩哥隐忧:病体转安了吗?那个乡长会照我说的,给你拨点救济款吧?佩哥,你千万要挺住啊,待手头缓和了,我一定会给你汇钱治病的。

 

不意,昨天三木匠的儿子开学时路过我家,说佩哥都死十多天了,死时谁都不知道,待砸开门进去时,脚趾头都被老鼠咬掉了!


    
日色昏朦,寒气钻心,我眼泪潸然而下!佩哥,你怎么就没熬过这个冬天呢?只待春暖花开,就能享受五保待遇了呵!人的一生,总有两端,不是否极泰来,便是乐极生悲,你经历了两个时代,遇上了两种政策,怎么就没过上一天舒心日子,一根黄连苦到了头呢?



   (一)


    第一次见到佩哥,是在镇上的食品站。


    
那年刚下农村,跟队里的船到站里装猪粪。不满十八岁的我,挑着与我重量相当的粪水,泼泼洒洒没几个来回,就力不可支了。

 

一位从一开始就接待和张罗我们的干部模样的人,注意上了我:在家没挑过担子吧,不要舀这满,力气是慢慢来的呢!

 

他怎么知道我是知青?问同来的社员,方知就是你——我们队上派到食品站喂猪的人称佩憨子的佩哥。你在这里喂猪,站里以猪粪作报偿,队上再给你记工分。我们队人少田多,肥料特精贵,以工换肥,自然是个好事。可是你不争气,一年多后卷起被窝行李就灰溜溜回了,食品站还发出话来:今后凡是七队的人都不要了!

 

原来,你喂的猪是见天就要上屠宰场的,见上等的精糠中还要掺白花花的碎米,你心疼了,猡猡们死到临头还吃这么好,家里老爹老娘在喝稀汤哩。于是,你时不时留一手,再趁着夜深人静往家里运。这样,便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将一个能挣满分却很土松的工作给丢了。


    
卸职归田的你并没有受到大家的歧视,大男细女仍佩哥佩哥地与你一道笑呵呵地出工。我当时还好生不解,社员们怎么这样没有是非呢?这是一个破坏我们生产队形象的坏分子呀!

 

呆久了才知道,生产队穷,做一天工夫才角把钱——有个问题到如今我还没弄明白,由于工值低,工夫做得越多就亏得越多,不做事的倒还能白白分一份口粮——为了填饱肚子,或是为了发泄心中的不平,仓库里的种谷,地里的芝麻和棉花,便经常失窃,老社员里没做过贼的几乎没有。人家偷的是队里的,这偷的多了,没偷的就亏了,而佩哥你偷的是国家的,且还是一点细米子,算什么!



(二)


    
佩哥回来后,我才发现,你把所谓的干部服一脱,腰围巾一扎,实实在在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民。

 

但是,你又与众不同:一是古铜色的国字脸头发胡须都连成片了,容易使人朝侠客武士或美髯公上去联想;二是身材魁梧却偏矮,倘形容当难免不入“五短”之列,但因你做事麻利,性格火炮,且犁耙锹脚、行船打草样样都行,与《水浒》那个姓王名英的“矮脚虎”有天壤之别。所以,你在哪干活,正劳力便自然以你为中心;你走到哪,也不乏姑娘大姐的追捧和打闹。

 

兄弟五个,你排行老三。老大老二均成家另过,虽在一个队上,却都因儿女一大群,竟看不到他们对弟弟有多少往来,也谈不上对六十多岁的爹娘有多少走动。甚至你母亲的鸡与媳妇的鸡混在一起,她们喂食时,也毫不留情地把母亲的鸡轰走。十多岁刚从城里下来的我,对这种薄情寡义很是慨叹。

 

然佩哥你不同。爹娘你供养着,下面两个弟弟也负担着,把家看得很当回事。虽然两个弟弟都已成年,大的还找了对象,但因生活所逼,你就是不谈婚娶,似现在多有报道的贫困地区,有的家庭为保一个子女读书,其他兄弟或姊妹不得不外出打工一样。知道你的为人和家里的情况后,对食品站那个污点,我也就释然。


    1969
年初,我们青年组一下又涌来十个弟弟妹妹,原有的房子住不下了,我作为下放的下放,或下放的平方,落户到了你家。原以为到了你家,总比青年组要吃得饱点,可每餐嵌嵌浅浅盛两个来回,锅子就见底了。你兄弟三个,满老弟也十六了,都是齐刷刷的劳动力啊!你们的父亲春爹,还能为队上看牛,搓草,挣个六分七分的没问题,母亲在家还照料着一头一年能下两窝仔的老猪婆,五个人忙五张嘴,怎么就填不饱肚子呢?


    
一天早上,迎着瑟瑟的北风扬禾丫子谷——队里补发的一点救命粮,社员们扮禾时有意不扮干净,这是穷队对付上交的一个好办法——你给我道出了个中原委。原来这些年上面要求推广大寨的分配办法,实行人七劳三,即人头七份,工分三份,这样,在分配总量不变的情况下,不劳动的人口分的多了,劳动多的就少了。这就是你们五口之家忙五张嘴还填不饱的原因。

 

记得那天你哥的几个小孩刚好来到禾场边,你还来了个现场说法——

 

看,我二老兄五个小孩,每天站着一份,坐着一份,一天五七三十五分工就到手了,我家三个半劳力,流一天黑汗也不过如此。我说谌伢子,这学大寨别的没学到手,怎么将这样一个办法学回来了?

 

我们下去的第一年有国家供着,靠工分吃饭后,也面临这个问题。我当时理解这是为了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便好言劝慰:配哥,现在看来是不合理,但我们为下一代造了福,待我们老了,下一代又会为我们造福的,所以从长远的观点看问题,就没有什么不合理了。

 

你不以为然:农村的政策朝令夕改,到时难说呢!

 

当时我觉得你太悲观,说:毛主席威望这样高,谁敢呢?



(三)


    
佩哥是个含辛嚼苦的人。


    
住在你家的几个月,正值荒月,家家户户翻过年槛就吊锅了。为了填饱肚子,你使出了浑身解数——

 

寒冬腊月,滴水成冰,你和社员每天走三十多里,到农场倒口里挖湖藕。挖藕不仅靠体力,也靠技术。每天晚上,挖藕的队伍回了,就数你的担子最重,挖的藕最长。其他人挖几天就趴下了,你却坚持到最后,直到将房顶上的空间全晾满藕为止。

 

带泥的湖藕搁在梁上,挂在墙里,使牛屎糊的房子丰满而又富有。每有乡人经过,包括外乡的,都会驻足而观,一片啧啧:咯一家荒月好过了!这时的配哥就会打起眯笑子,乐滋滋地接受这份恭维,那神情,俨然是富甲一方的财主。

 

然三个大肚汉,外加我这张嘴,还有俩老人,梁梁柱柱便渐渐露出了本来面目。这时春天到了,佩哥你又驾着小船,带着两位老弟,到湖洲上摘莲蒿,采芦笋。莲蒿和着芦笋,再掺一点米粉,做成粑粑,竟别有风味,一时又引来多少艳羡的目光,仿佛你家吃的是山珍海味。


    
佩哥有个特点,不管吃什么,也不管天气多冷,只要嘴巴一动,鼻尖和额头上便汗珠滚滚,一碗东西还没进肚,浓浓的胡茬里就河网汨汨,与胡茬连着的头发,则像刚揭盖的蒸笼,热汽腾腾。

 

可是你不管不顾,只管大块地往嘴里填着,大口地嚼着,吃得是那样投入和豪放,吃得是那般酣畅与满足。边吃你还边用筷子对我嚷嚷:吃,吃,土地爷对我们不薄哩,吃饱了,再好生伺弄它!晚上,我和你睡一个被筒子,在暖烘烘的被子里你又要发一通感慨:冬天被子是个宝,没它不得了。说完倒头便睡,呼呼煮粥到天明。


    
土地和被子,在我眼里是再平常不过的东西,也从没想到要感谢和歌颂它们。是佩哥农民式的质朴,还是你潜存着的某种艺术天赋,提醒我对生活要常怀感激之心,不要忽略那些容易被忽略的事。



(四)

 

佩哥是个乐天知命的人。


    
你能拉一手好胡琴。在正月人来客往,屋里搁盆炭火的新年新节里,在初春风雨如晦,大伙龟缩在家里谈天说地的日子里,在夏夜暑气渐消,老头老太摇着蒲扇在港边纳凉的悠闲中,在秋凉谷粒归仓,被如豆油灯笼罩着的值氛围中,都是你一显身手的好机会。各种花鼓调似事先录在那简陋的琴筒里,你随随便便一拉,就热热闹闹地蹦出来,引得大姑娘小媳妇嘻嘻哈哈围你一圈,引得戏迷们轮番可着劲地吼。

 

这时的你,摇头晃脑,眉毛胡子都在笑,仿佛过去的好日子都回到了你面前。不可理喻的是,你这二胡高手竟然不识谱。问是怎样拉成的调,你虽然告诉了我也白搭,我是个乐盲,现在早忘了。凭着你的诀窍,我们知青的语录歌你也能伴奏,自然界刮风下雨、电闪雷鸣甚至猪牛鸡犬的叫声,都能仿奏,几可乱真。有时还可说人话,如大菩萨,细菩萨,保佑癞子生头发,字字玑珠,唯妙唯肖,逗得大男细女哈哈练滚。


    
哦,佩哥还打得一手好山歌。你那不喝酒不抽烟没经过污染的嗓子特别嘹亮,一个唱词从胸腔中吐出,能在半天云里漂亮地旋几道圈,然后不疾不徐落到大田里,再颤颤悠悠往大家耳朵里钻。爽爽心心听你几段,骨头缝里的疲劳都烟消到九州外国去了。


    
佩哥记忆过人,似乎农村的民间故事全收在你脑子里。每次上工地,进柴山,大家都喜欢围着你,用你的故事打发漫漫长夜。我在你家的几个月,也听了不少,遗憾当时没做有心人,倘把它记下来,说不定是一笔文化财富呢!不过有一个因趣味横生,现在可能还能抖落出来——


话说古代有个秀才,这天随妻子去岳家祝寿。众人劝酒,醉了,只好扶他进房,睡了。未几,小姨子关爱姐夫,去房里探视,见他枕头偏了,被子也没盖好,便帮他掖掖被,扶扶枕。秀才二二糊糊以为是妻子,便拉着小姨不放。小姨气急,挣脱后就着案头的纸笔,题诗一首:


诚心扶你枕,偏心扯奴衣。

你本读书人,为何不讲礼?

可恼!可恼!


不久,小舅子进来,见诗大笑,在后写道:


酒醉由他醉,要你掖什被?

猫儿见了鱼,哪有不尝味!

好险!好险!


妻子当然不放心丈夫,进来一看,也气得不行:


吃酒假装醉,真心欺姨妹。

都是一娘生,哪有两号味?

可耻!可耻!


书生一觉醒来,见桌上题诗,才知自己酒后失态,得罪了小姨,又见笑于家人,便检讨:


酒醉如烂泥,当作自己妻。

睁开昏花眼,原来是小姨。

错了!错了!


写毕,便到院里散步去了。最后,岳母走了进来,看了这一切,赶忙和稀泥:


小儿不懂事,纸上乱写字。

都是一家人,何必当回事!

算了!算了!


这故事可能是民间传说的精华,这些年忽见网上也在转悠。不过一细看,配哥的却是四句半,且多了一首妻子的诗,从而证明该版本举世无双,为他所独有!



(五)


    
佩哥是个宅心仁厚的人。


    
你的两个哥哥很幸运,他们在公社化前成了家。轮到你谈婚论娶了,苦日子来临了。

 

一天做早饭,春娭在灶台前忙着,春爹在灶台后烧火,我起床后感到冷索索的,就偎在灶脚弯烤火。不知怎么三扯两扯,春爹便扯到了大跃进,说那些年吃食堂,饿得堂客们不生崽,饿得男人家戳拐棍,队干部五风又厉害,老秤三两米本就不捞渣,还时常被干部们找个理由克扣掉。说他一次到食堂饭没吃到,反还被东郭胡子吊到树上挨了轮打……说到这里,老人的眼都红了。

 

这事也被其他社员谈起过,以致后来我到公社当机手,与这位大跃进时期的大队长、后为农机站站长的东郭先生共了两年事,开头甚至都不想理他。

 

春爹还说,饿得偏偏倒的社员逮着什么吃什么,起始抓到青蛙还放在火上烤一烤,后来连这道手续也省了,剐了皮就往口里塞。百分之八九十都饿出了水肿病。到大队部开会,走不动路,只好一船装了,让仅有的几个没病的劳力拖着走……

 

又说,“文革”这些年不叫过苦日子了,可大寨工,伙伙工,光见工分往上涨,不见粮食多起来,家家户户半饥半饱,镰刀子一上壁就吊起了锅。一晃十多年,年年只见队上的姑娘往外嫁,从没看到外面的妹子进队来。唉,你佩哥的婚事就这样耽搁了呃!


    唉——我也长叹了一声。这配哥,
不仅你爹为你急,队上的人也称你是佩憨子,三十大几了,成天还唱歌哩啦,一点不往心里去,也不知快活哪门子!

 

不过,这位快活人也有犯愁的一天。

 

这天,大老弟定婚。未过门的弟媳还有亲家爹亲家娘头次登门,说什么桌上也得见荤呀。那年头工值低,又起劲地割着资本主义尾巴,家家难得听到几声银子响。当时你家能换钱的就只有园里的韭菜,可是驻队的工作同志盯得紧,弄不好给你挂个牌子,还得自己敲着破锣去公社游堤喊话,何况你还有过偷猪饲料的前科。

 

我见从不抽烟的你也转起了喇叭筒,便侠肝义胆了一回:怕什么,明天早上我去镇上为公家买糠,这韭菜交给我卖好了。可是当年快二十的我不认得秤,你就连夜一斤一把地扎好,一共二十把,说一毛钱一把,完了可以砍两斤多肉回来。

 

第二天,天没亮就上了街。本来一桩很简单的买卖,却被我一句话弄出复杂性来。那些买菜的堂客们问,一把多重,我不知是计,说一斤,谁知她们黄麻子过硬,从旁边摊子上借一杆秤就称起来。超过一斤的不言语,差一点的就把另外的把儿解散给补上,这样,拿的拿,解的解,篮里的韭菜全乱了套,结果二十把只卖了一块七毛钱。

 

恨得我当时只咬牙:堂客们没名堂!鬼少你的秤,放一晚去点水分不是正常的麽?砍肉的时候,一看差不多少了半斤肉,真恨不能变个什么法儿补上这三毛钱,可那时候我也穷光蛋一个。没法,提着肉羞愧难当交了差。佩哥你哈哈大笑:谌伢子,你太本真呢,就说我的不过秤,一毛钱一把就来买嘛!


    
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天,你像自己办喜事一样,满脸的胡茬刮得精光,青色的脸皮红光焕发。如果说,回锅肉有我一份功劳,那鱼火锅和炒虾仁,就是你的杰作了。在夜幕掩护下,你像敌后武工队员一般,背着多年不用的甩网,长途奔袭三十里,到农场倒口神不知鬼不觉地甩了两网。


佩哥,我永远忘不了,那年我们青年组砍了三船柴,年三十过五门闸后,让急于回家的先背一船走了,留下我来守剩下的两船。本以为会在五门闸过一个完整的春节,未料初一的晚上,我都睡了,是你带着几个老社员来接我回家。回家的路上伸手不见五指,是你在前面一边背纤,一边扯着河边芦茭上的柴捆,点燃一个又一个,一边点还一边喊应那茭子后的东家:老板老板,我们是接青年知识回家的哦,初一头里烧你一捆柴,今年肯定发大财喽!


还有,那年我招工上调,你和弟弟刚好也要进柴山。是你嘱咐老母一定要送送我。那天,已经十年没去过镇上的春娭,左手提只鸡,右手提瓶油,划着莲蓬样的小脚,蹒跚着送了我七里地。时隔久远,现在已记不清送我的还有谁,唯有站在前排的春娭,那佝偻的身躯,飘逸的银发,还有慈祥的泪眼里流溢出的不尽牵挂,永远定格在阳罗镇的码头上了。

 

当时还一个劲地认为,自己一定会经常回来看看乡亲,看看她老人家的,谁知光阴荏苒,琐事缠身,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懈怠与疲惫,这码头一别,竟成了永恒。


    
招工后的第一个春节,我没去看你们,你却打发小弟来看我了,鸡呀鱼呀肉的满满一篮。小弟嘴拙,翻来复去就是你交待的那几句话:我哥说你在我们家吃苦了,爹,娘,还有我哥叫我来看你,他们还问你妈好。



(六)

 

做工,读书,教学,在外面一转就是八年,想有个家的我,最后还是回到了资江尾闾的老家,安营扎寨了。工作几经周折,最后转到记者行列。上次借着采访,忙里偷闲回到队上,看看萦怀梦绕的乡亲,看看我挨过饿流过汗的黑土地。

 

过去的茅屋一个都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列列整齐的砖瓦房,男女老少脸上阴郁的菜色没有了,一个个红光满面,喜气洋洋。稍事寒暄后,便提出要看看佩哥。一张张刚才还灿烂着的脸,呼啦啦地竟黯然了。

 

老队长德宝哥沉重地看了我一会,叹了口气,说:佩哥老了老了,不料晚景不好,孤身一人寄住在弟弟家的偏厦里,最近两年竟一病不起……接着,看了看人群,声音降低了8度:你也知道,他哥嫂是那个样,弟媳有了榜样,对他也不好。吃五保吧,又不到年龄,如今我们也不叫生产队,叫村民组了,这个办法对生产有好处,可在分配上,各人顾各人,又没个村办企业……哎,你去看看他也好,怕莫下次看不到了。


    
佩哥,当我见到你时,都不敢相认了,过去牯牛一般的身胚像一只风干的板鸭,仰躺在乱哄哄脏兮兮的没有被面的棉絮里,如果不是有层蜡黄的薄皮勉强地包裹着,骷髅样的骨头都会散架的。唯有头发和有着美髯公之称的连腮胡子野草似的蓬蓬勃勃地生长,好象全身的养料都被它们吸光了。

 

我眼泪一喷,赶忙着要给您钱,谁知只剩五十元!

 

当时的你,已无法言语,只能以昏朦的泪眼无力地望着我的泪眼。潸然泪下中,我想起了那个冬天的早上,你扬着禾丫子谷对我说的话,二十多年后的变化,怎么就被你言中了呢?眼下的政策无疑比过去优越了百倍,这也是佩哥你朝盼夜想的呀,可是好政策来了,你却享受不到了。是再好的政策也像太阳一样,有照射不到的角落呢,还是佩哥你没有后人,自己造成的失误?然而,没有后人能怪你吗? 

  

剪不断,理还乱,还是先解决你目前的困难吧。

 

村组靠不住,我想到了乡政府,离开队里时,专门去找了乡长。

 

年轻的乡长正在办公室打牌,我亮明了身份,请求政府在可能的情况下,特殊情况特殊处理,给这位不够五保的五保户一点照顾,并以老知青的名义,表示尽可能多地为乡里的宣传出点力。

 

同我一道去的村民组长年粑粑也用企盼的口气补充:刚才这位知青老兄说的佩哥叫陈汉章,明年就六十了,只求乡政府提前给两个月五保。


    
陈汉章!佩哥原来叫陈汉章。喊了你这么多年佩哥,只知你姓陈,还不知你大名啊!连这个佩字,当年也没问过你怎么写,这次提笔,斟酌再三,才决定用这个佩字,也表示我对你的一份敬佩与歉意吧!


    
哎!佩哥,这才离开几天呢,你就等不及了,你不是有名的佩憨子吗,为什么不能再等一等呢?如果捱过了冬天,明年你就是五保爷了,待春暖花开,说不定病一好,你还能有滋有味地享受五保待遇活它几十年呢。可是,你就这么急急忙忙撒手走了!

 

佩哥,你不值呀!生前,你的兄弟,还有那些在困难日子你倾注热情接过门的弟媳,你的乡邻,还有那些在大寨工时受你沾溉的新一代村民,他们对你通通没有尽到责任,甚至,连小小的老鼠也敢欺负你!幸亏你娘,你爹,都不知道,春爹春娭若在人世,不知会多心疼!

 

你的善良,你的贡献,构不成感染力也构不成保护力,在机械地执行着经济政策的干部面前,在自私短视六亲不认的同胞面前,你嬴弱得像漉湖那刚发芽的芦笋,哪只莽撞的蹄子稍不留意,就化作了泥下的冤魂。


    
佩哥,如果有来生,你是否会换一种活法?


    
呜呼!我的佩哥。

                                                                (写于1994年)

7b693a92gx6DlyExwRU86&690.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6-4-8 17: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今阅读建章君;佩哥;一文,仿佛看到一个十分质朴、善良、勤劳、命运十分悲惨的湖区农民。同时也反映出了湖区大跃进中:五风;官僚作风、捆绑农民游堤盛行的社会情况,及知青下放中生活困境的艰苦岁月。文中的佩哥、默默为他人奉献一切、任劳任怨不图回报,最后孤独惨死、连五保户待遇都无法享受。仿佛、

佩哥亡灵进天堂时不甘心呐喊,老天对他太不公平!

文中图片:茅草屋、牛屎芦苇墙,熟悉而难忘怀的知青屋。寻找多次梦境、那张推开窗户、夜晚蛙声中似乎伴有:知青之歌;绕梁回音?

谢谢建章君好文。好图。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8 20:43:14 | 显示全部楼层

 

谌君笔下含辛嚼苦、乐天知命、宅心仁厚的佩哥,真的活了;故事情节细腻、真实、贴切,人物刻划得栩栩如生,使人留连忘返的留在了我们记忆的深海里;读起来流畅、韵味,使我们又回到了那难忘的年代……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8 22: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江永农村也碰到了一个像佩哥这样的好人,他比佩哥命好,他培养了一个有出息的儿子和两个孝敬懂事的女儿,他现在在家享清福,
    我真为佩哥不平,好人没好报,他悲惨的结局,真让我很是痛心!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9 01:3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湛兄好文!文中的人物与情景都令人读来顿生亲切之情。

        在乡村有不少像佩哥这样的农民兄弟,他们一生勤劳,生性乐观,富有同情心与责任感,善良之中有时还不失一点狡黠。可能在我们每一个知青的记忆中,都有一个或几个类似于佩哥的张哥、李哥。

        最近几次回乡下,深感当年那些与我们一起做工夫时的青壮年大都已迅速衰老,更有多人竟早已溘然逝去。这一代人曾饱经时代风雨,虽然目前各人状态不一,但晚年幸福与否,却都只能博彩般地取决于儿女的经济状况与孝顺程度。

        几十年过去了,大多数中国农民的命运,至今很大程度仍还是维系在家族之上,而真正的社会保障体系远未完善,这是一个十分沉重的话题。

        向湛兄提两点建议,一是来此网站的大都是60来岁的网友,人老眼花看偏小的字体有些费力,发帖时可将字体稍许放大一点(本网的字体一般4-5号比较合适)。此外,在沅江栏目发帖时可同时复制一帖发到茶座栏目。这样的好文是应该让更多的朋友看到的,同时也可使自己结识更多的知青网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9 09:27: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斗 发表于 2016-4-9 01:33
        又见湛兄好文!文中的人物与情景都令人读来顿生亲切之情。
    &n ...

好文好人好心!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9 23: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细细品尝,好人好味好文章!经历了的忘不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0 11: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了空道人 发表于 2016-4-8 17:11 今阅读建章君;佩哥;一文,仿佛看到一个十分质朴、善良、勤劳、命运十分悲惨的湖区农民。同时也反映出了湖 ...
谢谢了空兄不厌其烦为我作评,唯有热爱生活、不忘过去、同时也把玩文字的人,才对这些陈谷子烂芝麻才品长道短感兴趣呢!往我们相望湖知网,结缘湖知网,悠游湖知网!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0 11: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6-4-8 20:43   谌君笔下含辛嚼苦、乐天知命、宅心仁厚的佩哥,真的活了;故事情节细腻、真实、贴切,人物刻划得栩栩 ...
谢谢隐士兄又为我高评。你由衷点赞我的文字细腻、真实、贴切,说明你为人为文亦是如此。我呢,为文时到是挺注意,为人时就有点西里马哈了,呵呵……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0 11: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迪 发表于 2016-4-8 22:10     我在江永农村也碰到了一个像佩哥这样的好人,他比佩哥命好,他培养了一个有出息的儿子和两个 ...
谢谢阿迪造访,我们其所以对农村那段念念不忘,除了自己吃过的那份苦,恐怕就是这些这些地地道道的受苦受累的乡人了。我们这些人顶多就是十年苦而已,他们可是一生一世都如此,尤其是这位配哥,好政策来了却享受不到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0 11: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斗 发表于 2016-4-9 01:33         又见湛兄好文!文中的人物与情景都令人读来顿生亲切之情。     &n ...
文斗不愧为管理员,评了我的文字还提了两个好建议。在此我特意给你说明一下:一、关于字体太小的问题。我这文章是一就两便,在登录湖知网的同时也呈现在了我的微信群里,如果是4号5号,那巴掌大的荧屏就装不下几个字,唯有这3号才勉强,而且还牛眼睛一样,居微信所有字体之冠。并且还无法呈现文章的标题,也不能不说是一件遗憾的事。由此可见我们湖知网还存在一个与微信接轨的问题,如果您这位管理员向上反映反映就求之不得了。二、关于去茶座转发的问题。这感情好,但我目前还不知茶座在哪,所以一方面我慢慢来熟悉,一方面也希望来位导茶小姐作引领,让我尽早熟悉这复杂堂奥的湖知网。谢谢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0 11:3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银城米豆 发表于 2016-4-9 09:27 好文好人好心!
米豆也当过知青?竟然在这儿也占有一席之地。佩服!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0 11:42:19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野居士 发表于 2016-4-9 23:17 细细品尝,好人好味好文章!经历了的忘不了.....
谢谢山野先生,较之你们这些大家,我的文章谈不上好,只是如你所言,经历了的忘不了,而已。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10 15:55: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谌建章 发表于 2016-4-10 11:20 谢谢阿迪造访,我们其所以对农村那段念念不忘,除了自己吃过的那份苦,恐怕就是这些这些地地道道的受苦受 ...

    在上山下乡的日子里,总有那么一些事,一些人铭刻在我们心头,让我们感动,让我永记,这些人普通得像路边一颗小草,但在我们心里却伟大得顶天立地,佩哥就是这样的人,我师父一家就是这样的人,
    几十年了,他们有的如草一样的逝去,但我却像你怀念佩哥一样永远怀念着他们……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13 09:4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湛兄的几篇文章都认真看了,文中的人物与情景是我们很熟悉的,沅江的特色与风情读来都感到亲切,文字功底和人生经历都扎实得很,是沅江栏目近来少见的好文!赞一个!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21-3-4 01:26 , Processed in 0.32521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