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08|回复: 13

铜山岭旧事之---狩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6 17: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铜山岭旧事之——狩 猎
      
         文/何焕文       网名:竹林漫步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红卫队两次打野猪几次打麂子的陈年旧事,深深的烙印在脑海里,难得的机会,难以忘却,每每忆及,仍津津乐道。
    1970年代的铜山岭,人与自然比较和谐,森林茂密,竹林深厚,流水潺潺,鸟鸣雀唱,田野作物茂盛,禾壮橘香,山头白云飘逸,麂奔兔走,给人山光水色美景,让人忘却劳累之苦。郁郁葱葱的山林里,野猪、野兔、斑鸠、野鸡、山蛙、麂子獐子诸多,常见奔走,常听鸣叫,闲暇时有心人常猎之,以改善生活。夏秋时节,丰收在望,鸟兽觅食、寻偶,常能听到野鸡、斑鸠的“咕咕”叫,也能听到麂子在山头“嗷嗷”的叫春声。野猪是从不发声,红薯花生地里常能发现野猪的劣迹,它们不但黑夜“放肆”,白天也不会“收敛”,“巡游”和“光顾”花生、红薯地,刨食过后,一片狼籍,已替你完成了“劳动任务”,你以后也就不用去收获了。野猪对粮食的破坏性很大,狩猎野猪,是山里人长久以来的平常事。农场邓家庄的老职工家里多数都有打猎用的“鸟枪”,好的鸟枪可以射杀50-80米内的猎物,枪里总要装好黑硝、铁沙子、铁码子,安上响子,随时可以取用击发的。晚上去狩猎野猪,需事先在花生红薯地边的杂木竹丛里用杂草楂子扎几个可以坐或睡的“窝棚”,再用勾刀修好连通几个“窝棚”的通道,便于观察和通行时不发出响声。只要有一点点星光,天黑晚饭后,就会有人带上鸟枪或步枪悄悄地钻到各自打的窝棚里蹬守野猪。1974年一1976年,铜山岭农场一个队为一个民兵连,至少10-20个武装基干民兵配5-10枝步枪,规定一二三“枪手”,“一枪手”管枪和子弹,那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全民皆兵”的年代,全国民兵都配有各式步枪,晚上要站岗放哨,巡查外来人员,时刻保持警惕,也没人敢偷敢抢民兵的枪。初期是配发“三八枪”,之后改配苏式7.62骑步枪,再后配“56”式半自动步枪、自动步枪、冲锋枪和“50”式冲锋枪,以射击准确性来说,半自动步枪为优。1974年冬我经农场武装部筛选,参加县里举办的“民兵武器军械培训班”一个月,学习拆装、修复和校验各种类民兵枪支。1975年春-76年秋我任红卫队民兵连长,自然会配有一枝步枪。1976年9月毛泽东主席逝世、10月粉碎“四人帮”集团、11月民兵武器全部收缴到县武装部统一保存,再也没有下发了。红卫队(庙山口)住房对面就是铜山岭,一岭连着一岭,岭脚下的枫树林是铜山岭农场唯一幸存几十株大枫树之地,秋天枫叶红了,远远望来,这方圆约400多米的枫树林就象一团火炬,别有一番景色。很久以前这里有一座“龙母庙”,不知毁于何年,仅存残砖烂瓦,枫树长久以来没人敢砍,可能与庙和封建迷信有关,后来的红卫队叫“庙山口”名也由此而来,枫树林里的一个小石岩泉井,水流量大而常年不断,供红卫队、邓家庄人畜饮用和200多亩田耕种。枫树林的两边是坡地,当时都种植花生和红薯,因靠近水源,是野猪经常出没之地。枫树林左边和前边之地块边,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大旱沟(春夏排山洪水,秋冬干无水,称为旱沟),是狩猎的天然保护屏障,钻到沟里去,朦胧的月光下,就能看到地里是否有野猪刨食。我常常披件蓑衣带上枪,晚饭后就钻到那大旱沟里去蹬守。野猪的嗅觉很灵敏,稍有响动和感觉不对,会立马疯窜,那就打不成了。所以,去狩猎野猪,是有讲究的,不能喝酒,要洗过澡,穿没汗味的衣,瞌睡了,不能打呼噜,蚊叮虫咬蚂蚁爬,还不能抹风油精、清凉油之类有剌激味的药物;不知野猪什么时候出现,记清地形地物的同时,你还得时时盯着,盯累了,爬着睡一会。常常晚上狩猎都是无功而返,带回的只是一身蚊叮虫咬的红坨坨。
    虽然不知多少个夜晚狩猎没有收获,在那两年,而我却还是有幸有机会打到了两头野猪和五只麂子,之后再没有遇到这么好的机会了。
    首次打野猪,应是在1974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我正在红卫队的用石碑砌成的洗衣码头边给水稻田杀虫打药水,我父亲(当时长沙知青都叫他“盐老倌”)跑来告诉我,在枫树林的那口烧炭窑边有一只野猪在吃红薯。那时民兵没发枪,我自己家里的鸟枪不大好用,红卫队最好的鸟枪,要数“相崽古”(他后来成为我的岳父)的好用,他经常去打野鸡野兔,鸟枪随时都可打响,于是,我跑到他家里拿上鸟枪,检查了一下,有响子,就往枫树林那儿跑,好在那条路两边有一人多高的芭茅草和竹丛,能很好地隐蔽,跑到那地块边,看那黑乎乎的野猪还在埋头刨食,我的心“嘭嘭”直跳,毕竟第一次真枪实弹打野猪,心里紧张,也有点发毛,头上在冒汗,手有点发抖,正缓气呢,回头看我身后,来的路上,队里已有很多人知道我打野猪,唧唧喳喳的在走来看“味道”,我心想,距离野猪也就40多米左右,一会惊了野猪,它跑了,就太可惜了。于是,沉下气,端稳枪,拉上鸟弓,瞄准,扣动板机“叭”的一声响,那野猪“嗷”的一声叫,接着“呼呼”往山上的柴竹丛里窜去。我跑到野猪刨食处,看到红薯叶子上有血迹,知道打中了,瞄打的是前胛,应跑不远。这时队里面大大小小的人都上来啦,按老辈的规矩“打野猪,见者有份”,是奔着来分野猪肉的。我自己看得最清,野猪往那跑的,也没想那么多,就寻着野猪跑过的痕迹找去,往上走了几十米再弯下来几十米,在一人多高的柴草丛里,脚下踩着软软的一团什么,我一看,野猪死在这呢,兴奋地叫起来“找到啦,找到啦”,众人把野猪拉出来,有100多斤,抬回去,烧水,刮毛,分肉。当时是谁主持的,分了多少人,分了多少肉,我都不知道,只多分了一个野猪头和两只猪脚给我,那杆鸟枪,也分了一份,也多了两只野猪脚。队里当时有十几个长沙知青,都已成家有孩子,没有返城,当然也一样的分到野猪肉。后来,有人告诉我说,当时农场武装部长在队里,是驻队干部,跟队长、支书说,我是在出工时间打的野猪,耽误了那么多人的工,全队就按人头分野猪肉。再后来,有老成人对我说,你太年轻了,不知怕,不晓得打野猪有危险,冒冒失失的去找野猪,猪没死咬你可不得了,再就是没心眼,你自己打的野猪,你自己找到野猪了,不叫不说,别人也不知道,故意说找不到可能没打死,野猪跑了,等人散了,到晚上,找自己人去背回家,就没别人份,自己也可以腊些野猪肉。“老规矩”管不到,别人也不好怎么说你的,这样的例子以前就有。我说,我哪想得到这些呀。刚高中毕业回来出工没多久,工分还只拿6.5分的底分呢,哪有“老成人”见过的世面多,在那样“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社会阶段,哪来那么多社会经验和花花肠子?思想单纯得很。后来我一直在想,当时是不是真的如人说的有点“傻”呀,一直没弄明白,可能也是真的有点傻傻的。
    再次打野猪,是在1975年,那时铜山岭农场民兵的武器已从“三八大盖”换成“56”式半自动和自动步枪,也有“50”式和“56”式冲锋枪。一年两次的落实毛主席指示(6.19“民兵工作三落实”和9.29“大办民兵师”)的民兵集训和实弹射击,提高了射击精度水平,因我是县里培训过的军械员,负责全农场40多支步枪的检查和校验射击精度,所以实弹射击次数比其他民兵要多,实弹射击时总是名列前茅,且我时任红卫队民兵连长,配有一支半自动步枪,这支枪经过多次实弹射击和校验,打得很准。一个秋日,天刚放亮,我因头晚出去狩野猪,下半夜才回家睡的觉,这会儿懒觉睡得正香呢,我父亲从外面回来,叫我“快起来,枫树林左边那块地里有头野猪在刨红薯。”我一听,翻身起来,立马来了精神,拿起晚上放在床头的半自动步枪,子弹上弹关上保险,就往枫树林那边跑,约500来米,跑得我上气不接下气,钻到那早就经过修砍刺丛的大旱沟里,歇口气,那大旱沟上面就是野猪刨食的红薯地,旱沟有一人多深,沟沿都是杂木刺丛,只要不发出声响,野猪是不会发现有人的,缓过气来,刚选择好射击位置,看到“老八路”及后面还有队支书也各持一支半自动步枪向我走来,我摆手势叫他们别动了,“老八路”气还缓不过来,手端着的枪直打抖,我说“别把枪弄走火,吓跑野猪啊。”他说“你打,我不打,子弹还没上弹”。我生怕他们二人弄出声响来吓跑野猪,立即进入射击状态,打开枪机保险,瞄准,击发,“啪”的一声枪响,野猪应声倒地,一动不动,约数秒钟后,队支书也“啪”的打了一枪,不知打到哪去了,因为野猪已倒在地上,是打不到了的,按老辈规矩,他打中了的话,算第二枪,是要多分野猪肉的。我和“老八路”从旱沟上来 ,跑到野猪边,看那野猪黑糊糊的,没断气,一喘一喘的动弹不得,有100多斤,子弹击穿野猪前胛,穿过胸腔把“饭勺骨”打断了,哪能站起来,走得动?自动步枪的威力就是大,一击要命。听到枪声响,全队的人基本都来看野猪,众人把野猪抬回去,驻队干部还是农场武装部长,民兵用枪打野猪,当然得大家分野猪肉啦,如何分野猪肉,已不用我操心,自然有人烧水刮毛分肉了。我还同去年那次打野猪一样只多分一个野猪头和两条腿。两次打野猪,众人分肉,见者有份,谁也不想去违背世代相传的老祖宗的规矩,有肉大家吃,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家家开心,人人快乐,在那个年代里,也没什么多想的。
    打野猪是偶然得到的机会,打麂子,却是老天给予的机会,是意外的收获了。那是1974年的冬季,春节期间,正月里,连续20多天的大雪和冰冻,已将铜山岭封住,寒风凌厉,抬眼望“山舞银蛇,原驱蜡象”,漫山皆白,一片白莽莽,田间地头不见潺潺流水,山野天空消失人踪鸟飞,唯有北风呼呼一个劲的吹。记得大年初一的早晨,队长、支书突然吹哨子喊出工“铲三光”,说是革命形势的需要,搞一个革命生产“开门红”,驻队干部武装部长来督战,全农场统一行动。职工们扛起锄头到准备做水稻秧田去铲田埂草,叫“铲三光”,以便开春早下秧。在那个年代,虽然是过年过节,虽然是缺衣少食,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虽然有怨气也不能发,谁个敢与“革命形势”作对?谁个敢不出工呀。白雪寒风中,脸冻红、手就冻麻,铲的是冻雪和冻草,只有闷声奋力的“铲三光”,驱走寒气,暖和全身。快到中午,队长叫收工了,大家才回家。那一年的大雪下得很大,时间很长,气温低,封冻久,老人说,十多年没下这么大的雪啦。大雪将铜山岭冻住20多天,山上的野生动物没处躲藏的,没吃的,往山下跑,不耐饥饿不耐寒的麂子,更是往有人烟温暖处躲。最早发现麂子进屋的是邻居,一个叫陈五仔的老职工,一大清早,大叫着从家里面往外追打一只麂子。一问才知道,他早上起来到伙房生火,门开着,蒙胧中看到火盆里有一条“黄狗”卷缩着,自家并没养狗,赶走它,却发现是一只麂子,追着去打,没追上,跑了。我得到启发,每天早晨天刚亮,拿上枪(那时配的是仿苏式7.62步骑枪)就去找麂子打,山上的烧炭窑是唯一能让麂子躲藏的地方,找了几口窑,打了两只麂子。众人一起到铅锌矿的“大冲古”围猎了两只。有一只在红卫队的枫树林发现了,打了好几枪,它虽中枪,却不是要害,一路跑一路跌,跑不上山,往田里跑,我也是一路追赶,跟我着的“佑苟跛子”跌了多次,从枫树林一直追到养猪场的田里,才打中它。扛回麂子分了。麂子个头较小,用鸟枪打,命中率会高得多,铁沙子,一打一片,步枪只一个子弹,跑动中的麂子,命中率还是很小。麂子肉质细嫩,味甘甜,鲜香可口,有补气暖身之工功效,营养价值很高,比野猪肉更好吃,在那个物质贫乏,一个月难得吃上一次肉的年代,猎来分得的麂子肉,自己都舍不得多吃,用盐腌一下制成腊肉,要留着招待来客呢。
    正儿八经去狩猎,受尽蚊叮虫咬而不得,却“意外”的打了两头野猪和五只麂子,算是此生一幸事、开心事。在铜山岭工作二十年,打猎的机会只抓住这几次,民兵武器收缴以后,再没有遇到狩猎的好机会了,陈年旧事,一吐为快。2016.10.8.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6-11-6 18:32:0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你的狩猎故事真是津津有味。一讲到狩猎,我马上想到了“老杆子”何支书,他也是邓家庄人,那可是一位打猎高手,打猎的故事可多着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6 20:2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打虎要胆,打野猪准备一付板(棺材)”这是在农场的祁阳石工告诉我的,意思是老虎受伤后会逃跑,而野猪受伤后,会对着鸟枪打出的那一线火光反冲过来扑人。尤其是在白天寻找受伤的野猪更危险!
   刚到农场不久,分在《基建队》跟着“丰收27”拖拉机搞装卸,住在场部医务所旁边,一次看到河源大队的老乡一共送来三个病人;一个是右小腿前面一条长约10厘米长的伤口,皮肉外翻,能看到小腿骨。一个左边屁股上挑掉一砣肉,成瓜子形,大头深约1.5公分,尖头较浅,还有一个是双股一边一个坑。
   与送病人来的乡亲交谈,他们是在追寻受伤的野猪时,被野猪窜出时被猪獠牙所伤,伤小腿的是面对野猪仰面倒地,伤屁股的是翻身逃跑时被野猪从后面擂倒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7 09:4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树林 发表于 2016-11-6 18:32
看了你的狩猎故事真是津津有味。一讲到狩猎,我马上想到了“老杆子”何支书,他也是邓家庄人,那可是一 ...

    谢枫树林君,又勾起你的记忆了。河渊邓家庄队当过支书的有三人,一是何善政,文革中是贫协代表,二是何政(当时人称“老八路”),三是何德亮。我的印象里,三人都不大爱打猎。倒是现住八一厂的何明星在邓家庄时期爱装弓弩狩猎。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7 09:5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土重生 发表于 2016-11-6 20:26
“打虎要胆,打野猪准备一付板(棺材)”这是在农场的祁阳石工告诉我的,意思是老虎受伤后会逃跑,而野猪 ...

    火土记忆真好。河渊村背靠铜山岭而居,早些年,山深林密野兽多,打猎的人也多。一到秋后,就会几十人带上十几条好猎狗,一起去围猎野猪。受伤后的野猪伤人的事,时有发生。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7 11:4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树林说的“老杆子”就是何善政,经常看见他抱着一杆鸟銃在地里转。
    我们水尾地队没有去打野猪,只是赶野猪,发现野猪,一边敲打脸盆,一边吆喝,把它赶走。到是在农闲时,隔壁何家宅的村民就到我们队的山上围猎,他们叫“赶山”。二、三十个男子汉,一人一杆鸟铳一条狗,围住一个山头,把狗放出去,整个山上只听见狗叫人吆喝,很是壮观。这时我们的老农师傅就会喊应我们,等下听见枪响你们就跑过去,只要打了猎物,见者有份。但我们从未分到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7 16:42:11 | 显示全部楼层
竹林漫步 发表于 2016-11-7 09:43
谢枫树林君,又勾起你的记忆了。河渊邓家庄队当过支书的有三人,一是何善政,文革中是贫协代表,二是 ...

    我们喊老杆子为支书,实际上并不知他的底细。有一点应该知道,他女儿最早就调到县百货公司工作了。我们在庙山口队时,他经常打到野猪和麂子什么的,从我们队上经过。后来他被自己安的弩炮击中小腿,这事大家都知道。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7 17: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尾地 发表于 2016-11-7 11:41
枫树林说的“老杆子”就是何善政,经常看见他抱着一杆鸟銃在地里转。
    我们水尾地队没有去打野猪, ...

    你们叫他“老杆子”,其实他打猎不算历害的,他扛杆鸟枪只是吓猎物。真打到猎物并不多。合队后他调山鹰队。真正打猎物多是从水口脚到庙山口的“相崽古”何松仔,他经常三天两头会打到野物。红卫队的知青和老职工大多吃过他打的野鸡,野兔,斑鸡等物。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7 17: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树林 发表于 2016-11-7 16:42
我们喊老杆子为支书,实际上并不知他的底细。有一点应该知道,他女儿最早就调到县百货公司工作了。我 ...

是的,他当过支书。何时当的,当多久,我也不记得了。文革中他是贫协主席之一,手里有枪,也有很大权力的。他女儿是七几年招工到县里的,不算最早的,那时叫五金公司。今年铜山岭农场知青聚会时,她特意到长沙参加了聚会。与知青的感情颇深厚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7 19: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75年还能打野猪、麂子?还没有公布《野生动物保护法》?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7 19: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尾地 发表于 2016-11-7 11:41
枫树林说的“老杆子”就是何善政,经常看见他抱着一杆鸟銃在地里转。
    我们水尾地队没有去打野猪, ...

  只记得一次我在水库往场部走的路上,看到一群当地农村的人带着鸟枪往山上跑,我便跟在后面上山看热闹,还没到山上,前面的人抬着一头野猪下山来了,我一见便打算走开,一位老乡拉住我说:见者有份,同去喝酒吃野猪肉。我只得跟着他们去了,来到村口(也记不起是什么村了),人们把野猪放在土地庙前,所有猎枪朝天放一枪,女人们从村里拿出香烛纸钱,拜过土地菩萨才进村。
  开餐了,我喝了一碗酒,吃了几块肉,起身要走时,一位老乡硬塞给我一块肉让我带走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7 20: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狩猎要勤快,机灵,吃得苦,苦中有乐。作者对打猎有很深的体验,听你讲以前狩猎的故事,让我佩服你的勇敢和打枪的本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8 15: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土重生 发表于 2016-11-7 19:26
75年还能打野猪、麂子?还没有公布《野生动物保护法》?

   呵呵,火兄的对动植物保护意识相当的高,那个时代,还没要保护动植物的意识,视野猪为头等农作物危害动物,人都没吃的,它与人争夺粮食,跟打麻雀一样,恨不得把它们都打光才好。
      《动物保护法》是后来才有的法了。file:///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Roaming\Tencent\Users\782601179\QQ\WinTemp\RichOle\VXLZXJ_BM{WAW(@{1TE)X_D.png
动物保护法一.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5 17: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乐观之人 发表于 2016-11-7 20:12
狩猎要勤快,机灵,吃得苦,苦中有乐。作者对打猎有很深的体验,听你讲以前狩猎的故事,让我佩服你的勇 ...

     哪谈得上“勇敢”呀,那时只有“蒙懂”,打枪打得好和打得准,一靠眼力二靠定力三靠悟力四靠打得多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9-11-15 08:08 , Processed in 0.28529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