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李耕

代黄沃若先生发几篇诗词作品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2 11: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7-10-10 14:47
鹊桥仙·黄果树瀑布               高川低唱,深潭叱咤,一任飞珠溅玉。忧思喜怒 ...

                              沁园春·红菊  
  
  玉立亭亭,低垂红粉,百态千姿。胜芙蓉露绽,杜鹃血染,海棠初醒,莲出幽池。数瓣金丹,羞容半掩,绿叶轻扶倚傲枝。红深处,正微张洁蕊,欲吐言辞。
  春红已过多时,似这等浓妆耐客思。赞花魂曼舞,生机勃勃;芳丛乱点,如醉如痴。抖落霜寒,壮斯秋色,浩气雄心神鬼知。风吹动,叹群葩若火,能不吟诗?
    这首词作于1979年秋。那年夏末,我离开了下放十一年的农村。当时妻对我说:“政治上、身体上你都是先天不足,这样干下去会活不过五十。去吧,我是土生土长的,你放心。”于是按县里“统一安排”招个集体工到副食品公司。先年底,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开过,改革开放如久违的春风,使人感到新鲜、轻松、顺意。《沁园春·红菊》就是那种心境的写照,寄托着对国与家的深深的依恋和憧憬。大约11月上旬,我回到乡下的家,将填好的词给妻看,她说:“毛主席的长征诗曾经有两个‘浪’字,有人提意见,他于是把‘金沙浪拍’改成了‘金沙水拍’。你这词中有三个‘红’字,是否也改一下?”我接受了,还怪自己怎么就把“写金不言金”给忘了,居然连标题给出四个“红”字来,于是说:“本来这首词有写你的成份,又冲着你这去疵之言,如有机会发表我要署你的名。”妻当是玩笑“哈哈”一声下她的厨房去了。
    转眼十几年过去了。90年代初闻讯举行全国首届诗词大赛,我真的以妻的名义将这首词寄了出去,当时并没有告诉她。大赛结束后,妻莫名其妙地收到中华诗词学会寄来的获奖通知和载有获奖作品的《金榜集》,还附了评委对该词的指导性意见,以后又多次收到学会寄来的资料。妻怪我多事,我则说将错就错吧,反正不会惹官司,这个“误会”直到妻亲自写信去澄清才结束。
    要说误会,其实还有更早的故事。以前读古典诗词,只知菊花有黄、白两色,现实中我也似乎没见过红色的。1979年在政府机关初见红菊时真有惊艳的感觉,那“冤家”着玫瑰红,头状花序,三重四叠,可惜花盘不大,也无“羞容半掩”状,显得有点土气。不过,“情人眼里出西施”,我还是尽善尽美地欣赏着它,“修饰”着它。那以后,我在长沙、南京等地看过菊展,在乡下花农家里也赏过红菊,都比我写的那种红菊姿态优美,香气浓郁,却没有一种能比得上它的深红似火。不知何故?李清照说“无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莫非同属“一流”的菊与桂在相同的季节生成了相异的天性?或者我看到的压根就不是菊花?多年以后,商业局的蔡股长听我讲了这些过程,作注解似地说:“我当兵的时候,驻地也有这样一种花,枝叶花形与菊花没什么区别,只是花色是深红的,当地老乡叫它萝卜花。”
  ……
   从此,每当我看到灰姑娘和白雪公主的动画片,心里总是想:萝卜花为什么不叫红菊呢?
                                            —— 黄沃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2 23: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7-10-22 11:19 沁园春·红菊 玉立亭亭,低垂红粉,百态千姿。胜芙蓉露绽,杜鹃血染 ...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5 15: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155049s4cn7uyntw2a2iyu.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25 22:37: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总统先生让我看到了“丰盈西里”这块路牌。但对现在两边的街景陌生。
       细细想来,这“丰盈西里”的路牌在一头。我家当时住的那栋宿舍,在另一头一栋青砖围墙内
(两扇大门内是青砖平房,木地板,有公共堂屋和公共厨房。住了好几户,小院子内还有口水井)。
  靠“工商联”那头(穿过去不很远是“爱群茶馆”)。
      1959年我家搬到了“青石井”。文革时期路过附近,特意绕道丰盈西里,在大门外又瞧了瞧那屋,
感觉破旧了一些。再也没去过了。那屋曾装载了我家三代人的一些往事, 我忘不了丰盈西里这条小街。
      再次谢谢总统先生!面对电脑里“丰盈西里”路牌,我的思绪重返了一次儿时鲜活的丰盈西里……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6 09: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谈天 发表于 2017-10-25 22:37
谢谢总统先生让我看到了“丰盈西里”这块路牌。但对现在两边的街景陌生。
       细细想来,这 ...

        丁酉金秋碧湖诗会怀戒圆       
                                                      
                 碧湖二十四年前,
              五叶一花忆戒圆。
              诗语钟敲三径暖,
              恢谐发落几回怜。
              风吹翠柳频牵手,
              岁隐慈容远逝烟。
              质本洁来还洁去,
              黄华遍地为君妍。   

作者注:
    曾向时为开福寺方丈的戒圆法师请教禅宗一花开五叶的源流。因诗起意我曾半开玩笑说要到开福寺
落发为僧,法师也半开玩笑回答:你呀你,落发可以不必为僧。一年后本人头发掉光,友人戏说开福寺菩萨真灵。
                                           作者:黄沃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9 18: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7-11-6 09:16
丁酉金秋碧湖诗会怀戒圆                                                                   ...

         七律•丁酉孟冬与学友重游麓山                                     

          斗转星移五十秋,麓山携友又重游。                 
          红枫倩影风传笑,白果幽香水送浮。                 
          履地三维弹指数,巡天九度赖人谋。               
          当初爱晚无亭处,可在云生石径头?
                                          —— 黄沃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13:2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7-11-29 18:01
七律•丁酉孟冬与学友重游麓山                                    
           斗转星 ...
知友黄沃若(网名陋庐若谷)为湖知网迎新会所作对联:
      
      守土开疆,联欢晚景,新时代意气犹存;
          司晨啼晓,抖落东隅,湖知网青春未老。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08: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谈天 发表于 2017-10-25 22:37
谢谢总统先生让我看到了“丰盈西里”这块路牌。但对现在两边的街景陌生。
       细细想来,这 ...


   致湖知网《诗韵沙龙》版各位版主及诗友:《诗韵沙龙》栏版,不嫌拙陋刊我诗词,又诚邀参加座谈会,因故不能出席元月7日之诗友会,特以诗致谢致歉:“若谷逍遥客,湖知漏网民。沙龙需奏雅,俚句不嫌贫。此处盈香袖,平时见本真。诸君诚意暖,揖礼待阳春。”
                黄沃若敬启                       

                       (李耕注:若谷系黄沃若先生笔名)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0 21:3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也谈抱负,好心情,化作流云。人间事,到如今、该也分明。

谢谢李耕朋友代发黄老师的诗词,真有功底!像这一句,看似平常至极,却动人心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 12:46:36 | 显示全部楼层
白象小子 发表于 2017-3-21 10:44
读沃若先生诗词,方知我辈之肤浅!同岁之人,差距咋就这麽大呢?曰:“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啊。



先生国学渊博、诗联了得,大才子啊!
问好先生,不知先生可否也给我们知青新年联欢活动写对联么?(如2019、2020)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22: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东乡妮娜 发表于 2018-1-10 21:34
曾经也谈抱负,好心情,化作流云。人间事,到如今、该也分明。

谢谢李耕朋友代发黄老师的诗词,真有功底 ...


   发黄沃若《词 殇》文,谢妮娜姐鼓励:

  父亲一生不知写过多少诗词。
  反右那年听说父亲有一首诗没有写好,挨了批判,我向母亲打听,她说:“大人的事,你不要问。现在搞运动,莫乱讲话。”
  于是,从我懂事起就知道“大人们”喜欢搞政治运动,父亲每次都是“运动员”。而且,透过岁月的缝隙,我慢慢知道了,每次运动他都有这样一条“罪状”,便是爱写古典诗词,据说那东西是旧文化的躯壳,流露的往往是没落阶级的思想和情绪,毒害着周围的空气。
  奇怪的是,父亲的写诗词却从来没停止过。“打不怕?”有时我心里这样想。
  更奇怪的是,父亲写的诗词往往与几个挚友交流后便烧掉了,有的甚至不等交流,上午写完下午烧。
  幼稚的时候,我曾怀疑他写的是反诗,于是怀着复杂的略带叛逆的心情偷看过他的几首词。那是他从学校下放到农场劳动几年后写的五首《忆江南》,因为偷看得匆忙,只记住了两首。其一:“农场好,茶秀菜花香。昔日荒山黄一片,今朝梯土绿千行。怎得不思量?”其二:“农场好,春意喜人忙。清早挑肥浇菜土,黄昏携锸种瓜秧。劳动乐无疆。”看不出“毒箭射向党”的痕迹。其实,由于晨昏相处的缘故,那时我早已对诗词感兴趣了,在把毛泽东诗词当歌唱的年代更是这样。下放农村和修三线铁路期间,我于是试探着在给父亲的信中写一些诗词请他指点,记得他给我改的第一首诗是《到板仓》。我是这样写的:“油灯不灭五更时,立剑横刀笑兴师。胆托千钧殉大义,心连万众忍凌迟。剩祝亲人一声好,留斥叛徒百世痴。自古枪丛辨人鬼,天差地别叹无辞!”当时标的“七律”,其实不合规矩。父亲回信首先是劝我不要学这种“封资修”的东西,写到后面他又忍不住作起了点评:“写诗首要是立意,你有这方面的潜质;其次才是合规。致于诗味,要多读多写多品……”分明是在鼓励了。他说我这首诗有大小两种手术可动,他只小动了一下,即将“笑兴师”改成“对敌师”,“剩祝亲人”改成“亲人遥祝”,“留斥叛徒百世痴”改成“叛贼卑微百世知”,“辨人鬼”改成“人鬼辨”。那以后,我每信必附一诗。待到1972年11月长沙湘江大桥落成,他居然给我寄来了一首《沁园春》:“天堑途通,东来西去,车水马龙。喜麓山凝紫,新添彩带;湘江澄碧,倒映长虹。德被万家,声闻四海,个个欢呼毛泽东。从此后,再不烦轮渡,不怕台风。  大桥出世横空,千百万人民建设功。忆担沙运石,人流滚滚;开山劈土,机器隆隆。砥柱中流,飞跨两岸,自力更生志气宏。团结紧,循社会主义,走向大同。”这是他第一次给我寄诗词,当时我正在湘黔铁路工地,也第一次和了一首:“喜讯遥闻,湘江岳麓,天堑途通。想旗招鼓闹,人山人海;欢情笑语,弥漫长空。设计施工,容时一载,自力更生斗志宏。慷而慨,我人民创史,气贯长虹。  桥头拂拂东风,邀万水千山话夙衷。看神州变化,日新月异;改人造物,遍地葱笼。儿女征尘,四方有志,奋臂湘黔引铁龙。心花放,倘银河铺道,也拟兴工。”

  在与父亲的诗词交往中,我发现他偏爱填词。他的词多发心曲,不事雕琢,常与时事有关却又很少“假大空”。当然,在“政治第一”的时代有时也难免留点那样的痕迹。
  对他的词,我印象较深的有三阕。其一,《八声甘州·声讨“四人帮”》:“对四人结党乱中华,疾首恨无涯。要画皮剥尽,黑心剜出,剐骨敲牙。更予油煎火化,不使有残渣。免得留余毒,危害人家。 且看中华大地,正红旗漫舞,击鼓鸣笳。听齐声痛斥:‘蛇蝎哪儿爬!’布天罗兮张地网,从四面八方下刀叉。任凭你凶残狡猾,有死无他。”这是1976年10月写的,对于“四人帮”,全国人民心同一恨,作为深受其害的父亲在词中连用“恶语”,读来解恨、痛快。其二是1979年他的右派案彻底平反了,那年正月他满60岁办理了退休手续,可是因为他在学界的名望,加之那年头老师死的死,病的病,师资匮乏,尤其是外语人才奇缺,于是学校硬要留他任教,他欣然承担了英语教学任务。一年下来,他感慨万端,1980年元旦便填了一阕《水调歌头》:“浩劫疑无路,花开又一村。重理园丁事业,桃李正成荫。手抚青枝绿叶,面对红芯白蕊,别久更相亲。晨昏勤灌溉,点滴尽吾心。  八0年,新起点,续长征。百载树人太慢,四化赖群英。心有灵犀一点,胸怀人民十亿,报国奚惜身?两鬓虽然白,壮志未消沉。”对于这阕词,我当时真还不以为然,认为他这辈子亏到头了还不记事。现在想来惭愧。其三也是水调歌头,1993年刘少奇九五冥诞,诗协编辑《情系花明楼》诗词集,我于是找父亲约稿。那时他已瘫痪13年了,稿题是《病榻怀念刘少奇》:“伟人何处去?仰首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座落在谁边。我欲乘风西去,又恐凡夫俗子,无法见前贤。幸喜平生事,不愧对人言。  妖氛灭,寰宇靖,换人间。应无遗恨,我公佳梦有人圆。祖国山河壮丽,人民事业兴旺,历史写新篇。云中看世界,欣慰在心田。”我算是服了他,老一辈爱国知识分子的赤诚之心和无怨胸怀从他的词中可见一斑。他曾说诗词首要在立意,看来这立意与世界观有关,与人的综合素养有关。后来我见到那些高喊革命口号批判他的人中有的成了刑事罪犯,有的出了经济问题,有的因不学无术被淘汰,曾痛心地想:用“革命”的手段培养革命的毒瘤,这该是几十年来最大的可悲!
(其父原系长沙市四中老师,曾被打成右派)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9:3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1-11 22:19
发黄沃若《词 殇》文,谢尼娜姐鼓励:

  父亲一生不知写过多少诗词。


              大江东去•赠修三线铁路知友
                           .黄沃若.

    浩然秋色,洒江天,万里收归一目。托起雪峰抒壮志,曾在天涯同乐。岁月风华,征尘伴宿,新曲天天学。
   推心置腹,枚乘七发如琢。而今各赴征途,泪里春秋,不是心肠薄。衷言满腹和汝诉,四海为家方乐。刻苦在勤,律己在逊,更把平庸却。长空笑指,从来天地高阔。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6 20:3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岳阳诗三首
   
   壬辰四月初八,龙兴之日,韵味螺邀湖知网笨笨牛领衔,诸版数十花甲知友一游岳阳。余素好静,
缘有益宁聚会余温,遂乃前往,翌日得兴而还,遵岁寒、德哥之嘱,草吟游岳阳诗:
                            其一
               空水濛濛十二环,云衔好月上君山。
               谁闻洞海知青结,惜别诗心驻碧澜。
                           
                            其二
               羿射巴蛇搅洞庭,恒安一梦海清平。
               如今识得龙文化,华夏摇篮振此生。
                            其三
               屈子才情铸此神,元明唐宋不知君。
               船山一说湖清晓,牵手来迟百世珍。
                             
                                              黄沃若(2012)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15 08: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2-6 20:35
游岳阳诗三首
      壬辰四月初八,龙兴之日,韵味螺邀湖知网笨笨牛领衔, ...


082222yh8pamakmzapkac5.jpg
同欢同乐!交流互学
黄沃若夫妇给知友们拜年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16 09: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80个知青娃 发表于 2018-1-11 12:46
先生国学渊博、诗联了得,大才子啊!
问好先生,不知先生可否也给我们知青新年联欢活动写对联么?( ...

    知友黄沃若(陋庐若谷)来电嘱我代发他为湖知网撰写的春联:

   “听天鸡打鸣播春花十里;观地羊守土逢喜雨一帘。”
  
    并祝知青诗友春节快乐!家庭福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7 16: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散文《春天》

     春天,生命叩开新的周期。冰雪消蚀了冬眠,鸟儿吵醒了春梦。暖风频吹,雨露滋润,绿了山冈,香了池塘,亮了裙裳。
     池塘边的斜柳下,有佩索阿的诗和余光中的散文在朗颂。不远处,传来银铃一样旁若无人的春之歌,女人笑靥低回,姑娘歌声荡漾,轻易覆盖了读书声。她们是星球生命的主宰,春天是女人的节日。
     从北向南,春是倒着走的。所以莫扎特、奥弗贝克谱唱《渴望春天》,定格在五月。华夏以江北为基点的历法转换公历,将桃月挪到了四月。春风又绿江南岸的湘沩原野,则正是油菜花香、桃梨争艳的三月,水仙、迎春、山茶、白玉兰,弄得抖落春寒的蜜蜂忙不过来。
     姑娘们把灿烂挂在脸上,诗一般的笑声从空气中掠过,惊羡了诗歌,惊恼了文章,也惊醒了徘徊的骚人。

                                                                      —— 黄若沃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3 15:24:08 | 显示全部楼层
谈天 发表于 2017-5-17 23:06
李耕 发表于 2017-5-17 15:23  《如梦令•怀旧》一 和网友冰洁 ...

   &nb ...

                      清明访老友黄其德          
  
   戊戌双花甲,爱翁两掉牙。千山怀介柳,九鼎出农家。
   博客文章发,乡庐酒米賒。坨篮村妇挽,万古一杯茶。                     


作者注:  黄其德: 宁乡农民,1945年生,著有《相对论批判》、《理论物理与哲学的堕落》、《后原始时代》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4 11:59:28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读李耕兄转发沃若先生诗作,亦悟己之肤浅而愧颜,仿德哥网友精辟点评,也发12字感言:“诗情牵人、可登五湖、堪憾三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0 18: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夫然 发表于 2018-4-14 11:59
细读李耕兄转发沃若先生诗作,亦悟己之肤浅而愧颜,仿德哥网友精辟点评,也发12字感言:“诗情牵 ...

代黄沃若在参加4.28知友聚餐座谈会后所写诗一首,谢夫然兄请雅赏并留玉:                                 
“勉力牛耕日,春芳接夏天。呢喃梁上燕,一语一华年”。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4 07:0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4-30 18:02
代黄沃若在参加4.28知友聚餐座谈会后所写诗一首,谢夫然兄请雅赏并留玉:                                ...

                                       泰山诗联
                    
   泰山有丈人峰,所以人们称丈人为泰山、岳父。岳父是八十岁辞世的,若在,该九十一了。听岳母说过,她娘家三代赤贫,吃饭都困难,更不要说读书。岳父比岳母大九岁,他三岁丧母,年轻时闯荡江湖。虽然自己没什么文化,但是定期给岳母寄来学费,每次写信都有“女儿家一定要把书读好”的字样,直至送她师范毕业。就这样,他们在信中谈了九年爱,于1946年结婚。解放后,听说家乡有田分,他们兴匆匆三天两夜从武汉赶了回来,从此过上了田园生活。 听妻说过,岳父不喜欢知识青年,认为这些姓“知”的人吊儿郎当,做事不认真。虽然不喜欢,但他从不表现出来。那时队上的知青都爱到他们家玩,岳父只是背后对岳母说:“要注意,防止女儿同知识青年谈爱。”

    我认识岳父是从认识他女儿开始的。那天在他家堂屋,当媒人介绍此人姓“知”时,他借口有事出去了,剩下岳母和我谈话,一半家常,一半文章。第二次见面正逢岳父生日,岳母写了祝寿诗给我看:“平生潇洒达观过,不求荣辱喜山河。少亲人事愁怀少,多历关山酒债多。”我知道岳母的用意,回了四句。事后媒人对我说:“有戏。”
  
   圣人说三十而立。我结婚时近三十岁,连“开门七件事”都无一具备。岳父率全家担柴背米过来,六十几岁的他还亲自打赤脚为我和煤。他酒量不大,一般不喝。若是遇上好友,又总爱用大碗,每喝必醉。他喜欢讲故事,诸如老河口抗日、他父亲参加辛亥首义同志会之类。他的亲友中有显赫者,但从不去攀。他曾经对我说:“你现在当干部了,对上要敬而远之,对下要亲而近之。”这话我终生受用。
  
   岳母1978年就去世了。这以后岳父的严父形象增加了不少慈爱的成份。在未婚子女的嫁娶上,他只交待原则,不具体干涉;对于家常事,也不像以前那样管得宽了。1991年他八十岁,一向没端杯的他来了酒兴,碰杯之间高声说:“涂八字说我只五十一岁的寿,没量到不费力活到今天。沃若,给我做副对联。”我应承了,席后送给他看:“杖朝期上寿,呼朋痛饮关山酒;疏气享颐年,对友闲谈水月心。”他高兴得又喝了一杯。不曾想几个月以后他突然失声,两天就走了,临终带着微笑,很平静。当时我作了四副挽联,录二于此以为纪念。其一:“一世慈严,犹有音容留耳目;三秋涕泪,恍如日月暗山河。”其二:“三千里坎坷,有缘则来,坦荡人生路;八十年风雨,无语而去,悠游极乐天。”
                                        —— 黄沃若  ——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9-11-12 22:26 , Processed in 0.27287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