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81|回复: 49

代江永铜山岭农场知青杨开强发帖文【铜山木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1 16:4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铜山木工                  
  1963年至1965年,江永县铜山岭农场接受了长沙下放的几批知青。
   江永县地处偏远,山地为主,森林资源相当丰富。在这得天独厚的环境中,农场一百多知青中有九十多人学会并掌握了木工技术。
   他们没有师傅,也没有徒弟,只是相互交流学习。不惜浪费一些材料,在实践中探索,逐步成熟。
   虽然技术参差不齐,但都能制作简单和实用的家具。只有“精美与粗糙,严密与松动”之区别。
   不管怎么样,这批“铜山木工”在以后的工作生活中,得到实惠,甚至还派上了用场。
最具才华的木工————唐新民
   唐新民,1964年来农场,他思维敏捷,为人低调,有口皆碑,特别爱助人为乐
  “铜山木工”的起源,知青一致认为唐新民是当之无愧的“引领人”,也是发展木工群的“拓展人”。
      1971年,浏阳一家机械厂,开发一个产品,急需一个木模工。那个厂长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知道长沙下放的知青中,有一个很会木工活的唐新民,决定把他调到厂里来。这下可急坏了唐新民。

唐新民,长沙高中毕业下放。成绩优秀,博学多才。他知道木模与木工有很大的区别。木模工能干木工的活,但木工并不能拿下木模的活。

木模工还要能看图,识图。操作的工具也有很大的区别。

木模工要三年才出师。唐新民当时在长沙,接到调令,离报到的时间只有三十天。

困难没有难倒唐新民,一切从头开始。

他找到了一家工厂的模具车间,从工人上班看到下班,偶然也试试手。

晚上,他在买回的一大堆书籍中,寻找要领,学习新的知识。一直零点过后,才休息一会儿。

三十天,天天如此。

“功夫不负有心人”。报到第二天就上班。拿到图纸后,唐新民步步细心,谨慎操作,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小试牛刀成功了”。最高兴的是那个伯乐识马的厂长。当即拍板,把他爱人一起调来。

从学习,到熟练,到得心应手过程并不长,却小有名气。

长沙某大型工厂,要制造一批有难度的模具。以优厚的条件把唐新民借到厂里。完成任务后,厂长同意唐新民调入该厂。

调入国营大厂,唐新民并不惊喜,而是他还有更高的目标。

几个月后,我见到了唐新民,他说:“我已正式进入国家公务员队伍”。

最有模样的木工————向正国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很多单位在知青中招工。江永知青因下放早,年龄偏大,招进单位都是按普通工种安排。当时的普工就是技术含量不多,有一定劳动强度的工种。

但也有例外,向正国就是其中的一个。

向正国,聪明能干、才智过人。四十多岁还完成了大学机械专业的学业,拿到了有一定难度国家认可的大学文凭。

进入新单位时,就是凭着他一身行装,改变了他的工种。

一担行李。一头是棉被,另一头全是木工工具,挑着进了人事部门报到。

接待的负责人,也许第一次看到这种装扮来报到的人员。此刻,他两眼发愣,也不看人,也不接录入通知。

回过神来,双眼盯着那套齐全的木工工具,围着转了两圈,才问:“你是木工?”我答:“做过木工。”就是这两句对话,再加上向正国太具有木匠的模样。负责人没经请示,当场就把普工改为木工。

“铜山木工”中的“徐蚂嘎”,徐其招进厂时,每天都是干些杂事。他人勤快,看到厂里门窗坏了,他只小露两手,就修旧如新。

厂长很快发现,他是个木工“料”,不到一个月时间,正式定为木工。一直干到退休。

“铜山木工”中还有很多人都是招进新单位后,直接干起木工行当,免除了三年的学徒期。

还在做木工的————黄则尧

黄则尧,曾任农场青松队队长。他的木工活一直没有断过,现在都还在干。

退休后他在河西购置一套商品房,装修队进场后,他对那些机械木工手看不顺眼。

他干脆把客厅电视机组柜留给自己动手,一天加两个晚上就完成了。

装修队看后,瞠目结舌,自叹不如。只好每天恭恭敬敬叫黄老师傅,任凭黄老师傅指点、摆布。整个施工过程不敢半点马虎。

黄老师傅的美名在小区迅速传开,但保留的时间不长,很快就更名为小区“最美义工”。

这个称誉是物业管理处传出。

物管最头痛的是业主换家具。新的进屋,旧的往外一丢。特别是那些大件沙发、柜等。既阻路,又占空间,更不好搬运。

出现“黄义工”后,这个问题解决了。

其实,“黄义工”是慧眼识货。他知道旧家具很多优质木材可以再利用,所以,遇到这种情况,他带一把锯子来“解体”。“解体”之后还带走一部分,物业更是感激不尽。

“黄义工”有一间木工小屋,二十多平米,中间一个工作台,右边一个工具柜,左边一堆“解体”带回的材料,后面是摆放着制造出来的“成品”。制作出的各式各样的小櫈、椅,可与家具市场的样品媲美。

懂收藏的木工————徐 其

“铜山木工”中,徐其做木工的时间算是最长。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家建房,门窗都是自己制作。新房落成时,邀了一些好友去他家。别人都看房,我只看门窗。

油漆都没涂,我看得那么认真,徐其百思不得其解。

那年,我是一家建筑单位工人等级考核小组成员,了解一些评定标准,在肯定是他一人所做后,我对他说:“你要是在我们单位,已达到最高木工等级水平”。

他只是笑。

上世纪九十年代征地拆迁,他搬进安置房。他搬家极简单,只带了一张小方桌进了新房。

这次去他家的人多。房子大、间数多,配置现代气派。有人发现了这张小方桌,建议把它丢掉。

他只是笑。

几年后,好客的徐其再次邀请了我们。客人中有一人对收藏很有研究,他仔细看了这个方桌后,对徐其说:“这个方桌结构精美,做作天衣无缝,特别是红色材质的这个整体桌面,更显古香古色,可能是清末期留下的家具,是个宝物,可作古董”。

徐其还是笑而不答。

客人走后,他告诫子女,“这块桌面是一块极其稀有的红樟,产自江永。做成方桌,是我来长沙当木工的‘处女作’,一定要保护好,今后会成为‘古董’”。

这次,他笑不出来。

制作材料来源——砍、捡、买。

庞大铜山木工群的制作材料,主要通过三个途径供给。

                      一、砍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铜山岭森林茂盛,树木种类多,无人管理任其砍伐。

六十年代中后期,人越来越多,加上探矿队进入,铜山岭森林资源逐渐消失。

“铜山木工”有百分之九十在这个期间产生。

进入上世纪七十年代,铜山岭基本上无树可砍。

1971年8月,红卫队枫树林被砍尽。

1972年3月。离场部不远的路边仅剩的一棵大樟树,半夜不翼而飞。

至此,铜山岭只剩下漫山遍野茅草和毛竹。

二、捡

1971年,有人在江永收购木材,很多村子的古树难逃厄运,大树被伐成板料堆在路边,收购人迟迟不来,自然会被捡走一些。“铜山木工”中有人成为受益者。

收获最大的据说是有个叫嘛拐的知青,叫了梦伢子和汤司令夜行几十里路,跑到与江华县达界的一个小村,搬回一块长五米,宽一米的板料,足有二百斤。徐其家那个“古董”就出自这块板料。

何家哲村一座古老的风雨桥上的木条长椅不见了。很多村庄的油榨房的木

桩少了一些,是不是“铜山木工”捡了,至今都是个迷。

三、买

水尾地队有个叫“金嗓子”的知青,也想成为“铜山木工”的一员。                                      

木材在路边有“捡”时,他胆小,不敢去。他花一块钱,在临近的一个村庄,买了一棵松树的“砍伐权”就是这一块钱,他成为了“铜山木工”的佼佼者,因他回长沙后,能单独承接全套家具制作的业务。

起步最晚的是彭菲菲和胡作人。1971年,他俩有了一些工具,但无用武之地。我把金嗓子经验告诉他们,他俩欣喜若狂。

我们走出铜山领地,找到一片松树林,寻到一棵大松树。七米多长的主干无枝条。

随后,我们去索取“砍伐证”。走了两个生产队,这山属谁,树在哪方他们都搞不清楚。找到第三个生产队时,那队长很干脆,“你们去砍吧,没问题”。

第二天,叫了左拐子,四人运了三趟,才把这棵树弄回。堆了一大房,胡作人高兴的手足舞蹈,彭菲菲却心思不定。他知道在那个“斗私批修”的年代,这堆来历不明的木材,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他再次找到那个生产队长交了两元钱,开了一个收据。

有了“护身符”他俩大显身手,这堆木材不到一年的时间就“玩完”。虽然木材的计量与做出家具数量相差甚远,但他终究还是成为“铜山木工”的后起之秀。

一切过去了的都会变成美好的怀念。“铜山木工”不只是我一个人有的情感。它的意义在铜山知青人中深远、永恒。

杨开强于2016年6月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发表于 2017-9-11 19:40: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真是铜山木工的一篇大总结文章呀!知青中人才济济,学木工手艺无师自通,各有所长和发挥,令人感叹不已。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1 21: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单单是铜山岭农场,整个江永县的知青,男木工、女裁缝比比皆是,已是见怪不怪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1 21: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想到乐观之人文章写得这样好,我们桃川源口的知青做木匠的更多,源口木材多,知青们为生活大多选了做木匠,原因是木工成本小,自已找本木匠工艺之类的书就可以边看边学,有的知青心灵手巧,连书都不要,自已偷偷师,琢磨琢磨,居然也能学个八九不离十……唉,其实有很多知青是满腹才华的,他们做起木匠来就是木匠中的木匠……哦,不说了,要夸知青,以后写专题好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1 21: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去的木工都是一个姓沈(榫)的师傅教的,现在的装修木工就都是一个姓丁(钉)的师傅教的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06:58:26 | 显示全部楼层
乐观君将铜山岭知青因地制宜自学木工的经过、原委、成就娓娓道来,读起来感人至深。这是知青求生存自谋职业求温饱的奋斗史。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2 07:3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树林 发表于 2017-9-11 19:40
这真是铜山木工的一篇大总结文章呀!知青中人才济济,学木工手艺无师自通,各有所长和发挥,令人感叹不 ...

    对于铜山木工之事,枫树林再熟悉不过了,过来人嘛!谢谢你中肯的概括。记得在农场结婚的知青那木器都是男知青做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2 07:38:54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土重生 发表于 2017-9-11 21:07
不单单是铜山岭农场,整个江永县的知青,男木工、女裁缝比比皆是,已是见怪不怪了!

火土兄:你做了木器吗?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07: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乐观之人 发表于 2017-9-12 07:38
火土兄:你做了木器吗?

  我结婚时全房家具都是自己做的;32条腿:床、三门柜、书桌、餐桌、四张骨牌橙。当时房子小,是父母留下的公房,只有14㎡。
  后来旧房改造,房子没建成,就按照建房图纸的房屋布局、尺寸,自己设计、画出图纸,再没时间和场地自己动手做,就送到木工厂订做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12: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铜山木工”写出了铜山岭当年的风味。铜山木工,在铜山岭确实大有人在。在那个年代,我想那时多数人为的是打造自己的生活生产用具,而学木工活。因为是“技术工种”,也有为学会了木工而可逃脱繁重劳累农活的一丝丝想法。哪成想,这些当时不起眼的“铜山木工”,不知不觉的中掌握了技术,返城后因有这技术改变了工种,改变了生活,成为了单位的顶梁柱和工厂企业的姣姣者!    文中提到的铜山木工中,有不认识的也有认识的,比如认识的向正国,当时在红卫队时倒是没看到他做木工,对他印记最多的是他会照相,全队就他一个人有照相机,我们合伙就去县城买来黑白胶卷,请他照相,现在还保有他当时在那红卫队仓库后面茶叶山上照片的相片。
    1960年代铜山岭还算是存有原始林的,1970年代还有很多木材的,杉树,枞树,杂木都有。1980年代树林逐年减量。1974年元旦后我刚高中毕业回队出工,算是参加工作了,当年冬天,就跟着也算是“铜山木工”临风独酌(周永明)学做木工,做了几张小凳子和靠背椅子,队里到水口脚山上砍来枞树,准备锯成板子来年做温室育秧垫板。队里看我俩“会”做木工,就安排我俩专门在队里锯那枞树板子,当然,其他的人也试过锯那板子,可那树子是刚从山上砍回来的生枞树,有枞树浆油,很难锯好锯平,既要劳力也要讲究两人配合好,都被“淘汰”了。我跟着临风锯了三个月枞树和枫树板子,两人配合得很好,他是我的师傅。锯的那板子,除了做温室秧板外,还榨了红卫队的职工住房的一些楼板。我跟着临风学做了木工,没学好学精。坚持了几年,后来,自己又学做两张四方饭桌和几张椅子,供家用。所以,我一直称他为我的师傅。后来,他们一家调到铜矿那边的大岭脚队,之后,他返城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12: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所有木材锯板子,刚砍下的和真正干了的都好锯,尤其是枞树,半干半湿的就会被枞油沾锯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12: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土重生 发表于 2017-9-12 12:15
所有木材锯板子,刚砍下的和真正干了的都好锯,尤其是枞树,半干半湿的就会被枞油沾锯子。

    火版很有经验哦。是的,当时砍树的人多,锯树的就我俩人,哪锯得及,堆起一大堆树子,也一下子分不清先砍后砍湿还不半干树。那枞树油,也就是树脂,沾起锯子,拉都拉不动,很费力。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13: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竹林漫步 发表于 2017-9-12 12:41
火版很有经验哦。是的,当时砍树的人多,锯树的就我俩人,哪锯得及,堆起一大堆树子,也一下子分不清 ...

我也是过来人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2 13: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地夜话 发表于 2017-9-12 06:58
乐观君将铜山岭知青因地制宜自学木工的经过、原委、成就娓娓道来,读起来感人至深。这是知青求生存自谋职业 ...

天子地夜话君:谢谢你热情跟帖,因作者没有上网,我是代发帖文。你的点评很中肯,因为我们都是知青,有共同的语言,而你总结得更透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2 13:5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阿迪 发表于 2017-9-11 21:08
没想到乐观之人文章写得这样好,我们桃川源口的知青做木匠的更多,源口木材多,知青们为生活大多选了做木匠 ...

阿迪君:看到你的身体比原来键康些了,很高兴,在工作中还抽时间跟帖,非常感动。
    特别说明一点,我是替杨开强转发,因为他没有上网。说到知青做木匠君很感慨,为那些才华横溢而不得以,学做木工的知青一定有更多的题材,猜想写出来一定很精彩,等君闲下来时,我们拭目一待。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2 14: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土重生 发表于 2017-9-11 21:23
过去的木工都是一个姓沈(榫)的师傅教的,现在的装修木工就都是一个姓丁(钉)的师傅教的了!

    火土兄讲内行话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2 15: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竹林漫步 发表于 2017-9-12 12:06
这“铜山木工”写出了铜山岭当年的风味。铜山木工,在铜山岭确实大有人在。在那个年代,我想那时多数人 ...

竹林漫步友:感觉你就象知青的小弟弟,木工那些活你都在用心学,吃苦耐劳的锯木板子,做桌椅,你也可以当师傅了。
    铜山培养了一大批自学成才的木匠,可是铜山岭由原来原始森林,由于大量砍伐,再也见不到一片片翠绿的树林了。留下的都是茅草和矮矮的枞树丛林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15: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铜山岭农场人才济济,这不木工也出来了一大批。我听临风讲他也会做木工,竹林漫步说那时还是他的徒弟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16: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乐观之人 发表于 2017-9-12 13:57
阿迪君:看到你的身体比原来键康些了,很高兴,在工作中还抽时间跟帖,非常感动。
    特别说明一点,我 ...


    好的!我很少上网更不常跟帖,只是看到你发的文章是讲木匠的,我也就来兴趣了。    我们大队就有个很好的木匠,叫黄承基,他做的傢俱连拼接的缝都看不到,可惜他去年犯癌症走了……
    知青的命绝大多数很苦,本来可以做国家栋梁的最后却只能靠做个木匠来混饭吃……木匠手艺,真是把双刃剑:毁了很多大好青年的前程,也养活了他们和他们的家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16: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乐观姐长时间为大家推出铜山岭知青的各类故事!
知青中不乏人才,缺的是机会。如果当年他们有学习、培养、升造的条件,会为国家作出多大贡献?深深遗憾!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7-11-25 07:44 , Processed in 0.507084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