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39|回复: 26

晏生的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4 16:13: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晏生的家   

   
    晏生的家着落在一个美丽的小山村,一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湘西山村。就是在这里,发生了那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今天我荣幸地造访了这个著名的地方:晏生的家和晏生的知青亭。    顺着这条山路,我们来到“寨古冲”


[url=][/url]


[url=][/url]


[url=][/url]


[url=][/url]

[url=][/url]


][

    那天天气非常热,大家在金麦水库的景点休息。当地领导热情地拿出水果、茶水招待我们。因为上午去排牙山林场参观游览,大家都累了,还有人中暑。看到这样,带队就没有在晚餐前安排活动。
   我问当地人:这里到寨古冲好远?他说:走路要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我说那我也要去。振江说:我去过,我带你去。旁边有人说:咯热的天气,算哒撒。我说,寨古冲是我最好的朋友晏生的家,我千里万里到了这里,哪能不去看看?——不去哪对得起晏生!
    我和振江冒着大太阳向那条路走去。金麦的地方干部(抱歉,我没记住名字)听说,马上把自己的汽车开出来,一定要送我们进去。
    山路蜿蜒,路面也不好。我说:即使开大车进来也没法走。
    不一会儿,终于来到了那个我看过照片,又听晏生哥描述多次的地方。
     一座《知青亭》坐落在进村的路边,很打眼。虽然是秋收季节,农民们似乎并不忙碌,除了几位老人在马路上晒谷子,年轻人都围坐在知青亭里打牌。
    我怀着崇敬的心情要求振江和老乡给我照相。仔细查看知青亭、纪念碑。打量着这个普通的湘西小山村。
    踱步在这里,想象晏生、翘姐当年的故事。回想他们那些艰难的岁月。我对振江说:这个地方是晏生家的屋场,他和翘姐的三个孩子都出生在这里。这座现在供人纳凉歇脚的知青亭,寄托着晏生一家,寄托着老知青们多少情谊啊!说着说着,心里有些发酸....
    再见了,寨古冲。再见了,知青亭。再见了,晏生的家。
    我还会来地,也许和晏生一起来。
    请晏生哥替我谢谢那位热情的小伙子!


靖县是我家,我们都爱他。






IMG_20170923_163821.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楼主| 发表于 2017-9-24 16:25: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实在不好意思,还是照片的问题,从微信转换到网络搞不定。回家再发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4 19: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晏生的家世显赫,这就使得他不想出名都难。但我对他的关注不是因为他的身世,却是因为他那个虽不算富裕但却经营很温馨很幸福的家和那些发生在他们家的很励志的故事……很期待你从另一个侧面对他和他的家有一个立体的展现……拜托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4 20:11: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收的田野。
IMG_2922.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4 20:13: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朱纪飞在收割后的稻田里。
IMG_2915.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4 20:14: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金麦知青亭。
IMG_2897.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4 20:16: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纪飞在知青亭留影。
IMG_2903.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4 20:18: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纪飞在知青亭捐建纪念碑留影。
IMG_2911.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4 21:02:48 | 显示全部楼层
    纪飞好:昨天接到你的电话,你兴奋地说你和振江二人站在寨古冲“金麦知青亭”,我当时感动得说话不出了,在QQ上看到了振江发的照片,我回复你们,你们是我们耿朋友!好兄弟!谢谢!谢谢!你要发的照片回到家后好好休息几天再发吧,不在急上。
   湖知网升级给大家带来方便,但有时也会出些小毛病,前天我的电脑湖知网一大半天都点不开,我只好求救笨牛哥,他出手帮我解决了,但今天一早刚回一帖又点不开了,直到刚才请师傅重新做备份,彻底清理才点开了,迟到的回复,见谅!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4 21: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阳坪振江 发表于 2017-9-24 20:18
我和纪飞在知青亭捐建纪念碑留影。

朱纪飞在收割后的稻田里。
IMG_2915.JPG (165.67 KB, 下载次数: 0)

[url=][/url]

    振江好!谢谢你发上来的照片,谢谢你再次来到金麦知青亭!纪飞站的这坵田是“12担谷田”(一担为一分田),在我们家的对面,这坵田里有我们的故事,我来讲讲这12担谷田发生的故事吧:   

    纪飞站的这坵田叫“十二担坵”按金麦人的算法,一担谷田就是一分田,五分田为一亩,这坵田有两亩二分田,每年最少要产一千二百斤谷(晒干了的净谷)在山区来说,这十二担坵田算比较好的田,何况,它在寨子的中间,耕作收割都方便。我们当年的知青屋(就是现在的知青亭位置)就在这坵田对面,过了小溪一丈多远左右。我们屋的斜对面是队上仓库,仓库旁边立着一座一丈多高、一百多个平方米宽的晒谷坪,隔我们知青屋的檐口只有五尺远,这晒谷坪掉下来谷子给我们养的鸡鸭带来了好多好处和实惠,但最有趣的还是纪飞站的这坵十二担谷田。

   1969年春,翘妹子在高竹湾生产队一个外号叫“柴刀挎”的老奶奶家买了一窝鸡崽,有16只,这窝鸡崽白色的、棕色、黑色的全部是乌鸡,真的漂亮。翘妹子自从喂了这窝鸡崽后特别勤快了。清晨放鸡、傍晚关鸡,白天时而尖起个喉咙喊几声:“鸡角角,快来呷米米.....”。其实,鸡崽崽们在仓库边,晒谷坪下早已经呷饱了,但她硬要抓一两把米,把鸡崽崽逗拢来,撒给它们呷,故意表现一番她对鸡崽崽的宠爱;她还时而拿着锄头挖些蚯蚓给它们呷,说是鸡崽崽要呷活食才长得快。     

    我们的鸡崽崽是长得快咧,不到两个月就分得出公母了。这时候翘妹子家里来信催她回长沙,说是母亲病重了。其实她心里猜到了,是7队转点的肖妹子(她和翘妹子是邻居)回长沙告诉了她的家人,说是这里只剩下一男一女了。这做父母亲的不放心女儿在偏远的山区成家,要像肖妹子那样嫁到长沙附近农村里,回娘家到底近些。她家里信一封接一封地来,还寄了15块钱路费,她只好回长沙了。我送她到县城,临上车她还一再嘱咐我,要把鸡崽崽喂好,她回来少一杂要我负责。我只得连连点头:“好咯!好咯!负责负宽我都负,你头一莫嫁得乡里二老倌哒,我还眼巴巴地望哒你来啦......”,我说完鼓起眼睛望着她。    她咬起那牙齿对着:“会来咯!陈大宝诶......”   

    那天我扳着手指算了一算,她回长沙整整一个月了,还冇看见她来,她到底还来不咯,莫又嫁噶人哒啦?这一个月鸡崽崽也长得快,晚上搞饭呷时我肚子有些挖了,我捉起一只最大公鸡,估计有一斤左右,杀哒它呷算哒,爆炒这冇开叫的子鸡仔味道最好了,两年前我独守老木屋时就杀哒几只呷过,那个美味至今还在回味。但拿起刀来想杀的时候,又想起翘妹子上车时说过得话,不敢杀了,再等几天看看,她再不来的话,我就慢慢地隔几天宰一只爆炒哒呷,隔几天又清蒸一杂呷,还咪杯巴之酒,快活似神仙地韵它几盘味算哒!

    但我就是冇得两年前的那种口福了,她第二天下午就来噶哒。她还冇进门,第一眼看见我就说:“我的鸡角角咧,长好大哒咯?”

    我说:“在仓库底下歇凉吧,你再试逗哈看,看它们还听你的召唤啵?”,我说完手指了指对面的仓库。

    她真的尖起个喉咙:“角——角——角!鸡角角快来咧!”

    说起来也奇怪,那16只鸡一哈子就从仓库底下窜出来了,一窝蜂就到了她身边,她那一下笑得比看见我还笑得甜些!她手点着鸡数来数去:“7杂白的、5杂黑的、4杂棕色的,共16杂,一杂都冇少。”她数完鸡才笑咪咪地跨进大门。

    两个月后田里的谷子都快熟了,我们对面12担坵开始放田水了,我们鸡崽崽长成了鸡哥哥鸡姐姐了。翘妹子用秤称了最大鸡公有4斤多,最大母鸡有3斤多。每天早晨放16只鸡放出门时一扎齐的,真的爱人咧。这十二担坵隔我们家最近,它宽敞又平整,种的是“六才号”,谷杆高,每一穗颗粒多,那一阵风吹过来,还真有“喜看稻穗千层浪”感觉,我们鸡哥鸡姐们就最爱往十二担坵田埂上走,它们俨然是这坵田的主人,好像这坵田里的谷穗是特意为它们准备新鲜食品,它们不急不忙地走到田边,伸出脖子啄谷杆上大颗大颗的谷穗.....

    社员们发觉了,眼皮子浅的人夸张地说三道四,说这十二担坵是专门种着给长沙知识青年的鸡吃的;说这坵田要想有收成,非得撒药谷闹死这些鸡......那年月做好事的人不多,但做坏事、做缺德事的人还有的是,而且坏事做得还特别得快!十二担坵的田埂上撒放了一堆接一堆的“乐果”拌的药谷,这药谷的毒性特别大,鸡吃上几颗靠得住会死。刚撒药谷那天上午,我们鸡已经放出门了,翘妹子那一下就急噶哒,她拿着长长的竹竿站在田边,我们鸡只要一靠近药谷,他就把它们赶开,她还时而趁人不注意,把一堆堆的药谷往田泥里踩,一上午就基本上把些药谷踩得差不多了。我砍了几捆小柴杆,在我楼梯旁围了一个几米宽的鸡围子,第二天上午把鸡全关进了鸡围子里。

    鸡关进了围子里,它们伸起颈根望着对面十二担坵,因为十二担坵放田水不久,水沟里有好多的小鱼仔、小虾米、小蛙、蚯蚓,它们可能近几天尝到了这活食的美味甜头。鸡公咯咯咯地叫过不停,它们好像在骂:放我们出克咯!放我们出克咯!我们呷得好多之谷咯,我们就是想呷田沟里活肉咧,那个味道真的好,我们近水楼台当然先得月唦....

    母鸡们也在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她们好像在唠叨:老鼠、麻雀不照样的呷,你们又冇看见关它们咧,你们只欺负我们,你们各些人啊,现在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你们抓人、关人关上瘾哒吧,连我们鸡类都关,我们抗议!我们要自由咧.....这些个鸡哥鸡姐们啊,关它们一上午就吵闹一上午,我心里想,至少要关它们半个月,十二担坵才会收割,只要收割后就可以放它们出去了。可这些日子还真难熬啊!
    翘妹子鼓起眼睛望着这群心爱鸡,她好心痛的,她担心会把鸡关出病来。我看着她眼睛眨了几下,鬼点子又来了:“各人坐牢每天都要放风,各鸡也要放风咧,现在太阳正当顶,鸡晒起来受不住咧。”,说完,把鸡围子门一开,这些个鸡哥鸡姐们啊,一下就都窜了出去,直往十二担坵里跑,我们以为它们会啄田边谷穗,冇想到它们直往田中间钻,一会儿工夫一只鸡都看不到了,连叫声都冇听到一声了,把我两个笑得前俯后仰。

    下午,太阳阴了下来,我们还冇看到鸡哥鸡姐们的影子哒,翘妹子有些急了,她担心鸡被关怕了,跑到别人家里去了。我说不可能,俗话说:“家鸡打得团团转,野鸡打得满天飞”,再等一等看吧。天麻麻黑了,我们鸡哥鸡姐们一个个从十二担坵走了出来,回到家门,乖乖地钻进了它们老木窝里,它们晓得享受啊,呷又呷了,凉也歇了,还真的懂事通人性又灵活啊!

    就这样,我们每天上午把鸡关进围子里,到中午就放风,只要把门一开,它们一钻就进了十二担坵的中间,到天麻麻黑时它们很有秩序回到自己窝。有一天下午,只听罗家湾罗二伯娘喊:“守鸡鸭的伢子到哪里克了喔,十二担坵里面进了鸭子咧,赶快赶出来喔!”,随着喊声,队上安排两个守鸡鸭细伢子,拿着竹竿走进了十二担坵,他们赶一气功夫才看清不是鸭子,是知识青年养的鸡,这鸡可不是走路摇摇摆摆的鸭子,它们比鸭子灵活得多,在这即将晒干的稻田里活蹦乱跳,根本赶它不出来。我想起了一首老革命歌的一句歌词:“青纱帐里游击队儿逞英豪......”,我们的鸡哥鸡姐也真的是在十二担坵里逞英豪了。

    队上开会有人说我们鸡是这样搞要不得,还有的说住在田边不能养鸡。我听了借此机会大骂起来了:“鸡我们也关了,放风它们躲进田里歇凉 我们有什么办法喔,再说当年砌屋的时候,我们知青要求把我们知青屋砌在陈家坪的井上端,那里一块好大的平地,可你们硬要把屋砌在这田边上,你们想用我们的知青屋做会议室。这下好了,住在这田边仓库边,又不要我们养好鸡鸭,哪个农民不养鸡咯。这鸡住在田边上有不下田道理吗!我越骂越气愤,你们当初对知青就是没安好心!这后果是你们自己造成的!

    翘妹子也讲蛮道理:“你们把毒药谷撒在我们屋门边了。硬不要我们养鸡,要得!不养鸡就全队的人家都不养鸡,要撒药毒死鸡就每户门边都撒药,我明天就克撒药!我们鸡在十二担坵窜,也冇看见呷空好多谷子,它们主要是呷田里活食咧!田里谷穗还是那样茂盛。有些人放狗屁,打飙腔,说这坵田今年会冇得收成,到打谷子时候,我到看看这坵田打出好多斤谷子来!”,我两个这一闹得来,社员都不做声了,老农转弯说,只有几天就要打谷子了,就算了吧。

    从那一年后,我们养的鸡到十二担坵里窜,没有人讲难听的话了,田埂边每年还是撒药谷,也毒死过我们的鸡,但后来我们会给鸡开刀了,这呷了药谷的鸡开刀后就再也不呷地下的药谷了,社员们拿哒我们的鸡冇办法。其实,我们早观察到了,鸡进十二担坵里,那些蚂蚱昆虫、小虾小蛙才是它们真正最喜爱的食品!

    后来的那些年里,十二担坵一直是我们的养鸡养鸭的活动栖息之地,尤其收割后的它,用平坦宽敞的身躯给我们提供了好多的方便!我们永远忘不了这坵田!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4 21: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晏生喜笑颜开再回金麦的家!

朱纪飞 发表于 2017-9-24 16:25
实在不好意思,还是照片的问题,从微信转换到网络搞不定。回家再发吧!


211514rppavasz4r4y4yyr.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4 21: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晏生文集的知青,对金麦寨古冲这块地方都有着一种亲近感,似乎晏生背着崽崽在犁田的情景又出现在眼前一样。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5 07:56: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李耕:去年的重阳,这里热闹辉煌:

走进知青亭,鼓队夹道欢迎:


    糖豆蜜饯茶、油茶冻米桌上摆,欢迎知青来品尝:


还有糍粑打得欢,呷一坨热的暖心窝:

三个舞蹈队合影:






难忘岁月带领的靖县美女合影一张:
金麦三姐妹加丹凤合影一张,我和万心、李耕、唐赐祥后面站:

   待哪年重阳,我们再去热闹一番!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0 16:38:02 | 显示全部楼层
   纪飞,你补发上来的照片和文章,我已经贴进了一楼,这样从头看起来方便了!你要谢的那位小伙子,就是金麦的村长龙怀清,也是我的学生,这知青亭就是他担任村长后建造的。知青亭落成那天他发言:
      村长龙怀清发言: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父老乡亲们:大家好!
    春节即将来临之际,今天我们欢聚一堂,在此隆重举行金麦知青亭庆典,这不仅是寨古冲,也是全金麦村的一件大好事大喜事!首先,我代表村支两委及寨古冲全体村民,向百忙中光临庆典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致以热烈地欢迎!向关心支持我村公益事业的各位领导、各界人士表示衷心的感谢!向建造知青亭的能工巧匠表示真诚的谢意!向所有的知青表示热烈的欢迎及崇高的敬意!
    50年前,长沙知青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千里迢迢来到非常贫困落后的金麦村,把美好壮丽的青春献给了这片热土,为我村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湘西王陈渠珍之子陈晏生老师就是其中之一,这个亭子的地基就是他们一家人居住过13年的地方,是他们三个儿子的胞衣之地。金麦知青亭落成此地,不仅改变了村容村貌,而且具有真实的纪念意义,以此亭为证,让知青精神代代相传!
    鬓染霜华,乡情不变。今天在这里我要向所有的知青道一声:你们曾经辛苦了,金麦永远是你们的二故乡,真心希望你们带着儿孙常回家看看!
    最后,我衷心地祝愿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父老乡亲,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万事如意!谢谢大家!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 21: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8290.jpg
看我们恰得好高兴!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5 20: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声动听 发表于 2017-9-24 21:20
看过晏生文集的知青,对金麦寨古冲这块地方都有着一种亲近感,似乎晏生背着崽崽在犁田的情景又出现在眼前 ...

  回雨声动听:那时候我背着人犁田是有蛮辛苦,上湖知网后知青们称我为湘西王公子,所以我要大家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7 08: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湖边士 发表于 2017-10-1 21:51
看我们恰得好高兴:

姐妹们跳得高兴:



你摄像摄得高兴:


金麦过重阳,热闹辉煌,终身难忘!
再过二十年 我们来相会
那时的天噢那时的地
那时祖国一定更美
但愿到那时 我们再相会
那时的你噢那时的我
那时成就令人欣慰
那时的你噢那时的我
那时我们再相会
那时的你噢那时的我
那时我们再相会
跨世纪的新一辈
那时我们再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7 09:5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前面听说纪飞先生身体欠安,今天又见先生身体健康,神采奕奕,十分高兴!
晏生的家:
草绿田禾壮
山青映眼明
贤人邀我故乡行
但见满目温馨知青亭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09:4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卢先生 发表于 2017-10-7 09:58
前面听说纪飞先生身体欠安,今天又见先生身体健康,神采奕奕,十分高兴!
晏生的家:
草绿田禾壮

   回卢先生:纪飞身体欠佳,同他一起坐车进我们金麦知青们几经颠簸后都累了,都不想到知青亭去看了,就只他和振江坚定不移地顶着酷暑到了知青亭,这是我最感动的地方!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13:3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纪飞和振江到了我们寨古冲的“金麦知青亭”,我看到知青亭心酸的往事一涌而上,想起一句老话:“生崽不怕死,隔阎王一张纸。”我那时候真的隔阎王一张纸啊.....
    再说不下去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7-10-24 17:31 , Processed in 0.293017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