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37|回复: 9

乎大哥 ————纪念仲乎兄逝世五周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2 12: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乎大哥
————纪念仲乎兄逝世五周年
    乎大哥是我的亲二哥,他有十八年的知青经历,小字辈的知青开始都叫他“知青大哥”,后来取其名号中的“乎”字,改称为“乎大哥”,弟妹们也随大流这么叫他了。
    乎大哥生于抗日烽火中的一九四一年,幼小便随父母兄长在黔、川、陕颠沛流离。首过秦岭自川入陕还是一家四口人,再越秦岭返川时他多了一位妹妹。抗战胜利后,他在湘西沅
陵县城发萌读书,后回到长沙东乡老家读完初小。他生性活泼好动,在乡下读书时喜欢爬山上树,下溪捉蟹摸鱼,他天不怕、地不怕,被大人们笑赞为“飞天蜈蚣”。
    一九五0年家里迁到长沙水陆洲肖家台,他在这里读完高小。洲上暑假的一天,他与渔民子弟的同学在沙滩边的河里戏水,旁边渔船上补网的同学之父见乎大哥喜水,便把船上打水的木提桶盘紧提绳后递给他,教他双手伸直扶稳水桶上的盘绳,双脚象蛤蚂一样使劲地蹬水。乎大哥悟性真好,不一会儿就推着木桶在水中自如浮动。同学父亲高兴极了,把他拉到船上歇气,又把船划到湘江中深水处,趁乎大哥不注意猛地将他推下水。乎大哥在水中拼命挣扎,用刚刚学会的方法蹬水,加上双手用力划水,居然浮在水上抬头游了起来,他兴奋地划水、蹬水,围着渔船打起圈来,他会水了!站在船上随时准备施救的同学之父也爽朗地笑了。打这以后,求学阶段的乎大哥每个热天都泡在湘江河里,他是班级的游泳指导。
    肖家台邻居中有一位叫文圣常的中青年老师(文现是中科院物理海洋学资深院士)经常给院子里的孩子们讲天文地理。一次文老师介绍海洋潮汐现象,说潮汐力量巨大、壮观的钱塘江大潮气势磅礴,乎大哥突然插了句:“那可以用潮汐之力来发电啊!”文老师很吃惊,摸着乎大哥的头赞扬:“你这伢子了不起,说得极对!好好念书将来投身海洋事业!”受到鼓励的乎大哥从此特别关注有关海洋的知识,学习更加努力、主动、认真。
    乎大哥中学阶段的各科成绩都很优秀,尤其文学更为突出,高一时他的文章就在《少年文艺》等刊物上发表。他参加了学校的文学社,曾协助多位老红军为革命战争回忆丛书《红旗飘飘》撰稿。
    一九五九年他参加了理工类高考,专门填报了有“海洋与气象”专业的大学,却因时政原故未被录取。乎大哥以为是考试中未发挥出水平,于是一边在母校代课教俄语,一边着力准备第二年的高考。高考毕,他确信比上年考得好,结果还是未被录取,这才断了他的大学梦,也毁灭了他献身祖国海洋事业的崇高理想。他辞去母校的代课工作,毅然踏上社会。先在土建工地干过一段时间的“土夫子”,后加入河西岳麓渔场学生队养鱼。一九六三年他与学生队部分同伴一起奔赴国营江永桃川农场。在农场他伐木垦荒、开山修路、筑渠造田、种菜养猪、还烧过石灰……
    他说清华是个好人,刘古哲病退回长沙,乎大哥帮刘担行李送其去搭客班车,因班车晚点,回场时耽误了出工,何队长没有讲他半句,更没有记他旷工。
    在一次放炮开采石灰石时,乎大哥救过伙伴国良的命。事情是这样的:他们一伙点燃导火索后都迅速撤到避炮处,唯独国良撤在最后,途中又不慎摔倒爬不起来,乎大哥发现后立即跑过去,不知那来的力气背起高大的国良拼命往避炮处跑,刚到安全地身后炮响了,大伙定眼望去,一块大石头正砸在国良摔倒的位置上,真够危险的了!
    乎大哥也被别人救过,那是某次进山砍柴,他见柴好整整砍了一胶轮车,运柴返场路上体力严重透支晕倒在路旁,是国良等伙伴打着手电、火把将他从黑夜中接回。
    六九年农场解散,农场知青大规模转点,乎大哥也惜别江永桃川,先随队友到衡山脚下的农村插队,一年后与我们四弟妹聚合在雪峰山西麓的大山深处,组成了当地有名的“红坡之家”。此地民风淳朴,看得起来自省城长沙的知青,到生产队不久,乎大哥就当上了监仓员。第二年春,队上又把育秧的重担交给了他。乎大哥全身心地投入,因地制宜地参考农技书籍上有关介绍、结合本地老农和自己在江永务农的经验育出了村里最好的秧苗。一炮走红,引起了公社领导的注意,随即任命他为拿大队工分的农技员,负责附近几个大队晚稻育秧的技术指导工作。
    国产8.75毫米小型电影放映机问世不久,县里从各公社抽调一两位文化程度较高的青年社员学习放映技术,并规定学习合格者的公社才能提走放映设备,公社慎重地将乎大哥推了上去。在县电影站培训结业考核中,乎大哥在理论知识与实际操作上都名列前茅,顺利地为公社提回了8.75毫米小型电影放映设备,他也成为全公社首位赤脚电影放映员。公社又为他选配了一位优秀回乡男青年作助手,几年下来他们走遍了公社的村村寨寨、熟悉了村与村近路中的羊肠小道。他们这个放映组在放映场次、去的村组数以及设备的完好率上都居全县之首,年年获得“先进放映组”、“先进放映员”的荣誉。
    在这段时光里,乎大哥从我们村入赘邻近古寨当了上门郎。当他成了一双儿女的父亲时,他与妻子、岳父母立起了自家新的吊脚楼,还在楼脚田湾里打了一口水沁甜的泉水井,他累了,也快乐了!
    乎大哥成家后第一次带妻子回长沙探亲,因路费不足,他俩仅买了一张硬座票、一张月台票上了长沙客运段“怀化——长沙”的火车。车过娄底,列车员边查票边吆喝“没打票的乘客请到车长室补票!”乎大哥把硬座票交给妻子,自己去车长室诚恳地告诉列车长他是长沙知青,因钱不够没有买票。家乡的列车长诧异地问:“你是知青,有什么证明?”乎大哥从口袋里掏出一本“xx县农村电影放映员证”递了过去。列车长一看,“8.75毫米电影放映员,是长沙知青!你们下到怀化山区不容易,你回到座位上去,要是我们的人再查问,你讲是xx的朋友。” 乎大哥有幸享受了一次“知青免票”。
    转眼到了知青大回城,乎大哥经过考试被县里一家水电站录为在编职工,他结束了长达十八年的知青生涯,开始了“半边户”的生活。
    八一年县里扩充教师队伍,乎大哥被调到公社中学当老师。在学校,除了英语(他是学俄语的)不能教以外,其它课程的教学他都能胜任。家属随他搬进学校,校方安排其爱人在学校食堂做临时工,以后又转为正式职工。解决了后顾之忧的乎大哥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入到教书育人的工作中。他爱生如子,注重对学生学习能力的培养,善于引导学生事半功倍地去掌握学科知识。他的生物课上得很有特色,不仅是他的板书字体苍劲美朴、字句概括力极强,而且在给学生“鱼”时能给学生更多的“渔”;他从不布置课外书面作业,启发学生用所学的知识去细心观察身边的动植物,了解它们与周围生态环境的关系;他巧妙地把书本上的知识点融入课堂师生的互动之中,始终把“愉快教育”贯穿于教学的过程里,学生很喜欢上他的生物课,他们学得轻松、记得牢固,在全县的统考与竞赛中总能位居前列。县教育局为此将他从乡中学调到县城中学,并破格聘任他这位没有大学文凭的老师为中学生物一级教师。
    二00一年乎大哥光荣退休,闲暇中他开始写回忆录《快乐与悲哀》 。可喜的是他的一双儿女都已成人父人母,且事业有成、家庭美满。
    乎大哥一生中不该深染抽烟恶习,他的吸烟史从一九六一年当“土夫子”学会抽烟起,到二0一二年患肺癌去世前止,共计有五十一年烟龄。他不该在得了糖尿病后不注意戒烟限食,上了一个支架后他依然没能管住自己的嘴,终因肺癌而殁于县人民医院。
    直到现在,熟悉乎大哥的人还十分惋惜地认为他走得早了点。
    乎大哥,在天国照顾好父母双亲时也要照顾好自己,安息中无须再漂泊!
“漂泊”是乎大哥的笔名与网名 )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发表于 2017-10-12 12: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乎大哥成家后第一次带妻子回长沙探亲,因路费不足,他俩仅买了一张硬座票、一张月台票上了长沙客运段“怀化——长沙”的火车。车过娄底,列车员边查票边吆喝“没打票的乘客请到车长室补票!”乎大哥把硬座票交给妻子,自己去车长室诚恳地告诉列车长他是长沙知青,因钱不够没有买票。家乡的列车长诧异地问:“你是知青,有什么证明?”乎大哥从口袋里掏出一本“xx县农村电影放映员证”递了过去。列车长一看,“8.75毫米电影放映员,是长沙知青!你们下到怀化山区不容易,你回到座位上去,要是我们的人再查问,你讲是xx的朋友。” 乎大哥有幸享受了一次“知青免票”

      乎大哥是江永知青,那个动乱年月,乎大哥被迫转点,他的网名为漂泊,似有颠沛意思。我是从书荟发表的 【漂泊大哥:愿你的魂灵不再飘荡】知道乎大哥的,大哥的经历、人品、学识、奋斗史让我敬佩,让我痛惜!
     
健者君文帖字里行间说着乎大哥的好,平淡的诉说,却看的我泪水涌流。
(这篇文字发到茶座能让更多的朋友看到。)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20:2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麓山远眺 发表于 2017-10-12 12:52
乎大哥成家后第一次带妻子回长沙探亲,因路费不足,他俩仅买了一张硬座票、一张月台票上了长沙客运 ...

    谢谢麓山远眺的跟贴,知青都是凡人,但知青做过的一些事有时并不平凡,我们与乎大哥一样都有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3 16: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乎大哥其实在家是排行老二,上面还有大哥。但因大哥一直在外地,所以大家习惯这样称呼他。他们两兄弟是我们家最聪明的孩子,在兵荒马乱时跟着父母在川滇陝颠沛流离,其实他三四岁就跟着我大哥进了学堂,只是一期下来,肩上只背着一块石板了,其他什么也没了,每次放学他不是走着回家而是翻跟头进屋,小时候很顽皮但非常灵泛,记忆力超强。今天三哥怀着对二哥的深深思念,倾诉了他心底的对二哥不尽的深情。。。我二哥和我同下放江永,他在农场我插队,农场条件比我好一点,所以他经常帮我,我曾经在他那儿住了一段时间,因为文革时无处安身,他仅有的微薄工资养我,对我无微不至还生怕我不安心住,正因为他的爱和关心,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3 16:2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写完,明天继续。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4 14:40:5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农场的朋友都对我非常好,在那里我感到生活的美好,像一个温暖的大家庭。。。这些朋友后来在他去世后还一直埋怨我们,为甚么在他病重时没告诉他们,他们还一直流着流泪······我无语,哥哥是怕增添大家的麻烦,不想惊动大家。病重前还一直挂念去参加江永的百对夫妻重游江永的活动,他留下很深的遗憾哪!今天三哥写文纪念他,表达了我们姊妹的怀念之情,我们无时不刻记着他啊,遥望家乡那边,因他在老家那头矗立,他在那儿永生!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做过些学科史研究,了解了本学科一批人物的“命运”,有49年的,也有57后的。很想写个图书馆学家的命运系列,困难太多无法完成。但每每触及这代人的命运,都是伤感。常家大哥的人生,也丰富也平常,然而个人命运所折射的社会政治,却更加令人感慨。愿常大哥在天堂能圆他的海洋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晃,漂泊大哥竟已走了五年,想来让人唏嘘不已。健者兄怀着对乎大哥的纪念,写下了情真意切的回忆文章。让我们知道了乎大哥更多的经历,也知道了他之所以会产生利用海洋潮汐发电的美好愿望,是因为小时受到一位海洋学者的启蒙,只是时代没有给他机会,他的壮志无法实现。
    惟愿他在另一个世界,不需漂泊,不再悲哀,能专心致志地快乐地研究他的“潮汐发电”。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过得真快。健者不写这篇文章,我还真不记得乎大哥离开我们又有五年了。我只知道乎大哥比我们大了许多,现在才知道他是生于1941年的。这样说来,1970年我第一次看见他,他就已经29岁了,而且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的坎坷生活,自然比起我们这些毫无阅历的细伢子来说,当然老到得多了。
    我那时带了一本反映陈毅三年赣南游击生活的革命回忆录性质的书籍,乎大哥看见后借了去,几天后还给了我,并谈了他的读后感。我只记得他的看法很新鲜,别开生面;这对于我这样当年只是对红色革命家无限崇拜的小青年来说,无异于是吹进了另一股清凉的新风。
    此后我就与乎大哥的生活轨迹完全没有相交点了。我修铁路,招工到县城,再调回长沙;他放电影、从民办到公办教师,最后落户县城。他的情况我知道,但是一直没有见到人。
     好像是2009年吧,我到会同县开《县志》审稿会,我听说他就住在县城三中宿舍,就专程去拜访了他。
    他住的房子不大,但是收拾得很整洁。他的夫人蓝大嫂,我也是第一次见面,一看就是一个非常贤惠和能干的人。乎大哥还是那样健谈,一见面就滔滔不绝。话题是天南海北,有历史的回忆,也有对现实的看法;时不时他还起身拿出自己珍藏的笔记本,给我读上那么一段,讲到他想搞潮汐发电的儿时梦想时,他不禁眉飞色舞。讲到现在的三峡大坝,他义愤填膺,连连说,愚蠢之致,这些人都是一些外行,你看现在频频发生的自然灾害,就是对这项愚蠢决策的自然惩罚!他还讲到,他从江永桃川农场几乎是逃出来的,一个晚上把喂的好几只鸡全部杀了,霸蛮吃也吃不完,反正什么都不要了。说着说着,不觉就到了晚上10点多钟,我讲我要走了,他说:要不,你就住在我这里,他好像还谈意甚浓。我讲,那就不了,以后再有机会讨教。他夫人埋怨他说,一个晚上就是你一个人包场,也不听下别人讲的。我讲,没关系,几十年不见了,自然有得讲的。
    学校静静的操场上,他送我出来。他告诉我,他身患多种疾病,我说,那你要多注意保养,休息。他说,ykj,你咯就不晓得,像心梗、脑梗、脑溢血这些病,能够得就是一种福气,好痛快,喊去就去了,几多痛快啊。听到这里,我也只当是一种说笑而而已。没有料到这次见面就成了最后的诀别。
    没过多久,我就从网上看到了他的讣告,真是唏嘘不已。据说,他知道自己是患的绝症之后,非常坦然和坚强。听人说,他是会同的中学教师中仅有的几位课上得特别好,但是没有大学本科文凭,工资一直上不去的之一。
     一位从小向往海洋的人,却在深山小城终老一生。时耶,命耶?乎大哥,天堂安息,在那里再没有尘世的纷争和人为的不平。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前天 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朋友们对二哥的怀念之情!早就想跟帖但又不知写什么来抒发怀念的情感。记得在队上我一个人住的时候,厨房在楼梯下。冬天不但进风还有时进来黄鼠狼咬鸡。那年冬天他利用来队上放电影的时候去山上砍柴,汗流浃背一担一担,一根-根木头扛回来劈短硬是用柴火筑成一垛墙,这一幕常在我脑中浮现。真的是兄妹情深。他在长沙最后两个月是在中医研究院渡过的,那时我们在长的弟妹轮流给他做菜给他补充营养,都是尽最好的做。记得我有一次搞了海参炖排骨送去,他说从来冒吃过,真的美味哦。我听了心里好难受。他的经济状况不是很好,所以有时也给予一些帮助,小到装电话大到给他儿子解决工作问题让他无后顾之忧。儿子也争气工作干得不错,在我们的帮助下买了房,娶妻生子。让他们回长沙有了落脚之处。一晃五年过去,惟愿二哥好好陪伴父母,一切安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7-10-24 17:24 , Processed in 0.202011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