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78|回复: 4

七言 再读季琨兄回忆文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2 11:42: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七言  再读季琨兄《忆当年(长郡中学)路口分校的生活》
(五十一年前七八月间我大病救治脱险, 幸有亲友尽力,康复医疗痊愈,至今即将古稀,纪念以诗不尽其意。 )

命蹇时乖奈若何,当年路口染沉疴。
穷途险恶临阴府,末路凄清向鬼河。
困顿能逢机遇好,安康所幸友亲多。
浮生转瞬七旬近,岁月峥嵘肺腑歌。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7-10-22 12: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言朋诗侣本是学友同窗
    共峥嵘岁月积情深谊长
      年华随春秋飘散
      风采偕光阴流淌
      看不断世间胜景人生苦短
      阅不尽天下纷扰仓猝时光
      星移斗转不知不觉
      弹指间已是两鬓添霜
      抚今追昔心潮如涌
      洋洋洒洒浩浩荡荡
      忆少时留下多少彷徨苦涩
      怀中岁经历多少雨雪风霜
      待人生已然桑榆夕照
      蓦然回首一路上
      留下多少可歌可泣的篇章
      将感概写进诗里
      把憧憬融入句中
      殷红的夕阳下
      我们吟唱真纯友情——
      地老天荒!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7 10:46: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近来忙于杂事,上湖知网少了。沛霖同学写了七言,至今才回复致歉。先还是老文章翻出来:

忆当年(长郡中学)路口分校的生活
    1965年秋天,我跨进了长沙市二中(现长郡中学)高中部。当时“阶级斗争”、“反修防修”已成为中国社会的政治主旋律。为了响应“教育要革命”的号召,城市的中学要办到农村去,长沙市各中学纷纷在乡下办起了农村分校,长沙市二中也到离长沙百里之外的农村新办了一所路口分校;为了“要缩小城乡差别”,要让贫下中农子女享受到良好教育资源,长沙市的各学校高中部都招收了一批农村学生到城里来上学,我们二中65级高中各班都特地招收了一批来自农村的同学,我们104班也来了18名农村同学。
1966年春季开学后,我们高一年级6个班便安排到路口分校去教学。我们在路口分校生活了一个学期。那时从长沙去路口分校学习或回长沙休假,所有的同学都是徒步行走百余里,一路行军一路欢歌。那时条件虽艰苦,同学们都把这些当作磨炼自己意志的机会。在路口分校我们除了上课学习,还要参加建校劳动,干一些农活;清晨在乡间土路跑步锻炼,夜晚在教室里煤油灯下晚自习;在学校附近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同学们常在这里游泳嬉水,这里曾上演过“英雄救美”的故事(男同学勇救溺水女生);路口分校附近上杉市、麻林桥……留下了许许多多有趣的往事至今仍让我们津津乐道。
   但是路口分校也是一些同学们的伤感之地,有的同学甚至发誓不再踏上这块伤心之地。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发表,和整个中国一样,一夜之间,路口分校的宁静生活被打破了……在这里一些老师和同学被批斗,受到无情伤害,至今造成的心灵伤痕真不忍心再揭开……隨着一声号令,全体分校师生返回学校闹革命,这里成为了一些同学求学的最后课堂。许多同学从此再未踏足二中路口分校。
    但我们高104班同学却比其他班同学在路口分校多了一个多月的守校经历。师生们都回二中总校“闹革命”去了,刚建立的路口分校一下变成了一所空校,校园里农作物的管理、学校资产的保护都成了问题。到了七、八月份,不知是学校的指示还是来自我们班自告奋勇的申请, 104班大部分同学又到了路口分校去担负守校任务。
    没有老师带领我们班在路口分校守校,而是由班上出身好的同学组成的“**队”负责组织。当年这种自告奋勇去保护分校的财产的热血行动得到赞同,因为大家还幻想着“运动”会马上结束,我们还将会要在这里继续上课、学习。
    长沙城和学校“闹革命”、破“四旧” ,“运动”搞得轰轰烈烈,形成鲜明对比,路口分校远离长沙市区,仿佛成了世外桃源。但我们白天大部分时间是劳动,来自农村的同学熟悉农活,同学们在他们带领下,对校园里农作物进行浇水、施肥及干些其它农活。到了晚上,同学们还要轮班拿着梭梭、木棍在校园内进行巡逻,守护校园财物。同学离校前种下的蔬菜、南瓜已收获了,我们在食堂就歺时,食堂师傅对我们说:你们可以放开肚子尽量吃。傍晚,有的同学结伴到小河或池塘游泳,也别有乐趣。当然班上政治空气是浓厚的,每天同学们要开展政治学习和讨论。但受当时“血统论”的影响,班上同学间关系有些紧张,气氛显得很沉闷,尤其出身不好的同学思想十分压抑,也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班上领导通过广播、报纸信息了解到当时全国“运动”形势,便决定同学们也要走出分校去宣传毛泽东思想,到路口镇去破“四旧”、立“四新”。 于是全班三、四十个同学举着红旗和主席像、敲锣打鼓从分校游行来到路口镇,然后分组去向群众宣讲中央文件。当年的路口镇仅有一个供销社、镇医院、粮管站、汽车站,当时又处农忙季节,镇上流动人员不多,听我们宣讲的人更少。大家在路口镇走了一圈,也发现没有什么“四旧”可破。终于有同学在供销社内发现没有张贴毛主席语录,于是找来供销社负责人,他连忙指点墙上“发展经济,保障供给”几个大字说:红卫兵小将,这是毛主席说的,这就是毛主席语录。现在回想当时场景仍不禁哑然失笑。
    某天,路口分校来了几位来自北京 “红卫兵”,他们是来宣传毛泽东思想的, 北京 “红卫兵”虽是中学生,一口京腔,能说会道,显得很有“政治水平”。他们给我们宣讲了当前“大革命形势”,从北京形势讲到全国形势,说毛主席接见红卫兵了,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还呆在这里干什么?北京 “红卫兵”一通宣讲,真让同学们坐不住了。
   不久我们班做出决定,也要返回长沙去闹革命。但却宣布让我和几个“需要加强劳动锻炼”(出身不好)的同学继续担负守校工作。同学们回长沙闹革命去了,路口分校仅留下了我们几个同学更显冷冷清清。
   有一天,Z同学生病了,他没有参加上午劳动,中饭也没来吃。我找到寝室发现Z同学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一摸他浑身滚烫,而且意识也有些模糊,看来他的病情还蛮严重,必须立即送医院才行。分校旁的路口药材站正好有辆货车来送材料,我连忙找到司机,把同学生病的事一说,司机立即同意送我们去医院。我叫上一个同学,背着Z同学上了货车,汽车将我们送到了路口镇医院。
    镇医院医生检查了Z同学病情,发现高烧、人已昏迷不醒,高度怀疑为“乙型脑炎”,说必须立即送长沙传染病医院。我们来到路口汽车站一询问,当天已再无开往长沙的长途客班车。我们急得措手无策,汽车站同志从镇医院得知了Z同学病情后,不知从哪里调来了一辆客车专门送我们去长沙。客车仅载着我们三人直奔长沙,并直接驶入了长沙传染病医院。
    传染病医院立即组织医生对Z同学抢救,并进行了腰椎穿刺等一系列检查。医生对我说Z同学病情危重,要立即通知学校和家长来医院,我忙给二中办公室打电话。没多久,文志道副校长和Z同学家长陆续赶到了医院,这时已是傍晚了。一双赤脚的我才离开医院,回到了长沙的家。我就是以这种方式离开了路口分校,结束了我的路口分校生活。
     Z同学在医院抢救治疗十多天后终于康复出院。事后,他感谢我将重病的他送回了长沙。我说:送你回长沙我才得以离开了路口分校。应该感谢的是那些一路关照、接力抢救病人的许多人。当时从卡车司机、客车司机、汽车站工作人员到镇医院、市医院的医生大家一路接力,全力相助,Z同学才及时得到救治。当时没有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环节谈到“钱”字,因为谈钱必会卡壳,我一个中学生,穿着短裤、背心,身无分文,寸步难行。我感概:当时的社会风气真好!
路口分校的生活在我们一生中虽短暂,但却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因为,不论是甜蜜还是酸苦,都是我们青春的一段经历;不论是美梦还是噩梦,一切都已经过去。往事并不如烟,我们在路口分校留痕,路口分校也在我们心中留痕。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7 11: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沛霖、余鸟的好诗词,我不会写诗作词相对,还是用他们好文谈点体会:

浮生转瞬七旬近,

岁月峥嵘雨雪多。

抚今追昔同窗谊,

地老天荒肺腑歌。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9 23:4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沛霖兄的诗和季昆兄的文章都使我感动。在任何一个时代,哪怕它极端混乱、动乱,都有善和恶 ,但善总是主流的,而且善总归会战胜恶的。季昆兄菩萨心肠,行善积德令人敬佩。也许他可能会说,这是我应该做的,但这正好说明他天性善良。这特别值得我学习。沛霖兄不忘感恩,同样使我感动。确实,一个人活在世上,不可能不遇到困难甚至危险,不可能不需要别人的帮助、救助。我们应该记住每一个帮助过我们的人,并把别人给我们的爱转送到更多的人身上、心里。货车司机,汽车站的工作人员,客车司机更是不能忘记。他们和我们素不相识,却及时伸出了援助的手,挽救了一个年轻的生命,我们应该永远感谢他们。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9-10-23 05:00 , Processed in 0.18179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