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763|回复: 56

【回望50年】回家过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2 00:5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望50年 回 家 过 年
-
   我国每年声势浩大的“春运”,追根溯源。是从全国各地大批下放到农村的“知识青年”开始的。
                                                                                                                                                                         —— 题记
      一晃,就要50年了。49年前从乡下回家过年的经过,至今还铭刻在心。
     
      1969年元月9日,我们随学校(长沙市14中)到华容县三崶公社复兴大队插队落户。再过40天左右是“春节”。为减轻城市治安压力,省知青办下文要求:下放知青就地“与贫下中农一道过革命化的春节。”大队干部认真执行公社指示,下放知青都听到了传达到基层的这通知。离开父母,离开家庭,初次来到自己完全陌生的冰天雪地湖区乡下,大家根本不习惯,“每逢佳节倍思亲”,春节要阖家团圆的民族传统习俗,早已深深植根于我们心中。“家里人正在干什么呢?”这问题时不时会从脑中蹦出来。有机会遇到插队落户在三崶公社相邻大队的学友,不约而同说的事,都是要回家过年。
   
    生产队各户分糯谷后,社员热心邀我们一起做糍粑。(华容当地糍粑味道好,磨盘一般大,少说都是20多斤糯米一个。)每个知青都在社员帮助下做了两三个,准备带些回家。乡里“年味”越来越浓。不管走到哪里,都能看到当地人三五成群在忙着干塘捞鱼、杀年猪、打(做)糍粑……   我们这些下放知青的心,愈加躁动不安了。
      
       一天晚饭后,落户在6生产队的杨家姐弟摸黑走来,通知落户在4生产队队屋厢房的我们4个:他们已经与“五.七”大队的5名男知青约好,腊月二十五大家结伴回长沙。唉!天公不作美,腊月二十三少见的“大冰冻”开始了:每天只要打开屋门,刺骨的寒风迎面扑来,令人直打冷颤。屋檐边的茅草挂满了亮晃晃尺来长一根的冰凌;屋内细竹竿上挂着用过的毛巾,只需一个时辰就冻成了硬壳;盛在水缸里的水,面上也结了一层薄冰。湖区缺烧柴。生产队照顾我们知青做饭烧的稻草,只剩下了两把。人生地不熟,我们也不好意思每天到社员家去烤火。好在我们生产队是4名同班女生,简单地吃过饭后,大家就偎在被窝里天南地北乱侃。屋里再冷,想起要回长沙了,心里热乎!
      
     腊月二十四过“小年”,吃过下午饭(不外出,吃两餐),我们4个坐在床上裹紧被子,兴奋地聊起了过年家中做的菜。家中三姐妹的吴同学抢先说:“过年父母总领着我们仨一起动手做‘杂烩’。买回3斤猪肉,自己剁肉,炸肉丸子;摊蛋皮,包蛋卷;炸肉皮,做发肉;还放黑木耳、干笋片。全家5个人热热闹闹好高兴呢!妈妈做出来清清爽爽一大盆,撒上碾碎的胡椒粉香喷喷的,我们姐妹最爱吃了!”家中两姐弟的余同学马上接着说:“我弟弟才14岁,身高1米72,特爱吃肉!家中过年自己做‘虎皮肘子’。爸爸总挑4斤重的买回来加工。他做的虎皮肘子色浓味也浓,我家4人两餐才能吃完,真是过瘾!”秀气的王同学眼睛看着窗外,十分怀念地说道:“别的都不重要,我最喜欢吃妈妈做的‘糖醋排骨’!”我告诉她们:“我家过年,爸爸爱用碾碎的糯米加上茴香拌猪肉,蒸一大搪瓷盆‘粉蒸肉’。妈妈爱用大砂锅炖3斤黄牛肉,再放进水芋头。这两道主菜我们4个小孩最欢迎!吃饱了就跑去大门外放鞭炮。将5毛钱买回的一排小鞭炮拆成单个,一个个点燃后往街上扔,玩得好高兴!”  不清楚何时天全黑了,我们懒得点灯,继续着黑夜中的回忆:由吃的聊到过大年前的清洁大扫除,再聊到随父母外出买年货…… 直说到冷得受不了往被窝里钻,才停住各自睡去。
      
    腊月二十五傍晚,约好的几名知青连背带提,带着行李,陆续聚到了我们4生产队。哎!要走了,灶台边一片菜叶都找不到,只有做糍粑剩下的糯米。于是,煮了一大锅放了油盐,香喷喷的柴火糯米饭,大家也吃得蛮舒服。哪料到饭刚吃完,精明的大队党支书就一脚跨进了门。他两眼朝四周一扫心里有了底,嘴里热情地说:“嚯!来了这么多客啊?复兴大队知青过来开个短会,会开完再陪客!快来!快来!”我们6人只好跟着他走进正屋(会议室)。大队支书往会议桌边一站就开讲:“请大家来开个短会,主要内容是再次落实插队落户的知青留队过春节问题。到会的都是我们复兴的党、团、骨干力量,还有长沙来的知青,大家一起就具体问题出个主意。”我观察到:会议室两盏马灯下坐了二三十人,只见满屋烟雾升腾,一些人手中的烟头一眀一灭在晃动,却悄无声息。大队支书见状,便点名要我做知青代表发言表态。顿时,我感到十分为难!不好如何开口。坐在我身后的同伴不知谁,轻轻踢了我鞋子一下,我马上明白:不表态会僵持下去,今晚走不成了。急中生智,干脆用半生不熟的华容普通话,很认真地站起来面对大家说:“感谢贫下中农对我们下放知青生活上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们一定向贫下中农学习!从长沙回来后,一定拜贫下中农为师,好好劳动。”我至今仍不明白:那位大队支书是没听清楚我那南腔北调的几句怪话?还是有意装糊涂?他对我的表态很满意。“你们来了客人,先走一步。我们再讨论几件事。”竟然就这样,大队支书把知青们放出了会场。跨出门槛,我那颗刚才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我们6男3女决心步行90里路到“洪山头”(因极难搭到去“洪山头”的班车),再搭船往岳阳。怕惊动住在队屋周围的社员,挨到半夜12:00后,9名知青才轻手轻脚提着行李锁门出发。七弯八拐走了三里多远,踏上公路后大家才松了口气。稍作停顿,大家你看我,我瞧你,都忍不住小声笑了起来:9人每个少说肩上都背了20多斤,有人手中还多少提了一袋东西。那身装扮行头,活像群战乱期间“逃难”的人!最爱搞笑的易同学走来照顾女生,想帮我减轻点负担。我就把那年头珍贵的一只灌了开水的玻璃胆保温瓶交给了他。我走路速度快,平日爱独自行走,这下双手空了,我便双肩背着打成背包状的20多斤糍粑,走在了前面。
      
     突然听到后面“呯!”的一声,紧接着几声吆喝。肯定是哪个没走稳摔跤了。我转身就问:“哪个?出什么事啦?”爱热闹的杨姐赶到了我跟前,笑着告诉我刚才发生的事:路过一小土坡,土坡迎风面结了冰。易同学嘴里不停地逗乐,脚底没留神跐了仰天一跤!那机灵鬼将我的保温瓶紧紧抱在怀里,平安无事。9个人又拢到了一起,说说笑笑往前走。李同学背上背着糍粑,左手提一只拔光了毛冻僵了的鸡,右手提一铁桶放在老糠中的鸡蛋,嘴里在放肆取笑刚摔过跤的易同学。哪料到自己脚下没踩稳,整个人像个大柴捆倒地“嘭”一声,仰面躺在了地上。左手那只冻得硬邦邦的裸鸡,马上溜出了好远!呵!菩萨保佑!他右手提的那桶鸡蛋,可能因为铁桶底盘稳,有老糠防震,还安然无恙!看到他那副狼狈的滑稽像,这一下全体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一阵,大家继续前行。可越往前走越费力,好几个人都动起了“拦车”的念头。
      
     天没亮,公路上货车极少。有人出主意:男扮女装试试看。易同学立即响应:要过我头上那顶有护耳的蓝色毛线帽戴在头上,边走边扭演习装女知青。他那夸张的动作虽驱散了我们一些疲劳,但大家步行速度明显减慢了。我很清楚自己的体力不如男知青,所以尽量不说话保存体力,咬紧牙关努力前行。扭头一看,自己大约领先了50多米,心里真高兴!感觉好像没那么冷了,我摘下口罩,任它挂在脖子上,但不到十分钟,就听见冻硬的口罩碰到棉外套前胸上的扣子发出的轻微声音。两眼随意往公路两边看去,远处的屋舍、树木以及近旁的田野,全都白皑皑一片覆盖着一层冰霜。抬头望天,夜空中星星不停闪烁,月亮朦胧而遥远。我边走边想:肯定值夜班的月亮也畏惧湖区半夜的严寒,抛下这批冻得瑟瑟发抖的星星,缩到了遥远的天际,还扯住一片云紧紧裹住了自己。此刻全身不由得感到既冷又乏,心中明白必须给自己加油!于是,我开始反复默念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毛爹爹的这17个字,当时真的让我产生了一股动力。我害怕掉队,要求自己坚持领先大家这段距离。杨姐从后面追上来了。两人默默往前走。渐渐的,我感觉公路两边那些一片霜白的屋舍、树木、田地与天空那轮清冷的圆月,似乎也有了丝暖意。
     
     天气极冷,公路上过往车辆稀少,速度飞快。天亮之前,男知青们努力过几次仍无法拦到货车。走过“东山公社”地界,天已朦朦亮。我感觉筋疲力尽,实在走不动了!一辆满是尘土的篷布货车由身后驶来,此刻奇迹般听到车上大喊“停车!停车!”我俩寻声看到:走在后面的同伴都站在车上,几双手忙将我俩拉上车去。站稳后听他们说:刚才易同学带头,李、王、刘四位男知青一齐站在公路上,总算拦到了这辆载人的货车(每票0.8元)。在冰天雪地里,整晚我们已走了70多里路,现在终于结束了艰难跋涉!
      
    车行至长江边水运码头“洪山头”停住。下车后,我们被挤船票的阵势惊呆了(那时由华容去岳阳,必须坐轮船过洞庭湖):轮渡“售票处”外一百平方米范围内,人头攒动一片嘈杂,挤得水泄不通。多亏几位男知青分头行事:李同学领3名女知青看守行李。身高1米8的刘同学发挥自身优势,将易同学顶到自己肩上,机灵的易同学居然在密集的人头上爬到售票窗口,购到了9张船票!(每票0.8元)看到船票,我们大家欢呼雀跃,直夸刘、易二位“真能干!”各自拿好行李准备登船。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高声叫骂,很快双方动手打起来,只见几名男青年一直扭打到了长江边上。听在我们后面排队上船的人说:为争购船票,湖北知青与参加“荆江分洪”的民工打架。我们太疲惫了!根本无心多去关注此事,拿着自己的行李上了船。
      
      我们坐的是“货轮”。凛冽的湖风吹得船上挡雨用的油布蓬“嘭嘭”作响,不停抖动。我们几个背靠铁栏杆各自缩成了团。湖面西北风尖刀般肆虐地刮在脸上,十几个小时没进食,又负重行走了一整夜,已饥寒交迫,再没人还有说笑的力气。有人还闭上眼开始打瞌睡。船靠“岳阳码头”,归心似箭的我们,一刻不停又赶往“岳阳火车站”。还算走运,买到了“棚代车”票(每票1.20元)。我们手脚并用,爬上那装货的“闷罐子”车厢,大家靠着厢壁坐在地上,一个个累得不想再移半步。这“临客”哐啷哐啷见站就停,4小时后总算开进了“长沙火车站”。
  
    灰头土脸的我疲惫不堪地走进了家门。接下来像得了场大病,在床上昏昏沉沉睡了两天,我才缓过神来……

     ——————————————————————————————

   注:什么是“荆江分洪”工程?
    1968年底,国家从湘、鄂两省调集数万民工,在长江荆江段开出一条长约4公里的河道,将长江裁弯截直。
既缓解长江荆江段汛期洪患,又将长江航道缩短40多公里。这就是上世纪60年代末著名的“荆江分洪”工程。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3-12 05:4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都是归心似箭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2 13:48:38 | 显示全部楼层
路途遥远我不怕
千难万险踩脚下
亲人团聚情无价
回忆往事把泪洒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2 15: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年回家,归心似箭,这是每个知青的期盼,尤其是你们远离父母,交通不发达,回家更是不容易。我们当年离家只有60多华里,回家不舍得买票,走路回家。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2 22: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3-12 05:41
那时都是归心似箭啊!


     报告总统:那次6男3女结伴回长沙的知青,年龄最大的杨姐是高67届学生。男知青李同学是
     初68届学生。 其余7人,都是初66届学生。离别长沙的父母与温暖的家庭,来到天寒地冻
     完全陌生湖区农村,确实不习惯! 临近春节,周边社员热火朝天都在杀猪干塘,结伴打
     糍粑,我们这些刚农村几十天的长沙知青怎能不想家?

             谢谢总统友情跟帖!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2 22: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谈天 发表于 2018-3-12 22:10
报告总统:那次6男3女结伴回长沙的知青,年龄最大的杨姐是高67届学生。男知青李同学是
     初68 ...

  我小舅子也下在华容,可惜不上湖知网。又:那时十四中校长是周昭怡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2 22:2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3-12 13:48
路途遥远我不怕
千难万险踩脚下
亲人团聚情无价
      谢谢大方兄弟的友情跟帖!
     你是上海知青,刚下农村时想回家的感受 估计与我们差不多。这是人之常情,挡不住的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2 22: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2 22:32:3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士安兄友情跟帖!
       请问:你发了张什么图片呢?没有显示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2 22: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谈天 发表于 2018-3-12 22:32
谢谢士安兄友情跟帖!
       请问:你发了张什么图片呢?没有显示哦。

下乡回家过年的慰问品?难道你们那时回家过年,不带点战利品吗?这就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2 22: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3-12 22:35
下乡回家过年的慰问品?难道你们那时回家过年,不带点战利品吗?这就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哈!磨盘大的糍粑,请社员帮忙切开,自己包好捆扎实,背回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2 23: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3-12 22:20
我小舅子也下在华容,可惜不上湖知网。又:那时十四中校长是周昭怡吧!

         那时校长是周昭怡。
         她是著名女书法家。且不说那手刚劲大方的毛笔字,她上课时随手写的粉笔字,都特好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3 00: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3-12 15:51
过年回家,归心似箭,这是每个知青的期盼,尤其是你们远离父母,交通不发达,回家更是不容易。我们当年 ...
“过年回家,归心似箭”,真是这么回事!
  那年月,车船都不方便。何况临近“过年”,要回家的人挤到了一起,更是难上加难。现在回想起那时,
  感到不可思议。那种“要知青留在农村,与贫下中农过革命化春节”的红头文件,太不近情理了!
         谢谢人静君友情跟帖!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3 08:34:25 | 显示全部楼层
   艰辛的回家过年路娓娓道来,这就是知青亲身经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3 10:57:08 | 显示全部楼层
谈天 发表于 2018-3-12 22:32
谢谢士安兄友情跟帖!
       请问:你发了张什么图片呢?没有显示哦。

我也打不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3 17: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谈天 发表于 2018-3-13 00:45
“过年回家,归心似箭”,真是这么回事!
  那年月,车船都不方便。何况临近“过年”,要回家的人挤到了一 ...

六九年回家过年也是下乡后三个月后的日子,我们所在队下乡八男四女十二个同学都下放同一个队,时间飞逝快有五十年了,有些趣事一直忘不了。刚下到农村一切都十分新鲜、农民也对知青十分善意。那个年代下蛋的鸡婆大约一块多钱一斤、大青草鱼三角八一斤、鸡蛋五分一个。为筹备回家过年大伙都忙开了。记得有个同学为了显罢湖区渔米之乡的虚荣、特花高价五毛钱一斤到渔场买了两条大青鱼,两条鱼重三十斤重。经历一天一夜的老爷船航程半夜十二点、终算到了长沙,船停靠小西门船码头、候船室出口处挤满了接船的亲人,那一刻忘却了沿途疲痨和辛苦,那种久别回家时的感觉真好!湘江风光带扩建、港务局客运码头处故址退出了历史。当年青春少年少女都进入暮年花甲,回想人生风雨半个世纪中、都有各自不同的履历。湘江水仍日夜奔流、仿佛在诉说逝去的故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3 18: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18-3-13 08:34
艰辛的回家过年路娓娓道来,这就是知青亲身经历!

回晏生兄:  十七八岁冇离开过爹娘的长沙伢妹子,要过年哒,天天看到社员们家家忙着过年的准备,
   冰天雪地里我们知青菜冇得一兜,灶里烧的柴草剩下的烧不了两天,禾实不想方设法要回长沙啰!
   当年我们知青的“春运”, 根本冇得政府支持,比后来农民工的春运条件差好多哦!

              谢谢晏生兄友情跟帖!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3 21:56:15 | 显示全部楼层
谈天友:下到湖区的知青比我们下到山区的知青生活还要坚苦,没有柴烧,天寒地冻,尤其你们地处湘北,菜蔬没有,自然即将过年时,归心似箭。
     过年,每当佳节倍思亲,下到山区的我们,路途太远,在大山沟里,单程票就要15元钱,路上要宿住一夜,如果家中不寄钱来,我们是没有能力打票回家过年的。除夕的夜深人静时,女生年纪小的躲着流泪,想家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3 22: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了空道人 发表于 2018-3-13 17:05
六九年回家过年也是下乡后三个月后的日子,我们所在队下乡八男四女十二个同学都下放同一个队,时间飞逝快 ...

了空兄 :  以前我看过沅江版主士安兄回忆他们下乡第一次回长沙的情景:当地各级领导客客气气
      开绿灯, 知青们都高高兴兴带了不少年货回长沙。现在看你的帖,估计你也是下沅江的知青吧?
      看来,当时对待“红头文件”的态度,各地领导们并不是同样的执行方式哦。 你们所在地领导
      对下放知青友善多了!所以, 给你留下了愉快的回忆。
                                                        
               谢谢你的友情跟帖!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3 22:59:42 | 显示全部楼层
乐观之人 发表于 2018-3-13 21:56
谈天友:下到湖区的知青比我们下到山区的知青生活还要坚苦,没有柴烧,天寒地冻,尤其你们地处湘北,菜蔬没 ...

  吃苦最多 下乡最早的是你们江永知青。天隔地远,家长不寄钱,你们确实回不了家。
我们下放地比你们还是近多了。所以才会在坐不到汽车的情况下,结伴咬牙下决心 走到长江边去坐船过洞庭湖。

      谢谢乐观姐友情跟帖!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5-23 07:21 , Processed in 0.327405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