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542|回复: 55

【回望50年】江永路边的那座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4 19: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江永路边的那座坟

    从农场往江永县城走了约七、八里路的地方,在离公路一里路远一个长着松树的土坡上,那里有一座坟。我每每从那里经过,都要朝那土坡看一看,因为那里埋着铜山岭农场第一位离世的长沙知青。
    离土坡不远的地方,有个村子叫何家宅。这里山清水秀,常年流淌的渠水从何家宅边流来,经村前的公路桥下流过,奔向远方。水渠有三、四丈宽,平常水清澈见底,生长着密密的水草,不时有小鱼儿游过,偶尔有只脚鱼浮出水面呼口气,又飞快地沉入水草之中。公路桥边长着一棵大树,树干一丈高的地方有个洞,从洞内长出了一株另一个品种的小树,我们统称它们为子母树。每当我们步行从县城回来,都要坐在大树下歇口气,感到舒服极了。
    1966年5月1日前几天一直下着大雨,山洪顺着何家宅的水渠滚滚而来,水几乎涨到了堤边。就在5月1日那天清早,一位年轻人冒着倾盆大雨站在何家宅前的公路桥边上。有村民看见他朝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作了作揖,再抬头望了望天空,然后纵身向水渠一跳,瞬间被汹涌的黄浪呑没,一条年轻鲜活的生命就戛然而止。
    投水的人叫李廉浦,小名叫老鬼,男性。1964年由长沙市第十一中学高中毕业后下放在江永县铜山岭农场水尾地生产队当知青。在他身上有着一个与别人不同的特点,那就是毫不掩饰自己对异性的喜爱。开始人们还不在意,随着时间的推移,荷尔蒙在他身上的增多和涌动,使他越来越不能左右自己。有人跟他开玩笑说:今天晚上有个姑娘在哪里哪里会他。他马上面带喜色,信以为真。吃过晚饭就如期而至,在那个地方苦苦等待着虚无飘渺的姑娘。平常在路上遇到别的生产队的女知青,人家一句随便客套话:“去我们那里玩。”他会理解为女知青对他有意思,决意不能放过难得的艳遇。以后就时常到那个女知青那里蠢坐之坐,让人家十分尴尬。
    好在他只是文来,从来没有什么其他出格的举动。                                    这种强烈的不能自控的单相思状况,让他的名声在农场广为流传,老职工称之为花痴,知青知道他的行为是一种病态。人们不再跟他开玩笑捉弄他。女知青更是敬而远之,免得惹火烧身。他自身强烈的单相思和对女人的渴望,与现实中人们的疏远和屡次的‘失恋’,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使他深陷于折磨和痛苦之中。在那以阶级斗争为纲和革命加拼命的年代,谁也顾及不上他的感受,更谈不上有什么心理医生来开导。迷失在痛苦的泥沼中不能自拔的他,选择了在那清晨的凄风苦雨中绝望的纵身一跳……
    李廉浦投水自尽后的二天内,农场派人去水渠寻找,由于天未放晴,水没怎么退,只好无结果而归。六天后,有何家宅的村民来农场告之,尸体浮上来了。农场钉了口棺材,叫上几个人去处理后事。去的人将尸体捞起来后发现,死者的眼睛都被鱼咬烂了。尸体由于在水中浸泡得太久的缘故,已经肿胀得不能完全装进棺材。知青凌继衡见状摇了摇头,走到棺材边对李廉浦说:“老鬼,对不起了!”抬起脚将尸体踩进了棺材。随后经办人就将他葬在离何家宅不远的那个土坡上。
    江永路边的那座坟,埋在那里快五十年了,可能早已没有了坟堆,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也被人逐渐淡忘了。尽管我与他不在一个队,在他生前也没打过交道,至今我还是记得那座坟。
    最后祝愿在阳世间缺乏爱情、友情和关爱的他,在天国一切都好吧!

马中珍
2013年10月31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3-14 20:54:26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完此文,心里五味杂陈,第一次感到无言以对。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4 21: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既能绝世时跪天拜地辞别人伦,言疯,似乎站不住脚,如此说来,千多年前屈大夫投江岂不也是成了不正常?文章重点欠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4 21: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绰号不该叫“老鬼”,很不吉利,单相思这个病实际是精神疾病,很可怜,早早葬送自己。
    江永路边的那座坟,埋在那里快五十年了,可能早已没有了坟堆,成了孤坟野鬼。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4 21:41:5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鬼"不能自控的异性恋,是否有特殊因素所致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4 21:4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渠有三、四丈宽,平常水清澈见底,生长着密密的水草,
  不但有水草,还有尖利的岩石在水中,如果不是暴雨涨水、且水流急速,那水渠还难淹死人呢。
  过后我听说他头上被石头撞了一个大口子,流出来的脑髓都被鱼吃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4 21:4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4 22: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永路边的那座坟,埋在那里快五十年了,可能早已没有了坟堆,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也被人逐渐淡忘了。尽管我与他不在一个队,在他生前也没打过交道,至今我还是记得那座坟。
看了之后,心里难受极了。一条命啊,这就是那个年代的悲催命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4 22:0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放牛娃汪麻子 发表于 2018-3-14 21:09
能够深入细究,便是一篇好说明文

  有些事也只是“听说”,不能细究。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4 23: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3-14 21:41
"老鬼"不能自控的异性恋,是否有特殊因素所致呢?

    我与李廉甫是一个学校,同一列车到江永,又分在同一个队。他其实做事很认真,当时队上分配他种菜,他要家中给他从长沙寄各种菜种子,并且将菜土整理得很整齐。后来菜也种得品种多样,我们还吃不完,零陵地区组织各地的知青来参观。
    平时他的穿着比较老气,讲话不太平和,年龄也稍大点,有的跳皮男生给他取个小名“老鬼”没有讲心里话的人。我们刚在队上干两、三个月时,有个女生对她有说有笑(其实她对其他人都是这样),他说他想跟她好,吓得那女生说,我还没满16岁,他真的等到她18岁时,又提出来,那时大家都有些怕他。而最后他要去跳江自尽是他父亲被拖出来批斗,他受不了精神上的各种压力,他的精神崩溃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5 06: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人应该属于精神病的一种!可悲啊,人就怕得错病,葬送了自己,害了父母亲一世人过不得想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6 12: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3-14 20:54
读完此文,心里五味杂陈,第一次感到无言以对。

    作为我们农场特殊的知青,他的离世真是让人五味杂陈,那是我们共同的感受。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7 12: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放牛娃汪麻子 发表于 2018-3-14 21:09
既能绝世时跪天拜地辞别人伦,言疯,似乎站不住脚,如此说来,千多年前屈大夫投江岂不也是成了不正常?文章 ...

    谢谢汪兄热心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7 13:3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树林 发表于 2018-3-17 12:20
谢谢汪兄热心点评!

     愚兄言辞直率,请别在意见怪;其实你我都一致,怜悯之心多点“人之初”,是你我兄弟共同的看法;不要“墙倒众人推”,凭无知戏弄取悦,加速其步向绝望,这是做人起码道德。天地鉴证,是“推”还是“拉”,取决于人性认识。灵甫兄没有疯,二十多岁的男子发育正常,其思念异性配偶,完全是大自然付与物类的正常现象。嘲弄者才是年幼无知,或者发育不全,或者是道貌岸然虚伪理教毒害。那情那景之下,万念俱灰黑洞洞之下,其光明是什么?屈辱忍耐与舍命解脱是二种思维选择,傍观者参谋,是拉他一把与推他一把?便是二种自然不同的认识与辩解!我没在其队,非常遗憾;但我深信万念俱灰的人,临下决心去死能跪拜养育之恩后投涧自尽的人不是疯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7 14:03:34 | 显示全部楼层
乐观之人 发表于 2018-3-14 23:23
我与李廉甫是一个学校,同一列车到江永,又分在同一个队。他其实做事很认真,

    而最后他要去跳江自尽是他父亲被拖出来批斗,他受不了精神上的各种压力,他的精神崩溃了。

         
      江永路边那座孤坟,诉说着一个知青的悲惨命运。
  回望五十年,让我们记住这些早逝知友的名字:
李廉甫、汪必信、王美德、余明辉、王百明、陈天柱.....
愿他们的灵魂安息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7 16:3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放牛娃汪麻子 发表于 2018-3-14 21:09
既能绝世时跪天拜地辞别人伦,言疯,似乎站不住脚,如此说来,千多年前屈大夫投江岂不也是成了不正常?文章 ...

    我觉得枫树林写得有情有理,这回事与屈大人投江是两码事,要实事求是。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7 16:41: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也有人去纪奠他的亡灵 ?可怜的人生不逢时!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7 17:2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麓山远眺姐: 李廉甫去世时大约是大逃亡以后的事,队上没知青了,我分队后才知道这消息。如果还是原来水尾地那些知青,肯定要开追悼会。他的后事是场领导派职工办的。枫树林记错了时间吧,问问水尾地(向队长他清楚)。虽然李廉甫已去世五十年了,但当时的容貌还是定格在每个知青脑海里。愿他在天之灵安息!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7 20:31:26 | 显示全部楼层
乐观之人 发表于 2018-3-17 16:33
我觉得枫树林写得有情有理,这回事与屈大人投江是两码事,要实事求是。

引用楼主文章结尾段:
  最后祝愿在阳世间缺乏爱情、友情和关爱的他,在天国一切都好吧!


比喻句与“实是求是”不相争罢?

    可怜的牺牲者,天堂安息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7 20:5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放牛娃汪麻子 发表于 2018-3-17 20:31
引用楼主文章结巴段:
  最后祝愿在阳世间缺乏爱情、友情和关爱的他,在天国一切都好吧!

      汪弟兄你讲得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0-15 18:52 , Processed in 0.240658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