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183|回复: 54

【回望50年】出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7 21:3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12年前写下的《难忘华塘青春梦》专题片解说词中涉及的一个小故事



《出嫁》



  1968年阴历腊月26日,是李莉出嫁的日子,这是她人生最为伤感的一天。
  李莉在那天嫁给了一个只认识十几天的农民,完成了由知青变为一个农妇的全过程。
  李莉没有想到,她出嫁的这天父母同时被遣送下乡改造。这种打击,让她悲痛欲绝。
  李莉说,当时为患尿毒症的哥哥治病,家里已经一贫如洗,父亲因是国民党政权留用人 员,被打成历史反革命、开除公职,而她自己在农场解散后,户口挂靠在长沙县黄花公社,又不能出工挣口粮养活自己,一家四口人生活陷入了困境之中。她才决定嫁给近郊农民,学点油漆手艺养家。
  李莉在长沙与家人渡过了离别之前最后一夜。
  李莉出嫁自己的目的是救家人、救自己,但她的目的并没有达到。
  父母走了,她想起要和一个陌生的农民生活一辈子,她想起自己难料的前途,悲从中来。
  结婚的晚上,李莉还没有从与父母的离别悲哀中解脱出来,又面临野蛮的“闹洞房”,她精神近乎崩溃。
  还没有从家人分离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又要承受种种屈辱,李莉只能苦苦哀求,显得那么的无助。
  李莉出嫁了,她的期盼从此结束。
  李莉出嫁了,她的苦难刚刚开始。
李莉单像.JPG

学生时代的李莉

李莉.jpg

下乡前夕的李莉

李莉火车上哭.jpg

2005年李莉在火车上接受采访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3-27 22: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出嫁自己有许多目的和原因,有生活所迫、为了救家人、为了救自己、迫不得已受害后所致,原因很多,但结局不好的很多,这是天意和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7 22: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家庭风雨飘摇,一个弱女子无助,在与被遣送远乡的父母作生离死别般分别的同时,为求生存被迫选择嫁给陌生农夫,父母参加女儿婚礼的权利也被剥夺了……
   昔日的悲剧人生,苦难的经历,没有爱情的婚姻,心头的伤疤怎能愈合。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7 22: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221047e5zkfsa4tyfzpfu0.jpg
  这张图就揭示了当年女知青的无奈!我认识一个
女知青无望中,嫁给一个转业军人,靠其才招工。此男人却是二婚之人,且对她不好。女知青终生遗憾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7 23: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漂亮的姑娘,命运不济的李莉,现在该“出头”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7 23:3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爱情,是生活所迫、为了救家人、为了救自己、迫不得已受害后所致的婚姻。看了就难受。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07: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莉那张身背草帽的照片,很多年前在湖知网春节联欢会上的九天剧场的墙上看到过,当时就认为照得很好,美丽而纯真,谁知背后却是如此凄惨、无奈!
     笨笨牛先生,我另建议:要编好《回望五十年》这本书,还可以扩大收集文章的范围,过去湖南不少知青都出过不少文集,可以从中选择精品,征得作者同意以后纳入其中。我们长郡中学初65届编的那本《存在》中就有一些好文章。祝《回望五十年》被编成全国最有影响的知青文集,留下我们的芳华。1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08: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093538byxsrtssiiwhmaww.jpg


    《回望50年》活动开展以来,涌现了大批再现当年知青经历的好文章。牛哥的这篇文章,以一个小故事,揭示了一个大主题——知青命运大主题下相当一部分女知青的命运,从而使这个故事具有了广泛的代表性和沉重的分量。李耕兄推荐的这个配图也很形象地说明了问题,是这部分女知青的真实写照。
     因各种原因嫁给农民而成为留守知青的故事很多,如闵立宏、李宝英、李小朵、雨晴、李莉、《孽债》,回龙圩女知青…… 这是那个悲情年代的无奈、知青的无奈,也成为知青宿命的一部分。这部分知青有的命运有了好的转折,更多地在贫困、孤独和失落中苦度余生。我不知历史是否不会忘记,但至少我们不应该忘记。

    我很赞成廖三歌的建议,希望《回望50年》能有更多折射命运的故事,哪怕是以前曾经发表过的也行,我相信它会使这个主题更集中,活动更有分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10:5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实录李莉  守望命运

                            作者  枫林过客


                    于宇宙,人是一粒微尘;于社会,人的命运如沧海一粟。
                     信奉贝多芬那句话: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
                                           —题记



         年轻时代美丽的李莉,蹉跎岁月多舛的人生

            (一)

  一九六三年九月的一天。己经是秋天了,恰如羞涩处子的秋风,一声不响地从那无穷远且不可知的地方潜入了这个城市。那是个黄昏,十四中校园内人迹寥寥,己经有些凉意的秋风从法国梧桐枝叶间掠过,几片梧桐叶旋转着在白石子铺就的路上追逐、嘻戏。闻讯赶来的蒋老师伴着我走在这条通往校门的路上。我低头沉默着,眼睛迷蒙而无神。蒋老师只是在轻声而不断地安慰我,要我再坚持复习一年,会有机会考取大学的。脸上呈现的是焦急和同情的神色。见我不作声,更是一再问我“李莉,你没事吧,没事吧?”我知道自己当时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因为他在看我的时候,那神情就象对一个濒危的病人殷殷地嘱咐着什么。蒋老师对我的关心让我心生感激,但我非常清楚自己的大学梦己经彻底破碎了,我曾经上百次地疏理过自己的思想:这次不是没有考好,而是考得非常好,只是冥冥中感觉有只大手在拼命地拽着我,将我向深不可测的深渊拖去,我没有力量抗拒这只大手!
  此刻,我的内心绝望到了顶点,当时连死的心都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11: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蒋老师从大学毕业后曾经来十四中实习,年轻英俊,课讲得生动,颇受同学们的受戴。他虽不是我的班主任,但他对我应该是有些了解的。因为父亲的历史问题,因为哥哥的肾病,因为家里拮据得几近家徒四壁,因此自入中学以来,我发奋学习,从不懈怠,我的所有科目的成绩都在九十五分以上,无论班级、年级的排名都在前三甲以内。同时,在学校里,无论是公益活动还是义务劳动,我总是积极踊跃地参与。而且,从小酷爱文学的我,写下了的很多散文诗歌不时见诸于校刊,得到了同学和老师的交口称赞,他们纷纷称我为“才女”。应该说,面对无数当面或背后的赞誉,我那颗女孩子的虚荣之心得到了满足。我常常在憧憬着我的大学之梦,有好几次到熟悉的老师那里借阅中国名校的资料,我的内心甚至狂妄地认定北大中文系非我莫属!看得出蒋老师很喜欢我,除在平日里不厌其烦地辅导我之外,有时还关心地问起我的家人和家庭。临毕业这个学期,他知道我家经济情况不好,主动向学校反映为我申请了一份助学金。当我将这一意外的惊喜告诉母亲时,母亲流泪了,嘴里喃喃地只念着一句话:“蒋老师,好人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11: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考过后,当我看到许多昔日要好的同学纷纷收到“xx大学录取通知”时的那种欢呼雀跃,随着时间的推移,唯独不见邮递跨入我的家门,我焦虑、怀疑。直至今天学校正式通知“未录取生”开会。我才完全明白了:真的,有一只大手在拽我入地狱!为什么啊,在众人眼里“品学兼优”的我,竟然会被“不予录取”四字所打发。我无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严酷事实,不啻如遭五雷轰顶!
  不是说十七、八岁的少女时代正是有着灿若锦锈的怀想吗,不是说这种年岁如正鸣笛启航驰向大海的航船?此刻,我却全然没有这种感觉,只感觉到寒冷,一种从内心散发出来的彻骨之寒。与蒋老师的那一次分别,竟然是我与学生时代的缘份从此天各一方的那刻。更让我始料不及的是,我从踏入社会的第一步,便正式开始了自己人生的苦难之旅。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11:02: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就在我猝遇人生的第一个波涛之后,我的哥哥病倒了,得的是那种令人谈虎色变的大病:尿毒症。为了挽救他年轻的生命,父母终日奔波在单位与亲友之间筹措费用,总算将哥哥送进了医院。全家六口人,父母、哥哥、二个年幼的妹妹和我,所有的经济来源只能靠父母微薄的工资。这段时期,父母终日疲于奔波在单位—家庭二点一线上。而我,一边在医院照顾哥哥的起居,一边仍在为自己不变的大学梦想作着幼稚而徒劳的努力。生活就在这平淡而苦涩的体味中从眼前慢慢滑过。
  然而转年,家里发生了一件大事:解放前曾在国民党政府担任过一般官员的父亲,终于栽倒在那场急风暴雨般的“四清”运动中。当父亲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不吃不喝,一言不发地躺在床上蒙着被子只是睡觉,母亲终于大哭了起来:“这哦是搞,我崽死定了!”我明白过来后内心感到了一种恐慌:父亲被定为历史反革命,被开除了公职,家里的顶梁柱倒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11: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中的厄运总是结伴而行。就在父亲被单位开除不久,母亲单位也以种种理由停止了垫付哥哥住院的医药费,尚在重病中的哥哥被迫离开医院。家里原本有三间房,其中二间必须交给母亲厂里使用作为“还债”来冲填厂里给哥哥住院垫付的费用(当时欠医药费二千元,这在当时可是个天文数字),全家六口人只能挤在一间二十平米的房间里生活。
  紧接着,如火如荼的“上山下乡”运动来了。显然,我这样的家庭应是理所当然的动员对象。而另外一件事的发生则更是让我家在劫难逃。前面说的那二间房子被居委会某干部看中了,他三番五次到我家,要母亲将那二间房变更给他。鉴于这二间房正抵押给厂里在“还债”,母亲还得依靠厂里那点微薄的工资支撑全家的生活,厂里可是万万不可得罪的,因而别无选择地拒绝了那干部的要求。这“某干部”悻悻回去后立刻便有了“反应”。以后的日子,一些不速之客便纷至沓来上门动员我下乡,他们采用的方法是无休无止地轮番“轰炸”、更兼有软硬兼施。父亲己没有了工作且身体不好,哥哥罹患重症,家里唯有母亲在跑上跑下孤掌难鸣,作为长女的我贸然离开家庭,这事显然让母亲感到很犹疑。一天,母亲拉着我到居委会求求情,恳请居委会看在我家庭情况的特殊,让我缓缓期再下去。当时,这“某干部”正端着一杯茶在看报纸,明明是看到了我们来了却佯装不知,悠哉游哉在嚼瓜子儿。我们呆在旁许久,他才慢腾腾地说:“谁破坏‘上山下乡’,谁就是反革命!”他的第一句话就让我们噎住了话头。母亲语无伦次地说:“她爸爸没工作、哥哥又病了…求求你了!”只听到他声色俱厉地一声断喝:“没什么好讲的,李莉不下乡,父亲解回原籍!他算是拿到了我家的“软肋”,母亲顿时沉默下来。看着母亲睁着的一双无助的眼睛,泪水一下就蒙住了我的双眼。我至今记得他那刀削的瘦脸,恨死了他。
  为了父亲,我不得不走。6511月我下到了郴县华圹农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11:04: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应该说,在经历了那么多充满阴霾的日子后,在华圹最初的日子里我感受到了一种集体生活的温馨。场部的干部和知青伙伴们看我身体虚弱,有意识地照顾我做一些比较轻松的工作,我也利用自己字写得好的特点,额外承担了一些户外标语的书写工作。那时候,阳光开始一点一点地渗入我的内心,我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
     然而,凛冽的文革风刮到了华圹农场。几乎是一夜之间,农舍、大门都刷满了“打倒xxx!”的大字报。农场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平时要好的伙伴之间的聊天、调侃也逐渐消失了。面对此情此景,性格上的懦弱,与生俱来的家庭包负早让我噤若寒蝉,但是,我又不能远离一隅使自己成为孤零零的“靶子”,只能随波逐流于“运动”。我常常忧虑地看着农场里昔日亲密无间的伙伴一下就分成观点绝然相反的二派,看着他们激烈地辩论、甚至粗鲁地呵斥心里只是害怕,唯恐哪天大祸临头。家里来信告诉我,家里为给哥哥看病,己经搞得“家空业尽,只剩下二张空床”,己完全无能力为尿毒症晚期的哥哥看病了,妈妈伤心地写道:“你们兄妹恐怕只有等来生见面了…”本来终日处于动荡中的我,读着这封信,早己是泪流满面,怕被其他人看到,急忙躲到猪舍后大哭了一场。没几天,哥哥去世了。事后我才知道,街道上那位“某干部”终究将我们全家,包括处于昏迷状况中的哥哥赶出了我们的家,让我们住到了一间简陋破烂,阴暗发霉得即便是当时也难得一见的“房子”里。这是一间四面透风,没有电灯,白天也必须点煤油灯的所在,我那可怜的哥哥正是在这里度过了他生命中最后的日子。妈妈的电报:哥己病故,速归。让我从二派纷争的农场迅速脱身,星夜赶回长沙。到家的时候,看着家里凄惨的一幕,看着又多了很多皱纹、神情凄楚的父母,不禁悲从中来,抱着母亲大哭了一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11:0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引出伤心的泪水
      
  那个冬天很寒冷,我们全家五口人如同在冰窟中度过了一年一岁的春节。农场不时传来一些不好的消息,因为身在长沙,庆幸自己没有亲眼目睹平时熟悉的农场知青农民被残酷吊打的情景。在我清澈的眼眸里,人与人之间应该是充满的友善和同情的,虽说文革时打人捆人的情形时有所闻,但真正发生在熟悉的亲友中如此惨烈的事情仍然让我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郴县华圹农场位于湘中一隅,农场职工均为省内各大小城市的下放青年。据说该农场是当时省委第二书记王延春的“点”,我在农场劳动时,曾看见过王震和王延春来农场视察的情景。文革前的农场由国家向每人配有粮食和少量资金,再加上职工们组织耕耘和种植,物质生活上还是过得不错。文革开始后不久,王延春书记被打倒,农场即被株连成“资本主义走资派的黑试验点”而停发粮食资金。一下子,全农场几百职工成了“冒娘崽”,各散四方,各安天命。不久,农场建制取消,农场被彻底解散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11: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我无法用言语来叙述在那段农场解散后等待的日子里,一位二十岁的姑娘,亲眼目睹着家庭的变故,经历着朝不保夕的动荡日子的那种心情。于今,看着有门路的伙伴一个个离我而去,变成只影单形,大路朝天,魂归何处?我感受着一种苦闷和茫然。好几次与母亲商量想找一个“转点”的地方,但一直杳无讯息。
     
  在寂寞的等待中,邮递员给我送来了喜讯,“转点”的事办妥了。原来,母亲为我这事伤透了脑筋,千拜托万拜托一切可以帮忙的亲友,不知碰了多少壁。终于访到了一位靠近长沙农村的亲戚,为我找到了一个可以“重新插队”的所在:长沙县黄花公社龙井大队。但对方却提出一个甚为苛刻的条件:身为女性的我,不能在队上出工,不能“享受”一切可能分到的物质,包括赖以生存的口粮。也就是说,我只能是“影子”落户在龙井大队,至于我这实质性的人其生死则与对方无涉。即便是“影子”落户,其过程也是一波三折的,从遥远的湘中农场迁到靠近城市的“富庶”地方,在当时很多人来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而我却象今天买彩票那样中了“头彩”,这不是我的好运来了吗?我没有研究过中国的户口制度,在那样的年代里有种“户口即是一个人的生命”的说法是流传甚广的。时至今日,人们会认为这是一出荒诞剧,但在当时我收到龙井大队一纸“户口接受证”时,却有一种喜极而泣的冲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11: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我为自己的“影子”找到落脚点,沉浸在一种喜悦与庆幸的时候,前面所讲到的那位“某干部”因图谋我家那二间房子未遂,利用当时社会上兴起的一种“遣送二十一种人回原籍”的风潮,上下串通,首先拿我家开刀—全家遣送原籍冷水江连溪桥。
  作为长女,十分明了家中的境况:垂垂老矣的父母、两个妹妹尚幼(小的还不足十二岁),且身体病弱,徒然送回人地二生的原籍,不说头戴“四类分子”帽子会否遭人冷漠欺凌,以他们从未搞过体力劳动的身子又如何养得活自己?锋刀霜剑,情何以堪!在彻夜难眠的转辗中,苦思着自己怎样做才能为父母稍为缓解压力。在苦思冥想中,我忽然想起父亲一位原单位的同事曾向父亲提过,他有一个外甥在长沙近郊跳马公社,那里单价高,生活相对富裕,让小莉嫁给他,让她去学油漆手艺,对你家庭会有帮助。如醍醐灌顶,我什么都顾不得了,一跳下床就将母亲摇醒,在母亲惊疑的眼光下,我不管不顾、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嘴里神经质地嚷嚷道:我要嫁到跳马去!
  很多年以后,有当年的高中同学对曾有才女之称对生活有美好憧憬的我,竟然会“下嫁”一位近乎文盲的男人心存质疑。然而,我无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11: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那年的十二月二十六日,全国在普天同庆一个伟人的生日;而我却在百感交集中迎来二件大事:一是我在跳马的“新婚大喜”之日,一是我的全家被遣送回乡之时。我每每在忆及这一天的时候,总止不住泪水长流,脑子里幻化出母亲当时那悲哀的场景:为了给自己的爱女送亲,苦苦哀求街道干部请求推迟一天回乡,但被横蛮的那“某干部”无情地拒绝了,说是“你们还有什么资格提什么要求?有汽车送就不错了。”在母亲转身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她伤心的眼睛里渗满了泪花…我蓦地想起前一个夜晚母亲含泪说的一番话:“莉莉,你的牺牲太大了,妈妈对不住你,一辈子会内疚的。干脆,我们要死就死在一起…”望着渐行渐远的汽车,我失声痛哭起来。旁边站着的一位陌生男人即己扯结婚证的未来的丈夫死命拽着我,让我动弹不得。
  送走父母,在去男家的途中,我的身边没有一个亲人,陪伴我的是母亲一位要好的同乡,她是受母亲之嘱代表我的父母送亲。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11: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嫁给了一个陌生人,为了父母为了两个妹妹,我以为自己的“卖身”之举会对他们多少有所帮助。应该说,经过以后的一段日子,这个成了我丈夫的陌生人虽无文化,性格也犟,心却还善良,这是后话。但我的新婚之夜却像是一出闹剧:乡村的陋习、粗俗的村民,平时没什么娱乐生活,好不容易逮到谁的“大喜之日”,自然也就是他们大喜大乐的日子。“闹新房”、“三天不分大小”是他们最拿手的节目,“夫妻对拜”、“吃棒糖”、“打锵锵”等近乎色情的闹法让我无所适从,欲哭无泪,直到我几次恳求丈夫与他们说说“放我一马!”这帮人好歹才鸣金收兵。
  其实,我哪有心情来逗什么乐子?所谓的新婚之夜只是我心中永远的伤痛,我的一切痛苦和悲哀被一种神圣的“回报父母”的光环所笼罩,我在咬着牙翻越悬崖峭壁。
  春节过后,我就催着丈夫履行自己的诺言:送我去学油漆手艺。坦率地说,时至今日我仍无法原谅自己结婚的功利性,但父母、妹妹在水深火热煎熬的情景时刻在我的眼前晃动,我必须早一天赚到钱,拉他们一把。然而,当我们找到当时答应好好的那位油漆师傅时,他却突然变卦了,他说身体不好不再收徒弟了。万般无奈之下,经四处求爷爷拜奶奶,到长沙油漆厂当了一个自带伙食的油漆学徒。
  我知道,懒惰对一个濒临绝境的人来说是死亡的催化剂。因此,我比旁人要付出双倍的精力,勤学勤做,格外留意各种工艺流程,从刮底子、上底漆到刷面漆,始终注视着师傅的手法,唯恐遗漏,所以,我做的油漆功夫总做得很好,不像是一个学徒做的,得到老师傅们的称赞。才学二个月,我就能在师傅的指导下完成一些重要的油漆项目。常言:事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我有文化,更有与生活厄运“决死一战”的精神,什么事能难得住我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11: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家里经济的窘迫让我改变了在油漆厂先扎实学半年的想法。
  被遣送到冷水江的父母来信说:当地看到他们年老多病,没有劳动力,是生产队的累赘,同意出证明让父母回城办复职的手续。至于说父母能否等到“新政策”出台,这要看命,这终算是个好消息!然而先前本就不多的“安置费”己所剩无几,而生产队也不再管他们,让他们自生自灭。这样,全家的生活成了大问题。学了二个多月油漆的我必须提前“出师”挣钱!于是,我将自己的情况委婉地告之厂方,得到了负责人的同情,自己将自己速成“出师”了。接着,我开始了浪迹天涯的“上门功夫”生涯。调合漆、建筑漆,哪怕是国漆,全做;建筑门窗、单位业务、家具油漆,一个也不放过。我辗转于城乡之间,穿梭于万家灯火,成了一个地道的手艺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5-23 07:23 , Processed in 0.304462 second(s), 13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