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21|回复: 38

【回望50年】 “看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8 17: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与插队时房东“老黄牯”一家的交往,从“老黄牯”“看当”开始(“看当”是祁阳土话,相亲的意思。与“上当”一字只差),又在“老黄牯”女儿香玉“看当”中结束。
   当地有句老话,“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当得老黄牯”,好象夸男子汉干活有把好力气;但更常见社员们在田头挤眉弄眼地说此话,暗喻男子汉某方面功夫好?年近五旬的房东倪大叔外号就叫“老黄牯”,前两年老伴病死后,大女儿巳出嫁,带着个十六、七岁的满女过日子。
   还能当得“老黄牯”的倪大叔自然不耐寂寞,在我们插队的一周后,媒人就带一位五里外云山灌村丈夫病死的大婶“看当”来了(现在想起奇怪,怎是大婶来“看当”?二婚的精明大婶亲自来考察家底?)
   家徒四壁的“老黄牯”为迎接未来倪大婶的“看当”,托当木匠的弟弟打了个“一把梳”的新木床,一张新木桌,又借了我与同学插队时带的“高档家具”——1个新热水瓶(当时每个工只挣3角钱队里没几人买得起),再在木匠弟弟家借了2床新花被,就迎来了“看当”的大婶。大婶见“老黄牯”家没什么拖累,满女早晚嫁人,又听说“老黄牯”犁耙上是把好手,“饿农”出身在生产队还担任“贫下中农协会”组长补贴工分,又有 “高档家具”新热水瓶和新花被新木床新木桌,断然决定下嫁“老黄牯”。
    一个月后,大婶把大儿子留在云山灌,带着“拖油瓶”的13岁满女嫁过来了。第二天晚上,度过头一夜良霄的大婶坐在门前地上又哭又闹,大呼上了“老黄牯”的当——第二天晚上2床新花被还给了木匠, “高档家具”热水瓶还给了我们,“老黄牯”就剩了张新木床和床旧棉被。
   “背时鬼呀,你借了人家的东西来骗我呀!跟着你这穷光蛋叫我下半生怎么过呀……”大婶见生米巳煮成熟饭,“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好认命,死心塌地跟“老黄牯”过起了日子。
   “老黄牯”是货真价实的“饿农”出身。在解放前给地主当雇农没吃饱饭,六零年过“苦日子”他也沒少挨饿,因此练出了“饿”的本领。生产队逢年过节和收禾“打平伙”时(全队老幼皆来),就是“老黄牯”大显身手的时候。巴掌大的肥肉他一口一块能连吞几块,队里熬的谷烧酒连喝2大碗不醉。收禾时队里大锅熬新米稀饭,我半碗热稀饭还没喝完,他就连喝了三大碗。只见他把大碗转一圈就吸了半碗,再转一圈一碗就吸完了——原来喝热稀饭有技巧,转着边吹凉边喝,碗里的稀饭凉得快一些,喝得也快一些。社员们一直在笑他喝“红稀饭”的故事:“苦日子”快结束时,田里也有了些收成。队里“打平伙”煮大锅稀粥时,饿得很久的“老黄牯”连喝了两大碗,嫉妒他喝得快的某人意外发现他第三碗稀饭是红的,仔细一看他嘴角被缺口碗划了个口子滴血还不自知。“饿农”即“老黄牯”喝稀饭的本事当地传为“美谈”。
   不修边幅的“老黄牯”在“双抢”打禾时土布短裤都不穿,光着身子围着一块大澡帕就在水田里踩打稻机,底下那疝气卵胞一颤一颤的,弄得分在一组打禾的姑娘媳妇都别过脸去干活。“老黄牯”一边与我踩打稻机一边用鸭公嗓唱山歌:“高山有好水呀,平地有好花;人家有好女呀,无钱莫想她……”唱得我们这些十七、八岁的男女青年都不好意思起来。
   “老黄牯”满女香玉还真是一朵美丽的山花。山泉样清澈的水灵灵眼睛,白里透红的肤色似人面桃花,穿着补丁花衣却遮不住她风摆柳一样的身姿。初中返乡知青香玉老是到我们那间土屋借书看,我们有限的几本书如《牛虻》、《我的大学》、《警世通言》、《儒林外史》等全被她看了个遍。香玉还是大队文艺宣传队的骨干,她独唱《逛新城》、《北京的金山上》等歌很受群众欢迎。在祁剧之乡,少不得排练祁剧《沙家浜》,她饰的阿庆嫂反响也不错。我在宣传队跑龙套,在“三甲疤”演不说话的小兵(当地土话“三块疤”,与《沙家浜》谐音,有社员不满拿工分排戏调侃)。我们主要与大队插队知青交往,与香玉交往只限于借书和排节目。
   有社员暗示“老黄牯”有在本队3个下放男知青中挑一人招郎的意思,只是我们都留恋市井,不愿在此终老山林,“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而巳。
   其实,即使我们中有人有意,大婶也是重大障碍。能干的大婶自下嫁“老黄牯”后,除了出集体工,还从原家中弄来台土布织机安在偏房,工余和晚上发动全家纺线织土布,赶集拿去换钱,日子比过去活泛多了。“老黄牯”也置了身出门的“的确良”中山装,香玉和“拖油瓶”满妹出门也有了新花衣了。虽然大婶也把自家的酸芋荷蒸干鱼仔拿给我们吃,却不是与“老黄牯”一样心思。
   当地农村许多娶不起媳妇的家庭时兴“换亲”,即两家的女儿各嫁给对方的儿子。大婶前夫家小学没毕业学木匠的儿子快二十岁了,她急着要给他说下个媳妇过日子。“半路婆,半路婆,睡到半夜各想各。”无亲可换,“肥水不流他人田”,队里人传说她把主意打到如花似玉的继女香玉身上。
   突然间,社员们背地里叫“武大郎”的那小个子来得勤了。除了年节送礼给继父,隔三岔五下午收工后来继父家帮着在自留地上干点杂活。大婶常有意安排“武大郎”与香玉二人一块磨豆腐,给“武大郎”亲近香玉的机会。那情景有趣极了:
   “武大郎”涎着脸一边推石磨一边望着香玉傻笑,好象盯着一块即将到口的肥肉,石磨越推越起劲,就象人们常说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香玉在继母安排下与看不上眼的“武大郎”一块磨豆腐,总是把背对着涎着脸的“武大郎”,只用眼睛的余光把泡好的黄豆播进石磨眼里。“武大郎”每推一圈磨就往她身边靠一次,香玉每当石磨转一圈就往后边闪一次……
每看见这种情景我就忍不住想笑,但又为香玉觉得悲哀。如果美丽的香玉下嫁“武大郎”,真个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但“老黄牯”现在巳对大婶言听计从,大婶与“武大郎”的诡计也许真会得逞。
   就在“武大郎”热衷于做豆腐时,4年来一直想跳出石山回到市井的我得到返城机会,很快我办好手续回去端“铁饭碗”去了。
   真是“摆手摇头归去来,顿跳出愁山闷海”,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石山。以后忙于工作和生计,再也没回过石山下的小村。网上看了许多城里姑娘的“相亲记”,突然想起插队时“老黄牯”和他女儿香玉的“看当”故事,也不知香玉后来的结局如何?不由心底浮起一种淡淡的哀愁。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17: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2006年首发湖知网知青茶座

后记:转眼间1968年12月下乡即将50年了!重发此文以作纪念。文中人物全用化名。下乡43年后2011年11月重回第二故乡,特地向朋友继乐打听香玉是否与继母之子成婚(她老父与继母早己去世),回答是那小木匠终未得逞,香玉后来嫁了县城附近村里一青年,现定居县城做生意,有门面、房产日子过得不错。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17: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独特的题材,有趣的故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20: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3-28 17:47
独特的题材,有趣的故事!

谢谢"总统"的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20: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灯火兄的文章生活气息很足,看起来过瘾。再过五十年,这篇文章或许是研究乡村历史的好资料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20: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题材新颖,不讲知青讲下放地的乡俗民情,有味!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21: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收禾时队里大锅熬新米稀饭,我半碗热稀饭还没喝完,他就连喝了三大碗。只见他把大碗转一圈就吸了半碗,再转一圈一碗就吸完了——原来喝热稀饭有技巧,转着边吹凉边喝,碗里的稀饭凉得快一些,喝得也快一些。社员们一直在笑他喝“红稀饭”的故事:“苦日子”快结束时,田里也有了些收成。队里“打平伙”煮大锅稀粥时,饿得很久的“老黄牯”连喝了两大碗,嫉妒他喝得快的某人意外发现他第三碗稀饭是红的,仔细一看他嘴角被缺口碗划了个口子滴血还不自知。“饿农”即“老黄牯”喝稀饭的本事当地传为“美谈”。


     
    这喝稀饭的情节与江永一模一样!早餐就是稀饭对付,不是老乡爱吃稀的,粮食不够吃呀!灯火君文字生动有趣,文笔不一般!期待能看到君更多的的美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21: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旧时农村是有扁担亲的作法。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21: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错失良缘,心有陈念……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22:43:1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灯火的“看当”,引起了愚溪涓涓的一段回忆:有次放假(元旦)她们队上八个女知青有便车便到祁阳街上去耍,住旅社时问起她们做什么时她们只好说“去看地方”——登记时只知道这么写(那时可冇得旅游概念),写了之后有人就告诫,千万别让别个晓得了哦,看地方就是看当,别人会笑死克,这群齐刷刷的傻大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8 23:2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各地不一样的民俗习惯,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在乡下是适龄青年头等大事。湖南少数民族自由恋爱对山歌,汉族就是媒婆上门,带人“看当”,是典型的湘南相亲的习俗。
   “老黄牯”“武大郎”“香玉”灯火兄的叙事文贴近生活幽默生动风趣。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23:33: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3-28 20:28
灯火兄的文章生活气息很足,看起来过瘾。再过五十年,这篇文章或许是研究乡村历史的好资料了!

谢谢笨牛兄关注!虽是湖知网成立那年发在天下知青茶座的旧文,下乡时的点点滴滴仍记心头。我不持无悔说,但乡下几年确使我们成熟起来,了解了农村,知道了更多人情世故,大言之乃宝贵的人生财富……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23:39:05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土重生 发表于 2018-3-28 20:58
题材新颖,不讲知青讲下放地的乡俗民情,有味!

知青时一些经历刻骨铭心(说实话当时"二等公民"之感),多在06至07间发在湖知网,到时再灌水一、两篇与大家共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23: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麓山远眺 发表于 2018-3-28 21:10
收禾时队里大锅熬新米稀饭,我半碗热稀饭还没喝完,他就连喝了三大碗。只见他把大碗转一圈就吸了半 ...

谢谢麓山远眺兄的点赞与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23:5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地夜话 发表于 2018-3-28 21:12
旧时农村是有扁担亲的作法。

我见过相邻的零陵县半边亭村的悲剧。那时我们祁阳石山村没茶籽树,摘茶籽开油榨的季节全队去劳力少的半边亭山里帮忙采摘,壮劳力1天可得1斤茶油,妇女8两,儿童半斤。我们下放不久知青好像妇女待遇?见半边亭村里一如花似玉少妇,头顶一块手帕在摘茶籽,旁边却有一矮胖黑脸男子陪着采摘,很不高兴别的男人与她搭言。本村有姑娘悄悄告诉我,她是爹娘看山里有油吃把她换亲换到半边亭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23:5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3-28 21:16
哈~哈~,错失良缘,心有陈念……

隐士兄见笑,当时没有杂念,但我们确实还谈得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23:5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畔闲人 发表于 2018-3-28 22:43
看了灯火的“看当”,引起了愚溪涓涓的一段回忆:有次放假(元旦)她们队上八个女知青有便车便到祁阳街 ...

马畔兄,愚溪涓涓看地方的故事,令人忍俊不禁……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00:0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3-28 23:24
各地不一样的民俗习惯,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在乡下是适龄青年头等大事。湖南少数民族自由恋爱对山歌, ...

当时写此帖是用的化名,那"武大郎"是我取的,他形象确是如此。香玉小名田妹子,庆幸她终有良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9 07: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在农村本公社范围内,农民还是知道彼此的情况,人性、家境都还是晓得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9 13: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老兄娓娓的“回望”,或许有着你尚不敢道出的心愿。50年了,人的“命”与“运”很奇异,特别在中国,有“社会存在”其间呢,还是珍爱今天的自己为善。
此类事情在今天的农村比往日乡间更突出存在,胆量也绝对大得多。双方各自死去配偶的、或女方缺失男方末聚的····在我视野中还有不少呢,我当学习兄长试试拙笔。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5-23 06:53 , Processed in 0.331505 second(s), 12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