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959|回复: 43

【回望50年】蛇口逃生 (旧帖重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31 00: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望50年】蛇口逃生                                                   (旧帖重发)


                  一、  一 夜 难 熬




   1967年夏天,文化大革命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学校都停课闹革命。我们班正在上大学的L同学跑到农场来看我们,住了些日子要回去了。我们一、二农场的几个同学打算送她到郴州火车站坐火车回长沙。

  那天晚饭后,由于时间太晚无汽车可搭,我们决定步行几十路到郴州城里去。别看白天太阳灼热,可晚上倒也月白风清,几个人沿着郴桂公路谈笑风生一路前行,十分惬意,不觉已经走了大约一半路程。突然,走在马路边上的Z同学喊一声:“哎哟!蛇咬了!”循声看去,一条不长的蛇飞快地遁入了路边的草丛中,而Z的左脚内侧踝关节上部有蛇咬留下的两个清晰的粗而深的牙痕。

  这下,我们可慌了手脚,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公路上静静的,除了路边水田里偶尔可闻的蛙声,再无其他声音。我们马上帮她挤压伤口,还用嘴使劲去吸吮伤口,期盼尽量挤出毒汁来。此外,我们再无计可施了。正着急时,隐隐约约看到前面马路的右边有灯光,我们架着Z就往那里去。大约走了好几百米来到了一个村子,我们赶紧敲门向村民求救。

    开门的村民明白我们的来意后说:村里有人会治蛇咬伤。并立即带我们到了那家人家。那是一个不到40岁的男人,他听说是被蛇咬的,二话没说,就走到厨房里舀米淘水,然后端出给Z洗伤口,并且要Z喝下了一碗淘米水,说是可以解毒。他还说要到山上去采药,可他又说“黑墨墨的,怕鬼。”我和另一知青立即提出陪他一起上山。我们三个打着手电筒去了,其实他采药的地方就在村子后面不远的山坡上。可能是为了保密,到了目的地,他又不让我们靠近,只让我们远远地用手电筒照着他,他采了几种新鲜草药。回来后,他把它们一起捣烂,制成糊状外敷在伤口处。

     那时,村里没有电话,也没有交通工具可以送我们去医院。在简单处理完毕后,善良的乡亲们把我们安置在村小学的教室里,还给我们拿来了棉絮铺在课桌上,让我们休息,等待天亮。这时,我们想到书上说应该在伤口上方绑扎止血带,减少毒液扩散。可哪有止血带呀,不知是谁提出用我们扎辫子的橡皮筋替代。于是,三下五除二,我们梳辫子的统统从辫子上退下橡皮筋,套在了Z 伤口的上方,而且每隔一段时间还给松松绑。但是,Z的伤口仍然很疼痛,局部开始红肿起来,橡皮筋已经不起任何作用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00: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着时间的推移,蛇的毒素在扩散,浮肿也在向上蔓延,我和L同学拿出钢笔在Z的腿上作标记:肿到哪里,就在那里划一条线。眼看着浮肿一步一步逼近膝盖了!超过膝盖了!这兰色的钢笔线也随之越划越高!真的可怕!

    L对小声地我说:“危险,只怕会误人生命!”我何尝不是这样想?只是不敢挑明,在心里暗暗着急。经她这样一说,我们觉得这样干等不是办法,还是要再想别的办法。大家同意我们俩去大队合作医疗找医生来看看。于是,我们俩借着月光,冒着我最怕的狗吠,敲门问路找到几里路外的大队赤脚医生家。赤脚医生早已睡觉了,我们叫醒了他。没想到,他竟然不肯开门,只是隔窗询问病人的情况后,就断然拒绝了我们的请求!理由是:他根本不会治被蛇咬的病人,去了也没用!我们再三请求他去看看,他一直闭门不出,简直太铁石心肠!吃了闭门羹,我们气愤也无奈,只好垂头丧气地转身回去,路上又看见一条蛇卧在马路边上!

    回到村小学,我们又看到了更严重的现象:Z的大腿皮下出现了几处青紫色的瘀斑!我和L见了真的是心惊肉跳。根据我们所知道的一点医学常识,我们意识到这是血液有问题了,是毒素侵蚀血液的结果!怎么办呀!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我们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那么无助!那么无奈!除了揪心、除了着急,除了紧张,除了等待,什么也做不了!而这一夜时间就象停滞了,变得格外漫长,我们不得它天亮了…..

    我们一夜无眠,等呀,盼呀,好不容易听到村里公鸡的啼叫,盼来了天边的第一缕曙光。谢天谢地的是Z神志十分清醒,也没有出现其他更严重的症状。
    天一亮,我和另一同学立即去找电话。村民指引我们在约3里路外的大队部去打电话。我拨通了医疗急救电话,忙不迭地说明了我们的情况,请求赶快派救护车。电话那头问清了地址后,答应尽快派救护车来接病人。
    打完电话回来,天已经大亮了,同学们已经把Z弄到了公路边等车。我们一边等救护车,一边拦过路的车,在拦下两辆湘南锰矿的货车正准备上去时,不远处,传来救护车特有的鸣笛声,“救护车来了!”于是,我们谢过货车司机,一行6人全部坐到救护车上直奔医院而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00: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住院治疗的过程一波三折,惊心动魄,有忧有喜…..
                  
                             1        
   救护车一路呼叫着疾驶,赶到了郴州地区人民医院急诊室。经过紧急处理后,医院让Z住进了外科病房。此时,我们才把悬着的心放下来。
  接下来该干什么?当然是找组织!我不记得其他人是怎么通知的农场,我只记得我和几个同学首先去县政府找“知青办”。从医院到县政府的路上,不时有游行队伍高呼着革命口号从我们身边经过,人们忙着抓革命,我们一个个披头散发(因为扎辫子的橡皮筋用去绑伤口了),没洗漱,没吃饭,十分狼狈的样子并不引人注目。
  来到县“知青办”,只见门窗紧闭,无人办公,可能是上街游行去了。没办法,我们又拖着疲惫的脚步来到地委,找地区“知青办”。还好,地区“知青办”一位瘦瘦的中年男子接待了我们,听我们说明情况后,他立即同我们一起到医院看望Z同学并且向医院了解病情,联系有关事宜。从交谈中,我们也知道了他姓肖,长沙人,是我们的老乡,我们就叫他老肖。
   二农场的领导和知青得知消息后,也赶到了医院。
  L同学也因此没有回长沙,留在医院和我们一道陪护Z。
   老肖认为应该告诉Z的家里,Z的妈妈年老,妹妹年幼,姐姐当时正念大学。我们怕她母亲知道后着急,觉得告诉她姐姐最合适。于是,老肖把电话挂到她姐姐就读的大学,谁知她姐姐外出搞“大串联”了,无法联系上,所以,她的家人当初没来医院。
    Z住的病房里还有一名因大肠肿瘤开刀的女病人,约三十岁。一进病房,我就看到她病恹恹地躺着,脸色苍白,她的丈夫在旁边陪着她。这个女病人姓名我忘记了,她的丈夫是个左撇子,我们都叫他“左派”。
病房的护士长姓邓,名字我已忘记了,30岁左右,也是我们长沙老乡。她心地善良、心直口快,做事麻利,对病人很关心。有时还与我们聊聊天什么的,她曾小声地告诉我:同病房的女病人患的是肠癌,肠子被切除了一大截。“年纪轻轻,唉!造孽!”她这一声叹息,使我们也对那位病友充满同情。
   主管外科的副院长好象姓孙,北方人,个头高高的,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可能是45岁左右年纪。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00: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2       
                          1)、土法上马
    住院之初,医院采取措施积极进行了治疗,用了当时有名的季德胜蛇药,Z的病情得以暂时缓解。我们心情也随着松弛下来,病房内也有了欢声笑语。
  但是,当时以西医为主的医院在医治蛇伤方面有一定的局限。尽管医生想尽办法抑制蛇毒的侵害,由于没有特效的药物(当时还没有抗蛇毒血清这种特效药),Z的病情没有根本好转,蛇毒在Z体内继续扩散,水肿蔓延到了股部,且越来越肿。怎么办?二农场的领导找来了一位专门治疗蛇伤的蛇医,是一位脸膛黑红的汉子,40多岁,姓曹。据说他与蛇打过多年的交道,能治好Z的伤。他到医院后提出了一个要求:必须停止一切西医治疗(包括打针吃药),只用他的药。医院不同意。孙院长说,如果停止医院的治疗,病人就必须出院。不能又住在本院,又不接受本院的治疗,否则,出了问题谁也负不起责任,这也是医院的制度!
  凭心而论,医院的制度是有道理的。但是,在那特殊情况下出院除了回农场就无处可去了,而回农场Z的伤是绝对无法治疗的。所以,我们坚决不肯出院。经过知青们的努力,医院最终妥协了,同意让Z继续住在医院里,而且停止了医院的治疗。就这样,在没有西医的配合下,曹蛇医独自施治。我们则满怀希望地等待奇迹出现。
  曹蛇医给Z开了很多中、草药,内服、 外用的都有。他嘱咐我们熬好药按时给Z服用,同时,他还用一种黑黑的药糊涂抹在Z的腿上。医院虽然停止了治疗,但医生和邓护士长每天还是会来病房查房,会来观察和了解病情。邓护士长更关心我们,告诉我们仔细观察Z的情况,叮咛我们有什么情况,要立即报告医生。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00: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经过2天左右的内服外敷,Z的病情没有好转。反而恶化了!
   只见Z的左腿肿胀到了臀部和腹部,因肿账而绷得紧紧的腿部皮肤泛着亮光,腿上还起了一个又一个密密麻麻的水泡或血泡,疼痛也剧烈起来。
    有一天晚上,Z的鼻子突然出血了,只是出得较缓慢,一次量也不多。开始曹蛇医和我们还没怎么太在意。但整整一夜,鼻子里总有血,总是止不住。早上,孙院长得知情况后,立即到病房来了。他仔细观察后认为是鼻腔黏膜毛细血管破裂,由于溶血性蛇毒的侵犯,使血液无法凝固,而导致出血不止。这时曹蛇医还在病房里坚持自己的治疗。
   可是不行了,随着时间推移,Z的情况情况继续恶化,除了腿肿胀、起水泡、血泡,伤口周围又有了紫斑、淤斑、还有浆状血由伤口渗出。再加上流鼻血、呕吐和情绪不稳等中毒反应陆续出现,说明蛇毒正无情地吞噬着她的生命!
    医院的孙院长告诉我们,蛇毒还在Z体内扩散、蔓延……再延误下去,可就危险了,就来不及了!不能让曹蛇医继续再这样治疗,医院必须采取措施了!否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无法想象的变故。当时,我们还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们深信这么年轻的生命不会就这么快地逝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00: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孙院长还说现在病人情况危险,要马上输血!还应尽快通知其家属。我们浑然不觉大难已经临头,还冒冒失失地说:“我们来签字,要输血就用我们的血。”
   孙院长把我和另一名知青叫到他的办公室严肃地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啦,我不知说你们什么好!Z现在的情况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输你们的血,你们的血管细得都找不到,你们的血型又合不合?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们签字,你们负得了责吗?我告诉你们,这可开不得半句玩笑!这一番话,使我如梦初醒,真正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Z面临着生死关头!当时,我吓得心砰砰乱跳,心里默念:Z有什么办法能救你呀!你不能死呀!
   我们赶快找到了农场领导和老肖,他们听取了医院的意见,终止了曹蛇医治疗,医院马上对Z实施了抢救,包括进行各项检查、输液、输血(经检查Z的血色素只有3克);与五官科医生会诊,想办法止鼻血等等一系列排毒和支持性治疗。不可否认,医院的所有这些医疗措施为抢救Z的生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同时根据Z的病情,医生还下了病危通知书。
   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一下子,我感到Z的生命可能真的危在旦夕,心里非常难受。我们个个都忧心如焚,变得情绪低落和十分沮丧。
  老肖和农场领导还决定通知Z的家庭,姐姐联系不上,就通知她母亲。
  老肖还向省知青办作了汇报和求援,省知青办答复:为了挽救Z的生命,尽快从长沙派蛇医到郴州来!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00: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2)、长沙蛇医妙手回春
    又是一个无眠之夜。我们的心情忐忑不安,大家在焦急、忧虑和期望中等待长沙蛇医的到来。
    病房里静悄悄的,仿佛空气都要凝固了。透过窗口可以看到半夜的路灯显得那么昏暗,窗外的树木也沉默着,只有满天的星斗在无声地陪伴着我们,默默地与我们一起为Z不停地祈祷……
    躺在病床上的Z显得形容憔悴,神志却一直很清醒,经过医院的救治,病情暂时没有继续恶化。她没有入睡,也没有精神和力气说话,只是睁着眼睛默默地看着天花板,目光里可以读出痛苦、困惑和无助,不时还有鼻血流到口腔要往外吐。我们知道。她肯定很难受,可她依然默默地忍受着,一声不吭。医生说,搭帮Z年青体质好,内脏没有病,所以万幸她的肝、肾、心脏等脏器目前还没有受蛇毒损害,功能都还正常,否则,就更危险。目前输血一是为了补充血液,二是进行血液净化,用新鲜的血浆去冲淡或置换她体内的“毒血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00: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9点左右,燎人的等待终于到头了!守候在病房里的我们终于见到了风尘扑扑专程从长沙赶来的蛇医江清和陪同他来的省知青办干部欧阳,他们是坐特快火车连夜赶来的。我们像是见到了救星,顿时喜出望外,因为他们带来了生的希望!
   江蛇医和欧阳首先在病房探视了Z的病情,详细问了被蛇咬伤后的治疗过程。又到医生那里了解情况。江蛇医说,病人很坚强,能熬过这几天,已经很不容易了。确实,一路走来,无论怎样痛苦,我没看到Z掉过泪,要是换了我,早就泪湿衣襟了。
   看到我们一个个那么焦急、那么疲惫、又那么期待。江蛇医安慰我们说,根据症状Z是被竹叶青一类的溶血型毒蛇咬伤,他带来的药肯定有用,肯定能治好Z的伤,你们可以放心。他还说,西医的治疗不能停止。除了用他带来的药以外,医院的治疗措施都必须接受,不能排除。天!有了这次活生生的沉痛教训,谁还敢贸然排除医院的治疗!
   江蛇医又来到病房里,拿出他随身携带的、从不公开配方的自制蛇药-----一种药丸(我看见那药丸浅棕色,如大活络丸一般大小),用少许开水化开后立即喂给Z吃下去。并且还另用它敷在Z的伤腿上…….看着江蛇医熟练地施救,还有省知青办欧阳干部的小声安慰,我们也有一种希望在心中升腾,希望Z能渡过眼前这一关,能够就此转危为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00: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
    真的太神奇了,江蛇医的药丸一用就立竿见影,果然临床效果明显!

当天傍晚,Z腿上的水肿就开始消退,鼻血也止住了,精神也清爽许多,晚上睡得也好。见到情况好起来了,我们紧锁的眉头开始舒展了,一颗颗揪紧着的心又开始轻松些了。

随着时间分分秒秒地过去,药物的作用越来越显著,疗效越来越好。

    第二天早上,推开病房的窗子,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使病房里的特有的气味冲淡了许多。Z腿部的肿胀在继续消退。除了西医治疗外,江蛇医继续给Z服了他的大药丸,还让人用消过毒的针头把Z腿上的水泡、血泡统统挑破,再敷上他的药。

    下午,Z的症状明显减退,病情明显好转,除了伤口附近还有些局部肿胀,其他地方已经基本消肿,而且情绪稳定了。经过江蛇医认定,她已经转危为安。这真令人欣喜若狂!我们真诚地连声对江蛇医和欧阳说“谢谢,谢谢!”

   目睹这神奇的疗效,医生、护士、病友都对江蛇医交口称赞说,江蛇医妙手回春,来得及时,把Z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江蛇医真的是神医。

   晚上,江蛇医和欧阳就要回长沙了。我们一再挽留,哪怕再多住一晚也对Z的治疗更加有保障。可是,江说,一是Z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对这点他本人完全有把握;二是长沙还有若干被蛇咬的病人正眼巴巴地等着他回去换药治疗;三是为了巩固疗效,他会留下药丸给Z继续服用。欧阳也说,Z的病已无大碍,而长沙那边确实有蛮多病人等着江医生,不能耽误。于是,在留下药丸后,他们又行色匆匆地回长沙了。欧阳干部回去后,还给我来信询问过Z的病情。
    好象也是这一天前后,Z的老母亲也赶到郴州医院来了。那天,在医院大门口一位老人问我:“同志,外科病房怎么走?”我一看是Z的母亲,连忙说:“Z伯母,怎么不认识我了?”她定睛一看,“是你呀!我急糊涂了,一下子冒认出来。Z的病怎么样了?你赶快带我去病房吧。”我马上带她老人家往病房走去,一路上她还直批评我们“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不早告诉我。”

   Z的病情好转了,不需要那么多人陪护了,在Z的母亲来后,我就离开医院回去了。老肖则自始至终关注着她,直到她病退回城以后。
    ......

    Z蛇口夺命已成往事,一切都随着时光渐渐远去……

但蓦然回首,这场生死搏斗的中一些人和事,在时隔三十九年后,在我眼前依然栩栩如生。意犹未尽,欲罢不能,我就再写了下面几段————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00: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知青手足情



  患难见真情,一个人在生病的日子里最能感受到亲情和友情。Z的亲人都不在身边,而我们知青的关爱却一直陪伴着她,激励她鼓起勇气,战胜蛇毒。
    Z的病情牵动着一、二农场知青的心,除了在医院日夜陪护的知青外,接二连三地不断有人前来探视Z,许多人更是来来往往若干次。可以说,从入院到出院,Z一直沉浸在知青战友深情的关爱中。,

    在病房里陪护Z的知青包括L同学有几个人,大家分工合作,24小时形影不离精心护理着Z。每天给Z做饭喂饭、洗漱清洁、端茶倒水、接屎接尿,陪她聊天。还要熬中药、要关注挂吊针、输液体的情况、要细心观察Z病情的变化,要随时与医生、护士沟通……

    诸如此类的事情虽然繁琐,可大家都做得有条不紊,对Z体贴入微。在医院生活上的一些花销也是大家各尽所有凑的,L同学连回去的路费都花光了,我把家里给我买被子的钱也全部搭进去了。对这些,我们都毫无怨言,都觉得理应如此。

    每当Z的情况好一些时,知青朋友们都十分高兴,无法掩饰心中的喜悦。征得同房病友同意后,知青们甚至挪动病床,腾出一小块地方,在病房里唱歌跳舞,病房里洋溢着青春的欢声笑语。平素性格内向的Z也笑逐颜开,沉闷的病房充满了生机。这欢乐的气氛也感染了“左派”和他妻子,他们脸上的愁容被一扫而光。“左派”曾经不止一次地说:“这一层楼都是外科病房,成天不是病人痛苦的呻吟,就是亲属的唉声叹气,沉闷得很。你们来了以后,这里有了笑声,充满生气,我们心里也舒坦了。”
   邓护士长也不过分干涉我们的行为,有时她还参与进来,只是提醒我们声音别太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00: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最让人感动的以下几件事,更显示了知青们的团结和友爱。

    第一件事情是:

    刚住院不久,农场请来的曹蛇医要求医院停止一切治疗,医院答复:按你们要求停止治疗,病人就必须出院。

    出院?出到哪里去?我们不能同意。正在相持时,二农场来了20多个男女知青,他们找医生、找院长、找知青办,用各种方式坚持我们的要求。我亲眼看到有几个男知青在医院三楼的走廊上拦住了孙院长。

   知青:孙院长,我们要找你反映情况和要求。

    现在没时间,要去查房,还要开会。孙院长淡淡地说。

   知青:必须请你先听我们的意见,再去开会。

   孙院长说,你们不能干扰我的工作。孙院长脸色严肃起来。

  知青: 我们不想干扰你工作,只想医院能够同意我们的要求,让Z继续住在医院里。

   “不行,医院有医院的制度和规定,你们既然找了外面的人来给Z治疗,不让我们医院治疗,Z就不能再住在医院里!”孙院长的口气相当强硬,这激起了在场知青的不满。于是,除了七嘴八舌的回应,男知青更是迎面拦住了孙院长的去路,不让他走。

   其中一名男知青掏出一本《毛主席语录》举到孙的面前说,我们要和你一起学习毛主席的教导,你总不反对吧?那个年代,谁敢反对这个!孙口气缓和下来,好吧,我们一起学习吧。

   那男知青说:毛主席教导我们: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Z的情况危险,你们医院不能把她推到门外去!

   孙说:这个问题,我们到办公室去说,在这里讲会影响病人休息。

  我也随着他们到了同一层楼的医生办公室,不过,我站在门外没进去。

   孙说:你们不让我们给Z治疗,又要求住在医院里,你们的心情可以理解。可是万一发生什么意外,谁来担责任?说老实话,住在医院里我们就有责任,离开医院我们就没有责任。又要住在医院,又要我们停止治疗,这个责任怎么负?

   知青说: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毛主席教导我们: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Z是被毒蛇咬伤的,你们医院又没有特效药和特效的治疗手段,我们只好到外面请蛇医来给她治疗。

   我们要住在医院里治,是怕蛇医有什么闪失,我们随时可以请医院抢救。这也是为了保障Z的生命安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00: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说,我们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下乡来的,我们离乡背井,在这里都举目无亲。出院没地方可去,只能回华塘那破旧的土屋里去。那里离城里医院远,条件又简陋,根本不适合Z这样的病人居住。如果有什么万一,真是会叫天不应,喊地不灵。

   还有一个激动派高声喊起来:我们就是要住在医院里!就是要你们医院负责!你们不准住,出了问题就由你们负责!如果Z有个三长二短,我们就抬着她游行、告状,告到长沙!告到北京!

   “告!告!告!!”我们外边的知青也不约而同随声附和着,情绪一下子激昂起来。

   就这样,知青们聚集在医院办公室和走廊里,有的读着毛主席语录、有的以理说人,有的以情感人,有的沉稳、有的激动,有的侃侃而谈、有的三言两语…..

反正就是一个要求:Z不能出院!

   知青们振振有辞,上纲上线,在当时还很管用。

   孙院长最后说,小将们别激动,Z的情况确实有点特殊。我个人也很同情你们,我们医院马上与知青办和农场的领导商量后就给你们答复。

   知青:我们今天不走,就在医院等着你的答复。

   大家让开路让孙院长走了。其实,当时有一些知青已经去了知青办,在那里提出了同样的请求。而地区知青办的老肖与知青的意见是一致的,所以“商量”很快有了结果:在曹蛇医治疗期间,Z可以继续住院。

  听到这个结果,顿时,病房里响起一片胜利的欢声,连同楼层的病友都为我们高兴。“左派”就说,医院今天真是秀才遇见兵了!遇见了你们这些“红卫兵”了。他哪知道我们当时连当红卫兵的资格都没有。

    据说,二农场的知青们为了Z的医药费,同样也是出动一、二十个人到知青办去反映情况,去强烈要求、去据理力争,最终也解决了问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00: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一件事是:
    长沙江蛇医在给Z敷药前,让把Z伤腿上的泡挑破,这可是十分精细的活,不但心要细手要轻,还要耐得烦。因为那可不是几个,几十个泡,而是遍布小腿和大腿成百上千个大大小小的水泡、血泡。做这样的事女孩子都会有些畏难。没想到二农场一位个子高高的小伙子自告奋勇来做这件事。

   他拿张凳子坐在病床边,用一根消过毒的医用针头,轻轻地、小心翼翼地把Z腿上的泡一个个地挑破,还不时地问Z疼不疼或安慰Z“长痛不如短痛,很快就好了。”他那认真仔细、轻手轻脚的神情就象对待自己的同胞姐妹。

   见他挑泡的手一直是悬着的,没有任何依托,而且还那么聚精会神,肯定很累。我们几次想换换他,让他休息一下,他都摇摇头拒绝说“我已经有手位了,换人怕时间更要长,病人也吃亏。”就这样他一直坚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出色完成任务。使江蛇医顺利地施治。

  “左派”说:这个男同学,真是善良又心细,了不起!

   我们知青间这种深厚的友情感动了许多病友,“左派”就感慨地说:“你们这些知识青年之间情感淳朴得就像一块未被污染的净土”。

   隔壁病房一位病友是个老工人,他曾经也说:Z有你们这帮知识青年朋友,可真是她的福气,手足之情也不过如此呀!

   现在想起来我们那时毕竟年轻,还属于那种“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岁,喜怒哀乐皆溢于言表,但我们的心是那么真诚,情是那么纯洁。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00:2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尊敬他们



     虽然他们的名字我不全部记得了,也想不起他们的相貌了,但他们都有一颗善良的心,在那特殊的年代里,他们以自己的爱心赢得我们的敬重。




                               1 蛇医江清



    省里来的蛇医姓江名清。因为与“旗手”江青名字读音相同,他一到医院就自我介绍姓名,并一再叮嘱我们称呼他“蒋”清或“蒋”医生,以免带来误会。

    江清是广东人,在长沙工作好些年了。他中等个头,年纪与地区知青办的老肖差不多,说一口广式长沙话。他幽默、自信、健谈,说起蛇来更是滔滔不绝。

    他是出生于捕蛇世家,掌握了一套过硬的医治蛇伤的绝技秘方,原来也是承祖业在广东以抓蛇医蛇伤为生。后来被湖南外贸看中,安排他到省土畜品进出口公司工作,因为该公司有出口各种蛇的业务,需要他这样的蛇医。从此,他就在长沙安家落户了。

   那天晚上,我和江清蛇医、欧阳干部在一起聊天。江清说,目前是毒蛇出没的季节,不时会有蛇爬到马路边上来,户外活动一定要注意安全。他还说,根据症状,Z应该是被竹叶青等含血循毒的蛇咬的。被咬伤后,伤口会红肿、疼痛,会长水泡、淤斑,会血流不止,最后血无法凝固,会死人。

   他还说了许多被毒蛇伤害,救治不及时或不恰当而惨死的种种病例,我听得毛骨悚然,后怕不已,同时又为Z感到庆幸。

   我问江:“你的药丸是什么做的?”他拿出一颗药丸让我猜,我说:“从表面看,就是黄泥加茶叶搓成的。”他听了哈哈大笑起来。他说,你不懂!这是我家祖传的蛇药,能治各种毒蛇咬伤,外敷内服并行,一治就好。

   他说,现在虽然不去野外抓蛇了,但对付蛇伤的药还在,有蛇咬伤,内服外敷保见效。而且按祖上的规矩,我家蛇药秘方只传男不传女,秘方对老婆也是保密的。

   他还十分得意地对我说,有人把我这药丸拿到上海去化验,都没有化验出成分来。

我说:“要是没有儿子怎么办?”他说,那就传给侄儿,孙儿,反正只能传给男的。

我说;“这是歧视女性,应该批判!”他又哈哈一笑,不作答。

   欧阳说:在湖南还有许多被毒蛇咬伤的人找江医生,他都是有求必应,独操祖传绝技,使伤者从蛇口里脱离危险,不知挽救了多少被毒蛇咬伤的病人。有关他蛇药神奇、蛇技非凡的故事也流传甚广。目前就有蛮多病人在长沙等着江医生回去治疗,这次省知青办慕名找到他,非常迫切地请他来,他才安排好长沙的病人赶了过来的。

   还有值得一提的后话:从郴州医院一别,我再没有见过江清蛇医,也没有任何联系。没想到时隔22年后,1989年春天我一位同事的亲戚被毒蛇咬伤了手臂,从乡下赶到长沙治疗,病情比较严重。在办公室听说此事后,我马上想起了江医生,脑海里浮现出他22年前在郴洲为Z治疗,药到病除的神奇效果。于是,我积极向他们推荐了江。但是我只知道他1967年是在土畜品进出口公司工作,二十多年过去了,不知他是不是还在那里工作。他们听了我讲的这段往事,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到省土畜进出口公司去找江清蛇医。没料到“功夫不负有心人”,几经周折他们居然找到了他。江清再一次以他神奇的药丸给我同事的亲戚治好了蛇伤。同事告诉我:江医生早已经退休了,住在伍家岭附近的宿舍里。

   前天L同学也告诉我,她后来去看过江医生,当时江医生就住在伍家岭。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00:26:21 | 显示全部楼层
      2      



    老肖是地区知青办的干部。接触过老肖的知青都称赞他是个大好人。原来我还记得他的名字,现在我这该死的“老年痴呆”却怎么也想不起他叫什么了。

   老肖当年有没有40岁,我不知道。在我的印象中他是那种沉稳、热情、踏实工作的干部。他来医院时总是挎着一个黄色军用挎包,说话声音不高,一口长沙乡音,听起来很亲切。

   从我们在地区“知青办”找到他的那天起,老肖就主动承担了许多责任:既是“知青办”的干部,也是我们的老乡和朋友,还象我们的兄长和亲人。老肖每隔1---2天就要到医院来看望Z,还给Z送来过鸡蛋、水果等营养品。

   远离故乡和亲人的一群年轻人,生平第一次面对生死问题,有些茫然失措的时候,能得到老肖无私的帮助,我们真是倍感温暖。

   老肖也无形中成了我们的主心骨,我们对他有一种大兄长般的信赖。有困难我们找他汇报,有事我们找他商量,他考虑问题周到、细心,比我们成熟、冷静多了。他自始至终关心着这件事,有什么问题只要他能解决或帮上忙的,他都当成自己份内的事情默默地去做。他真的为我们做了许多许多……比如与医院的沟通和协调,与县知青办的联系、Z医药费的解决,直到Z病退回长沙的事情等等,都离不开他的心血、他的帮助!

   向省知青办求援就是他去做的。当时,文化革命如火如荼,武斗之风正盛,人们就象疯了一样,除了学生不上课,其他人也动辄可以不上班冲到街上“闹革命”。老肖往省知青办挂电话,就因为有关人员“闹革命”而使电话打不通。当时正是挽救Z生命的关键时刻,电话打不通,就意味着生命之路不通呀!好个老肖,在无路可走的时候想到了部队,几经周折,他找到郴洲军分区,通过军队的电话与省里联系上了,才有了省知青办请蛇医连夜赶来救命呀!

   这个曲折的过程老肖当时并没告诉我们,是长沙蛇医来了之后他才在谈话中提及此事。当时我就觉得为救Z的命老肖真是不遗余力。

  从郴州医院分别后,我再没有见过老肖,后来听说他调回了长沙工作,还曾经与二农场的知青有过联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00:28:20 | 显示全部楼层
         3  欧阳干部



    应该写一笔的还有一个人,这就是省知青办的年轻干部欧阳(名字我同样忘记了),当时是他陪同江清来郴州的。他个头较高,说话不多,比我们大不了几岁,但对我们相当关心。也是这一天晚上,他问了我们的情况,还谈到他去过永州、零陵等地,对那里知青的情况也知道一些。当时我觉得他对知青比较关心、比较同情。

    从郴州回长沙不久,欧阳还给我写了封信,询问Z的病情,还说到把Z的情况向领导作了汇报。在那“兵荒马乱”的非常年代里,省知青办一个普通的年轻干部能够这样关心知青,也算难能可贵了。
……            

    时光如梭,一晃,三十九年过去了,我以为这些故事也已经被岁月掩埋了。没想到那天和L聊起这些,她和我竟然对Z从蛇口逃生的一幕幕情景,都始终历历在目。于是,为了那不能忘却的岁月,我就依自己的记忆写下了这篇文字,如有遗漏和不准确之处,敬请朋友们原谅并真诚地希望朋友们补充和指正。


                                写于2006年7月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31 06: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的经历,世上还是好人多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31 08:38:54 | 显示全部楼层

    篮天秋水这篇文章我仔细拜读了,写得生动感人又细腻,救人经过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当我看到找来了长沙的江蛇医时突然兴奋起来,我放心了,我相信人有救了!江清我认识,我下乡之前就经常看到他在唐家巷旁边的外贸土产站收购蛇,他那麻溜的捉蛇动作我看在眼里惊呆了(送蛇来卖的人把蛇装在麻袋里,他解开麻袋,看都不看就把手伸了进去,一下把蛇抓了出来,蛇到了他的面前是那样老实愚笨了。)可以说 我们住在伍家岭周边的人都认得他广佬江蛇医,他救了好多被蛇伤的人,看到病人家庭困难的,他治病都不收钱,是个大好人,口碑很好!
    知青得救了,蛇口逃生,真的要感谢你写的这些值得敬重人们!这故事发生在1967年政治运动最乱的时候,但人性还没有变,值得赞美!谢谢你的长篇好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31 08:4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历经艰险,Z同学终于得救!知青办,知青的娘家人关键时刻功不可沒!还有众多热心人,神医江医生。幸好不是"五步蛇"这类剧毒蛇?否则3天后早沒命了。
你们是从华塘夜间步行几十里到郴州赶火车?动乱的年代,一群女大胆也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31 11: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虽长,但扣人心弦,便一口气看完了,很感人,真是庆幸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5-23 07:02 , Processed in 0.309632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