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48|回复: 3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 05: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娘                                                                                                                                                                                                                                                                                                                                             ——为娘的清明而作
                                                      
                                                          筱  莜
      
       七十七岁那年,娘住院了。从那以后,娘就再也没有走出医院那扇大门。
       娘的病是在一次门诊中发现的,又经彩超查予认证。突如其来的结论让我们十分惊愕,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一下就成了不可药救的患者。焦心的不安催我们马不停蹄赶往省城医院,请专家会诊。复查的结果肯定下来了,没错,两地医院结论一致。那一刻,我们的心掉进了冰窟,骤然凉了半截。我们为娘的病症而彷徨,而纠结,在冥冥的痛苦中想到一旦失去了娘,莫大的恐慌将我们推向人生悲哀的断崖。
                                                              1

       专家背后比较开明、理性地给予了我们中肯的建议;这么大年纪的老人,已经不起手术的高风险了,也没必要去承受手术后续治疗的更大痛苦。这是目前医疗技术无法解决的难题,还是回去保守治疗为好。
       专家推心置腹的一席话,贴心。也让我们陷入无比的悲悯之中,我们不能没有娘啊。
       人的一生中,会遇到很多不可确定的因素,在你预感不到中,又随时出现在你面前,让你始料不及,让你惶悚不安,甚至叫你痛苦不已,悔恨终生,娘的患病就是如此。
       老人家自五十年代起一生致力于繁琐、繁重的小学教育工作,教书育人当园丁,三尺讲台度春秋。终身不忘为人师表,一心服务大众子弟,勤恳为人、做事。退休后,身体尚可,锻炼之余,外出办事,公交不坐,一生徒步。无须操心儿孙事,乐在老友交流中,亦能安度晚年。而今这一切悄然地来到,令我们措手不及。一想起来,揪心的撕痛让我们不敢去触摸那些想象,除扼腕长叹外,更多的是迷茫与无奈。
                                                                2
      
        娘是在最后几个月才住进医院的。那时,身体已完全进入了虚弱阶段。之前,娘的一切照旧,按她平时的规律生活着,看不出一点病态的模样。期间,我们还特意安排家人陪同她与父亲专程去厦门孙子那里观光一览,让她首次尝尝乘坐飞机的趣味。旅游归来,老人家倍感兴奋,只是感觉走了一趟远路,身体特别地劳累。回来一段时间后,娘的病情开始有了变化。
       娘住的是一栋四层楼的老内科病房,没有电梯。四人一间,还算宽敞,配有内阳台,也好活动,过去娘为美尼尔氏症的毛病也曾住过这里。主治医生是娘教过的小学学生,见面时,医生详装说:“李老师,哪里又不舒服了?”娘强笑着朝昔日的学生答道:“唉!老了,冇得用,又来给你添麻烦了。”医生说:“您老莫着急,自然现象,疗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娘欣然地点了点头,就这样,娘在医院住了下来。
       娘素来睡眠质量不好,白天睡了,晚上更难入眠。起初,娘难熬病房夜晚漫漫长夜的清冷与寂寞,她选择白天留院治疗,晚上住在家里。我们知道,娘是一个十分恋家的人。与家人在一起,娘就有话说,娘就有笑声。精神也有所开朗,更习惯插手那些细细碎碎永远做不完的家务事。在那样的氛围里,从她日益消瘦的脸庞上也能察觉到几丝微笑,也能一时抛开病痛的苦闷。
      尽管娘不知道自己病的实情,有时也喃喃自语念叨:“唉,咯久了,也不见好一点,咯到底得个什么病啰?”每每在她的疑神与懊丧中,我们又不得不设法撇开她的话题,寻找些开心的议题分散她的注意力。
       最令我难受的是,娘一生好强,什么事不愿多给别人添麻烦。早上安排的士送她到病房一楼时,下了车,要原地站上一阵,舒缓一下力气,然后才慢慢地一步一级拉着楼梯扶手抬腿攀上四楼。我伸手把住她的腋下想支她一点力,她几次停下脚步,挺了挺身,摆摆手,带着埋怨的口气说;“你轻点,捻起我手杆子痛。”其实,我只是轻轻地带她一把,助一点力而已,她觉得难受。
      后来,娘上四楼越来越吃力了。常常双手攀着扶手,躬着腰,使出全身的力气一拉一爬才上了一级,虚汗都沁出了面额。每上半层楼,都要在平台上歇上好一阵,喘气不已,路人见了,无不注目怜悯一眼。每天早晨送她去医院上楼的那一刻,触此情景,我心里就感到万箭攒心特别的难受,留给我一生永远的痛。一次,我强行把她驮在背上,霸蛮背她上了一层。她拍打我的脑壳,使劲叫我把她放下来,痛苦地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对我说:“崽啊,不是我不要你背,你背脊摁起我一身骨头痛。”说着,一向难流的泪珠从娘凹进的眼眶里滴了出来。那一下,我骤然明白过来,娘已骨瘦嶙嶙,皮包着骨头。在我帮她洗脚时,就感到全身少了肌肉。在我背她上楼的抖动中,一身没有肌肉的垫衬,怎么不摁起她一身骨头痛呢。那种难忍的痛,更让她痛苦不已。望着娘痛出的老泪,我心如刀割,紧紧地咬住牙关,背过身体,偷偷在情感扭曲的脸上擦了把抑不住的泪水。那一刻,我为未能减轻娘的苦难,痛在灵魂深处,刻骨地感到无可奈何。
                                                              3      
              娘是个传统的女性,和天下母亲一样爱自己的家,爱自己的子女,爱自己的家人。把爱撒播出去后,唯独少了关注自己。如今我老了,又做了爷爷,对娘的亲情感悟越发更深了好多层次,以致我常常在梦中见到了她。
       人再霸蛮,也霸不过自然规律,娘最终还是强撑不起来了。娘倒在她并不贪念的病床上。第一次真正领悟到什么是精疲力尽,体尝到有气无力的艰难,想动,也动不了了。恋家,又回不去了。她整日里恍惚着眼神,气若游丝地望着病房里洁白的天花板,静静地躺着,吃了呕吐,喝下反胃,人越来越消瘦,整日里面无表情,默默不语,从天亮到天黑,从天黑又轮回到天亮,一日一日周而复始。我猜想,那是她最难熬的时刻,但她心知肚明,下不了床,再也没力气走回了家门。有时,紧紧抓住你的手就是不放。生怕撇下了她。路,似乎将走到了尽头,她一直不吱声。
      娘一生不易。在我知事起,就因粮食的匮乏就没吃过饱饭。在被人们称作的上世纪三年自然灾害里,娘为减轻我不与家里老人争食的困难,将我带在她身边,两人共食她每餐三两米,一钵饭逢中划开,一人一半,好不容易才熬过那段最困难的时光。娘当时还在老家乡下教书,常有支农任务,晚上还得备课、批改学生作业。一天夜里,我被尿憋醒,朦朦胧胧见到娘捧着一钵子井水咕嘟咕嘟一饮而尽。那时,娘才三十岁的人,在浮肿的两条腿上,轻轻一摁就是一个坑。
       后来进了城,条件有了改善,才敢为我添了个弟弟。娘仍然在微薄的工资中克勤克俭生活着,常常五分钱酱萝卜送饭呷两餐,每月配供的十块豆腐干子是顶好的菜。娘既要维持一家人基本生活,还要多多少少接济生活更困难的兄弟家人。一天放学后,娘为一学生走家访。结束时,带回来一大把老芹菜,我问她买咯多干什么,她说碰上菜场下班降价处理,才五分钱,起码可呷三餐。我曾一篇怀念三代三位女性的亲情文章,其中说到娘在送我上山下乡插队农村临别时,在身上摸了又摸,从内衣里翻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元纸币硬要塞进了我的口袋。瞬间,我想到,她又要多呷好多日子的酱萝卜了。
       记得我下乡插队的第二年,我接到娘的来信,得知她突发胃出血被学校老师紧急送往医院,命悬一线。在医生抢救下,方才捡回了一条命。其时父亲被下放到五七干校,我在农村接受再教育,家里只有刚上一年级的弟弟,娘硬是靠自己霸蛮才度过了难关。信没看完,泪留不止。我失控的哭泣惊动了队长,他同情并准假让我回去看看娘。我思量后,谢领了队长的好意,我想我不能回去。一是我无钱买车票,回去了还要给娘添麻烦,增加她的开支负重。同时也想给贫下中农留下个好表现,培育出个好印象,日后盼望个好出路。现在想起来,也许我被当时灌输得太绝情自私了。
                                                          4
        
        娘最终还是走了。
        那是晨曦刚露旭光的一天早晨,娘在昏睡中又熬过了漫漫的静谧长夜,心跳的波动趋向微弱。值班医生看了后,安排护士做好抢救准备。我作为长子,已想到了娘的后事,按照全家商定的预案,向医生摇了摇头。我不想见到娘在人工按压或电击下那苏醒过来更痛苦的一幕。那种哀伤叫喊的凄凉,那种痛苦面目的狰狞,我见得太多了,太残酷了,我寄托娘安安静静地长眠下去。
       我虔诚地守护在娘的身旁,注目那张早已枯瘦的面孔在宁静中仍泛出几分清秀的慈祥,微睁着浑浊的眼球,张目世界,我知道娘在祈盼什么,但我已无能为力为她做点什么。在回天乏术中,我感到的是亏欠,我感到对不起娘的养育之恩。如果能救娘的一命,要脚,就从我身上锯。要手,再从我身上砍。可是,娘现在什么也用不上了。
        当心跳监视屏已无波纹时,我目睹娘的手指轻微地像挣扎似的颤抖了一下,她平静了,生命的一切都平静了。按千古说法,阎王爷为她超度后,轻轻合上属于她的那一页,带着生死簿召她走了。
        娘走得很安详又平和,又仍不放心她在这个世界里所眷念的一切,依然微睁地望着我们,我含泪痛苦地轻轻为娘拂闭那双永远慈善含笑的双眸。那一下,我再也抑止不了情感的释放,泪水在无声中簌簌地滚滚而出,滴滴落在娘的身上。
       我又一次无奈地仰天长叹;娘啊!娘!我不能扶您了,您一路走好啊!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4-1 06:4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筱莜版主的一篇怀念娘的文章让看得泪流满面,每年的清明节就会想起亲人,在梦里见到的仍是从前的温馨,又是挂清的时候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07: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佑平 发表于 2018-4-1 06:43
筱莜版主的一篇怀念娘的文章让看得泪流满面,每年的清明节就会想起亲人,在梦里见到的仍是从前的温馨,又是 ...


   谢黄大姐同感,娘是人生中最亲的人,娘在,家在。娘去了,家散了。希望有娘的天下人好好珍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 11: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筱莜兄的一篇祭娘文写得感天动地,催人泪下,也不由得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娘,深有同感。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12:5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4-1 11:53
筱莜兄的一篇祭娘文写得感天动地,催人泪下,也不由得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娘,深有同感。

x   娘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有着永远诉不完的亲情与思念。谢大方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 15: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满怀深情,祭奠娘亲。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15: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刘晓阳 发表于 2018-4-1 15:04
满怀深情,祭奠娘亲。


    绵绵细雨清明情,祭奠亲人来感恩。谢晓阳兄情谊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04: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  人再霸蛮,也霸不过自然规律,娘最终还是强撑不起来了。。。。。。
  娘在家在,娘走家散,这话实在,
看了悠版的娘  文后,感慨万千,我的娘是1962年去世的,是过苦日子饿。。。。。。

唉  往事不堪回首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07:4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筱莜兄的一篇思母文让我感概系之!我的母亲也是终身当小学教师, 已走了15,思母之情我仍依旧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11: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筱莜 发表于 2018-4-1 12:50
x   娘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有着永远诉不完的亲情与思念。谢大方关注。


               贴段文字凑热闹:
   母亲您在天堂还好么?春雨下了几遍后,清明就近了。每年这个时候,我才惊觉漫长的时光里早已没有您的身影。您已走远,远得我心空眼空,远得我手足无措,真要追寻您却遍地无路。距离您的离开已经十年了,但时间的流逝并不能消退对您的思念。当我们搬家时,我也将您生前睡过的床搬入新居,毫不在意它式样老化。很长时间以来,我的内心总是有一种莫名的空落感,伴随着的是一次次梦中您那慈祥的面孔。我不断的沉思,追问这其中的情结所在。最后我找到了,让我放心不下的是我对您永久的牵念。为了却我内心的这份夙愿,我还是决定拿起这支久违的笔写给天堂的您,以表达我对您沉痛的思念。我相信,假如真有所谓灵魂存在的话,您会泉下有知的。望您在安息之余,读一读儿子对您的这份思念。
都说人自从生下来就已注定一生坎坷,无牵无挂的来,又心事重重的走。您的人生就是这么在坎坷和艰难中一路走过,最后匆匆地在您人生道路上画完一个句号。这种艰难是我用语言和文字所无法表达的。您的一生只有付出,没有回报。尽管您一生平平凡凡,1941年从湖南省第一师范毕业后,一直从事教育工作,抗战时期的四保育院、靖港完小、省三幼儿园、吉首一小、韭菜园小学都留下了您的足迹。如果说您辛苦了一辈子获得了什么?那么您的收获不仅仅是养育了子孙后代,更是培育了许多桃李,教会了他们文化知识和做人的品德。更重要的是您面对困境时,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坚强的意志,赢得了后辈们对您永远的尊敬。如果让我对您的一生做个评价的话,我不知该如何说好,因为太多太多的往事,不愿再提起。也许只有在您的追悼会上那幅高悬的挽联:“八旬勤教化谨遵师范三千弟子。六月悲萱草独撑家业五十春秋。”才是对您一位普通的小学教师一生最好的写照。
   在我的印象中,您的宽容是最让我敬佩的。您曾说,忍耐能使人逢凶化吉,转祸为福。您从来没有跟同事红过脸、与邻居们吵过嘴,在楼上楼下您的人缘也是最好的。您的包容和处事的态度,时刻是我们后辈学习的榜样。您一生勤俭,碰到一张纸,一粒粮食都会捡起来,我知道这也是由于当年家庭所迫而形成的习惯。虽然后来家里条件好多了,但您的节俭仍然无可挑剔,这种习惯也在后辈们当中得到了很好的继承,因为我常会听到您:“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叨念。您含辛茹苦对我的培育,是我这辈子永远不会忘记的。记得读小时,一个喜弄恶作剧的富家同学,趁我不备将一把鸭毛捂在我脸上就跑,性格暴燥的我毫不示弱立马就追,见他边逃还边骂娘。我愤怒地捡起一粒石子,将他的后脑壳打了个正着,顿时白衬衣上血迹斑斑。晚上他家长拿着带血的白衬衣来我家投诉,母亲连连道歉后,拖着我跪下并扒掉上衣,手执大把楠竹丫枝一顿猛抽。见我身上显现血印后,那位家长知趣的走了,我还在等待挨打时,却听见母亲的哭泣声:“儿子,你为何这样不争气?!”。我也哇的一声哭了:“妈妈您莫生气,我再不会闯祸了”。从那次起我的性格改变了好多。还记得在一中读书的时候,虽然离学校很近(校正街一清水塘)我却固执的要寄宿。尽管您并不赞同,但在我每月初去学校的时候,仍然按时给我十元生活费(伙食费九元.零用一元)。我心里很明白,那时您每月工资也就三十多元,而且还要负担外婆。每当回想起这些时,我的心总是一阵阵酸痛。
您的离开是我最大的伤痛。如果说,今生我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后悔自己在您那晚久久不能入睡时,没有意识这是您心脏在发病。因为在您去世的前一个月,您在省人民医院体检时,医师还说这个老人的内部零件还蛮好。我们都庆幸您能安度晚年的时,却意想不到心脏骤停给您的生命道路画上句号。
    令我悲伤的是,120的急救也未能挽回您的生命,不到半小时您就离我们而去。但使我宽慰的是:您顽强的等到了在重点工程加班的孙子回来,并叮嘱他早点休息后,就驾鹤仙游,没有半分痛苦就像已经沉沉睡去,安祥的走了,留下的是我内心的悲恸。您走的那一刻,面容是那么慈祥,但留给我们的是永远的悲恸。那天我哭的稀里糊涂,我真的不知道您离开后,何时再能相见,我只知道母子之间的回忆到此为止将永远封存。
    回忆过往的种种,回忆起和您一起生活的一幕幕,仿佛一切近在眼前。回归现实,却只有泪眼朦胧,恍若身处迷离的梦境……好怀念那个时候的母亲……可是转眼间,母亲匆匆地离开了我们……这一切都是那么来得突然……
   在送别您的路上,我哭喊着“母亲,我永远见不到您了!我好想您!”可是,任凭我喊得声嘶力竭,任凭我喊到泪眼模糊,母亲都不会再答应了……母亲,希望您在另一个世界一潇湘陵园幸福开心地生活着……
    我们在这个世界也要努力地工作,好好地生活,而且每天都在为您深深地深深地祝福着……
         母亲,我好想念您!您听到了吗?!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14: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李耕 发表于 2018-4-3 11:22
贴段文字凑热闹:   母亲您在天堂还好么?春雨下了几遍后,清明就近了。每年这个时候, ...


   读了耕兄的帖文,一是亲切,二是崇敬。人都是从最基础的小学教育开始启蒙,学习文化,接触文明,然后一步一步学习深造,不断进取,成为人才。为此,我敬佩您的母亲为民族教育的发展而流下辛劳的汗水,培养一代又一代小小的学子。在清明之际,让我们共同缅怀她们——我们的母亲。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15: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地牛 发表于 2018-4-3 04:19
。。。。。。  人再霸蛮,也霸不过自然规律,娘最终还是强撑不起来了。。。。。。
  娘在家在,娘走家散, ...


   1962年去世的娘,才刚刚过完那段最苦的时光,自然少不了贫病加饥饿,不然不会死那么早,同情您那苦命的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4 00:5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筱莜 发表于 2018-4-3 15:00
1962年去世的娘,才刚刚过完那段最苦的时光,自然少不了贫病加饥饿,不然不会死那么早,同情您那苦 ...

  母亲娘亲!儿女们过两天就要去看您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4 05: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海绵 发表于 2018-4-4 00:56
母亲娘亲!儿女们过两天就要去看您了......


     春雨细润心,清明祭故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4 06: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筱莜 发表于 2018-4-3 14:48
读了耕兄的帖文,一是亲切,二是崇敬。人都是从最基础的小学教育开始启蒙,学习文化,接触文明,然 ...
   贴首友人所作《江城子. 清明忆母》词,同怀娘亲:“带雨梨花雾正浓, 叹清明, 又清明。杜鹃零落,欲泣总无声。小径飞烟愁面冷, 人未至, 泪先盈。魂牵梦绕忆娘亲, 怎忘情, 这伤心!句句叮咛犹在耳, 风过处, 细聆听。”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7 16: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李耕 发表于 2018-4-4 06:33
贴首友人所作《江城子. 清明忆母》词,同怀娘亲:“带雨梨花雾正浓, 叹清明, 又清明。杜鹃零落,欲泣总 ...


  “魂牵梦绕忆娘亲,怎忘情,”这句话我记住了。谢耕兄所荐好词。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7 21: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筱莜 发表于 2018-4-7 16:27
“魂牵梦绕忆娘亲,怎忘情,”这句话我记住了。谢耕兄所荐好词。


    213413j4xjk8rkq6kxr7hy.jpg

我母亲于1938一1941在省第一师范就读(前右1穿黑旗袍者)。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7 22: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筱筱版主忆娘亲的佳作看的我悲泪滾滾,母亲因慢粒性白血病医治无效,终年没满59岁,眼睁睁不忍离开我们三个儿女已有44年,每逢清明欲断肠!

                 《眼儿媚》•怀念慈母
     怅望天边月空眸,咸泪滿眶流,牵挂儿女,终前嘱咐,双目忧仇。
     缅怀四十春秋梦,不见母亲幽,仰天长叹,肝肠寸断,思念心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8 14:5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李耕 发表于 2018-4-7 21:37
我母亲于1938一1941在省第一师范就读(前右1穿黑旗袍者)。


   我认为;育人是一项崇高的职业。我当年民办教师伙伴若干年后对我说;“你当时不走(指招工),早当校长,工资比你现在多得多。”这也是实话,现实确实如此。但我还是要回城。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8 15: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森林 发表于 2018-4-7 22:21
筱筱版主忆娘亲的佳作看的我悲泪滾滾,母亲因慢粒性白血病医治无效,终年没满59岁,眼睁睁不忍离开我们 ...


   文不是佳作,而是引发你想起了苦难的母亲,在思念中,在情感里催你泪下。
   你是学医的,看到离去的人不少,多数是睁着眼走的,在文字的描写下被发挥出各种色彩,其实应该是一种生理还是物理现象。我父母离世是睁着的,均是我为他们拂闭了双眼。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9-25 17:12 , Processed in 0.366247 second(s), 13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