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98|回复: 20

【回望50年】盛大的节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 14: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望50年】
   盛大的节日
   那年在靖县修便道,我们从一个工地转到一个新的工地。地点是流坪,如今那里有一个火车站。离开靖县后很久的某年,我乘火车从那里经过。从车窗往外望去,明明知道不可能有当年工地的任何痕迹存在,可我还是忍不住要看看。毕竟那里留有我青春时代的记忆。
    其实,本文所谓的“盛大的节日”,并不存在。只是当年一件事,在我记忆里留下的一种印象。那是在那个年代足以令人兴奋的一件事,经历的过程,个人的感觉夸张点说是一场狂欢。至少在我的印象里是如此。
    当年,在便道建设队伍里,集体生活自然是食堂吃饭。而粮食来自修路民工们(那时模仿部队编制称民兵)各自生产队自带的口粮。具体操作可能是由公社统一转指标抵公粮,反正我没有挑粮食去工地的印象。此外,铁路建设指挥部好像也给补贴一部分。那时在工地,年轻人占绝大多数,干活卖力(当年好像偷懒耍奸的人不多)消耗大。每天都眼巴巴地盼着三餐饭开餐,到吃饭时间,往往肚子没填饱,饭钵子就见底了。于是约一、二好友,再打一份,分而食之,谓之“加钵”。而这种给自己加餐之举,似乎不可经常为之,餐券有限啊!有时就与打饭的炊事员套近乎,嬉皮笑脸的要求在已打好的饭上面,再加一块锅巴,当地人称之为“焦皮”。某次下工,我去打饭稍迟,厨房锅里米饭不多了,炊事员是一个还算熟悉的年轻哥哥,见此情况,半开玩笑似的,往我饭钵里狠狠cen紧了满满一钵子“焦皮”,算是作为米饭不够的补偿。那一餐饭,那一钵子锅巴我吃的很美,真真是吃得饱饱的,不过比较费牙就是了。写到这里,当时那饱胀的满足的感觉,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到了流坪工地,在工程进入尾声的时候,有一个消息在修路民兵连里流传—— 食堂吃饭即将实行不限量!!!那就是随你吃,敞开肚子吃!得知这个消息,一开始大家还将信将疑,这毕竟是前所未有的好事,等接近修路建设指挥部领导的人士——我们民兵连的干部亲口证实此事后,大家的嘴巴都笑岔了。然后就眼巴巴地等着那个幸福的时刻的到来。
    没过多久,食堂吃饭可以敞开肚子吃的那天终于来到了。我记得那是冬日里一个阳光和煦,太阳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晴朗日子。正式放开肚子敞开吃,应该是从那天的中餐开始实行的。
    这就是我记忆中的盛大的节日。
    还没有到开餐时间,民兵连几乎所有的人,都陆续聚集到了食堂的周边,熙熙攘攘的。全食堂吃饭的人,应该有百人上下吧。食堂就那么大,全部挤进去是不可能的。所以说我看到并记得的场景,是人们都散落在了食堂的周边。食堂设在一个田坎边上的空地里,田坎下是秋天收割过后,放干了水,还整齐的留有水稻根茬水田,人踩在上面有些许柔软。田坎上下人们三五成群地,眉开眼笑的兴奋地等待着这场盛宴的开张。就连平时不太言语的人,也高高兴兴地与他人议论这个好事。有些性急的人就一头挤进了食堂。我不是一个急性子的人,但我也在无意识中向食堂和打饭的灶台尽量靠拢,米饭的清香在空旷的田野上弥漫、在召唤着我肚子里的馋虫。
    当年在修路民兵连吃饭,我们知青一般用是城里带到乡下的搪瓷碗,而当地的农民们则大多是用的一种上釉土钵子。知青们用的搪瓷碗大小不一,色彩各异。更有的是各人父母所在的单位的食堂餐具,赫然标有某某厂、某某公司食堂等字样。当地农民的饭钵,在今天提倡节食减肥的眼光里,那简直就是巨无霸。提笔此段时,我特意到自家厨房看了看,比划了一下,那足有如今三四口之家用的电饭煲那么大,或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本人用的是一个硕大的白搪瓷碗。印象深刻的是碗底还有两个凹坑,这凹坑据称是文革中被人用小口径步枪子弹打的,但碗没被打穿。也许是射击时距离稍远,穿透力不够,或是当年饭碗的质量杠杠的。总之,后来如何到了我手里,成了吃饭工具,已不可考,也无需考证。关键是它可以盛不少的饭!
    开餐啦!人们向食堂涌去。灶台打饭处人挤人,碍手碍脚的挤得打饭师傅连呼,不要急!不要挤!大家都有。连队干部也在一边维持秩序。
    在平时打饭时,我观察过厨房大师傅的动作:把焖熟的米饭用饭铲一层层刮撒开来铲松,再盛入专门装饭的量具——一只专用的饭钵,再用饭铲将米饭齐碗口刮平——大约半斤的量,再倒入打饭人自带的饭碗或饭钵子里。然后是下一个。今天,不同的是打饭师傅接过打饭人的碗或钵,只管往碗里装,装满为止。打好饭的人都找到合适的地方,或坐或蹲或站,笑眯眯地大口吃了起来。我也装了满满一盆(我那个碗今天的眼光来看就是一小饭盆),高高兴兴地大嚼大咽起来。也无暇与他人啰嗦,大家都忙着吃饭,还准备再来一份呢!
    食堂在煮饭时已然大大的提高了下米量。然而还是低估了人民群众饭敞开肚子来吃的威力。要知道靖县盛产杨梅,杨梅成熟之际,正值青黄不接,当年不少人是靠吃杨梅不吐核来果腹的啊!很快,有人吃完了第一钵饭,虽然已然平时开餐两倍的饭量。但就像是验证敞开吃政策的真实性,人们端着饭钵又来到灶台边,此时,巨大的饭锅里只剩下一层焦皮了。食堂不敢怠慢,马上点火再做一大锅。我吃饭动作一般,等我来到灶台前,看到炊事员正将一箩筐米往开水锅里倒。炊事员满脸歉意地在唠叨:(饭熟)很快!很快!等一下就有(饭)了。记得我是稍等了一阵,再打了一盆,慢悠悠地才勉强吃完。吃完后,我坐在那里,肚子胀得都不想站起来了。我看看周边的人,情况大抵如此。写到这里,我怎么也想不起,当年是就的什么菜咽下的这两大盆米饭。如果精准计量,到底这餐我吃了多少米饭,我真搞不清了。
    当时人的心情,我个人觉得可以套用宋丹丹在某个小品里那段经典台词来夸张地描绘。那真是: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相当的热闹!当然,当时并没有锣鼓乱敲、没有鞭炮响起、没有红旗摆动,更没有人山人海。有的只是一群怀揣着“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念头,曾经都有过饥肠辘辘经历的人们,在突如其来的幸福面前的凸显出来的兴奋。
   接下来的几天,人们慢慢习惯了这种吃饭不限量的就餐方式。饭量也从这第一天的最高峰逐渐回落,食堂也不用急急忙忙再煮一锅了。说点不雅的后果,我个人感觉,那几天工地茅房里粪池淹没高度上涨得比平时快很多。
   这种吃饭不限量的幸福,维持到工程完工。直到人们打起背包返乡。
   我算了一下,那大约是一九七0年冬或一九七一春天的事。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4-2 19: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下放华容县的知青对吃饭限不限量似乎没有什么印象,因为华容从来不缺粮食。在家里出工如此,参加大型的县、社兴修水利和国家的特大型工程例如长江改道工程都是如此。在华容虽然没有饿过肚子,但湖区的劳动强度太大了,太辛苦了。虽然没有这种体会我仍然理解楼主的“盛大节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 21: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下放在山区的知青,劳动强度一般比不上湖区辛苦。但是,在那种年月缺粮的生产队却不少,饥饿的事自然比湖区多得多。
       这种事情,只有我们这辈及上辈的人,曾经过了三年“苦日子”或在农村饿过饭的人,才能理解那种遇见食堂“紧吃”不限量的特殊的兴奋心理,当时就如同盼到了“共产主义”真正实现了那天一样。现代的中青年人无论如何无法理解。
       记得几年前,深圳某某酒店大型自助餐业务开张那天,大张优惠,每人一百元进门。四百多种山珍海味的菜肴、软硬十数种主食、众多甜品点心和瓜果,以及很多酒品饮料等,甚至还有稀有的海鲜如三文鱼鲍鱼等,全部尽数不限量“紧吃”。众人虽然都吃的很多,甚至饭后都不敢动步,也谈不上有怎么样兴奋,只不过是尽量多吃点而已。因此说来,极困苦的人,才极容易进入兴奋状态。
       现在的我们,一来因为年纪也大了,再者也有意节食保健康,每餐一般就吃个二两米而已。而当年在便道上却是每餐都得“加缽”,经常是吃六两米!
      当年我们也是在流坪修便道,记得驻地在距离流坪几里路的山上,叫高粱冲。
     楼主写得真实,特赞一个!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 21: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挑堤中,每餐“餍”饭的菜,多半都是萝卜、芋头、白菜轮哒转,油水也不重, 呷起饭来跟得咽糠一样,难以落肚。      
我们知青呷饭谈不上很“斯文”,但也不鲁莽,比起他们“农大哥”来说,那就还祘是“秀气”和“斯文”的。
头一餐,我们用小碗装哒一碗饭,慢嚼细咽、斯斯文文。冒晓得,等我们去装第二碗的时候,锅已见底、冒得饭哒。我们顿时傻撖眼,心里窝着一口气……。只好半饱半饥的放下碗筷,但当我们看到有的社员还手捧着一大碗饭,用萝卜、芋头咽饭, 呷得有滋有味、津津乐道,我们不知其解。后来,我们得知,他们一开始头一、两碗不装那么满,采取“速战速决” 呷完,等到装第三下时,就做死的“踵”它一“堆”碗,足够填满肚子,然后再慢慢的品尝……
他妈的,原来是咯样子的。第二餐,我们就“吃一堑 长一智”改变策略,首先拿碗时,每个人选一个大碗。装饭时就“踵”紧装它一大碗,先解决“后顾之忧”再慢慢呷。
我们咯样一搞,肚子自然就呷饱哒。但有的社员就还冒呷饱,他们提议下餐多煮点饭,免得还有冒呷饱的。
但有些肚子“细”的就不同意,我们的肚子也“细”,所以我们也倾向他们,不同意……”
我将我以前写的关于去挑堤的情节奉上作为回帖……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 21: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杜老弟莫淡看哒这锅巴,一碗锅巴当得三碗饭,你那一餐真的算得哒路咧!你讲得冇错,那年月修路、修水库肚子最饿,能敞开肚子呷一餐饱饭真的当得过盛大的节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 22: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小杜写的“工地吃大锅饭盛况”,我也忆起了与社员一桌“吃场伙(吃酒席)”的场景。
     刚分到生产队时,我曾两次遇干部家办喜事(要我帮过忙),一定要去吃餐饭才领了主人情的好事。
     
      第一次刚走进摆席的场地,就碰见几名男社员快乐地围坐在一起等开席。他们一起热情地招呼我坐过去,
我自然就坐那席了。主家客气10碗菜,很快就上齐了。我看到那七条汉子有说有笑,十分麻利地吃喝,10碗菜
上齐后不到十分钟,全部消灭得一干二净!  剩我一人还在吃。他们都客客气气与我告别,抽着烟走了……
     
       第二次我吸取了教训,坐到了全是女人带孩子的桌上。吃菜的速度较前次稍慢了点,小孩在菜碗里乱搅,
母亲要么下筷子帮忙;要么大声喝斥。饭场如战场,那感觉真不好怎么说……

      往后,我尽量推辞或回避,不愿再去凑那热闹。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05:5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人的心情,我个人觉得可以套用宋丹丹在某个小品里那段经典台词来夸张地描绘。那真是: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相当的热闹!当然,当时并没有锣鼓乱敲、没有鞭炮响起、没有红旗摆动,更没有人山人海。有的只是一群怀揣着“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念头,曾经都有过饥肠辘辘经历的人们 ......


   
    民以食为天,我们曾经历过60年代初的苦日子,饥饿之下,多少人倒下了。那年头,水肿病、瓜菜代、吃小球藻、打鸡血针、乱七八糟的。那个时候能让你敞开肚子吃饱饭,确实是突如其来的幸福,确实是盛大的节日。
    大林君不一样的视角回望50年,引人深思,好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10: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麓山远眺 发表于 2018-4-3 05:56
当时人的心情,我个人觉得可以套用宋丹丹在某个小品里那段经典台词来夸张地描绘。那真是: 锣鼓 ...

  现在年纪大了,大大的食不如前,物价虽然涨了,但在吃那老年优惠的32、35元的自助餐时,大家都说:没有吃得回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11: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4-2 19:18
  我们下放华容县的知青对吃饭限不限量似乎没有什么印象,因为华容从来不缺粮食。在家里出工如此,参加大 ...

   谢谢牛哥亲自回复鄙帖。真有受宠若惊的感觉。此话绝非调侃,也不是虚假奉承。是真心实意的,我一向对热心服务大众不计个人得失的人心怀敬意。牛哥及其一批人勉力支撑着湖知网,给我们这些个曾经的知青老年后有一块耕耘的自留地,实在是不容易。   下乡地点各有利弊,湖区吃饱饭似乎问题不大,但劳动强度大,日子也艰难。我们靖县有好几位知青是从沅江乡下,投靠兄弟姊妹转点过来的。
    再次谢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11:2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外孙要带,但莫潜水呢。欣赏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11:2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顾月影 发表于 2018-4-2 21:09
下放在山区的知青,劳动强度一般比不上湖区辛苦。但是,在那种年月缺粮的生产队却不少,饥饿的事 ...

   谢谢顾兄惠顾,原来我们还曾经都在流坪修过便道。那时老乡啦!我们在流坪修便道,记得部分施工地段是临河的山坡,部分地段是水田。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11:3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4-2 21:09
“在挑堤中,每餐“餍”饭的菜,多半都是萝卜、芋头、白菜轮哒转,油水也不重, 呷起饭来跟得咽糠一样,难以落肚 ...

   谢谢隐士安君的跟帖。我有熟人同学也下到湖区,常听他们提起挑堤往事,其中苦事乐事危险事娓娓道来,挑堤经历也是让他们刻骨铭心。共同开伙的打饭技巧都是实践中来,彼此相同。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11: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18-4-2 21:42
小杜老弟莫淡看哒这锅巴,一碗锅巴当得三碗饭,你那一餐真的算得哒路咧!你讲得冇错,那年月修路、修水库 ...

晏生兄,你好!我在靖县栏目回过您的跟帖了。谢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11:40:23 | 显示全部楼层
谈天 发表于 2018-4-2 22:21
看了小杜写的“工地吃大锅饭盛况”,我也忆起了与社员一桌“吃场伙(吃酒席)”的场景。
     刚分到生 ...

  往后,我尽量推辞或回避,不愿再去凑那热闹。



谈天姐:你好!
     若是我有人请吃饭,尤其是当年,我必将与你反其道而行之!呵呵,开玩笑了!谢谢惠顾!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11: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麓山远眺 发表于 2018-4-3 05:56
当时人的心情,我个人觉得可以套用宋丹丹在某个小品里那段经典台词来夸张地描绘。那真是: 锣鼓 ...

民以食为天,我们曾经历过60年代初的苦日子,饥饿之下,多少人倒下了。那年头,水肿病、瓜菜代、吃小球藻、打鸡血针、乱七八糟的。那个时候能让你敞开肚子吃饱饭,确实是突如其来的幸福,确实是盛大的节日。


    回麓山远眺,低标准、瓜菜代、小球藻这些名词代表着我们这一代人曾经有些心酸的经历。我还在小学时期(60年代初),患过营养性肝炎,当时却欣喜得不得了,因为就可以供应每月白糖若干(半斤还是一斤?)!你看傻不傻。所以在修便道(枝柳铁路附属运输工程)时,一旦吃饭不限量,那还有不高兴的!
    谢谢你对鄙帖的肯定。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11: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土重生 发表于 2018-4-3 10:55
现在年纪大了,大大的食不如前,物价虽然涨了,但在吃那老年优惠的32、35元的自助餐时,大家都说:没有 ...

谢谢火土重生大哥惠顾。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11:5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4-3 11:28
外孙要带,但莫潜水呢。欣赏了!

总统先生:您现在是湖知网主力呢!争取多冒几个泡泡。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3 23: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见大林小杜上网了,一上来动笔就是“饿饭”和“加钵”!好在我们现在吃得饱,否则真被你欠着!
    靖县的“饿饭”是值得一写,是普遍现象,我们队上只要不偷懒,口粮自给没问题,但周边的寨子都不能幸免。春荒时节,我们出工时,经常见大队其它生产队的知青,随着农民去金麦挑返销粮,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你们食堂里吃加钵的方法,是部队流传出来的吧?听说部队的小伙子饭量大,就是第一碗少盛,第二碗多盛;如果第一碗多盛,第二碗就没多少了,没人会给你留。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4 08: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前醉 发表于 2018-4-3 23:39
好久没见大林小杜上网了,一上来动笔就是“饿饭”和“加钵”!好在我们现在吃得饱,否则真被你欠着 ...

   回花前醉,那你下到了一个好头场(地方)。其实我们到的生产队也不错,但是每年的公粮和统购粮太多,春荒时还是要吃一点返销粮的。  我不是没多久上网,家有外孙女,俗务占手,潜着呢!
  谢谢你的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4 10: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写得翔实生动,没有亲历那是绝对写不出的。我下乡饭还是有吃,没菜吃是经常性的事,忘不了酱油汤淘饭。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8-18 02:28 , Processed in 0.346400 second(s), 12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