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30|回复: 10

【回望50年】被遗忘的角落被遗忘的人——旧作新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8 16: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虽然在这个新的窝已经住了两个晚上,房间的闷热,电扇的轰鸣,还是让我六点不到就起了床,遛完狗狗,拖着小车到市场买菜。
  天气很好,阳光柔柔的,没有风。
   明天放假了,今天就按会餐的标准吧。红烧猪脚,西红柿炒蛋,葱姜爆花甲,图省事还买了一只烧鸭。两个小菜——拍黄瓜,白灼芥兰,外加冬瓜汤:齐活。
  还没走出市场门就发现,咦,什么时候下雨了?马路上积起了大大小小的水洼,大雨已停,天空中仍然飘着零星的雨点。拖着满载的小车,很糟糕的是我穿着拖鞋,像我这样极不会走路的人,不会溅得一身的泥点子吧?刚想到这,一个人影霍然闯进了我的记忆中……天!我怎么会忘记了这么一个人,怎么会忘记了这么一对夫妻,怎么会忘记了烟包山冲尾的那座破屋?
   应该是1976年以后的事了。那是一个雨天,没出工。下午看见雨停了,就想到去寄封信。那时候只有铁山有一个比较像样的商店,顺便去逛逛,一天便打发完了。走出邮局往铁山去,一个人急匆匆地从我身边走过,看到他的背影我不禁哑然失笑——一个看似中年的男人,穿着一身破旧的衣衫,一双人字拖鞋踢里趿拉,可笑的是从这人的脚后跟一直到后脑勺竟然全是泥点子!还有比我还不会走路的,不禁暗自庆幸。
  大约过了两三天,生产队开会,说是新来了两个知青,江永转点来的,夫妻。我抬眼一看,哟,这不就是我前两天看见过的那人吗?真巧。男的姓廖,好像叫做廖德新,女的姓陈,生产队也没有空余的房子,就把他们安顿在烟包山冲尾的陈家宅子,那土屋早就破败不堪,不然阳宝子兄弟也不会搬出来的。
   虽然同是知青,我们却很少交往。他们夫妻俩都不属于那种很熬似(能干)的人,老廖平常跟队上的男人一起干活,功夫一般般,眼睛好像也有点小毛病。陈姐姐就不同了,基本上什么都干不了,大螞子一个,视力几乎为零,只看得一点光,能干点什么呢。提到他们,社员们多是叹息“敢个银搞到农村来做嘛咯,样免撸到食咯,造里孽咯”。除了看不见,陈姐姐还一身是病,也没有生养。偶尔聊天,我就说,你这种情况应该可以去申请病退呀。“想是想咧,冇得门路,难呢。”烟包山冲里田很少,因而也难得到冲里干活,偶尔队里派工到冲里,干活总有调汗的时候,听那些男人们说,到他们屋里水都不敢喝“太嚟赖哩,唔敢食。”是啊,一个看什么都不清楚的女人,怎么指望她能把家里收拾得好呢。哎,可怜的人。
  到了1978年底,终于等到了大返城的机会,我们兄妹终于也回家了。记得那个时候,陈姐姐已不经常在队里,老廖呢,好像也总是在想干点什么,冲尾那破屋子早已不被人记得,人呢,也难得被人想起。
  又过了好多年,有一次观先子来株洲,在我家住了几夜,几乎我们每晚都在聊队里的那些事儿。有一次我突然想起“廖德新两公婆呢?”哦,几滴两公婆吧,多时离敢哩。观先子说,招工的时候,招工的人看中了浏阳知青顺兰子,于是老廖就去跟他说,你把我招走吧,我负责做那女孩子的工作,事情就那么简单,顺兰子同意了做招工的那人的女朋友(后来就成了老婆),老廖也终于离开了那冲尾的破屋子。“捱还去过老廖屋下呢,唔滴几造孽子,一个老婆婆靠捡废品为生,婆孙相依为命(那肯定是招工以前的事)”。我不禁心里一酸,这样的家庭情况,为什么会下乡?
   我曾经在《烟雨包山》中详尽地描绘了生产队几十户人家百十口人,独独漏掉了冲尾这家人,是我遗忘了他们吗?这个角落,这些人,这个阶层……谁把他们遗忘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4-8 17: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还原了真实生动的社会底层里一个被遗忘角落里被遗忘的人。那时的人其价值就是那么一点点,现在看来不可思议的事在当时就平平淡淡地发生了,令人唏嘘不已。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18: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楼主文章,不由唏嘘叹息,当年我们队上也有一位大姐(到底多大年龄?谁也不清楚),骨瘦如竹篙,照顾她看队上唯一那一条独角水牛,看一条牛2分工,她牵着水牛游田埂(水牛吃田埂上的嫩草),牵着牛绳的她,经常被水牛弄到田中;丢鞋弃袜、弄得一身的稀泥,狼狈不堪。知青们议论纷纷,如此大龄、弱不禁风的女子也被哄来农村,真丧德,文革返城后,这位大姐就在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了,据说是转了点,究竟她那当中学老师的姐姐将她转到了什么地方?队上知青至今没有一个人知道!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22: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遗忘不了的地;遗忘不了的事;遗忘不了的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9 12: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说黄连苦,陈姐姐比黄连还要苦,命运不公啊!现在怎么样不知道吗?
楼主,花甲是什么?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9 13: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4-8 17:10
  本文还原了真实生动的社会底层里一个被遗忘角落里被遗忘的人。那时的人其价值就是那么一点点,现在看来 ...

  按说我们都是够令人扼腕的了,但是像陈姐姐这样的生存都成问题的人,怎么熬过缺衣少食的岁月?人性呢?
  谢谢牛哥鼓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9 13: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上各位知青兄弟。我是78年12月离开七宝山的,那时的陈姐姐已经不在队上,老廖哥哥也不常在家,人总得活着,自谋生路也是自然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9 13: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4-9 12:20
人说黄连苦,陈姐姐比黄连还要苦,命运不公啊!现在怎么样不知道吗?
楼主,花甲是什么?

   大方兄,花甲就是一种贝类,不贵,十月间也是很肥美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9 21: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放牛娃汪麻子 发表于 2018-4-8 18:11
读楼主文章,不由唏嘘叹息,当年我们队上也有一位大姐(到底多大年龄?谁也不清楚),骨瘦如竹篙,照顾她看 ...

  你说的这个女人是哪个队的?我没听说过,她应该不是长沙知青。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9 22:28:01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土重生 发表于 2018-4-9 21:19
你说的这个女人是哪个队的?我没听说过,她应该不是长沙知青。

65年随长沙市十中来农场,分在我们队上;她姐姐是一位中学教师,长期姐妹相依为命,弱不禁风的她,无奈逃不过“上山下乡”,文革返城后便与大家失去了联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0 07: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放牛娃汪麻子 发表于 2018-4-9 22:28
65年随长沙市十中来农场,分在我们队上;她姐姐是一位中学教师,长期姐妹相依为命,弱不禁风的她,无奈逃 ...

  哦!65年到农场的知青,难怪我不知道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5-23 07:04 , Processed in 0.281461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