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48|回复: 4

【回望50年】井底捉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4 11: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望50年】井底捉鳖
    明家团坐北朝南,背靠山麓呈一字延伸,一条简易山路将村子劈为两爿村头与村尾各有一口井,我所在的第四队与相邻的第五队及第三队部分挑村尾井水喝。这口井地处山塘下,与建国大队十一队接壤,被三棵高达七八丈,围四尺的枞树遮蔽。此井口宽一丈长三尺朝南边由石板铺就清澈的井水时刻越岩板溢出。听老人说这口井只有一个多人深,但那暗绿色的井水与漂浮在井口沿的绒毛,常常使知青们感到它是那么的阴森恐惧。每当烈日当空阳光耀眼的中午,透过树叉强烈的阳光直射井面时,我们曾好奇地趴俯在井缘,隐约约看到波光粼粼、丝草漂拂的井下有一块灰白色的东西,大家以为那是一块青石板,多年来老人也是这么说、也就无人去多事追询
    一晃两年过去,建国11队靠近水井掘窑烧瓦缺少木料,断然将井旁那棵最大的枞树砍伐,第二天井水骤然跌落两尺多,给我们挑水带来诸多不方便,乡民们必须下井将两脚跨在两边井壁孔眼,一桶一桶注满水后提举上来。
    一天中午,天天到知青屋来的小伙计泽元神秘兮兮对我说:“你发现吗,呷水井里有汽泡鼓上来,好像是那块青石板在吐气,是不是井底灰色的东西不是一块石板,说不定是乌龟王八翻了边困住了?”我不太相信,为什么两年多没看到它动一下呢?泽元很不甘心地说:“我已经观察三天,是不是找几个人抽干看看”经他的劝导我专程到了井旁。
    我俩趴在井口静静地观察水面,咕咕咕——不多久,果真见有细小的汽泡不时地冒上来。我越看越觉得奇异,难道真如泽元是只团鱼(俗叫脚鱼)?顿时,我俩欣喜若狂,迅速弄来一只可盛50斤水、椭圆形靠两人一组拉扯淘水的木盆,不停歇地干了一下午,直至水面剩不到两尺深才停止了工作这时候呈现在眼底的己不是青石板了,而是一只千真万确的、仰躺的、卡在石槽里被丝草缠绕的大团鱼。大团鱼此时并没有料到自己的末日降临,依然是那么安恙地睡着、呼吸。我小心翼翼跳进井里,分断围捆它的丝草,又小心谨慎地把它托了上来。
    团鱼像个大瓦钵,重达五斤八两,引来了许多乡亲围看,有人说是“精怪”吃不得的,谁吃了就会肚子痛与肠子断。知青们可不信这么多啦,个个嘴谗得很。当夜,我们把它扔进煮猪潲的铁锅里加热,为仿止意外我还搬了土砖压住盖板,只听见劈里叭碰撞的家伙垂死挣扎,约有5分钟后才无声息遭焖死。我切了些姜片熬煎熟几人美美吃了一顿,大伙还喝掉两瓶“德山”大曲呢。
    翌日,早起我去挑水,蓦然被眼前的情景怔住了!唉,曾经养育我们两年多的小井,依旧是昨天淘井时那副凄惨状不到两尺深的、浑浊的水面浮满了残草断丝。我瞬刻腾升内疚,呀!是因为毁灭了镇井之宝“团鱼”还是伐掉了大枞树?或许是两者俱有。罪孽啊说起来难以置信,不是我迷信,尔后我真的胃痛了两天,还真不敢在人群中说!从此,我们只得更艰难或跑更远的路去村头的井里挑水了。
    我们时常惦念着水井,期待着盼望着它像往昔一样清泉溢满渭渭流潺。三年后我转点前曾到井边,这井水仍然低落一米。1996年8月12日我们知青组6人重踏乡情路,傍晚不约而同提议去村尾挑一担水。啊!远远地看见两棵枞松傲立,两旁树木葱郁,面前的水井早己恢复了原样清水荡漾,沁人心脾。
    我欣慰!我们痛饮!!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4-14 12:59: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只王八巨大,简直成精了。80年代初,我喜欢钓团鱼,最大的也就3斤。
   这只团鱼仰躺着卡在石槽里被丝草缠绕2年,被石槽卡住,丝草缠住肯定是动弹不得。按理,团鱼是用肺部呼吸的,和鲸鱼、海豚一样,虽然是水生动物,但是不用腮呼吸,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到水面上换气。龟四肢中间有个囊,可以看到有时扁有时鼓,扁时没气,憋不了一会就要换气,鼓时成年大的团鱼最多能达到5~8小时不露出水面换气。
   居士兄所描述的这只团鱼我很疑惑:
   1、团鱼食性较广,稻谷、豌豆、小鱼、虾、昆虫、蜗牛等通吃,最喜欢吃的食物是小鱼、蜗牛、玉米和稻谷。这只团鱼在井底,而且被卡住,缺乏食物,井底的浮游生物不足以供需5斤8两的大水鱼食量,是怎么活过来的?
   2、水鱼是用肺部呼吸,成年大团鱼最多能达到5~8小时不露出水面换气,超过这个时间不露出水面换气,必死无疑,而这只团鱼能够在井底水下被卡住憋气2年,我十分纳闷,除非是神话故事中的团鱼精。
   3、水鱼如蛇般冷血动物,每年4月初开始摄食;6一8月摄食活动达最高峰,至10月气温逐渐下降后其来食量开始下降,当气温降到10摄氏度以下时,则停止摄食,进入冬眠期。这只水鱼困在井下2年无法冬眠、无法获取食物却不死,我百思不得其解。
  结论:此团鱼不可能在井底2年,也没有被卡在井底,否则,活不过半天。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4 13: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脚鱼食性寒,更何况是山泉水里的脚鱼,阴寒特别重;记得长沙人呷脚鱼无论红烧、清蒸,总是少不得放上几粒胡椒,想必是避寒罢了吧,没放胡椒的脚鱼,体虚者难免不闹肚子痛!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17: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4-14 12:59
这只王八巨大,简直成精了。80年代初,我喜欢钓团鱼,最大的也就3斤。
   这只团鱼仰躺着卡在石槽里被 ...

谢你关注详尽。
我也疑惑,“精”也?可是要呷就不想那么多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4 21: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0-20 07:59 , Processed in 0.272459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