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00|回复: 33

【回望50年】:月亮从山后爬上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6 07: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gif
【回望50年】:月亮从山后爬上来

    公元1969年元月3日,天空飘舞着雪花。一大早我挑着简陋的行李,登上一辆披红挂彩带雨棚的解放牌货车,奔向广阔天地接受再教育。没有送行的亲人,只有飞扬的雪花陪伴我,披上了知青的战袍……
    我插队的地方是湘中丘陵地区一个普通的山村,地势东高西低,它周围起伏的山丘上,连绵不断地生长着四季长青的树木和竹林。一条沿岸长满了刺蓬和小杂树的小溪,从队上田垅中弯曲着流向西边的小河。
   下乡不到半年,队上就停止发放伙食补贴。俩位父母有硬扎关系的知青,都带指标点名被招进了好单位,俩人春风满面地挥手和我们拜拜了。剩下的知青因出钱出力的问题难以统一,安置在生产队保管室的知青集体户,就宣告散伙,分别安排到社员家落户。军属刘三娭毑家的偏屋,便成了我的新家。
  身为独子的我,天天坚持出工,卖力地做各种农活,力图用自己辛勤的劳动,换起一席招工名额。好在那时晚上几个青年农民,会常来我的蜗居串门。他们听我讲历史故事;我拉二胡他们唱山歌:“郎上丘妹下丘,好比云南隔贵州。请起龙王老子发大水,冲垮田埂做一丘,郎无牵挂姐无忧……”。闲聊中会做泥工的七哥讲:有天公社召开生产队长会议,他正好在礼堂外面粉语录牌,听到弯岭生产队队长夏四老倌的发言,把肚子都笑痛。他叉着腰有声有色地学道:“同志们,现在的国际形势一片大好,但是修正主义分子南斯拉,(应为南斯拉夫),吃住我们的朋友-阿巴亚(应为阿尔巴尼亚),咯还下得地呀!毛主席晓得后火一喷,连冒讲九九,就敲了南家里一‘铁托’。我们贫下中农也决不答应,也要敲南家里一锄头脑壳……”琴声、山歌声、嘻笑声悠悠然然地飘出茅屋顶,传到田野山林和星星闪耀的夜空。
   他们走后,从山后爬上来月亮,给万籁俱静的茅草屋顶的偏屋,披上了清冷的白光。宁静的夜晚,我独自边看书边瑕想:我思念拿十八元生活费,却还在“五七干校”深造的母亲;思念住在校正街上苍老的外婆和戴着右派帽子的舅舅。此时此刻她们也在牵挂我呀!在-次又一次地咀嚼孤独中,我吟出了“一轮明月照孤灯,整日辛劳盼景新。欲比天涯沦落者,又惜为民一寸心”的打油诗句。
   秋收时又传来了招工的消息,知青们都跃跃一试,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尽管公社中学的老师,在队上当路的几户村民家的门板上,用粉笔写了:“知识青年小李子,勤奋出工不怕苦,虚心接受再教育,做事好比出山虎”的表扬稿。但我从小就失去了父爱,独撑门庭的母亲,自然没有能力将我拉进招工的行列。队上的记工员德哥得知招工推荐会的内情后,他同情地对我说:李伢子呀,你下乡后做事实在蛮发狠,只怕是你那二步水的阶级拖了后腿(意为非红五类出生),加上你又不到头头子屋里去走动走动,唉,咯要想招工回城只怕是蛮难得呢!
    目送那些幸运者欢欣雀跃地蹦走后,留下了我和一些因政审不合格的男知青或是体检不是处女的女知青,还得继续挥动锄头,修理地球,还得接受不知到何年何月的再教育。外界的压力,不平等的竞争,我不平衡的心也狂了。平时滴酒不沾的我,竟一下喝了几两白酒后踉踉跄跄的回到偏屋,云里雾里地倒在床上。酒精分子搅得我天昏地暗,朦胧中,感觉鞋子被人脱掉了,我吃力地睁眼一看,刘三娭毑弯着腰在帮我洗脚,床下的呕吐物也扫得干干净净。“刘三娭毑……”我泣不成声地喊一声。“青年,莫讲了,你出了咯些凶数,会上大运的,人嘛,何事时时都会走顺风?莫再糟蹋自己了”。几句朴实贴心的话,还有额头上的热毛巾和床头的浓茶,对于困境中的我,无异是雪中送炭啊!
   又一次与招工失之交臂,我茫然无措,真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从山后爬上来月亮,透过土砖墙上的窗洞照进来,我的蜗居显得十分惨白和清冷。在无奈和孤独之中,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也是在中秋时节的月光下,在长沙彭家井天主堂医院,由鲁爱德大夫主刀行剖腹产手术, 我在拂晓时分,顽皮地走出母亲温暖的腹中,用啼哭声宣告:“这世界我来了”。
    来到人世后,虽然总是勤奋向上、与人为善,但尘世间的现实,为何总是击破了我的梦想呢?我虽觉得:人生原本无所谓高下低长、无所谓优劣输赢的,然而是当年的“龙生龙、凤生凤、老生儿打地洞”的血统论,却生硬地把人分成了三六九等!难道我不能成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吗?“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面对残酷的现实,好在我没有颓废,仍然不屈不弃地坚守“待人以诚信,处事当守拙”的信念,一步步艰难地行走在人生的道路上。
   日子消失在一张张日历之中,在这纷繁的世界里,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我穿行了近70个春秋,尽管没有名利的收获,但身份却在不断地变化。如今在银色温和的月光下,我每一次深情的回望,当年招工的场景都会历历在目,令我终生难忘。所以在不同的身份经历中,对我影响最大的却是当年的知青岁月,因为尽管我吃了许多一言难尽的苦,但也练就了自己吃苦耐劳、不屈不弃的性格。我总是自以为是的这么想……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4-16 08:3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此文写得真实、语言流畅、有独特的文风,值得推荐,我为您点赞。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08:57:4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文中朴实的刘娭毑就使我见到了我知青岁月里为人特别善良的乡村大娘,一声温馨的问候,一句贴心的话语,使你特别受感动。一把小菜让你牢记恩情,难忘这些人性本善的人们,也鞭策我用善心去对待这个世界。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09: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招工对每个知青来说,不管你是下乡“镀金”,几个月就远走高飞离开农村的“红五类”;还是你勤勤恳恳在乡下务农,出身于“异类”的知青,都是刻骨铭心和难以忘怀的;这些往事虽说已经过去许久了,但打在心中的铬印是永远不会抚平的,月亮从山后爬上来,也会在山前落下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1:0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忆难忘的岁月,当年,最难受的是招工打乱了我们的正常农夫生活,一起下乡的知青,一样的劳作,一样日出而耕,日落而息。招工却分三六九等,回城的知青欢天喜地,留守的知青痛苦不已。
   记得我们队六个插队知青,都是同班同学,一次走了5个,留下一个孤零零的女同学,我们回城那天,我们走到村口,一步一回头,看见她站在老屋下哭泣,目送我们。那一刻,我们心里好难受。
   四年后,时来运转,她被保送上工农兵大学,我们还在当工人。暮年,我们同学聚会,我们大多是干一辈子工人退休,她退休于南华大学,退休工资高出同学们一半还有余,这让同学们羡慕不已,也算是给她在乡下多干4年的精神补偿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1:3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招工对已经招上去的知青确实是一种解脱,对没有招上去的知青却是一种残酷的打击,是人生最难忘的历炼。李耕兄所描述的“从山后爬上来的月亮”也曾光顾过有着相同经历的知青。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9:2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日子消失在一张张日历之中,在这纷繁的世界里,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我穿行了近70个春秋,尽管没有名利的收获,但身份却在不断地变化。如今在银色的月光下,我每一次深情的回眸中,当年招工的场景总会令我终生难忘。所以在不同的身份经历中,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当年的知青岁月,因为尽管我吃了许多一言难尽的苦,但也练就了自己吃苦耐劳、不屈不弃的性格。我总是自以为是的这么想……


    知青岁月的磨练,当土夫子、现场施工员等的经历,这些艰难苦楚给李耕的人生垫了底,吃得苦,霸的蛮,淡定从容,没有懈怠,总是走在向前的路上。这就是李耕给我的印象。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9:5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山村俚语诙谐,知青盼招工心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6 20:3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戴老夫子 发表于 2018-4-16 08:35
李耕此文写得真实、语言流畅、有独特的文风,值得推荐,我为您点赞。


      回戴兄:招工是知青难忘的话题!

               203423uan1hqhectthxyni.jpg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20:44: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招工时我们组 5个女知青,年龄最小的出身好她,嫁了个老干部16岁就做了母亲,还有两个根正苗红的招工了,剩下的我和一个高中毕业生。一天我偶而碰上了一群招工人员。有人向我招招手,示意有事找我,你招在卿个厂?…我摇摇头,你结婚了?我摇摇头笑着走开了,只听到几个人议论说,为什我们想招的都招不上来?…所以我从不去想招工,不想我还能再回城,心灰意冷不求上进,工作组干部说我是花岗岩头脑,直到85年我上了党训班。我都不肯写入党申请书,心灵的伤害害有多深…。现在想起来我还真倔。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22: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到人后,虽然总是勤奋向上、与人为善,但尘世间的现实,为何总是击破了我的梦想呢?我骤然觉得:人生原本无所谓高下低长、无所谓优劣输赢,然而却是可恶“血统论”,生硬地将人分成了三六九等!难道我不能成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吗?“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面对残酷的现实,我没有颓废,仍然不屈不弃地坚守“待人以诚信,处事当守拙”的信念,一步步艰难地行走在人生的道路上。
     
    事实上李耕君是一个全面发展的很成功人士。他诚恳待人,奋发向上,工作从最基层做起,用在学校学的扎实的文化知识和在农村的艰辛历炼,一步一个脚印,彰显他工作的务实与能力。因为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他们这样的人不是单位的中流砥柱又用谁呢?
     人生没有酸甜苦辣是不能祘真正的人生。人生你是强者!
    拜读李耕友精湛的文字,钦佩做人的理念!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05:49:34 | 显示全部楼层
筱莜 发表于 2018-4-16 08:57
读了文中朴实的刘娭毑就使我见到了我知青岁月里为人特别善良的乡村大娘,一声温馨的问候,一句贴心的 ...


   回筱莜君:如今对在知青岁月中关爱、帮助我的人,总是牢记!而淡忘那些看不起、甚至害知青的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7 07: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68年以后下乡的知青,心中都还有着一个招工的希望,而以前下乡的我们,却因父辈“原罪”的帽子压着,不敢做招工的梦,大多选择“病退”一着回城。
  要不是有了一个“父母年老,多子女身边无人可优先招工”的政策出台,还不知道要在农场呆到什么时候。
  我们农场的汤司令(在《一九六七年农场知青回长沙》一文提到了他)就由于长沙没有了父母,成为了江永“留守知青”,终生未娶,认了一个干儿子,去年离世去天堂,都是他干儿子打理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7 08: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4-16 09:15
招工对每个知青来说,不管你是下乡“镀金”,几个月就远走高飞离开农村的“红五类”;还是你勤勤恳恳在乡下务 ...

    招工对每个知青来说,不管你是下乡“镀金”,几个月就远走高飞离开农村的“红五类”;还是你勤勤恳恳在乡下务农,出身于“异类”的知青,都是刻骨铭心和难以忘怀的;这些往事虽说已经过去许久了,但打在心中的铬印是永远不会抚平的,月亮从山后爬上来,也会在山前落下去……


   隐版的这段话说的好,客观!上山下乡时是千军万马一条路,就业返城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是表现好就能返城,而是所谓出身好、有关系才能捷足先登。我插队11年后才伤尽脑筋办病退回城,故对晏生为办病退送谷子到粮站,天黑着急儿子赶回村那一段特别地理解同情。现在想来,我在乡下那些年真算不了什么,比起留守在山村的知友兄弟姐妹,他们的坚守让我感动,不管现在的他们过得如何。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7 11: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图中耕君所挑的我认得,是大粪桶,别的我就不多说了,想问一句,回去看望过刘娭毑吗?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12: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4-17 11:51
图中耕君所挑的我认得,是大粪桶,别的我就不多说了,想问一句,回去看望过刘娭毑吗?


   大方君我在寄赠你的《吹起心中的短笛》之书“房东”文中写道:“回城后,我下乡去看了刘三娭毑几次,也给她寄过几回城里百货和食品。以后成家立业的奔波和忙碌竟好久没有去看过她。得知她老人家作古的消息时,她已长眠地下一年多了。后来我专程去了老人的墓前拜祭,含着泪点上香烛,将新购的一台袖珍收音机放给她听,然后将收音机埋在她的墓碑前的土中。眼望着刘三娭毑墓碑上的遗像慈容,回想起她“青年”的呼唤,内疚之情挥之不去,我没能送她最后一程啊!仁慈的地母啊,福佑刘三毑朴实善良的灵魂吧!”
        谢谢关注和提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7 12:42:52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下乡不容易,出身不好的知青就更艰难,因为他们要饱受不公政策的打压,被人歧视的感受是刻骨铭心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7 15:5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这篇文章就是说明那年月招工很欺人,给没有份的知青就是一种精神上的摧残!尤其对半路上被刷下来知青更是残忍!简直是无人道!
    我和翘妹子出身都不好,我们早有心理准备,不吃那一套,记得六九年招工的时候,大队通知我们知青到大队部开会,我和翘妹子首先问开会有工分没有?大队干部回答我们有工分。我们到了大队部,对面碰哒长沙来招工干部和公社干部,我们望都不望他们一眼,擦肩而过,就不望他们招它妈的屁工!    我们安心在乡里过我们的小日子!时机一到,我们带着3个儿子照样回城了,再招工进工厂当工人还蛮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7 17:58: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朴实无华的农民语言最生动,当年东南湖囲湖造田,翻湖泥灭螺。寒冬天下毛毛雨,与农民刘X挑着稀湖泥,一路走一路漏泥水,挑的烂泥堤,还冒堆得一米高,又垮下來了,又往上挑稀泥。广播里大喇叭喊:“一定要消灭血吸虫!”刘x怨气十足喃々细语:“什么要消灭血吸虫啰,我看咯是一定要消灭咯些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19: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4-16 09:15
招工对每个知青来说,不管你是下乡“镀金”,几个月就远走高飞离开农村的“红五类”;还是你勤勤恳恳在乡下务 ...


   士安兄说得好:“月亮从山后爬上来,也会在山前落下去……”。旧的终将失去,新的蓬勃而来,冬去春来,年复一年,人类就这样从远古、从蛮荒、在旧与新的交替之间,一步一步走出泥泞,走出迷茫。庆幸我们的后代,不会为家庭出生问题而犯愁了!
              谢谢留玉鼓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4-27 07:05 , Processed in 0.342291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