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97|回复: 13

【回望50年】蚂蟥凶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8 15:4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望50年
               蚂蟥凶狠
   上小学时,我们子弟学校组织到近郊农村参加过春插。就有过被蚂蟥叮咬的经历。不过那时人小,这么多年过去,印象已经模糊了。上中学后参加劳动的次数就比较多了,后来直到文革期间,下乡的头一年,学校搞“复课闹革命”期间,我们还到农村去插过秧。其中,长沙近郊的大托铺就去过不止一次。
   那年,双抢时天气很热,太阳很毒。不知为什么我会注意到,有天看到一个年轻妇女,抱着个孩子,打着一把黑色的阳伞在生产队附近的一条土路上。显然,她至少不怎么出工。有人说那是队长娘子。而我下乡的地方在靖县山区,劳动力那么缺乏,可队里会计和出纳的年轻的媳妇,基本上也不出工。偶尔,老队长在队里开会时,因为劳力紧张,气愤地大骂:娘卖白的,就是在旧社会,农忙时地主也要下田做个样子呀!于是,那两位一般不出工的干部家属,才象征性地出几天工。看来心疼自己女人的人,无论何时何地都大有人在。
   大托铺那里有个机场。有次参加双抢中间休息,阳光炙烤,我们班上几个小伙伴就跑到部队机场一间休息室躲晒,那里有一个报架子,上面挂着一些报纸,我随手拿过一个报夹是《空军报》,正准备看看,一个卷着裤腿,满腿泥巴,显然也是帮附近生产队插秧,刚从水田里回来的现役军人走过来,把那个报夹收走了,说:这个你们不能看!原来那是军队内部报刊。那次在大托铺劳动,还有件趣事:劳动之余,我们跑到附近的湘江河里游泳。那时大约正值长江涨水,往湘江里倒灌,江水清澈碧绿的,江流不像伟人诗词里讲的:湘江北去……而是往南流。这正好应了当年高司的一句口号“若要高司低下头,除非湘江水倒流”。那时高司的大学生们,可能和我们这些个老三届的中学生一样,也面临毕业分配。事关饭碗,在社会上的闹腾劲头,好像也不像文革前期那般热情高涨,似乎已经偃旗息鼓了。
   一扯就离题了。不记得是在小学还是初中,去农村劳动前,老师进行战前动员,讲述注意事项时,自然也会提到蚂蟥。我记得老师的说法是:被蚂蟥叮了不要着急,不要用手去扯,而是应该用手在蚂蟥叮咬的上方,轻轻拍打,蚂蟥自然就会脱落。老师的这种说法,我在长沙近郊农村劳动被蚂蟥叮时也实践过。好像没什么效果,有次把小腿蚂蟥叮咬了先是轻轻的拍,然后使劲地抽打,把蚂蟥叮住的部位的上方皮肤拍红了,火辣辣的疼,蚂蟥先生似不为所动。最后还是用手指甲硬抠下来的。
在中小学参加劳动遇到的蚂蟥经历有限,受害不深。如果不是后来下农村,在我等如今逐渐衰退的大脑里,蚂蟥这玩意儿恐怕的不会至今还留有那么清晰而又深刻的画面。
   1969年初,我们到了靖县农村。最初出工是到山上把砍伐好的整根的杉木,从深山老林里辗转盘出来,这个劳作项目又是另一番艰险,但与本文无关,且按下不表。之后又有挑化肥、出牛粪,到城墙界参加修国防公路等等。直到春耕开始下水田。这才又有了直接面对蚂蟥先生的机会。
   首先是砍田坎。我们那里水田大多分布在山冲里,从冲口地势较平缓地段有较大块的水田。然后往山冲里走,会依山冲走势,层层砌坎,形成梯田。每块田的边坡及田坎,一个冬天下来,茅草丛生,有的会有一人多高。必须用刀砍去,否则杂草会遮住阳光,影响水稻生长,粮食会减产。砍下来的杂草,除了部分带回去喂牛,其余撒到田里,充作绿肥。春耕前准备工作,就包括砍田坎。此时,山冲里的水田,有的是干田,这种田的田坎好砍一点,不用脱鞋和打湿脚。但有的水田因为水源问题,为防止来年缺水,一个冬天田里都泡着水,春寒料峭,光脚下到冰冷的水田里,还是要咬咬牙的。这时就遇到蚂蟥了,有的水田里蚂蟥多,人都有感觉,挥刀砍一段田坎,赶紧爬上岸,一看,腿上黑糊糊的沾满了蚂蟥,只不过我们也不急,用手中的镰刀刀口贴着小腿,从下往上一刮,蚂蟥就都刮掉了。接下来在下田继续工作,无非砍一段,爬上田坎刮一次蚂蟥,吃亏不厉害。好在山沟里的田亩面积都小,几个人一起砍,一人一段,一块田的田坎上的茅草很快就砍完,再转移到另一块田里去。
    不过,有的田里的蚂蟥之多,看了令人头皮发麻,记得有次出工,都是男社员,我站在田边小解,哗哗的水声,惊动了不知在那里蛰伏的蚂蟥,就看到从几个方向,有五、六条硕大的黄褐色的蚂蟥,循声一伸一曲飞快地游了过来。看到此情景,我到另一块田实验了一下,用镰刀在水田的水面拍打了几下,果然好几条蚂蟥随着刀拍打的水声,迅速冲了过来。显然它们也饿坏了。我不大明白,这种冲沟尽头的冷浸田,一年到头只种一季稻,人来光顾的机会很少,可蚂蟥除了人血,还靠什么为生呢?
   不过在山区,砍田坎有时也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有次我们知青组有位老兄,砍田坎还砍到一只野兔。野兔虽瘦,也为我们开餐增加了些许油荤。
   春插开始了,我从前在学校劳动时插过秧。而且自我感觉良好,自认为动作熟练、插秧速度很快。在靖县,我们那里插秧是大家一字排开,往左插碰到人,就退一行,再往右插,再碰到人,又往左插,谁面前占领的面积越宽,就表明你插秧速度快。年轻人还有不好胜的。你比我快,我就更快!左手拇指和食指中指迅速分秧,递到右手,右手毫不迟疑,立即栽秧到水田里,同时脚步快速移动,尽量占领更宽的位置。山区水田的面积不大,很快就插完一丘田,可以上岸活动活动腰身,走动一下缓解劳累,到另一丘田了再继续。可我听我下到沅江的同学说,那里插秧是件苦事,一人一陇,有时半天还插不到岸。说起农活,湖区可能更苦更累。
   可就在这样忘我的劳动中,蚂蟥悄悄地叮上我了。有次,我们插完一丘田,刚上岸我伸直腰,忽然觉得腿上软乎乎的挂着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只见右腿小腿吊着三根三四公分长、暗红色的蚂蟥,左腿小腿也是,也有两根那玩意。此情此景令我十分震惊。我立刻坐在田坎上,先将蚂蟥一把撸了下来。此时,吃饱人血的蚂蟥已经不能再紧紧地吸着人的皮肤了。望着靠我的血喂肥的蚂蟥,心想:这血肯定是回不到我身体里去了,但绝不能就此罢休肥了蚂蟥!我抓起肚子里装满我的鲜血,像蚕宝宝大小的蚂蟥,用手一挤,鲜红的血就像从注射器里挤出的一样,喷射出去,化成一道细细的红色血柱,两条、三条……,整整五条,我的鲜血染红了田坎周遭的巴掌大的一小块绿草和土地。有的血珠挂在翠绿的草尖上,闪闪欲坠,格外醒目。拼命努力插秧,却被蚂蟥吸了那么多血,这让我欲哭无泪。我才有多少血呀!这无端失去的鲜血,找谁去讨要呀!
   挤完血后,蚂蟥恢复到了吸血之前的大小,竟然只有一公分左右长短,扁扁的在蠕动。蚂蟥吸血后体积竟然是自身的好几倍。低头看到这一幕,我怒不可遏。怎样处置这些吸血鬼呢?我找来几根细细的竹枝,把肇事蚂蟥套穿过去,肚内朝外,然后撸至竹枝中部,上下不挨,插在田坎无人处,让它们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晒干它们、晒死它们!
  之后再插秧时,尤其是到蚂蟥多多的田里,我就比较注意了。插一段关注一下自己的腿部,有蚂蟥及时清除。尽管如此,还是有被蚂蟥叮住而未能及时察觉的情况。有次插完田,回家吃钵以(当地方言半日,即吃中饭)时,在灶头烧火,发现脚踝处有一个吃得胖胖的蚂蟥。不消说,顺手将其投入了灶里熊熊的烈焰。
   蚂蟥的危害还不止于此。被蚂蟥吸过血后,被叮咬处还会流血止不住。有句俗话说:出水才见两脚泥。有时从水田里起来,发现腿上被蚂蟥叮过的部位,血流成一线,把那层泥巴冲出一条小沟。这时,队里的农民告诉我,到田边的羊角树,扯几片树叶,放到嘴里嚼成一团,敷到流血处(伤口处理也如此)可以止血。我试了一试,果然有奇效,流血立止。不过那树叶嚼起来,又酸又涩。
   蚂蟥生命力很强,据说像蚯蚓一样,把它斩断成两截,它就成了两条蚂蟥。我们队里爱动脑经的年轻哥哥大洞拐,有次言之凿凿的告诉我,他曾经亲手做过实验,把蚂蟥烧成了灰,丢在一个废弃的舂米的石碓里,不久里面密密麻麻的生出一窝蚂蟥。不过,这话我不相信,烧成了灰都是碳了,那还会有生命出现。他说的那些再生的蚂蟥,也许是蚊子的幼虫孓孑吧。不过,我没和他争论。大家都恨吸血鬼,土生土长农民拿蚂蟥也没办法。
   有个法子就是往田里撒石灰,这样蚂蟥是少点,但这种办法我不是很喜欢,撒了石灰的田,人下去对腿脚的皮肤有伤害。记得队里也在有些田里撒了石灰,从田里上来后,脚滑得鞋都穿不住。我穿的是一双塑料凉鞋,走路遇到稍有点坡度,甚至踩到一块石头,“蹭”的一下,脚就从鞋里滑出来了。只好拎着鞋光脚走路。走路都要小心。
   田里还有一种体型较大的蚂蟥,当地人称牛蚂蟥,专叮牛这类大型牲畜。据说,牛被这种蚂蟥叮了,会疼得在水田里乱窜。牛蚂蟥我犁田耙田时曾经看到过,确实比一般的蚂蟥大很多。当然只好避而远之啦。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4-18 15:57: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下乡时蚂蟥常吓得女知青哇哇地叫!其实拍蚂蟥叮咬处它就掉下来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8 16:36:22 | 显示全部楼层
    《蚂蟥凶狠》一文又所我们带回了乡村水田,被蚂蟥叮过的朋友,赶快来跟贴回应!
    山区有蚂蟥湖区也有蚂蟥,而且有一种叫“叉蝙”的蚂蟥。有一尺多长,吸盘特别厉害,被它叮上了根本拉不下来,只能反复拍打脚腿。华容有血吸虫,因此发明一了种帆布做的“血防袜”,穿着它下田防蚂蟥还是挺好的。可是血防袜很少,我们只得想办法将长袜剪成一个直筒套在腿上防蚂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8 17:34: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另外插上一段。记得月生在闲谈时提到过蚂蝗,而这鬼玩艺我们是再熟悉不过了。凡是下放到江西的上海知青,只要在水田里干过活,就没有谁不被蚂蝗叮过的。就连江西老俵都不例外,相比之下,蚂蝗对上海知青的细皮嫩肉要更感兴趣一些。蚂蝗细细长长的,黑中带黄,没吸血前就那么一丁点,吸饱血后体积会增加好几倍,变成圆滾滾的。蚂蝗是瞎子,在水里完全是靠听觉来叮上目标。我曾认真观察过,看见有蚂蝗过来了,便站着不动,它也会原地呆着不动,一旦听到水声,会马上向水声处游去,有时侯我会用耘草的工具在反方向弄出点水声,以此来引开这恶心的小家伙。但有时蚂蝗太多了,这办法就不管用了,再说不能不干活吧。所以只有多注意,时不时抬起腿看一下,另外加快干活的速度,因为蚂蝗在水里一拱一拱地并不是游得很快。但一天下来,总难免会被叮上几口。刚开始被蚂蝗叮咬时,非常害怕,不知所措,女生们还会尖叫。这时侯老俵会过来帮你拍掉,并告诉我们,千万别用手扯,越扯越朝里钻,扯断身子头还会留在肉里,而且蚂蝗这东西扯成几截就会变成几条。拍得时侯要朝蚂蝗钻得反方向用力拍,拍个五、六下就可拍出来。时间一长,我们就不怎么害怕了,但还是有点恶心。处理蚂蝗有两个办法,一是用老俵烟杆里的烟焦油(尼古丁),蚂蝗遇上烟焦油便会化成水,但哪来这么多烟焦油?最常用得就是拿一根小草棍,从蚂蝗嘴里穿过去,象翻鸡肠一样给它来个里朝外,然后将棍插在田埂上,几分钟后就被烤成了蚂蝗干。老俵们把蚂蝗拍下来后大都随手一扔,但我和桃都要将它们晒成干,不如此不解恨。有时侯在劳作间隙休息时,还特意下田抓,然后用棍子翻过来后将它们在田埂上插成一排,以报吸血之仇。这小东西不但吸走大量的血,而且吸得同时会分泌一种成分,使伤口不会凝固而不断出血,出血量和被吸血量成正比,也就是越被吸得多流得血也越多。老俵们有个止血的好办法,用火柴两边的磷片,撕一点贴在伤口处,血很快会止住。所以那时侯我们男男女女口袋里都备着火柴。最可恨得是这小家伙叮你的时侯不痛不痒,一点感觉都没有,待它吃饱喝足溜圆滚壮时自己会掉落下来。记得那时侯有知青为防蚂蝗穿高筒套鞋下田干活,没有的就写信要家里寄来,因为当时那里没得买。实际上这又步入了误区,髙筒套鞋根本挡不住蚂蝗。记得有一次,包女生穿着套鞋下田,自认为高枕无忧,中间休息时,感觉鞋里湿漉漉的,脱下一看,套鞋里面全红了,原来蚂蝗吸饱血后掉下来,被踩得血全挤了出来,挤空肚子又会爬上来继续吸,当时腿肚子上还叮着五、六条呢,包吓得大哭了起来,老俵们帮她拍下来后,我和桃把它们一条条全部执行了死刑。还用掉了三盒火柴的磷片帮她止血。这些事不知包还记得吗?反正我记得清清楚楚。'
贴段文字打个吆喝。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8 21:3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8 22:3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区有蚂蟥湖区也有蚂蟥,而且有一种叫“叉蝙”的蚂蟥。有一尺多长,吸盘特别厉害,
   被它叮上了根本拉不下来,只能反复拍打脚腿。”——笨笨牛

         我们为防蚂蟥,将父母的旧长筒厚袜齐踝关节剪断,再备两根带子,从膝盖以下套住,两头用带子扎紧。
  下田后确实减少了蚂蟥叮咬的次数,但稍不留神,就有蚂蟥悄悄越过膝盖的情况出现。每次捉到吸饱了血的
  蚂蟥,我总要掐断 挤出血 再设法扔到干岸上去。
       有次随社员插湖田。刚下田右脚背上感觉到了凉凉的,赶紧提脚一看,一条三寸长瘪瘪的“牛叉蝙”叮
  上了!平日里听人说过这家伙特厉害:它叮在牛背上吸血,弄下来迟了一点,牛皮都可能扯掉一块。当时我
  头皮发麻,不敢动弹,翘着右脚,靠在田埂边大喊:队长快来!队长迅速赶过来一看,说:“才沾上,你莫
  怕!”马上用右手里的“秧把蔸子”将它刷了下去,左手秧把子接住,甩到干岸上去了。
         现在想起,真算万幸!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9 08: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9 08: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17:2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4-18 15:57
下乡时蚂蟥常吓得女知青哇哇地叫!其实拍蚂蟥叮咬处它就掉下来了。

谢谢李耕兄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17:29: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4-18 16:36
《蚂蟥凶狠》一文又所我们带回了乡村水田,被蚂蟥叮过的朋友,赶快来跟贴回应!
    山区有蚂蟥湖区也 ...

而且有一种叫“叉蝙”的蚂蟥。有一尺多长,吸盘特别厉害,被它叮上了根本拉不下来,




    谢谢笨笨牛大哥。
   湖区的蚂蟥又与山区有不同之处,甚至更凶狠。长知识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17: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4-18 17:34
这里另外插上一段。记得月生在闲谈时提到过蚂蝗,而这鬼玩艺我们是再熟悉不过了。凡是下放到江西的上海 ...

大方网友:   谢谢关注。您的跟帖讲述有关蚂蟥的故事,比我的拙文细致多了。
   顺带说一句,我也有认识的上海知青(当年下到贵州的),有的还成了一辈子的朋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17:36: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谈天 发表于 2018-4-18 22:31
“ 山区有蚂蟥湖区也有蚂蟥,而且有一种叫“叉蝙”的蚂蟥。有一尺多长,吸盘特别厉害,
   被 ...

  谈天姐讲述的有关蚂蟥的故事。很形象,给人深刻的现场感。
   谢谢跟帖鼓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17:38:3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火土大哥惠赠蚂蟥照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17: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这种情况居然也有人拍个照片。留念?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8-18 02:31 , Processed in 0.195290 second(s), 12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