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188|回复: 31

【回望50年】老木屋里的知青们(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8 14:3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望50年】老木屋里的知青们

    1965年的秋天,我们由长沙浏阳河路办事处,下放到靖县铺口公社金麦大队寨古冲插队落户。那年我刚满15岁,我们知青组共6人,两男四女。寨古冲是金麦大队山最多、树最多、田最多的生产队,也是最偏僻的生产队。整个寨子被山团团围在中间,是个十足的山窝子:
1.gif
   寨古冲的风景特别美,尤其是我们刚到时正遇金秋季节,山上的景色又迷人又实惠:有大颗大颗的板栗,金黄色的柿子,清香的野梨,紫红色的葡萄,还有含大量维生素C的猕猴桃,它们那别致的色彩、独特的香味使我的脑海常常抽出回忆的丝缕。但最使我难以忘怀的,还是那些年的知青生活。
    我们知青住在半山中的一块大坪地里的一幢老木屋里,坪中有桃子树、柿子树、橙子树、核桃树、梨子树,还有一棵碗盆粗的大剪子树(桎木)。据说,这棵剪子树有几百年了。离剪子树二丈多远立着一栋老木屋,楼上楼下共六间房。

    听老农说,旧社会土匪在这老屋里杀人分赃,大白天没有人敢靠近老木屋。有一年正月间,从外地来了三父女进寨子讨糍粑,父亲打着竹板,两个女儿边走边唱走地走进了老木屋。
    几天后,寨子里人好象没有看到他们三父女出寨子。又过了几天,还没有看见三父女出寨,几个胆大人推开老木屋的楼门一看:啊呀!可怜的三父女喔,全死在楼板上。两个女儿一身被脱得精光,眼珠,奶头都被老鼠咬了……
    解放后,有一对夫妇住进了老木屋,在这老木屋生了一男一女。主人不知何因上吊而死,她妻子拖儿带女改嫁到屋脚下井冲的一户人家。从那以后,没有人敢住老木屋了。

    有人说,白天都能听到在老屋里板壁、柱子打得啪啪地响,晚上更是响个不停。那些老农们还讲得古怪,旧中国的鬼和新中国鬼在里面打架……老木屋鬼打鬼,瞅了你莫悔。
    自从我们住进老木屋里以后,四位女知青整天嘻里哈拉,唱歌利哒;我们两个男知青也爱吼爱叫,拿着斧头和柴刀在坪里剁剁砍砍。夜晚,我们六个人都要坐在煤油灯下学毛主席著作,写学习心得,订红专规划,表决心:如何如何要跟贫下中农打成一片,要安心在这里扎根一辈子。
    组长李妹子是高中毕业生,20岁了。她长得清秀漂亮,说起话来娇声娇气的很惹人听,她会写,会说,又会画。她的钢笔字、毛笔字写出来好有气派,像男子汉写的字。她很求上进,就因家庭出身“教员”,下农村前她多次写过入团申请书都没入成。到农村后入团还是没有她的份,但她还积极向团组织靠拢,
那时候她经常和组长到公社县城开会,所以,思想特别进步。



(右一是我们的李组长,中间的是9队的夏组长)

   她知道我出身不好,很关心我,要我写入团申请书,彻底背叛家庭。她喊我做弟弟喊得好亲热;我叫她姐姐也叫得有蛮甜,我俩还真像亲姐弟一样。但我还是没有写过一份入团申请书,我心里有数,那“地主”两个字太难看,太难听。我这癞哈蟆还是莫想天鹅肉吃为妙,我牢记母亲对我说过的话: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多动手,少动口
    副组长章伢子,初中毕业生,家庭出身工人,18岁。他头发长得密,胡子黑又粗,性格倔犟,个子单单瘦瘦,脾气很暴躁。他口里总是说:伢子就要有伢子的气概,要敢做敢当。在其他三个妹子面前,他俨然大哥哥的样子.
    张妹子才14岁,小学都没有毕业 。张思德的“思”字她读成“恩”字,但她个子长得高大,发育齐全,臀肥乳壮,走起路来胸脯挺挺的,有一股使不完的劲一样。来农村才两个月就长了31斤,她算知青中最肯长的!妇女每天出工她喜欢喊:伯娘咧!出工哒咧!
    刘妹子比张妹子的年龄还大一点点,显得比她还要小些,还要娇气些,干粗活细活都比张妹子差劲些。她的个子矮,身胚小,她喜欢唱歌。一边走还要一边唱《越南有个小姑娘》这首歌,她从头(四段)可以唱到尾。她爱笑,可以一口气笑几分钟久,笑得“唉哟、唉哟”的喊,还要笑。她还爱哭,一哭起来,爸爸、妈妈、弟弟、妹妹一个个地喊着哭……唉呀呀!小组的人总是被她逗得哭笑不得。
    黄妹子比刘妹子只大一岁,但做事说话都能干得多:她是小组最会当家、又最听李组长话的人。她有劳动力,听说在长沙她帮爹爹拖过板车,一次能拖一千多斤重。她的头发都是黄色,讲话声音又老又粗,但她讲出的话总有道理,个个都服她。我最羡慕她们的是:她们三个的家庭出身都是贫农!
    15岁的我个子虽然不大,但我还是有点劳动力,尤其是挑担子比她们四个妹子都行,因为我14岁就当了“土夫子”。我和章伢子最喜欢上山砍柴,有事无事往山上跑,回来从不空着手,不是背根柴,就是砍块枞膏。
    我们的衣服脏了她们帮我们洗,衣服破了她们帮我们补,干重活我们两个男的主动干,六个人相处得很好,就象一家人一样。我们小组被评为“红旗小组”,李妹子还出席了安江地区知青代表会议。
   老木屋光线特别暗,每间睡房都黑漆漆的。我们白天都喜欢坐在外面,吃饭也好,扯谈也好,都是坐在门外堆放的木柱上。大白天的木屋时时传来敲木柱、打板壁的声音。起初我们还以为谁在房里没出来,但每次一数,六个人都在屋外,等我们一起走进房里,响声立刻没了。胆小的刘妹子总是喊着:“我怕,我怕。”
    这证实了老农们讲的话没有错,老木屋里的确是有点古怪。尤其到晚上就更吓人了,我们全睡在楼下,可楼上比楼下热闹得多。一到半夜,楼上响起轻轻的脚步声,时而又传来敲柱子的声音,时而又听到拍板壁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响。可怜那刘妹子,张妹子被吓得哭,后来,她们干脆把床铺并拢在一起,挤在一起睡。
    我和章伢子的胆子比较大,不信邪。有一天夜里,我们听到屋后有一种声音叫得很奇怪,那声音像“痨病壳”子的呻吟:“唉哟唉哟”地围在我们的屋后转,一声比一声凄惨。快天亮时,又传来一种叫声,那声音节奏就像长沙人背小孩时唱的:“背背被,买零碎,背背腰,买辣椒……”声音低沉,模糊。起初,我们以为是刘妹子“发梦癫”(因为她经常想念她的小弟弟,在长沙时整天把弟弟背在背上玩。在她下农村不到半个月,她小弟惨死在公共汽车轮下,护送我们来的彭主任向第二批来的知青都打了招呼,不能将此事告诉她,能瞒多久瞒多久,怕她不安心),但仔细一听,声音又发自门外。这一下,我身上有点起“鸡皮坨”了,因为那声音一声比一声叫得惊心。
    组长李妹子当天晚上开社员大会时讲了这一情况,有社员说这就是“鬼叫”。李妹子认为是不是有阶级敌人在搞鬼,是破坏上山下乡,在场的社员没一个人答腔了。章伢子将民兵排长的那支火枪借来,他鼓起眼睛说,再听到叫声就开枪。有老位农说:“喔!要得,老木屋的鬼就靠你们知识青年来打了”
    一连下了好几天雨,这些天没有听到“鬼叫”声。黄妹子说在长沙时听老班子说过,“鬼”下雨天是不出来的。李妹子批评她不要宣传这些迷信的东西,革命知青就要像个干革命的样子。

    几天以后天晴了,半夜里鬼叫声又来了:“唉哟唉哟,背背被,买零碎……”的声音越来越近,叫到了我们屋后面。刘妹子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李妹子敲我们的板壁。其实,我俩早作好了准备:章伢子将火枪架在了窗口上,“嘭”地一声。“鬼叫”声停了。这枪声响后,老木屋安静了好一阵子,慢慢地楼上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
    天亮后,我和章伢子朝开枪的位置去寻,只见有些树叶被铁砂子打破,没发现其它东西。白天出工,社员围着我们问:“昨天晚上听见枪响,打到鬼吗?”

    还有的说:“鬼是打不死的喔,你越打它越来……”章伢子听后气愤地说:“它越来我越打,我就不相信打它不死!”  
    第二天下午,我和罗家二爷在塘冲铲田埂,突然,从茶籽山传来一阵阵:“背背被,买零碎……”我一惊,对罗二爷说,昨天晚上,我们就是听到这种声音在屋背后叫。

    罗二爷望了望茶山:“不要紧,这是土鹰叫。”
    “ 土鹰是甚么东西?”我紧张地问。
    “ 土鹰是一种鸟,一般是晚上出来,长得跟鸡差不多。”
    “ 它叫声好吓人的。”
    “那是的,头一次听它叫是吓人,听惯了就好了。”罗二爷满不在乎地说
     我回来将土鹰的事同大家一讲,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大家都说这山里的鸟叫得太古怪,太吓人。李妹子说:“大自然就是这么神秘,靠人类来探索,来发现,来挖掘,来揭秘。”她到底文化高些,一席话讲得大家都轻松多了。
    不久,我们发现几只黄鼠狼从地楼板里钻出,我们拿锄头砍刀追着打,它们一下就钻进了木柱子里。原来,老屋的木柱子好多都是空心柱,黄鼠狼钻进柱头里,发出一阵一阵敲柱子的声音,再从木方里钻出来,尾巴打在木板上,发出啪啪地打板壁的声音。这一下,一切谜团都解开了,是黄鼠狼,土鹰,在老木屋里作怪。

    我们将此事跟社员们讲了后,社员慢慢地敢到老木屋来了。李妹子组织年轻社员来老木屋学唱歌,学跳舞。老木屋里日夜热闹起来,那敲木柱子打板壁的声音也没有了,大概那些黄鼠狼被我们赶跑了吧,半夜的土鹰声也渐渐地少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5-8 15: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东方之河、夜深人静吹响【回望50年】征文的号角后,又勾起了知友对蹉跎岁月的回忆。虽然有些事情如今随着时光流逝模糊了许多,就如春风,来过了就不在停留。但那些人生经历中往事,如今还会飘荡在记忆中,促使知友纷纷提笔写文发帖,茶座顿时风生水起,热闹非凡!无疑晏生便是其中颇为活跃的一员。
       愿湖知网更活跃!我们还多玩几年!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15:28:1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游客晏生的文章,犹如喝浓茶一般,生活的酸甜苦辣,任他娓娓道来。赞一个!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15:51: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看完晏生君的文章,它风趣幽默、生动可信、情节诱人,真有意犹未尽之感,欣赏、韵味……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16: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沏一壶茶,听老木屋“鬼”故事,晏生兄山里的故事总是那么生动耐人回味。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17:0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晏生兄他们在老木屋捉“鬼”的回忆写的好惊险,好佩服那李组长女中俠客般胆大,一口气读完意犹未尽!那年代那女知青住在那恐怖的小木屋夜晚不吓哭才怪,看的我都心惊肉跳一身起鸡皮疙瘩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17:2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在你们有六个人住在这屋里,要是只一两个人住,那真的会被吓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17:43: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山区好,有老木屋住,还有鬼叫。湖区知青的屋太烂,鬼都不肯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19: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年我刚满15岁,我们知青组共6人,两男四女。寨古冲是金麦大队山最多、树最多、田最多的生产队,也是最偏僻的生产队。整个寨子被山团团围在中间,是个十足的山窝子。


     这知青组两男四妹子,有人帮洗衣服,亲如一家,真好!
    看过周立波的【山乡巨变】,哪里有晏生写金麦山村出味! 看似随意信手写的文章,背后不知付出多少心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8 23: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5-8 15:06
自从东方之河、夜深人静吹响【回望50年】征文的号角后,又勾起了知友对蹉跎岁月的回忆。虽然有些事情如 ...

   谢谢李耕首席跟帖鼓励!为活跃湖知网大家都在发【回望50年】文章,我也一样,把旧作加以修改成“老木屋系列篇”,我会陆续发上来,希望大家喜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8 23:2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5-8 16:05
沏一壶茶,听老木屋“鬼”故事,晏生兄山里的故事总是那么生动耐人回味。

   人静版主把文章中的图片加以制作,太好了!谢谢!谢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23:2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18-5-8 23:24
人静版主把文章中的图片加以制作,太好了!谢谢!谢谢!


这不是土鹰,是老鹰在空中盘旋,不会去你那老木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07:37:05 | 显示全部楼层
知足长乐 发表于 2018-5-8 15:28
看游客晏生的文章,犹如喝浓茶一般,生活的酸甜苦辣,任他娓娓道来。赞一个!

   谢谢知足常乐的夸赞!我会接着发上来,希望你喜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07: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5-8 15:51
一口气看完晏生君的文章,它风趣幽默、生动可信、情节诱人,真有意犹未尽之感,欣赏、韵味……

   谢谢隐士安的赞誉!我写的都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故事,几十年前的事回忆起来还是蛮有味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07: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5-8 16:05
沏一壶茶,听老木屋“鬼”故事,晏生兄山里的故事总是那么生动耐人回味。

    回人静版主:你制作的老鹰在天山盘旋真的绝了!那时候只要老鹰在天上盘旋,哪家的鸡鸭就得遭殃。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9 10: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鬼不可怕,可怕的是人扮鬼。照片左边的是谁啊?多清纯的少女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9 10:3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5-9 10:17
鬼不可怕,可怕的是人扮鬼。照片左边的是谁啊?多清纯的少女啊!


右一是高中毕业生李妹子知青组的组长,那年她20岁。
中间是高中毕业生夏悸大姐,那年她19岁。
左一是初中生张妹子,那年她17岁。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10:5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5-9 10:35
右一是高中毕业生李妹子知青组的组长,那年她20岁。
中间是高中毕业生夏悸大姐,那年她19岁。
左一是 ...

回人静版主:左一的不是张妹子,她是另外一个大队知青组长,姓什么我都忘记了,她们3人是到县城开会照的这张相,那时候知青组长的会议特别多,组长们肯定也盼望开会,可以躲农工,呷土松,还可以油油肚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9 10:5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18-5-9 10:51
回人静版主:左一的不是张妹子,她是另外一个大队知青组长,姓什么我都忘记了,她们3人是到县城开会照 ...

你忘记了,那就是另一个也姓张妹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9 11:2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森林 发表于 2018-5-8 17:02
晏生兄他们在老木屋捉“鬼”的回忆写的好惊险,好佩服那李组长女中俠客般胆大,一口气读完意犹未尽!那 ...

  回森林:现在回想起来我们的李组长算不错的,她那时候也只有20岁,为什么那么懂事呢,连队上社员都怕了她,她的那一口革命大道理一讲出来,真的没有哪个敢回她的话,她在公社都很出名,能说会道又会画,她帮一位女公社干部画的素描相画得好像的!
    文革一开始她就回城了,1968年《毛主席去安源》油画问世。她也学画成功了,还赚了不少钱,后来转点到长沙附近的农村,就一直在外办工厂,很会赚钱的。她30岁才结婚,那时实行独生子政策了,她居然还生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再后来不知怎样又转到学校教书,直到退休。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0-17 20:33 , Processed in 0.416203 second(s), 1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