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03|回复: 10

【回望50年】 转点记忆 (作者郴州华塘知青 文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0 09:4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望50年转点记忆 (作者郴州华塘知青 文祥)
   真的,转点前后,特别是转点前(即农场办拆场学习班)那几天集中学习,开会,整肃,分队……怎么就忘了呢?而且没有一丁点印象?啊,可能是人体的一种下意识保护功能:让大脑将那段不愉快删除,永远删除……以有利于你能继续正常的学习,工作,生活。
   只记得七队的刘竹音。一米八几的大个,一副黑框近视眼镜,齐耳的长发……
他在如痴如醉地用小提琴拉着《江河水》,孟姜女哭倒长城的故事。
   夜已深,烛燃尽。在死一般的寂静中还有人在窃窃私语,不知谁还在抽着烟,烟头忽明忽暗。
  白天从大会议传出的阵阵抽打,声声呼救声,还在耳边回响……兄弟姊妹们人人自危,胆颤心惊。明天将各奔东西,最后的一夜,难舍难分啊……
    圹昌大队民兵营长雷大哥带着文超和我往郴州方向走,不知走了几里路往右拐再转几个弯到了一个村子。雷营长讲:咯是圹昌三队。好地方,你们听话,莫乱搞啰。
   右边是屋场,还真不错,一幢幢屋,白墙黛瓦,泉水从屋前流过,七彩小卵石时隐时现。过石板桥往左拐来到一旧屋前,“咯就是你们的屋,我就住你们隔壁,你们捡场,有事找我”,雷营长说着转身进了自己屋。
   这是一幢独家小屋,在屋场顶左边。大小四间房,有一个小桌子,炊具,木桶,箢箕,锄头,稻草……没床?怎么办?“到开会的地方搬两个床铺来”,文超讲。经雷营长同意,我俩第二天搬来两床铺,床板,小凳子,还有几个饭钵子。有些社员送来酸菜,猫鱼,小菜。王队长带我们到倉库拿了米,茶油……。嘿!虽惊魂未定,但男子汉四海为家,也算是只洞庭湖麻雀,有莫子怕的啰。
   屋场对面约三十米是小山坡,上面有一排牛屋。牛屋有屋顶,但四面没墙是木栏间,有三十多头牛,一色的白水牛。好漂亮啰,它们皮肤是水红色,长着白毛,眼睛也是红的,睫毛也是白毛,长长的,忽闪忽闪。一条小牛在吃着奶,“哞,哞―”一声长叹,吓我一跳,心想:还是有家好啊。
    屋场和小山坡之间是一陇田,绵绵几里路长。队里还有不少的松树林,由于栽得太密,都只有饭碗粗细,我们砍柴,连枝桠,树杆一顿乱砍,队里也冒讲我俩。还有大片大片的油茶林,我们去时巳摘完,在禾场晒干准备打油。队里给文超评八分,我七分,去时正是挖红薯,天天挖,收工时还要将自己挖的挑回来,过称,入库,再分到各户。有时队里派男劳力砍松树,将碗口粗松树砍倒,批掉枝桠,树杆砍成一米左右再挑到马路旁,买钱。当年队上工价:十分有1.O8元。真不错吧!要知道,这是六八年,十元钱洽一个月伙食啊。
    那年,大雪來得早,混混沌沌,遮天盖地,一连数日。一天,文超接家里一封信,他妈讲他妹在沅江草尾农村太苦,无法生存,要他转点去沅江,两人在一起有个照应等等。搞得我心里七上八下,一想我姐在临湘当医生,去信要她帮我联系地方转点一起走算了,不久来信讲可以,大雪过后,迎来晴好日子,找民兵营长,队长一讲满口同意,(钱,粮都得哒,又减少两个负担,那个又不同意啰)办迁移也顺利,将所有东西都送给了雷营长,只剩下两副铺盖由我挑着,两副床板文超要(沅江木材奇缺)就由他挑着一起回了长沙。到长沙和娄易知一起玩时讲起转点的事,他讲想和我一起去临湘。我姐办好后,我俩去了临湘羊楼司,文超去了沅江草尾。
   从六五年九月光荣去郴县,到六八年十二月逃离华圹,历时三年三个月,在我心灵烫上深深烙印。六五年八月收到长沙共大通知书,在种种美丽的谎言和年少无知,不省人事的多层影响下,来到此地。一腔热血,一颗红心却换来无端的打击……真是热脸贴别人冷屁股,他还嫌你口臭啊。
   羊楼司,临湘最北一个公社,(临湘是湖南东北角一个县)往北过一条小河就是湖北的羊楼洞。我们去的是新屋大队,大屋小队,队长刘爹。我俩去在知青办又搞了下乡的钱,粮食指标,刘队长当然高兴,就住在他家。你想想算算,谁不高兴?
    队里屋场后靠竹山,郁郁葱葱,前面是一个大大的禾场,再前面是一大一小的两口水圹,顶前面就是几十亩水田,水田前面是京广铁路,过铁路是另一个小队,穿过他们屋场就是1O7国道(当时不叫国道)。
    我们是六九年三月份去的。那时还在搞早请示晚汇报,队里要我们搞宣传工作,不下田做事。我俩将全队房屋先刷上石灰水,再印上毛主席画像,毛主席语录,布置会议室,教语录歌,跳忠字舞。吃住也在队长家,他家两间偏屋给我俩,直到双抢开始才自己开伙。双抢安排我们和另一个男劳力晒谷,扇谷,进倉。虽然也是苦差事,但比起两头不见天,天天泡水间,扯秧,插田,扮禾,挑湿谷上岸好多了。
  下面讲讲几件趣事:
   一:生了儿子要打黑。长沙那边家里添丁加口,人家贺喜都是打红,这里却是打黑。刚去,有一汤姓人家生了男孩,队里人去贺喜喝酒。首先就将家里铁锅底锅墨烟子铲下,用菜油调成糊状,再用草纸包上,男子汉人手一张前往。进门点燃爆竹,打恭贺喜。说时迟,那时快,贺喜男子汉,和喜家亲戚们抱成一团,人手都是一张草纸往对方脸上,身上涂……倒地的,摔跤的,打成一片,几分钟后双方参战人员个个成了非洲朋友,脸上,身上,衣服上都是油墨。但个个喜笑颜开,大侃战果。再入席吃饭。
   那时有什么吃啰,心肺汤,麻花汤,豆腐汤,腊肉煮三角油豆腐,一只半斤左右鲢子鱼。喝的红薯酒,一股烂红薯味。我不懂规矩,别人讲坐了上头,是正席,好事者讲:坐了这个大位置,要带头喝酒,吃菜……那酒盅至少装得二两酒,还要一口清。我青年气盛,哪能扮矮,吃就吃。几番打拼我已遛到桌下,站都站不起。娄易知见状大发脾气,要和那个劝酒人打架,好不容易劝开,不欢而散。娄易知,耿直人,挺义气,好人啦。
   二:狗伢媳妇。   狗伢姓刘,叫刘国庆。队里的一团毒,冒人不怕,是个连狗都嫌的下家。我们来时他刚复员,当了三年兵,见了大世面。天天和我们混在一起,不务正业,什么钓蛤蟆,茶枯闹鱼,扒汽车,进馆……到五一结了婚。女方姓陈叫陈三元,个头有一米六左右,大嘴,凤眼,天天跟在狗伢屁股后面跑,也不做事,俩人都懒。父母恨在心头,天天骂。          一天,中午突然有人大叫:狗伢媳妇洽哒农药啊……搞大粪来!大粪,败毒,呕……呕……,只见有人搬来一铺晒垫,往他家堂屋一铺,几个男子汉手忙脚乱将狗伢媳妇打翻在晒垫上,顺势将她包在其中,只露出一个头,又有人拿來一根小木棍,两人撬开她的嘴,顺势将小木棍横卡在牙后跟,狗伢媳妇只能老老实实张着嘴,困在地上,嘴里支支唔唔,不知讲什么……。有人端来一瓢粪,一下倒入她嘴中。天啦!黄的,黑的一脸,还有白的,活的,蛆婆子在头上脸上爬,她昏了过去……又有人喊:"赶快送医院“!寻來板车,和晒垫,人,大粪,蛆全部上了车,拖了就跑……傍晚,板车拖了人回屋,帮忙的人,谈笑风声,指手画脚进了狗伢家门。"她冒洽农药,只是空农药瓶装清水喝了几口,你们的……。
从此,狗伢媳妇丑得不敢出家门,人瘦了两圈,直到双抢时才出工,咯回陈三元变了一个人一样,扮禾插田滚瓜烂熟,门门不在人之后,赚了不少工分。左右邻舍都讲:浪子回头金不换。只有狗伢娘暗喜:还怕没办法整你,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怕你横……只有狗伢这東西,还是二流子一个,四处打流。捉蛤蟆,闹鱼,捞虾子鲫鱼,做点红薯酒贩卖搞点小钱混日子……
     三:白鹅  农村有句话:不插五一禾。意思是讲早稻五一之前一定要插完,否则晚稻插晚了,要影响产量。  文超五月中旬从沅江来我们这玩,带了两只白鹅崽。可爱扱了,全身是金黄色的绒毛,黄嘴,黄脚,一走一晃,“唦,唦,唦”奶声奶气直叫唤。这是和文超分手时讲好的,想不到他还真讲信用,还送来了。小鹅可能有近半斤一只,食量极大,在家每天早晚要吃现饭加菜叶一蒸钵,出门又在塘边吃野草。真是见风长,三个月不到就掉了绒毛,长了粗毛,全身雪白羽毛,头上还长了一个红色的肉球球。只怕有四五斤一只了。
    在禾场,水圹,田埂边玩耍,两只白鹅成了一道风景。我们出早工,它们就吃了早饭,一起出门,在水圹边分手。水圹有很多嫩水草,小鱼,小虾,蚯蚓,吃一阵后,它们展开双翅,伸着高傲的长脖子"嘎,嘎,嘎”直叫。然后飞身下水,拍打着翅膀,快速潜入水中,到圹对面才露出倩影;有时则望着远处的稻田,成熟的谷子,在田埂上急速跑步,突然展翅飞起,离地面一两米飞翔,远远地落在稻田中寻食…….见到熟人,它们礼貌地轻声打招扶,特别是刘队长读小学的满女回家,它俩只要看见总是高兴的拍打着双翅迎接她,再送她回家,问她要吃的。但若碰到生人,野狗一定是粗声豪气叫喚,长颈弯成两个弯,翅膀全部展开拍打着地面赶他们快走。
    深秋,鹅巳有七八斤一只,外面的食物渐少,天天吃家食成了我们负担。立冬后,请人杀了,做成腊味春节带回了家。到今天,讲起那两只鹅,我妹妹都眉飞色舞,因为好玩又好洽。
     四:   凉   刘队长给我们住的是偏屋,不高,又当西晒,热天似蒸笼。后面杂草丛生,蚊子咬死人,所以还帐帐子,那时帐子又厚,真是要命啰,哎……
    屋前是大禾场,两口水圹,还有几棵苦楝树。自然圹边是最好乘凉之处,我俩光棍一条,晚饭后在水圹游泳,顺带洗衣后,就早早坐在圹边树下竹板床上,我一支口琴,娄易知一把二胡唱起了文革歌曲,队里几个青年伢妹子也将竹板床搬来,唱的唱,拉的拉,吹的吹到也韵味。娄易知有个半导体收音机,加上他讲北京城的故事更是受人欢迎。
    因为当时队里不通电,入夜后,四周一片寂黑,只有住屋有点点灯火,京广铁路不时有火车通过,传来阵阵鸣笛声。抬头望,天上银河系星际线格外显眼,无数星星组成的银河真像一条大河,可怜的牛郎,织女星孤独无奈的隔河相望。北斗七星摆成一个大水瓢,长长的瓢柄直指北边天空……。夜已深,阵阵凉意从水圹边袭来,人凉快了许多。回吧,明天还要出工啰,走到屋前刘家都在房前纳凉,只见前面刘大妈,和两个媳妇都是一条花布大裤叉,上身一絲不掛打着赤膊在扯谈……六个乳房白晃晃地挺在胸前,见我们回屋大方的打招扶"准备睡了?屋里热咧"!我只觉得脸有些发燒,灰溜溜地进了房。
    第二天问狗伢子咯是怎么回事?他见怪不怪地说:"咯有莫子啰,都是咯样的……墨黑的,人人都有,你们冒看见过”?啊,啊,入乡隨俗,不怪,不怪…………
    秋凉了,开始收割晚稻。今年的晚稻格外好,叫什么农垦58,是海南岛制的良种,禾不高,粗壮,稻穗好长一截,讲是杣稻,飯很软很香,但不蛮出饭,一亩估计每亩能产六七百斤干谷……
   我和娄易知还是晒谷,扇谷,进倉。晚稻比早稻要干蛮多,晒谷时间短不少,但扇谷就受苦了,蝎死人,风车吹起稻草灰落得身上奇痒,我皮肤从小不好,易过敏,起一的佗。找队长做别的事,就安排去和妇女一块种蚕豆。先由男劳力将地犁好,妇女们再将土整平,打洞,下肥,下蚕豆种,平土就行了。
   和堂客们一起做事,一个热闹,二个开心,三个脸皮见长。我一个童男伢子,混在村姑之中,成了她们的谈资,总是拿我穷开心,后来几个少婦还动起手来,要脱裤检查看是不是男的,禾解长得咯细皮嫩肉,秀秀气气。搞得我落荒而逃,差点失了童子身。
   又找队长诉苦要换事做:和男劳力一起出猪粪下田。那牛栏里牛粪加稻草只怕有尺把深,一脚踩下去牛屎尿"咕,咕,咕“的响,臭气阵阵,泡泡直冒。他们拿四齿扒上大半箢箕给我挑,好不容易起肩,战战兢兢从牛粪中挑起担子,出门,上路,下田,撒牛粪……真的件件都是难事,加之个子小,力气单薄,真难啊。
   十一月初,我姐來队上讲:公社管企业和知青工作的陈书记透露:县城一些县办企业和长纺,株桥几个厂子准备来招工,县里已和他们打招扶……,不久大队方书记碰见我们也讲此事,还满口答应帮忙……。月底,姐又来找我和娄易知讲,县知青办鬼政策:临湘本地知青去长纺,株桥;长沙知青安排临湘县办企业。现只有红砖厂有指标,你们想清楚,去不去?主意你们自己拿。
   俩人睡在偏屋床上,望着墨黑的屋顶,上面亮瓦透出一束光斜照在土砖墙上,阵阵秋风把西边小窗户上塑料布吹得哗哗直响。隔壁猪栏那头长脸瘦猪又在拱食槽,它饿了,在寻东西吃……。最后,还是去了红砖厂。心想:只要天天有人搞饭吃,天天有热水洗澡洗脚,天天有开水喝,能吃国家粮,每月有工资发,就谢天谢地了……。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5-10 10: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泛着泪光读文祥君的回忆文,感叹人生如烟,岁月如烟,唯独知青往事不如烟。因为知青时代是我们"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时期,是我们离开学校。投入社会的起步阶段,我们被生活的车轮碾压,我们被社会的风雨吹打,我们被历史的烘炉锤炼,我们经历了许多磨难。我们的生活虽艰苦,我们的情感却纯真,我们的故事或喜或悲,有辣有酸,但这都是我们曾经走过的日子,是记忆中抹不掉的痕迹。
     谢谢文祥让我们分享离开华塘后的知青生活。无论湘南湘北,当年的风和雨,悲与壮、泪与汗、思与情都是我们这辈子最难忘,也最可宝贵的财富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0 11:2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接地气的文章,很实在,浓浓的生活气息,很有同感。讲个笑话,在江西时,戏说妇女喂小孩奶,把小孩放在背上,然后把奶甩到背后让小孩吸,这奶该有多长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0 11: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3年华塘农场生活们虽然艰苦,3年集体生活习惯了,突然农场撤销分别插队,依依不舍的心境只有当事人深有体会。
   转点走进“新”生活,同样也是受苦受累,避开忧愁乐观面对。村里趣事如数家珍,风俗习性生了儿子要打黑,狗伢母亲大粪整媳妇蛮狠毒,妇女们酷暑上身裸体纳凉,这是闭塞远村一道“风景”,当然见怪不怪……
    每个知青,当年为了回城,条件都很低不挑剔。文祥亦是如此“只要天天有人搞饭吃,天天有热水洗澡洗脚,天天有开水喝,能吃国家粮,每月有工资发”,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便一头栽进砖瓦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0 21:30: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临湘是不是属于湖区,如果属于湖区,临湘末必比郴州还好些啊?湖区苦得很哦,另:娄易知(是三中65届的)与你在一起,想必你也是三中的哦?哪班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0 21:59:48 | 显示全部楼层
  细看方知是文祥的转点回忆,差点误以为是石老师的回忆呢。华塘知青在农场解散之后个个都经历了转点,有些人甚至转过四五次,可以想像其中的艰辛。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1 16: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5-10 21:30
临湘是不是属于湖区,如果属于湖区,临湘末必比郴州还好些啊?湖区苦得很哦,另:娄易知(是三中65届的)与你在 ...



临湘有湖区,伴长江边上就是湖区(当年湖区也下放了很多知青),但大部分版图是丘陵地带。

文祥转点的地方羊楼司靠近湖区,但算是丘陵地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1 17: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革前下放的知青总是经历比我们坎坷得多。其实在当时来讲,10个工分有一元多工值算是很富裕的生产队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4 22:4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5-10 11:28
很接地气的文章,很实在,浓浓的生活气息,很有同感。讲个笑话,在江西时,戏说妇女喂小孩奶,把小孩放在背 ...

大方君的说法,在郴州下到生产队时也听社员开玩笑时讲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4 22:5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5-10 11:46
3年华塘农场生活们虽然艰苦,3年集体生活习惯了,突然农场撤销分别插队,依依不舍的心境只有当事人深有 ...

   谢谢夜版理解!我们农场撤销,知青们分别插队的原因一言难尽。朝夕相处的伙伴们在非常压抑的情况下被迫分开,真是悲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4 22:5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5-10 21:30
临湘是不是属于湖区,如果属于湖区,临湘末必比郴州还好些啊?湖区苦得很哦,另:娄易知(是三中65届的)与你在 ...

    由于文化革命前下乡的知青,许多出身不好,当时政治上的歧视,心灵上的压抑真是难以言表。生产队条件再好,也不想留啊!
   我记得有农民就说过:你们文化革命前下乡是成份不好,城里不要的。他们68年下来的才是毛主席派来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5-23 07:25 , Processed in 0.272975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