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776|回复: 12

【回望50年】我们那个知青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1 13:4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回望50年】我们那个知青场   


    湖南省湘西自治州是一个土家族、苗族聚居的地方,地处武陵山区,那里到处是崇山峻岭,大山沟壑,溪流纵横。
    我们的那个知青场就在湘西自治州古丈县官坝公社的一个海拔800多米的高山上,它在我们来之前就有了,曾经叫果药场,后更名为果林场。是官坝公社唯一的社办场,大约是1972年开始酝酿准备办场的,这个场建在官坝公社的西南边的夯水坪里界上,与保靖县米溪沟交界。那界上有两、三条不规则的小平川,平川两边则是一些高低不一的的小山包,而在小平川汇合处有大约二十几亩水田,是上热家达生产队的。这水田作水稻一半是靠天水,一半是靠最低的那丘低洼田中有一股长年不干的水来抽水灌溉。而那些不规则的小平川里的平地和高低不一的大、小山包方圆大约500多亩,就成了后来种植苹果和梨树的果园了。
    因为海拔较高,长年气温偏低,比较寒冷,所以公社决定办场试种喜欢干燥、寒冷的苹果树,还打算种植一些适宜生长的药材,如党参、黄芪等,并打算发展千亩杉木林。“北苹南移”在浙江是成功的,在湘西自治州的永顺也种植并开始结果。
    1973年冬天,公社组织了各大队、生产队的二、三百人,在副书记李少峰的带领下开垦荒山。在山上用山竹围墙,用泥巴粉墙搭起了茅棚,当时500多亩土地的初垦、挖凼是艰难的,所以初垦也是粗糙的,还有很多树蔸蔸都留在果园里。特别是千亩杉木林基地的初垦就更加粗糙。
    1974年春天将苹果树苗和梨树苗栽下去,并且还在场部的西南边与保靖米溪沟交界的大山里也种下了近千亩杉木树苗。公社林业站林业干部陆丞相是当时的技术顾问,进苗、栽植是在他的指导下进行的。树苗栽完后,公社留下了十多个回乡青年(每个大队一或二个),正式成立了果林场。场长是上热家达人,叫向明福。场支部书记是革新大队 (今梳头溪村)人,曾参加抗美援朝,叫田志仁。(1977年由夯水大队支书向昌柱接任)。
    1975年3月我们二十多名知识青年下放到官坝公社,因我们这些知青是政府、文教卫、农林水、民贸系统的子女,县知青办安排了一位民贸系统的公社供销社主任作我们的带队干部,他名叫向楚福。公社把我们安排到夯水坪 里界上的果林场,我们是知青集体到场,户口落户到生产队,每个知青下拨800元的安置费,而且下乡第一年每月有5元钱的生活费,说是学习“株州经验”。说实话,我们知道,这实际上是沾了李庆霖向毛主席告御状的光,李庆霖1972年底给毛主席写信,如实反应了插队落户知青困难境况,毛主席不仅给李庆霖回了信,还寄了300元钱。1973年5月党中央全面调整了知青政策,所以才有我们后面这些下乡知青的较好环境。
    我们下放到官坝,公社党委、革委很重视,又从附近大队抽派了五、六位建房技术熟炼的老木匠师傅,用县里拨下来的我们20多个知青安置费,建起了一栋2层楼共24间的大木房,并建起了厨房、仓库、猪栏、牛栏、厕所。还购置了锄头、柴刀、雨衣、脚盆等生产、生活用具。我们落户到的生产队还给我们送来了睡觉的床。当然在建住房、厨房、仓库、厕所当中,我们这些知青和场里的其他社员一样自始自终都积极参加,砍树、抬树,扛木板、抬椽壁、竖房架,安大梁,甚至捡瓦盖房都是我们自己用双肩、双手扎扎实实做出来的。
    不久,我们知青带队干部被任命为公社党委委员,专管知青场的工作,这充分说明公社对知青工作的重视,也对知青场的长远发展树立了信心。
    我们到公社果林场后,虽然很快盖好了房子,也有住的地方了。但五百亩果园还是半荒芜状态,近千亩杉木苗经过一年多后,又被荆棘、杂草覆盖,同时几十口人要生活,粮食、蔬菜天天都要消耗,……  严峻的事实就摆在眼前。知青和社员们都明白,只有继续靠自己的双手,靠自己的智慧,靠自己的勤劳和热情才能把场办好并得到发展。
    场里确立了“着眼当前,规划长远”、“以短养长”的思想。
    首先,着眼当前,根据农时季节按排好农事。在比较肥沃的平地里种植各种蔬菜,并在果园里间作玉米、红薯、花生、豆子这些粮食作物,还间作烤烟和药材这些经济作物,这方面带队干部是里手,他是供销社的,道道熟,专门从龙山县请来了烤烟师傅指导种植、烘烤、分级烤烟。经过一年的努力,我们大多获得了丰收。是的,种的那么多的玉米、红薯、花生、豆子,要锄草、翻藤、收摘、晾晒。记得锄包谷草,每天清晨天微亮就上工了,到中午12点才放工,吃完饭,下午2点又到地里去了,一直做到太阳落山才收工,吃完晚饭,天就完全黑了。这是赶季节啊!  我们种的烤烟,是作的不错的,长势十分喜人。但烤烟的关健环节在烘烤,不仅要掌握好烤房内温度变化,还要把握好干湿度的变化,否则难烤出上等烟叶来。经过烘烤、分级,我们的烤烟虽说黄一级不算多,但黄二级、黄三级占了约60%,确实已经很不错了。单烤烟一项,场里就收入了三千多元。不过,说来也好笑,记得为了种辣椒,场里安排了十多个知青到离知青场20多里路的保靖葫芦寨赶集,将集上的辣椒秧全部买下背了回来,满山遍野地栽在果园里,最后是广种薄收。还有,秋天我们在果园里作下萝卜、白菜,黄土萝卜格外长得肥壮,结果吃不完又无法拉到山外去卖,只有烂在地里,收了一部分想加工干萝卜,最后没来得及晾干就霉坏了。
    安排农事,抓好生产的同时,场里还派一组人到各生产队去把队里分配给每个人的粮食背回知青场来,还去公社或县城买肥料、农药再肩挑背驮背回场里,还安排了人养猪、喂牛,还安排两人办食堂,保证好生活。记得每个人一星期要打一担柴,也记工分的。
    其次,从长远着手,我们用二、三个冬天,把半荒的五百亩果园全部重新开垦过来,果园里的树蔸蔸都全部挖出来了。挖树蔸蔸是很难挖的,特别是大树蔸,根又大、又深,没挖过树蔸的人是体会不到的,因为是在寒冬,特别是落雪冰冻,北风呼号,很多知青的手都被振裂了,流着血也还做。……   果园全部重新开垦后,果树的管理就非常重要了,为此场里成立了一个科研小组,负责果树的施肥,保持水土,治理病虫,整形修剪,保花保果。二、三个冬春后,春天,果树开始开花了,秋天,部分果树已开始结果。
    在此同时,我们每年还将被荆棘、杂草覆盖的千亩杉木苗用柴刀全部重修,让苗木伸出头来生长,并将未成活的杉木树苗查缺补蔸,成活率在80%以上。二、三个冬春后杉苗在我们的精心培育下也长到快一人高了。
    我们“以短养长”渐显成效,在果园里间作各种作物、蔬菜,既解决了生活所需,又丰收了其他的农产品,为知青场的长远发展积累了财富和资金。又让被垦荒过来的果园不再荒芜,得以管理。这是相得益彰的事情。但果树全部长大结果后,就不能再间作了,而是应该以苹果、梨子为主了。
    在这高山上,春天阴雨绵绵,大雾弥漫。夏天自然凉爽,倒算是避暑的好地方了。但到了冬天却并不怎么好过。有一次,大雪封山二十多天,发生食盐危机,好几天没盐。最大的难事还在于冬旱和夏旱,山上水源干枯,只能到好几里路的山腰挑水吃。当然在东边的那悬崖峭壁上倒是有一股长流不竭的清泉,几十米高的峭壁矗立在峡谷旁,那泉水就是从那半壁中涌出。我们曾戏称这峭壁悬崖为“泉水崖”。如果能把那清泉引过来就好了,但去半壁涌出泉水的那里,仅有一段狭窄的小道和几步约能容下半脚的“小台子”。引水开道是极不容易的事,为了解决水的问题,我们也只能下定决心了。我们七个男知青带着锤子、钢钎、炸药、雷管和引线向绝壁上攀爬,我们一路小眼小炮放去,竟也开出了一条能攀扶着过去的小道,接近了出水口,……。经过了十多天的战斗,我们终于拿下了这个不大不小的工程,把峭壁上的水引了过来,解决了我们曾两个冬夏缺水的问题。
    但是大山里是穷困的,作为知青我们是集体到场,作为社员我们户口是落户到生产队。我们的粮食和收入都是生产队年终分配。记得,我与另外两位知青落户到排若大队,我那个队――米夯,在排若小溪的上游,农业产值很低,一个劳动日只有一角二分钱,一九七五年我劳动一年买回粮食后还收入了九元三角钱。我的粮食要靠自己从生产队肩挑背驮四五里到下寨的水碾房去碾成大米再背着爬十多里的山坡羊肠路回知青场。山区的水碾是那样的古老,那样的神秘。每回碾房前的水蓄满后,就打开水闸,水就通过木枧泻向水车,水车的转动带动石碾,于是庞大的碾盘就开始在碾槽里转动了,把谷子碾成糠和米,然后用风车把它们分离出来。你也许不知道,那水碾放水的哗哗声和水碾沉闷的“哽干”声就象一首古老的歌,很动听。守水碾的是一位大伯,每次见到我们几个知青背来了谷子,总是将排队待碾的停下,先让给我们碾米,山里人就是这样感情纯朴。
    知青们在知青场里,并不单单是日复一日的重复地机器般的劳动。他们终究是充满朝气,充满活力的知识青年。我在我的《难忘的知青岁月》里曾写到:虽然我们没有更多的文化娱乐生活,也难与山外面的世界沟通。但我们毕竟是一群知识青年,集体到场也为我们创造了一种氛围,我们经常搞学习,不定期地办墙报。我们也吹、拉、弹、唱,一把小提琴、一把二胡、一把吉他、一根笛子、一副口琴,聚在一起将劳动后的疲惫,将这高山上的荒凉全部抛开了。我们也办起了小图书室,鼓动大家把所有的书都捐献出来,并利用一年后被评为省级先进知青点的优势与省图书馆联系邮借图书。我们也砍来了几根杉树,钉上木板,装上铁圈,平整一片地,权当开出了一个蓝球场,劳动之余也来一个“三步跨栏”。
    实际上,公社几次文艺汇演,我们知青的演出都是重头戏。记得1976年我们知青场的知青应公社之邀在公社进行了专场文艺演出,很得称赞。
    你莫看我们这些知青,好象自己场里的事都做不完,农忙时自己也很忙,但一到农忙双抢季节,我们就到附近几个大队帮助收割和插秧。我们到夯水,下热家达、上热家达、西歧、夯叭拐、唐西歧、鱼塘坳等生产队都插过秧。记得到田里插秧,最怕的是水毒、粪毒和蚂蝗,特别是双脚上了水毒后,又红又肿又痒,而且痒的钻心,晚上都无法入睡。我真不知女知青们是如何挺过来的!
    我们不仅只做好知青场自己的工作,在1977年和1978年,公社党委还安排我们参加公社工作组到各个大队、生产队去参与年终决算分配工作,做完年终决算分配后又组织参与公社的冬修水利大会战。记得,公社为了能有自己的小水电,解决本社东南边一片社员照明用电的问题,决定在夯苦修一小水电站,我们所有的知青都被派到夯苦,各个大队、生产队劳动力也都去了。我记得是二岗大队那条小河下来的水,水量还算大,在夯苦最窄的峡谷处筑坝建站,几千人的劳动场面是浩大的,也是热烈的。我们白天挑土、抬岩、打夯,晚上我们就同公社指挥部的领导住在一个岩洼里,这个岩洼还有好大,从洼顶斜搭十多根长杉树,再用竹蔑垫把盖好,既遮阳又避雨,说能避雨也只是避小雨,遇上大一点的雨也满是水滴雨漏了。这一个冬天,我们就是在夯苦工地上过的,春节大年也是在那个岩洼里过的。
    我们这些知青又都是基干民兵,我们参加公社基干民兵训练,学捕俘拳、搞实弹射击,射击有卧式、蹲式、站立式,目标有静目标和动目标。训练后都必须达到合格。县人武部考核很严。我记得,民兵训练时出了一期墙报,我还记得写的一首短诗:“秋高气爽,操场练兵忙,摸爬滚打练功夫,战士胸有朝阳。”
    事实上,我们知青下乡的四、五年时间里,很多知青都没有回家过一个年,有的知青一年几乎出满勤,当时是一个“以场为家”的思想,现在想来,那时好纯洁啊! 好在民贸局每年年末都要到我们知青点来慰问,过年的时候,上热家达的社员也会热热闹闹,欢欢喜喜地来知青场拜年,我们感到很温馨。
    我们的知青场有声有色,生机勃勃,生产生活,热火朝天。知青和社员们同甘共苦,相帮相助,同锅造食,相处融洽,大家苦中有甜,累中有乐。
    1976年,我们知青场被评为县、州、省先进知青点。
    1977年初,省军区一位领导将自己刚高中毕业的女儿从长沙送到我们知青场,让她在这里锻炼成长,也成了我们知青场一员。
    ……
    后来,国家恢复了高考。再后来招工、招干,知青们陆续返城,这个果林杨又只剩下了那十几个回乡青年社员。再后来,他们也回到各自的生产队了。
    这就是我们那个知青场。

             我们那个知青场.jpg
                       我们的知青场就在这莽莽苍苍的高山上,海拔800多米。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5-11 21:4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难忘的岁月;难忘的知青场,好在你们比我们下乡的知青有不愁做饭、烧柴、菜、油等困扰我们生活的诸因素,我们要是有你们这样的条件,那就真的OK啦。拜读、欣赏、谢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1: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回望50年】我们那个知青场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5-11 21:40
难忘的岁月;难忘的知青场,好在你们比我们下乡的知青有不愁做饭、烧柴、菜、油等困扰我们生活的诸因素,我们 ...

    安版说得对!我想我们是沾了李庆霖“告御状”的光,中央知青调整政策后,学习株州经验,户口到队,集中到场。所以再怎么样,也比前几届完全插队落户的知青条件要好些!
    不过也有不少具体问题不能让人乐观,譬如:食堂吃饭人多,有时粮食接不上。青黄不接时无菜可炒。还有落户生产队只提供口粮,不分配食油,食堂里也常有缺油少盐的时候。养三、五头猪,没什么饲料喂,养了一年不长膘,最大的一头毛重才有七十来斤,同野猪差不多,一年到头,过年杀猪,才能分上一碗,吃上一次肉。……   生活中柴、米、油、盐、酱、醋,实在不易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3 13: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我们下放到官坝,公社党委、革委很重视,又从附近大队抽派了五、六位建房技术熟炼的老木匠师傅,用县里拨下来的我们20多个知青安置费,建起了一栋2层楼共24间的大木房,并建起了厨房、仓库、猪栏、牛栏、厕所。还购置了锄头、柴刀、雨衣、脚盆等生产、生活用具。我们落户到的生产队还给我们送来了睡觉的床。当然在建住房、厨房、仓库、厕所当中,我们这些知青和场里的其他社员一样自始自终都积极参加,砍树、抬树,扛木板、抬椽壁、竖房架,安大梁,甚至捡瓦盖房都是我们自己用双肩、双手扎扎实实做出来的。

   知青还是集中起来好管理,七十年代中期就很少有插队落户的知青了,这也是实践出真知的具体表现。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3 13:34:4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每个知青下拨800元的安置费,而且下乡第一年每月有5元钱的生活费,说是学习“株州经验”。说实话,我们知道,这实际上是沾了李庆霖向毛主席告御状的光,李庆霖1972年底给毛主席写信,如实反应了插队落户知青困难境况……
   安置费应该与李庆霖向毛主席告御状无关,我是68届下乡知青,68年知青上山下乡时的安置费是:每人第一年12个月的生活费,每月8元计96元,另外每人204元建房费,共计300元。你们75年下乡安置费提升到800元,已经是老三届的几倍了,但每月生活费不会是5元,68届湖南知青下乡都有8元,75年下乡知青生活费每月应该达到10元以上。我弟弟75年下乡,单位派带队干部,也是办农场知青点,第一年每月生活费10元。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6:0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筱莜 发表于 2018-5-13 13:10
·······我们下放到官坝,公社党委、革委很重视,又从附近大队抽派了五、六位建房技术熟炼的老木 ...

是的,筱莜兄,这个时期知青办开始派带队干部,知青集体到场,对知青的管理肯定比插队落户要好些。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6:5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5-13 13:34
每个知青下拨800元的安置费,而且下乡第一年每月有5元钱的生活费,说是学习“株州经验”。说实话,我们 ...

夜版好!谢谢你为本文设置高亮!

我文中说:“我们是知青集体到场,户口落户到生产队,每个知青下拨800元的安置费,而且下乡第一年每月有5元钱的生活费,说是学习“株州经验”。说实话,我们知道,这实际上是沾了李庆霖向毛主席告御状的光,李庆霖1972年底给毛主席写信,如实反应了插队落户知青困难境况,毛主席不仅给李庆霖回了信,还寄了300元钱。1973年5月党中央全面调整了知青政策,所以才有我们后面这些下乡知青的较好环境。”是讲:李庆霖72底写信“告御状”,毛主席回信后,73年5月中央就全面调整了知青政策,所以有了知青集体到场,户口落户到队,安置费比原来提高了,还派带队干部…等一系列变化,知青下乡的整体环境比原来变得好了许多。不是说安置费是李庆霖告状才有。

我们的安置费每人800元,主要用于住房、农具、雨具、生活用具的购置,这钱不发放到个人手里,由知青办下拨到公社,然后统一购置,统一使用,统一管理。这可能与你们那时不一样。
另外下乡后第一年每月5元生活费是发到知青个人手中,按月领取,用于生活,这每月5元生活费是下乡后第一年有,笫二年以后就没有了,因为劳动一年后已参加农村年终劳动分配,必须自己养活自己了,不可能继续再发生活费了。
你说你弟弟是75年下乡到知青场每月有10元生活费,不知他下在哪里?我们在湘西自治州,的确每月只有5元生活费。我的妻子是75年在邵阳下乡的知青,她说第一年生活费也是每月只有5元。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3 17: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70年代中期下乡知青情况较前有所改善,与六十年代与七十年代初期已经大不一样了。但知青生活的体验与感悟是相同的。欢迎坪上居士参与【回望50年】征文活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3 17: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坪上居士 发表于 2018-5-13 16:55
夜版好!谢谢你为本文设置高亮!
我们的安置费每人800元,主要用于住房、农具、雨具、生活用具的购置, ...


    我68年12月下乡衡南县插队,每月8元由知青个人处理,我懒得做饭,交给了生产队会计,在他家搭伙。一年后没了。安置费、购置农具和每月8元加起来一共300元,直到招工也没有给我们砌房子。弟弟下衡南知青农场,也是一年安置费,因吃集体饭,每人每月发放10元饭菜卡。安置费不知是多少,忘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3 17:2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你的知青生涯还是可以的,一切井然有序,生活也有保障,在知青中算上等生活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7:3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5-13 17:08
70年代中期下乡知青情况较前有所改善,与六十年代与七十年代初期已经大不一样了。但知青生活的体验与感悟是 ...

谢谢笨笨牛超版的关心!
湖知网【回望50年】活动为广大知青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要多谢各位湖知网领导们呕心沥血,操心费力!我衷心地谢谢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7:3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5-13 17:26
你的知青生涯还是可以的,一切井然有序,生活也有保障,在知青中算上等生活了。

呵呵!有幸!有幸!谢谢大方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0 10: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我们那个知青场,现在已经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9-25 15:24 , Processed in 0.364417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