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57|回复: 20

【回望50年】春插的那些日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4 19: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插的那些日子

文/浩宇

22532499.jpg

    我们下乡后,第一场硬仗就是春插,那些紧张、劳累,腰酸背痛、苦中求乐的日子至今难忘。
    队上田多劳力少。春插期间全队上下都要投入插秧,学生放假回队的也不例外。
    春插那天,随着开工哨音划破黎明前的静寂,春插战斗正式打响。队长放开喉咙喊:“出工啦!垄里二斗丘扯秧,每人150个……”我在睡梦中惊醒,天那么黑,鸡都没叫,以致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起《半夜鸡叫》课文里的周扒皮,那个可恶的地主半夜学鸡叫催佃农摸黑赶工……
    后来听说周扒皮的原型周春富是一个普通地主,他待人温厚,和佃农的关系很好,根本不存在半夜学鸡叫剥削压榨农民的事儿。
    小宝的文学创作跟历史开了个玩笑。
    但当年我们的确起得很早,睡眼惺忪,打着哈欠撑着懒腰,极不情愿而又不得不爬起来。
    春插季节正是倒春寒的日子,半夜里寒风刺骨,人们上身穿得厚实,下身穿着单裤,打着赤脚,手拿扎秧的稻草,摸着黑夜,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地来到秧田。一会儿,田里人多了,却不闻话语声,唯闻“咚咚咚”的洗秧声此起彼落。
    忙到天明,秧田里才热闹起来。太阳出山后一会儿,队长开腔“报数!”虽说大都能完成任务,但扯得多的二、三百秧,少的仅百把个,相差悬殊,这并非全是来得早与迟、手脚快与慢的原因,同一坵田,有的秧好扯,有的秧不好扯,不好扯的秧泥巴就很难洗净。
    队长心里明白的很,一般按报数记工,偶尔抽查几个人的秧,也只是看看秧把的个头和秧兜子洗没洗干净,并不计较那些没完成任务的,只要不是来的特别迟。
    春插期间,早工和上午出工相间只有半个小时吃饭时间,队长让我们留一人在家搞饭。初下乡的知青宝里宝气都不肯留下做饭,自寻苦头同出早工,老乡收工有饭吃,我们还要手忙脚乱临时搞,既误了工又冇吃好。后来想通了,才留下安戈做饭。
    队里的姑娘大嫂多插秧高手,起初我们不会插秧,也就被她们“关笼子”。为了摆脱窘境,也不愿太落后了,在工分上沾她们的光,我们只好发蛮,腰胀痛得像要断了也不敢歇息,只能把手肘靠在大腿上支撑着;腿上被蚂蝗咬的流血,身上被蚊虫叮的到处奇痒,却顾不得把手洗干净就乱抓,弄得身上泥水淋淋;埋头插秧,少有言笑,一个劲地就像鸡咂米一样做死的插,几天后渐渐地也跟上了。
    队里有个叫沙牛的年轻人,长得阳光帅气,动作极快,秧又插得好,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下田插秧也讲派头,只要天气好,他便特意穿得清清气气,上着洁白土布衬衫,下穿浅蓝裤,头带精致的细蔑斗笠,不慌不忙的插田,还不时偷闲跟姑娘们打趣,收工回来身上干干净净,几乎一泥不染。我年年插秧,每每效仿沙牛,无奈手脚笨拙,始终不得要领。这个派头硬是摆不出,总是弄得一身泥巴糊噜哒收场。
    当然,我们当中也有能手,尤其是铁铁和康康。他们除了说话、衣着跟农民有区别外,所干农活动作熟练得跟农民一个样,以至队长表扬他们说:一个可以当副队长,一个可以当妇女队长。短短的几个月下来,农活学得如此之快,模仿得如此之像,真令人佩服之至。
    知青在春插期间的卖力表现得到队里的肯定,队长如何夸奖的,我记不清了,但有芝嫂子的一番话却使我感悟。她见我们累得象痨瓜皮一样还不肯直腰,便语重心长地说:“歇会儿吧,收成不是累出来的,事情也是做不完的,今年插秧明年还要插秧……”
    开始我只是感到她的话有情有义,并不理解其中的道道。下乡的年数久了似乎明白了些许。不是吗,下乡头一年队里工值6毛,第二年5毛,第三年4毛5,干活是一年比一年累,生活一年比一年苦。这,就是实情。
    当年我虽对人民公社体制不敢妄加评论,但却有些如何突破传统的耕作方式,合理安排劳力、配置资源、提高工值的想法。后来跟一个叫包忠清的回乡青年一起办起了《农科小报》,搞起了试验田,摸索着科学种田的道理。(包忠清后来当过生产队长,上了大学,1998年抗洪救灾时任华容县县长,现任岳阳市人大副主任。)有芝嫂那番话平常而富有哲理,甚至对我以后的工作都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了。
    那年头公社对农田生产计划抓得很紧,下达的春插任务就连队里要插多少亩双季稻,什么时间插完,插什么尺寸,都有明确的指标。队长是个清白人,什么该抓,什么该放,他心里一本帐。针对人少田多的队情,他除对春插的季节性把握得很紧,坚决不插5月秧外,首先根据劳力、肥料、水资源等情况重新调整了双季稻任务,至于在田里拖架子(划格子)插什么4*5寸4*6寸他并不看重。水田要排了水才能拖架子,他则认为这样做既浪费水资源,插秧的功效又低,也未见得就有好的收成,费力不讨好的赔本买卖他是不干的。为应付检查,队里只在靠大路旁的田就拖架子,插4*6寸,搞样板。其他的就插“随手秧”,大约相当于6*8寸。当公社干部下队检查时,陪同的大队干部和生产队长心照不宣,带着他们沿着大路指指划划走一通便收了场。
    尽管实事求是调整到位,但累人的春插也要大约两个星期才能搞完。最后一天收尾时,队里集中劳力打歼灭战。一坵田里拥挤着几十号人,说说笑笑、轻松喜悦,秧一插完,田里便打起泥巴仗,不分男女全体参与,比城里人打雪仗还疯。没有号令,没有组织,没有阵营,没有指定目标,张三打李四时,冷不防王五从背后就袭了过来。
    当年,这可是最简单、最快活的集体娱乐活动了。头一年我们置身场外,观赏那从未见过的雨点般的精彩的泥巴大战,笑得前仰后翻,10多天的劳累刹那间抛到九宵云外。
    第二年我们还想站在田边观看,但再也当不成观众了,泥巴从四面八方向我们袭来,躲闪不及,泥水糊面,半懵半醒之余,弯腰捧泥,绝地反击,从那一刻起,可说是真正跟贫下中农打成一片了。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5-14 20: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头回插秧总是秧兜卷起朝上,造成秧叶斜歪,难看得很且不利于秧苗生长,腰酸腿疼、苦不堪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4 20: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下乡时农村学大寨,春插更是社队干部必抓的中心工作。当时的宣传口号也十分响亮:“每人要剐几斤肉,坚决不插五一秧”。  扯秧队上是实行的计件制,即按秧把数量或是丈量所扯秧田面积计工分。然而队上个别人总有办法多捞工分。按秧把数量计吧,他扯的秧把就细得可怜(按规矩每把秧一只手能握住最合适)。若按丈量所扯秧田面积计,他扯的秧把就特大,而且秧蔸上的田泥也冒洗干净,而被人们称为牛婆秧。插田时若拿到牛婆秧,都特别烦燥,因为会直接影响插田的速度。无奈之下只得破口大骂:咯是哪个砍脑壳鬼扯的秧罗!一晃快50年了!
      浩宇兄久别无恙!致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4 20:5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楊柳岸 发表于 2018-5-14 20:02
头回插秧总是秧兜卷起朝上,造成秧叶斜歪,难看得很且不利于秧苗生长,腰酸腿疼、苦不堪言

      同感。开始不是插秧,而是五个手指把秧“筑”在田里,故总是秧兜卷起朝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4 21: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4 21: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5-14 20:15
下乡时农村学大寨,春插更是社队干部必抓的中心工作。当时的宣传口号也十分响亮:“每人要剐几斤肉,坚 ...

总统好!有些秧田泥土板,秧扯不起来,扯起来就带泥,很难洗净,要工分就图快,就更洗不干净。牛婆秧的确害人遭人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4 21:07: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幅插秧图好,借用,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08: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同学中最不会干农活要数我,所以对于春插的记忆远没有浩宇深刻。只记得半晚上睡得正香时队长的哨子响了——要克扯秧。我们高一脚低一脚在田塍间子上打乱窜,一路走一路打瞌睡;还有就是插秧时泥一身水一身那腰都要断了的感觉。
  (浩宇的那篇《玉嫂》也可以传上来以飨读者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09:2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浩宇的插秧故事娓娓道来,读起来蛮有味,联想周扒皮的半夜鸡叫,更是觉得那个年代玉宝把我们都当噶宝哒!看到这张图片蛮珍贵的,这样的故事值得回望!     我们山区插秧与你们不同,我们是一次插一行,来回走动,称“跑马行”,插得一天秧来累的腰痛背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09:4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春耕插秧是个技术农活,积肥、放水,犁田、耙田、插秧,哪一样都不可缺,样样都要用心去做,这确定秋天的收成。
   插秧趣在田里,赤脚下田,一脚踏入水中,就会受到透遍全身凉意,滑软的泥土那般柔润,腥凉的水息那般沁心……
   宋代诗人杨万里有一首著名的《插秧诗》:“田夫抛秧田妇接,小儿拔秧大儿插。笠是兜鍪蓑是甲,雨从头上湿到胛。唤渠朝餐歇半霎,低头折腰只不答。秧根未牢莳未匝,照管鹅儿与雏鸭。”这首诗将一千二百年后浩宇《春插的那些日子》中插秧的场景、过程、动作、情趣描绘得淋漓尽致、栩栩如生。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10:4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插的印象很深,记得当时老农负责扯秧,年轻的负责挑秧、打秧、插秧,我们知青很快学会了插秧,速度不比老乡慢。我插得又快又好,曾领头插,其余人跟在我后面插。在江西干活都是大合拢,不搞定额,但也常常累得腰都直不起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14:4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5-15 10:40
春插的印象很深,记得当时老农负责扯秧,年轻的负责挑秧、打秧、插秧,我们知青很快学会了插秧,速度不比老 ...

   我们队大多是定额承包,早完早收工。
不过即使是大合拢,不搞定额,但插秧时间太长,也会累得腰酸背痛直不起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15:4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浩宇 发表于 2018-5-15 14:44
我们队大多是定额承包,早完早收工。
不过即使是大合拢,不搞定额,但插秧时间太长,也会累得腰酸背 ...

   贴段文字打个吆喝:那时插秧常有农友唱山歌小调:“郎上丘妹下丘,好比云南隔贵州。请起龙王老子发大水,冲垮田埂做一丘,郎无牵挂姐无忧”“四月里来忙又忙,姐在田中扯早秧。插得田来茶又老,采得茶来秧又黄,采茶姑娘两头忙”欢笑声中,不时还传来队长陈长爹的吼声:“莫插烟袋脑壳罗,都要包秧蔸子插啦,不然死了禾会减产咧”!快活的元滿哥也笑着说:“伴墈插蔸禾,讨个小老婆”通俗的小调,浓浓的乡音,给繁重的劳作,增添了些许欢笑,让人忘记了腰酸背痛。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15:5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5-15 15:46
贴段文字打个吆喝:那时插秧常有农友唱山歌小调:“郎上丘妹下丘,好比云南隔贵州。请起龙王老子发大水 ...

记的这么多乡里有趣的山歌、小调、吆喝,真的融入农民中了,要再投总统一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16: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5-15 09:46
春耕插秧是个技术农活,积肥、放水,犁田、耙田、插秧,哪一样都不可缺,样样都要用心去做,这确定秋天 ...

人静兄,经营茶座不容易,辛苦了!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耕春插确是很忙的赶季节的技术活也是累活,古人对插秧却有许多诗歌描述。
    也有一首 南北朝·布袋和尚的《插秧诗》“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望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简洁、形象、生动,如入其境,且有禅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6 06: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了浩宇的插秧回忆,关笼子、拍蚂蝗、插秧上岸打泥巴仗,还有在男人们女人们田里说黄段子笑话,这些往事一幕幕又在眼前回闪。很累,也很有味。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6 21: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5-16 06:19
欣赏了浩宇的插秧回忆,关笼子、拍蚂蝗、插秧上岸打泥巴仗,还有在男人们女人们田里说黄段子笑话,这些往事 ...

谢谢笨笨牛回帖

你下在有血吸虫的大队,如何下田插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浩宇 发表于 2018-5-16 21:10
谢谢笨笨牛回帖
你下在有血吸虫的大队,如何下田插秧?

浩总:在血吸虫疫区并不是每丘田里都有血吸虫的,血吸虫主要生存在长江沿岸洲土上,生产队里的水源与洲土不相连,田里冒得血吸虫。我的血吸虫病是到洲土上出工感染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涯倦客 发表于 2018-5-15 08:13
同学中最不会干农活要数我,所以对于春插的记忆远没有浩宇深刻。只记得半晚上睡得正香时队长的哨子响 ...

同队的你,谢谢回帖。
春插时期半夜三更听到扯秧的哨声,真的晕人。不过今天才听你说。
当时留一个知青在家做饭,不知是你还是安戈?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浩宇 发表于 2018-5-17 11:43
同队的你,谢谢回帖。
春插时期半夜三更听到扯秧的哨声,真的晕人。不过今天才听你说。
当时留一个知青 ...

     学友阿河戏称我为“捧场客”就是只跟帖,不发帖。对于您的佳作自然应该发个言啦。
   在家搞饭吃的怎么会是我呢?十有八九是安戈。我那手艺您又不是不晓得,就只能在禾场里扎扎柴把子,坐在灶下放放火打打下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5-24 02:41 , Processed in 0.333405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