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73|回复: 42

【回望50年】 结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5 20:5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结婚

今天,我们有幸去参加一个“别开生面”的婚礼。路倒是不远,翻过一条港子就到哒。
何解称它为“别开生面”呢?第一.是我们头年下乡第一次参加乡里的婚礼,它的风俗也与我们所闻有所不同。第二.也是最主要的是咯次两位新人的结合颇具奇彩,是农民与知青成亲。
新郎是大队民兵营长兼管知青的大队干部叫郑友生,二十六、七岁,是部队复员的,个头不太高,一米七左右,人“咕咕墩墩”,做事和待人有点“浮形气燥”、干练利索、性格豪爽、军人气息显得蛮浓。由于在外面当哒5、6年兵,对外面的世界也祘有所了解, 见过一些世面……。加上知青都是从都市来的,人缘、素质等方面与农民还是有蛮大的区别,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咯二者相识,有如“相恨见晚”之感觉,所以他与知青的关系比较融洽,扯起谈来也还扯得来,加上他负责大队的知青工作,与知青交往、接触等方面都是有有利条件的,诸多因素凑合等于把他和知青就拧在了一起,所以就“叼”哒一个知青做老婆……
新娘是长沙知青叫王惠娟,是我们学校高中66届的毕业生,年龄二十二、三岁,论长相,尽管谈不上“出类拔瘁”、很漂亮,但至少也是“及格”以上,特别是她的气质不俗,,配以一米六四的苗条身材,走到外面还是蛮“打眼”、“回头率”也很高。由于她和郑友生同处一个队上,所以与郑友生和他的家里接触比较多, 这么好的一个城里的姑娘与自己同在一个队上,人又长得“不禾泥”,郑友生一个单身汉子,刚转业冒好久,在大队当民兵营长,知青又归他管,不管何是讲他有咯样多的机会和有利条件能接触到知青。看哒王惠娟咯样的知青,不动心才怪,不下手那就有的“蠢”……一开始他把王惠娟分得他队上,其“预谋”就“一斑见豹”哒。打那以后,他对她政治上特别的“关心”和“呵护”、生活上特别的“关照”,只要他家里一有好菜,就邀她到他家里去呷饭,开始他总是寻找各种理由“撮”起她去,她呢,也认为是干呷部关心知青,同时也是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况且她与他家里的人也还“合适”,加之尽管知青头一年有计划粮,自己搞饭呷,又冒得么子菜,也就随便应允……常来常往,时间一长,风言风语也就接踵而至。
“郑营长蛮有‘狠”来,‘过硬’把王惠娟‘叼’到手哒”
“癞哈瘼想呷天鹅肉,那是搞不成器的囉”
“那就讲不‘死火’来,咯不时刻到他屋里去呷饭唉”
“唉!咯是一朵鲜花插得牛屎上呢”
……
有时候出工,有那不怕死的“冒失鬼”,冷不丁的“散起寒”来,调侃他们在谈恋爱。郑友生对此毫不在乎,只是笑笑而已,根本不作辩解,听之任之,心里却打着“蜜笑子”,唯应开得越大越好、越“流”越好、越露骨越高兴……
有时候,他也装点“宝”,反问开玩笑的,
“冒得咯唉‘路’呢”
“冒得咯唉‘路’唉,她不是‘专门’在你屋里”
“那是到我们屋里去玩噻,你是咯想,他们又何是会要我们咯还玩泥巴它的囉”
……
越是咯样开玩笑,就越近“象”撖哒, 越近“象”撖哒玩笑就开得越多、越玄哒。原来开此种玩笑还“背避”着王惠娟,后来他们当王惠娟的面也开起咯种玩笑哒。郑友生倒是不怕丑,他们开得越大他越高兴,特别是当哒王惠娟的面开,他是根本不反驳,装个“八咪之”。 但王惠娟却是死人都不承认,她一般对此不予理采,硬是开得太“大”哒或太过于“庸俗”、“露骨”,她就反驳一下,她的理由是:
“我们下乡是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以后的发展哪个也冒得底,也难以预测。和你们当地人结哒婚,那以后招工唉什么的,就冒得‘听’哒。加上我们在生活习惯、接人待物等方面都有一些不协调和代沟,难得统一”
“不协调,可以慢慢的理顺噻.搞得一起后, 慢慢的就会习惯”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呢!我和郑友生,只是一般的同志关系。因为我是下得咯个队的,他又是管我们知青的,所以相比其他知识青年与他见面、接触比较多点,咯又不奇怪。我和你们不是天天一起出工,同起同落,按照你们的逻辑推理,那咯不也是在谈爱唉?”
“那是另外一码事喽,他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就是有胆也冒得咯个泡,敢高攀你们城里人”
“我和他根本就冒得咯回事,现在我根本就冒考虑也不会有咯个事。至于‘其他’人如何,那我就搞不清它哒”
……
事情还冒过得两个来月,“形势”就发生哒惊人的变化。
6月的一天晚上,县花鼓剧团到镇上下乡巡回演出,知青们闻讯后,急忽忽的呷撖晚饭后,都“哦斯哦斯”的赶往镇上去看戏。事不凑巧, 王惠娟恰巧患得哒重感冒,咯一天多都冒进一粒米,一身“邋软”的,她哪里还有什么兴趣、体力去凑咯个热闹喽,一个人留得屋里休息。
郑友生那天下午正好到公社去开会,散会又散得蛮“黯”,又不晓得镇上有戏看。回家途中,路过知青屋时,他习惯性的在屋前,,朝里头望哒望。
透过窗户上的毛边纸,看到王惠娟的房里有一盏煤油灯在忽闪忽闪的晃动,忍不住就想进去看一看、坐一坐。当他来到大门前,发现大门紧闭、屋里“畜辚清静”,他的心“咚”的一下紧缩哒一下。
“咯是何解?平时七、八个人在屋里时,门都是“大打四开”的,里面叽叽喳喳蛮热闹。今天是何解喽?门紧闭、声音冒得一点,发生哒么子事?!“
想到这,他十分的紧张哒起来。他不由自主的举起了他的右手,“咚 咚咚”做死的捶着门。捶哒几次,“饾里”冒得么子反映。正当他感到十分困惑的时候,屋内传出:
“哪个囉?!”
“我呢”
“你是哪个囉?!”
“我郑友生唉”
“郑营长哦,我就来开门啊”
“吱”的一声门打开哒,但堂屋里还是“愍几啦黑”冒得一丝光亮。
“郑营长,么子‘路’喽?”
“冒得么子‘路’呢,我是刚从公社开会回来,路过你们咯里,顺便来看看。不欢迎唉?”
“哦,原来是咯样的哦。欢迎!欢迎!哪个敢不欢迎喽?!”
“你莫是咯样讲要得不”
“好、好!请进来坐”
……
郑友生随着王惠娟穿过堂屋,他一看其他几间屋也是“愍几啦黑”,连门都锁撖哒。边走边问:
“哎,今天何是只你一个人在屋里,他们都到哪里去哒囉”
“嗯囉”
“那他们呢?”
“到看戏去哒呢”
“到哪里看戏囉?”
“你还不晓得唉?县花鼓剧团到哒镇上呢”
“哦,是咯样的哦。我到公社开撖一下午的会,不晓得县花鼓剧团来哒。哎,你今天何是冒去看戏呢?!”
“我,人不舒服噻。所以就冒去噻”
“人不舒服?得哒么子病?要紧不囉?要不要到医院去囉?”
“冒得么子呢!只是感冒哒”
“你鼻子‘嗜’得咯厉害,搞哒药呷冒?“
“呷哒药呢,现在好多哒。只是鼻子‘嗜’哒,原来你不晓得一身痛呢”
“那就好!那就好!以后要注意呢!”
“来囉,到房里坐下子”
郑友生得知咯一切情况后,看哒只有王惠娟一个人在屋里,欲进欲退、左右为难。心里想:
不进去吧, 只有王惠娟一个人在屋里正好表白,咯样好的机会哪里有囉,不讲是千载难逢,至少可说是百里挑一的机会……
进去哒,人家要是打‘反口’不愿意,碰一鼻子灰还‘由至可’,就怕‘羊肉冒呷得惹哒一身膻’遭到一阵痛骂,那就着实划不来……
想到此,脚步就“瓴”得她的房门外边发怔,不敢“越雷池半步”。王惠娟忙打圆场的说:
“何解?怕唉?!那就祘哒喽。我那屋里有老虎呷人来”
“不!……不是的呢!你还蛮会开‘乐’心啊”
“那就进去坐下子噻”
“好!我还怕你屋里的老虎唉!”
……
郑友生边说边快步的跟着她走进了她和刘秋菊同住的
房里。进哒屋, 王惠娟大方的搬哒张椅子请他坐,然后把自己的茶杯用开水烫哒二、三次后泡哒一杯茶。正准备递给他时,他就开口道:
“你咯茶杯用开水‘是咯’烫么子囉?”
“咯是我呷的杯子,有感冒病毒,不用开水来烫杀成病毒,把感冒‘歃’给你哒。我负不咯个责起”
“感冒就感冒噻,又不得死人”
“你倒是‘喝蛋汤’一样,讲得蛮轻巧啊,能避免就避免噻,冒得一点生活常识,咯还不懂”
“我是冒得文化、是‘大老粗’,我是不懂,你要何是囉”
“祘哒祘哒,又冒得哪个跟你吵架,咯还态度?!”
“对不起啊!王小姐,本人不懂礼数,还望您老人家见谅!”
“好!不跟你讲哒,请喝茶!”
递茶给他后,王惠娟就坐到自己的床边。他看到她这么平静、自然、大方,自己原来的拘谨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但他面对单家独户、孤男寡女的场面,还是有点不自然,坐在那椅子上一动不动的,低着咯个头,端着茶杯是咯样喝,也不做声。毕竟两人的关系又不是“那个”本来比较自然的王惠娟看哒他是咯样一个样子,不免也受哒他的感染开始拘谨和紧张起来。咯一男一女单独在一间房子里,会逗得别个何是想囉,咯个事本来就冒得“路”的,咯一被他们抓哒“把柄”,那就会下不得地。乱猜乱想、风言风语会扑天盖地接锺而来,“人言可畏”啊!到那时不被唾沫淹死,也会淹得半死不活……。她思前想后转念一想:我们两人在一起,又冒搞什么“嗦路筋”,“身正不怕影子斜”怕么子囉!翻撖船还只有脚背深的水……想到此,她的心舒坦了许多,又重新尽地主之谊,拿着热水瓶走到郑友生前面说:
“郑营长,兑点开水不?”
“我咯碗里还有呢”
“我看哒你‘头前’是咯喝,抓哒它出气,想必有也不多哒。来!兑点囉。我咯里冒得‘家伙’呷,只有开水招待”
“莫搞得咯样客气要不,好,就兑点囉”
王惠娟接过他的杯子,把水兑满后放到桌上说:
“郑营长,茶放到桌子上哒啊,要呷就自己端啊”
“谢谢!‘累’你莫左一个‘郑营长’右一个‘郑营长’的是咯喊,要得不?喊我‘郑友生’或‘友生’都行”
“那又何是要得囉。喊名字倒是可以考虑;喊‘友生’就有点‘那个’”
“哪个囉”
“肉麻噻!”
“肉么子麻囉!喊‘友生’显得亲切些噻”
“那,喊得出口!”
“慢慢的习惯,就喊得出口哒噻!”
面对郑友生的“步步紧逼”, 王惠娟无言对答,不知如何是好,脸“刷”的一下红到哒耳根子……
郑友生也察觉到自己太“直接”、太“冒失”哒,看到王惠娟那种模样,自己浑身发热、脸也发烫……
但他转念一想,这么难得的机会,自己千万别错过哒, 过哒咯个村就冒得那个店哒。千万千万得把握啊……。
“王惠娟,你听到他们开的玩笑冒?”
“么子玩笑囉?!”
……
咯个时候,王惠娟“栾”心都冲到口里哒。她略有所之而又明知故问的说:
“就是那个关于我们两人的玩笑噻”
“我们的么子玩笑?”
“我们两人谈恋爱的玩笑”
“哦!那不随他们何是去‘臭’,反正冒得咯个‘路’。心中无冷病,大胆呷西瓜”
……
郑友生心里震哒一下,端起茶杯喝哒一口后,麻起胆子、鼓起勇气“就汤下面”的说:
“要是真有咯个‘路‘! 你又会怎么样?”
王惠娟没有回答、也不好意思正面回答,只是显得不知所措,她用十分的诧异、惊恐的目光望着他。
郑友生生怕‘拐撖肠’,但看哒她没有正面反拨和拒绝,顿时又生撖哒勇气。他单刀直入的说:
“惠娟,我的确是很喜欢你!也想和你‘那个’。就不晓得你对我的印象如何?”
咯一席话,说得王惠娟“脸无地色”、全身热血沸腾往上涌、全身在颤抖、气喘气喘的出气不赢,似乎要窒息一样,非常难受。她恨不得钻进地下消失,只可惜“入地无门”。她瞪着双眼,一动不动的盯着郑友生,使他大吃一惊,心里一“ 咚”,人都盯“木”哒,使他都有点害怕得打颤。尽管如此,话已说到咯个份上哒,还有么子退路可走,只有豁出去哒。郑友生鼓足勇气、深情的对王惠娟说:
“我讲的都是真心话。开始他们开玩笑,我都冒在意,后来愈想、愈看觉得你还是蛮不错的。所以就喜欢上你、爱上了你哒,只是冒表白而已。我家里人听哒队上咯些人开的玩笑后,也仔细议论了一番,都举双手赞成。不晓得你的意思如何?”                    
郑友生边说边站起来走近她,伸手去摸她的手, 王惠娟被他咯种大胆的举止,吓得把手急速的收哒回来,整个身子往床里面缩。结结巴巴的忙说:
“郑营长,你不要咯样!别个看哒不‘象’”
郑友生马上把手急速的收哒回去,坐到自治的椅子上。
“咯里又冒得人。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乱来”
说完他就站起来要告辞,这时王惠娟才如梦初醒、恢复原状,忙说:
“你好走啊!不远送”
郑友生大步的走出她的房门,回过头又叮嘱道:
“你好好考虑一下囉,考虑好后,回我的信啊!”
出门后冒好久,他就消失到茫茫的黑夜之中。
郑友生走后, 王惠娟心才平静下来,松了一口气。反过来,她又仔仔细细的想哒想后,倒抽哒一口冷气。
“郑友生虽说是土生土长的乡里人,但是参军复员的,与地道的乡里人也有所不同。现在他又负责管知青,不答应他吧,就会得罪他,‘整’我的话易如反掌‘一碗饭’;答应他吧?又不晓得将来会是个么子样子”
她左右、上下为难之时,写哒一封信给家里,征求父母的意见。
很快家里就回哒音,认为既然他人又不错、身材、相貌都还可以,当过兵、入哒党,在大队也是有头有脸的‘角色’。屋里劳动力又多,在队上乃至大队都是有一定‘势力’的。你们六姊妹下去哒四个,我们家里出身又不‘清澈’,至于经济条件你是知道的,冒得么子能力来辅助你们,只有靠你们自己哒。他家里出身又好、经济上也蛮好、加上他和他们家里待你也蛮好,所以嫁给他咯样的人,不论在政治上还是在生活上都不会蛮差。只要你自己认为要得,我们冒得么子意见……     
收到家里的来信后, 王惠娟把父母的意思“嚼”哒一“道” 又一“道”。她深知父母的苦衷,回想起文化大革命中的日日夜夜就历历在目、好生后怕。由于家庭出身父母、姊妹所遭受的冲击太深刻哒,可说是刻骨铭心、永生难忘。现在他主动找我,不计“前嫌”。我也有哒张可靠的“护身符”,日子会安定、生活会“美好”,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抓住机遇。莫过哒咯个村就冒得咯个店哒……她思前想后、考虑再三后,主意已决:嫁给他。
打那以后,知青和社员们跟她开咯样的“玩笑”她都是笑一笑,不作反拔、不作辩解,听之任之。一副不好意思、害羞的神态相对或笑呵呵的回敬你一句不轻不重也不伤人的话。不象过去,只要一涉及到咯类似问题开的玩笑过大时,就跟得挖哒她的“祖坟”一样,她就会“暴跳如雷”又“骂”又“打”板起咯个脸块,跟得“买煮蚕豆”一样;又象“欠哒她几百吊”一样;也象“借哒她的米还哒她的糠”一样……现在可好,她不但“喜欢”他们开咯样的玩笑,而且“唯愿”他们开得越大越好。现在她的一反常态、前后判若两人,社员和知青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引起了他们的无尽的暇想和种种的猜测……
果然不出所料,印证了他们的猜想。郑友生到知青点的次数明显增多、而且越来越密。好象一天不去就“丢”撖哒魂一样。大凡他一来,其他的知青就很“懂味”的,寻找各种理由避开他们,到别处去坐或玩去了,让他们单独在一起。王惠娟到郑友生家里去的次数也频繁起来,到他家去呷饭的频率也密集些哒,同组的知青有时也“伴福”到郑友生家里去“囫一餐……
时间又过哒于二、三个月后,一条爆炸性的新闻“郑友生和王惠娟要结婚哒”在大队、公社迅速传开。
尽管大家都估计会有咯样一天,冒晓得来得咯样快、咯样突然。特别是对于我们咯些十几岁、又不懂“恋爱”、也无心顾及的伢妹子来说,更是感觉“懵懵懂懂”“蒙蒙浓浓”“搞它数不清”,也认为王惠娟的选择,多多少少有点“叛逆”之嫌和“超前”意识“。但,也许她有她的“苦衷”,咯是“天意”、是“缘份”,“天意”难违……
结婚的那天,乡里乡亲的、知青贺喜呷酒的就来撖三、四十桌。咯次结婚非同寻常,所以知青来的人数与农民是“平分秋色”,打哒个平手。酒席的场合规模之大,在当地实属罕见……
王惠娟的父母、姐姐、弟弟、妹妹都被郑友生派人到长沙接来参加他们的婚礼;本大队的干部无一缺席、别的大队干部也来哒不少、公社在家的干部也都来哒。
整个婚礼和酒席,搞得沸沸扬扬、规模空前,惊动方圆几十里。
我们基本上都是“知码子”围坐一桌。当地的酒席不象长沙用圆桌,每桌坐十到十二人。而是摆的方桌,每方坐两个共八个人。
为哒搞好咯次酒席,他屋里还特意杀撖一头三百多斤的大肥猪、打撖几十斤鱼、杀撖二、三十只鸡……
公社王秘书“安席”后就开席,酒席在当时也祘搞得蛮丰盛、很象样的。有“难违”的扣肉、有红烧鸡块、炒腰花、蒜苗子炒鳝鱼、辣椒炒肉、三鲜汤、清蒸鱼块、杂烩,{那份“杂烩”一端上桌、清蒸鱼块,开始我们还不晓得咯个菜叫么子菜,后来得知咯个菜是“杂烩”,就引起哒我们极大的“好奇”, 呷撖以后才识“芦山”真面目。的确,它与我们长沙呷的杂烩截然不同,一个菜碗下面是海带丝垫底(几乎快“齐”碗边),上面再盖上一些墨鱼丝、肉丝、猪肝片、肚片点缀一下。冒得肉丸子、蛋卷、发肉等,而且冒得么子汤(所以汤菜就是三鲜汤),“绞马利干”的。除了咯些还有腊肉炒萝卜干、油渣子炒酸菜,总共十个菜。
尽管谈不上是美味佳肴,但在当地、当时还是上哒档次、够份量、够气派的。
呷的酒都是零打的散装酒,7角5分钱一斤的“金钢刺”,但还是把它装到酒瓶子里摆在桌上供人享用,尽管酒不是正规的瓶装酒,酒也不是太好(当时那个时候能用此酒上席,实属不错了。有许多做红白喜事都是用煤油兑酒精当酒招待。具体何是兑?不晓得),但大家还是喝得蛮舒适、高兴、痛快、有滋、有味……
王惠娟结婚后,就彻底的离开哒“娘屋”,搬到哒他们的新房里(在郑友生家里,因他父母均在,所以冒分家)。她在冒结婚前就除哒拿走她认为必须带走的东西外,其余的东西都留给了同组的知青。
她从“糠箩”里跳到了“米箩”里,再也不“限定”跟我们过那种“飘浮不定”的生活,她不愁呷、不愁穿的过着她的“官太太”日子。但就与那些原来患难与共的“同一战壕”的战友“疏远”哒。尽管,她时不时的回“娘家”看一看、走一走,但那种味就“今非昔比”隔撖味哒……
由于她开哒知青到农民结合的先河,也有一些女知青“效仿”此作法嫁给了乡里人。但数量是“出指可数”“微乎之微”冒成气候。
绝大多数女知青都不会“重蹈覆辙”她的路子,因为知青是一家人,都不愿意做“叛逆”者,也还是真切的想回城里去,不愿一生一世“窝”在咯里。
当然,对于她的选择大家也不愿过多的进行评判,更不愿对她与“贫下中农”的亲密结合评头论足的进行指责。
“人各有志 不能强勉”走自己的路,干自己的事,让别人去说吧。咯就是绝大多数知青人生的“座右铭”……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5-15 21:4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平凡的故事平凡的心。唯有祝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21: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士安兄笔耕不止呀,不知道这对夫妻后果如何?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22: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野居士 发表于 2018-5-15 21:46
平凡的故事平凡的心。唯有祝福。

知青中有不少人出于各种原因,屈就与当地人结婚,这也是知青生涯中不可或缺的一页哦。谢谢山野群首席跟帖!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22: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5-15 21:56
士安兄笔耕不止呀,不知道这对夫妻后果如何?

大家都这么努力,我们可不能掉队哦;那个男的在我们走后转到镇上去呷国家粮,早几年得癌症死了,女的由于与当地人结了婚,到落实政策时也招了工,安排在当地电排站,现已退休,两大人不怎么样,三个崽女倒还混得不错,这命唉是命里注定的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22: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女知青嫁给农民的事例不少,有的是出于感情的选择,有的是因为当年家庭背景对招工的绝望,为了生存,幻想通过婚姻获得喘息,为了在极度的困境中活下去。婚姻是一种社会行为,是个人的自由,受到特定时代和制约,但愿她们晚年能够得到幸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22:3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5-15 22:15
女知青嫁给农民的事例不少,有的是出于感情的选择,有的是因为当年家庭背景对招工的绝望,为了生存,幻 ...

谢谢人静君的理解和支持!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22: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君:女知青嫁当地农民,可以讲各个下有知青的公社都有。我插队的隔壁公社就有一位女知青,七二年26岁,是国军兵团司令的侄女,下乡八年招工无望。她所在大队有一单身大龄农民,去双牌相亲,被汽车撞了,脑袋受伤,找老婆就更困难了。大队书记撮她,说她如果嫁给此农民,可安排她去教小学,但她嫁给该农民后,并未能去教小学,还要照料这被撞伤的痴呆农民,又育有两子,真是凄惨过一辈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5 23:21: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有不女知青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嫁了,这位是算幸运的啦!喜欢安兄咯种扯粟壳的风格,如同我们坐在茶馆里品着茶聊着天,舒服!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记性真好哦,连酒席上的几碗菜都记得清清楚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隐版写文章是小说家笔法呢,活灵活现的,他们两个人讲“憩憩话”你都听见哒哎?还难为你找到那么多对应长沙话的字眼子。知青跟农民结婚实在有点难为他们,毕竟生长的环境不同,共同语言已经不容易,还要想共同的爱好和生活情趣等等就太困难哒。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生动,尤其对话有味!唉!那年月女知青为了生存是难,有些事是抵挡不住的!不过,只要两厢情愿,这餐酒席呷起来还是有味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解的是,这整个过程隐版怎么就知道的这么清楚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地夜话 发表于 2018-5-15 22:46
隐士安君:女知青嫁当地农民,可以讲各个下有知青的公社都有。我插队的隔壁公社就有一位女知青,七二年26岁 ...

这样的留守知青还有不少,的确他们生活非常拮据,令人牵挂和担忧,人生的道路是自己走出来的,走对走错难以判定,这就只有靠命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想飞的鱼 发表于 2018-5-15 23:21
当时有不女知青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嫁了,这位是算幸运的啦!喜欢安兄咯种扯粟壳的风格,如同我们坐在茶馆里 ...

谢谢想飞的鱼君喜爱本拙帖风格!顺祝夏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5-16 05:40
隐士安记性真好哦,连酒席上的几碗菜都记得清清楚的。

这些题材早在一二十年前就留下了,要是现在就怕难记得这么清楚啦。谢谢牛哥的支持跟帖!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年狂 发表于 2018-5-16 06:35
隐版写文章是小说家笔法呢,活灵活现的,他们两个人讲“憩憩话”你都听见哒哎?还难为你找到那么多对应长 ...

到底是火眼金睛,一语道破真情,原来是想作为小说题材式样写的,综合了我们所为、所见、所闻,谢谢少年狂君远道的赏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18-5-16 11:15
写得好生动,尤其对话有味!唉!那年月女知青为了生存是难,有些事是抵挡不住的!不过,只要两厢情愿, ...

这样的酒席,我也只呷过一次,所以印象特别的深,加上那个时候,我们知青生活十分艰难,呷一次是一次,难忘,真的难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5-16 13:19
我不解的是,这整个过程隐版怎么就知道的这么清楚呢?

不解就让它不解吧,作为文章稍用修饰方法修饰延缓润下色,看起来就不会显得那么干巴巴的泛味,喻兄看文意是用眼用心了。谢谢你的关切以疑问和问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5-16 16:02
这样的留守知青还有不少,的确他们生活非常拮据,令人牵挂和担忧,人生的道路是自己走出来的,走对走错难以判 ...

招工过后,很多女知青独在异乡为异客,孤苦零仃,生活上存在困难,前途无望,心灰意冷,也就嫁个农民算了。情投意合是少之又少。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5-23 07:04 , Processed in 0.329042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