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87|回复: 8

【回望50年】知青情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望50年】知 青 情 怀
文/熊绍怀

   今年是我们下乡当"知青"五十年。
   1968年11月29日,我们随着株洲市首批老三届学生集体下乡的队伍,分乘一百多辆汽车,浩浩荡荡地奔赴浏阳县,开始了我们的"知青"生涯。
   我们株州市二中初44班有十多位下乡同学,分配在浏阳县"沿溪人民公社"的"排上"、"松山"、"和平"三个生产队。
   我和曹克顺、徐信康三位男生组成一个"知青"组,落户在"和平"生产队。
   我们所在的生产队只有十二户人家,几十口人,全队只有几十亩水田和山地,没有山林和其它副业,村民生活极其贫困。
   一栋约三十平方米的土砖仓库房,隔成一大一小两间,分别用来做卧室和厨房,我们将草席和被子往床上一铺,便安下家来。
            
乡情浓浓

   尽管下乡前我们也做了思想准备,但农村的艰苦生活条件,使我们也感到茫然,一切都得从零开始,首先就是吃饭问题,好在队上细心地为我们准备了一些大米、油、盐和蔬菜,厨房屋角也堆放着一堆劈好的木柴,这些都是队上社员家你一碗,他一把,凑起送来的。
   烧饭是用土砖砌筑的柴火灶台,做饭的过程还十分复杂,要先将淘过的米在铁锅内煮开花,再捞出在宵箕里沥干米汤,拌入适量红薯絲,然后倒入甑桶内继续加温蒸熟,这是湖南农村传统的做饭方法,这样蒸出来的米饭香甜好吃,口感极佳。
   生产队会计李叔的爱人,我们亲切地叫她李婶,手把手教我们如何使用炊具和掌握炒菜的火候。我们三个小伙子分工合作,经历了烧糊、夹生、咸得要死的磨练,几天后,也开始把饭菜做得有模有样了。
   下乡第一年,"知青"的口粮指标和生活费用是由国家按月配发,我们每月去镇上买回粮食和油、盐等生活物品;在分配的自留地里种上季节蔬菜,由于菜的生长需要一个周期,头一两个月,我们主要还是靠生产队社员各家不时送来的蔬菜过日子;有时出工回来太晚,社员家还经常邀我们去吃饭;乡亲们的关心和热情,给了我们三位第一次离家独立生活,16~17岁的男孩子极大的鼓舞和温暖。我们合计着要感谢乡亲们一下,拿什么表示呢?商量的意见是包饺子,每家送一碗;在六十年代,吃饺子还是比较奢侈的。
   于是我们去镇上买回面粉和猪肉,回到知青组就开始和面、剁肉馅,没有面板直接在歺桌上揉面,没有擀面杖,用手把一个个小面团压扁成面皮,三个人奋战了一下午,包出几十个厚实的大饺子,下锅一煮,又澎胀了一圈,两个饺子基本就能装满一饭碗。我们挨家挨户给每户社员家送去一份。
   第二天,社员家陆续过来还碗,但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每个碗里都装满了东西,有大米,有黄豆,有辣椒,有鸡蛋,还有……
   纯朴的民风,浓浓的乡情,把我们的心都融化。
              
情深似海

   白天,是紧张的农业生产劳动,一到晚上,我们就坐在床上,在煤油灯下谈古论今,海阔天空;生产队里的年青社员最爱来我们房间里扯淡,仓库保管员小傅、出纳员的儿子李伏民是这里的常客,最爱听我们谈论城里的新鲜事,一直到有人开始打起"哈欠",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一天下雨,生产队不出工,到中午时分雨渐渐停了下来,三人商量利用下午时间去"官渡镇"把下个月的计划口粮买回来。从生产队到"官渡镇"有十来里地,途中还要经过几里路程的山岭,山路弯曲陡峭,是我们挑担要经过的最艰难的路段。
   我们到镇上粮店买了60多斤米和一些生活用品,还买了一斤照明用的煤油。回生产队的路上,我和徐信康轮换着挑米,用玻璃酒瓶装着的煤油就由曹克顺单独用手拿着。走到途中的山岭处,曹克順坚持换他挑一程,顺手将煤油瓶半插在米筐内。
   由于上午刚下过雨,山路较滑,我们一步三摇地赶着路,突然,徐信康"哎!"了一声:"怎么有好重的煤油味?",我们停下脚步,发現米筐内的煤油瓶已经倾倒,不少煤油已撒入米中……。30多斤米,我们三人半个月的口粮,曹克順不断地念叨着怎么办?我们不停地安慰他,寻思着回家后用水冲洗一下,晒干后再吃。
   晚间,李伏民早早地又来到我们"知青"组聊天,一进门,浓重的煤油气味也让他了解到了事情原委:"米浸了煤油用水也难冲洗干净,现在雨季,湿米也晒不干,更容易生霉。"由于大家心情都不太好,聊天便早早地结束了。
   睡梦中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打开门一看,只见李伏民扛着一袋米兴冲冲地进到屋里说:"我爹爹说了,泡了煤油的米不能吃了,让我拿回去喂豬,另外换给你们30多斤新米,你们不要难过了,早点休息吧!",随手将煤油汚染的米带了回去。
   第二天,下午收工回来吃过晚饭,我们三人相约到李伏民家向他父母表示感谢,进到屋内,看到李伏民的父親正在厨房的锅里翻炒着什么?我们径直走进厨房,正要说上几句感谢的话,却借着煤油灯微弱的光看到铁锅中加热翻炒的正是散发着浓浓煤油气味的大米,我们呆住了;李大爹见状呵呵一笑说:"把米加热炒一炒,能减轻一些煤油气味,再少量地掺在好米中煮饭吃,味道就不会太重,我们慢慢掺着吃……"我们都明白了,在当年饭都吃不饱的年代,有谁会拿米去喂猪呢?激动的泪水从我们三人的眼眶中接连不断湧出,喉咙中像有什么东西塞着,一句感谢话都说不出来。
         
亲如家人

   1969年3月下旬,随着城市动员社会人口下乡,曹克顺的母親带着另外三个未成年的孩子,下放到我们所在生产队。于是,我们将"知青"组的房子腾出来让曹克順一家五口居住,生产队在仓库西头又搭盖了一间十平方米左右的土砖披房,让我和徐信康两人居住。
经生产队长牵线,我和徐信康来到贫农组长家搭伙吃饭。贫农组长一家始终把我俩当成家人对待,总是千方百计做一些荤菜和可口菜给我们吃,平时农闲时乡村习惯只吃两餐,为不饿着我们,他们也都保证开上三餐。我们也经常主动地帮贫农组长家做一些家务事,抽时间到菜园浇水、施肥,上山砍柴……,那年夏季,一次进山打柴的经历让我们终生难忘。
   "双抢"过后,难得有几天农闲,我和徐信康约好抽一天时间,进山为贫农组长家砍两担柴回来。那天吃过早饭,我俩带着砍柴工具走了三十多里的山路,便来到我们经常砍柴的地方。中午时分,在砍柴途中巧遇生产队会计的大儿媳和大儿子回她在深山里的娘家,友好地邀请我们去家里玩,考虑到第二天农闲,生产队也不出工,我们便跟随前往,又走了十多里的山路便到达目的地。
   大山深处,森林中的树木高耸入云、枝盛叶茂,和竹林、藤状植物簇拥在一世,纵横交错,太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挤下来,撒在屋顶,撒在地上,撒在水中,随风起舞;森林在山风的穿梭下,发出各种不同的美妙声音,一时悠扬悦耳,仿佛交响乐团合奏,一时排山倒海,好似黄河长江呼啸,大自然是多么的神奇……我们有幸享受大山深处的美妙,品尝着山农家的美食,用山泉水洗净一身尘土,美美地在竹屋中睡上一觉。
   第二天一早,吃过饭我们便赶路下山,来到咋天打柴的地方,将砍好的木柴装入"柴夹子"挑着向山外返回。太阳开始偏西时,我们来到下山路口,路口旁的石凳上坐着一位老农,走进一看,竟是贫农组长,看到我们,贫农组长立刻关切地问到:"你们咋晚去哪里了?睡在哪里?没发生什么吧?",听我们说完经过,老人家才接着说:"急死我们了!把大家都急死了!"
   原来,昨晚贫农组长等到天黑,见我们还未回家吃饭,开始焦急起来,便到曹克順家询问,不一会儿全生产队的社员都知道了,年青的社员打着火把跑到下山路口寻找,几个小时过去,仍未发现踪影,是迷路了?还是受伤了?会不会遇到野兽?全村的人都担心起来。最后上报到大队,出动十多名武装民兵在方圆十公里范围内寻找……
   听完贫农组长的叙述,我们为自己的大意而深深地自责,赶忙扶起老人家往回赶路,这时,我们发现老人家腰上还系着一小袋米,忙问怎么回事?老人家解释:我怕你们咋天晚上可能发生什么意外,被山里村民收留了,你们吃了人家的饭,我要带点米来还给人家哟。
         
乡情不朽

   "知青"生活虽然短暂,但它在我们的一生中打下深深地烙印,它锻炼了我们吃苦耐劳的精神,它培养了我们艰苦朴素的作风,它熏陶出我们诚信友善的品德,它激发出我们拼博向上的潜能。
   随着国家经济建设发展的需要,我们三人先后被招工回城,我和徐信康进入铁道部株洲车辆厂工作,曹克顺的母亲及弟妹也落实政策回到株洲市,曹克顺后随父母亲返回山西老家,进入太原重型机械厂工作。
   几十年来,总有一股力量在激励着我们努力工作,使我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都作出了优异的成绩。现在,我们三人早已退休在家颐养天年,但只要一提起当年的"知青"年华,都会情不自禁地再一次心情激动、豪情满怀!
   2013年11月份,我和曹克顺、徐信康三人结伴回到阔别数十年的生产队,见到了当年生产队长的儿子,会计的二儿子,妇女队长等故人,虽然老乡親们大多已经逝去,但是"乡情"不朽!
   "知青"经历,是我们一辈子的财富!。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蛮幸运,遇到朴实关爱知青的乡亲!
   (建议字体用不小于5号字)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李老师的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乡民的淳朴情谊感天动地,永生难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于浏阳县沿溪公社和平生产队的农民对知青的关爱与呵护,感动于他们的善良与真诚,乡情不朽,源远流长!很遗憾,我们6个插队一个生产队,没有你的运气,所以回城后,除了我,没人再回望那个曾经让知青伤心的远村。
  怀怀是株洲机车车辆工厂职工啊,这个厂区好大,70年代两次去在田心机厂,最深刻的记忆是最喜欢田心机厂招待所食堂的甜酒冲蛋和油条。每次一个余月,进行机车大修。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下乡能遇到这么好地方的好人,咯是你们的福气哦,他们超出了一般好人的作为,简直有点神话一般,我相信你们对他们所赐予你们的关怀和爱护,是会铭刻在心,永世难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5-16 11:37
乡民的淳朴情谊感天动地,永生难忘!

谢谢喻老师的阅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5-16 13:24
感动于浏阳县沿溪公社和平生产队的农民对知青的关爱与呵护,感动于他们的善良与真诚,乡情不朽,源远流长 ...

谢谢夜深人静点评。我原工作单位是株洲车辆厂,与株洲机车车辆厂(又称田心机厂)是兄弟工厂,田厂造机车,我厂造货车。你是在路局机务段工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5-16 15:27
你们下乡能遇到这么好地方的好人,咯是你们的福气哦,他们超出了一般好人的作为,简直有点神话一般,我相信你们 ...

谢谢隐士安老师的赞评和希望!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5-23 07:27 , Processed in 0.230306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