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31|回复: 15

【回望50年】我的知青生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8 16:3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知青生活
陈建湘

     1975年6月27日上午,邵阳地区财贸战线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从市大祥坪体育广场开完欢送大会后,随车去了武冈县湾头桥区南桥公社。到南桥去的知识青年约有100人,分别被安排在公社经济场和八一、五一、幸福、南桥、永丰、胜利、四清等7个大队经济场,户口则落在各个生产小队。我们农资日杂、五金交电等公司的20多名干部子弟下在胜利大队。到1978年12月27日招工回邵,我在那块当年称之为“第二故乡”的土地上整整生活了三年半的时间。

(—)
   初到乡下,一切都是新鲜的。特别是一群年轻人集体食宿在那个叫覃家堂的经济农场,确实有一种与城里截然不同的感觉。我们曾渴望站在高山看平地,渴望到广阔的天地里拼搏一番。落脚农场的第二天,我代表知青们向父辈单位写了一封情绪高昂的决心书,表示要向贫下中农好好学习,干一番事业。
   胜利大队经济场方圆有百余亩地,以种植茶叶、柑桔、烟叶、玉米、大豆等经济作物为主。刚下去时虽没闹把麦子当韭菜的笑话,但也出过类似的趣事。场里种了许多辣椒树,结满了嫩绿的青椒,我这个平时喜食辣椒的人,发出由衷的慨叹:“好是好,场里要是还种点红辣椒就好了!”话音刚落,惹得农民伯伯一番大笑。一月之后,我们迎来了农业的秋收秋种,我们分别下到各自的生产小队参加双抢。
   胜利大队犹如一条坐落在丘岗的黄褐色飘带,九个生产队,一个紧挨一个,我落户的第八生产队处在飘带的尽头。双抢开始的那一天,我与同队的刘兴安场长赶在太阳出来之前下了队。金色的稻田一望无际,我融入割禾的人群中,竟不如一个割禾的童孩。毕竟是第一次下田劳动,“喳,喳,喳”弯腰割禾,手生得很,一不留神就被镰刀割到手上了,兴安场长立即抓一把土烟给我敷在伤口上,一会血就止住了。随着火红的太阳冉冉升起,豆大般的汗粒直往外冒,这时,心里总盼着去树荫下休息。可贫下中农都在忙碌着,自已也不好意思躲懒,只好硬挺着。看看高挂天上的那轮红日总是一动不动,感到这一日好长,好长。好不容易挨到收工,但已是腰酸背痛,眼冒金光了。那天生产队特别为我煮了一鼎锅饭,就菜地里扯了一把生姜叶子伴辣椒做菜,我狼吞虎咽,一扫而光。饭后队长告诉我,这餐饭我吃了一斤米!旱地里割禾太热,我便尝试去水田里插秧,绿油油的禾苗原来是要我们一束一束插下去的。原本想水田里比较凉快一点,不曾想,烈日下田里的水好像温开水一样烫脚,泥里不时有蚂蟥叮脚,蚂蟥如同橡皮一般,越拉越长,越拉则越往脚肚里钻,咬得满脚都是血,我现在小腿上的那个疤子,就是那时留下的纪念。平时劳动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在双抢这段特殊日子里就要打破常规了。当月出东方之时,就着月色,队长的出工号又喊起来了……,那一段,我们每天劳动都在16小时以上,贫下中农每天给我记了9分工,算是对我的奖赏。
   “双抢”之后,我们又回到了大队经济场。首先面临的是10多个农民和20多个知识青年的生活问题,米、油、盐暂时不成问题,但柴不可一日没有。于是,全场出动去10多公里外海拔800米的武绥边界老竹山砍柴。我们这群城里伢妹从未见过大山,这回听说去真正的大山都高兴极了,一路上兴致勃勃,谈笑风生,可真到爬山时,心里就有点发麻一山太陡了,翻一个山,又一个岭,还未开始砍柴,腿就有点发抖了。场长只好让我们都歇着,一个农民包两个知青的柴火,当然我们的柴火不及农民的一半多,咬咬牙都能扛上肩行走。下山多承农民的关照,走走停停终于下得山来。农民们见我们安然下。山便放开脚步先行了。其实,我们也都想表现一下,我和另外两个知青突发奇想,抄近路追农民去!然而,却未曾想到,乡里的道原本是差不多的,特别是田埂阡陌纵横,走着走着便不分东西了。偏在这时,天不作美,刮起了狂风,把人吹得倒着走。肩上的担子越挑越重,天也慢慢地黑了下来,我们感到又饥又冷又怕,仿佛世界末日来临。正当我们绝望无助时,远远地看见几缕电筒光亮,原来是大队派人寻我们来了!而且那天公社还在广播里播放了寻人启事,我们一时竟成了公社的名人了!
   在经济场经过一段劳动锻炼后,我们学会了许多农活,场里也就开始给我们确定一些劳动指标。种植柑桔树必须挖成一米见方的大凼,每天的任务是挖两个凼子,并负责追施底肥。挖旱土每天任务是2分地,并负责种上花生、黄豆和其他蔬菜之类。茶叶分春茶和秋茶,第一次采摘的春菜又叫头茶,每天采摘任务是10公斤,然后通过揉茶机加工,揉好的茶叶放木盆内加盖薄膜,经太阳晒干便制成了红茶,如通过锅炒,再晒,便制成了青茶。据说我们加工的茶叶是用来出口的,大家的劲头都比较足。烟叶分为晒烟和烤烟两种,我们主要制作烤烟,青黛色的叶片先就着棍棒一片一片地绕挂在木棍上,然后一根一根,一排一排地放烤烟房熏烤,过两天就成了金黄的烟叶了,这时我们这批烟民们往往都要切上几片,谓之“尝鲜”。在农活中感到最难弄的是柑桔树。场里有几亩柑桔树,已种了七、八年还未挂果,每年需要加不少氮、磷、钾肥,还要喷药杀虫、,剪枝维护、松土除草。最容易种的可能是黄豆了,种下去最多是锄锄草就可以了,绝对有收成。比较麻烦的恐怕是种花生,先一天种下去,到晚上就被鼠辈们偷吃了,第二天重来就要浸些煤油,而且大家都按农民的教导不许说“花生”二字,这样才不会被偷食,劳动生产中大家兴致比较高的是集体劳动。我们有一座荒山叫“石山背”,我们去后,场里才决定开发出来种红薯、黄豆什么的。那里杂草丛生,怪石林立,蛇鼠经常出没。我们劳作时不时有人挂破了衣裤,或被惊蛇吓着。为了彼此都能照应,我们大声的吆喝着,或唱我们熟悉的歌谣。从山脚开垦起,一步一步砍茅柴,去杂草,挖山地,终于有一天我们垦到了山顶,居高临下,在山石之间,一个阶梯一个阶梯的黄色梯土,卧在我们的脚下。
(二)
   在农村的几年,我们确实感到农村对我们有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也不断地加深了我们与农民之间的感情。我从家里带去的菜肴往往都是无偿地供给农民兄弟改善生活,而我嘴谗的时候也会跑到他们那找吃的,有时干脆就睡他们家里。与我同队的一名青年叫合发,长得粗壮结实,为人忠厚老实,但因其母是富农成分,总是抑郁寡欢。我下队时,经常得到他的帮助,颇得我的好感,我们相处融洽,来往密切。可不知怎么这事传到远在邵阳的父母耳里,说我与富农子弟来往有伤大志,劝我少与其来往,这在当时“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日日讲”的岁月,确实成了一件事关前途的大事了。农闲之时,大队有意安排我们知青搞些文艺活动,我会吹笛子,便参加乐队搞伴奏,我与五队的农民刘谋惠还联合搞了一个笛子二重奏,名叫“笛子谈心”。我根据乐谱的节奏和韵味,搞成了一个由合而分,再由分到合的组合演奏,演奏中穿插了一些滑稽动作,常能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因而颇受农民欢迎,被他们称之为“笛子相骂”,而成为我们的保留节目。粉碎“四人帮”后,我还被公社点名参加文艺演出队,并代表湾头桥区去县里表演了节目。我们说,贫下中农给了我们一个锻炼的机会,农民说,知识青年为闭塞的农村注入了新的活力。
(三)
   “四人帮”垮台后的1977年,高考制度得到恢复,我们这群知识青年开始捡起丢失多年的书本准备迎考。善解人意的贫下中农又适时地安排我们做些轻松的活计,如喂猪、养兔、锄草等,最受益的可能莫过于我了,想不到居然会让我去看一头不足周岁的小牛犊。我牵着牛犊往山坡走时那副不敢松手,生怕走了牛的样子,常常惹得农民开怀大笑,他们把我戏称为“看牛伢子”。我把牛牵到石山背,牛吃草,我看书,一举两得,心情非常畅快。与牛相处几日后,我就敢放手让牛吃草了。由于看书入神,不一会,牛就不见了、,只听山下有人喊:“牛呷禾哩,牛呷禾哩!”便慌忙下山去寻,果然牛正在大嚼禾苗了,我跑步去追牛,牛猛然也跑起来,我跑多快,它跑多快,一不留神,我在田墈边跌了一跤,我气歪了嘴唇,而那牛犊却悠然的到另一块田里吃禾去了,过了好久,我才与小牛走到一起,悟出:性急养不成好牛。后来,那头牛被我养得膘肥体壮,拿到市场卖了个好价钱。那年我虽因故未能考上大学,但我真切地体会到了农民的真情所在。
(四)
   在农村一晃便是三年多,摸、爬、滚、打,我也成了一个黑实的庄稼汉。田里、地里的活儿基本上都能应付,肩上也有了些力气了。那年经济场维修水井,挑石头,我一担下来居然也挑起了170斤,扛100多斤的大木头,四、五里路一肩也能扛到,这使父母吃惊,连自己也觉得奇怪。不仅如此,我连当地的口语也模仿得维妙维肖,有一位爱人在武冈城里的半边户,还真把我当成了家乡人啦!的确,农民把我当成了他们的亲人。其时,一同去的知青通过各种门路纷纷招工返城,每次大队干部都曾试图说服招工干部把我捎带上去,但都因指标问题未能如愿。每当这时,他们都会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安慰我说:“莫急,总会有机会的!”
   1978年12月中旬,我终于被招工,但我有意把返城的日子定在12月27日,因为我要待满三年半的时间。那几日我被轮番接到农民家中做客,并收到他们的礼物,或几个鸡蛋,或几把黄豆、花生,到走时竟有满满的两大箩筐。走的前一天,我花了50元钱,买了一只大黄狗和其他菜肴回敬关爱我的父老乡亲,那天我生平第一次喝一斤多米酒,第一次有了难舍难分的感觉。
   27日清晨,大队干部和场里、生产队的好多农民都赶来送我,还放了几串鞭炮。“别了,我的父老乡亲!别了!养我三载半的热土!”我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各位乡亲,在兴安场长、毛爹等5位乡亲的护送下踏上了归程,约摸走了10多公里小路,来到洞口县高沙镇,转乘回邵的班车,当客车启动时,隔着窗户向送我的乡亲挥手告别的同时,泪水又一次模糊了我的双眼。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5-28 17: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下放的晚,你的知青经历中规中矩,三年半不算长,吃的苦相对而言也不算多,属于知青中的小字辈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8 20: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是厂社挂钩的产物,比我们插队落户的条件要好些,过着集体生活,不需要自己搞饭,这一点是插队落户知青最为恼火和最具体的,你们有你们的特色和故事,我们也想分享你们的故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0 09: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很有感情的知青生活回忆文,三年半载,1300个日子里,与农民接下了深厚的情感,从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城里伢子锐变成一个自食其力的主要劳动力,学会了所有农活。经历过这些艰苦的磨炼,为自己回城干好本职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0 11:3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5-28 20:11
你们是厂社挂钩的产物,比我们插队落户的条件要好些,过着集体生活,不需要自己搞饭,这一点是插队落户知青最为 ...

先生所说极是,尽管都是知青,但各人有各人的情态和生活方式,比之于落户的知青,我们没有那么窘困,没有独守空房的寂寞,所以,大哥大姐们受的苦比我们集体下乡的多很多,但我们也有艰苦的生活磨砺,也有清贫的生活(每个工日仅为两毛到四毛),也有遥望远方牵挂娘亲的寂寥,这些一并成为我们抹不去的记忆!谢谢先生读我的文章并留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0 11: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5-28 17:05
由于下放的晚,你的知青经历中规中矩,三年半不算长,吃的苦相对而言也不算多,属于知青中的小字辈了。 ...

谢谢大方先生品鉴!的确我们是知青中的小字辈,但有幸赶上了末班车,成为知青!有人为之叹息,我却为之欣然,因为三年半的知青生活已成为我人生的重要节点,为我后来的人生做了铺垫!所以,我不懊悔!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0 11:5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5-30 09:09
一篇很有感情的知青生活回忆文,三年半载,1300个日子里,与农民接下了身后的情感,从一个什么都不会的 ...

谢谢先生能读我的文章,这些都是难忘的知青生活,有人抱怨,有人叹息,但我觉得在那些日子里有苦有乐,有真实的人生,也有真实的情感,三年半的知青生活为我的人生做了铺垫,所以,我不后悔!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0 14: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建湘 发表于 2018-5-30 11:32
先生所说极是,尽管都是知青,但各人有各人的情态和生活方式,比之于落户的知青,我们没有那么窘困,没有 ...

  你这里所说的确实是我们知青共有的感受!当年沒一点独立生活经验的学生伢崽远离故土,离开父母亲人独自去广阔天地.人生地不熟似乎一切都翻了个个儿怎不徬惶?!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15:10: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世界我来了 发表于 2018-5-30 14:52
你这里所说的确实是我们知青共有的感受!当年沒一点独立生活经验的学生伢崽远离故土,离开父母亲人独自 ...

是的,每个人都有孤寂的时候,艰难的生活历练久了,也就习惯了,主要是心里的寂苦,特别是看着一个个知青招工返城时,难免有一丝落寞!我们场里有一位女知青,她是1979年6月回城的,县知青办对她说,她是最后一个上来的,当时她是痛哭流涕!嗨,生活就是这样,不经意间,我们成为一个时代的印记!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 12:3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建湘 发表于 2018-6-1 15:10
是的,每个人都有孤寂的时候,艰难的生活历练久了,也就习惯了,主要是心里的寂苦,特别是看着一个个知青 ...

   1979年6月返城比我少呆一年多,城里应该还有工作安排吧,可我68年下去5年多后因伤返城无工作,只能做零工糊生存,所以说每个知青都遭受有不同程度的窘境 ......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3 07: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陈这篇回忆录写得真实,感受深刻,但吃的苦还不算多,你是幸运的。我下乡15年多,吃的苦就比你多多了。吃苦并没有把我们压垮,当时政府倡议在农村扎根一辈子,1973年我已有两个小孩,又建了四排三间正屋、两间偏屋,盖了瓦,做好了干一辈子的打算,不料1974年,落实不搞二次安置的政策,回了邵阳市江北园艺场。在农场化工厂搞供销工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10:25: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戴老夫子 发表于 2018-6-3 07:11
老陈这篇回忆录写得真实,感受深刻,但吃的苦还不算多,你是幸运的。我下乡15年多,吃的苦就比你多多了。吃 ...


谢谢戴老雅赏!下乡15年啊,这么久!可想而知,您的知青生活有多么苦!整个青春年华都浸泡在知青岁月里,向您表示真诚地敬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11:52: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世界我来了 发表于 2018-6-2 12:30
1979年6月返城比我少呆一年多,城里应该还有工作安排吧,可我68年下去5年多后因伤返城无工作,只能做零工 ...

啊!老师是1980年后才上来?那就太无语了!68年到80年,10多年的艰苦生活磨砺,真是太难了!向老师致敬!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6 10:2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建湘 发表于 2018-6-4 11:52
啊!老师是1980年后才上来?那就太无语了!68年到80年,10多年的艰苦生活磨砺,真是太难了!向老师致敬!

   哈哈哈!你的数学是语文老师教的?!68年下去五年多后返城是1973年底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6 10:33:55 | 显示全部楼层
0conew1.gif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9 20:27: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世界我来了 发表于 2018-6-6 10:29
哈哈哈!你的数学是语文老师教的?!68年下去五年多后返城是1973年底呀!

对不起,理解错了!只以为 1979年上来,你比她多待一年,就是1980年了,见谅!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8-14 16:18 , Processed in 0.335441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