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63|回复: 10

【回望50年】当年的知青插友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30 14: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年的知青插友们
      
      
    1969年元月,我与街道上的知青们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下到常德地区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因此也结识了一些知青插友。
知青插友---堂弟
    日前,我拨通了一个北京的长途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操着塑料普通话的声音。我知道,这就是我40多年前的下乡知青插友---堂弟。
    1969年元月,我邀他一起结伴下乡。在此之前,我俩曾结伴去广州、北京串联,还一起做小工、推板车挣钱补贴家用,关系甚为密切,脾气性格也合得来。他比我小一岁多,是长沙某重点中学六六届的初中毕业生,学习成绩优秀,特别是数学,班上同学们戏称他是“小华罗庚”。所以,我们在生产队办夜校时,他理所当然地担任数学老师。
    下农村后,我们被老队长分配到两户贫农兄弟家里。我住在哥哥(即干爹)家里,他住在弟弟家里。后来听干妈说,这家原来的男主人是干爹的亲弟弟,解放前抓壮丁被打死在当地的禾场上。所以,大队、公社开大会忆苦思甜,经常以此作为“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泊仇”的教材。后来,年轻的弟媳招了一个木匠入赘(即现在的男主人)。前几年,弟媳病逝了,木匠又娶了一个女人,还带来一个女孩(当年14岁,正在上初中)。所以,两兄弟也只是一个名份罢了。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加上这户人家小农意识浓厚,未见过什么世面,“眼睛只看着鼻子”,凡事都喜欢斤斤计较,堂弟在他家里逐渐地感到不如我干妈家好。
    一年后,堂弟就提出来与津市知青刘老师合住开伙。这个津市知青比我们年纪大,社会阅历比我们多,在公社中学担任民办教师。他见我们生产队的条件最好,便要求在此插队落户。后来,刘老师的大妹妹也来此当知青了,他的小妹妹则在邻近的一个公社接受再教育,经常到哥哥、姐姐这儿来,他母亲也来过生产队。所以,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月里,我估计他父亲可能有些历史或政治问题而全家跟着倒霉了,这在当时并不为怪。此事虽不便当面明问,但偶尔堂弟也能听到一、两句。
    堂弟与刘老师兄妹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双方关系还可以。因此,有些社员就笑堂弟与刘老师的大妹妹正好配成一对,扎根农村,开花结果……搞得堂弟有口难辩。其实,我知道堂弟与我的想法一致---不能在广阔天地里安家落户,修补地球一辈子。正好,大队要派人参加青山水利工程建设,堂弟与我都报名去了,回来就住在干妈家,省得让人说三道四、飞短流长的。堂弟为人忠厚,做事踏实,生活节俭,没有抽烟、喝酒的不良嗜好,在生产队和青山工地深得好评。
    我招工后不久,他也招工到石门钢铁厂。后来,他家父母亲又想方设法,使他与人对调回到长沙工作。堂弟对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十分珍惜,一直保持下农村的优良作风,兢兢业业干事,老老实实做人,曾多次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还被树为系统的劳动模范。
    七十年代末,堂弟经人介绍,与长沙某街办小厂的女工小张恋爱结婚,生有一个儿子小笛。虽然小俩口经济并不宽裕,但他们把自己在荒唐年代未曾实现的愿望,全部寄托在儿子的身上,从小就对小笛加强教育和培养。小笛自幼聪颖过人,也非常争气,不但进入父亲当年就读的重点中学,而且高考夺得文科状元(曾被媒体报道过),被北京大学提前录取,毕业又读研,然后成为“新浪网”的业务骨干。前年,小笛与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川妹子小倩喜结连理。去年,小夫妻双双赴美国攻读博士学位。现在,堂弟夫妻俩均已退休,并在北京定居,安享晚年。
    我在电话里向他们全家表示衷心的祝贺,这在当年是作梦都想不到的。
青妹与黄哥
    1970年冬天,在大队组织人员兴修水利时,我第一次见到青妹---一个美丽、纯朴、聪明、能干的农村姑娘,身材小巧玲珑,特别是她那双又大又黑的眼睛含情脉脉,仿佛会说话,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原来,青妹是我们大队老知青---黄哥的恋人。她祖父是地主,父亲是教师,由于家庭成份问题,他们姐弟几人读中学后都在家务农。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女孩子十四、五岁就要“放人家”(定亲)。当时,青妹20岁了,这在农村就是个未“放人家”的大姑娘,难免遭人议论。可她却不以为然,非自己中意者不嫁。他父母也是开明人,没有在婚姻大事上强迫她。
    黄哥是“文革”前的老高中生,原在果木林场工作,1969年与我们下放农村在同一个大队。也许是天作之合,他洽好分在青妹的生产队。黄哥的父母去世早,搭帮在新疆部队工作的姐姐接济,常给他寄点钱来,年纪已有二十好几了,解决个人问题的要求自然比我们紧迫。尽管我们公社、大队女知青也有不少,但他却不想谈。他告诉我,自己在农村的适应性就不强,老靠姐姐接济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找个女知青就更不得了,一家几口怎么养得活?所以,想找个有点文化、聪明能干的农村妹子好些。
    对此,我也表示理解和赞同。于是,他便向我介绍了青妹的基本情况。看来,他对这个既有文化、又有长相的乡里俊俏妹子情有独钟、十分满意,不啻于“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并展开了一番“穷追猛赶、攻艰克难”的爱情攻势。因为青妹毕竟是农村长大的,没有长沙女知青那么开放地自由恋爱,谈及此事自然象一朵羞羞答答的玫瑰。她越是如此,越发引起黄哥追求的欲罢不能。“耐又耐点烦,霸也霸点蛮”。功夫不负有心人,加上我们男知青也帮着成人之美“推上坡”,黄哥终于如愿以偿,赢得了青妹的芳心。我招工回城后,听说他俩人幸福地结合,有情人终成眷属,还生了一个人见人爱的乖巧女儿。
    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到了1978年时来运转,知青落实政策返城,黄哥带着乡里妻子、女儿回到长沙。黄哥有点技术,被安排搞维修,青妹做临时工,一家温饱问题算是解决了。九十年代中期,一次陪外省客人参观长沙历史人文景观的偶然机会,我在一公园景点见到了青妹,也得知他们全家返城后的生活。青妹还高兴地告诉我,她除了上班和做家务外,还挤时间学习财务知识,拿到文凭后当上了一名会计,从此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乡里妹子、临时工的身份和命运。由此可见,青妹是一位颇有远见、自尊自强的女性。
    现在,他们夫妻均已退休,并移居沿海开放城市,与女儿、外孙共享天伦之乐。
分   肉
    在计划经济时代,什么物资都得凭票供应,吃饭要粮票,穿衣要布票,生火要煤票……城市的人们都习以为常了。当年,在农村都是按劳(工分)分配,但棉布、煤油、火柴等物资还是按计划、按人头供应。有一次,生产队分肉虽不是凭票供应,却是按计划分配---每人一斤。
    话说1969年农历冬至那天,公社某生产队的集体饲养场喂养了好几头肥猪,除了完成上交任务外,生产队决定杀一头分给大家改善生活。一清早,队长和几个男人们就忙开了,还特意请来了邻近大队的刘屠夫,妇女和小孩都围过来看热闹,有点象过年一样。只见刘屠夫在几个壮汉的协助下,手脚麻利地将大声嚎叫的肥猪压在身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鲜血喷涌而出,嚎叫声也越来越小,挣扎几下后最终一命乌乎了。几个男人便帮着烫水、刮毛、开膛、破肚,一切都是有条不紊地进行。
    这些工作完成之后,队长便大声宣布:一律按人头分配,每人一斤。刘屠夫便按照按每户的人口多少砍肉,基本上做到肥瘦(肥肉比瘦肉俏)、骨头搭配合理,由保管员掌秤分好,尽量做到公平、公正、公开,大家也就没有什么意见。分到最后,还余下一斤六两肉,怎么办?队长说:两个知青没有家,这点肉就给他们算了!社员们都表示同意。猪头、猪脚让刘屠夫提回去,肝肠肚肺等猪下水则由队长的堂客做成一桌好菜,招待刘屠夫和生产队的男人们。不过,还有几位公社、大队干部也在座,据说是路过此地搞检查。好在他们只多吃,没有多占。如果他们也象刘屠夫一样又吃又提的话,生产队每人可能只计划分配七、八两罗!
    这下分了三斤六两肉,知青小倪和小黄高兴死啦,好几个月没闻过肉味了,可以饱餐一顿!怎么弄呢?两个十六、七岁的毛头小子在家没有搞过饭、炒过菜,拿了这些肉还不知如何是好。还是小倪灵泛些,他提议:不会炒肉,就蒸肉!于是,两人搞了一点干米粉子,将肉切成块、加点盐一拌和、上灶再蒸,就成了长沙的名菜---粉蒸肉。其实,条件有限,经验缺乏,少放了许多调味佐料。当时,他们也不知道想这些,只看如何快点蒸好、吃到嘴里,一饱口福。当锅盖边溢出蒸肉的香味时,两人就迫不及待地揭开锅盖,夹了一块尝试起来:“哟,味道好是好,可惜还咬不动!”于是,两人只好耐心地等待。过了刻把钟,两人实在等不及了,便揭开锅盖,你一块、我一块地吃了起来,很快就将一大盆(三斤六两)粉蒸肉吃个精光。两人下乡以来,除了这次饱嗝不断,便是心满意足的喃喃自语:吃光用光,身体健康……
    当年,物资贫乏、生活艰苦,知青吃“红锅菜”是家常便饭。为此,小倪他们也学会了一些不放油的做菜法。例如,辣椒就烧熟凉拌,白菜就放水开汤……有一次,生产队有个地主崽子与他们玩得好,便送给他们一坨肥皂大的牲猪板油。他还特别叮嘱:每次只能在锅里抹一下,有点油腥味就行了。两人按照他的做法,那坨猪油也对付了半个月哩!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5-30 16:46: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三个章节的结果都不错,很生动实在,看后感到很欣慰。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0 21: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的患难知青插友,由于处境、状态相同,有许多故事应运而生,有喜、有忧,有磨、有难,但有一点知青插友的情谊却是我们最最珍惜、最最宝贵的友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0 22:56: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篇文章,各有趣味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09:4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5-30 16:46
这篇文章三个章节的结果都不错,很生动实在,看后感到很欣慰。

谢谢您首席欣赏和跟帖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10: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5-30 21:17
难忘的患难知青插友,由于处境、状态相同,有许多故事应运而生,有喜、有忧,有磨、有难,但有一点知青插友的情 ...

患难之中见真情,谢谢安哥的欣赏和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1 10: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堂弟“小华罗庚”下乡不为情爱所动,很理智。回城恋爱结婚,儿子小笛遗传了父亲聪明基因,成为高考文科状元,北大读研毕业,成为网络时代的精英,学无止境,夫妻双双赴美攻读博士学位。儿媳的优秀,给予堂弟夫妻脸上贴金,真正的光宗耀祖,八辈子修来的福

   青妹与黄哥,500年擦肩,缘分天定,地生一双,命运峰回路转,乡下老婆农转非,凭着自身扎实的文化知识,在职场上拼搏,游刃有余,老天是公平的,机会往往都是给有准备的人。

   分肉,当年物资贫乏我们知青都吃过“红锅菜”。分到三斤六两肉,过年都不一定有的米粉蒸肉,那个年代怎能不让人羡慕的一塌糊涂……唉,一坨肥皂大的牲猪板油每次炒菜在锅里抹一下,对付了半个月哩,却又令人心酸!
   回望知青时代,百感交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16: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骥 发表于 2018-5-30 22:56
三篇文章,各有趣味

谢谢您的欣赏和点评,我们明天浏阳相见!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16:3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5-31 10:20
堂弟“小华罗庚”下乡不为情爱所动,很理智。回城恋爱结婚,儿子小笛遗传了父亲聪明基因,成为高考文科 ...

    衷心感谢您分门别类、百感交集的欣赏点评,并且为我的拙文设置高亮!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31 19:4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几十年前情景再现。山区的猪不是那么容易长大,呷的是泉水加野菜,年猪也就一百三四十斤,那扎肉过硬是好吃,透鲜的,津甜的,肥肉子一点都不腻人,按人头分肉,我们两兄妹一次也就分斤把子肉,一年也就杀那么几次猪:过年、春插、端午、双抢、中秋,就是回家,也没有肉吃,没有肉票也没有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11: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曾海燕 发表于 2018-5-31 19:46
几十年前情景再现。山区的猪不是那么容易长大,呷的是泉水加野菜,年猪也就一百三四十斤,那扎肉过硬是 ...

    那确实是当年穷苦生活的再现,但愿俺天朝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谢谢您的欣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0-22 15:43 , Processed in 0.284557 second(s), 12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