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13|回复: 14

【回望50年】回望大围山(三)试验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 21: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实验田

    下乡第二年春天,我决定干一件有意义的事——种一块良种农垦58的实验田,并想象着实验成功后在全生产队乃至全大队推广良种,改变山区长期种植低产稻和传统落后的生产方式。同时也体现体现我这知识青年的知识。
   我们队全部是梯田,约有20%的田在山冲里,地势高,日照少,只能种单季稻,其它的田有一半种枒禾,即早稻还未收割就将晚稻插下去,叫枒禾。山区季节晚,加之习惯于“懵懵懂懂,清明下种”的老传统,早稻成熟比山外要晚十来天,枒禾能使晚稻生长期延长,当地的农经是“枒禾不要粪,只要秋风秋雨喷”,枒禾长的高,产量低,易倒伏,收割时几乎全部倒在地上,亩产只有一百来斤。早稻不知是什么品种,亩产也就三百来斤,一年做到头也难得吃顿饱饭,家家户户吃的都是只看见红薯丝冒看见米的饭,只有过年才能吃一顿白米饭。
  农垦58是当时推广的良种,个头矮,谷穗大,粒子实,空壳率低,抗倒伏,单产亩产在五百斤左右,五七干校种的就是这个品种。那时妈妈在五七干校劳动,弟弟妹妹跟着妈妈,遇着下雨或不出工时,我就翻山越岭走15里路去干校,那里有不少妈妈的老同事老领导,这些叔叔阿姨对我很好,觉得我一个小姑娘下在大山里不容易,记得当时的地委石书记对我说:“俺老石现在没权了,若有权,俺第一个就要把你招出来。”这句话一直感动着我。食堂里的阿姨每次见我去打饭就说:“哈哈,云儿鼻子有钩,知道今天有好菜就回来了”,而且总是要多打点给我。尤其是唐叔叔很关心我,常问大围山的情况,和我唠农经,教我种大辣椒。他是个根正苗红的领导,从小在农村,干活是把好手,干校的农活他是技术指导,不知什么原因变成了走资派,我想种农垦58实验田就是他支持和指导的,还答应免费提供秧苗。
  有了坚强后盾,我找队长商量此事,队长一口拒绝说:你莫搞咯些新名堂,咯山里种不得良种。我说只要一小丘田试试。软磨硬磨,队长答应了,但有个条件:不许使用化肥。我连想也没想就连声答应:要得、要得。我选了一丘地势低,日照较好不到半分的一小丘田,立即动手,首先是镫田坎,那丈二长镫铲早已得心应手,站在田坎上往下镫,干的又快又好。接着砍来不少嫩东茅草铡碎,撒在田里做绿肥,还撒了不少已沤好的土肥,然后请小洪帮忙先犁这丘田,小洪犁耙完后,我又用四齿耙再细细平整了一次,把田伸搭好,准备工作就完成了。
   选择一个雨天赶早去干校,翻过上七下八的苦竹坳,山下就是五七干校,唐叔叔冒雨帮我扯了一背篓秧,说今天必须插下去,还答应留一小块秧以备补苗。吃过中饭我就往回赶,一路计划着实验田高产了,让队长和社员们看看这科学种田和良种的优越性。到了苦竹坳山顶,雨过天晴,一道彩虹挂在了头顶,仿佛一伸手就能把那美丽的彩带摘下来,系在脖子上做围巾,围在腰上做腰带。
  好兆头,天助我也!实验田肯定能成功!我高兴得唱着歌就往山下跑:
      “ 在这里我听见大海歌唱,
         在这里我闻过豆蔻花儿香,
         在这迷人的山岗上,
         遇见了一位美丽的姑娘------“
   回到队里还很早,没进家门直奔田里,等平娅来帮忙时,我已插完了,秧苗也刚刚好。
   插田是我的拿手,队里除王会计外无人可及。第二天不少社员跑来看:“咯又矮又小的秧苗子是良种?”“栽咯样密有谷打?”他们不相信。我发狠要种出个模样给他们看。
  接下来的日子我每天往田里跑,田里的水太满就放掉,太浅又放进,看着秧苗子返青长高。偶尔发现一二根草,赶忙下田拔了。要莱禾了,社员们用脚,而我用手,实验田是密植,我怕脚不灵活踩坏了苗。接下来该施肥了,按常规长苗时撒点硫酸铵灌浆时放点磷肥或骨粉就行了,可队长讲清不准用化肥,我也答应了,怎么办?马上要灌浆抽穗没肥怎能高产?我一下懵了,这才想起队长是故意为难我,没办法,只能采取最原始的办法来追肥:东茅灰和上大粪,然后每兜禾下插一它。这种肥是最绿色环保的,只是实施时太难受,臭气难闻且不说,那双手无论怎么洗,就是用刀子刨也洗不干净,那臭气让你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可这是唯一能让实验田高产的办法。
   说干就干,一个晴天,我和平娅到冲里一处山凹里砍了大半天东茅草,清除周围易引发火灾的柴草,然后点火烧,直到全部燃尽才回家,等第二天灰冷了再来扫。我对平娅说如果实验成功,今后大面积种植,我们就不用为常常没米而发愁了。她笑笑说:“你还真准备在这干一辈子?”“冒招出去之前不在这干怎么办?天知道什么时候能招工。”
   第二天天阴了,早饭后开始下雨。我二话没说,穿上蓑衣戴上斗笠,挑了两担箩筐就往山冲里去。雨越来越大,我小心的下到山凹底下,还好,灰未淋湿,箩筐装了一担半,叠在一起挑并不重。上去的路有点滑,我挑着两担箩筐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快到岸时,蓑衣被树枝挂住,转身去拉,整个人往后一倒便不知人事了。不知什么时候醒来,我仰面摔在一堆东茅草兜子上,身上不知道哪里疼,动动手脚,还听指挥,这时雨越下越大,山冲里安静极了,只有雨点打在竹叶上沙沙的响,偶尔有一二声清脆的鸟叫,我迷迷糊糊想着童话里的白胡子神仙爷爷、美丽的仙女姐姐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雨点打在脸上,冷冷的,湿湿的,我清醒了,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到这山冲里来,更不会有神仙来救我,必须自己回去。我试着慢慢爬起来,还好,除了背痛外,其他地方都能动,这两担灰怎么办?这是我和平娅一天的劳动成绩,况且田里还等着下肥。不行,我一定要挑回去。试了试,灰不重,咬咬牙,丢掉蓑衣斗笠,我挑着两担灰慢慢上去了。离知青组不到一百米时我已无力过一个田坎缺口,只好放下担子回组里叫石头来挑,石头说你不要命了,咯大的雨还要挑回来,他不知道我摔伤了。
   接下来的二天,我趴在床上,背痛,心疼,不知该怎么办。或许是心有灵犀,或许是母女连心,第三天妈妈从干校翻山过来看我,说自从在干校扯秧后就没回去过,不放心来看看。一见妈妈,我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妈妈问清情况,二话没说,让平娅替我请假,就带我回干校,妈妈陪着我慢慢走了一下午才到干校。立即请张叔叔替我看病。张叔叔家是祖传名医,虽然他不当医生,但看病拿脉开药样样精通,尤其精通伤科。他说我已有内伤,若摔伤时立即治疗就好了,现在恐怕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行。于是我在干校住了下来,每天喝中药,外敷张叔叔和弟弟采来的草药。我整个人松弛下来,每天迷迷糊糊,几乎忘了大围山。
   在干校休息了一个月,要回队里了。我是家里的老大,妈妈一人养我们三个实在不容易,我必须回去劳动,挣工分养活自己。临走时妈妈再三交代做不了的事莫霸蛮,挣不了工分不要紧,只要人好就行。妈妈送我到路边,我忍住泪,头也不回就上了苦竹坳。回去怎么办?这时已是五月中旬,早稻已收完了,我那实验田没下肥肯定没打多少谷。一路想着,脚下像绑了秤砣,好不容易才回到队里。组里没人,一问才知道,平娅实在受不了这份苦,或许有其他难言之隐,我没在的这段日子她与守和大队一全家下放的知青结婚走了,两位男士也不知去向。小洪告诉我,那丘实验田是老陈去扮的禾,据说看上去尽是叶子,但叶子下面谷穗蛮多,打了多少谷不知道,没称。
   我仿佛掉到了冰窖,这一夜失眠了,今后的日子怎么过?难道在这里过一辈子?我几乎要绝望了。这以后其他队的知青知道后都来看我安慰我,遇上下雨就托学生带信让我去他们那儿。希希说:“你硬是蠢得死,凭你一个人想推广良种?跳蚤子弓的起被子啵?”
   是啊,我太幼稚,太异想天开,凭我一个人的力量能颠覆这山区传统生产习惯?与这穷山恶水相比,我是那么渺小那么无助。这世上没有神仙,也没有仙女,只能靠自己。
   这是1970年的五月,我18岁,从那时起,我就一个人坚守在大围山,直到后来离开。
   以后的许多年我常常想起那丘实验田,尤其是看杂交水稻袁隆平的报道,他从六十年代起开始研究和推广水稻良种,经历过多少失败才成功?那时我若没摔伤,实验田高产了又能怎样?我找不到答案。

200812151362156217.jpg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6-2 22: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农民的思想保守落后,很难接受新生事物,是最没有办法的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 22:2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农垦58是当年最好吃的米,但煮出来没料。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期,南方江浙开始以农垦58作为单季和双季晚粳开始大面积种植,成为南方水稻良种之一。
    农垦58主要特性为晚熟:秆矮,株型紧凑,茎秆细韧,茎基部节间短,叶色浓绿,分蘖早而多,成穗率高,籽实饱满,结实率高,谷壳薄,米质优。
   大围山区不一定说是你们队长守旧,而是山区不宜种植这种水稻,农垦58对阳光特别敏感,需要充足的光合作用,阳光不好的山区,影响这种水稻的生长发育。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3 12:2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敢想敢干真不错,辛苦了!只是没人支持,最后还为此负了伤,勇气可嘉!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4 12:31:5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遭遇让我心碎
你的勇敢让我钦佩
你的坚强让我感动
祝福你我的好姐妹!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4 18: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盯着看完云儿飘飘“回望大围山”的三篇帖子,跟着走进了浏阳知青的生活。那里曾有我亲近的兄弟姐妹,他们从江永辗转到浏阳,原来在大围山也有放排、斗野兽、种试验田这样跟江永相似的生活。如今通过细致生动的文章,又认识了自强不息的楼主,赞美你,谢谢你!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21: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地夜话 发表于 2018-6-2 22:09
农民的思想保守落后,很难接受新生事物,是最没有办法的事。

    那确实,几千年的传统习惯已融进了山里人的心灵和血液里,无法改变,而我满怀一腔热血想有所作为,这个矛盾是不能调和的。
   谢谢欣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21:2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6-2 22:29
农垦58是当年最好吃的米,但煮出来没料。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期,南方江浙开始以农垦58作为单季和双季晚 ...

    谢谢夜版欣赏指教,在当时种农垦58已很普遍,主要是山里人守旧,不相信科学种田,我虽生活在极端困难的环境里,但内心的希望和抱负没有破灭,支撑着我想要干些有益的事业。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21:3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树林 发表于 2018-6-3 12:27
敢想敢干真不错,辛苦了!只是没人支持,最后还为此负了伤,勇气可嘉!

    谢谢枫树林兄理解,肉体的痛苦从来压不倒我,而精神的绝望几乎让我失去活下去的勇气,从那时起神经官能症困扰我以后的很多年。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21:4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6-4 12:31
你的遭遇让我心碎
你的勇敢让我钦佩
你的坚强让我感动


    谢谢喻兄一直的关注,您的关心让我温暖,您的理解让我感动,有过共同经历的人才能有如此深切的体会。谢谢兄台!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4 21:4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农民对科学技术还是蛮有抵触情绪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21:5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年狂 发表于 2018-6-4 18:33
盯着看完云儿飘飘“回望大围山”的三篇帖子,跟着走进了浏阳知青的生活。那里曾有我亲近的兄弟姐妹,他们 ...



       大围山和都庞岭相隔的仅仅是距离,大山里的劳作却是大同小异,而您和球哥的精彩人生一定是在磨砺中得到的升华。我们虽不曾谋面,但您优美的文笔和球哥的文琴早就让我追寻,只是这一二年因眼疾很少上网回帖而已。
   谢谢姐姐百忙中抽空浏览,问好您和球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22: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6-4 21:49
当时农民对科学技术还是蛮有抵触情绪的……

    隐兄,山里人不仅仅是抵触,而是坚决反对,因此一年到头辛辛苦苦都吃不饱肚子,我那队里每十分工只有1角2分钱工值,我拿6分,辛苦一天只值7分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苦竹坳真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昨天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6-18 17:49 , Processed in 0.317975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