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18|回复: 34

【回望50年】械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5 19: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械  斗

       1964年,我们下乡还不到一个月,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是一个晴天的午后,知青跟随生产队的社员三三两两出工了。时序已是晚秋,稻田里空旷冷清,农活多半是旱土里挖红薯、挖花生,山边收木薯之类。我们队上那天是挖红薯。男劳力在前面挥锄头,妇女和半劳力跟在后面清理掉根须,把红薯一个个拣进箢箕。土坎上,一担担红皮的新薯鲜亮得爱人。
       突然,远远地有人在喊什么,喊的是土话,我们一句也听不懂。只听得队长黑崽狠狠地骂了声娘,锄头往地下一顿吼了几句,仍然听不懂。但他这一吼,所有出工的社员立马严肃起来,似乎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男劳力们听完更是七嘴八舌吼着叫着背起锄头就跑。
      “什么事?什么事?”我们几个知青莫名其妙,但被一种紧张的气氛感染着,神经不由得也有些紧张。
      “要打架了!”队长老婆边跑边急匆匆告诉我们说,是鸡嘴营的人要和我们石螺营的人打起来了。
       我们跟着大家回头往村里跑,只见路上汇集着四面八方赶来的村民,手上肩上都有家伙:锄头、扁担、长柄柴刀,甚至大刀、鸟枪,一个个大步匆忙往后山跑。就连妇女也没有空着手的,镰刀、柴刀抓在手上,紧跟着男人们。我们一边跟着跑一边问,好不容易才大致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湘西素来民风彪悍,械斗是常有的事,解放后才少了很多。鸡嘴营和我们石螺营两村虽然相隔不过四、五里,山林土地都相连,但自古就不和睦。两村的村民不仅姓氏不同,连语言也完全不一样。比如 “吃饭”,他们的土话叫“耶办”,我们村却叫“尤嘛”。据说,我们村是世代居住的土著,鸡嘴营人却是外面迁徙来的,说的似乎是客家话。为了争水、争山林和各种纠纷,两村人祖祖辈辈械斗过无数次,受伤死人的事没少发生。也因此平日村民间很少往来,甚至为世仇而互不通婚(的确,我们村没有一家跟鸡嘴营的农民是儿女亲家)。后来虽然好了些,但关系仍然比较冷淡。
       那天事情的原委,是我们村一个半大小孩在山边放牛,看见鸡嘴营的村民过我们这边来砍了树,忍不住就骂起来:“你们这些贼,不要脸,偷东西!”那两个人跟孩子对骂几句之后动手打了那孩子。小孩回来一哭诉,村民群情激愤,纷纷抄起家伙要去抓人。而那两个农民回村也不知怎样讲的,不一会就纠集一大帮人“武装”赶了过来。我们到时,两边山坡上的村民正对峙着互相叫骂,还有更多村民在陆续往这边赶,一场械斗已经弓弦紧绷,一触即发!   
       现场唯一的公社干部陈秘书已经急得火烧火燎。他兼管知青工作,那天恰好到了我们大队,没想到碰见这样严重的情况!他这边跑那边跑好言相劝,村民哪里肯听他的,理都不理只管回村吆喝人来。只急得他脖子上青筋鼓起老粗,脸上身上冷汗直淌——真要打起来立马就有死伤,这样严重的事,公社要担负的责任可不得了!眼看两边人越聚越多,剑拔弩张越闹越凶,陈秘书突然看见人群里的知青触发了灵感,站在中间大叫:“快,知青都到这边集合!”说着连推带叫,把我们两个大队在场的二、三十名知青集中起来,安排在两坡之间一条两米来宽的田埂上,叫我们一个挨一个,手拉手站成一排。  
       走到中间,我们才慢慢看清楚形势。这是一个顺山势弯过来的山谷,两边山林夹着一带缓缓的梯田,窄处不过三、四十米。我们站的这条路是两山之间、也是两个大队之间的“交通要道”,平日要跨过山谷就得先通过这里。陈秘书这是让知青“一夫当关”啊!看看两边,黑压压大群的村民越骂越凶,不停挥动手里的“武器”似乎马上就要冲过来。我们心里怦怦直跳,手心里不禁冒出冷汗来。陈秘书小声地给我们鼓劲:“别怕,你们是政府下放来的,他们不敢打你们。”又大声反复地对两边村民喊话:“你们都不要动,我已经派人去公社了,很快就会有人来解决问题。你们看,两个大队都有好多知青在这里,谁要敢乱动伤着知青,坐牢砍头你们自己负责!”虽然叫骂的声浪远远盖过他,但前面的一些村民显然听到了,也传给了后面的人,坡下“突击队”的架势似乎没那么凶了。陈秘书走到一处稍远的地方:“两边的大队支书都到这里来!”
       看见两位支书和陈秘书到了一起,情况似乎又稍微缓和了一点,叫骂声也低了些。我们深知自己肩负重任,尽管形势稍缓却依然分分钟担着心:看得出来,这些人可是不怎么讲道理的,只要有人挑头就会蜂拥而上。田里稻子已经收割,水也早就干了,村民们完全可以不经过这条小路,空旷的田里就是天然的“战场”,万一有人带头打起来了怎么办?!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等待好像长得没有尽头。公社怎么还不来人啊?陈秘书他们商量得怎么样了?村民里该不会有什么不顾一切的冒失鬼吧?记得听农民讲过,我们这一带解放前就有土匪,打打杀杀的事常有发生,所以“太老实绝对不行”。刚解放那阵子,邻近的广西失踪过好些单独外出的军人。后来发现竟是被当地老百姓杀掉了,并非有什么仇恨,只是为了搞到他们带的枪,可见民风是何等彪悍野蛮!我们这边虽然没有这种事,但一想起他们曾经械斗过很多次,这回眼见又是如此的蛮横激愤,怎能不担心害怕!我们和两边的人一起死盯着,生怕场面有什么异动。远远看见陈秘书他们上了我们这边的山坡,在林间指指点点。正当他们向对面山坡走去时,两个看上去是公社干部的人跟他们汇合,到了鸡嘴营那些人的后面。
       又过了好一阵,一个领导模样的公社干部走到田中间,拿着喇叭筒开始喊话:“大家都听着,我是公社副书记郭XX。事情的原因,公社和两位大队支书一起已经基本上调查清楚,我们会跟两个大队协商公平解决。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打架斗殴是国家不允许的,是犯法的,请大家各自回村去!”两边的大队支书也回到自己的一边,向大家解说着什么。虽然不时还有骂骂咧咧和短促的吼声,但人群终于慢慢放下锄头等各种“武器”,陆陆续续退走了。
       危机过去,我们心中一块石头落地,抹抹头上和手心的冷汗,顿时感觉整个人全身无力!陈秘书笑眯眯地走过来:“知青这回可立大功了!刚才喊话的是公社郭副书记,他说一定要通报表扬你们呢!”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6-5 19:39:45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的人墙阻止了一场械斗,“知青这回可立大功了”。题材新,好故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5 19: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大队在场的二、三十名知青集中起来,安排在两坡之间一条两米来宽的田埂上,叫我们一个挨一个,手拉手站成一排。  
   陈秘书小声地给我们鼓劲:“别怕,你们是政府下放来的,他们不敢打你们。”又大声反复地对两边村民喊话:“你们都不要动,我已经派人去公社了,很快就会有人来解决问题。你们看,两个大队都有好多知青在这里,谁要敢乱动伤着知青,坐牢砍头你们自己负责!”


   陈秘书急中生智,把知青组织成一条人盾,(只要知青不动手参与打架,对方农民绝对不敢打知青,真的打起来,在混乱中知青也难逃厄运。)呵呵,陈秘书聪明之举,不过,知青们尤其是知青中的姑娘们在当时这样充满杀气的场合,的确心里面会被吓得心惊肉跳。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5 20: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办法的办法,那陈秘书也是急中生智。我总觉得江永那边的民风比我们靖县这边彪悍,看少年狂写的过程我都有些后怕:万一制止不住,那我们知青不是会首当其冲!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5 21: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那个时候牌子还是蛮响的,这件事不是陈秘书灵机和搭帮知青排起的人墙,一场腥雨腥血的格斗是难免的,故事新奇、惊险、动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5 21:3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永那边历来械斗成风,我们下乡前,农场书记到长沙介绍铜山岭农场时就说过;铜山岭位于道县、江华、永明(后改名江永)三县之间,在那地多田少、水源不足的山区,解放前三县搭界的村子经常为田、地、水发生械斗,每斗必死人,解放后在铜山岭建成一个劳改农场,隔开了三县农民。
  直到1954年,劳改农场要拆场,就从道县组成“道县青年自愿垦荒队”,接管了原劳改农场的地方,这就是开始叫《铜山岭农林垦植场》的由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6 10: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6 10:59:36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土重生 发表于 2018-6-5 21:30
江永那边历来械斗成风,我们下乡前,农场书记到长沙介绍铜山岭农场时就说过;铜山岭位于道县、江华、永明 ...

江永那边历来械斗成风,……
故事应该发生在文化大革命前,知青是政府的人。以后,再发生此类事情,陈秘书的“急中生智”可想而之…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1: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6-5 19:39
知青的人墙阻止了一场械斗,“知青这回可立大功了”。题材新,好故事!

  谢谢耕兄首席赏读!那时刚去江永,农民不晓得知青大多是“黑五类”,若到文革时,不仅不会买账,只怕还要“二打一”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1: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6-5 19:46
两个大队在场的二、三十名知青集中起来,安排在两坡之间一条两米来宽的田埂上,叫我们一个挨一个,手拉 ...

  多谢人静兄鼓励!当时知青的确也是害怕的,因为不仅场面吓人,还有之前听说过的械斗、土匪那些事。但江永那边的强悍野蛮,到文革才真正是大爆发,以致知青有的送命,大批的“逃亡”。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1: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悸 发表于 2018-6-5 20:57
不是办法的办法,那陈秘书也是急中生智。我总觉得江永那边的民风比我们靖县这边彪悍,看少年狂写的过程 ...

  夏姐鼓励,不胜感激!陈秘书当时也真的是没别的办法了,还多亏农民不晓得知青的底细!江永、道县那边民风之彪悍,后来文革中全国也无出其右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1: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6-5 21:07
知青那个时候牌子还是蛮响的,这件事不是陈秘书灵机和搭帮知青排起的人墙,一场腥雨腥血的格斗是难免的,故事 ...

  别处知青大概是不大会碰到这种事的。我们当时也多亏是才下乡,知青不知天高地厚,农民也不晓得知青的底细,否则这“故事”只怕也不能以“喜剧”收场了。多谢士安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1: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土重生 发表于 2018-6-5 21:30
江永那边历来械斗成风,我们下乡前,农场书记到长沙介绍铜山岭农场时就说过;铜山岭位于道县、江华、永明 ...

多谢难哥!原来铜山岭农场是这么来的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1: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人静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1: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夫子 发表于 2018-6-6 10:59
江永那边历来械斗成风,……
故事应该发生在文化大革命前,知青是政府的人。以后,再发生此类事情,陈秘 ...

回杨夫子,事情是64年我们刚下乡不久,幸亏农民晓得知青底细之后,没有再发生此类事件。祝安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6 15:4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的人墙阻止了一场械斗,“知青这回可立大功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6 15: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是6月6日,几十年前的今天,长沙发生了著名的6.6惨案。再读左姐<<械斗>>文,让我想起无湘不成军这句话,喜辣椒的湘人火气都大。1965年我4位一中初中同学,尽管成绩不错,却背负为父母赎罪的十字架, 下到江永当知青。后来在他们谈述中,听到不少江永那边民风强悍野蛮的事例。陈善壎先生在<<田野最终归于平静>>文中,回放了野蛮民风的那场宰牛的血腥场面,我以为这是善壎先生无言的呐喊!
    但愿这一切都不再复制!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6 16: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年狂 发表于 2018-6-6 11:28
回杨夫子,事情是64年我们刚下乡不久,幸亏农民晓得知青底细之后,没有再发生此类事件。祝安好!

     一心姐好,这些只在小说电影电视里见过的情节居然就发生在你下放的地方,太刺激太吓人了,相比之下,浏阳老革命苏区的人民淳朴多了,怪不得不少江永知青转点到浏阳,像徐姐两口子转到我们那深山老林里,那时我不理解,用浏阳话说是鸡窝里跳到鸭窝里。当时他们可能就为了一份平安吧。
   谢谢一心姐好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6 19:32:30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是一篇好文,在当时的情况下,陈秘书这一招我想也是出于无奈,虽然制止了械斗,但是反过来想呢?万一此法无效,那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必然就是知青,想想都不寒而栗!村民彪悍好斗,造成死伤无可抱憾,但知青是无辜的啊!感谢苍天佑我知青!阿弥陀佛!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6 20:24:32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阻止械斗的知青组成的人墙,所承受的压力和恐惧是可想而知的,成功了!你们的作为令人敬佩!
    我们下到江永铜山农场不久,就听带队老农讲:解放前不久,他们田广洞(道县)与下蒋(江华)与河源(江永)经常发生械斗,有一次他们村抓了一个俘虏杀了割下俘虏的肉与猪肉一起煮熟,放在木盆里,然后用箩筐装下,吊在视线之上,每个男丁伸手用筷子去夹,夹了什么吃什么,我们的老农顾问夹了一只人耳,无可奈何只能呑了下去。我们听了目瞪口呆,惊惶失色,多少个黑夜都用被子蒙着头睡……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6-18 17:48 , Processed in 0.284436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