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08|回复: 12

【回望50年】回望大围山(五)苦竹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6 22:4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gif
苦竹坳
   苦竹坳是一座上七里下八里的高山,是大围山区与张坊区的分水岭,那边山下是县五七干校,五里地外是张坊的陈家桥,是队里交粮谷和买化肥石灰的地方。队里要交的粮谷送陈家桥比送东门镇要近,需要的化肥石灰从陈家桥买也比去东门镇买近一些。苦竹坳是从陈家桥进入大围山的必经之路,也是队里送粮谷买化肥、石灰的必经之路。上山的路不大,两边是茂密的竹林和葱绿的灌木,一条小溪伴着山路,哗哗地唱着歌从山顶流到山下,汇入更大的山溪.一路几乎没有人家,快到山顶时,枫树队的几户社员住在一片相对开阔的山坳。到了山顶,有平坦处可歇脚,转过山口下山是一条崎岖石子路,路的一边是山,一边是无遮无挡的开阔视野,远处的重叠山峦和陈家桥的风光尽收眼底。春天,满山碧绿中镶嵌着红的黄的白的粉的烂漫山花,山下金黄色的油菜花,红的草籽花和点缀在农家门前的瓜菜果木及点点炊烟,山上山下,交相辉映,那景色就像神话里七仙女织的五彩锦缎,从高高的山顶倒挂下来铺向远方.遇上阴雨天,山上云翻峰涌,山被雾锁,人在云中,气象万千.
   下乡后第一次跟社员们去陈家桥挑石灰是秋天,早早出门,20里路不觉累,不到十点就到了陈家桥,拿十分工的男社员每人挑100斤,我拿6分,挑60斤。刚开始觉得60斤不重,(在队上晒谷,一百多斤的毛谷还要挑到好远的仓库。)干劲十足走在社员们的前面,上山后慢慢就觉得喘不过气来,担子越来越重,越走越慢。而社员们一步一步踏着石阶,不紧不慢,扁担从右肩换到左肩,又从左肩换到右肩,直到半山才歇下来。半山有一眼泉水,不知哪位好心人放了一个葫芦瓢,供过路歇脚的人喝水。等到我气喘吁吁赶上时,社员们已起身要走了,队里的小洪和王会记见我这般模样,每人从我的箩筐里拿出二块大石灰,放到他们的箩筐里,并瞩我不着急,慢慢跟上来。长长的山路越走越长,一路上见不到人,我三步一换肩,五步一歇脚,好不容易爬到山顶,坐下就再也不想动了,又累又饿,肩膀疼得不行。社员们去挑石灰多是早早出门,来回四十里地,赶回家去吃宴中饭,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但知道必须赶快下山,咬咬牙挑起担子往山下走。离队里还有二三里地时,太阳不见了,山里的天就是这样,只要太阳下山,跟着就会天黑,我坐在路边,心里害怕起来,这天一黑,一路没人烟,迷了路怎么办?遇上豺狗子怎么办?想起“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诗句,我想哭.但容不得我胡思乱想,必须赶快回队里去,狠狠心又从箩筐里拿出二块大石灰,等回到队里,天已全黑,我又累又饿瘫倒在床上.
   苦竹坳不仅是出山的道路,更是军事要地,有一次民兵营长通知,在苦竹坳一带发现有敌人收听敌台,命我们民兵连夜去搜山,我和组里知青跟着队上的几个社员在黑暗中摸到苦竹坳旁的一片树林中,发现一个大棚,以为抓着“敌特”,仔细一审问,原来是林场雇来砍树的北乡民工,他们搭了一个棚,自己做饭,白天砍树,晚上就住在棚子里,别说是电台,连收音机也没有,民兵营长把他们训斥一顿,不了了之,害得我们跑那么远的路,直到半夜才回家。还有一次说有坏人要进入大围山搞破坏,命我们在苦竹坳设岗哨盘查过往行人,一连三天,只有几个当地社员去陈家桥,没一个外人进山。
   后来,小木来了,他是石头的朋友,高大帅气,不善言辞,为人真诚,他下在大山的那边那边,不知怎么闯到了大围山,也闯进了我的心里。这以后,他常常翻过苦竹坳来看我,给我讲山外面知青的生活以及他的同学们的故事,还带我一道走几十里地去他们的知青点.这是我下乡几年最愉快的旅行。小木闯进了我的生活,给冰冷的心带来了温暖和快乐。再过苦竹坳,站在山顶,望着远处的山峦,想着小木就在那山峦后面,他在干嘛?穿一件数不清扣子的对襟衣,带个破草帽在犁田?我见过和平的小毛就是这个样子,想着小木,我笑了,脚下也轻快起来,担子也不那么重了,看着蓝天,踢着小石子,哼着歌不知不觉就过了苦竹坳。
   终于,我不得不下决心离开大围山。
   大队张书记找我谈话,说我下乡几年表现好,能吃苦耐劳,有培养前途,虽说出身不好,但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大队将作为重点培养对象培养,并决定由大队出面为我安家,物色好了对象听取我的意见。我一听,几忽晕倒,几年来拼命努力是为了早日招工离开大山和小木在一起,我绝不能在这大山里呆一辈子。思前想后,一夜未眠,眼看招工无望,走吧,离开大围山,转到母亲下放搞工作队的地方去。
   母亲一直希望我转到张坊的上洪公社,那是大围山的东边,母亲在五七干校“解放”后被派到这儿搞工作队.我若迁去相互能有个照应,但我在大围山拼命干了几年为的是能因表现好而招工,现在这个希望破灭了,我只能离开了。
   择日一早走了近70里路找到母亲,母亲听后也十分着急,带我去找公社党委温书记,温书记听了我的情况十分同情,交代公社人事部门用最快的时间办好了转点手续,还将我安排在公社所在的生产队,这儿相对平坦,且离公路近,我心里才平静下来。
   我决定要走,张书记很生气,说我不热爱农村,首先取消了我的团员资格,接着生产队长扣下我一年劳动所得的100多斤口粮和二十多元钱,还说我担任生产队会记帐目不清,此时恰逢快过年了,大队其他知青们都陆续回株洲办转点手续,只剩我一人,怎么办?我束手无策,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可哭不能解决问题啊,这时小木来了,给了我最大的安慰和帮助。他将我几件简单的家俱:一张床和一张书桌,二个木箱及被服挑过苦竹坳,运到五七干校,还帮我算账办移交,队里的小洪和小罗也来帮忙,我满怀感激。终于到了走的那一天,罗婶和小洪小罗各放了一小串鞭炮送我到路边,望着我付出血汗、付出青春的大山,我的泪水从心里流到眼里,与他们一一告别后,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小木紧跟着我,鼓励我.到了苦竹坳,站在山顶回望大围山,再看看山下那开阔的原野,我的心豁然开朗,以后的路还长,还有无数艰难在等着我----。
   谢谢大围山,让我磨炼出坚毅的性格和吃苦耐劳的能力,一生受益。
   谢谢亲爱的小木,陪我度过一生中最艰难的日子。虽然我们最终没能在一起,但这份艰难磨难中最纯的初恋在我心中铭刻,终身难忘。
   再见,大围山!再见,苦竹坳!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6-6 23: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下乡几年里,将自己溶入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虔诚地用自己的劳动汗水谱写青春,虔诚地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然而,无论怎样卖力,回城无望,知青组陆续都已离去,剩下苦竹坳山下的一只孤雁。“孤雁不饮啄,飞鸣声念群。谁怜一片影,相失万重云?”杜甫这首诗词很贴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7 06:24: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句话叫做“文如其人”,我读罢云儿飘飘《苦竹坳》的文章,对此感受尤为真切。从她笔下的字里行间,体味其情感的真诚与坦率,文笔的细腻与自然,和云儿飘飘的头像几乎达到了一致。
  “挑石灰、搜山、设岗哨盘查、大队出面为我安家,物色好了对象、取消了我的团员资格、扣下我一年劳动所得、罗婶和小洪小罗各放了一小串鞭炮送我、小木陪我度过一生云儿飘飘中最艰难的日子”。 几件看似平常的事,却勾勒了蹉跎岁月的艰辛。一个弱女子,独在云遮雾锁的山冲接受再教育,读后想想都令人心酸!
             欣赏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7 10: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初很多知青为了所谓的前途,拼了命的图表现,吃了多少苦啊!我们上海知青除了拼命干活外,每次从上海回来,都要带些肥皂毛巾之类的紧缺物资,送给那些手中有些权力的人,只想能够早点出去,到最后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白干白送了。
冒昧的问一下,楼主的初恋为什么没继续下去?还有下文说到吗?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7 10: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孤雁不饮啄,飞鸣声念群。谁怜一片影,相失万重云?”杜甫这首诗词仿佛是为你所作欣赏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7 11:4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大围山的几年里,你付出了辛勤努力,作出了贡献,但好心不得好报,最终遭受不公的处罚,不愉快地离开了大围山,着实令人伤感。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8 16: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6-6 23:45
下乡几年里,将自己溶入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虔诚地用自己的劳动汗水谱写青春,虔诚地苦其心志,劳 ...

   
   谢谢夜版的理解,下乡几年我是拼着命的努力,只为“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希望因我的努力而获得幸运,然命运不眷顾我。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五十年后回望,留下的都是亲切的回忆——我走过,我无悔。
   谢谢夜版送来一只美丽的大雁在霞光中自由翱翔,它独立但不孤独。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8 16: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6-7 06:24
“有句话叫做“文如其人”,我读罢云儿飘飘《苦竹坳》的文章,对此感受尤为真切。从她笔下的字里行间,体 ...



    谢谢李耕兄的欣赏与感慨,在大围山,无论如何辛劳我都不怕,除了犁田和砍竹子,其它农活基本难不倒我,但精神上的压力让我几近崩溃,并落下神经官能症的毛病,以后好多年都睡不好,梦里都是大围山的蛇,至今无论是电视动物世界或微信视频,只要有蛇我立马换台,这大概就是大围山留下的后遗症,五十年都不曾治愈。好在性格开朗爱好广泛,为了诗和远方不惜远足,不出门便在老年大学混日子,充实地过好每一天。
    谢谢真诚回帖,问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8 17: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6-7 10:13
当初很多知青为了所谓的前途,拼了命的图表现,吃了多少苦啊!我们上海知青除了拼命干活外,每次从上海回来 ...
   喻兄是上海知青?我所在的上洪公社过去30余里路就是江西的上饶铜鼓,那里下了不少上海知青,我曾经去参加两省知青联欢活动,认识不少上海知青。
   至于您问的问题我可以告诉你,他有特长,下乡不到三年就招到县里去了,而我整整干了五年,他是家里的独子,又听说三年内都不会招工,这种不对等的结局可想而知,然我感谢他在我一生中最困难的日子里给予的温暖与帮助。
   谢谢您的欣赏与关心,问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8 21:28:3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生产队缺乏人性,怎么能让一个女生(还是从小生长在城市)长途去挑石灰呢,这还只有强壮男劳了才能胜任的活,也让你霸蛮的完成了,不简单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8 22: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长工 发表于 2018-6-7 10:16
“孤雁不饮啄,飞鸣声念群。谁怜一片影,相失万重云?”杜甫这首诗词仿佛是为你所作欣赏了!

谢谢长工兄欣赏回帖,估计您在农村也受过不少磨难,否则不会取这个网名,玩笑了,每个知青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坎坷,回望过去五味杂陈矣。
   问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8 22: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树林 发表于 2018-6-7 11:44
在大围山的几年里,你付出了辛勤努力,作出了贡献,但好心不得好报,最终遭受不公的处罚,不愉快地离开 ...



   谢谢枫树林兄欣赏,我的努力是被社员和大队党委认可的,因此要留我扎根,要我交入党申请书,要我接替大队会计一职,并多次评选为学毛著积极分子,而我要的不是这样的结果,故而为难我,还将我的档案扣了二年,让我没办法招工,我只是一个出身不好的知青,能怎样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8 22: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6-8 21:28
你们生产队缺乏人性,怎么能让一个女生(还是从小生长在城市)长途去挑石灰呢,这还只有强壮男劳了才能胜任的活 ...



   隐兄您真好,那时若是您当队长或书记,我们知青尤其是女知青就要幸福多了。山里的女人是不干这样的活的,但我们知青没办法,要养活自己,组里另一个女知青体力较弱,常常照顾她在家做点轻活,而我是必须要去的,勤勤恳恳做一年只有不到二百斤谷,二十来块钱,还被队长扣了,我也再没去过,后来石头告诉我归他领了。
   谢谢隐兄欣赏!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8-18 02:33 , Processed in 0.294093 second(s), 12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