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84|回复: 7

【回望50年】难忘的岁月返乡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1 12: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难忘的岁月返乡行

   金秋十月,在这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十月六号那天我踏上了回第二故乡之行,汽车从常徳桥南出发,到达汉寿县城,再转乘车至酉港,随着那客车摇呀摇,那司机边开车边喷,话是要喷的,车是不得开快的,只得耐着性子看两边的风景哪,沿路风光尽收眼中,深深感慨农村变化大,公路两旁楼房林立,隔远处一点的田里有人在割晚稻,绝大多数稻田巳割光,印象中好象比我们那时开割早一点点啵,一点也沒有那四十多年前的荒凉之感。

  在汉寿县城边汽车要渡河,看着这在记忆中已被慢慢遗忘的“汽车渡河”生涯,我不自觉的拍下了这遥远而难忘的场景,站在河中央经人证实此处已是洞庭湖之中,望着这白茫茫的洞庭湖,思绪随风飘飞,洞庭湖啊!当年的我又来到了你身边,你可曾记否?!......洞庭湖好象也能隐隐约约望到尽头了,其实它已在自行分割,也不再是那样浓的烟雾浩淼,洞庭湖啊!难道你也像我们知识青年一样一点一点的在减少吗?!啊......世亊沧桑,四十多年过去了,一切都在不断地改变!改变......。

  转乘去酉港的车后跑得好快,一个多小时就到了酉港镇,巳是下午一点了,自然是不认识镇上新面貌了,撘信路人叫在镇上开维修电气店的三喜来接了,当三喜还未下电动车就在门外大声嚷着“朝儿,我找不到你的电话号码了,你又搬迁了......”我听见了他的嚷声高兴得一蹦跳出了门,连连捶着他那结实的臂膀,呀!七.八年不见,三喜还是个老样,拗黑高大而结实的身子骨,说话直爽而真实,一脸的笑容,坐在他的店中,拉起了家常,三喜说他的儿女亲家刘立民得肝癌死了几年了,啊,他死了,沒有60岁呀,2005年见到他时还好好的呀,这又让我想起了四十三年前我飞了他一腿的亊,我说去坟上拜祀他一下吧,三喜说;同辈之人,算了,别去了,言语之下,好象是外人不便,我也就沒爭取了,但是心里还是隐隐的感到有些难受。问到为政,还是沒有音信,说肯定被人谋了。问到为宽,他说他会忙死,嫂子中风病倒,不知恢复得怎样了,我急不可待地要去看为宽,我和三喜各骑了一辆电动车到四里以外的本队里为宽家去,当年的机港路已是一色的水泥路,2005年来的时侯还是泥巴路,在跑得飞快的电动车上,在平坦的水泥路上,在两旁沒有低婑的茅屋的情景下,我的心情不由地升腾起来,浑身有热血在涌动,不由得我放纵的大喊;“我回来了,朝儿回来了,你还认得我吗?我回来了,朝儿回来了......”我才不管有沒有人看呢,我好象高兴得忘乎所以了,四十多年以后的今天我终于又回到了我梦魂萦绕的第二故乡,回到了那曾经让我迷茫,曾经使我痛哭长夜,曾经让我流血.流泪.流汗,曾经把我最美好的年华《17岁——22岁》抛洒在这里的地方,还有几个让我无法忘怀时刻牵动着我心怀的好心人,在那痛苦.孤单.迷茫中的友谊是刻骨铭心的,我要去看看他们,在那片热土地上,我要深究.我要追忆那巳逝去而又蹉跎的岁月。

  随着我的高喊声很快来到了为宽家路边, 车未停稳我便对着为宽的背影大声喊着“为宽哥哥,我来了”,为宽车转身,好一阵惊奇地走来,我盯着他看,嗨!七.八年不见,为何变得如此苍老,牙齿补了四.五颗,还是银色的,格外耀眼,当年那高挑的身材已变成痩得弱不经风的骨架,我揽着他说;你怎么变得这样了啊,他弟弟丁为金也过来了,我与他兄弟俩来了一个近半世纪照。跟着走过他儿子正在加修的房子前来到为宽屋前,握着嫂子的手,她恢复得还可以,脸相还好看,走路还较稳当了,我说;谢天谢地你恢复得蛮好的,坐下来后我一眼认出了一直坐在一边黙不出声的红皮,红皮看起来比和他一样年纪的为宽要年轻十来岁,他日子过得悠闲着,每天到处游逛,打讲。为宽呢种了大面积的棉花和稻子,天天忙得要死,沒一天空闲,我说你不要种那么多的地呀,为宽连忙说“明年不种那么多了”,唉,天灾人祸,要不是嫂子中风得病为宽就不会那么累,看着我年轻时心中的‘罗成’变成这样,特感叹岁月不饶人的残酷。

  坐在屋外禾场聊着,相互之间道着平安,问侯着安康,他们又在笑我扯秧的亊,硬说我是双手扯,合起来一系紧,红皮边说边左右两手前后一抓一抓的运动着,我说“不是”,他们有人附合着说确是,吔!真沒得办法,说不清了。红皮又说;“你在光耀家搞的好事”!乍一听不对头呢,我赶紧分辩说我什么亊也沒干过,他们看着我一脸茫然,又哄地大笑,搞得我又不知道他们又要冤枉我什么了,他们说光耀这个人你晓得噻,不怎地出声,闷声子.鬼得很,我张起耳朵听着,他们说我提着个澡盆到二奶奶房中去洗澡,光耀睡在床上沒做声,我惊奇的大声说;“不可能!那么大个人睡在床上我看不见”?!“怎么不可能,帐子放下来你根本看不见里面有沒有人,是光耀自已说的”,“切!还有这等亊,打死光耀那鬼傢伙”!我拿着一长截甘蔗狠狠地敲打着面前的凳子,他们看着我的举动笑着说你还是那个样子。我问光耀人呢?他们说光耀一脑壳白头发了,60岁的人了,现住在株洲,原来的三间房子依然还在原地,只不过平房又修得高些盖的砖瓦,去年还回来过,说笑着要我今晚就住在那曾经住过的屋里去。当年光耀比我小三岁多吧,才搬到他家时15岁吧,看来不多言,是个诚实好心小伙,他奶奶我称二奶奶也是个好心奶奶,祖孙俩二个床同住一间房,我住他家堂屋,是个对外双开大门的房,壁夹透风又透光,那个灶间的壁夹也是同样,洗澡自然是在二奶奶房中了,那时的蚊帐也是家织机织的布很厚,所以是难得看见帐内是否有人,而且湖区咬人的蚊子格外多,所以他们白天也习惯性的把蚊帐关起来,免得蚊子钻进帐内难得捉,谁知竟有这等亊发生,可悲!可笑!

  我记得2005年第一次回返酉港时金枝曾对我说过,光耀暗恋我,我走后他时时提起我,我和为政聊天他听壁角,他特担心为政会......。我听到后特意外和惊奇感不亚于发现了新大陆,那个小屁孩谁会注意他,住在同个屋檐下,一天到晚难得听到他说几句话,平时热闹场合中也只见他在一旁闷声笑笑,咳!忽略了他,现在想起来他那时也是16岁的人了吔,真好笑!

  我问当年推我摔下河堤的涎妹儿呢,他们说可怜得很,妈死了,孤家寡人一个,60多岁了,天天卖小菜,一世冒讨得堂客,聊着话题担心我还会生他的气,说;“朝儿;他咯世冒讨得好,莫记恨他了",!我说我不恨他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现在孤家寡人也够可怜的了。

  七嘴八舌他们给我讲了一个故亊,‘一个漂亮的女人红杏出墙与一屠夫勾搭日久,男人从部队复员在芦苇场工作,两人经常发生吵架打架,因为工作的原因不得不值夜在这远离家中二十来里的芦苇场,不知哪一天,再也沒有他的音信,他已无声无息消失在人世间,家中又无亲人寻他,只见芦苇荡中经常有被砍成二段的尸体,只是沒有了脑袋’。唉......听来心寒,我知道,我心里明白,可我又有什么法子呢,心里确实有极大的愤慨!

  在三喜店中吃过晚饭,我和三喜各自骑着电动车去五里以外的六队去看当初嫁到这里的桂香,到得桂香家虽然是个小楼房,只是简单的装修,所谓的客厅暗暗的,原来是电棒坏了,沒人装新的,儿子呢前二天又被人叫到惠州搞传销去了,正在焦急呢。首先一见面桂香就问起了秋英,我说了这四十多年我一直沒见到过她,她在桃源棉纺厂工作,娘家在很多年前就搬迁了,越见她不到了。桂香惋惜地说;“玩俺真的把她当亲姐姐待的呀,怎么一走就信儿都没有了......”,我在心里说: "秋英如果你有空来看看他们吧,我愿与你同往" ! 桂香还是那么痩,近60岁的人了,患有金帕森,四肢发抖,现在吃药好些了,只是沒钱吃药了,药是85元一盒,二个月三盒,我说不贵,她睜着眼说一年贰千元钱呢,是呀,她有病丧失了劳力又沒经济来源,三喜连忙说他想办法给桂香搞个低保,人哪!有很大一部份人是来到这个世上受苦的,可怜哪!我叫她来我家住上一段日子吧,我心情沉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桂香的家,看着她痩弱的身子站在门外暗暗的光线下,好似又看到了四十多年前的凄苦无依的我自己,一阵阵痛惜涌上心头。

  在返回的路上,虽然是水泥路,但沒有路灯,电动车大灯也不亮,天墨黑墨黑的,阵阵秋风吹来不免有些寒意,我紧随着三喜的车行走着,三喜时不时地大声提醒我,担心夜黑我看不见路,担心我会撞到人,我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他带着我们东跑西颠的日子,豁然开窍___我对这里的留恋忘返就是我们当年的知青和他们结下的友谊,不由心里在想,至2005年八年后的今天我还能在这里驰骋,再过一个八年我七十岁了,是否还能依然驰骋来看老友?

  第二天早饭后,我又带着大包大包的礼 品骑着电动车去队里拜访人家 ,在路上碰到金翠幺,我紧紧握住她的手,当她看清是我高兴得很,我说当初不是家顺救了我,我早巳淹死在这里了,她说家顺现在在深圳教书呢,小儿家付在汉寿县城工作,小儿家付是本文之七里面的“才几岁的家付蹦蹦地跑来很远的田边,大声喊“朝儿,你爸爸来了”的那个小孩,现在只有她俩老住在这里,是他俩老不愿离开故土。看来金翠幺她生活得很是惬意,好人终有好报!我在回返的途中,金翠幺等在路边给我一个包, 里面有几种干菜和一条水魚, 硬塞在我车上,真是盛情难却呀!

  来到二佬.春香的小店中,为政的嫂子桂华也来了,她笑盈盈地站在一边看我能否认出她来,我当然认识她,上次看见她好好地,这次却拄着手拐杖,说是腿关节痛,我对她说;上次你来为宽家接我去吃饭,我沒去是有原因的,因为我身上沒有现钱了,不可能空手进门,又不可能三十多年后来一趟乡下还要向人借钱,只怪酉港镇上沒有银行,有卡在身还得落荒而逃。当然现在酉港镇上有银行了,可我也是做足了准备的,不求银行了。渐渐地小店里陆续又来了一些人,红皮也来聊天的了,他那爱笑闹的像伙又来调侃我了, 他诡秘的说笑我上次来刘立民和我一起练歌呀, 热情接待帮我张罗买棉花呀, 带着我酉港转啦, 什么刘立民不记那一腿仇对我好啦, 未了还正古八经地直视我"不是的呀", 我晓得他是不会容许我否认的, 管他我都黙认了吧, 我沒解釋其实是他儿子骑摩托载我游览酉港镇的, 他人也离世了, 我不能还他的情谊, 算我欠他的吧,今生也只能这样了,"刘立民安息吧"!


   他们也问起了秋英, 我在心里说; "秋英啊, 虽然你在这里只呆了八个月, 你看这么多人还在唸叨着你呢"。这时金翠幺说我那个腿烂得呀,也遭孽!真亏得她们还记得我那下田烂腿的亊,风仙又对我说;你怎么住到丁婶娘家去了?!语气中好不屑,当初我能说“不”字吗 ?!不住她家,你们哪家敢接纳我呀?!  她们来了话题纷纷说;丁婶娘儿子讲对象了要来看人家,那个屋里怎么进得人啰,屋里臭得呀,被子脏得呀,蛆爬得到处都是,她们帮她打扫屋子,洗呀抹呀......嗨,听得真噁心!我在早两年前写的长篇回忆文中还不想怎样细细地描写她的坏习惯,担心别人看后以为是塑造的,其实真的有过甚而不如,人是在随着社会的文明进步不断的改变,可这个女人就是天性贪婪懒惰尖酸刻薄一点点小钱就是她的命,导致他俩老早早地逝去, 真是不想再提她, 这样的事与人就让它远远地飘去吧。 曾经多少的喜怒哀乐在这里升华,让我好一感慨。

  依旧沒有拨通金枝的电话,家里也沒有人,就是到长沙她妈家也能接到电话的啊,真不知为何是这样?!金枝当年未能如愿嫁与富农崽子三喜,最后由家里做主嫁给了本大队十队贫农出身一青年农民,家里返城后她就留在了农村,安排在镇供销社上班直至退休。

  上次我回酉港是住在为宽家的,这次为宽家打乱仗一般,就住在离队上四里远的镇上三喜店中楼上,我来到为宽家向他们道别,为宽一再挽留,要我多住二天,又说叫他小儿子去镇上酒店接我吃饭,搞这些名堂干什么呢!你们家要摘棉花.剝棉果......,还有个中风病人,还有个小儿媳妇不慎从楼上摔断了腿, 为宽只得叮嘱又叮嘱叫我年底来提几十斤魚走, 看着他的善良和表现出来的歉疚感, 我不禁眼泪就要流下来; 为宽哥哥,再见了,我不会累你,我能来看看你们就行了,这次来有多少话未叙,多少亊还未重温,多少情谊还未续,还有我不知多少次的梦见你们,真的梦见你在修房子,老是见到你却说不上几句话, 还有多少次梦中我在找寻队里分给我的那小小的只有一分土的自留地,找啊寻啊好不容昜才走到,怎会有那么远呢?  怎会有这么大一方呢 ? 我什么时侯栽的已滿地绿油油了呢......,啊......多少留恋,多少徘徊,让我久久的凝望不舍离去, 下次我还会再来的,再见了!只愿老哥哥你好人一生平安!



                         写于2013年10月.

   洞庭湖中汽车过渡,
QQ图片20180611130144.jpg
洞庭湖也不再是那样的烟雾浩淼了,

QQ图片20180611130153.jpg
这是富农崽子三喜,在他弟弟二佬与春香开的店中拍照。由于他家富农出身,可怜他生得又高又结实,一手好农活,20岁还沒有媳妇儿,才落得与我们为伴.
QQ图片20180611130125.jpg
   下图左二我救命恩人家顺的母亲:金翠玄.左一为政嫂嫂,右二贺玉祥,右一曾与我同出工的13岁小女孩春香,下面坐的是比我年龄小月份的玉祥媳妇儿凤仙.如今腿不灵泛了.
QQ图片20180611130136.jpg
乡下如今好淸闲了啰!
QQ图片20180611130110.jpg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6-11 12:2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回来了,朝儿回来了,你还认得我吗?我回来了,朝儿回来了......”

   这样的心境与40年前完全不同,过去了的苦于累,已经丢到脑后,剩下的就是第二故乡情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2: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6-11 12:27
“我回来了,朝儿回来了,你还认得我吗?我回来了,朝儿回来了......”

   这样的心境与40年前完全不同 ...

   最美的花季年华.最迷茫无望的岁月,怎么不刻骨铭心?!怎不触景生情?怎不留恋这块土他?我想要在这里将它追回!
   感谢夜版设置高亮!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1 17: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妹”在农村四、五的艰难的岁月走过来了。四十几年后还深记第二故乡的情结。每个生活在一起的伢子、妹子,他们都老了,甚至永远的走了,有的腿脚不灵了,来妹一个个大哥和小弟,一个个大嫂和小妹,来妹去看望他们,不忘乡情,有情有义是来妹做人的本色。
   政策变了,家乡也再不住茅草屋了。来妹好人有好报,回城后过上幸福的生活。
  祝来妹生活愉快,身体安康!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1 18: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返乡行,当年的旧貌换新颜,熟习的环境,熟习的乡邻,千头万绪涌上心头,恩恩怨怨都成为过去,留下的是嘘寒问暖的情深谊长。难忘的岁月,难忘的乡亲永在你心中。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1 20: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故乡情,抹不掉的乡愁如影随身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1 21: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阔别多年后的第二故乡行,一定会涌现出许多难忘的回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1 21: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在那岁月留下的故事,今天重提别有一番趣味,难忘的岁月、难了的情怀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0-22 15:52 , Processed in 0.406482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