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09|回复: 15

【回望50年】当年的公社社员们(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2 14: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年的公社社员们(一)
      
      
    1969年元月,我与街道上的知青们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下到常德地区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因此也结识许多公社社员。
老 队 长
    我们下放的生产队十几户人家中,没有地主,只有一户富农,大多为贫下中农,而老队长为中农。当时,我有些不解:毛主席不是说贫农最革命吗,为什么那么多贫下中农不能当队长,偏让一个中农当队长呢?后来的工作和生活实践回答了我的疑惑。
    老队长是个种田老把式,四季时节、犁耙耕种,他样样里手。每天早上,老队长第一个来到生产队禾场,敲响了出工的钟声,社员们便三三两两地来到禾场。老队长领着大家在毛主席像前进行“早请示”后,便有条不紊地安排一天的工作:张三去犁田,李四去耙地,妇女们都去棉花地锄草……这些工作都是老队长头天收工后、甚至几天前就根据实际因事因人筹划好了的。所以,大家都服从他的安排。
    老队长一心为公,处处以集体利益为重。春插、双抢农忙时期,生产队为了提高工效抢季节,便实行计件工分制。有的人为了多挣工分而不顾农活质量。老队长发现问题后,不但在会上提出批评,而且扣罚了这些人的工分,能返工的则返工,也教育了其他人。生产队的收成好,年底除分给大家外,还有不少节余。有人就提出都分光完事。老队长坚决反对:“毛主席说:‘手中有粮,心中不慌’。今年虽然收成好,明年如果遭了灾怎么办?我们不能分光、用光”。
    老队长身先士卒,吃苦耐劳。记得有一次,生产队在山区定制了一套石碾,老队长带着十几个男人去提货,来回有几十里路。石碾分为多截,每截有300多斤重,一辆独轮鸡公车装载一截。老队长和我为一组,我在前面拉,他在后面推。小路岐岖,后面推车很是费力,老队长累得气喘嘘嘘、满头大汗。见此情景,我提出与他轮换。老队长说:“小路难走,你不会掌握平衡,弄不好就会翻到路边去。不信你试试。”我推着走不了几步,果然翻车了,自己不是咯号“呷菜的虫”,只得辛苦老队长了。
    老队长严以律己,宽以待人。他家有2个儿子、4个女儿,大儿子已成家,大女儿已出嫁。老队长家境并不宽裕,对自己和家人要求却十分严格,从不利用职权多占公家的便宜。他身患胃病,经常带病坚持工作,病重了只能在家休息。生产队给他补助工分,他坚决不要。我招工上来后不几年,老队长就因胃出血病逝了。但是,社员家里有困难,他总是尽力帮助。有户社员男人是先天性弱智,上有六旬老母,下有5个年幼的孩子,全家8口人生活十分困苦。老队长就安排他老母看管禾场,小儿子喂养一头牛,年底还给予适当补助……
    老队长对我们知青很好,工作上支持,生活上关心。生产队购买了一台插秧机,这在当时可是个新鲜玩意儿。他便安排我们知青来操作,说我们知青“头脑活,接受新事物快”。还安排几个手脚麻利的妇女扯秧、洗净,专供插秧机用,既提高了工效,又减轻了劳动强度。在生活上,他特意把我和堂弟安排在两户没有儿女的贫农兄弟家里,使我们不必自己种菜、砍柴、起锅火,还经常到两家看看生活情况,了解我们有什么困难和要求。
    东方之河超版云:“农村确有一大批善良朴实的好人”。老队长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贴有时代“阶级标签”、使我终身敬重、难以忘怀的一位长者、好人。
小   凤
    小凤,是一个普通、纯朴、勤劳、善良的农家女孩,也是乡下干妈为我物色、引进的一个对象(二姨的大女儿),但远不及干妈精明能干。由于这个特殊的原因,我便写了关于她的话题。
    1969年春节过后,干妈带着我去姨妈、舅舅、姑妈等处“走人家”,我也就第一次来到20多里外的二姨家。小凤在家排行老二,上面是一个腿有残疾的哥哥,下面还有3个小弟妹,他们生产队的自然条件比我们生产队差多了,全家7口人生活十分困苦。我在她们家住了一晚,没事就到屋外走走看看,或坐在火坑边听大人们拉家常。第二天,便与干妈一道去别的亲戚家了。
    又过了一些时日,干妈告诉我:她准备接小凤到我们家来。我说:“这也好,伯伯经常不在家,我又要去青山修建水利工程,小凤来了您就多个帮手,如果有三病两痛也有人照应”。于是,小凤来了后,我们以兄妹相待。她叫我“大哥”(叫堂弟“小哥”),我叫她“小凤”。她除了出工干活、上山砍柴、喂猪种菜、帮干妈料理家务外,晚上还在灯下做布鞋、纳鞋垫,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见她文化低,就教她识字、写信(她也是“乡村夜校”的学生),还告诉她看地图,知道北京、上海、广州(这是我“文革”大串联去过的地方)、长沙、常德等大中城市和红太阳升起的地方---韶山,在什么位置(我读书时,对历史、地理很感兴趣)。
    后来,生产队的一些女人(受干妈的委托)问我愿不愿意“招郎”?我笑着回答:“只想招工,不想招郎”。的确,1969年9月下旬,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回长沙想看看建国20周年的盛况,国庆节后便返回乡下。这时,我发现有一小部分知青“镀金”招工走了,既为自己错失良机而懊悔,也看到今后还是有机会的。于是,我写信给父母亲:“非儿不孝,如果不招工上来,决无颜面回长沙见二老!”如果在乡下“招郎”,将意味着今后要在广阔天地里修补地球一辈子。好在两位老人深明大义,没有为难我,让我最终为了个人前途而如愿以偿地招工回城了。
    我招工走后,干妈还是为小凤在当地招了郎。但不知什么原因,这个上门女婿与老人的关系处理不好,小凤也责备她丈夫:“大哥(指我)在我们家,从来没有惹姨娘(指干妈)生气,与她老人家争吵。你为什么就做不到呢?”后来,我到生产队看望二老,干妈曾对我说了女婿的一些不是,也有可能老人有些“重男轻女”。当年在农村时,我做错了事情,干妈只是笑着说我两句,而小凤做错了事情,则要被干妈责备;吃饭时,干妈常常事先在我的碗底放入一个煎蛋,而小凤就难得享受这种优厚待遇。由于双方难以相处,老人后来一气之下,就要他们回男方自己家去了。
    30多年前,我曾在生产队见到过小凤一家,那时她的儿女还很小,生活也相当困苦。这次,我决定去她家看看。当她在电话中得知我来了,两口子非常高兴地到公路边来迎接我。现在,他们的儿女均已成家立业,儿子在乡卫生院工作,女儿一家在集镇上做小生意,孙儿已有七、八岁了。只有他们老两口留在乡里耕种几亩田地、喂养几头牲猪,她老公还兼任了村民组长。在闲聊中,小凤还告诉一个我过去尚不知道的情况:当年,干爹干妈为接嗣一事意见不同。干爹要接他妹妹(我称姑妈)的二儿子---兴国,干妈则要接她妹妹(我称二姨)的大女儿---小凤,最后还是干妈胜利了。由于种种原因,小凤两口子离开了二老家,不久兴国被接来了,但他没有娶亲成家也走了。最终,二老的晚景十分凄惨,干妈卧床病逝,干爹服农药身亡。至今,兴国那小子一次扫墓也没有来过,更没有为二老立碑。
    特别是二老去世后,小凤他们也立了一块石碑。所以,二老的坟头有我和小凤各立的两块墓碑,这在当地是很少见的。我对小凤说,我们都是二老的非亲生后人,每年春节或清明时分,如果我来了,就一道去二老坟头祭奠;如果我没来,就请你代烧三柱香聊表心意。小凤连连点头应承:好的,要得!
外来户老张一家

    老张一家六口人,是我们生产队的外来户。原来,他们家住慈利县山区,田土甚少,缺粮少食。在我下乡之前,他们已举家迁移到我们生产队来了。由于我们生产队田多人少,特别是缺乏青壮年劳动力,所以老队长他们商量后同意接收老张一家。
    当时,老张夫妻不到40岁,生育了三男一女。夫妻俩具有山里人固有的吃苦耐劳、朴实忠厚的优良作风,与生产队的人们相处甚好,从不与人发生争吵、过结。据说,老张原来还是一名共产党员,但其组织关系一直没有转过来。有一天,老张的妻子杨婶到屋场对面的自留地去种菜施肥,中间有一口大水塘。杨婶与女儿在前面抬着粪桶走,3岁多的满儿子小兵跟在后面。母女俩在地里干了好一会儿活,还不见小兵儿的踪影,以为他在附近玩耍,便大声呼唤,但没有回音。于是,杨婶就急急忙忙地跑回家,也没有找到小兵儿,她才意识到出事了。果然,小兵儿因年幼不慎失足滑入水塘溺水身亡。杨婶当场哭得死去活来,女人们左说右劝才使她逐渐平静下来。我当时看到这个情景,心里也感到十分惋惜和同情。象这样的悲剧,农村里时有发生,老队长的小儿子就是大人出工去了,家里无人照看,2岁多的他跌入火坑里烧成终身残疾。
    刚到生产队时,老张一家借住在生产队保管室的一间偏房内,生活相当困苦。但他们还是心满意足---终于有饭吃了。每天,老张夫妻和大儿子小华、女儿小英出工干活挣工分,二儿子小文白天上学读书,早晚放牛、拾柴草,全家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经过三年的辛苦劳作,在生产队的支持帮助下,他们家在村口终于盖起了一栋两正一偏的土砖房,有了一个“老婆孩子热炕头”安乐窝。我每次回生产队看望干爹干妈,首先要经过他家门口,都会受到他家的热情接待。
    老张的大儿子小华象他爹一样老实巴交,加上没读什么书,是个半文盲,只能每天在家里象牛一样下苦力、干农活,30多岁还是单身汉。后来,别人给他家介绍了一个寡妇(其丈夫因病身亡),还带着幼小的一儿一女。老张家境贫寒,为了不让小华打一辈子光棍,也就同意了这桩花钱很少的婚事。有一年,我到生产队看见小华一人在田里劳作,便问他为什么不出去打工?他苦笑着回答:“我没有文化,没有技术,没有门路,只会卖苦力作田,挣不到什么钱啊!”我又问他在家种田收入怎么样?他说:“现在虽然免了农业税,但化肥、农药都涨价,稻谷又卖不起价,一年累到头只能混口饭吃。”
    与其相反,老张的二儿子小文读了高中,虽然没有考上大学,但参军在广州部队锻炼了几年,也学到了一些技术。复员回乡后,他开始是在大队搞电工,后来又利用复员费做本钱,在县城做水电建材生意。由于小文在广东见过一些大世面,加上人勤快、头脑活,能说会道,善于交际公关,所以生意逐渐红火起来。前些年,他拿出10万元(对外说是买彩票中的奖)给二老,将乡下的土砖房全部扒掉,重新盖起了一幢两层八间的新砖瓦房,父母和哥嫂各住一半。他自己则在县城买了商品房,两口子一心一意做生意赚钱。
    由此看来,思想观念的更新和文化技术的提升,是发家致富必不可少的重要条件啊!
165759fpiojojykpmlkfpm.jpg
二老的坟头有我和小凤立的两块墓碑


165903vicnrl9r2abcczzs.jpg
小凤与她老公,现在他们家建了新房子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6-12 15: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以这样的形式来体现当年知青在农村的情况,别具一格、很接地气,人物各有特色,读来很过瘾。期待续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2 15: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农民群体也有形形色色人品的人,楼主下乡遇到了纯朴厚道之人,而且你也是知恩图报之人!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2 21:5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公社社员们的素描,有血、有肉很接地气,使我们了解到了真正的人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09: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6-12 15:11
以这样的形式来体现当年知青在农村的情况,别具一格、很接地气,人物各有特色,读来很过瘾。期待续集。

    当年,农村的人大多朴实善良。谢谢您的欣赏和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4 19:44:23 | 显示全部楼层
由此看来,思想观念的更新和文化技术的提升,是发家致富必不可少的重要条件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7 09:4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6-12 15:11
农民群体也有形形色色人品的人,楼主下乡遇到了纯朴厚道之人,而且你也是知恩图报之人!好!

    那确实:人上一百,形形色色!第三集我也会介绍个别“要不得”的人,谢谢您的欣赏和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7 21:5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9 09: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6-12 21:56
公社社员们的素描,有血、有肉很接地气,使我们了解到了真正的人性……

    当年讲究的是“人的阶级性”,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谢谢安哥的欣赏和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0 10:3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长工 发表于 2018-6-14 19:44
由此看来,思想观念的更新和文化技术的提升,是发家致富必不可少的重要条件啊!

    俗话说:赚钱的不费力,费力的不赚钱。谢谢您的欣赏和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1 16:5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感谢您的热心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1 18:43: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长乐兄分享下乡的生活。农村人最实在,没有虚伪,他们觉得好的就认同,不大会“随风倒”,这也是一些知青在农村得以安生的原因。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3 19: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年狂 发表于 2018-6-21 18:43
谢谢长乐兄分享下乡的生活。农村人最实在,没有虚伪,他们觉得好的就认同,不大会“随风倒”,这也是一些 ...

    那确实,谢谢您的欣赏和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16:5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感谢您为我的拙文设置高亮!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6 17: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想招工,不想招郎,这也是当时多数男知青的想法。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9 19: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6-26 17:46
只想招工,不想招郎,这也是当时多数男知青的想法。

     说老实话,我当时还是有一种比较现实的想法(没有说出来):如果我被招工到县城,就打算认了这门亲事,也了却二老的心愿,他们孤独的晚景就不会那么凄凉(由于没有家人照看,干妈瘫痪在床病故,干爹服农药自尽)。但是,我招工回到长沙就不能实施了,但心里总是觉得欠了二老一笔良心债。谢谢您的欣赏和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8-18 02:31 , Processed in 0.315302 second(s), 12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