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91|回复: 6

【回望50年】从前有座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8 23: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前有座山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两个和尚,每天晚上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每当别人缠着我讲故事的时候,我就会用这个无限循环的“从前有座山”来忽悠。自从各个连队都知道“水库建设指挥部”有个会讲故事的知青后,我不但在下雨天被一些连队指导员请去讲故事,还会在工间短暂的休息时,被一些建勤民兵的农村青年拉住给他们讲故事。我要忙着赶写广播和战报稿件,实在没办法,就跟他们讲“从前有座山......”然后趁他们不备,一溜烟跑了。后来,大家都知道了我这个小伎俩,就再也不上当了。
    七十年代初的农村,“举旗抓纲学大寨,快马加鞭赶昔阳”,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的火热年代,很难有多少农闲时刻。每年收完晚稻,到次年春耕前,公社都要组织兴修水利,大兵团上马修建座落在我们大队境内的“战备水库”,我和一个叫“凤茹”的女知青都会被指挥部抽调过去做宣传工作,指挥部宣传组除了我和凤茹外,还有被抽调过来的几个回乡知青,我的主要任务是攥写稿件,供《工地战报》油印报和广播用,凤茹专门负责播音。从头年十一月开始到次年三月上旬,每期工程告一段落,指挥部就会留下我们几个小青年参加全公社的武装民兵军训,然后回到各生产队参加春耕生产。
1973年6月,早稻完成第二次中耕后,田里的禾苗开始鼓起了肚子,早一点的开始扬花抽穗了。榨油坊炒着油菜籽,准备榨油,山边的李子树上挂满了淡红的果子,菜园里一嘟噜一嘟噜的黄瓜嫩绿嫩绿吊在瓜蔓上,整个村庄、田园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啊!又是一派丰收在望的新景象。
    “芒种夏至天,走路要人牵”,仲夏的太阳虽不火辣,但有点闷热,一阵凉爽的南风吹来,每个人都懒洋洋的,昏昏欲睡,真想猫到哪棵大树下,美美地躺下小睡一会。这时,离“双抢”还要半个多月,有的队开始烧石灰抓副业收入,有的忙着把头年砍伐的杉树扛下山抓点林业收入,到处都呈现一片繁忙气氛。就在这时,公社又发出紧急通知,全公社要调集三千青壮年民兵,奋斗七天,挖山整地三千亩,准备冬季造林,地点就在横贯全社公路旁的北边山坡。我和凤茹又被抽调在“挖山指挥部”,这一次,我的任务除了撰写稿件供《工地战报》外,主要负责五个工地的黑板报。我写黑板报不用打草稿,虽然黑板报每天一换,也用不了二十分钟就可换一期,不过,一天要奔走穿梭于五个工地,来回要走二十来公里,好在那时年轻力壮,也不觉得很累。这天吃过早饭,我又背起装着各色粉笔,笔记本、钢笔的挎包准备出发时,指挥部的宣传部长周老师叫住我,吩咐我今天到玉潭大队去,采访一位廖连长一天挖山整地四亩的先进事迹,稿件要在全社介绍经验。我很快的换了所有的黑板报,飞快地赶到玉潭大队民兵连,找到指导员(大队书记)说明来意,趁着午饭开饭前的空隙召开座谈会。座谈会在一个半山腰山洞前的大树下召开,这老廖的介绍没什么精彩之处,他淡淡地说“我就是这把田铲好,又宽又快,所以我挖的快。一铲下去就是一个翻边.......”这是什么经验?!我要指导员给总结总结,又要在座的民兵战士说说看法,补充补充。就在我一边倾听,一边记笔记,一边思考稿件的构思时,这老廖话锋一转“小王,今年多大了,还没找对象吧?”说着也不等我回答就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给你介绍一个。看,就是那个姑娘,好看吧?”我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坐在他前面两米远处有一位典型的“铁姑娘”模样的女子,黝黑泛红圆圆的脸盘,高挑的鼻梁,粉红嘴唇里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浓眉下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就在四目相碰的时候,她眸子里波光一闪垂下了眼帘,只看见长长的睫毛,健壮的胳膊,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活力。姑娘羞涩地垂着头,微笑的嘴角旁现出一对浅浅的酒窝。啊!这不就是梅玉吗?我在修水库时就已经认识。“这是我们大队书记的独生女儿,全大队最好的姑娘,家境又好,人又勤快能干,不错吧?......”梅玉低头默不作声。“啊,啊,......”我毫无心理准备,这时,男青年起哄大叫“快呀,上前求婚啊!”女青年一个个嬉笑不止,有的还去推着梅玉,一下子把我弄得抓耳挠腮不知所措。这个老廖,搞什么鬼?!有这么当着大家的面介绍对象的吗?为了打破窘态,我红着脸说“不要闹了,我给大家讲个故事......”有个男青年站起来说“我来替你讲故事,从前有座山,山腰有个洞,洞边长着一棵大树,大树下廖连长给一个知青介绍对象......”“哈哈哈哈!......”就在我下不了台的时候,梅玉的爸爸威严地说“别闹了,小王是知青,不可能在农村干一辈子,更不可能倒插门到我家来。”我来不及说什么,借口要回去交稿件,谢绝了连队留我吃午饭的好意,飞也似的逃下山回指挥部去了。
    其实,我在三月中旬就知道她叫梅玉了。去年冬天,我在水库指挥部宣传组的时候,就见到过这位“铁姑娘”,她穿着一身红衣服,带头拉石磙子在大坝上压土方,有时挑着一担土方在电线杆边,停下来看我在接电线安装广播喇叭,或者在工地广播室旁边磨蹭休息,听我和凤茹播音,还时不时到指挥部来找医生要点胶布纱布,可我根本没留意。水库建设第一期完工时,我们都留下来参加军训,实弹打靶那天,我是发弹员,排在最后一轮打靶,没想到她也是最后一轮,打靶用的步枪是那种“汉阳造”七九式,不计环数,只记上靶数,每人三发子弹,我三发三中,梅玉三发两中。打完靶,我去收靶板,梅玉也跟着来了,正要往回走的时候,梅玉拉着我问“你看,我打的靶上,弹孔都是三角形的,为什么你们的弹孔是圆的?”我接过她背的步枪,掏出一颗子弹塞入枪口,说“你这支步枪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战斗,射出过多少子弹了,枪管的口径大于弹头,射出的弹头不可能像陀螺那样飞行,而是横着飞出去,你用这支枪上靶两发,成绩很不错了!”说着,我又给她讲弹道原理,梅玉认真地听我说着,说:“你懂得真多。......”红着脸看我一眼,波光一闪很快漂移了。她把我肩上背的四块靶板抢过去背在肩上,我也背起她的步枪赶回去集合,直到这时我才知道这个有事无事找借口往指挥部跑的红衣姑娘叫梅玉。
    转眼又到了十一月份,水库第二期工程开工了,我又回到了指挥部。这天,我站在高高的手脚架上,在指挥部墙上用石灰水和刷子,全神贯注地写大幅标语。不知是什么时候,手脚架下来了一群女青年,唧唧喳喳地议论着墙上写的字,我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我的背部,犹如芒刺一般。忽然,一个耳熟的声音十分响亮,看似漫不经心,又似是提醒引起我注意:“我伯母家的母猪一窝下了十二只猪仔......”我回头一看,是梅玉她们,梅玉一见我回头,明亮的大眼睛波光一闪很快漂移开,跟她一起来的姑娘们一见脚手架上的我,忽然哄笑起来,齐声高喊“从前有座山,山腰有个洞,洞边有棵树,......”一边嬉笑着,一边推搡着涨红着脸的梅玉走了。天啦!这群姑娘们。从下乡那天起,我一直牢记着母亲的话“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你不能在农村安家,没事不许招惹女孩子。”我是本县下放的知青,知青点离县城也就七八公里远,尚若这种传闻传到母亲耳里,那还得了!从此,我只要远远的发现那群姑娘走来,就会赶快逃离躲避。......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从农村到工厂,到机关,后又调入政法部门,梅玉也渐渐地淡出了我的记忆。这年,有一个打伤村干部的被告人被判处一年有期徒刑,因为是自诉的刑事附带民事案件,没有在开庭前逮捕,只等二审判决生效后收监。可是,终审判决下来后,干警们去他家多次都没找着他,一直未能执行。这家伙很凶,村民们害怕报复,都不肯提供真实情况,他躲到哪里去了呢?按照他的家庭情况,他不可能远离家乡到外地去。我只好自己出马来到了我下乡当知青的地方,去找熟人了解情况。我找到老支书家里,迎面遇到了当年的铁姑娘梅玉,她见到我淡淡的一笑,又是波光一闪垂下了眼帘,岁月把她那圆脸削得尖尖的,身材有点瘦弱,唯有高挑的鼻梁、浓眉大眼、洁白的牙齿和浅浅的酒窝依然如故。梅玉倒茶让座,老支书依旧抽着喇叭筒旱烟,他听明我的来意后低下头默不作声,我给他递烟,他也不接。这也难怪,支书老了,女婿在外打工,家里唯有他和带着孩子的梅玉,害怕报复是自然的。我只好和梅玉搭讪说话:“几个孩子了?”“两个,一男一女”“上小学了吗?”“大的上一年级。”我问一句,她答一句,气氛很尴尬。就在这时,一旁的小女孩不知为什么“哇”的一声哭起来了,梅玉一把抱起小女孩说“乖,别哭,妈妈给你讲故事,从前有座山,山腰有个洞,洞边有棵树,站在大树后可以看清山下的一切,洞里有石头床,还有石头凳......”梅玉看我一眼,接着波光一闪赶快移开。我的脸一阵发热,梅玉,你这是怎么了?......忽然,我眼前一亮,一拍脑门,轻轻骂了一声“真笨”!明白了。我起身匆忙告别老支书和梅玉,带着大家赶快回去了。
    这天夜晚,我集合全体干警,控制住所有的路口,包围了那个当年让我一想起就脸红的山洞,把这个凶狠的家伙送进了监狱。
    啊!从前有座山......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6-19 16: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牛君:我觉得选择了梅玉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要等招工之后再成亲,小日子一样会很美满。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9 16:3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字太小了,好不容易才看完,调到6号字就好了。
故事有点意思,替楼主既庆幸又惋惜,楼主还是很有定力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9 18:5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6-19 16:32
字太小了,好不容易才看完,调到6号字就好了。
故事有点意思,替楼主既庆幸又惋惜,楼主还是很有定力的。
...

那年月,没点定力可不行。谢谢你的高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9 18:5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子地夜话 发表于 2018-6-19 16:16
老牛君:我觉得选择了梅玉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要等招工之后再成亲,小日子一样会很美满。

那就麻烦大了。老父亲没平反,老妈一人在家,对方明显是要招郎入赘,这肯定很难办。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9 20:5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从前有座山的故事;难忘那黝黑泛红圆圆的脸盘,高挑的鼻梁,粉红嘴唇里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浓眉下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的梅玉姑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9 22: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6-19 20:55
难忘从前有座山的故事;难忘那黝黑泛红圆圆的脸盘,高挑的鼻梁,粉红嘴唇里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浓眉下一双 ...

谢版主点评!“梅玉”这个人物虽然有生活原型,但不是真名。这段经历我用散文的形式表现,是为了避免麻烦是非。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7-17 23:38 , Processed in 0.254244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