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477|回复: 5

【回望50年】赶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0 10: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赶

                         (一)

    远远近近的人都去武阳赶场,那热闹非凡的场面,在农民的口中传得沸沸扬扬。我们被神乎其神的传说吸引住了,妇女队长沈田素经不起大家的“蛊惑”,终于同意放假一天
    1970年初秋,一日,天刚微微亮,匆匆忙忙背儿子,兴高采烈地约上知青好友戴秀英,与一群社员迎着朝霞,抄近路,翻大山,于午到达目的地。
    眼前豁然开朗。啊,马路!它像一条康庄大道穿过武阳绿色的田野,那么宽阔,那么平整,曲曲折折,一直消失在遥远的蔚蓝的天际
    马路旁,十来个农民戴着斗笠,有的挑着一担箕,箕里盛满了红薯,红薯又大又圆,似乎经过了精心挑选,大小粗细都差不多,颜色红得鲜艳;有的装了萝卜,萝卜白白胖胖,嫩生生的,十分惹人喜欢,我疑惑地问:“萝卜不是刚刚下种吗?怎么就这么大了?
    “有自留地,有水,有肥料肯用力气,哪个时候都有。”一同来的黄来姣从小生长在武阳,不远处是她的娘家,她津津乐道“你看,前面还有呢。”
    我们继续往前走,大多是卖菜的妇女,他们面前摆着菜篮子,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蔬菜,紫色的茄子,青青的辣椒,金黄的南瓜,带霜白的冬瓜……农妇不亚于菜贩,蔬菜摆放得整齐、精爽,招引过路行人从动作、谈吐熟练的程度不难看出,这些衣衫褴褛的武阳人,虽然说的是地地道道的方言,可是倒像生意场上的老手,随机应变,很快地推销完自己的品。
    人们在巴掌大的自留地里精心种植,随心所欲,赶场时农产品五花八门,也就不足为怪,辛勤的劳让瓜果蔬菜长得好看而壮实。看来,这里的政策比我们宽松多了。
    无巧不成书,来姣出乎意料地碰到了儿时的姐妹,她在卖毛白菜和蒜苗,菜篮里所剩无几。两人久别重逢,立即打开了话匣子,快活地攀谈起来,我认真地旁听,她的姐妹经常赶场,对一切了如指掌,我迫不及待地插嘴问道:“这里就是赶场的地方?”
    她嫣然一笑,挥手指向不远处的房屋密集,像放连珠炮似的回答说:“不!不!在里面赶场。黑压压的,全是人,挤不下,卖菜的都挤到马路上,占了里把路长,上午人多,车子都不了。晌午了,散场了。
    原来,武阳市场整天都很热闹,现在马路上卖东西的人还是不少,不过,这些人远道而来,他们就不去市场凑热闹,尽管错过了上午赶场的良机,毕竟这里来来往往的人多,东西容易卖完。
    “哪有这么多人?”我将信将疑地问。
    “有。山里的人都下来了,有人走了一百多里,是赶来看热闹的……
    我的心被震撼了武阳农贸市场不仅有固定的市场,而且就连车往人来的马路也成了赶场时名副其实的临时场所。它让山里人倾倒,折服
    接着,我们进入市场,一看,原来是农民把自己的家当成小铺,找张桌子做柜台,有的家里摆放农具,有的摆点生活中的日用品,因陋就简,做起买买来。武阳地势平坦,视野开阔,房屋众多,大有“小城”的气势。
    我们边走边看,来到一间堂屋里,里面很大,除了进门,挨墙的三向都整齐地放着一圈桌台,每个桌台一个摊位,果然,小百货样样齐全,又好看又便宜小到一口针,一团线.....琳琅满目的小商品使大家赞不绝口。
    这是我在下乡的七个年头里唯一的一次赶场,其实,我那时身无分文,无钱购物,只是想走走当地农民心目中的大地方——武阳,感受那里赶场的热闹气氛。别忘了!那时正是大集体生产的火红年代,每天“大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口号接二连三的运动搞得如火如荼,谁也不敢越雷池一步。显然,我们武阳,天壤之别,更不用说城乡、工农差别了。
    它果真是个好地方!市场欣欣向荣,像磁铁一样吸引十里八乡,多么具有生命力!这股春风何时吹遍祖国大地?我们期盼着。



                       (二)


    我们从市场出来,天色阴沉,大雨滂沱,一直下到傍晚。黄昏,暮色苍茫,雨阑珊我归心似箭,连忙背上儿子,谢绝了妇女队长母女的多次挽留,与秀英来姣同归
    来姣在前头带路,我们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地来到山脚,开始爬山。家,就在这大山的另一边,翻过几座山峰,再连下几个山头就到了。  
    细雨飘落薄暮冥冥,谁也没带雨具,谁也没有在意,儿子睡着了,我给他罩上一床红色的小薄被防雨遮风。走了不久,雨越下越大,我们全身湿漉漉的。来姣三番五次劝我打道回府,去她娘家住一晚,血气方刚以带小孩不方便等为由婉言谢绝,开弓没有回头箭,于是像赶杀场一样,急匆匆地冒雨前行。
    很快,山水从高处不断汇合,直而下,它冲刷着路面,从脚下匆匆跑过,我们的鞋里尽是水,每走一脚,水“咚咚”作响。山路狭窄,凹凸不平,我穿的跑鞋太旧,滑,于是小心翼翼;脸上、头发上,分不清哪是汗水,哪是雨珠,它们直往下流,我不时用手一把把地抹去趁着天边最后一丝光亮拼命赶路。
    山路难行,越往上走路越窄,我们深一脚浅一脚,泥一脚水一脚,急急忙忙往前走,当翻过第一座山峰时,天全黑了,我几乎跟瞎子一样。走着走着,不知踩到了什么,感觉像滚动的石头,一脚失控,双脚全乱了,迅速往下滑,摔倒在地上,膝盖、胳臂顿时生痛。她俩赶紧安抚我,不得已,大家放慢脚步走。黑暗的夜晚,漫长的山路,不知要走到何时?
    雨终于停下来,山里万籁俱寂,静得让人窒息眼里是无边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来姣在前面拨开一丛丛灌木与荆棘,我走在中间,踩着她的足迹,步步紧跟,秀英断后,一边照看我背上的儿子,一边寸步不离地跟上。我和秀英从不知现在到了何处向何方,我很担忧,不过,我们白天确实是从这山里走出去的,可惜,我当初根本没有留意,只知道这条路从头到尾就没有一户人家,无处问路,一旦走错,我们今晚休想回到家!因此担心地问来姣:“是这条路吗?”
    “冒错。”她信心百倍地轻声回答。
    其实,山里根本没有路,是我们来时硬踩出来的。显然,现在依旧如此,是来姣凭着经验重新摸索,踩出一条新路——路在她的脚下!只要方向对,大不了多绕几个圈子,我们举步维艰。
    雨似乎很喜欢夜行者,飘飘洒洒,又下起来,单薄的衣裤早已湿透了,树木杂草水淋淋的,我得照看儿子,尽力劈开树枝和长刺,免不了左摇右晃,不知绊倒多少次,手上,甚至脸上也被划破,一道道口子让我疼痛不已。
    我们好不容易才来到最高峰,迎面阵阵山风,树枝“哗哗”地吼叫,阴凉阴凉的秋风收住了我的汗水,吹干了我的头发,不知为什么,我居然浑身发冷,一阵哆嗦,心里特别紧张。“嗖”地一声,一只小动物从我的脚旁窜过。我心惊肉跳,慌乱之中,觉得格外阴森可怕,竟然想起来的路上,来姣说过一件事:一个外地干部在夜里走路被老虎吃掉了。我们听得明明白白,只是仗着光天化日,人多胆大,也就没事,然而现在,漆黑一团,三个女流之辈,一个幼儿,势单力薄,我越想越恐惧。
    忽然,儿子哭了,我像触电似的,全身毛骨悚然。天啦,我们正处在深山老林的腹部!怎敢停歇?怎敢喂奶?我慌忙拍着他的臀部,连大气也不敢出。来姣轻轻地时断时续地说:,不哭……到家了……
    她那声音微弱得只有我和她才听得清。我们不约而同陷入了莫大的恐慌之中,生怕言语声、哭声招来横祸,多么希望孩子能尽快安静下来!
    我背着他,一路走来,本像挑了一担油似的,肩膀也勒得发疼,可是,儿子哪清楚我们的心思,他的哭声愈来愈凄厉,我的心全碎了,更加惊恐不安。儿子的哭声会惊动老虎吗?凄凉的山风会助长虎威吗?就算这是危言耸听,而这一带的野猪又多又凶,两、三百斤一条,即使被夹子夹断了脚,十来个青壮年也靠不了边,它们的威力曾让我心惊胆寒,这是我亲眼所见的实实在在的凶悍之物,每到秋收时,晚上,我们不断地用力敲着梆子,吓唬它们远离庄稼地,它们却毫不畏惧,成群结队,在禾田里吃谷子,打滚子……
    我不敢往下想,可又没法掌控思绪,越想越,连头也不敢抬,盯着脚下,哪怕是眼前一棵小草,稍有风吹草动,也会不寒而栗,惊出一身冷汗,恐惧像一张魔鬼似的的巨网笼罩我的整个身心。我极力强作镇静,双手托住儿子的臀部,尽力摇着,希望他快点入睡,千万别惊动这些恶魔,结果顾此失彼,稍不留神,我差点滚下山坡,掉进山沟,幸亏来姣力气大,拖得快,也幸亏一棵小树拦住,我才化险为夷。我警告自己:绝不能再摔跟斗了,否则会粉身碎骨,祸及儿子!我必须集中精力,安全回归。
    来姣领着我们靠着一条小溪的斜坡下山,坡很陡。我们无法行走,只得双脚蹲在地上,再屁股坐地,一只脚伸出去探路,踩稳了,伸出另一只脚,重心才前移,臀部再着地,如此交替;同时,双手抓紧两旁的东西,或许是灌木,或许是冬茅草,或许是带刺的野玫瑰……一步一移,向前蠕动。上山容易下山难啊!我们爬过了黝黑的大树林,成片的灌木丛,比我们还高的冬茅草山......
    不知过了多久,儿子断断续续的哭声终于停了,可我的心还在怦怦直跳。我暗暗祷告:苍天若有眼,保佑我们平安吧。
    就这样,我们没有直过腿,手脚并用,爬行向下。在黑魆魆的长夜里,在阴森森的山林里,在无边的恐怖中,时间是多么地漫长,山路是多么地遥远。我的肢体麻木了,手、腿、肩膀由疼痛到毫无知觉,直到下得山来。
    我们来到离生产队最远的新开垦的梯田里——横冲,从这里回去只有五、六里路了,大家的心才放下来,直起双腿走路。我的心中充满了对来姣的无限感激和崇高敬意,假若没有她的陪伴,我们根本走不出这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那晚,我不被吓死,也会被吓昏!
    回到家,天已麻麻亮,我看看镜子中的自己,蓬头垢面,脸上、手上、膝盖上伤痕累累,不禁暗自落泪。毕竟那时我太年轻,第一次做夜游神,面目全非。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常常梦见:漆黑的深夜大雨滂沱,茫茫无边的大森林老虎在咆哮,野猪在嚎叫……我背着孩子,心急如焚,又惊恐万状,哭着喊着,东寻西找回家的路。等到惊醒之后,手上、额上、以致脊背,冷汗淋漓,那一夜,我再也无法入睡。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6-20 13: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70年背着儿子赶集?下乡不到2年吧?背着儿子翻山越岭去赶集,可以想象一路上有多累,回程时下着雨,那一夜,一路上跌跌撞撞雨中行,历经千辛万苦回到家,你们几个女知青胆子也太大了,所幸,没出意外却铭心刻骨。
   我们下乡时期也赶过几次圩,生产队有几户在家自己自留地育有辣椒南瓜冬瓜苗,也有社员自己的鸡蛋拿到集市上卖,换些油盐酱油什么的。赶集很热闹,四面八方来赶集的人接踵而来,络绎不绝。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0 15:4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哈哈,写得太好了,真实可信、细致入微、丝丝入扣,看得我心一直为你们揪着。这么远的山路,应该有几个男的为伴才安全啊,实在是有点莽撞。那时候在江西时,看电影什么的,女的总要拖上我们男的一起,否则是不敢走夜路的。还好,真是阿弥陀佛。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0 16:2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这样赶场大可不必,饱了下眼福,回来之路却危险重重,大人还不说,那小孩淋着雨,天黑山高路滑大人小孩摔下山去,其后果不堪设想。你文章的效果达到了,我是提心吊胆看完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0 21:0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0 22: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谢谢夜深人静、喻大方、枫树林的点评,谢谢隐士安发一张现代赶场的照片,我1968年下乡,到70年,爱人生病回邵阳,我带孩子在生产队劳动,原定好天去天回,不料雨下得太大太久,打乱了计划,带孩子住别人家不方便,所以要走,但对后来的事情估计不足,现在回想起来,幼稚愚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9-25 15:33 , Processed in 0.300634 second(s), 12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