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15|回复: 14

【回望50年】过 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1 07:3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望50年】过  年

    1976年,我们过了一个热闹年。那年我们喂了两头猪,小猪70多斤,大猪180斤。在这偏远的山村,180斤的猪算是大家伙,我们决定杀这头猪过年,留下小的喂到明年,送“派购猪”。
    下放到山村11年了,基本上混出了点名堂。1974年下半年我当上了民办教师,翘妹子当上了大队赤脚医生,比在生产队出农业工要轻松得多。细伢子多,口粮也多,当教师每学期有30元补助费,翘妹子赤脚医生的工分比较高,年终分红还进了100多块钱,日子还过得可以。
    杀猪那天正好离过年还有20天,我们实在喂不下了,两头猪每天要吃两桶食,天冷饲料也难寻,反正迟早也要杀的,主意一定,决定下午杀猪。
    队上的两位副队长就是杀猪能手,一听说下午要杀猪,可把那些队长、队委们乐坏了,他们准备下午到田冲去检查积冬肥的情况,最后都不愿去了。大家都来帮忙,烧水的烧水,劈柴的劈柴,磨刀啦,借屠盆啦,因为把猪杀了有餐饱肉吃。他们个个都干得有劲,我还让翘妹子去代销点打酒去了。
    水一会儿就烧开了,大家一齐把猪从圈里拖出来,提的提尾巴,按的按脚,一刀就捅翻了,还接了一大盆猪血。这时,忽见公社王干部(在我们队上蹲点)朝这方走来。本来,他已经安排队委们下午去田冲里检查积冬肥的情况,现在大伙都在帮我杀猪,他心里肯定有气。这几年公社总要派干部来我们队上蹲点,这些干部一来,不是砍大古树,就是揪活靶子斗人,在田冲里都种上“双季稻”,全队人辛辛苦苦累一年,结果只增了几千斤扁壳谷,还是减产。
    今年又调来这位王干部,他是长沙师范毕业的,戴了一副宽边眼镜,人称他“王眼镜”。王眼镜脾气特别怪,有点迂里迂气,和公社的大多数干部都搞不来,就连从地区派来的宣传队队长也和他吵过一大架。那位工农兵干部因开会时讲了一句“鸡巴毛”,就让他王眼镜钻了空子,他写了几张大字报“鸡巴毛何解?”王眼镜会写会分析,他从三大纪律讲起,从八项注意里去分析,弄得那位队长下不了台。
    今年他调来我队,就爱训人、骂人、给人扣高帽,开口就是“资本主义”、“阴谋诡计”那一套话。每天晚上都召开会议学习,听他讲当前的大好形势。他操着一口湘乡口音,不管社员们听不听得懂,他照样地讲,照样地念文件。今天他肯定又要训人,因为队长、队委们都在我这里帮忙杀猪,检查工作都不愿意去了。
    果然不出大家所料,他走到我们面前:“今天下午的检查工作不去了,在这里杀猪,搞这些资本主义。”
    大家都不理睬他,专心专意地修猪刮毛。他更气了,两边嘴角上立刻起了白泡子。他走到我面前:
    “你一个知识青年,在这里扎的什么根,尽搞这些资本主义,影响学大寨。”
    我本想还他几句嘴,但想起今天杀猪是一件好事,万一和他吵起来,扫兴。于是忍了忍,没有还他的嘴,便走进屋里拿东西去了。
    只听见他在骂:“你们满脑子的资本主义,革命工作不去干,你们要好好地斗私批修!”
    大家还是不理睬他,他见我走出房门,又冲到我面前:“陈晏生,你要对今天的事情负责,晚上学习你要作检查。”
    我望着他迂里迂气的样子好笑又好气,但我还是忍着不做声。大家已将猪修好,只听操刀的副队长一声吼:“站开些,要动手开边了!”
    大家也一齐喊“开边了”,便将修白了的猪一抬而起,挂在了早已准备好的横杠上。王眼镜被挤到弯角里了,这一下他觉得自己太孤立,站在旁边有些尴尬,他站了一阵子便气呼呼地走了。
    猪一下就开成了两边,大伙人帮着挤肠子,洗肠子,煮猪血,刮肚子,忙得不可开交。社员们都围拢来看热闹,都夸我们的猪喂得壮,喂得大,肉一定好吃些。有一社员提出来借几斤肉吃,我答应了。谁知道我这一答应,个个都提出来要借几斤。来山村这些年了,个个都有面子,何况大家都开口,借一个不借一个讲不过去,我和翘妹子商量后决定每户都借上几斤。这一下可好了,一阵工夫就借走一边猪。要得呢,杀猪就是喜事。尤其是这大肥猪,大家尝一尝也好,反正过些天都要杀猪过年了,跟着就能还肉回来。
    开饭了,我请来“干亲家”掌瓢,我让他炒了一大锅颈圈肉,炒了那笼小肠,煮了一大锅猪血。十几个人围在火塘边,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吃得好开心喔!队委们个个都吃得酒醉饭饱,会议室的王眼镜吹了三轮哨子,我催他们快去开会。我还要忙着捡场,夏悸姐还要帮我做香肠,做米粉子肉等等。
    会议室里时而传来一阵阵笑声和喧闹声。我晓得,近段日子王眼镜天天晚上开会,他们早就不耐烦了,今晚喝了这么多酒,肯定撒酒疯。
    第二天清早,我挑着水桶准备去担水,王眼镜早已等候在门前:“你为什么拿那么多酒给他们喝?我看你这家伙别有用心。”
    这一下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把肩上的水桶往地上一放,大吼道:“你一开口就骂人,你是什么家伙?”
    翘妹子从房里冲出来:“你是什么干部?你凭什么骂人?”说完冲到他面前,双手拍起巴掌:“你怕我们是四类份子,随你来骂,随你来训!”
    “你在公社里和干部爱吵架,爱骂人,下乡来这坏毛病还不改?天天骂人,你算老几?”我说着冲到他面前。
    翘妹子也跟上来:“你读了十几年的书,是从屁眼里读进去的吧!“
    我两口子一个一句,指着他的鼻子骂,把他逼到大门角里。他可能是被我们突然的爆发给吓住了,退到门角边一句话都说不上,只是用手指着:“你们要干什么,要干什么?”
    “我们要你嘴巴放干净些!不要开口就骂人,你骂惯哒嘴,一个各宝里宝气的迂家伙!”我骂完拿起了扁担,对着门槛上狠狠地打了一下,“啪”地一声,我真想打他一板。
    “你怕我们好欺负哦!一次又一次地骂人。你瞎了眼吧!”翘妹子的手指指到了他的鼻子上。
    这一下围来好多社员,大家都在帮我们的腔:“各是什么鬼干部,天天只晓得骂人。队上的人个个都被他骂到了!”
    “他那天还骂了我,还骂我的爹爹,碰到我奶奶又骂我奶奶。”妇女队长气愤地说。
    大家你一句、他一句,这平时会骂人训人的王眼镜居然答不上一句话,灰溜溜地走了。
    翘妹子还不甘心,还追上去骂了几句:“你回去过年,帮你的婆娘做点事咯。你婆娘造孽咧!你各杂猪块子,对婆娘好点咯!”
    我又加了一句:“天大的事明年开春再说,现在是过年的时候。”他头也不回,走得好快!
    第二天他真的打起背包走了,临走时还说了一句:“这个队上的正气树不起来。”
    王眼镜走后,生产队的年终分配方案很快出来,大家分了红,家家户户忙着杀猪。到了三十那天,大家借去的肉都一一还来,我那火塘上又挂满了肉,我望着那一挂挂的肉,心里乐滋滋的。
    这时,我猛地想起1973年的一桩事:那年我和翘妹子带着两个孩子回长沙过国庆节。


   起初我们还玩得开心,大哥的大儿子陈竟实陪着我们到公园里玩,他也是三中下放到安乡知青,因高度近视病退回城了,他最理解知青,也很同情我们的处境,他带上照相机为我们照了好多张相留着纪念。我们还合影了一张:

   
    本来打算过了年再回乡。谁知道那天晚上一阵踢门声把我惊醒。我妈妈把门一开,闯进来一伙人查户口,为头的是居委会主任卢子阴,垮起个脸,只问我们什么时候回乡?
    一位操乡里口音的户籍质问我们是否报了户口,什么时候回乡?不要逗留城市,我当时真的气得要死。想当年,我们下农村时戴着大红花,敲锣打鼓地欢送我们好光荣,没想到我6年才回来探一次亲,却遭到如此辱骂,心里好不是滋味啊!我心里咒骂着:骗子!骗子!上山下乡就是一场强迫性骗子运动!我那时恨长沙,恨长沙这些讨厌的“主任”们。尤其是卢子阴,她的为人我最清楚,没想到这号女流氓也能当居委会主任,她一屁股的“屎臭”,还来训别人。
    还有那位操乡里口音的户籍,一开口就是“好久回怯……”明明自己是乡里人,偏偏可以安排到城里来工作,还来催我们走,真的是颠倒黑白,岂有此理。我想起儿子已有3岁了,不能让他小小的心灵受惊吓,我们一气之下便回乡了。
    回到乡里比城里心情好,只要自己勤劳,一样的混得不错,而且我们还可以直起腰杆做人。 想到这里,再看看眼前的一切,我今年一定要热热闹闹过个年。我杀鸡,杀鸭,蒸扣肉,蒸粉子肉,炖猪腿,炸肉丸,闷香肠,炒肉丝。还把社员送给我的“穿山甲”肉也炖上,足足办了十几个菜,铺满一大八仙桌。
    晚上我又叫来“干亲家”陪我喝酒,三个儿子围着桌上边转,一个个笑得嘴都合不拢,真的,痛痛快快过了一个三十夜。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6-21 09: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1 11:32:0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杀头自己养的猪也是搞资本主义了,这个眼镜当时怎么不甩他一扁担?
不是有中国知青网征文吗?我看晏生的文章篇篇都可以拿去参赛。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1 16:54: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有中国知青网征文吗?我看晏生的文章篇篇都可以拿去参赛。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1 18:34:07 | 显示全部楼层
  痛快!能过上这样的年是你们辛勤劳动的结果!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1 19: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靠自己辛勤劳动的成果,美美地过了一个丰盛的年。高兴之余,那些个靠吃极左饭的王干部和叫卢子阴的居委会主任所作所为实在令人扫兴,这些历史上的跳梁小丑被人不齿。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1 20:26:36 | 显示全部楼层
宴生和翘妹子骂王眼镜的那一段最解气。王眼镜是个什么东西,当了点屁大的官就忘乎所以,一点也不知道体谅人,一天到晚只知道摆架子、骂人和用大帽子压人。宴生和翘妹子的那些话都骂得好,解气!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1 23: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6-21 11:32
看完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杀头自己养的猪也是搞资本主义了,这个眼镜当时怎么不甩他一扁担?
不是有中国知青 ...

   回大方兄弟:这王眼睛是那个年代最左的干部,也是个迂夫子,其实他在当地并吃不开。记得3年后我准备回城迁户口了,在县城路上碰到了他,他老远跟我打招呼,很气愤地对我说,他要求调自己家乡双峰县工作,靖县组织部硬要卡住他不放,他说这些人就是想报复他,他以前和他们吵过几次架。我心里想,像你这种鬼性格,不卡你才怪。不过,我看他不计较我们以前吵架的事了(也许他与别人吵架吵得太多了。)我还劝他把脾气放小点,该向别人说好话时还是要放下架子,为了把自己的事办好,该低头时还是要低头。他最后和我握手告别,听说我们全家人可以回城了,他还是祝福我们。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07:5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长工 发表于 2018-6-21 16:54
不是有中国知青网征文吗?我看晏生的文章篇篇都可以拿去参赛。

   谢谢长工兄的提醒,看征文的那一段前言,像我这样的文章不知能否参赛,到时再看吧。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08: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年狂 发表于 2018-6-21 18:34
痛快!能过上这样的年是你们辛勤劳动的结果!

    回少年狂:实话实说,在农村杀一头猪过年,那一时的气派比城里是要足些,但一年到头就只这一次。我还是愿意过回城以后的年!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3 09: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树林 发表于 2018-6-21 19:15
靠自己辛勤劳动的成果,美美地过了一个丰盛的年。高兴之余,那些个靠吃极左饭的王干部和叫卢子阴的居委 ...

   枫树林:我们下农村10多年了,有了底子,也有人缘,所以,我们和王干部吵架时农民都来帮我们,王干部硬是被我们骂得灰溜溜地走了。倒是那年月回长沙来,被那些小丑们指责,我只能忍气吞声,不想与他们争吵。怕吓到了自己孩子,那时大儿子才三岁。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4 08:2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随云转 发表于 2018-6-21 20:26
宴生和翘妹子骂王眼镜的那一段最解气。王眼镜是个什么东西,当了点屁大的官就忘乎所以,一点也不知道体谅人 ...

   回风随云转:现在回想起来那位王眼镜是有点变态咧!他被我们骂走后回到公社,公社也不好把它安排在哪里,因为他占自己是师大毕业的水平高,和每个干部都争吵过,最后把他安排管学校这一片,他首先从公社中学开刀,每个老师上课他就坐在后面听课做笔记。到每个月全公社老师开总结会时,他拿出笔记本发言,把中学老师的讲课都评论一番,讲得一文不值。搞得那些老师们好尴尬啊。后来有一位吉大毕业老师实在看不惯了,与他辩论起来,众老师都来帮腔,他再会讲还是讲大家不赢,最后还是校长终止了他的发言,说他讲得太做过分了。学校这一片也不让他管了,后来还是调他到某生产队去蹲点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07: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隐士安送来过年热闹场伙照片!不过,我这篇《过年》是写自己养的猪杀了过年,还被扣上搞资本主义帽子。要是有照片里的那一套话,那更会会扣上资本主义复辟大帽子,不挨批斗才怪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21: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随云转 发表于 2018-6-21 20:26
宴生和翘妹子骂王眼镜的那一段最解气。王眼镜是个什么东西,当了点屁大的官就忘乎所以,一点也不知道体谅人 ...

   回风随运转:这个王眼镜的堂客就在我们公社的缝纫店做工,她很辛苦,带着三个孩子做缝纫,王眼镜只顾自己在外面蹲点搞他那左的一套,好久还不回一次家,他还骂堂客和他思想不统一,有时还打堂客,她堂客只能忍气吞声,原因是她生的是三个女孩。别看这王眼镜为儿女方面还很封建!所以,他被我们骂走时,我想起她堂客造孽,追着他还骂了他几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08:31:01 | 显示全部楼层
2
谢谢二位的地点赞!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1-20 02:15 , Processed in 0.285709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