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33|回复: 30

【回望50年】 艰难的病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1 10:4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望50年】 艰难的病退

     1976年是闰8月,年底天气特别冷,我家来信母亲病得厉害,她的老气管炎病又发了,半个月没下床了。我想起母亲一世人真作孽,因为刚解放不久,我父亲为了躲避那场“打地主”运动逃亡在外,母亲生下我后受到牵连,抱着我在牢里度过了几个月。几年后父亲逃亡回来戴上了四类分子帽子,母亲身体也一年比一年差。我上面有3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哥哥脾气都暴躁,在外面惹事、闯祸都归在我父母的头上了,我母亲因此也戴上了四类份子帽子,我是在八类份子家庭长大。在我印象中母亲只要到了冬天,就病在床上出气不赢,她患的支气管哮喘病,也没有进医院看过病,一发病就煨点土单方草药吃,很可怜的。
    我想到自己当赤脚医生了,可以跟母亲打针治疗治疗。于是,我决定回长沙一趟。晏生同意我回长沙,他要我带6岁的大儿子一起去,他在家带着两个小儿子,正好学校放寒假了。我带上注射器,青霉素、链霉素等药品回长沙了。回来后给母亲打针喂药,没想到从没打过针的母亲打针后会那么见效。几天后就能下床了做饭了,我一家人都高兴,特别是我的姐姐,她不用下班后回来给母亲做饭了,他们只想我们能回到长沙来就好。
    我听邻居说好多知青都在搞病退,于是,我邀着一起回长沙的新春大队知青易红娟到了区知青办。我们看到一批接一批的知青病退回城的名单,这才恍然大悟!我们偏远山区的知青消息太不灵通了,粉粹四人帮后对知青政策放宽了,我们结了婚的知青可以搞病退啊。我在长沙再也住不安了。很快就回乡里了。我和晏生商量后决定要医生开“脚伤”证明,因为1967年我回长沙不久,帮父亲推板车后,骑回轮头回来时车翻了,把脚板摔伤过,右脚板成了偏的。走路多了就发损痛。我按照问清了的病退程序办,首先到地区医院去开病历证明,医院的医生我都熟,很快医生们商量一致,要外科医生给我开了脚板骨折证明,(不适宜农业劳动)要我到到县医院再核实。我拿着这张证明回来,写了份病退报告,在生产队、大队都盖了章,当天下午就赶到县安置办。
    安置办的龙大姐对我特别好,当晚就要住在她家里,第二天就带我去县医院找外科医生,要我把鞋子脱了让医生看,我这该死脚板这次算“争气”了,从长沙回来后,马不停蹄地劳累奔波搞病退材料,昨晚在龙大姐家脚板就开始红肿了。龙大姐指我的脚板给医生看,她说我15岁就下放到靖县金麦的山区,干了13年,生了三个孩子,不知受了好多的苦,你看她脚都成这样子了......龙大姐这一说,我真的太感动了,忍不住呜呜呜地哭起来。我这一哭围拢来好多医生,我越哭越伤心,大家都劝我不哭,问题会解决的。这时,刘医生也进来了,她一看见我就说,这是金麦的知青,我去年在金麦就认识她,她的脚是有毛病呢,我还跟她上过药,他讲得条条是道,骨折引起韧带损伤.....龙大姐听他这主治医生都这么说了,就要刘医生开证明。刘医生满口答应,很快就开出了证明。龙大姐又引着我到院长办公室盖了章。
    回到安置办,龙大姐把我的所有资料都放进信封里,她要我回去,他们很快就会把我的病退材料手续办好寄到长沙,要我也尽快回长沙等待复查。我这下就放心了,离开这位好心的大姐姐时,我又忍不住哭了起来,大姐啊,大姐,你是我在靖县遇到的最好的大姐啊!我这一辈子都会记住你!龙大姐一直送我出县政府大门。我搞病退的第一步,三天时间就顺利完成了。我要感谢刘医生、龙大姐,还有地区医院的医生们!常言说得好,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这话真的是一点都不假啊。
    我带两个小儿子回长沙等待复查,晏生带着大儿子在乡里。晏生家有8间房子,但从1959年就出租了,1964年好不容易要回来一间,我带着两个孩子和他妈妈哥哥住一起的话太不方便,暂时住在娘屋里。但我把一张旧床铺家架在了姓徐的一家门边了,我催她家让房子,我看他们只有婆婆老公二人住,在我们的房子后面还自己搭了一间房,完全可以退到自己搭的房子住,但她们就是不肯让,还想象以前那样欺负我家娘这寡妇。
   
    晏生的妈妈又老实,又讲话不出,到长沙几十年了还是一口的湘西口音。为房子出租不晓得怄了那些租房户人的好多气,一开口就是房子是公家的,你们还在搞剥削。其实,晏生小的时候,他的哥哥们还在外面租房子住,为的是让给两个最小的老弟补贴一点生活费。这房子是解放后政府给他们家十几兄妹的留房,是王首道亲自批文发还的,所以,一直没有改造。他妈妈无工作,靠锤石头、选猪毛、做临时工维持生活。后来才进了一家民办厂子,每月只有24块钱,她三年前才增加到32块钱。
    我要房子时候就势一顿乱骂:“一些各号要不得的下家!租别人房子,还在别人的房子后面搭建房子,共别人的墙,接别人的瓦,还要讲霸道,哪里有各样的道理咯,欺人太甚咧!现在粉粹四人帮了,新政策来了。等我们从乡里回来,你们这些违章建筑都要拆除!”         

    那几家租房户连不敢做声。周边的邻居都说我骂得好!说我为家娘出了口气。我实话对他们说,如果一个星期后不让出房子,我就打门自己搬进来,我只要一声喊,有的是回城知青来帮忙!”,在邻居的劝说下,她家不得不让出了房子。我带着两个儿子住了进去。住是安排好了,吃又来问题了。我们猛然增加三张嘴吃饭,靠他妈妈和哥哥那点口粮真的不够。于是,我立即写信给晏生,要他用大米换点粮票寄来。几天后晏生寄来了100斤划拨票和10块钱,吃饭的问题又可以解决一两个月了。(后来才晓得他为寄这划拨票,把大儿子一个人丢在家,他天黑了才回来,还是三爬车三跳车才赶回来的,有他《爬车》一文作证)我带着儿子回长沙来吃和住暂时没问题了,下一步就等“复查”了,复查后的结果又怎么样呢?
  
                               (复查)

    我带着两个儿子住的那间房还算周正宽敞,二儿子5岁很精明,也很听话,思考力强,整天要问我好多问题,看到些什么总要与农村对比。为什么在乡里分肉不要给钱、这里的肉要给钱才分给你?为什么这里米也要钱来买,在乡里只要挑谷子到发电站去打米回来就可以啦,为什么这里什么东西都要用钱来买。钱是怎么来的......
     三儿子3岁特别可爱,邻居都喜欢逗他玩,要他唱歌他就唱歌,要他跳舞他就跳舞,总是把别人逗得笑哈哈的,他个子大,别人误认为是对双生子,其实,他比哥哥小一岁零八个月。他叫陈余,在乡里细伢几喊鱼做“蚂几”,后来都喊他做蚂几,这小名喊得有味,搞得我们也喊他做蚂几了,到了这长沙我还是喊他蚂几喊习惯了,没想到左右邻居都喊他蚂几:“蚂几,快来咯,我把糖粒子给你呷。”,“蚂几,到各里来玩咯,我
带你到伍家岭克买家伙呷”。

   晚上,我把两个儿子搂在怀里,我心里想只要我的户口一解决,儿子的户口是跟娘走的,就都可以成为长沙户口了。晏生说了只要我和儿子的户口解决了,他就挑起木匠工具来长沙做上门工,一样的可以谋生。我暂时还没有想到那里去,我只想到眼前第一步快点复查。
    半个月后总算复查了,看样子医生也没说什么,应该过得了关吧。陪我们复查的区干部要我们回去,在家等通知。我又放了一心。我等啊,等啊,等了一个星期又一星期,等得不耐烦了又到区里去问,得到的回复是“就快哒”。就快哒,就快哒,一就又是半个月,总算等到了那一天,我到区里拿准迁证了。看到报名字的人一个个拿到准迁证的知青都笑了。报完了名字,没有我的,我一问我的准迁证咧!另一位干部拿出一张表说:下面是病退没有过关的名单,报出第一个名字就是我——周映乔!那一下我脑壳发晕,心口咚咚地跳,站都站不稳了,往旁边的靠椅上一坐,一身蜡软的了。我的回城梦破灭了,我三儿子莫想做城里的孩子了,还得回乡里,我这两个月白忙活了。想到这里我哇地哭了起来.....
    工作人员来劝我,说还会机会,知青也过来劝我,说这次不行下次又来,反正莫回乡里了,赖在城里不走!最后一个干部过来劝我,他要我别哭,听他把话说完。于是,我不哭了。他说得有些道理,你一个女人带三个孩子,在城里怎么养得活,要是你爱人是农民的话,我们可以考虑给你解决户口,问题是你爱人也是知青,他也在乡里干13年,他也可以搞病退啊。你赶快写信给你爱人,要他也搞病退,今年下半年还要解决一批,争取赶上。他这一说我心里舒服点了。我起身就走,回到家立即写信给晏生,把这里情况讲明了。要他赶快搞病退。他在乡里有时喊腰痛,就搞腰痛病,我还告诉他找哪几位医生帮忙。我把信寄出后,天天盼着他的回信。
    夜晚,我看着熟睡的儿子,他们睡得好香啊,他们可不知道什么是城市户口,也不知道自己是没有户口的“黑人”,儿子啊,城里能接受你们么?我这做母亲的有能力把你们的户口弄回来么?我有泪不想在儿子面前流,也只能偷偷地流。我想起气啊!怄啊!恨啊!
    想当年,下乡时迁移户口是那么的快,办事处的主任陪着我到派出所,把家里户口对户籍手里一交,几分钟时间我的户口迁到广阔天地里。他妈妈的炉锅!比我屙兜尿还快;而现在要想把户口迁回来,他狗娘养的!比十月还胎生崽还要难。当年敲锣打鼓把我们送下乡,现在想回来,别说敲锣打鼓来迎接,还左一道关卡,右一道关卡。我越想越气气愤,把我们这类人做傻子一样的盘!最后我想通了,咒诅、怨恨、发泄是没有用的。为了孩子,为了自己这个家,该忍耐的时候要忍,只有灵活地斗争下去,执着下去!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半个月后我收到了晏生的来信,他的病退材料由县安置办寄出了,他是搞得“肥大性脊椎炎”和“腰肌劳损”病,找了医生帮忙,送了凳子和合页桌给医生,他在信中没有讲得太详细,还算顺利吧。我收到信后又来劲了,晏生说过一段时间也要回来等待复查了,就看我怎么办了。因为乡里还养着两头猪,一头大的他过几天就要抬去铺口送“派够猪”,小的看养到什么时候再杀着卖钱。搞病退来去都要花钱的。我最后考虑好了,准备我回乡里,换他回来等待复查。巧合的是晏生的妈妈就要退休了。这样她可以在家帮我带两个儿子了。
    我就要离开长沙了,是坐下午到怀化的火车。我把两个儿子搂在身边,跟他们说,在家里要听娭毑的话,不要到处乱跑,我到乡里去把爸爸和哥哥喊回来好吗?两兄弟听后高兴得只拍手;我要他们看好自己家,小心贼偷我们的东西。二儿子听后只点头:“我晓得,我晓得”,三儿子鼓着眼睛望着我:“贼冇得钥匙,他冇得钥匙。”我听后哈哈笑了,我天真可爱儿子啊,现在跟你讲也是白讲了,讲不清的,你太小太小。我陪着他们睡午觉,等他们睡着后,我含着泪悄悄地离开了他们。我默默地念着:儿子,妈妈走了,又要回乡里去当农民了,好久能回来再和你们生活在一起,我做妈妈的真的说不准;等着吧,儿子,你的爸爸妈妈和哥哥,一定会回来的......
                           

                        (代课)

    我回到了金麦,把病退详细经过都跟晏生讲了,几天后决定他回长沙去等待复查,学校老师这份工作还是不丢了。他教的这个班由我来代课。(在我们搞病退的同时,夏悸两口也和我们一样在搞病退,这次她同我一起从长沙回来了,也是把她的丈夫江老师换回去,等待复查)学校由她夏老师说了算,她两口子是教初中,只一个班,语、数课就由她一个人承担了。我就代替晏生上课,还当我的赤脚医生。大队也在短时间找不出老师和医生来代替,只好同意我们的做法了。晏生教的这个班是五年级,数学正是学百分数,他把课备好,要我做了好多例题作业,我读书时数学成绩算好的,一连几天就在家学习,语文课他也跟我备好了几课,我也一一读熟悉。
    晏生回长沙了,早上我带着大儿子去学校,他也读一年一期了。当我走进教室门,同学们都站了起来。啊呀,周医生来跟我们上课了。我说陈老师暂时回长沙了,我来代替他来上课好吗。“好!”同学一齐回答。我翻开备课本正准备上课,教室门推开了,我一看是大队李书记和龙副书记,还有大队王会计,他们三人是来听我上课的。事先夏老师也没有跟我提到这事,她可能也不知道会来听课,这是突然的袭击,这是对我的严重考核。我先是心里一惊,但马上镇静下来。我对学生说,大家拍手欢迎书记们来听课。请书记们到后面坐下来。同学们拍手后,他们三人坐了下来。我扫了他们一眼,没有什么可紧张的,在我心目中他们都是乡里人!你们既然对着我来,我也不信邪。只有这么大的事。
    我翻开语文备科本《金顺华》,对同学们说:“同学们我们今天上一堂新课。在没有讲课之前,我问问同学们,我们以前学过哪些英雄人物啊?请举手回答。”    同学们很积极地回答:董存瑞,黄继光、雷锋、王杰......我一一将英雄们的名字写在黑板上。我又说:“陈老师以前教你们唱的《小小故事会》那首歌还记得唱吗?
  “记得!”同学们又一起回答。
    于是,我要同学们唱起了这首歌:“小弟弟小妹妹,大家来开故事会,你讲金顺华、我讲董存瑞、雷锋、王杰、杨子荣英雄事迹放光辉”。唱完了一遍,我要他们再从头唱一遍,他们又从头唱,当唱到“你讲金顺华”这一句时,我叫停!我说:“我们今天要上的新课文就是金顺华。金顺华不是解放军,也不是志愿军,他是个知识青年,他也是个英雄人物。知识青年是什么人,大家见到过没有?”
    同学们一起回答:“见到过!”
    我又说:“对!见到过,你们的夏老师、江老师、陈老师都是知识青年。”
    这时,男学生龙怀清(现在的金麦村村长)站起来说:“周老师,你自己也是个知识青年嘛!”哈哈哈!全班同学都笑了起来,听课的书记们也笑了起来。
    我继续说:“知识青年究竟是干什么的人呢,是听党和毛主席话,从城市里到农村里来接受贫下中年再教育的年青人。”我说完我用教鞭指了指听课的书记,我们知青就是来接受他们的再教育的。”
    书记们望着我都笑了起来,我也笑了起来,全班也笑了起来。这时,下课铃响了,我对同学说,下次上语文课再讲,大家把课文里的生字读熟。第一节语文课应酬过去了。看来书记们还满意。下节课书记们要听我上数学课。
    上课了,我翻开晏生备的课《什么叫百分数》,为了占时间,我把备课本的前一段写在黑板上,我尽量把字写端正:“表示一个数是另一个数的百分之几的数,叫做百分数。百分数也叫做百分率或百分比。百分数通常用“%”来表示......”
    我写完后用教鞭点着黑板上,要同学们一起读一遍读。同学们读完一遍,我又要他们再读一遍,连读了三遍。再把那“%”号写了个大的在黑板上。我打了个比方:“我们班上有24个学生,男学生12个,女学生也是12个,以前我们学过分数,用分数表示的话,男学生占班上人数的二分之一,女学生也是占二分之一。现在用百分数来表示的话,就应该写成男学生占班上人数的50%,女学生也是占50%。再打一个比方:我们学校有100个学生,男生60个,女生40个。用百分数来表示的话,那就是说,男生占学校人数的60%,那么女生占百分之几十呢?那个同学能答得出?”
    我话刚落音,一个叫龙正仪的女生立即回答:“女生占百分之40吧”,我说对啊,女生占40%,就是这么写。下课铃响了,书记们都笑着离开了教室。我以为下节课他们会去听夏老师的课。看着他们离开了学校。我估计夏老师是教初中数学,他们想听都听不懂,所以不敢听她的课就走了。唉!只罩严了我!我硬是好欺负些。不过,我并没有丢丑,大队干部也同意把这课代下来了。
    晏生班上的这二十几个学生是他从二年级教上来的,语文、数学、科常、唱歌、体育都是他一个人教,学生们各科成绩都很好。我和他们接触后感到好亲切一样,跟他们上课也好轻松一样。他们最喜欢听我讲故事,每次上体育课我就讲故事给他们听。正好家里有一套《水浒传》(批水浒宋江的时候晏生留的),我选着“武松打虎”、“拳打镇关西”、“林冲雪夜上梁山”讲给他们听。没想到他们听上了瘾,连上语文数学课都要我讲故事。我说那不行,体育和唱歌可以讲故事。其它课还是要认真上。
    我是背着医药箱到学校上课,有时下课后还有要打针拿药的社员来找我。晚上喊接生我照样去,只是,我要喊我的干女儿来陪大儿子睡了我才能去。清早,来看病的我照样看,我是做赤脚医生和教师两份工。一天到晚真有做不完的事啊。夜静了,我摸着大儿子的头,我心里想,还要好久才能回长沙?我们的户口什么时候能解决?政策会不会变啊?现在的政策是随时变动的,万一这政策突然一变该怎么办?我们不准回长沙了,又要去长沙把两个小儿子接回来吗?他们现在又怎么样了,没有得病吧?我心挂两头,总是想到这些就失眠,我熬过了好多失眠夜,我天天都盼望晏生来信带来好消息!

     古人诗: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知青想:病退连十月,家书抵千金!。

     户口啊,户口,你害得我们好伤神啊!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6-21 10: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我迫不及待在晏生个人专栏将这篇【艰难的病退】看完了!想在这里跟帖,见翘妹的帖子还没完,就没写了。知青回城,除招生、招工、余下的大部分就是办病退了,翘妹的办病退经历是我看到的病退全过程最真实生动的述说:那其中的艰辛,那遭遇挫折的痛哭,那面对办事人员义正言辞的责问,让我五味杂陈,因为我也是经过艰难病退回城的,在【回望50年】征文:《流年往事》中提起过。翘妹一家五口外带一车家具回长沙,真是令人痛快!令人钦佩!晏生一家的新生活从此开始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1 16: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万事开头难呵。为了儿子,为了生存,走病退的路,只能如此了,被你们的努力所深深地感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1 17: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当年,下乡时迁移户口是那么的快,办事处的主任陪着我到派出所,把家里户口对户籍手里一交,几分钟时间我的户口迁到广阔天地里。他妈妈的炉锅!比我屙兜尿还快;而现在要想把户口迁回来,他狗娘养的!比十月还胎生崽还要难。当年敲锣打鼓把我们送下乡,现在想回来,别说敲锣打鼓来迎接,还左一道关卡,右一道关卡。
  
我给这段话打100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1 17: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给这两个宝贝也打100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1 18: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翘妹妹好生动的文章,让我们好像亲眼看见一样!你们当年真不容易啊,在乡下辛苦那么多年,回来还这样坎坷!三个孩子几多可爱,他们才是你们克服困难的动力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1 19:59:28 | 显示全部楼层
  “表示一个数是另一个数的百分之几的数,叫做百分数。百分数也叫做百分率或百分比。百分数通常用“%”来表示......”
   我打了个比方:“我们班上有24个学生,男学生12个,女学生也是12个,以前我们学过分数,用分数表示的话,男学生占班上人数的二分之一,女学生也是占二分之一。现在用百分数来表示的话,就应该写成男学生占班上人数的50%,女学生也是占50%。再打一个比方:我们学校有100个学生,男生60个,女生40个。用百分数来表示的话,那就是说,男生占学校人数的60%,那么女生占百分之几十呢?那个同学能答得出?”
   第一天代课,讲数学通俗易懂,你这个赤脚医生还是多面手。作为知青,又正在办病退,百分比还应该以自身为例打比方:“同学们,10多年前我们下乡迁移户口,不用体检,100%办理迁移证,如今办病退回城,却层层关卡,望眼欲穿,%分之零点几都不到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1 20: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水浒故事、英雄故事让同学们听得津津有味,同学们的认可就是你的成功,看来翘姐姐比陈木匠哥哥的水平只有高冇得低,也许“土包子”作家的系列著书还有你的一份功劳。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1 21: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第一次大面积招工后,许多知青想脱离农村,在招工无望(主要是政审过不了关)的基础上,选择了搞病退,许多人解数搞尽,也吃了不少苦头,但真正病退了的,为数并不多,这种经历都会使人没齿难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21:53:59 | 显示全部楼层
麓山远眺 发表于 2018-6-21 10:55
昨天我迫不及待在晏生个人专栏将这篇【艰难的病退】看完了!想在这里跟帖,见翘妹的帖子还没完,就 ...

   谢谢麓山远眺姐的首席跟帖!你和我们一样都是搞病退回城的,搞病退的艰难我们都经历了,真的是又苦又难,那时我们的精神压力特别大,我是经常失眠,那种日子好难熬啊!这是我们人生中遭的一场难咧!现在真的是不堪回首。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22:0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树林 发表于 2018-6-21 16:54
万事开头难呵。为了儿子,为了生存,走病退的路,只能如此了,被你们的努力所深深地感动。

   谢谢枫树林的理解和同情,我们在农村结婚有了孩子的知青夫妇,搞病退回城我们唯一的一条出路,这也是政策一种放松。古人曰:围城为三方,给人留一条出路。我们就必须把握好这一机会,努力去争取。我们总算成功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22: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6-21 17:18
想当年,下乡时迁移户口是那么的快,办事处的主任陪着我到派出所,把家里户口对户籍手里一交,几分钟时间我 ...

   回喻大方:我下农村时居委会和街道办事处那些鬼干部,天天轮流来我们家动员,直到到我松口代替姐姐去他们才罢手,我最记得迁户口时真的只花几分钟时间,后来回城那么难,那么道关卡。唉!我真的气伤了啊!
   我这两个小儿子的相,是我带回来不久在烈士公园照的。左右邻居都说不像乡里伢子,是长得可爱,他们越是可爱,我就越担心搞病退失败。所以,那时候我精神压力好大啊,生怕儿子又回到农村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23: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金麦翘妹 发表于 2018-6-22 22:13
回喻大方:我下农村时居委会和街道办事处那些鬼干部,天天轮流来我们家动员,直到到我松口代替姐姐去 ...

  别人都说是对双生子。其实两兄弟相隔一岁零七个月。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3 20:4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年狂 发表于 2018-6-21 18:19
翘妹妹好生动的文章,让我们好像亲眼看见一样!你们当年真不容易啊,在乡下辛苦那么多年,回来还这样坎坷 ...

    谢谢一心姐的夸奖!我两口子这一辈子都没有多大的能耐,仅有的就是这三个孩子了。在乡下农民说我们命好!回城后别人也羡慕我们,这三个孩子确实是我们辛劳的动力!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3 23: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6-21 19:59
“表示一个数是另一个数的百分之几的数,叫做百分数。百分数也叫做百分率或百分比。百分数通常用“%”来 ...

回夜深人静版主:我代课之前晏生帮我备好了课,语、数、科常都备了几课,准备得的很充实,所以我上课时还不太紧张。大队书记来听课是我没有想到的事。不过,我还是沉着冷静地应付过去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学校的老师们都是晏生的贴心朋友,和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这也是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和支持!再加上这个班的学生被晏生教育的很好,很听话,也很尊敬我。最有意思的有次下课后我和几个学生扯谈,提起大蒜炒辣椒好吃,就是我们菜园里的大蒜连不肯长,第二天我一进教师,我的讲台下堆起好多大蒜,原来学生们每人从自家菜园扯了一大把大蒜送给我,我真的哭笑不得!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4 13: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6-21 20:10
你的水浒故事、英雄故事让同学们听得津津有味,同学们的认可就是你的成功,看来翘姐姐比陈木匠哥哥的水 ...

      再回夜深人静版主:晏生是2006年11月注册湖知网的,他上网写的每一篇我都看过,他文集的文章也提出过意见和补充,我虽然没有在网上玩,但湖知网的网下活动我参加得多,你看看照片吧:

2006年我和老公一起参加湖南知青网户外活动,这也是靖县栏目第一次参加活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4 13: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2007年团拜会,靖县乐园网友集体合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4 13: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金麦翘妹 发表于 2018-6-24 13:19
2007年团拜会,靖县乐园网友集体合影:

2007年6月1日我和朵朵一起跳《小儿郎》,可以说我们这几个是靖县栏目的舞蹈元老:

   
                  
再见吧,小鸭子……”我们的节目迎来了掌声,大家高高兴兴地走下台,总算松了一口气。<br><br>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4 13: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金麦翘妹 发表于 2018-6-24 13:22
2007年6月1日我和朵朵一起跳《小儿郎》,可以说我们这几个是靖县栏目的舞蹈元老:

   

    2008年团拜会,我和靖县栏目姐妹们在朵朵的带领县,抗严寒、化冰雪,排练了《欢聚一堂》的舞蹈,排练得辛苦,跳得也好累,我坚持下来了:




秧歌舞《欢聚一堂》,有唱有跳。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4 13:2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金麦翘妹 发表于 2018-6-24 13:23
2008年团拜会,我和靖县栏目姐妹们在朵朵的带领县,抗严寒、化冰雪,排练了《欢聚一堂》的舞蹈,排练 ...

  2010年我们去石门过六一,我和靖县的姐妹们和小聪哥在台上跳《补锅》,扭来扭去扭得好出劲,好开心: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1-20 01:20 , Processed in 0.321703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