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93|回复: 28

【回望50年】挡不住的桃花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5 08:4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挡不住的桃花运
                                                                                                    黄谷成
    1968年10月,我从浏阳一中下放在浏阳县大围山区东门公社星火大队新屋生产队,居住的屋场叫八十坵。
    1970年3月上旬的一天下午,生产队没有安排农活,社员们自由安排,我正准备上山砍水竹子,突然门口来了一位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女青年,操一口株洲话,进门便自报家门,名叫柳青,和我一样,也是下放知青,她说:“早就从广播里听到你的模范事迹,今天是来向你学习的。”她见我好像要出门干活的样子,浅浅地一笑。她高挑身材,模样俊俏,赏心悦目,露出碎玉般整齐的牙齿,姣好的面容,我的心情顿时大好。陌生姑娘看我的目光顾盼生辉,声音也很好听:“对不起,我来得不是时候,耽误你干活了吧?”
如此善解人意的话语,听了特别欣慰,我根本没有过脑子便脱口而出:“欢迎欢迎,不打扰,一点也不打扰……请……请……请……”
    柳姑娘听我这么一说,微微一笑,进得门来,不经意地四周打量一番,而后拿起扫把,开始打扫卫生了。看她那个架势,就像是自己家里一般,我有些过意不去,拦阻道:“你……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为我做事呢?”
    柳姑娘嫣然一笑,边干活边回答我的问话:“我在家里做习惯了,如果闲着的话会很难受,干活才愉快呢,你不希望我愉快吗?”
    我只好缩回双手,笑呵呵地看着她为我搞清洁卫生,我没有照镜子,当时我的模样一定很傻很好笑。柳姑娘在扫完地之后,“得寸进尺”,发现地上扔着一堆我换下来的脏衣服,又洗衣服了。我不让干,她指点衣服上的污渍说道:“这件衣服 底子蛮好,让你再这样洗下去,恐怕只好做抹布了……你一年有多少布票呀?”
    听她这么一说,我松手了,脸也红了,看着她将我的几件脏衣服泡在水桶里,然后沾一点肥皂,仔细灵巧地搓揉。柳姑娘干活的时候,我反而闲着,就像一个雇工剥削的甩手掌柜。姑娘辛苦了整整一个下午,留吃晚饭是顺理成章的事了。我将鸡婆生的蛋拿出两枚,很奢侈地放了一条羹茶油,蒸一碗荷包蛋犒劳她。她双手接过去,嫣然一笑,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我的心砰然动了一下,脸也红了,我是一个不善于隐藏内心情感的人,什么事都会写在脸上。屋里不请自来了这么一位能干漂亮热情的姑娘,我怀疑不真实,总有一种遇到了田螺姑娘的幻觉。
    晚饭后,夜色降临,我又开始紧张起来,心里思忖,柳姑娘要是不走的话,今晚该如何安排睡觉呀?如果……万一……唉——
    不知道是柳姑娘看出了我的心思还是她的头脑根本没有我想的那么复杂,匆匆告辞,我这才长吁了一口气,礼貌地将她送到禾场边上,道一句:“好走,今后有时间再来玩啊!”
我这句话说得很顺溜,一点磕绊也没有。柳姑娘没有回话,不知道她是没有听见还是觉得这样的应酬原本就是言不由衷,无需回答。
    我站立在禾场边上,痴痴的目送她渐行渐远,她没有走的时候我担心她不会走;而今真的走了,心情失落,孤独再一次袭来,而且。我还有几许莫名其妙的牵挂,柳姑娘从八十坵回知青点,十几里路啊,很辛苦的,一定要注意安全啊。这话,我没有说出口,她已经走远了,再大的声音她也听不见了。
    今后有时间再来,我其实是出于礼貌随便说说而已,有口无心的,谁知过不了几天,柳姑娘真的又来了,也不休息片刻,还是一进门就搞卫生,比上一次更自然,好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也许,我不说那句礼貌用语,她照样会来。人往往有些怪,柳姑娘来的次数一多,我的心里便会犯嘀咕,我们素昧平生,我何德何能,她凭什么来给我做义务劳动?是否还有别的目的?莫非放长线钓大鱼,还是冲我的钱粮而来?
    我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可笑,拍了一下脑门,问自己这是怎么回事,叶公好龙啊?
继柳姑娘来过八十坵之后,陆续还来了几位和她一样身份的姑娘,无一例外都是为我做家务,有的还自告奋勇做饭,让自己的厨艺在我面前露一手。我虽然在感情上是一个比较迟钝的人,但是,姑娘们来的目的还看不出来吗!直到一位母亲领着妙龄女儿上门,猛夸我一顿之后,称要将女儿嫁我为妻,这就是那些姑娘们上门造访的共同目标啊!本来,按照传统习俗,男婚女嫁,需要媒人穿针引线,天上无云不下雨,地上无媒不成亲,他们连这个重要环节都省略了。至此,我突然醒悟,包括柳姑娘在内的几位女知青,她们来我家,说一句不中听的话,献殷勤,那是毛遂自荐想做我的婆娘呀。回忆起她们的眼神,分明释放着爱意,我也是血肉之躯,其实也可以理解。在农村,早婚的现象比比皆是,许多没有到法定结婚年纪的男女青年也备酒席“结婚”,在他们看来,结婚证不就是一张纸吗,要不要都无所谓,只要置办了酒席就算是结婚了。一些和我年纪相仿的青年,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
    一位叫孔丽昷的女知青,和随同自己的母亲同来造访,母亲在我家四周察看,每一间屋子都仔细过目,在盛稻谷的木板仓拍了拍,发现油瓶里盛满了茶油,脸上的笑容,像花儿一样,直截了当地问我道:“我女儿孔丽昷嫁给你要得吗?”
    我感到意外,脸涨得通红,低垂着头,不敢看她,本来有轻微口吃毛病,这时候说起话来更加结结巴巴:“我暂……时还……不考虑,没有基……础……础……”
    站在母亲旁边的女儿见我一副狼狈的模样,立刻用手捂着嘴巴,强忍住不笑,脸也红了。直到这对母女离去后,我长吁了一口气,感觉身上轻松了许多。
    紧接着,上冲队本地农家姑娘廖玉萍和她母亲也主动登门,称廖姑娘愿意嫁给我。她模样乖巧,漂亮可人,说一句心里话吧,有这样的姑娘做终身伴侣,多好啊。这是在我拒绝了多位投怀送抱的姑娘之后,唯一心动过的女人,如果按照当时农村婚娶的年龄,我确实也应该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可是,当我得知这位漂亮姑娘也和我一样的出身,父亲系国民党军官之后,马上断了这个念头。我有一位国民党的保长父亲,已经够恼火的了,倘若再添一位历史反革命分子的岳父,还怎么活呀!婚姻是一生一世的大事,方方面面都要考虑,不可能同病相怜,感情用事的话对谁都没有好处。人往往只有后悔,为何不在事前理智一些呢?这对母女很失望,悻悻地走了,姑娘走到禾场上还回过头来瞥了我一眼,失望夹杂着怨艾的目光像触电一样传遍全身。我有了些许冲动,在姑娘转身离去的时候,我下意识地趋前几步,然后站在禾场边上,目送这对母女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里。
    下冲队有一位湘潭下放知青,叫罗皋,和他一起生活的还有一个16岁的妹妹。他们生产队安排他进山采松脂,半年时间需要居住在山上,不能回家。他将妹妹领到我家里,称不能丢下妹妹一个人在家里,放心不下,希望寄住在我家里,与我做伴。我说恐怕不行,影响不好。罗皋说,你们一个未婚,一个未嫁,有什么不好。你们睡一张床我也没有意见,过几年到了年纪再补办结婚证就是。 我态度坚决,绝对不可以,年龄没有到,这是犯法的。罗皋劝说了很久,见我坚决不答应,这才领着妹妹悻悻地离去,我发现小姑娘眼眶里滚动着泪珠,其实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觉得很对起人家,那么小的一个姑娘呀。她和我素不相识,对彼此的情况缺乏了解,更谈不上感情,如果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嫁了,万一我不好呢?妹妹还小,不懂事,你当哥哥的应该明白事理呀,对妹妹太不负责了!
    下冲队有一位长沙女知青,人长得非常漂亮,委托我们生产队的蒋淑兰为我当介绍人,她本人也一同来了。由于我的态度明确,暂时还没有找对象的打算,她们没有待多久便告辞走了。我长吁一口气,以为就这样了结,晚上睡觉的时候,发现被子里有一封信,是那位长沙知青偷偷地塞进去的。一笔俊秀漂亮的钢笔字,信不长,寥寥数语:“黄谷成同志,你好!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们都是下放农村的知识青年,在广阔的天地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不做温室里的花朵,在阶级斗争中经风雨,见世面,锻炼一颗红心。而今,我们都到了婚娶的年纪,希望建立革命的友谊……”
    我没有回信,这信千万不能回,否则就是麻烦缠身了,这之前那位株洲的柳姑娘,一次又一次来我家干活,其实目的也是一样,只是表达的方式含蓄一些。说心里话,来过我家的姑娘,进行类比的话,我更喜欢柳姑娘,我口里拒绝,心里却不能说没有动摇,对这样出身的姑娘,我存在着担心,她们在城市里长大,不习惯农村生活,吃不了苦。因为扎根农村,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而是一辈子!
    1970年春节过后,东门公社召开知青大会,发现了一位令我砰然心动的女知青,将漂亮一词放在她头上当之无愧。她叫袁莉,比我大一岁,浏阳一中班上的文娱委员,我是学生会的体育部长,自然有许多共同的话题。她是浏阳城关镇人,以投亲靠友的名义下放在东门公社浆坑大队,她的堂兄袁东保则居住在我们星火大队。熟人、校友相见,自然要交谈一下,袁莉却越说越来劲,大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散会的时候,她说一定要来新屋队玩。当时,我礼貌性地敷衍一句,回答说:“欢迎你来新屋队八十坵做客啊!”我还补充了一句,“我一个人住。”
    说完之后我又立刻后悔了,这不是惹火烧身吗?这样麻烦的经历还不够多吗?她笑着答应了,看得出,对我这位下放知青中的土财主很感兴趣。
    知青大会开过之后,我继续忙自己的活儿去了,也就忘了与袁莉的邂逅,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谁知几天之后,星火大队的党支部副书记、大队林业员袁东保突然登门,我非常惊讶,无事不登三宝殿,何况是一位领导呢?袁副书记自我介绍是袁莉的堂兄。我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反问道:“袁莉……袁莉是谁啊?”
    袁东保多少有点意外吧,眼神中流露出些许失望,提醒我道:“你们早几天不是还在公社开了知青大会吗?”
    我回答说:“是啊——”
    言下之意这个与你有什么关系?
    袁东保进一步提示:“有一个叫袁莉的下放知青,你们以前不认识?”
啊啊,我终于想起来了,不好意思地点头说:“是是,浏阳一中的校友,比我高一届,她是班上的文娱委员……”
    袁东保笑了,意味深长地大声道:“对呀对呀,你还是记得蛮清楚的呀!”
    我将客人引进屋子里,心里琢磨,这个袁莉和他是什么关系?今天来,难道是为了袁莉的事吗?袁东保进屋后却换了一个话题,示意我,可以参观一下吗?我说当然可以呀,我就像一位某陈列馆的讲解员,将我的全部库存一一指点给客人看。袁东保拍了拍粮仓木门,重复我讲的数字:“一千多斤?你真了不得呀!”
    受到夸奖,我嘿嘿一笑。
    袁东保来到我盛茶油的铁桶前,惊讶道:“我们队七八个人口的家庭还没有你一个人多呢?如果再搞一次土改,你就是大地主罗,哈哈,哈——”
    他旋即做了一个要没收的手势,我谦虚地解释:“不会吧,我可是通过劳动所得……”
袁东保自言自语,声音却很大,显然是说给我听的:“怪不得有那么多妹子要嫁给你,我妹妹做梦都想要嫁给你呢……”
    这话听起来很受用,我应声说道:“你妹妹是谁啊?”
    “就是袁莉呀?”
    我不无惊讶地脱口而出:“袁莉是你妹妹呀?!”
    “堂妹,不是亲妹妹。”
    “堂妹也是妹呀——欢迎你妹妹有时间来玩啊!”
    袁东保的手重重地按在我的肩膀上,颇为激动地说:“好,我回去一定会转达你的邀请——说实话吧,我今天来,就是受堂妹的委托,她要我当她的介绍人……”
    听袁东保这么说,我的心里有些害怕了,一位大队领导亲自上门做介绍,而且还是自己的堂妹,我该怎么办?拒绝?不行,这不是打袁东保的脸么?
    我正在琢磨如何应对,袁东保却主动替我解围:“成与不成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我的意见是你们不妨可以先接触一下嘛!”
    我于是顺水推舟地说一句言不由衷的话:“欢迎你妹妹来八十坵做客。”
   袁东保说:“好,我回去就转达你的邀请!”
    我暗暗叫苦,这句话又说错了。
    我以为袁莉第二天就会来呢,鉴于柳姑娘造访时的教训,大清早,我就从床上爬起来,整理房间,打扫卫生,给第一次来访的姑娘一个好的印象。我在家里整整一个上午没有走出大门,不见袁莉的影子;下午接着等,直到日落西山,倦鸟归林,还是没有发现袁莉的影子,我的心里很失望。但很快便释然了,也许她是临时有急事来不了吧?今天没有来,明天肯定会来的。可是,我一连等了4天,不敢挪动一下身子,始终没有发现姑娘的影子。心里想,不来就不来吧,想嫁给我的姑娘多的是!
    时间又过去了7天,我忽然收到一件挂号信,是袁莉寄来的,我觉得好笑,才多远啊,干嘛写信,还寄挂号!她的信和以前收到的完全不一样,写得文采飞扬,就像一篇抒情散文,这与流行贴标签口号式的文风形成鲜明的对比,令人耳目一新:“……你是一位优秀青年,热情、朴实、大方,能够结识你使我感到无比的欣慰,说明我们有缘。我热切地希望和你建立革命友谊,让友谊不断发展,早日达到高峰,我企盼这一天尽快到来……”
    我从小学到中学,作文成绩一直很好,今天读到这样一封信,如同久旱之见云霓,大喜过望,情不自禁地立刻回了一封信。我在信中写道——
    “啊,友谊,革命的友谊!在人生的道路上,谁没有友谊啊!有的友谊开始于童蒙年代,悲喜优游,一片天真,在人们的心灵中留下了多少亲切的记忆。但更多的友谊是建立在青年时期,当人们逐渐地认识了生活,珍贵的友情就会随着不断展开的生活画面,隨着人生不断涉及的种种况味,将两颗年轻的心紧紧地联结在一起……”
    我给袁莉的回信也从邮局寄出,为了稳妥,同样挂了号。信发出后,我便掰着手指计算时间,什么时候能收到回信,一天、两天、三天……正在我望穿秋水的时候,信没有收到,人居然来了。这更加令我喜不自禁,趋前几步迎上去,叫了一声:“袁莉——你来啊?”
    话刚出口,我自己都觉得好笑,人已经站在面前,当然来了呀,这不是废话吗?
    袁莉虽然是第一次来八十坵,可是,就像多年的老朋友,落落大方,也像柳姑娘那样积极主动地帮我做家务,除了做饭,其他什么都干。开始,我还客套了几句,后来也就不阻拦了,一任其所为吧,看她干得那么高兴,我也心情为之大好。
    我又说了一句废话:“你在我家吃饭吧?”
    袁莉嫣然一笑,露出碎玉般的牙齿,很美,说道:“你留我就吃……”
我急忙走进灶房,为客人准备晚饭的内容了,青辣椒、鲜黄瓜、嫩豆角,都是我自己种的,炒菜放的茶油,是生产队榨的。我现在煮饭的时候,没有掺红薯丝,招待的规格很高。袁莉吃饭菜的时候很斯文,充分体现了姑娘的性格。她在夸我做饭技术出色时,我感觉到了她热烈中充满企盼的眼神。
    傍晚,吃完晚饭,她走了,像一阵风,转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看着屋磡下山路的尽头,惆然若失,希望她再来。我突然记起,袁莉落户的生产队距离新屋生产队18里,路也不是那么好走。晚上,一个姑娘家,孤身一人走这么远,好辛苦,而且……安全吗?山上有野兽出没,万一遇上了怎么办?我不留宿是否不近人情……如果让她住下来,孤男寡女的多么的不方便呀,看她白天的表现,勾魂摄魄的眼神,我没有胆量留她,担心夜长梦多,控制不住情绪做出格的事,那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
    第三天下午,袁莉又来了,我一颗悬着的心才放回肚子里。她还是像上一次那样,进门便干活,忙个不停。此后,她隔三差五地来,我也习惯了接受她的服务。大约在一个月左右的一天傍晚吧,吃完晚饭,夜色渐浓,袁莉没有要走的意思。我这时候的心情很矛盾,颇有几分叶公好龙,希望她留下,如果真的留下来过夜,我又感到害怕,孤男孤女同居一室,万一 控制不住出了问题咋办。思想上经过一番激烈的斗争,理智还是占了上风,我硬着头皮提醒袁莉,天不早了,该回去了。袁莉一句话惊得我半天反应不过来:“ 我今晚不走了,就住在你这儿。”
她的语气是那么肯定,我本来就有口吃的毛病,心里更加着急,结巴得更厉害了,这个绝对不行,出了问题怎么办?袁莉故作漫不经心,目光直视着我,说道:“你不要着急,我老实告诉你吧,我已经不是处女了……看你的模样,你还是一个处男,对不对?”
    一个姑娘家家的,这样大胆直白的话,居然也说得出口,我真的服了她了!情急之中,我不觉问道:“你——什么时候偷吃了禁果?”
    袁莉闻言,微微一笑,不经意地瞥了我一眼,然后目光移向禾场磡下的弯弯山道,卖了一个关子,意味深长地回答我的问题:“暂时保密,待将来结婚后,同床共枕时, 我会坦白告诉你的……”
    我突然心情变得轻松了许多,用近乎调侃的口吻说道:“你这个人还是蛮忠诚的。”
    她接着解释道:“我迟坦白还不如早坦白,爱情应该建立在忠诚上……你是处男,我更应该大胆主动呀——”说着,她摊开双手向我抱过来。
    时年19岁的我,已经是发育健全心智成熟的男人了,还是第一次零距离听到一位女性如此直白地表达爱意,感觉很不适应,无所措手足,下意识地抵挡,推开女人有力的双臂。袁莉不待我反应,舒展双臂紧紧地抱着我,在我的脸上一顿狂吻。我越是挣扎,袁莉搂抱得更紧。男人的臂力毕竟比女人大,经过短暂的慌乱之后,我使劲推开了袁莉,语气里有了生气的成分:“你这是调戏男人——”
    袁莉顿时像一个泄气的皮球,刚才的疯狂劲头无影无踪,低垂着头不敢看我,喃喃地自言自语:“你……真是一个老实人。”
    不知不觉,夜幕悄悄降临,一轮明月从山峦上爬起来,悬挂在碧蓝的天际,繁星点缀在天幕上。袁莉穿过八十坵禾场上行走在弯弯的山道上,渐行渐远,突然,屋后墨绿的林海,传来几声不知名野兽的尖叫,我本能地趋前几步,远眺袁莉背影消失的方向,心头五味杂陈,思不断,理还乱。
    此后,袁莉再也不来了,奇怪,我并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心里一直乱糟糟的,入住八十坵以来习惯了的寂寞与孤独陡然变得强烈起来。我总是会在禾场边上站立,两眼凝视着山路的尽头,希望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我盼望了12天后,袁莉的身影果然出现了,我却莫名地紧张,还有几分恐惧。     
    不过,这次见到的袁莉,像是换了一个人,变得拘谨、腼腆,讲话的语速也舒缓了许多,避开不谈上一次发生的不愉快。她还是照样搞卫生,洗衣服,做一个家庭主妇要做的事,我没有阻拦,反省自己曾经的拒绝,总觉得对不起她。平心而论,袁莉确实能干,衣服洗得干净,厨艺不错,至少比我做的饭菜好吃。我有点喜欢上她了,有这样一个能干的婆娘,幸福少不了,然而,一想起她的坦白,顿时,就有吃了一颗发霉花生米的感觉。我虽然没有恋爱、婚姻的体验,但是,如果要去娶一个非处女为妻的话,我想,这一辈子都难以释怀。
    袁莉做完家务之后,也不要我暗示,主动告辞走了;她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去,我却一个下意识的动作朝前走了几步,这是为什么呢?我不能回答自己。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6-25 09: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读完黄先生这篇生动的桃花文,感觉你年轻时一定是一位才貌双全的帅男,短短的时间里桃花运源源不断,真难为你呢,哈哈!这些年我们知青写桃色文章的也不少,你算湖知网最俏的男知青了!不过,我看你写这几个追求你的女知青都是有名有姓(尤其是姓袁的),有下放地点,如果她们要是看了这篇文章会有什么想法,她们的家人或同学看了会有什么想法!你考虑过吗。你在夸赞自己的同时却在伤害别人啊!
   建议里把那几位女知青姓名都改一下。50年前的事了,不要搞得别人晚年受伤害,这样对女同胞太不公平了!   看过你以前自我介绍,印象较深,你现在是个名望人了,我是个实话实说人,给你提出这样建议对你有益无害,千万不要见怪!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09:4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晏生 发表于 2018-6-25 09:14
一口气读完黄先生这篇生动的桃花文,感觉你年轻时一定是一位才貌双全的帅男,短短的时间里桃花运源源不 ...

谢谢你的提醒和关心!文章中的当事人,都是用的化名,虽然写的是真人真事,但献挑花运的姑娘和下放地点都没有用真名,因为我在政法系统工作10年,自我保护意识还是有的。再次谢谢你的雅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10: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223920weqgymwggjfvaffi[1].jpg
     黄兄颜值高,却坐怀不乱,佩服!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10: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走桃花运,门板都挡不住”,人有时候是“有癞子嫌癞子,无癞子想癞子”,特别是青春期,男欢女爱之念之想是十分强烈的,既有想吃禁果之情,又怕出现状况收不得锣,这种矛盾心理,其实也是蛮痛苦的,人来人往、姑娘不断踏门,撩起了你的春心,好在你有定力,未越雷池半步,保证了自己的净身,但你伤害了几多姑娘的心,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悔不……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10:04:08 | 显示全部楼层
     俗话说“无图无真相”,“写作灵感”兄要是不把自己当年英俊潇洒的照片贴几张出来让大家欣赏一下,怕是服不了众啊。呵呵
     另外老兄你在文中几次出现的“叶公好龙”这个成语,我认为用得不是很恰当,因为“叶公好龙”指的是表面上喜欢而不是真的喜欢,而纵观你在文中对那几个女孩的描写和感受,是真的喜欢,而不仅仅是表面上的喜欢,所以“叶公好龙”用在这里是不太恰当的。个人之见,不一定正确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10: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作灵感 发表于 2018-6-25 09:48
谢谢你的提醒和关心!文章中的当事人,都是用的化名,虽然写的是真人真事,但献挑花运的姑娘和下放地点都 ...

   你在政法系搞了10年,应该是懂法了,如果是这样没事就好。不过,我还是觉得是这样写女知青有些欠妥!现在女知青还没有一个跟帖的,不知她们读了这篇文章后感受如何。
   我记得几年前有位知青写另一位知青在农村的一点点“怪癖”,那位知青在美国,有同学看到那篇文章告诉他,他很气愤,这是一个人的隐私,不容侵犯!特从美国打电话来给另外一个同学,那同学再打电话给我,要求版主删除那篇文章段落。我立即照办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10:55:22 | 显示全部楼层
     68年下乡知青,基本都是应届毕业生尚未走进社会就下乡了,对于异性之间谈情说爱是非常的守旧,何况下乡是接受再教育,纵然男方是天才、英骏帅气、全中国独一无二的优秀,姑娘们也不敢谈情说爱和对婚姻的追求,胆大包天主动相许,她们就不想想在乡下结婚即视为再也无缘招工的后果?
    19岁的你有这样的艳遇,你是这些靓女眼中的白马王子,恕我直言,你的桃花运或是一厢情愿,太过夸张!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11:0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一口气读完,主要是标题吸眼,但读完后、有点怪怪的感觉。
只能嫉妒了,桃花真多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12:2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6-25 10:55
68年下乡知青,基本都是应届毕业生尚未走进社会就下乡了,对于异性之间谈情说爱是非常的守旧,何况下 ...

其实不夸张,大围山的知青,有的是1965年下放的,由于出身不好,招工没有希望。政治上的高压,生活上的艰难,迫使有少数知青嫁给了当地农民(但大多数女知青是不在当地结婚的)。我当时在知青中是个奇人,一年做4500多工分,分了1200多斤谷子、30多斤茶油,还担任大队赤脚医生、药场场长,被评为湘潭地区优秀共青团员,县团委会颁发《光荣榜》表彰优秀青年,我也榜上有名。所以有少数几个姑娘上门“相亲”,也在情理之中,并非“大过夸张”。至于袁莉(化名),我们在浏阳一中读书时就互有好感。下乡后,由于她的堂兄极力推荐,并承诺她迁来我队后担任大队民办教师(其堂兄是大队负责人),因此她献挑花运,也非我“一厢情愿”。衷心感谢你的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13: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年轻人被人追求和追求别人都是很正常的,反正两人的结合那是要靠缘份的。有那么多女孩追求你是一种福气,但你年幼少知,对婚姻缺乏心里准备和自信,你的应对可以讲是幼稚的,也就难成气候。特别是几次有单独的女孩天黑要赶十几里路回去,你没采取任何措施帮助人家,这正是你年轻不成熟的表现。桃花运对于你来讲不是一种幸福,而是一种烦恼和磨难。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13: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仁义士 发表于 2018-6-25 11:03
文章一口气读完,主要是标题吸眼,但读完后、有点怪怪的感觉。
只能嫉妒了,桃花真多啊!

你之所以“有点怪怪的感觉”,是因为当时绝大多数知青都不在农村找对象,当时的青年都很守旧,不象现代的青年那么开放。但任何事物都有特殊性,文中所描述的,是知青中的少数人。因为当时我在知青中是个奇人,工分多,收入多,干部群众对我的看法好,因此在我家出现几朵桃花,并非怪事。我写的都是亲身经历,真人真事,只是用的化名,有的下放地点也进行了变更。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18:05:34 | 显示全部楼层
纵然如楼主所说,你有潘安之貌,又是如此突出的奇才,但这么多容貌似花的少女,主动上门倒贴,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无论是否真实,几十年过去了,我以为不该这么再写出来,置女性的颜面安在?况且有显摆、炫耀之嫌。题目也有哗众取宠之意。恕直言。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22:0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作灵感 发表于 2018-6-25 12:25
其实不夸张,大围山的知青,有的是1965年下放的,由于出身不好,招工没有希望。政治上的高压,生活上的艰 ...

看完帖文后,除了稍有点讶异,倒并没有对作者产生什么“怪怪的”、夸张的感觉。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不同,你当年恋爱艰难不代表别人就艰难,你当年生活困窘不代表别人就一定困窘。像楼主这样经济条件比较宽裕、外形俊秀无邪的少年,在当年物质普遍匮乏、精神极端贫困的年代里应该是众多少女心中所追求的偶像吧!至于文中有些男女情节的描写稍有些直白,显得“含蓄”不够,我觉得也没什么——作者与坛子里的插友们都是年过六旬、早就是爷爷娭毑辈的“过来人”了,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什么样的事没有耳闻目睹甚至亲历过?既如此,文中的某些“自然主义”的描写又有什么“不可思议”的?老了老了,怎么心里还是这么压抑?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22: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和山野兄一样,当青春勃发时桃花运来了一拨又一拨,门板都挡不住。我等为啥没这桃花运?其实原因很简单,你们太优秀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22: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6-25 22:11
和山野兄一样,当青春勃发时桃花运来了一拨又一拨,门板都挡不住。我等为啥没这桃花运?其实原因很简单 ...

估计当年是大米和茶油不足。呵呵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23:2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6-25 18:05
纵然如楼主所说,你有潘安之貌,又是如此突出的奇才,但这么多容貌似花的少女,主动上门倒贴,我还是第一次 ...

知青的历史,是一部色彩斑斓的历史,只有千百万亲历者都写出自己亲身的经历和真人真事,才能使后来者读到的知青史是丰富的而不是单调的,是具体的而不是空泛的,既有感情又有温度的而不是假大空、千篇一律的。每个人的经历不同,你没听说过“倒贴”,并不代表社会上没有“倒贴”的事实,其实社会上“倒贴”的真人真事多得很呢!我将“桃花运”的故事写出来,是“回望50年”,尊重历史、还原历史、抢救历史、丰富历史的需要,絲毫没有“显摆”、“炫耀”、“哗众取宠”之意。草春网友说得好:“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不同……文中的‘自然主义’的描写又有什么‘不可思议’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 17:32:31 | 显示全部楼层
草春 发表于 2018-6-25 10:04
俗话说“无图无真相”,“写作灵感”兄要是不把自己当年英俊潇洒的照片贴几张出来让大家欣赏一下,怕 ...


4楼李耕发了一张照片,那个穿西服提包的人就是古稀之年的我。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3 18:2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小说素材,尽管不是真实姓名,还是不宜作为纪实性文章公开发表,不过可以发《内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3 19:3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恕直言,我不喜欢这篇文章,倒不是觉得文章写得如何,而是觉得老兄如此戏说几位姑娘,难避伤害之嫌!在青葱的岁月,窈窕淑女 君子爱逑,这本是极为自然不过的事,趟过青春之河的我们,谁没有躁动在心底或表白于月下的爱情?成了,那是美事;黄了,那自然是心底永恒的痛。而当岁月的风霜抚平了昔日的伤疤,老兄何必又要翻它出来,让已成奶奶级的心再一次受到伤害?人生不易,而关乎重要的就是相互尊重!换位思考,如若老兄追求姑娘不成,姑娘将你过去的追求失败放到这儿,不知老兄作何感想?人名变更,地点隐匿,如若故事是真的,当事者自己还是明白的啊!窍以为,这不是知青历史,倘若非要以史冠名,前面加一“艳”字如何?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7-17 23:35 , Processed in 0.285345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