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55|回复: 15

【回望50年】落户沅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6 15:38: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1969年1月3日,这个日子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们长沙十一中的同学们,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伟大号召,毅然奔赴沅江农村,在那里建设广阔天地。
    那时户口政策是很严格的,农转非比登天还难,而我们将长沙市户口转往偏僻的沅江农村时,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我们当时想到的是既然农村需要我们,我们就要把一腔热血献给社会主义新农村,于是,我们高高兴兴地把户口主动迁往那从来没有去过的偏僻乡村。
    大人们想的却没有我们这么简单,我发现妈妈几次都背着我偷偷抹泪,父母对儿女的爱,比山高,比海深,无奈那时自己太单纯,无法理解母亲的一片苦心。我们家七兄妹,我排行第四,我便对妈妈说,妈,不要紧的,我走了,还有哥哥姐姐在长沙照顾您,您不会孤单的。
    1月3日傍晚,我们一行七人与长沙市300多名知识青年一道,告别了省城长沙,乘轮船前往沅江。轮船开动了,看着波涛滚滚的湘江水,再看看码头上妈妈苍老的身影,我内心猛然一阵颤抖:妈妈啊,妈妈,孩儿一定为您争气,干出一番成绩来,报答您的养育之恩,我在心里默默地念叨。
    那时知青下农村安置方式基本就是两种,一种是单个单个的知青分散到农民家里入户,另一种是三五个知青集体插队自成一户,我们是后一种形式入住沅江的。
    4日上午,我们坐的轮船到达沅江,几经周折,我们7个人被分配到沅江共华区白沙公社仁东大队第四生产队。那是一个很穷的大队,年年歉收,一个壮劳力一天挣的工分只值4毛钱。当时还流传一段俗语:倾脑壳,瘪肚皮,不要问,是仁东的。意思就是说穷得叮当响。
    生产队长把我们七个人带到一幢茅草房前,并说这是生产队专门为我们建造的。这里建草房很容易,墙壁全部用芦苇杆糊上牛粪垒成,屋顶是茅草,窗户也用芦苇杆编织,我们七个人四个男生一间卧室,三个女生一间卧室,中间是堂屋,女生卧室连着厨房,男生卧室连着茅房,后面是菜园,前面是一块小坪,这,就是我们的家了。
    入住后,我慢慢了解到,这个生产队人少田多,人均三亩多水田,一到农忙忙得不亦乐乎。我们从省会城市一下来到这湖区,晚上没有电灯,业余时间没有娱乐活动,真还有点不习惯。这里晚上有的只是生产队开会斗地主。最有意思的是,他们队上作田的好把式不是地主就是富农,晚上挨批斗,白天和大家有说有笑的。有个地主的儿子对我们很好,他时常把家里做的坛子菜、腊肉拿来接济我们,我们这些饿捞鬼吃着他的就忘记阶级界限了,都说他好,有文化,有本领,为人厚道,这样的人算地主的话,那地主也不错也。
    我们刚下去那一段时期,还是农闲时期,每天出工就是拿一把铁揪跟着大伙去深翻土地,那一楸下去,黑油油的田土被翻出来,刚刚干了十来天,手上都打起了泡,这还不算什么,最要命的是那里的业余生活太无趣了,晚上吃完饭,我们就只能在堤坝上游游,然后回屋睡觉,幸好同来的任同学还带来了一个半导体收音机,这在那地方可是个稀罕物,只要我们的收音机一叫,左邻右舍的姑娘小伙子就都围拢过来,听到里面唱戏时,就连队里的老农都来凑趣了!我最喜欢听的还是新闻,我们那个地方离公社远,报纸只能看到三天前的,那么,新闻的时效性在我们那儿简直等于零了。
    经常收听收音机,我发觉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每晚12时有一个记录速度的新闻节目,就是说每天的重要新闻都会用记录速度重播一遍,这样,我们就能用笔记录下来了。哈哈,我们找到事做了,我和同学们一起每晚把一些最重要的新闻记下来,第二天再把新闻用红纸抄写出去,贴在我们住的知青屋墙上,这下可热闹了,大队部、各生产队都来我们这里看新闻了。记得最清楚的是,1969年4月1日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我们知青组提前把九大新闻公报贴出去了,比公社报纸到来早了三天,这事轰动了整个公社,公社社长和党委书记都表扬了我们知青组,并把我们知青点树为全公社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红旗知青点,当然,我个人也沾了光了。
    一天,一个干部模样的人来到我们知青点,点名找我谈话。他说,你已经被特许列席(我不是党员)参加中国共产党沅江县第九次代表大会,要我准备一下,去县里开会。他还告诉我,全公社400多名知青,你是唯一一个,要珍惜啊!当时我高兴极了,生产队长告诉我,你呀,有口福了,县里开会经常是大鱼大肉,管饱。当时的生活太清苦了,我们都吃了个把月“红锅子”菜(没有油炒的菜)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哪还有不乐的。
    县党代会一去就开了十五天,果然每天大鱼大肉,代表们一个个吃得肚满肠肥,我作为知青代表既然参加了县党代会,接下来的公社党代会(8天)、大队党代会(5天)都名正言顺地参加了,回来后又参加生产队党的九大精神传达会议,那一个月就泡在会议里了。
    农忙时节到了,那时叫“双抢”:抢收、抢插,那是一段最艰苦的时期,我们家里带来的腊肉、腌菜、茶油等都吃光了,接下来就吃红锅子菜,没有一点油星子,到后来,菜都没有吃的了,就吃米汤泡饭,用柴火渥饭,用锅巴当下饭的菜,就这样,我们男生中晚餐都得吃三菜碗饭……
    双抢也是一年最炎热的季节,每天早上四点就得起床,走在田埂上,我都能边走边睡,早上要干到八点来钟才能回家吃早餐,肚子饿得哇哇的叫,可还得干最重的活。我记得,190多斤重的湿谷子我要跳上走二华里路,有时腿都发软了(主要是饿的)还得硬撑着干,我们7个人一个扮桶,女生就割禾,男生就扮禾,一个个晒得黑糊糊的。中午有几个小时休息,倒下就睡得着,四点的样子起来干活,直到晚上8点才能回家吃饭,我不理解的是,那时的饭就那么好吃,我们菜也不要,一口气就是三大碗,肚子撑着,口里还想吃。
    后来实在是揭不开锅了,我们把自己亲手喂养的狗也宰着吃掉了,在田里打死一只野猫也吃了,记得那一大锅红烧狗肉端上桌时,把左邻右舍都吸引过来了,他们那里人不吃狗的,见我们搞得这么喷香的,都忍不住要尝一口,小孩子就更管不住自己的嘴了。农民们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还时常接济我们,那个地主的儿子一次把他们家准备过年的三斤腊肉都全都送给我们吃了,吃着地主儿子送来的腊肉,我们当然念着他的好,于是就时不时地帮他在大队书记面前美言几句,让他少受些批斗之苦!
    在苦熬苦挣中,四十多天的“双抢”终于过去了,我们不仅一个个晒得像非洲人,而且口粮也大大超标了(知青下乡头一年口粮由国家计划供应),城里人还有什么别的法子啊,大家都计划着回长沙“求援”去了。
    正当我们计划着回长沙求援的时候,大队书记找上门来了,他交给我们一个意想不到的任务:排演革命现代花鼓戏。
    由于我刚来时搞过一些文字宣传活动,加上原来在学校就爱好写写稿什么的,大家就都推举我为头,担任文艺宣传队队长,排演革命现代花鼓戏:红灯记。
    说真的,以前要我写篇小稿子还好应付,可现在要排戏,我哪里是这个料啊!我跟支书说,杨支书啊,我自己连花鼓戏都不会唱,哪能领着大家排练花鼓戏啊!支书笑着说,我们这里十里八村的,就数你们肚子里墨水多,我就相信你们能想出办法的,再说唱花鼓戏我这里伢妹子大多数都晓得一点,你们就边唱边像吧……看来这负担子我是推不掉了。
    好在我先前说的那个任同学人很聪明,花鼓调也懂得几句,他极力支持我,于是,我们便在社员中招募演员。因为排革命样板戏一律由大队补贴工分,那些乡里伢妹子一窝蜂都来报名了,特别是李铁梅这个主角,许多小姑娘都争着演,大队的会计、队长都找我,我还真的拿不定主意了。最后,大队杨书记说他那16岁的女儿在学校就唱过花鼓戏,我正好就汤下面,选了书记女儿演铁梅了。
    现在想来排戏还是蛮好玩的,年轻伢妹子一天到晚嘻嘻哈哈打闹在一起,唱一阵,笑一阵,还不要出工晒太阳,好在我们有现成的京剧样板戏《红灯记》的剧本,照着剧本,把唱词全部改成花鼓调,照着唱就行了,鼓乐班子大队有现成的,喊来配上戏就行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排练,我们排演的革命现代花鼓戏《红灯记》终于粉墨登场了。第一次演出是到十多里外的新华公社演出,大队杨书记亲自带队。记得我们到达那个公社时,还是中午时分,只见公社大操坪里早就搭起了戏台,几个农民正在忙着在戏台上收拾。我们下午进行了最后一次彩排,我一再要求大家记好台词,虽说农民兄弟不会太挑剔,但中途卡壳还是不行的。
    晚上八点,就着公社的煤气灯,我们辛苦排练了35天的《红灯记》终于开锣打鼓演出了……
    在熟悉的花鼓调中,我们的七幕花鼓戏《红灯记》总算是顺利落幕了,当时,社员们情绪十分高涨,掌声、欢呼声不绝于耳,戏收场了,人们还久久不愿离去。其实,我心里十分清楚,在当时那个年代,业余文化生活可以说是一片空白,这个时候能有一帮人上台唱唱湖南人熟悉的花鼓戏,哪个又不会鼓掌欢迎呢!
    散戏后,公社刘会计把我们宣传队一行二十多人全部请到他家,我进屋一看,啊,好家伙,他家里摆了整整三桌酒席,大鱼大肉满满一桌,我们21个人加上公社干部,大家乐乐呵呵地吃开了。
    当我们的饭吃到九成饱时,新华公社刘副社长风风火火地赶进来了,见我们这么多人在这吃饭,脸色就有些难看。他跟我们杨书记说,你们怎么在这里呢,说好是到我那里吃饭的,我那里饭菜都安排好了,那你们得去啊!杨书记面有难色,走过来跟我商量……看这个阵势,我估计,这两家吃饭都是公社支付费用的,刘副社长那里既然安排了饭菜,我们去都不去一下那他明天还真不好报账呢!我就跟杨书记说,那我们就过去打个招呼吧,于是,这吃得差不多了的20多个人,又一窝蜂来到刘副社长家再吃,直到一个个肚子都撑得不行了………
    由于首次演出成功,在回来的路上,大家的情绪特别高涨,在那个清苦荒诞的年代,我们这样一群人,玩也玩了,乐也乐了,吃也吃了,演出任务也完成了,谁能不乐呢?
    一路上有人又哼哼哈哈地唱了起来:
    临行喝妈一碗酒,
    浑身是胆雄赳赳,
    鸠山设宴和我交“朋友”,
    千杯万盏会应酬……
    我们排演的革命现代花鼓戏在其他公社演出成功后,引起区领导的重视,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把我们累得够呛。附近的一些公社和大队,都要求我们去演出。值得庆幸的是,宣传队的同胞们一个个情绪高涨,每到一个地方,迎着我们的都是一张张笑脸,好饭好菜地接待,那年月,有这等好事大家哪能不乐呵呢。我想,戏嘛,反正就是这一出,唱过来唱过去的就那么回事,我们就干脆演到底吧。于是,我们就一个个公社、一个个大队地出外演出,整整闹腾了几十天……
    一天,杨支书把我喊到大队部,好好地表扬了我一番,说我们队的革命现代样板戏不仅得到公社党委的好评,还引起了区委、区政府的高度重视,并鼓励我们继续演下去。听话听音,锣鼓听声,我一想糟啦,是不是又想要我们排演其他的几出戏呢?这还有完没完啊?
    果然,杨书记接下来就正式交给我们文艺宣传队一个新任务,排演革命现代花鼓戏《沙家浜》。
    这个时候的节气已经是秋分了,比起双抢时期,田里的活儿也少了许多。于是,公社又开始掀起了学习毛主席著作的高潮,揪斗地富反坏的高潮,一天到晚没完没了的会议,搞的人心惶惶的。有时开会在公社食堂吃饭时,则要求人人要先念毛主席语录,才能端碗拿筷子。对于我们知青来说,念几句语录倒不是难事,苦就苦了当地的一些社队干部了,他们本身文化程度就不高,还得违心地贯彻上级下达的这些形式主义的东西,要他们念语录吧,一口的当地沅江话,那念出毛主席语录来笑得人死,有时搞得我们饭都冒办法吃了。
    一次,一个大队的队干部念毛主席语录,就把我们弄得云里雾里了,他说:“偶银共产打人好比聋子……”(原文应该是: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当时有人就说,哈哈,你把共产党人比着“聋子”了啊,搞得满桌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其实,当地人说“我们”说成“偶银”也是常事,“党人”的“党”字没有念出后鼻韵母,就变成“打人”了;还有,当地人把“虫”、“陈”、“种”字通通念成“龙”,所以,“种子”听起来就像“聋子”了。
    农活闲下来不久,我们知青的口粮告急,一个个都请假回家求援去了。
    这是我下乡后第二次回到长沙,头一次是过春节,这次是中秋国庆一块过。我住的街上都闹闹腾腾的了,妈妈说隔壁满妹子调回长沙了,对门李婶家的大儿子李自立也调到岳阳一家兵工企业了,还有哪个哪个的……妈妈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就是想问我那里有不有回城的消息。我对妈妈说:“您老人家放心吧,有消息我会第一个告诉您的,再说我下乡还不到十个月,哪那么容易回城啊!”妈妈听了长叹一声,一句话也不说了,我知道妈妈担心我,可我又能说什么呢!
    这次回来我简直变了一个样,就说这吃饭吧,没有三大碗我不会放下筷子,妈妈好像怕我从来就没吃过似的,变着法儿给我补充营养,我也的确是肚量饭量都大了似的,敞开肚子吃,想在长沙打好基础,以便在冰冷的湖区过冬。
    返乡的时间到了,我们七个人恋恋不舍地离开长沙,再次回到那渺无前途的广阔天地……
    回来不久,杨书记就正式找我谈话了,要趁着农闲排演花鼓戏《沙家浜》,我对《沙家浜》不是太熟悉,只好先和任同学熟悉剧本再说。
    那是回来后的一个星期,一天早上,两个穿中山装模样的中年人来到我们知青点,其中一个个头稍矮一点胖胖的中年人告诉我们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他说他们两人是公社招工小组的,下来了解情况!
    乌拉,乌拉!我们几个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乐晕了,一个个连哼带唱地请两位干部入座,还每人泡了一杯豆子芝麻茶给他们喝。原来,他们本身就是来自工厂的人,那个个头稍矮的师傅姓刘,是来自株洲冶炼厂的;那个高个来自湖南绸厂,他们这次是带着工厂的招工指标来到公社的,并被公社派往各知青点了解情况。大概聊了个把小时,刘师傅他们要走了,临了,他点了一个人的名字,问是不是在我们这个队,哈哈,我连忙说,就是我啊,您找我有事。
    在我们屋后的菜园子里,刘师傅留下来单独与我谈了话,他说,在公社就听说了,你是唯一一个参加沅江县党代会的知青代表,这次招工你是绝对有把握的了。他告诉我说,由于多方面的原因,不是所有知青一次都能招工进厂的,公社还要开展“去者愉快,留者安心”的宣传活动……
    刘师傅还说了很多很多,我都记不清了,我一方面为自己能够回到大城市兴高采烈,一方面又为可能还有一些同学不得不继续留下来感到惋惜,都是一起来的,走一些,留一些,走的还好说,留下来的同学,就单单看着人去楼空的知青屋,都会伤感的……命运把我们安排在一起来到这里,而命运又让我们四散五方,心里总不是个滋味……
    其实那个年代决定人们命运的远非你自己的表现,而是自己的出身。招工结束,我和另外两个男同学被录取了(我进了株冶,另外两位同学去了省机械化施工站),任同学和三位女同学暂时留了下来。任同学似乎早料到是这样的结局,反过来还劝我们不要难过,他们迟早会回来的。
    要走了,我们七人都有些难舍难分,多数时候都是用沉默来避开那些不好说出口的话语,要知道,在那个动荡的年代,谁又能预测到自己的前途呢?令人欣慰的是,剩下的四名同学不久就都陆续回城了。
    乡亲们听闻我们三人回城进厂,依依不舍,都纷纷前来祝福……
    千里送君,终有一别,离别的时间到了,我们三个男生每人一担行李都被乡亲们派专人挑着,徒步20多里到草尾镇上船。我们走在堤坝上,看着前来送行的乡亲们向我们挥舞着手臂,一时间,我突然觉得如鲠在喉,亲爱的乡亲们啊,你们还得在这块黄土地上度过漫长的人生,我们却要走向一个新的起点……
    到草尾镇后,我们都请三位下力的农民兄弟进馆子吃了一碗平时绝对舍不得吃的肉丝面,一毛五分一碗的肉丝面啊(鳝鱼才八分钱一斤),农民兄弟狼吞虎咽几口就吃光了,只差没把碗吃进去了。他们反过来向我们道谢,我们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在草尾镇检查身体通过后,我们登上了开往长沙的轮船,这段时期,我一直没有给家里去信,现在看来可以告诉妈妈了……
    1969年1月3日落户沅江,1969年10月23日进入株洲冶炼厂工作,我的知青生活就此告一段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6-26 16: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你真的很幸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16:43: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李耕 发表于 2018-6-26 16:13
你真的很幸运!

谢谢这位朋友莅临,那时年少,懵懵懂懂就走了运,乡下生活了十个月,就打道回府了,只是去了株洲。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6 17:3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虽然下乡时间不长,但你仍然体验了农村里劳动的艰辛,这也是做人的滋味,知青的滋味。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6 17:4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九个多月的时间,中间除去开会、演戏等,真不知道你这样的经历算不算是知青经历?我们在学校时支援三农时间都比你长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6 19:0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6-26 17:44
九个多月的时间,中间除去开会、演戏等,真不知道你这样的经历算不算是知青经历?我们在学校时支援三农时间 ...

                 【回望五十年】落户沅江


   为楼主的幸运欣慰、高兴!为晏生翘妹一家在金麦遭受十来年艰辛,后又千辛万苦办病退回城而叹息!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6 20:2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你真是幸运的,招工是属于“镀金派”,下乡十个月,搞宣传队演出和参加各级党代会,至少要除去三个来月,回家过年和国庆中秋起码也有一二十天,真正下地干活只有半年不到,唯一值得“留恋”的是你们参加了春插和双抢(也呷了一些个苦),但你们连晚稻收割都冒干得上,就拍屁股走人了,我们真的很羡慕你们,比起那些在乡下混了十几年的人来说,你们真的幸福,令人感叹……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22:12: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6-26 17:38
虽然下乡时间不长,但你仍然体验了农村里劳动的艰辛,这也是做人的滋味,知青的滋味。

        是的,比起那些在农村苦干了十年八年的知青们来说,我这点经历的确算不上经历,但我也的的确确在那生活过一段时期,也尝到了离乡背井的滋味,谢谢莅临。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22:20: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6-26 17:44
九个多月的时间,中间除去开会、演戏等,真不知道你这样的经历算不算是知青经历?我们在学校时支援三农时间 ...

        大方同学说得对,比起那些在农村苦干的好多年的知青朋友说来,我这点经历确实微不足道,然而,这毕竟也是我人生道路上的一段真实的经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22:31: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6-26 17:44
九个多月的时间,中间除去开会、演戏等,真不知道你这样的经历算不算是知青经历?我们在学校时支援三农时间 ...

        至于在短短的十个月中还参加了排戏、开会等活动,正是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特色。当时要求是宣传不过夜,也正好刚下去时我们闲得无事,无意间抄录的中央广播电台新闻,特别是"九大“新闻公报,竟然成了我们知青组出名的资本……以后的事就自然而然发生了。谢谢大方朋友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22:34: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麓山远眺 发表于 2018-6-26 19:03
【回望五十年】落户沅江



谢谢麓山远眺朋友垂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22:39: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6-26 20:29
你真是幸运的,招工是属于“镀金派”,下乡十个月,搞宣传队演出和参加各级党代会,至少要除去三个来月,回家过 ...

        士安朋友所言极是,懵懵懂懂地转户口下乡,懵懵懂懂地在湖区安家落户,后来又懵懵懂懂地回城进了工厂,前前后后不到一年时间。但是从主观愿望讲,当时我还是有一腔热血的,至于当时那个时代给予我的戏剧性的安排,却是我不曾预料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6 22:4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人一走运,门板都挡不住,我是64年9月从十一中初中毕业下放江永农村的,75年11月才招回长沙,整整干了11年二个月,我们队有一位女知青文革后转点,69年也招进了株冶,后来听说在株冶当上了劳动模范,湖知网好多江永老知青转点后纷纷招工、升学命运大不同在江永时,这真是俗话说“树摞死,人摞活”,我没门道转点,看着知友“八仙漂海,各显神通”纷纷离去,家庭出身纠麻的我,不存侈望招工,只能悲戚强忍,以农民为样板,干他们不愿干的事(治虫打药),勤奋劳作打发每天。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7 00:3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放牛娃汪麻子 发表于 2018-6-26 22:40
人一走运,门板都挡不住,我是64年9月从十一中初中毕业下放江永农村的,75年11月才招回长沙,整整干了11年 ...

   晏生兄务农14年,麻子哥务农11年,庄重10个月,下田不到一个月,莫比,只能比命。当年下乡,在乡下要干多久,只有天知道!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8 09:4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6-27 00:35
晏生兄务农14年,麻子哥务农11年,庄重10个月,下田不到一个月,莫比,只能比命。当年下乡,在乡下要 ...

    表面是“人比人,气死人”。其实是“人各有命,富贵在天”。时至今日,仍然如此!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8 09: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知足长乐 发表于 2018-6-28 09:40
表面是“人比人,气死人”。其实是“人各有命,富贵在天”。时至今日,仍然如此!

   最苦命的是64/65年的老知青,最幸运的是74年前后下乡的新知青,因为有四个面向,下乡的大多是受唯成分论年代影响,我妹是70届的,被分配下乡,我们全家不让妹妹去,父亲被停止办学习班,不准上班,当父亲不惧怕,就是不让女儿下乡,我设法请朋友在医院开具耳穿孔诊断假证明,再去父亲单位管下乡干部家里送礼,最终还是没有下乡。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9-25 14:45 , Processed in 0.303943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