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56|回复: 4

【回望50年】石膏像的风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8 06: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石膏像的风波
黄谷成
    1971年至1972年,我担任星火大队药场场长。来药场上工的职工是每个生产队派一个劳力,甘棠生产队选派男知青徐和平来了。
    由于药场房屋有限,在药场住宿的只有我和炊事员鲁仕梅、徐和平共3人,其他职工只在药场吃早中晚三餐饭,然后各自回家住宿。
    一天晚饭后,药场职工都各自回家了,整个药场冷冷清清,我从外面进来,还在大门口,就听到一个男子的哭声,是徐和平!他怎么啦?出什么事了?我紧张地走过去,只见他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我惊讶地问这是为什么,他还没有来得及回话,炊事员鲁仕梅闻声走拢来,向我解释,徐和平摔碎了一尊毛主席石膏像!
    你说什么?!鲁仕梅的声音不是很大,但好像在我耳边扔了一颗炸弹,惊得我目瞪口呆!
原来,徐和平义务劳动擦桌子的时候,不小心碰倒了一尊毛主席石膏像,掉在地上,摔成了一堆碎片,看着地上的石膏碎片,那么活泼要动的一个年轻人,目瞪口呆,整个人一下子都懵了。这可是重罪啊,一旦东窗事发,轻则批判斗争,重则坐牢甚至枪毙。他脸色苍白眼角抽搐,两只手轻微地发抖,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这样的突发事件,性质严重,弄得不好,东窗事发,那就是灭顶之灾,不但徐和平九死一生,我作为药场领导,肯定要受到株连,一时之间,我也乱了方寸,不知如何是好。
    徐和平哭泣,不停地诉说不是故意的,这个我信,可是,即使不是故意的,事关伟大领袖,追究起来还是要受到严厉处罚的。鲁仕梅平时许多事都得到了徐和平的帮助,当然也会替他求情。可是,求我有什么用呢?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不可改变,我苦苦思索,如何处理,因为我知道,事情发生在药场,我身为场长,也有领导责任的,弄得不好,我也会坐牢的。我真想狠狠地责骂徐和平几句,你把我也害了!但是转念想想,他并没有做错什么呀,人这一辈子,谁也难保没有疏忽出错的时候,看着他一副惊弓之鸟的模样,我心里很不落忍,但作为场长,应该有一定的“政治风度”,我训斥道:“你应该向毛主席请罪!”徐和平立即跪拜在破损的石膏像前,又哭又念:“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今天我打扫卫生不小心,将您的光辉形象摔破了,我向您老人家请罪!请您原谅,我不是故意的。敬祝您老人家万寿无疆!”
    炊事员鲁仕梅是性格温和心地善良的中年女子,非常能干,她与我的关系相处一直不错,对徐和平的态度也很好,比如搞卫生,原本是她这个炊事员份内的事,他帮她做了。而今,见徐和平出了事,她也着急啊,在旁边不停地宽慰我,说道:“场长,反正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你还是想想办法吧?这事千万不能传出去,让外人知道就不得了……”
    炊事员一句话提醒了我,是啊,每当一件只有两个人之间保守秘密的事,通常会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现在多了一个“知”的人,既然鲁仕梅这样说,凭我对她的了解,肯定不会说出去的,她不是那样的人,看着地上的石膏碎片,我吩咐徐和平起来,不要跪了,赶紧将碎片装入一只化肥袋子,晚上偷偷地在屋后茶山上挖一个洞掩埋起来。他立刻照办了,我一直守候在药场,等他回来,询问掩埋的时候没有什么情况吧,我是指是否有人发觉,他说没有,这么晚了,都睡熟了。我长吁了一口气,再吩咐他,天亮后赶快去东门集镇上买一尊尺寸和原来差不多的石膏像放回原处,今后谁也不准再提这件事了。这个谁除了当事人徐和平之外,还有鲁仕梅。鲁仕梅发了一个毒誓:“如果我讲出去了,死七天七夜不断气——”
    啊呀,这确实是毒誓了。
    我们三个人在堂屋里待到很晚,丝毫没有睡意,直到半夜三更,我催鲁仕梅去睡觉,早晨要起得早做饭。她说躺下也反正睡不着。于是,一个不眠之夜过去了,徐和平还在堂屋里不动,一脸的惶恐,我说你还不快去街上买啊,待会吃早饭了!
    他忽然变得扭捏起来,吞吞吐吐地说道:“钱……我没有……钱……”
    哦,原来如此,我连忙掏出一块钱塞到他的手里,见他还在犹豫,又给了两角,他才撒腿往东门集镇方向疾步奔跑。药场吃早饭的时候,有人议论说,怎么不见徐和平啊,他去了哪儿?我自顾吃饭,没有搭理,鲁仕梅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显得有些焦急,提醒道:“他早晨起来好像说有点不舒服?”
    我赶紧接过他的话茬解释道:“啊,对对,徐和平的肚子有点疼,请假到大队卫生室搞药去了。没有事,一点小毛病,我已经看出来了”
    我知道,自己作为一位领导,这样做不好,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在这祸从口出的多事之秋,凡事还是要多长一个心眼为好。
    其实同事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一会儿,大家都拿着工具上药材地里干活去了,我为了等徐和平,没有去,留在屋子里。9点左右,徐和平回来了,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双手抱着用衣服包裹的一尊毛主席石膏像。他进屋后直奔办公室,我跟进,看着他小心翼翼地将衣服抖开,将石膏像放在原来的位置。还好,与原来那尊尺寸差不多,只是鲜亮一些,如果是一个细心的人还是会发觉的。徐和平也发现了这个差异,紧盯着我,鲁仕梅说,办公室的门不要随便打开让人进来就是。
    我不同意鲁仕梅的意见,那样做只会弄巧成拙,往常办公室的门从来不关,忽然关上了,反而能引起注意,这叫欲盖弥彰。徐和平一听,又忍不住哭了,我说你哭干嘛,一个男子汉,哭得人心烦,我有办法的,旋即从禾场上弄来一些尘土,往石膏像上撒,而后用抹布在上面轻轻地擦拭。一会儿,石膏像就接近原来的模样了,徐和平放心地笑了,脸上还闪着泪光,很快便恢复了以往的精神状态,称这叫修旧如旧,一些文物贩子做假就采用这样的法子,我白了他一眼:“你知道的还不少啊!”
    鲁仕梅插嘴道:“你知道的真多!”
    听不出这是讽刺还是赞扬。
    我原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有惊无险。可是刚过了三天,徐和平又哭了,我惊讶,问他,那件事不是处理好了吗,你还哭什么呀?他抽抽搭搭地说:“我们生产队明天开始挖茶山,肯定会挖出来……”
    啊,这样的话,确实是一个隐患,一旦挖出来了,肯定会追查一个水落石出,我说你哭解决问题吗,还好,现在还可以挽救。我吩咐他今天晚上赶快去茶山将那个袋子挖出来,埋在河滩上的砂子里。遇到涨大水,就会深埋掉。
    徐和平听我这么一说,长吁一口气,仿佛坠在心头的一块石头落地了,会心地笑了,脸上闪着泪光。这一夜,我们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没有像往日一样聊天,谈心。背靠背,想着各自的心事,每躺一会儿,徐和平就会悄悄爬起来,看桌子上的闹钟。每看一次,我会问一句:“几点了?”
    他回一句,重新躺到床上来。后半夜,凌晨,我还是睡着了,醒来,手一摸,没有人,徐和平已经出去了。早饭后,我还是很注意地悄悄地问了一句:“搞好了吧?”
    他点头回答:“嗯,搞好了……”顿了顿,补充,“没有人看见……”
    我见他面容憔悴,眼睛里布满血丝,怜悯之情油然而生,批准一天假,让他回知青点好好睡一觉再来吧。他的喉头哽咽,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答应一声:“好,谢谢你!”
    徐和平摇摇晃晃远去的背影,令我百感交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6-28 10: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你是一位相当不错的好领导。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5:5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李幼鹏 发表于 2018-6-28 10:42
你是一位相当不错的好领导。

谢谢鼓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8 16:2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8 16:4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这可是大罪呀!记得老人家去世后的沅江某供销社,十数年来,积压了一批黑布。为追悼老人家,大家都去供销社购买黑布做青纱挂在左臂。黑布一下就销完了。该店营业员长吁了口气:“这下就好了(积压多年的黑布销完了)”!大家立即将其押起来,扭送派出所,拟判5年徒刑。后来当然没判咯!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9-25 14:45 , Processed in 0.247197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