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31|回复: 12

【回望50年】打牙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8 16: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牙祭
                             陈建湘

     我下乡时正处“文革”后期,社会经济水平低下,物资紧缺,我所在农村粮食亩产不过四、五百斤,每个工日不过三、四角钱,有的甚至不足二角钱,一年到头还要自己花钱去购粮,生活的艰难和困苦可想而知,时隔四十年,许多事已淡忘,但“打牙祭”之事记得清楚。
    1975年6月27日,我们百余人从邵阳出发,经过近5个小时的车行,于下午2点多抵达武冈县湾头桥区南桥公社。然后,以行业系统为单位分散到各个大队。我们农资日杂、五金交电公司子弟下在胜利大队,土产、粮食系统下在四清大队,外贸系统下在幸福大队,百货站系统下在八一大队,粮食、肉食水产系统的下在五一大队,煤炭系统下在南桥大队,大家一派喜气洋洋。
    我们一行20余人在大队干部带领下来到大队部—一个青砖灰瓦的老式四合院落,这是个典型的旧式祠堂,进门右边有个小戏台—是开大会用的,左边是小卖部,进门往里,中间是个大天井,沿左边看去是一长条形的教室,右边是几间杂屋,大队部开了个小缝纫店。楼上有几间屋,用来堆放木炭、杂物。天井再往里是一个大空间,我们都集合在这个大空间里开会。知青带队干部简短讲了几句,介绍了我们。然后是大队邓书记讲话并致欢迎辞,刘副书记介绍了大队的情况。他们的许多话我都记不得了,但刘副书记说,在场里(因为我们都被安排在经济场劳动,户口落在生产队),可以经常“打牙祭”,这话却是听得分明。当时我们不懂什么是“打牙祭”,刘副书记很耐心地为我们解答说:那就是杀猪吃肉,每人可以分一碗肉,有时还可以吃到鸡!说得我们直流口水。那年月我们在城里吃肉都不易,而在乡下可以大碗吃肉当然高兴,于是,我们常常期盼着“打牙祭”。
    可愿望是一回事,现实生活又是一回事。我们知青同农民一样干活,早起晚归,面朝黄土背朝天,种烟、采茶、为柑橘树剪枝施肥、下田劳动、开荒挖土,个个都不愿落后。开始劲头很足,后来慢慢感到活儿累人,且许久不见杀猪“打牙祭”,天天是南瓜藤、红薯汤、黄瓜、蕨菜炒辣椒,有时,没什么菜便把黄豆豉拍成团放柴灰堆里掩着,过后取出来拌辣椒一起捣碎,也不放油;或者就把辣椒切碎往擂钵里一丢,把辣椒捣碎了吃。有时粮食不足,便只可吃红薯,无菜无汤。一月里难得见到一回肉,油水不足饿得慌,往往饭刚吃过不久,便又饿了。
    繁重的体力劳动和清贫的生活常常使我们想到“打牙祭”。我们经常很晚不睡聚在一起聊天。寂静的山岭,间有萤火虫划过,田野里不时传来蛙鸣声。不知是谁又在提起“打牙祭”,提起在城里吃青蛙连骨头都不吐,那滋味、那神情……提起这事大家口水直流,“嘿!我们何不去田里打些来吃!”一石激起千层浪,知青不分男女集体响应,于是大家在酷暑难耐的仲夏,提着铁桶,打着手电筒下田捉青蛙去了。
    青蛙虽说是益虫,但对斋了很久的知青来说,无疑是极具诱惑力的。我们三三两两走到乡村田埂上,蹑手蹑脚地猫着腰,做贼似的随着手电筒光往前望。只见田埂上匍匐着许多青蛙,壮实而有劲,正在捕捉着田间的虫子。然而它们却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要电光照着它们则一动不动了。我们用手轻轻一罩,青蛙便一个个成了我们的囊中之物,然后用铁丝一穿,或把青蛙双腿折断,往桶里一丢,接着又往前捉另一只了。我们始终充满了欲望,也充满了激情,很快我们每组都捉了半桶,估计够了,便收兵回场了。
    此时已过半夜时分,大家在伙房里忙开了,破青蛙的、找油的、去菜土挖生姜、摘辣椒的,忙得不亦乐乎。待一切准备就绪,便洗锅烧火炒青蛙。满满一大锅,随着不停翻炒,一股股清香味飘逸而出,大家偷着咽口水,只等菜熟。青蛙一上桌,便只见筷子飞舞,一片啃骨声。大家饿极了,连骨头都嚼碎咽下去了。不到一刻钟,那满桌的青蛙肉便风卷残云般不见了。大家都打着饱嗝说:“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第二天早晨,农民兄弟进伙房,看到的是一片狼藉,青蛙皮一堆一堆,都心惊肉跳—因为当地的农民都有不吃青蛙的习惯,可能是潜意识的在保护青蛙—难怪田里有那么多的青蛙!场里农民很生气,也闻不得那股腥味,直骂知青缺德,骂得我们个个都不敢作声。那炒菜锅硬被农民用水泡了三天,才敢用。从那以后,大家再不敢到田里捉青蛙吃了。
    接下来,我们都回队里参加“双抢”。原来想,丰收季节该会有一顿“牙祭”打,便十分卖力地干活,割禾、打稻、插秧、挑谷、晒谷样样都干。活儿挺累人,一天干十多个小时,但硬是咬牙坚持着。当然饭量也一下猛增,一餐能吃完斤多米,可惜就是没肉吃。姜叶炒辣椒、辣椒炒青菜,最好不过是吃到两个鸡蛋。只有在“双抢”接近完工时,生产队杀了两只鸭招待队里搞结算的几个人,也把我喊了去。武冈人最喜欢吃鸭屁股,即我们说的鸭翘翘,那次炒鸭,有人有意把鸭翘翘留到一边不炒,待锅里的鸭子快熟时,才把鸭翘翘放进去,同那些熟鸭肉一起翻炒几下便撮进碗里。菜刚上桌,便见两个“饿鬼”从鸭菜堆里翻出了那两个鸭翘翘,咬一口还有血丝,但他们明知是生的也吃了下去,可见当时生活之窘况。我也在那碗里“抢”了几坨鸭肉,算是开了洋荤。
    那年“双抢”过后,我们场一户农民家砌新房,把我喊去帮忙,我想这回该可以吃到“牙祭”了吧。可出乎意料的是,平时也只有小菜、豆腐吃,那豆腐是队里人帮忙打的,细嫩白净,还算爽口。要“打牙祭”非等上梁那天不可。几天以后,我终于盼来了上梁,那天主人一脸是笑,家里来了很多人,只见一个木匠师傅杀了一只叫鸡,将鸡血淋在梁木上,用新绳索捆住梁木的两头,泥木工带着绳索登上堂屋两边的楼梯爬上屋顶,然后用力往上拉梁木,下面的人用楼梯往上送,同时鞭炮齐鸣,梁木缓缓上升,我们在下面喊:“升啊!步步高升呀!”梁木最后被安放在堂屋正柱上。
    上梁仪式后,主人开始摆宴席。各类匠工坐上席,我们帮忙的及各类杂工坐下席。我坐的那桌都是农村妇女和小孩,等菜刚一上桌,便只听见筷子响动声和欢笑声。是啊!大家难得吃回肉,谁不高兴哩!但我比较拘谨,不敢放肆,吃得比较斯文,可稍一谦让,便只见各人面前都摆上了一片荷叶,那扣肉、鸡刚上桌,就被他们一分而尽,说是要带回家把崽呷。那餐除了豆腐、小菜没被瓜分,鸡、鱼、肉都没剩。那餐我可能吃了几块肉,但总没尽兴,充其量是又吃了顿饱饭。
    我想这也情有可原,那年年底结算,我那个生产队一个工日给了我四角钱,而刘新云那个队(二队)只有一角五分一个工日,除去口粮,她还要给队里倒贴。她为生产队搞了两袋尿素指标(当时农用物资十分紧俏,尤其是尿素要凭指标购买),可生产队无钱购买,可见当时生活之艰难。
    1976年冬,快要过春节了,知青们都要返城过年,加之为了庆祝粉碎“四人帮”反革命集团,场里终于杀了一头猪。那猪被绑在架子上,一刀进去,血流如注。然后,烧水刨猪毛,先在猪腿处开一个小口,嘴对着口子用力吹气,待猪滚圆,便刨洗干净,再开膛破肚,取肝掏团,场里终于杀了一头猪。那猪被绑在架子上,一刀进去,血流如注。然后,烧水刨猪毛,先肺,分解切成片状。再用大火爆炒,放上辣椒、大蒜,顿时,满场香辣味在热气蒸腾中飘散开来,知青和场里农民在伙房前坪围成一堆,热闹非凡,象是过节一般,个个喜笑颜开。
    那天,我们每人分得一钵肉,并且还可喝米酒.我们畅快地品尝着这来之不易的丰盛午餐。那土猪肉细嫩油滑,一到嘴里就滑进去了.一块接一块的吃肉,哪管它肥肉、精肉,只管往嘴里送;一口接一口的喝酒,哪管它醉人不醉人,只管往嘴里喝。大家吃得津津有味,喝得云里雾里。吃得心满意足,喝得畅快淋漓,竟一气喝了一斤多米酒,酒与肉都创了我的历史最高记录!那顿酒肉可真是让我回味了好久好久。
    又是一年春光好。1977年春,场里贯彻执行上级“多种经营,全面发展”的指示精神,从外地引进了20多对良种长毛兔,说是要大力发展养殖业。兔毛值钱,是个生财门道。购回的长毛兔小巧精灵,煞是可爱。场里为了办好这个长毛兔养殖点,还选派了一名女知青王丽去上海郊区学习养兔技术。身处闭塞农村的我们个个都很羡慕王丽,认为她干了一份轻松活儿。其实,我们错了,养兔一点也不轻松,那长毛兔十分贪吃,每天要吃很多青草,自然屙得也多,每天臭熏熏的不说,给兔子扯草喂食、打扫卫生就不易。开始那一段时间,兔子长势良好,看着慢慢长大,白毛往上飘,兴安场长十分高兴,夸王丽喂得好。
    可好景不长,有一天早晨,王丽进兔场工作,突然大叫“死兔子了!”待大家围拢去看时,发现果真有两只兔子已经死了,大家不明原因,有人说是老鼠咬的,有人说兔子不服当地水土。兔子死了,也没法救活,场长把两只死兔往伙房一丢,吩咐大师傅炒了。兔子肉很紧,都是精肉,那味道真是好极了!以后,那长毛兔,隔三差五,就要死一只,乐得我们经常吃兔子肉。场长虽然感到很恼火,可办法用尽,也没找到原因,兔子还是一天天减少,我们则常常打兔子“牙祭”,直到我们招工回邵,那兔子也死得差不多了,仿佛那兔子是专门买来给我们“打牙祭”的。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6-28 20: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时候打牙祭在城里都比较难的,何况在乡下,下农村有油呷就不错(往往很难保证),打牙祭那简直是一种奢望,好在你们转范子,把兔子搞死趁机打一打牙祭,倒是蛮好的主意,佩服你们的大胆、用心……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8 20: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吃餐鱼肉好难,所以就有打牙祭的名词。在乡下时,我们村田里泥鳅、黄鳝、青蛙、泥蛙也不少,也常常点着松油火把在田里抓黄鳝捉泥蛙,由于那时候缺油,农民们抓得很少。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30 18:03: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6-28 20:03
那个时候打牙祭在城里都比较难的,何况在乡下,下农村有油呷就不错(往往很难保证),打牙祭那简直是一种奢望,好 ...

谢谢先生雅赏!那兔子可不是我们打死的,是一个一个病死的哦!当然不会养是主要原因!不然哪个敢打兔子哦,那可是破坏公共财产罪!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30 18: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青蛙、猫、狗、鳝鱼都是知青打牙祭的好食材。我们曾捉不少青蛙,饱餐一顿,还美其名“百鸡宴”!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30 21:34: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8-6-28 20:38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吃餐鱼肉好难,所以就有打牙祭的名词。在乡下时,我们村田里泥鳅、黄鳝、青蛙、泥蛙 ...

先生所说极是!那时能有饱饭吃就不错了!当然打牙祭就更难了!谢先生赏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30 21:38: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耕 发表于 2018-6-30 18:19
当年青蛙、猫、狗、鳝鱼都是知青打牙祭的好食材。我们曾捉不少青蛙,饱餐一顿,还美其名“百鸡宴 ...


耕兄所说是那么回事!打不到牙祭就只有打青蛙牙祭、兔子牙祭,这往往能勾起美好的回忆!谢老兄赏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 08: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里所例举的知青年代“打牙祭”的经历基本相似,看着很生动很亲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 08: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这打牙祭写得生动有趣,记得在江西时,我们也经常抓青蛙吃,老乡们也不吃青蛙,但对我们吃青蛙没表示反对。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 11: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打牙祭故事,引我想起1969年冬,生产队派我去参加县里修公路,那年月物资匮乏就不用说了.民工食堂在一个二层楼高坎下,上面是解放军一部队食堂,风一吹,饭菜的浓香全进了鼻孔,诱得口水直流.
   部队食堂的食材是由当地保障供应的,送部队的猪,鸡数量分配到生产队,叫派购任务.听说,老百姓送来的活畜禽如果死了的话,不能吃了,要掩埋,防止老百姓偷偷挖去吃掉.一天下午,民工食堂炊事员听到"啪"的一声,一瞧,一只死鸡落在草丛里.炊事员不声不响捡起,去毛剁碎,青椒爆炒,近百来人轮不到一坨,幸好我动作不慢,也尝到了一口,哎,真香.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 13:04: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7-1 08:06
帖子里所例举的知青年代“打牙祭”的经历基本相似,看着很生动很亲切。

有幸看到版主给我留贴!万分荣幸!感谢赏读和鼓励!当年的生活就是如此,打牙祭是梦里的事,我们只有在打倒四人帮后,才有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打牙祭!来的有意思,但也很酸楚!知青生活难忘,那是抹不去的记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 13:06: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7-1 08:25
哈哈,这打牙祭写得生动有趣,记得在江西时,我们也经常抓青蛙吃,老乡们也不吃青蛙,但对我们吃青蛙没表示 ...

艰难的生活也不失有趣的点点滴滴,感谢大方先生赏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 13:09: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筱莜 发表于 2018-7-1 11:22
看了打牙祭故事,引我想起1969年冬,生产队派我去参加县里修公路,那年月物资匮乏就不用说了.民工食堂在一 ...

读我这篇文章勾起你的回忆,是我的荣幸!艰苦的生活也会有快乐的时光,那时我们抹不去的记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1-20 02:02 , Processed in 0.311550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