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170|回复: 22

【回望50年】当年的公社社员们(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 10:2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当年的公社社员们(三)
      
      
    1969年元月,我与街道上的知青们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下到常德地区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因此也结识许多公社社员。

“砍茅草”
    当年在农村,砍茅草、打柴火是必不可少的工作,不然生米如何煮成熟饭呢?然而,我们大队、生产队的人们,却用“砍茅草”来形容一位剃头匠的理发工作。
    据说,汉人原来都是留长发、挽发髻,1644年清军人关后,为了同化异族、巩固满清政府的一统天下,便残酷地推行“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高压野蛮政策。于是,剃头行业便应运而生。20世纪初,中华民国成立后,男人们纷纷剪去长辫、留西式发形,女人爱摩登就烫头发。50年代,长沙市区有不少剃头铺,我们小孩剃头每次5分钱,那里还有小人书看,有的店铺还有人拉的风扇哩。当时,有部喜剧电影---《女理发师》,还蛮有味的。因此,理发已成为社会不可或缺的行业,现在更是发展到形形色色的美容美发了,五花八门的发型也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
    我还记得儿时一则关于剃头的笑话:旧社会,当学徒是“徒弟、徒弟,三年呕气”。因为,学徒开始必须给师傅家干不少家务活,如挑水、洗衣、煮饭、带小孩等等。某剃头铺一学徒,小名“狗伢子”,他很想尽快学到手艺,但每天总要干许多杂活。于是,他买了一个大东瓜,有点空闲便在东瓜上练手艺,师娘一叫他做事,便将剃刀习惯性地往东瓜上一挥走人。有一天,来了一位顾客要剃光头,全家正在吃饭,师傅便要狗伢子上阵试试手艺。光头剃得差不多时,师娘在喊:“狗伢子,给我添碗饭来!”“好的,就来!”狗伢子连忙条件反射地将剃刀往“东瓜”上一挥走人,只听到“哎哟、哎哟”地直叫痛,这才想起咯个“东瓜”是顾客的光脑壳!
    闲话少讲,言归正传。原来,我们大队只有一名剃头匠,40来岁,大家都称他“和清师傅”。他负责全大队和邻近大队部分生产队1000多男人、小孩的理发,每个大人1.5元/年,每个小孩1元/年(相当于现在的5-8元/人次),除了上交生产队换回全家八个人的工分、口粮外,其经济收入在当时还是很可观的。他每次到我们生产队来,男人、小孩便在禾场上排队等候理发。只见他从布袋中取出推剪和剃刀,三推两剪一刮,不到三分钟就剃完一个,洗头则由每人自备热水、自己动手,吹头发就更没有这一套,只能用毛巾擦干完事。这样,其理发速度自然惊人,故被大家形象地戏称为“砍茅草”。其理发技术水平,我等实在不敢恭维,因为一律是“阿笋脑壳---马桶盖”。
    农村社员对此都习以为常无所谓,而我们知识青年就感到大失颜面、太对不起人民群众了。开始,我们只好热天戴草帽、冬天戴军帽,尽可能地不露出“马桶盖”。有条件的知青两个月跑一趟公社、县城理个发,平时蓄得再长也不劳这位“和清师傅”的大驾。后来,干脆自己动手、互相服务,虽然开始自剪有点狗啃螺砣、三不六齐,但后来技术逐步提高,远比“阿笋脑壳--- 马桶盖”强。
    这位“和清师傅”理完头发之后,便在各生产队农户家里轮流吃饭,都有酒菜相待,农户则由生产队记规定的工分。有一次,大队组织100多人到离公社60多里外的青山工地参加会战,他每月赶到工地为大家理发,也算是尽职尽责了。除此之外,这位“和清师傅”还兼职“阉猪”。只见农户将小猪仔抱过来,他马上分开两条后腿,拿出锋利的剃头刀,对着阴囊就是一刀划开,从中挤出睾丸割除,然后对准伤口喷上一口清水,往地上一丢便手术完成,哪有什么止痛消炎、缝针愈合。痛得小猪仔在地上哼哼唧唧,他却与农户谈笑风生、结帐收钱。只要有“米米”进腰包,这位“和清师傅”就不论你是人或是猪了。
    我招工走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进行,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渐上升了,审美观也相应地提高了。这位“和清师傅”的生财之道也逐步清淡,但他的儿女们也长大成人了。于是,他让大儿子到常德学习美容美发技术,回来子承父业,在公路边的老大队部开了一个美容美发店。除了男人、小孩来理发外,还有不少姑娘、嫂子前来烫头发哩。
“筷儿篓”
    当年在农村,不但物质生活非常贫穷,而且精神生活也十分贫乏,除了那几个样板戏,一年累到头电影也难得看两场。所以,人们在休息之余,便以讲白话、扯乱谈来“阐经”,打发宝贵的时光。除了张家长、李家短地拉家常,说笑话就离不开男欢女爱的床第之事。
    话说我们大队有户王姓农家,男主人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只知埋头拉车,不知抬头看路。讨的却是一个厉害堂客,家中一切大小事情都是她作主,由她说了算。而且,听说她在娘家时就有一些风流韵事。
    有其母就有其女。受母亲的耳濡目染,他们的女儿桃花从小就任性,读书又读不进,在家务农成天与人嘻嘻哈哈、打情骂俏,后来发展到红杏出墙、遍地开花。与其有染的男人,上到公社、大队干部,下到生产队长、会计、保管员,老的50多岁,小的17、18岁,反正是来者不拒。所以,有人背地里给她取了个十分形象的绰号---“筷儿篓”,意思就是男人的玩艺儿多得象筷子一样往里面插。
    父亲虽然教育开不得口,但她母亲却不是省油的灯。这样,凡与“筷儿篓”有染的男人,都得或多或少、或明或暗地给好处,对他家关照关照。
    久闻其名,未见其人。我们知青只是听说,并不知“筷儿篓”有何等闭月羞花的容貌和勾魂销魄的手段。
    那年冬天,县委组织青山工程万人大会战,我们大队派了100多名男女劳动力参战,也使我们知青有幸见到“筷儿篓”的真容。经人指点,我们在工地上见到了这位令无数男人拜倒的“筷儿篓”,却与我们想象中的“人面桃花”大相径庭:一脸横肉象个柿饼,双乳下垂象个堂客,身材长不象冬瓜,短不象南瓜……真是“丑人多作怪”。这等倒胃口的模样,就是白送上门来,我们男知青也提不起那个兴致。
    不过有一点,这“筷儿篓”倒是很随和,嘴巴也甜,对我们知青总是“张哥、李弟,王姐、刘妹”地称呼,有时还将不知从哪个男人那里要来的香烟、糖果,分发给我们知青享用。同时,还要男知青给她讲些大城市里的故事,要女知青告诉她如何按城里的审美观收妆打扮。所以,也还不讨人嫌。
    纸终归包不住火。“筷儿篓”的风流韵事,因与其有染的男人争风吃醋而东窗事发,多名干部受到组织处分,生产队的班子也重新换了一班人马,好在他们生产队都是清一色的贫下中农。
    “筷儿篓”一家是普通农民,无论给他们一个什么处分,也是不痛不痒、不尴不尬,还不就是进行农业生产的就地“劳动改造”,但终究还是影响了她家的“灰色收入”。
    过去,究其原因无非是“生活作风不正”、“道德品质败坏”、“革命意志不坚定”……现在科学地分析,还可能与“筷儿篓”自己性欲强烈的个体生理差异有关。
    我招工后,听说“筷儿篓”已远嫁到几十里外的常德县,开辟新的“革命根据地”去了。
民兵排长---小黑
    我们初到生产队,就认识了小黑---一个17岁的农村青年,个头不高(1.6米以下),皮肤黝黑,一口黄黑牙齿(因为抽烟,又不漱口),说话音调低沉沙哑,就象鸭公嗓子。当时,是老队长带着小黑他们几个人先到公社,将我们知青接到大队分配后,再接回生产队的。
    听干妈说,小黑的父亲是干爹的堂兄,都是苦大仇深的贫农。小黑下面还有一个12岁的妹妹,他母亲去世早,现在是父女3人相依为命。农村有句俗话:“穷单身,富寡妇。”他家由于没有一个女人操持,家里又穷又糟。他父亲既当爹又当妈,好不容易才把他兄妹拉扯大,自己一直无能力再婚。有一次,他父亲托人给小黑说媒,女方前来了解情况,一见他家这等窝囊样子,再也无人上门了。
   不知是小黑本人生性蛮横,还是他父亲从小溺爱娇惯,我估计是二者兼而有之。在家里,小黑不但好吃懒做,而且稍不如意,便对父亲、妹妹恶语相向,甚至拳脚相加。社员们背后都说他是个忤逆不孝的“大化生子”(大家当面都不敢说,搞得不好还可能惹火烧身)。在外面,小黑文化没文化,本事没本事,却仗着自己是根正苗红的贫农子弟,不知怎么还混上了一个民兵排长,成天吊儿郎当,不想出工干活,只想开会、当干部、吃“吊手饭”。如果到了八、九十年代,这小子很有可能成为当地的“五不烂”、“一砣毒”。
    有一次,有个富农子弟(此人原是50年代的老大学生,毕业后分配在湖北当教师,“文化大革命”中被遣送回原籍,后来平反了)在田间干活时不小心得罪了小黑。顿时,这小子不但破口大骂,而且用绳索将其捆绑关在生产队仓库里,又热又饿,蚊虫叮咬,并扬言要批斗他。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便说了小黑一句:“不要这么搞,都是一个生产队的。”谁知这小子反过来问我是什么出身,为什么要包庇阶级敌人?我也没有好话,理直气壮地回答他:“我们是响应毛主席号召下来的!”我知道,讲道理这小子讲不过我,要打架他也不是我的对手。加上社员们好说歹说,这小子才同意那富农子弟向毛主席低头认罪后收场。
    说来也怪,1970年6月下旬的一天,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我与堂弟正在生产队的砖窑添柴烧火。忽然,听到社员说:大队部遭雷击了,一些干部正在那里开会,当场就被雷电击翻了好几个,偏偏只有小黑一人被雷击身亡。后来,我在他家看到小黑的遗体,他父亲和妹妹哭哭啼啼,情景甚为悲惨。大队为其开了追悼会,还宣布了一条纪律:不许乱说瞎猜,小黑同志被雷击是遭报应。
    其实,此事既偶然、又必然。因为小黑当时一人靠着窗户边打瞌睡,那团球形滚地雷破窗而入,首先倒霉的非他莫属了。再加上他平时忤逆不孝的言行举止,怎么能不让人说他被雷击遭报应呢?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7-1 12:0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现在我越来越喜欢看长乐兄的文章了,有时候不禁会笑出声来,又真实又恰到好处,很对胃口。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 20: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看人一百,形形色色,过去的人如此,现在的人也如此;城里的人如此,乡里人也一样……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 16:5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喻大方 发表于 2018-7-1 12:02
现在我越来越喜欢看长乐兄的文章了,有时候不禁会笑出声来,又真实又恰到好处,很对胃口。

    实事求是地说,湖南知青网群英荟萃、高手如云,本人的拙文只有下里巴人的可读性,缺乏阳春白雪的文学性。但是,能在这里与知青网友、同道中人追忆往事,品茗现世,分享经验,相互鼓励,得到灵魂的慰籍,我等知足矣。谢谢您的欣赏和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 17: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捂不烂”小黑遭雷击,老天开眼!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4 20: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隐士安 发表于 2018-7-1 20:35
看人一百,形形色色,过去的人如此,现在的人也如此;城里的人如此,乡里人也一样……

那确实,谢谢安哥的欣赏和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10: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李耕 发表于 2018-7-2 17:19
“捂不烂”小黑遭雷击,老天开眼!

    老话讲得好:人在做,天在看。谢谢总统的欣赏和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9:4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谢谢夜深人静版主的关注和为拙文设置高亮!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07: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原汁朴实,生活味浓,故事说出来,读者自然兴趣盎然,接地气。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1 19:2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之所以能知足长乐,是因为过去那段经历太难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14:5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筱莜 发表于 2018-7-10 07:05
原汁朴实,生活味浓,故事说出来,读者自然兴趣盎然,接地气。

    当年,大多数农民还是淳朴善良的,但个别“要不得的人”也有。现在世风日下,有些农民就变成了“刁民”。谢谢您的欣赏和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8 10: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7-11 19:26
之所以能知足长乐,是因为过去那段经历太难忘。

那确实,谢谢牛哥的欣赏和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0 15:4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你的回忆可读性很强,是我感受到各地的民俗风情。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2 14:0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感同身受,文中主人翁的曲折人生似与自己相仿。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3 10:4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夕照老牛 发表于 2018-7-22 14:03
感同身受,文中主人翁的曲折人生似与自己相仿。

    请问:您所指的“文中主人翁的曲折人生似与自己相仿”,是那位被小黑欺辱的富农子弟、50年代的老大学生吗?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3 14: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知足长乐 发表于 2018-7-23 10:40
请问:您所指的“文中主人翁的曲折人生似与自己相仿”,是那位被小黑欺辱的富农子弟、50年代的老大学 ...

非也,是哪位男知青。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3 15: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又见老友的故事经,文字流畅,款款道来,人间百态,难以忘怀。何谓阅历丰富?且听知足常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3 15:3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砍茅草”有门剃头技艺饿不到。“筷儿篓”人不坏,水性杨花风流韵事不奇怪。小黑烂仔坏事做绝心太黑,天理难容遭雷劈!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6 14: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夕照老牛 发表于 2018-7-20 15:43
你的回忆可读性很强,是我感受到各地的民俗风情。

谢谢您的欣赏和点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9 19:4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青石 发表于 2018-7-23 15:22
又见老友的故事经,文字流畅,款款道来,人间百态,难以忘怀。何谓阅历丰富?且听知足常乐!

    这些故事都是几十年前发生的,我不过是把它回忆记录下来。谢谢您的欣赏和关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9-25 15:42 , Processed in 0.332324 second(s), 12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