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18|回复: 7

[回望50年】忆在千山红的日子(已经自审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7 16:4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去农场的那一天
1968年隆冬,红旗招展,锣鼓喧天。数百名胸佩红花,肩抗箱包的我们(原岳麓林校等六所学校的学生),在亲人和原工厂师傅的簇拥下,来到长沙客运码头,即将登上北去的轮船,奔赴洞庭湖中的国营千山红农场。下午二时许,“呜!”汽笛一声长鸣,轮船即将起锚。“哇!”刚才还在说说笑笑的一名五大三粗的小伙子,带头放声哭开了。船头、船尾一片哭声。毕竟我们还太年轻,毕竟是第一次背井离乡,毕竟是第一次骨肉分离……
翌日凌晨,经过整整12小时的航行,舱外尖利呼叫的北风惊醒了我们。钻出船舱,苍茫的洞庭湖上,四周一片漆黑。前方那黑幽幽的地方,显现着点点灯火。船员告诉我们,那就是轮船的终点站—茅草街(一个凄凉的地名)。此时,离天亮还有四个多小时。我们相邀上岸。一条狭窄、肮脏的小街。洞庭湖口的重镇—茅草街,在宁静中迎来了我们这群远乡的游子。街道一侧,有间候轮室。进得里边,橘黄的灯光下,或坐或卧着许多候轮的农民。我们中不知是谁突然尖叫一声:“买票了,快排队!”率领我们涌向售票窗口。刹时间,那些坐着卧着的农民“呼啦”一声,纷纷爬起,在我们身后排起了长龙,我们却哈哈大笑,跑出了大厅。我们沿街逛着,不免又恶作剧起来。纷纷大呼小叫:“油炸豆腐!”“整洋伞雨伞啵!”将长沙街头的叫卖声带到这偏远的湖乡。尖利的叫声,吵醒了熟睡的镇民,有人打开窗户对我们痛骂。不谙世事的我们,借此宣泄胸中的郁闷。
我们步行了五、六十路,直至中午才到达目的地--农场。当初去长沙向我们介绍农场情况的人告诉我们:农场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可眼前,瑟瑟的北风中,一望无际的田野里只是枯黄的野草、光秃秃的小树,牛粪稀泥糊芦苇杆而低矮的茅草房。我们全有了一种上当了的感觉。迎着农民们好奇的目光,我们被分成小组,分别安插到各个生产队,开始了“接受再教育”、“战天斗地”的知青生涯。
(二)一九七零年元旦
秋去冬来,历尽磨难的知青们迎来了一九七零年元旦。下乡一年来,我们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开沟、犁田、施肥、播种、插秧、收割,完成了一年的的农事。湖风吹皱了我们稚嫩的脸庞,锄把磨厚了我们柔弱的手掌。我们深深体味了农业劳动的艰辛,五谷的来之不易,也增添了胸中的郁闷。要过年了,有人提议来个大聚餐。我们又年长了一岁,前途在哪里?渺渺茫茫。暂且忘掉眼前的这烦恼,我们不甘在寂寞中迎接新年。除夕夜,60余名同学忙碌起来。 有的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了狗肉、肥鹅、嫩鸡;有的凑钱买来猪肉、鲜鱼、谷酒;有的运来一船船的棉花杆、稻草;几个机灵鬼在砖头上锉上槽,嵌上电阻丝,制成电炉。年三十夜,我们和从其他分场请来了几十名知青战友,坐在摆满丰盛酒菜的桌子旁,举杯共庆新年的到来。酒足了,饭饱了,有人敲起了扬琴,有人拉起了二胡,有人吹响了竹笛,悠扬的乐曲声中,我们唱啊,跳啊,哭啊,闹啊,折腾了一个通宵……
(三) 返城的那一天
“陈老师诶,你们这些长沙老师走了,我们的伢儿何搞罗?”学生家长肖娭操着常德口音,抓着我的手,久久不肯放松。这是一九七九年的夏季,我将要离开农场返城。与来时一样,我仍是那简单的几件行李,在五分校老师、学生和学生家长的簇拥下,准备离开农场。望着身边淳朴、可爱的孩子,我的眼湿润了。说实话,我并不想离开他们。落户农场十年有余。昔日的毛头小伙,如今已是而立之年了,孤独,渺茫。当初,我们来到农场,在农业生产第一线,泥一身、水一身地滚,知青中的相当一部分人,赢得了农场领导和广大农民的高度信任,纷纷被抽调到农场子弟学校、机耕队、工厂工作。在这些单位,知青们的聪明才智得到极大得发挥,他们的出色工作,大大促进了农场的事业发展。我在农场子弟学校工作了整整八年。当时,农场各分校,知青老师几乎占了三分之一。尽管这些知青老师都是从田土里洗净脚上的泥巴,直接走进了课堂,并没有受过正规的师范教育。作为“老三届”,他们受过严格、正统的政治、文化教育,具有良好的个人素质。走进课堂后,他们勤勤恳恳、扎扎实实地教书、育人;他们与老教师亲密合作,虚心求教;他们尽心尽力,满腔热情地为农场的教育事业作出了极大的贡献。此间,五分校先后有三十多位知青教师任教。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外语、音乐、体育,各门课程都由知青教师充当骨干。我们在实践中摸索,认真备课;我们不厌其烦,在课堂上谆谆善诱;课后,还不辞劳苦步行数十里地上孩子们的家里访问,帮助后进的孩子;我们努力培养孩子们的综合素质,教音乐、武术、舞蹈,组织他们排练文艺节目。节日里,孩子们登台表演自己的文艺节目,受到农场职工的热烈欢迎。那些年,农场的教育事业得到极大的发展。
我登上了南往的汽车,回头望去,送别的人们还在远远地挥手致意。我的心十分惆怅。在这里,我奉献了最宝贵的十年青春年华,在这里,有我们难忘的深情。然而我们又不得不走,蹉跎了的岁月,我们还想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得到补偿,我们还得奋斗啊!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7-7 17:04: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居敬兄。        请兄台稍等几日:组织者将于7月11号开出作者自审自选专帖,衷心期待着您的文稿。再者,您的标题前应加上规范的【回望50年】。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7 17: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居敬兄:建议你将《忆在千山红的日子》文,还修改下,补充些事例,这样会更好!一孔之见,供参考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7 19: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农场集体生活,个体插队落户生活,各有千秋,插队应该比农场要自由,艰苦的生活都差不多。
   你应该是67届吧?我记得66/67届是四个面向,唯有68届应届毕业生100%插队落户。
   不容易啊,熬了10年,尽管在农场分校教书,远离父母,生活艰苦,每个知青做梦都想回城。招工是1969年秋收后开始的,以后每年都有招工,你却苦了十年,盼了十年,却是最后一批回城知青,苦了你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7 21: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1:53:34 | 显示全部楼层
居敬兄:建议你将《忆在千山红的日子》文,还修改下,补充些事例,这样会更好!一孔之见,供参考哦。
篇幅所限,无法再加事例呀。谢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2: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应该是67届吧?我记得66/67届是四个面向,唯有68届应届毕业生100%插队落户。”
    我们的情况就复杂了!我本是1965届长沙市明德初中毕业。1964-1965年,长沙市举办了六所面向农林等行业的半工半读学校,我们这些虽然成绩不错,然而出身成问题的学生就进了这样的学校。1967这些学校被批判为“刘少奇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指导下的黑学校,下令解散,学生分配进了长沙市26个厂矿企业做学徒。1968年,老人家一声令下,学生全部下乡。应届的高、初中学生以红卫兵造反有理委员会为首,对此极为不满:本是面向农林业的学校学生留在城市工作,其余的都下乡,不合理。长沙市委无奈,另下文件,让我们也下乡(工作调动,进入湖南省12大国营农场,不作知青看待,不得招工、招生)。所受苦难与其余知青无异,长期在农场不得回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2: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望50年】忆在千山红的日子(已经自审稿
(一)去农场的那一天
1968年隆冬,红旗招展,锣鼓喧天。数百名胸佩红花,肩抗箱包的我们(原岳麓林校等六所学校的学生),在亲人和原工厂师傅的簇拥下,来到长沙客运码头,即将登上北去的轮船,奔赴洞庭湖中的国营千山红农场。下午二时许,“呜!”汽笛一声长鸣,轮船即将起锚。“哇!”刚才还在说说笑笑的一名五大三粗的小伙子,带头放声哭开了。船头、船尾一片哭声。毕竟我们还太年轻,毕竟是第一次背井离乡,毕竟是第一次骨肉分离……
翌日凌晨,经过整整12小时的航行,舱外尖利呼叫的北风惊醒了我们。钻出船舱,苍茫的洞庭湖上,四周一片漆黑。前方那黑幽幽的地方,显现着点点灯火。船员告诉我们,那就是轮船的终点站—茅草街(一个凄凉的地名)。此时,离天亮还有四个多小时。我们相邀上岸。一条狭窄、肮脏的小街。洞庭湖口的重镇—茅草街,在宁静中迎来了我们这群远乡的游子。街道一侧,有间候轮室。进得里边,橘黄的灯光下,或坐或卧着许多候轮的农民。我们中不知是谁突然尖叫一声:“买票了,快排队!”率领我们涌向售票窗口。刹时间,那些坐着卧着的农民“呼啦”一声,纷纷爬起,在我们身后排起了长龙,我们却哈哈大笑,跑出了大厅。我们沿街逛着,不免又恶作剧起来。纷纷大呼小叫:“油炸豆腐!”“整洋伞雨伞啵!”将长沙街头的叫卖声带到这偏远的湖乡。尖利的叫声,吵醒了熟睡的镇民,有人打开窗户对我们痛骂。不谙世事的我们,借此宣泄胸中的郁闷。
我们步行了五、六十路,直至中午才到达目的地--农场。当初去长沙向我们介绍农场情况的人告诉我们:农场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可眼前,瑟瑟的北风中,一望无际的田野里只是枯黄的野草、光秃秃的小树,牛粪稀泥糊芦苇杆而低矮的茅草房。我们全有了一种上当了的感觉。迎着农民们好奇的目光,我们被分成小组,分别安插到各个生产队,开始了“接受再教育”、“战天斗地”的知青生涯。
(二)一九七零年元旦
秋去冬来,历尽磨难的知青们迎来了一九七零年元旦。下乡一年来,我们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开沟、犁田、施肥、播种、插秧、收割,完成了一年的的农事。湖风吹皱了我们稚嫩的脸庞,锄把磨厚了我们柔弱的手掌。我们深深体味了农业劳动的艰辛,五谷的来之不易,也增添了胸中的郁闷。要过年了,有人提议来个大聚餐。我们又年长了一岁,前途在哪里?渺渺茫茫。暂且忘掉眼前的这烦恼,我们不甘在寂寞中迎接新年。除夕夜,60余名同学忙碌起来。 有的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了狗肉、肥鹅、嫩鸡;有的凑钱买来猪肉、鲜鱼、谷酒;有的运来一船船的棉花杆、稻草;几个机灵鬼在砖头上锉上槽,嵌上电阻丝,制成电炉。年三十夜,我们和从其他分场请来了几十名知青战友,坐在摆满丰盛酒菜的桌子旁,举杯共庆新年的到来。酒足了,饭饱了,有人敲起了扬琴,有人拉起了二胡,有人吹响了竹笛,悠扬的乐曲声中,我们唱啊,跳啊,哭啊,闹啊,折腾了一个通宵……
(三) 返城的那一天
“陈老师诶,你们这些长沙老师走了,我们的伢儿何搞罗?”学生家长肖娭操着常德口音,抓着我的手,久久不肯放松。这是一九七九年的夏季,我将要离开农场返城。与来时一样,我仍是那简单的几件行李,在五分校老师、学生和学生家长的簇拥下,准备离开农场。望着身边淳朴、可爱的孩子,我的眼湿润了。说实话,我并不想离开他们。落户农场十年有余。昔日的毛头小伙,如今已是而立之年了,孤独,渺茫。当初,我们来到农场,在农业生产第一线,泥一身、水一身地滚,知青中的相当一部分人,赢得了农场领导和广大农民的高度信任,纷纷被抽调到农场子弟学校、机耕队、工厂工作。在这些单位,知青们的聪明才智得到极大得发挥,他们的出色工作,大大促进了农场的事业发展。我在农场子弟学校工作了整整八年。当时,农场各分校,知青老师几乎占了三分之一。尽管这些知青老师都是从田土里洗净脚上的泥巴,直接走进了课堂,并没有受过正规的师范教育。作为“老三届”,他们受过严格、正统的政治、文化教育,具有良好的个人素质。走进课堂后,他们勤勤恳恳、扎扎实实地教书、育人;他们与老教师亲密合作,虚心求教;他们尽心尽力,满腔热情地为农场的教育事业作出了极大的贡献。此间,五分校先后有三十多位知青教师任教。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外语、音乐、体育,各门课程都由知青教师充当骨干。我们在实践中摸索,认真备课;我们不厌其烦,在课堂上谆谆善诱;课后,还不辞劳苦步行数十里地上孩子们的家里访问,帮助后进的孩子;我们努力培养孩子们的综合素质,教音乐、武术、舞蹈,组织他们排练文艺节目。节日里,孩子们登台表演自己的文艺节目,受到农场职工的热烈欢迎。那些年,农场的教育事业得到极大的发展。
我登上了南往的汽车,回头望去,送别的人们还在远远地挥手致意。我的心十分惆怅。在这里,我奉献了最宝贵的十年青春年华,在这里,有我们难忘的深情。然而我们又不得不走,蹉跎了的岁月,我们还想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得到补偿,我们还得奋斗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7-17 23:33 , Processed in 0.269006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