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80|回复: 6

(重上东山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8 11:3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重上东山峰)
耳顺之年后,总觉得夏天的日子有种漫长而过不完似的,匆匆划过的夜晚,紧接着又是一个长长的、火辣辣的白昼。清晨,太阳就早早的悬挂在小区十八层楼房的屋顶上,纹丝不动的停在那里不肯挪走,空气中弥漫着灼人的闷热,就连小区内花坛里那些低矮的植物在一束束炽热的白光逼照下都晕沉沉弯着腰,低着头,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只有草叶一样绿色、栗色的蚱蜢和昆虫,还四处蹦发出微弱而嘈杂的鸣声,树枝上那夏天独特的啴鸣声音和阵阵蛙叫,还有小鸟叽叽喳喳的歌声,以及小区池塘内绽放的荷花如‘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景象,多少还扫尽了我心里上的憔悴和昏倦,精神上仿佛有一种夏中逐凉的心醉感,好不容易熬到了黄昏,落日的橙黄色火球才无限热情地接受了夕阳的拥抱,整个西边通体辉煌,燃烧着一片血红的晚霞,
眼睛稍许久视,有股莫名的惬意,悠然的微笑,袒露在嘴角,犹如缠绵了几丝丝凉爽,慢慢敲击着我的心。彼时,我想起宋朝诗人晏殊说过 “画鼓声中昏又晓。时光只解催人老。求得浅欢风日好”。情绪里,不由得溢出东山峰满目苍翠的夏天来。
四十六年前,我曾经下放石门东山峰农场,在那里度过了三年的时光。骨子里有一种对东山峰的地域风情、民情风俗、山川秀景和曾经一起奋斗过的职工深深的依恋。特别是山上天街花海和山下泥市镇、南北镇的几番巨变,都没有躲过我的记忆,仿若之间,顿生感慨,这感慨中,眼里从来没有放弃过你的模样,只是几十年太会左右恍惚、折腾躲闪的经历,把奔波在路上的心揉碎了,曾经想放手逃离,现在却又把你捻回,填满我情愫的苍穹。山上昨日依稀,今日两鬓斑白,坐观着岁月春秋、看历史沧变。  
与彼时,是否感到?流年的钟声,在子夜里敲响,惊醒了我记忆的薄雾,那些无法用爱成全的往事,在沉淀了很久的忧伤后,又一次带着伤痕累累的过往,一尘不染的飞跃。而我站在时光的这头,看影影绰绰接踵而来的未来。想起过去的生活给予我太多负荷,我常用一种佝偻的姿势顽强前行。只有经历跋涉的煎熬,挫败的洗礼,才会渐渐厚重而充盈。现在,或许是物质世界泛滥了,人们越来越孤独。或许是现实形式太泛泛了,人们越来越追求简单淡泊,或许是功利的人与事太思空见惯了,所以,很多的时候在我灵魂深处依然渴望那弥漫一百里山峰的迷雾,在它其间且行且住。于是再不去揣度世俗的深浅与厚薄,付尽退休之身去东山峰上行走一番。
悉数着岁月的痕迹,每每打开一卷心语,记忆的碎片就染了一地的思情。想起三四十岁的时候,那是我人生最艰苦的一段岁月,承担着渐重的责任,拿着与工作量不匹配的薪水,艰难地权衡事业和感情,甚至还要面对着单位改制和下岗的挫败,其中养老和抚小的责任更是让我何以情堪?这中间的曲曲折折的事儿,真是说不完道不尽,辛酸又难言。流转在人生最迷茫的心悸里,泪爬上中年的心迹里,倾泻而下。后来,我学会着坚强,感悟到了一些年轻时不曾领悟的道理。好不容易,跌跌撞撞的熬到了退休,现在,我知道,让一切都顺其自然,在每一片荆棘的面前偷偷的微笑才是最佳的选择
昨夜,我,难以眠睡,起伏的心潮只怕错过了明天开车赶山休闲的时间,那山上的天街花海,是我与你的心灵相约;难以眠睡,只怕热风来袭时,看不到山峰柔软的心如何在万亩茶园掠过四季;难以眠睡,只为聆听曾经与现在,如何去饱眼东山峰那苍翠满绿的夏风。心里的事儿,说与不说,都是深念。时光的沙漏沉淀着铭心的过往,握着彼此的手,走过浪漫的夏,静静地轻扣着秋冬,拂过炽热如白的天空,依然如故微笑着拾起轻柔的方向盘携带着我的爱人与同学渐行渐近地从梦走来。
旧时光停在脚边,据记载,曾经我下放的东山峰一带是为澧水流域最古老地层(震旦纪),属湖南省石门县最大的中山山原地貌区,因最高山峰位于东山峰湖北之东而得名。东面坡度达50度,陡峭高俊,气势雄伟;南西北三面稍缓。山体完整,山顶较和缓,属石门县最大的中山山原地貌区。远望东山峰,给人一种雄浑深厚、大气磅礴之感。
   
东山峰山顶大部分是草原,山坡可垦地约占总面积的60%,腐殖质土层深20多毫米。正因如此,当时才选择在这里办农场,才有了我青春驻足的经历。该山葛蕨漫野,猕猴桃甚多。解放前,常有群众上山挖葛打蕨营生,有"荒年谷仓"之称。东山峰属武陵山脉,东西地势海拔在500--1500米之间,主峰海拔1516米,整体东山峰 呈垂直上长升地形,形成了"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的山地气候特征,年均气温13.6,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和气候环境特点,让东山峰成为避暑休闲旅游的理想之地,俗有"凉爽世界、天然空调"的美誉。
因此,这个盛夏,我想让心更贴近东山峰,让夏天凝结成梦里的一阵清凉。我在山上等你,等风来,风会悄悄告诉你夏日的风情,我在山上等你,等山峰的凉爽零落成内心一片温馨,我在山上等你,等朋友、同学都邂逅于东山峰知青广场,捧上一束花告慰知青的灵魂!
   
长沙的清晨,繁华街道上还有几盏向星星一样的灯光,映照着我憔悴的脸颊。伸手抚摸那浮肿的眼袋,一整夜的失眠,使眼睛里布满红肿的眼丝,是因为心里吸附了太多东山峰与知青心里的一种情结,还有与农场职工凝结的情感。思念中的班驳,我分明看见,一滴大颗的泪珠儿,在七月流火的思绪里激动地飞翔,因为那些思念,犹如一段逝去的记忆无法挽回。
双手握着方向盘,一些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炽热光线从空中透射下来,地上闪烁着丝丝粼粼的光斑,耀人眼睛的广阔的光波,使我眼睛有些发花。又使人觉得憋气。盛夏的天气,烈日般的阳光,扫尽清晨路边花坛里晶莹的露珠。车驶在长常高速公路上,依然烈日当空,沥青马路被太阳烤得软绵绵的,而且有一种焦枯的难闻味道。一栋栋乡村别墅和楼房静立在眼角两边的余光中,感觉有种山乡巨变的味道。温柔而又矜持远处的连绵山峦、村舍、集镇,盈满了岁月的旧时光。终究,我执念于过往不肯放下,望向你的方向,总有大段的空白,原来,时间悄然而逝,亦让人感受着昔日知青回城后,在自己的故事里,将自己哭到七零八落无所依附。经历了积累,整合,沧桑后,变为踏实,谦和。如是,在甲子之年有一种广博的内敛和文化的质感。
一路上,我反复呤咏着杜甫《夏夜叹》里“仲夏苦夜短,开轩纳微凉”的两句诗,心才稍稍安许。很多事,唯有当距离渐近的时候,才能回首看清它。此刻,车已过石门县城,山的磅礴语言把我们领进了层峦叠嶂状态中,我的心便波澜四起。心里默守着一些片段,在记忆里反复播放。东山峰的往事总是难以封存。多年以后,我依然还记得你,那里的水库、万亩甜菜、糖厂、知青修的公路、农场的医院、学校、商店,还有一起并肩作战的职工。可东山峰又曾会还记得我呢?北山二分场三队的那汪泉水是否还能倒影出我清纯的模样呢?是否,尘封的岁月,意味着历经沧桑之后都要归于沉寂呢?最终,还是要直面生活的真容,因此,每次回眸,都有一种难解的心灵忧伤。
   
今天,再次重返东山峰,看到沿路的山庄和乡镇的变化,使我又想起了从前的东山峰农场,昨日如梦,烙在心间,成为生命中的刻痕,一场知青的花开花落,那些经历的苦难,在冬雪潮湿的冷风里有着青涩颓败的味道。秋天满坡枯黄的茅草花絮在风中孤独的摇曳着,仿佛失去灵魂的光鲜。前途的迷茫却无法抵挡缺口的荒芜,没有人告诉我应该如何的去温暖薄凉的世界。命运给予的绝望,渗透在时间的宿命里,疼痛的触动,似一只手轻轻的握住我的心。每每想到知青在山凹里的生活,那真的伤到我了,这是淡定和沉默下,无法平息情绪分泌出的凄凉。
   
这次自驾游,我爱人是一起同随,她是第一次来东山峰,她之所来,完全是避暑、休闲、观景,如果说有些兴趣,那也是一种欣赏山区风景的新鲜感和好奇。她没有下过乡,也没有当个知青,更没有任何知青的生活的经历,只是平常多次听我说起知青那些事儿。知青的故事很长很长,需要一生一世,慢慢讲给她听;山峰的漫漫长夜,还是忘不了过往,痛在敲打着惆怅。东山峰上知青的留言,我看了千遍,还是舍不得删除,知青的情结注定将成为记忆,执笔,不为诉情,只为记下知青走过的痕迹。
   
晚饭后,已是黄昏,洗漱完毕,我搬了几张木靠椅放在乐峰山庄的坪前,这里没有蚊虫叮咬,大家享受着山上宁静夏夜别至的凉爽。此刻,我的灵魂幸福而又疲惫的躺在山峰的怀抱中,青草和泥土的气息迎面扑来,那是山的味道,知青的味道,一天驾车的劳累顿感退去。抬头,遥望夜空,繁星点点,我想到了青春,想起了三年的知青生活。一缕清柔的月光透过鬼魅的山峰,洒在这坪前,平台宛若镀了一层银光。主人家两条狗此刻也安静的躺在我旁边,任你轻轻地抚摸,俨然我还是山峰的主人般。
   
静谧的深夜,抬头再看天空弦月如钩,夏虫脆鸣,几许繁星陪伴闪烁着冷月。淡淡清风拂过,卷起席席往事,夜晚的山峰,注定有太多太多无法掩合的知青故事,多的,能从黄昏读到黎明。曾经一度,哀伤不知如何安放,千度的沸腾的心,在这里薄凉,只在一笑之间演示,世态炎凉,一笑尽释。东山峰啊!那人,那山,那事,早已是萦绕在我爱人心里的一种心结。仰头叹息,那些知青生活苦难的婉辞丽句,居然能勾起她五彩斑斓的梦,不尽然,东山峰就这样轻轻把她写进暗香浮动的篇章里。
   
第二天晨曦,我带她到秀峰酒店的前坪观看日出,这里是山腰中的一个高处,人站在最高处,才能脚踩迷雾,不再迷惑。才能看清层林尽染,青山荡漾,领悟人生。
迈步登上几级台阶,从秀峰坪廊扶手处,透过一排排冷杉树,
眺望远处壶坪山方向的山尖中,渐渐地,那东方的雾气先有些微红,慢慢地、这红色越积越浓,便突然划出一线鲜红,那鲜红里突然蹦出一个通红的圆轮。这时的太阳,像汽车盘那么大,像熔化的钢水一样艳红,带着喷薄四射的光芒,坐在东方的岭脊上,用手撩开了晨曦轻纱似的薄雾。这,就是她在东山峰所看到的日出。在这样的地方看日出,一定是不枉此生!特别加上四周景色层峦叠翠,潺潺流水,太迷人了,夏天该是这样的!烂漫又明媚,看了不自觉有个好心情!
早饭后,我们又从场部开始上山,突见南边张家山、观音尖方向,雾霭泛起,乳白的纱把重山间隔起来,只剩下青色峰尖,真象一幅笔墨清淡、疏密有致的山水画。过了一阵儿,雾又散了,那裸露的岩壁、峭石,被霞光染得赤红,渐渐地又变成古铜色,与绿的树、绿的茶园互为映衬,显得分外壮美,看得我爱人只呼此景壮耶、美哉!
   
车往队上方向驶去,队上高度海拔1200多米,车停靠在湖坪,跟老职工肖国民、雯姨打过招呼后就径直朝队上走去。其实,每次来东山峰,我是必去原来的队上不可,就像朝觐般寻寻觅觅中找寻我自己的踪迹。就如又见惯了茅草的绿,从春天燃烧到冬天,然后从眼里蔓延进心田,化为一颗尘埃而不是你想要的完美的结果?今天我来了,还带着我的爱人来了。此刻间,让她细看我那段曾经以为美好的青春时光,映入眼帘的却是孤独的老职工赵振华和一幅满目疮痍的荒凉,原来我们居住的茅草房全然没有了痕迹,岩石房坍塌得只剩下残壁,布满尘埃的原厨房木门里,满是杂草的院落,几间破旧得关不住风的知青宿舍,还有队上原来唯一的水井都被杂草树丛所遮挡,荒废的静静躺在哪儿向我诉说。再往前面山坡山远眺,那些曾经用血汗开垦的土地已被满坡的茅草和杂树覆盖,站在此地,岁月苍老的不仅是面容,还有那些曾年少单纯的心。我这才发觉我错了,有些感动是会老的,当你不再年轻时,请不要轻易推开尘封已久记忆的窗,只用记住曾经感动过,至于过程,让我们故意忽略吧。它从一个侧面增加了我生命的厚度。在悠悠岁月里再次洒下奋斗的种子,在风平浪静中微笑。把沧桑寄在枝头,把离愁埋入尘埃!
从队上出来往北山二队驶去,车停在原来我们垦荒的坡上,
看着坡上坡下望不到边的茶园,突然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我安静地在时光的隧道里漫游,思绪的闸门在太阳的光辉里打开,是因为想起了这里曾经是我挥汗洒泪的地方,想起了熟悉的老职工刘正田的身影,想起了知青同学曾经说过的那些话语。或许有一天我们都会来不及说再见就离开,如果真的是那样?我心里总是会携满了沉甸甸的泪光。
此刻,只见我爱人突然惊呼;好美呀!眼光谁她而去,远处是重重叠叠、连绵不断的山峰,山峰青得象透明的水晶,站在半山坡上,阵阵微风吹拂着千亩茶园,那些扎根于石缝中的松树枝,都我的面前呈现出壮美的景色。那片片茶园泛起成墨绿色绒毯,汇集成了一片绿色的海洋。在山风之中,千枝婆娑,万枝摇曳,并发出阵阵涛声,把颜色倒在了山峰上,真是让人神往!
我躲在公路边大树的阴凉处,默默的凝视着远方,无声的交流也会激荡起心灵的震撼。只想在这块熟悉的土地上,慢慢雕刻着我的记忆,即使萧条却又茂盛,湮灭却又浸透绿意。内心愈加静谧清丽,流淌了今生烟雨,朦胧了往日的痴恋。
返回乐峰山庄后,洗漱白天的倦意,午后,乌云遮盖了烈日最后的一丝温存。在一场大雨后,悄悄地落下了说好的承诺。流逝着的时光只负责在我皱褶的脸谱上涂画沧桑,天街上匆匆的身影,破败的糖厂、萎缩的水库,那山凹里残缺的痕迹,投下是那么的难堪。看雨后被山峰包围的窗前,想起今日染进的眼帘的一切,不觉得思绪中总是写满了心事,或欢悦,或忧郁,或伤感,或迷茫,那白天目睹时的一些不经意的回眸,泪水滑落满脸。茫然中习惯的想起自己这一生。
生命的年轮不停的旋转,似水流年的岁月把我们带进了垂暮之年,有时候思想可以欺骗自己,但身体是不会说谎的,它忠实地帮我们贮存所有的情绪,提醒我们要去真实地面对自己真正的需求,让我们好好地去处理。甲子之年,身体绝大部分的疾病就慢慢呈现出来了,按照我国中医的古老智慧来说;肾主恐惧,肝储愤怒,肺藏哀伤……。现在,我就明显地感觉到身体各部位大不如以前,常常腰痛、颈椎痛,眼睛也昏眩,内脏各器官偶尔还发出些抗议。
   此时,我想起茅盾文学奖得主周大新最近出版最新长篇小说《天黑得很慢》,她,敏感关切老龄化社会庞大人群的涌动,以及他们复杂隐曲的心境;“天黑之前,人生最后一段路途的光线会逐渐变暗且越来越暗,自然增加了难走的程度。因此,60岁以后更要看透人生,尽情珍惜、享受人生。同时,更要理解、看淡这最后的日子,做些心理准备,道法自然,泰然处之”!
现在,我已退休多年,也有了淡然的心境,打开心扉,一切默默前行,不言不语,想边走边看的优雅,想边走边忘的豁达,不再挣扎到开始疲倦。而且还有大把的自由时光,终有时间了,不需要再朝久晚五的上班,不需要再为了生计四处奔波。甚至还有点小积蓄,有一部小车,有着自己的房,“自此光阴归己有”,如今的我们还可以一杯清茶、一首乐曲,一部车开自想去的地方,不再担心聆听那来之世间或冷或暖的沉默!
躲在东山峰的盛夏里,心还在悄悄的思语着;忽然间就想起;诗人北岛那句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微是卑微者的通行证”。此话再一次喷发般在头额中随许许多多的思绪在转动着,我无法忍受往事的堕落,只想对过去的时光终结。心是安静的,就让我在这里度过苍翠满绿的夏天。今晚的山风在掌心寂静的穿梭,仅仅瞬间的安慰就弥补灵魂的漏洞。想念自己每次盲目伸手时的孤独,苍白的无处躲藏。清凉和安静的内心,让灵魂包裹着山峰的雾,粘稠着茅草坡上的记忆,诺言跌碎在时光里,变的物是人非,深夜的窗外,皎洁的月光,寂寥的夜色,微凉的风吹着裸露的双臂,是这样的惬意,常常检阅自己的过去,很多人和往事都在时光里留下伤痕,未来掌握在命运的手中。温暖的活在当下,应该不会惭愧的。
不知不觉,休闲的假期过去了,十多天我们欣赏了东山峰盛夏的凉爽,也悟出许多人生的感悟,心在大自然中漂染而得到释怀。现在我们都已走到了中年,用什么样的心态生活,决定着我们的心情。人到中年,不话沧桑。只为垂钓年年岁岁中的,可见可感。把生活过得简单、清闲、自在,与同学、朋友、知青常相聚,或者打打牌,或者去徒步去旅游休闲,这就是当前许多退休之人的生活方式,无可非议。
我想,人到中年,人皮囊再美也砥过时光,唯有精神状态历经岁月的磨洗才会蓬勃丰盈当所有的邂逅连同我的身影在远走,我会记住平仄里曾出现的人,有过和我一样的胭脂梦。这就是我这次东山峰之行的感悟!
2018年x月x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7-10 06:3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记述、感慨,一篇长文,要是加上日出、游览的照片,那将更精彩!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08:58:3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版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晚饭后,已是黄昏,洗漱完毕,我搬了几张木靠椅放在乐峰山庄的坪前,这里没有蚊虫叮咬,大家享受着山上宁静夏夜别至的凉爽。此刻,我的灵魂幸福而又疲惫的躺在山峰的怀抱中,青草和泥土的气息迎面扑来,那是山的味道,知青的味道,一天驾车的劳累顿感退去。抬头,遥望夜空,繁星点点,我想到了青春,想起了三年的知青生活。一缕清柔的月光透过鬼魅的山峰,洒在这坪前,平台宛若镀了一层银光。主人家两条狗此刻也安静的躺在我旁边,任你轻轻地抚摸,俨然我还是山峰的主人般。大赞文章写得真美,令我们读者随之进入胜景。真是形同身受亲历其境乐淘淘!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版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到中年,人皮囊再美也砥过时光,唯有精神状态历经岁月的磨洗才会蓬勃丰盈当所有的邂逅连同我的身影在远走,我会记住平仄里曾出现的人,有过和我一样的胭脂梦。这就是我这次东山峰之行的感悟!
拜读了东山峰美文,文字优美得以让人跟着进入佳境,领略了你东山峰之行的感悟。石门版主九澧之子的帮助下,我们湖南知青网摄影小分队去石门罗平拍摄日出回时经过东山峰,但没有登山。也曾有东山峰 农场网友邀约我们去东山峰,种种原因未能如愿。拜读楼主佳作后收获不小。谢谢!谢谢楼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超出版主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7-20 09:13 , Processed in 0.286815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