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06|回复: 16

【回望50年】我的华容知青岁月 (孙福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9 02: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一、别了,长沙
    那一天上午十点长沙阳光灿烂。
    一九六九年春元月九日清晨,我和弟弟孙福新用轻化工厅送给其每个子弟上山下乡的纪念品:两个多平方米一张洁白柔软塑料布和草绿色背包带把被子和垫棉絮及床单分别打成两个背包。一个昨天就整理装着自己初中高中一年级及姐姐高中时期数理化语文等教科书及《马克斯传》,《共产党宣言》,《毛泽东选集》,《毛主席语录》,《毛主席诗词选集》,《红岩》,《鋼铁是怎样炼成的》,《清江壮歌》,《辞海》,《新华字典》,《求益英汉小字典》,《农村医生手册》,《农村有线广播》,《农村电工手册》,《农用机械维修手册》,香港龙门书局出版的《实用机械工程手册》《柴油机手册》,《五金工具材料手册》,《农用水泵手册》,《蔬菜栽培技术》,《中草药图集》,《革命歌曲大家唱》,残本《三国演义》等书籍。 及厅里送的几包“光辉”牌洗衣粉,几条“马头”牌肥皂。几小袋治疗伤风感冒发烧咳嗽拉肚子胃痛等疾病,红药水紫药水霍香正气水十滴水仁丹丸六一散清凉油药棉纱布胶布等内外科药品材料。备用的鞋子的大包装箱。 一个籐编衣箱则装着换洗衣服等。
    七点多钟,已中专毕业分配到水泵厂工作的发小戴X X来送我们,用他和工友们“打会”买的崭新的69牌凤凰牌单车帮我们载着那十几公斤重的木箱子和衣箱,横杠还挂着一个被包。我则背着另外一个背包,弟弟拎着一个装有搪瓷洗脸盆洗漱用的网袋子在妈妈姐姐妹妹的陪同下顶着寒风踏着残霜走出东门捷径经过东茅街育婴街横穿过黄兴南路到坡子街,当走到曾居住过十年的厅里的老宿舍门口时,几个老大妈和阿姨迎着我们走了过来,拉着妈妈和我们兄弟不停的安慰着,并簇拥着我们走过火宫殿,湘江剧场,坡子街小学,下坡子街,小西门,到了客运码头只见周边红旗在寒风里飘飘,锣鼓在哀号中喧嚣。人头簇拥,吆喝震天,亲友们千叮咛万嘱咐。没有拉手,没有拥抱,我拉着弟弟向送行的长辈亲朋深深地鞠了一躬,强忍眼泪笑脸说:请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弟弟的,我们会好好锻练自己,不会有事的。也请您们保重!在妈妈她们轻轻的抽泣声中我们忍痛转身走进码头在周正规老师和其他二中领导和船员的招呼下,我们把行李搬上了停在码头边的大客轮上。我们被分在客仓内,仓内两溜6张床对立,中间有宽约一米的过道,每张床坐三个人,倒还不挤,但30多人住在一室就热闹了。我们俩兄弟,张泽洪等这些年亲如弟兄,过往甚密,一同转户口的白果园廖家老屋十位哥们中的八位和沾亲带故共十四人就坐在这里了。在船家的反复催促下亲友们依依不舍的上岸。九时多在轮船悲摧的哀呜的汽笛声中,右弦稍稍倾向河岸的轮船缓缓向江心行驶,大家跑到船的一边向岸上的家乡兄老们挥手告别,五百长沙靑年的热血重如山,这时刻均拥向一边跳着喊着压得这船险些受不了!船头一摆一些人回到了船仓一些人跑到了船右后面,船一平稳则加速顺流而下。岸上亲友们仍在呼儿唤女,人人流泪,家家悲伤。我看到妈妈还在与邻居付老太太在说些什么,妈妈一时间看看天,一时间看看船,她们俩人拉着手情绪比周围的人们似乎平稳一些。七十多岁的付老太太是大院中的名人,届时都未嫁人与妹妹一家的三代人生活在一起。她爱喝点小酒面色红润慈祥端庄,得闲时常见她手执书卷吟诗作画,常给小辈讲些故事。非常喜欢和关怀我们屋里的四个兄弟姐妹,妈妈从事的街道工作既忙又杂有时实在忙不过来时她亦常常过来帮忙照料我们几个人。妈妈是个性情中人又有高血病容易激动,今天我一直担心她会因两个儿子都下乡而受不了挺不住(父亲正在隔离审查中)。心中稍定但似乎有点疑惑,不知道付老太太当时跟她说了些什么话能让她化悲伤为力量而心平气和?
     又见漫江碧波磷磷,这时太阳光划破云层化为万朵红霞,枯水季节轮船在远离江岸的航道中很快驶过了五一路轮渡码头。已经见不到送行的人们亦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而我在心里说:别了长沙,别了妈妈姐姐妹妹,别了长沙的父老乡亲们和付老太太!几年后妈妈对我和弟弟说:你们一定想知道当年在小西门码头送你们下乡时我能挺住不至于病倒的原因,是搭帮满腹经纶的付老太太安慰我说:孙妈妈你千万不要伤心难过,你看船离开的时候,虽然早上天寒地冻现在却紅日当空阳光灿烂,你家大毛三毛(我们的小名)虽然当下会遇到一些困难,吃些苦,但一定会克服困难得到锻炼,前途似锦的!妈妈说正是这几句话安慰了当时的她,也正是这些话使自己一年又一年默默地守望,谒力支撑这个四分五裂的家及倾尽全力的帮助你们!当然当时的我不知道当我们踏上那轮船甲板那一时刻开始将离开长沙20年,而在那一刻会得到一位老人对我们如此的关心。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02: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二、初到塔市驿
    古时候这个地方曾建有镇伏河妖的白塔,也有过四门两街市,还有留驻过往官差的驿站。成就了名副其实的塔市驿一一这将是我在未來时间生活的未知空間?那天我们告别长沙乘船顺湘江而下,入洞庭过岳陽,到长江溯江而上旁晚时抵达洪山头码头。此時插隊落户在砖桥和东山公社的同学和同乡们在热烈的锣鼓声中下船登岸离去,船上刹时空了下來,大家均感到了离愁别绪但又莫可奈何。惴惴不安中我们很快抵达我们的目的地一一塔市驿。船头耀眼的探照燈把明亮的码头照得如同白昼,锣鼓喧天,在热烈的欢迎声中,我们登上这陌生的土地。被公社领导和欢迎的群众安排进了公社大礼堂。简短的欢迎仪式后吃过晚饭就安排在礼堂的主席台地板和观众长椅上开舖各就其位就寝,也许是整整一天精神和体力的折騰让大家十分疲憊不堪,年輕的人們尽管怀着对家乡,对亲人的无限思念;对未來世界和前程深深的惆悵还是沉沉的睡著了。第二天清晨大家早早就起來整理了行李,留下同学帮忙照看,我们冒着严寒到丁字型街市和长江堤岸,码头转了一圈。站在长江大堤上见到了横无际涯浑浊的长江水静静的流过码头上游约200多米的麻石堆砌成的上矶头和下游稍远些的下矶头蜿蜒东去。极目向东西方远眺均不见传说中的镇江白色宝塔,只有崩塌江岸上萧瑟芦苇。有几条机帆船,貨轮和一些打漁船停泊在趸船周围。东南边千米开外矗立的小墨山上神奇的飞蛋依稀可见!此山北面百把米高的山体已开采成灰白石壁。西北方靑山连绵不远处便为鄂省公安县地界。大堤下的小镇也不见那东南西北四门,原先的十字街头已是丁字街,下堤沿街走在靑石板铺砌成的路面,两边的店铺和人家陆续开门。“好漂亮的妺子”(原为“好涨的鸠鸠”当年长沙方言)!廖兄惊呼道。我们几个也放眼看去,只见丁字街转角处一门脸曲尺柜台内一年轻小姑娘虽衣着朴实但掩盖其芳华,姣好的面容,白晳的皮肤,丰满的身材……难怪平日含蓄文雅的才子廖兄会情不自禁地赞叹!那位姑娘见到我们灼灼眼光倒也客气地向大家微笑着致意。一笑傾城,我们感到春天的般的温暖,我则有些惊奇:不是说好山好水才出美人吗,传闻中的华容不是穷山恶水,天隔地远,血吸虫横行,缺吃少喝的地方吗?见到这样水灵的人儿,这里真是那样的地方?也许我们这次的运气不见得那么“潲”!我们的“命”大多还不错,但“运”总在“好”与“坏”之间徘徊“。“好”的秤盘大多押不起“坏”的秤砣...但愿这次坏到了极点就应该向好的方面转变;别的不敢奢望,我们能吃饱肚子就好了。吃饱了早饭后,我们一百多人被分配插队到公社较为困难的山区诸如:墨山.芦花.兰家.贵竹.高峰.烟筒.马安.新庄.风波等大队。
     我们结伴到华容的八位同学却被分配两个大队;我和弟弟福新,廖兆晴和其妺妺兆芬,兆芬的同学四中的董湘梅被下到新庄四队。张泽洪,万国成,邹建秋,彭庆和(家六兄的邻居)下到风波六队。杨子文,阎家六,郑文华和其妹慧媛,周丽下到风波二队。三个队之间各相距二,三里。风波二队离公社社部最远,我队到洪山头比他们近一些。我们当然不知晓当年这么分队的原则,现在就更没有什么意义去搞清楚这一点了。但我知道不管过去的大锅饭时代还是现在的初级阶段普通人家生活的好坏大多与工作的单位有关。但愿明顯不占天时和地利的这次分配能让我們占点人和吧!
     我们新庄五人与风波九人同行奔赴插队落户之地。
     当时天太寒冷,我穿上了父亲送给我的他当年从香港带回来的麻黑色纯毛大衣。也许是这件衣的影响:我俨然像个有背景的人。当时的农村很呷这一套,把来接我們的大队干部唬得对我另眼相看。对大家讲:为了平衡那绑在马鞍后部我那沉重的书箱和两包舖盖行李,要我上马,我当然不会辜負贫下中农的青睞,坐上灰白色的高头大马的马鞍脚踏脚蹬轻松迤邐而行。而同学们却步履越來越沉重的走了十多里简易黄沙公路,骏马奔弛中我认识了养马人彭松年,他见我马还听我的话,骑得还行,便把马缰绳递与我,还热情教授我令马行止的口令,左拉右摆缰绳控制马左右行走的动作,这是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第一课,从小接受能力超群的我是不会绊长沙学生伢的式样的,在马上试了几下,就觉得心領神會,得心应手了。看到大家都走得辛苦,我对大队干部说建議換人上来骑,他讲这马本来非常认生,一般不让生人骑的,只所以开始让你骑也就是试一试,没想到这马竟然不认生。(我现在想这马对我并不是马眼识人,只是那件纯羊毛大衣也有它们家乡草原的老乡的气味的影響吧)。他不同意换人,我又问到队上还有多远?他说:还有二三里路,我一想不远了,也就作罢论。我们很快就领教了华容当地人口中的二三里的实际矩离(以后问路时只要听到还有二三里路途时,就知道起码还要走多久),又走了个把钟头便进入乡间小路,然而当走到一三叉路口时马不再尾随张泽洪几人,昂着头迈开长腿走向左側的一田间小路,我以为马走错了路,急忙发出停的口令,收紧摆动右行缰绳,但这些刚学的功夫全失灵!它不听指揮,迈开大步,奔跑起來,我顿时紧张起來以为马发烈了,马越跑越快越跑越远,禾是搞?!我看到路左边一块田里有不少锥形草垛它周圍还有不少零散的稻草,我急忙左脚稍稍踩在马蹬上,右腳踢掉马蹬翻身从马背上滚向了左側的那些稻草堆,还好!我落进了柔軟的草堆里,虽然有些狼狽,但没有受傷。这时间彭松年追了上來,一声口哨,喝止住了飞奔的马儿。见我冒得事,彭爹告訴我刚才那三叉路口便是我们大队和风波大队分手的地方,这匹马到公社常來常往多年,早就认识路了。你硬要它跟你的那同学走别的路,它当然就不听你的指揮了。这是张泽洪他們也跑了过来见我还好,就此告別走向了通往自己大队的乡间小路。"老马识途"这么熟悉的成语和常識,但在实际中竟然一点反應都沒有!难怪我們“要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了。再走了廿分钟,大队干部说:前面就是我們大队啦!经过近四个小時的跋涉我們终于抵達了新的安身立命的田庄(新庄)
    几乎全生产队的老少爷们.拖儿带女都来村口热情欢迎我們五人的到来。我們十分感謝和感動。在村民前呼后拥中,队长首先将兆芬,湘梅两位女同學领到彭振新家落户。兆晴,我和福新分到彭汉江家住宿。两位女同胞的居住的条件较好;振新家安排她们入住右邊的廂房,架子床,衣柜,书桌,洗臉盆架,饭,长板凳。堂屋里有刚砌的柴火灶,碗柜,饭桌,水缸,木盆,提水桶等应有尽有,这些是我们五个人烹煮饭菜用具和就歺的地方。我們三位住在汉江家堂屋后的小披间里,约十平方的室內仅有用土砖为腿,木棍为架再舖上稻草编成的草垫搭砌的三面抵墙宽约2米的大床。一个小条案,两个木凳。小屋北向后墙有一小门,门外屋檐下左侧有简易厕所,右側是汉江老弟房屋的范圍。屋外簇擁着一小块稀疏的竹林在寒风中搖摆,凛冽的凉气从屋頂黑瓦依稀见光的缝隙中钻入,压在头顶上,令人寒彻。
    新庄四队当时有98人。全队人仅有四个姓;当地笑称:彭李霸,江胡班子。彭姓社员住两个屋场,李姓社员则散住一个屋场和周边。胡姓社员的房屋距离振新家约五米。江姓社员的屋子与彭汉江家隔水圹相望,距离约30多米。李姓社员全为中农,家家条件好得多,房屋周正间数多,天井连廊布局合理,房前屋后绿树成阴,农具,渔具,小船齐全,明玻床,大衣柜,五斗柜等家具齐全。彭姓社员全为下中农,而且几乎有一半家大门上挂着政府授与的“光荣烈属”的牌匾。当地政府贯彻执行最高指示“知識靑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非常到位。这就是我们五人全部落户到两位彭姓社员家的原因。
    在队长李汉江家吃过晚飯后,队长对我们大家说:由於现在天寒地冻,吃的用的东西都沒有准備好,加上灶刚砌好泥巴都冒干,计划物質大铁锅火钳火钗锅铲菜刀等也冒买全,还有待时日的,队上安排你們像上面下来到大队工作的人干部一样吃“轮供”;就是每天轮流到队上各家各户去吃一日二餐饭(冬季农闲当地只吃二顿饭分別在上午十點和下午四时)。想不到非常讲礼性的华容老乡竟然也给予我們这么好的礼遇!但吃二歺我们受得了吗?也只能随遇而安了。我們都非常礼貌地再三感謝!
    然而下乡头一晚,天老爷也不愿意放过我们!廖三钻进他那据说是美国二战时的援华救济品铁灰色的鸭绒睡袋里靠墙而卧。我和弟弟福新睡在外侧。床宽约2米,三人倒还不挤。今天赶了几十里路,加上“应酬”多多,心力疲惫不堪,大家不久便沉沉睡着了。每知睡到半夜,惊醒过来。只听到屋外北风怒吼,室内地面床上依稀一片白色。手电光中,只见头顶上,白色的雪花正从房顶瓦缝中钻了进来。萧萧洒洒的落在地面和床上。大家的头发和脸上也湿漉漉,冷冰冰的,是溶化的雪水所致!大家连忙起来,抖干净被子和床单口厚厚的冰雪。深更半夜我们无法对付屋顶瓦缝里入侵的雪花,只好用那两张原包装被子的白色塑料布盖在重新整理好的被子和睡袋上面。凑合着睡觉,别的地方这时就管不着了。早晨來喊我们去他家吃饭的房东的老弟振环见我们室内“雪景”,便跑到外面大喊大叫招呼人们来“观光”;闻讯赶来的乡亲们见此情此景,莫不同情。李队长表示歉意之余又无可奈何的说:队上找来找去也只有这地方符合规定。此时队上的保管员远近闻名的篾匠胡爹进言到虽然屋顶瓦上的雪现在被冻严,暂不会飘雪了,但天晴解冻雪化时可能会更麻烦。雪水搞不好就会漏下来的,他建议用几根竹竿和育秧的薄膜暂时搭个棚架挡雨。待天气真正好的时候再上屋捡瓦加盖油毛毡等。队长欣然接受胡爹的首条建议,马上安排胡爹和几个劳力帮忙整理和打扫室内和搭建棚子等。两歺饭后我们回到小屋时,只见床上面的防水防漏的棚子已搭好,轻巧结实,稻草垫子又给换新还加厚了一层;散发着稻草的香味。地面也清理干净,做事的乡亲们已散工回家,我们只能另寻机会面谢啦。
      轮供的各家各户大多客气热情慷慨,由于冰天雪地新鲜蔬菜不多,一般都是坛子菜.辣椒炒酸菜扎辣椒.辣椒罗卜,酸豆角,酸黄瓜,腊八豆,黄豆豉酱,南瓜,红薯等。少量的晕菜多为咸鱼腊肉,咸鱼腊肉是队上年前干圹捞的鱼和宰杀集体的年猪后,按各户人头分配所得再经自己加工制成。咸鱼和坛子菜真下饭,腊肉大多是切其几小块和一大锅罗卜片炖汤后食用。这种烹煮加工的腊肉罗卜汤在腊月间子,使人吃在口里饱在胃内暖在心中。(过去的近五十年里,每临冬季时我们家还要吃几次,以享受此美味佳肴。华容的朋友们你还记得这道菜吗)!每歺饭管够,两大碗米饭后,还要来一碗米汤熬锅巴。
     吃完上午饭后,主家常常会客气的留我们“向火”(这个字眼可以在《水浒传》中可以看到,也会是文字中的文物吧,现代长沙就是烤火的意思)
     只可惜大多数人家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社员们告诉我们:新庄四队名义上地处塔市公社的山区,却距西南方向的桃花山,正西方向的望夫山,西北方向的赶子山,正北方向的小墨山。均有十几,二十几里的路程。离湖洲江岸也有廿多里路,中问还隔着大荆湖。隔山渡水,路途遥远,人力非常难以能及。东边不远的狮子山。没有林木无柴可砍。(我们已爬过此山,此山上遍布云母石矿残破的露头,山上连草都冒长几根)。凡此种种,柴木芦秆得确来之不易。大家笑称队上出工是休息(大锅饭时代特色),打柴才是出工。
     各家的套路差不多,先向火塘里先放一干透的树蔸,再在它的周围堆一些细柴火将它们一起引燃,当细柴火烧烬成炭,树蔸煨在炭火中阴燃冒出青烟发些微热;烟火燎绕中室内也添温暖。每当我们看到社员们摸摸索索地从他们少得可怜的干柴堆中掏出几个树蔸来让我们向火时。我们心中充满温暖和感谢!
      然而,他们众口一词与我们拉家常时的说法。更让我们感动不已。他们均这么安慰我们;
      1),不管现在上面禾是讲;你们几个下放的学生伢子是不会在咯里呆一辈子的,他们的理由是:50年代县上和岳阳专署也下放过几个年轻人到过此地,开始他们来时也讲要在农村干一辈子的,谁知他们冒干几年都上调到县城或岳阳去了。
      2).我们队上的土地是当年毛主席和共产党分给我们的,你们下来应该是冒得份的,上面也冒交代你们将来禾是搞?你们几个人来到队里,该上交的公粮一粒都冒少。大队里讲过,你们来后还可以吃一个月45斤一年的国家粮,每个月还有一些补贴,至于多少他们就不晓得了(他们不说我们当时还真不知道这些政策,后来招工进厂一年多时,公社带信来要我去领当年没用完的知靑补贴,每个人平均好几十块钱)。……这些都说明党和国家不会不管你们的,将来一定会有安排的。真没想到这些大都只认识几个字,连写自己的名字都困难或仅有小学文化的一一我们“再教育”的老师们谨以对党无比信任的纯真感情给大家一开始上了这样难忘的一课,茫茫然的我们当时只当老乡们是善意的安慰。谁也不知道他们会有如此高深莫测的预见。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他们或他们之中有人能窥破天机,预言未来吗?几个月或几年后我们大家历经沧桑终于有人轻松,有人艰辛;但都以各种方式验证了他们的说法,离开了这里!
     休息几日,天终于放晴。我们随全队男女劳力去马安大队路段去修整三郎堰到塔市驿破损泥泞不堪的道路,并要求加宽路面和削减坡度。这些日子我们见识了社员们是怎样应付当时这种无粮无钱无补贴劳务式的强行派工。队长悄悄对我们话(说的意思),你们是来凑人头的,做事时要瞭瞰(聪明伶俐)些,巡视的监工来时就表现一下。我们心领神会应对自如。在大家打“鸭公望”时,队上几个靑年调侃兆芬、湘梅,企图逞口舌之利占点便宜。竟敢拿两位的姓氏开玩笑起有些无聊的小名……。谁知他们哪里是经过史无前例那场运动洗礼过的俩位女战士的对手,让他们领教了长沙妹纸的反应之敏捷,回击之犀利!她们说.:你们只要敢那么喊我们的话,我们就叫你的名字振环为”真坏”让大家都知道你真是坏透了,恩普的名字以后就叫“硬布”,就是那个用来纳鞋底做鞋垫上了浆的会被千针刺万线穿的悲惨遭遇的,那种将来被喷臭的脚踩的材料。看你们有此美名禾是去谈爱,一个个咯样坏哪个女的敢和你们过……。这几个哥们,个个瞠目结舌,人人面紅耳赤,尤其是两个带头小弟振环和恩普为甚,我们也示以颜色,队长也表示回去要扣他们的工分。他们只得掩旗息鼓,举手投降求饶。引得平时受尽他们攻击欺负的堂客们哄堂大笑(华容风俗,出嫁前的姑儿是不能随便打趣调笑的)莫不拍手称快。从此以后他们知道了:长沙妺子惹不得!他们再没有过不良行为。尤其是后来他们尝试过我们的利害后,就更为老实。公路工程施工时大家说是说,做是做;结束时的进度和质量还是达标的,也许是知靑来得不多,物以稀为贵,我们还得到了施工方和公社领导的口头表扬。回队后才知道,只所以要我们去修路,是因为了队上几个强劳力正在流经我们队那条几乎干涸的沙港里起早摸黑抢挖黄砂,用船运到洪山头砂场去卖点钱分配给大家。过年的计划物质虽不多,但还是要钱才能买到手的。
     我们向队长请假回家过春节。队里欣然应允。并忙着打糍粑;发给我们五个人每人一个15斤多重的大粑子,还有一包黄豆,芝麻,糯米(粒长晶莹剔透饱满的童子糯__新庄特产)等土产。寒冷的冬天中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种种关怀温暖了大家的心。更使我有些汗颜;这些天来我们寸功未立,却得到队里各方面的关心和帮助,还有这般馈予。我暗下决心来日方长,我决不负乡亲们。我们也会为大家做点什么的。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02:2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雪雪 发表于 2018-7-9 02:22
二、初到塔市驿     古时候这个地方曾建有镇伏河妖的白塔,也有过四门两街市,还有留驻过往官差的驿站。 ...

三、风雪回家路
     那天凌晨天还没有亮,几乎一晚未睡的我们五个人每人背着大糍粑等行包,顶风冒雪和张泽洪他们四人汇合在一起,再赶到风波二队与回家的家六等四人集合后走大旺,三郎堰、……跌跌撞撞地奔向长江洪头航运码头,这一风雪回家的路张泽洪,廖三诸君的回忆文章及湖南知青网华容版精彩动人的歌舞节目都曾较好的再现了当年凄美的情景。我在这里也没有更多的诉说。我想说的是,当年那些艰辛至少有一半是我们错误的路线安排自找的!那次的路线我们为什么要选择走风波一大旺一三郎堰一德材一黄合一佛寺一范家岭一去洪山头呢?要知道我们大队斜对面不到二公里就是范家岭的地界呀。多少年来就一直对这错误的安排,使大家苦不堪言的行止而自责。特别是每每想起那些瘦弱的弟妹们跟着我们几位大哥在风雪中挣扎着前行,无情的风雪铺天盖地阻挡着大家每一次迈步;眼睛瞬间被雨雪扑打睁不开,泥泞的路面和雪水打湿了鞋袜和大半截长裤。浸渍满汗水的上衣,也随着体力的下降变也变成“铁甲”一一畺硬冰凉,如牛负重般喘着粗气……等惨不忍睹的情景使自己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当然聊以自慰的是自己不是来接受“再教育”的吗?这次真受到教育了。只是内容太残酷,课时也过长,成績也太差。还连累了他人!我们这一辈子各类书本是好朋友,经常更新的地图册也是不可多得的朋友。在过去的几十年的时间里,无论是生活中的外出活动或工作中的出差公干,(尤其是有人同行时),行前自己一定要好好看看地图反复计量,谋定最佳路径再行动,以防止自己愚蠢地再犯当年风雪“华容道”的错误。
     现在手機搜索及自动导航熟練地使用更能让大家不犯或少犯那么低级的错误,不过现在还有谁肯背着几十斤粮食走几十路呢。更何況是在风雪交加的天气中?!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02: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雪雪 发表于 2018-7-9 02:25
三、风雪回家路      那天凌晨天还没有亮,几乎一晚未睡的我们五个人每人背着大糍粑等行包,顶风冒雪和 ...

四、柴米油鹽……的故事
     ().打柴的艰难
     中國人早晨开门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古人把柴置頂,谁能想到下乡到新庄的我们生活中的头道门槛也是它。前面說過我们队离山廿里,离湖洲也有廿里。在肩扛手提交通几乎全靠脚走路的年代,空脚吊手的來回走四五十里都不是易事。即使那山上的柴草,湖洲之芦杆等着你去捡去挑百十来斤回来也是不敢想像的。当然值得称道的是那些很有特色的砍柴工具;那挑柴的扁担叫钎担,由材质好的扁担和两个铁质尖形钎头组合而成。行走江湖这还是较好的自卫装备?捆绑柴火的是由铁质或木质钩子缚上由麻和棉布条搓成的结实柔软的绳子组成,叫钎绳。用它们绑扎和挑运松散体型较大的柴草较为方便。柴刀的刀头与刀柄几乎成直角,刀柄上再装上尺多长的木把,砍伐钩削柴火锋利轻巧。
     听了张泽洪他们的介绍,我们第一次打柴,去了桃花山的华容道打马岩两旁的山上。山上没见几棵树,只有稀疏的小竹子。北风那个吹,空山响流泉,倍感华容古道的苍凉!我们挥舞柴刀像收割水稻那样砍下竹子,并漫山遍野地跑来跑去寻找下手的地方,我正向一簇竹子走过去时突感右脚一凉心中大惊就像电打了一样,不敢动了。弯腰好不容易解开球鞋带,只见一根黄色尖锐的竹签刺穿鞋子,袜子底和袜子面冰冷的竖立在大足趾和二趾之间的缝隙里!好危险,不敢想象若脚再往前一点......真是后怕和后悔。禁不得想到从华容回家过春节时,妈妈得知我们队冒柴烧,要上山打柴火时,百忙之中日夜赶工备衬壳,纳千层布鞋底,做黑色帆布鞋面,底浸桐油,钉上铁掌,跟缝鞋带,里面放入从鱼塘街买回牛皮剪成的鞋垫。帮我做了一双漂亮扎实的专门打柴用鞋。还帮我备有帆布手套和垫肩。返乡临走前妈妈千叮口咛万嘱咐:打柴时一定要穿这双布鞋,防止扎坏脚。还要记得戴手套和披垫肩等等以免手和肩膀受伤。其实此刻那双鞋手套等正在我挂在钎担上的包里,只是来时有点舍不得穿而搁之不用。我赶紧把鞋換了,当脚穿进布鞋时备感温暖,安全和亲切,謝谢,我们亲爱的妈妈!又试着去踩刚才那竹签,那东西岂是对手,它被踩弯了。我心中大定,但还是小心翼翼地行走山里。好东西也要悠着点用的。这山上的“暗器”实在太多,有些还是我们刚”布”下的,不得不防。
       忙碌了半天,累得个半死;砍了两大捆竹毫子回去,晒干后只烧了个把星期,我叹曰:谁知灶中柴,根根皆辛苦!
       我们亦体会到了流传在队上的那句话:咯里出工算休息想闲,打柴才是真的出工费力。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02:3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雪雪 发表于 2018-7-9 02:26
四、柴米油鹽……的故事      (一).打柴的艰难      中國人早晨开门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古人把柴置頂 ...

(二)与有“打”的守林人的过节
    赶子山南北长约1O公里东西宽约7公里多,当年此地,山峦叠嶂,山路崎岖古树蔽道。谷幽沟深,竹木葱茏,藤攀蔓绕。兽走鸟呜。芳草萋萋,花儿朵朵,蜂飞蝶舞。小溪清泉,流水潺潺,虾跳鲤蹦。极目远眺,江天多娇,塔市峥嵘。可惜那时生活艰辛,每次来此,只为砍伐柴火维持生计。只有劳作间,稍事休息时才有点闲情逸致。游览几步,上下左右,领略风景,才有上面感叹。这里是我们砍柴的首选之地;常来常往慢慢也认识了林场的一些人。本地人是林场的管理者,唧唧歪歪,派头十足,尤其是那些看山的(守林人)更是凶神恶煞不可一世。根本就不屑理睬我们外乡人。真可谓我认识他,他却不认识我。我们岂能与他们结识。我们结识的人是林场雇用的植树造林的益阳人。他们一边为林场伐木挖山植树,一边幫助看守山林,他们吃得苦耐得劳,霸得蛮,所过之处各种植物(不论是古树名木,还是珍稀草药花卉)统统斩首刨根毁之一旦。再进行梯级开发只见那满目黄土,岩石峋嶙,刨坑打洞,种植株株廋弱的杉树苗。我叹到,靑山绿水何日归来!也许同是长江天涯“沦落人”的缘故,我们关系蛮好。姓刘的队长有时看到我们因故打不到柴火时,会悄悄背着林场管理者送给我们两担干透的树枝做柴火。我们当然不会让他们吃亏,也会“有所表示”的。双抢后的一天,我们又去赶子山打柴,转了一大圈,只见森严壁垒,无处下刀。只好跑到刘队长那里求助,看他有否办法搞点柴火。跑到他的驻地时,静谧的工棚,没有一个人,我们想到他们这时回家双抢还没有返林场。我们无奈只好背着钎担扲着柴刀再去找柴源。我们不知,林场边有一双凶狠的眼睛盯着我们。我们找了几个山头,终于在一个僻静的靠近兰家大队那边山窝里发现了一片茂密的灌木丛;我和廖三分开,从宽约三十米的灌木带的两边向中间靠拢砍伐。真是好柴火,我埋头苦干,奋力砍伐大姆指粗的树枝。突然听到那一边的廖三大叫“你搞么子啰,太夫子快来!我闻讯大惊,连忙起身抬头只见他正与一个40来岁的精瘦汉子纠缠在一起,正是前面在林场处盯着我们的那看山人,他悄悄跟踪我们,见到我们砍柴,就冲上来抓廖三一个现场。近视眼的廖兄没戴眼镜便没有发现偷偷走来的那人。我连忙抓起把插在路边的两根钎担跑了几步像掷标枪那样往山下抛了过去,见到它们稳稳地插在刚收割完早稻的几十米外的水田里后。我捡起柴刀跑向廖三那里。这时廖三正在与那汉子缠斗,我一看双方情况,觉得事情不妙只见那看山人眼露狡黠的凶光,正在经验老道的力夺廖三手中柴刀的木把,而老实巴交的廖三的双手反被推向柴刀口那头,只差不到一公分就会被刀锋所伤;你不仁我不义憤怒中我猛地想起,早两年比划练过的我军格斗擒拿手术的招数连忙跑到他们两人旁双手突然抓住那人紧握刀把俩手的大姆指用力一扭,他痛哼一声,俩手松离刀把,廖三夺回柴.刀,我叫他快跑,谁知此时这人抽出腰间手臂粗的木棒向我头部击来,我闪身躲过,一步跨到他身旁用肘击踩腿两招把其掀翻在地,我拉着正挥舞着柴刀,口中大吼长沙“市骂”,也准备上来自卫反击的廖三,溜之大吉谁知那人爬将起来,破口大骂,还穷追不舍。我们又跑了一阵,前面出现一条随山体起休连绵不断深约两米,宽有丈余的地沟(我们曾在山上也多次遇见过,它是地质部门近几年在赶子山开挖的锂矿探沟)。我们像住常那样飞身跳过此沟。而那位手提大棒穷追不舍的恶汉,也大步流星的赶到了沟边,几欲跳过,无奈他身脚短腿软两股颤颤,只能胆怯的退了回去,仍不心甘的上下乱窜想找沟壑狹窄处跳过来!谁知这沟施工规范,无懈可击。我们见其窘相,隔沟大声调笑,他气得暴跳如雷。我们快步下到山下取回钎担,绕到远离此是非之地的烟燉大队那边凑合着砍了些柴火回家。当房东振新哥得知今天此情况后,激动的说:还是长沙哥们利害,痛快,痛快。那廝就是臭名昭著的李大棒子,他这几年仗着街上有些权势又传他“有打”,会几下拳脚功夫,横行霸道,若遇反抗,便大棒相向不知伤了多少无辜的革命群众,没收了多少钎担柴刀,有点关系者还要送烟酒鸡鸭孝敬才肯返还。连我们大队晏书记的钎担都被他收缴,至今末还!上面有些人不知得了他什么好处,不但不管,反而为他出头。晏书记曾告到上面,上面回应:调查了解研究情况后定作处理,却一倒冒风。不知所踪。他要我们多加小心,这家伙难得吃了一次亏,防备他的报复。振新哥真是英明,果然不久他的报复来了。

华容知青孙福太(网名:太夫子)2018.6.30写于长沙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06: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雪雪 发表于 2018-7-9 02:31
(二)与有“打”的守林人的过节    赶子山南北长约1O公里东西宽约7公里多,当年此地,山峦叠嶂,山路崎 ...

       难忘的蹉跎岁月啊!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08: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等着看太夫子的下篇!
那个廖三是不是现在在广东的廖三哥?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08: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太夫子的网名已经重新更新了密码,雪雪何不以他自己的网名发表为好。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10: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共同的下乡经历,下乡地点不同,但有酸甜苦辣共同的感受!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14:3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谢谢雪雪发上来的孙福太的华容知青岁月。
    孙福太写得真好,描述细腻而不乏的真实情感表露。我们同一天同一批去华容当知青,相同的下乡经历,难忘的蹉跎岁月,回望当年,又快半个世纪了。我们下放至砖桥、东山公社的知青离船时已是天黑,并没有受到锣鼓喧天热烈的欢迎,而摸黑被社队干部接到各自生产队。太夫子是骑马到的生产队,我可是骑水牛到的生产队哟。
   需指正,我们应是一九六九年元月八日从长沙乘船离开长沙,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4: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笨笨牛 发表于 2018-7-9 08:16
太夫子的网名已经重新更新了密码,雪雪何不以他自己的网名发表为好。

牛哥您好!太夫子自己的电脑有问题上不了网,告诉我的密码也上不去,不知道是他记录错了还是其他原因。匆匆忙忙只好由我代发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4:3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笔架山人 发表于 2018-7-9 08:05
等着看太夫子的下篇!
那个廖三是不是现在在广东的廖三哥?

此廖三即广东的廖三歌。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20:3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太夫子描述的经历代表了下放华容东山片的所有知青特别是原二中下放的知青的经历。真的佩服太夫子的记忆力,那些年那些事居然仍然可生动清晰写出来,期待下文。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20:3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你们下乡时尽管天气和知青屋及生活、生产用品冒置齐,但是你们的“轮供”却让我们羡慕哦,我们下到沅江时,知青屋及生活、生产等东西都和我们备齐了,就冒享受到你们那种特殊待遇,但湖区的共性特点还是相同的,真的是难忘哦……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23: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孙福太和他的弟弟,我和我的妹妹,还有妹妺的好友董湘梅,五个人一起下放到华容县塔市公社新庄大队第四生产队,在那里,我们一起渡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岁月。那个小村庄的人特别善良,我们从未有过沒有饭吃的日子,我们出工拿的是生产队的最高工分,生产队为我们盖了独立的知青住房,特别是:我们生产队从不搞阶级斗争,我们从未参加过这样的会议,因为这里没有地主富农。那时,按当时的标准,这里的农民生活还算可以,十分工的工值五毛钱。生产队有两户五保户,一位孤老,另一对残疾人夫妇及其子女,也能生活下去。我们五人在二到四年都被招工,孙福太和董湘梅被招工至岳阳造纸厂,后来成为夫妻。“跨越半个世紀的湘豫知青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23:4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廖三歌兄,你们生产队是“共产主义”生产队,善待下乡插队知青。你们生产队干部是上帝派来安抚下乡知青的好人,享受甲等劳动力待遇,你们生产队两耳非听窗外事,不问政治不搞阶级斗争。
   我还以为自己很幸运的了,你们5毛钱一个劳动日,我们3毛钱一个劳动日,当时是全公社最好的了。你们男知青一个劳动日10工分,我们三个男知青只给最高妇女分5工分,女知青4公分,干活却跟10工分的劳力一起干。我们借住农民的茅草房,冬天北风呼啦啦就差没有掀掉屋顶,你们却住上独立的知青砖瓦房。真的是没法比,当我们6个知青分别招工之后,除了我一个人去过生产队两次,其它知青拉屎都不朝那边天。因为,那个生产队亏待我们知青。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4 12: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这回忆录写得有特点——有时一句话几十个字不歇气,中间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呵呵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9-25 14:58 , Processed in 0.291997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