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33|回复: 6

【回望50年】知青生活回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9 15: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一九六九年元月九日。
    早晨,寒风飕飕,云层很厚,老天正酝踉着一场大雪来临。街面上因天冷人烟稀少,湘江轮渡码头上却红旗招展,人头攒动,高音喇叭里反复播放着毛主席语录“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原来这里集合了长郡中学初、高中六六、六七、六八三届毕业生中的四百多人,他们是准备去华容县农村插队落户,接受再教育的学生,我也是其中一个。
十点钟左右,三艘大轮船就要离开趸船起航了,码头上到处有人在拥抱,有人在哭泣,虽然我也是第一次离开家,离开父母,可我当着来送行的二姐的面,没有流一滴眼泪,好象满不在乎似的。当船徐徐离开码头时,船舱里哭声一片,眼见着岸上亲人的身影越来越远,耳听着师姐师妹们与亲人离别时的痛哭声,我的心突然一阵颤抖,眼泪刷地夺眶而出。此时脑海里一片空白,只知道:永别了,我的学生时代;告别了,我亲爱的家。迎接我的将是什么样的生活呢?我怎么也想象不出来,也许压根没去想,我是个饱受传统教育,循规蹈矩的学生,那时肯定只想到毛主席的话是要听的,他老人家叫我们去农村,我当然要去啰。
    就这样,既陌生又新鲜,既令人畏怯又让人能激起勇气,既艰苦又充满乐趣,既耽误了我们宝贵的青春又锤炼了我们坚强的意志,既是蹉跎岁月又确实叫人难以忘怀的一段知青生活,在轮船的汽笛声中拉开了序幕。
    船行数小时后, 天更阴沉了.到了洪山头码头,带队的周正规老师带领了大部分同学上了岸,说是分配到砖桥、东山两个公社的,于是熟识的学友们握手、拥抱相别。一阵骚乱过后,船继续前行,走了不久,船又靠了一个码头,我和剩下的同学都上了岸,一打听岸上是塔市公社,可不到半小时,我和另外九个同学又被送回船上,说是塔市公社接纳不了这么多知青,怎么样也不肯收下这十个人。此时我方明白,原来我们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可贫下中农并不欢迎我们,一种无“家”可归的失落感顿时使心头一阵悲凉。随船又返回洪山头,这里是砖桥公社。早上岸的同学都已不见踪影,我们十个人留在公社吃了饭,肚子是早已饿了,可这饭吃得一点也不香,心里纳闷着我的去向。公社干部好容易做通了大港大队朱支书的思想工作,他终于答应接收下这十个人。后来才知道,大港大队在当时是比较富一点的大队,公社原不打算安置知青,朱支书看见我背着把二胡,想要几个学生伢能搞文艺宣传工作,就同意公社的临时安排。幸亏下乡前我的小姐夫给我买了把二胡,我娘做了个琴套,行李已托运只好背着。没想到这把“二胡”给我们带来了好运。
    吃完饭,天色已昏暗,雨夹着雪正下得紧,朱支书带着我们上路,沿着长江大堤走,要走三十多里。要是天气好,我们这些城里伢看看长江水,听听浪打浪,还是十分惬意的,可这回是风雨交加,雨中夹雪子,江风呼呼直叫,雪子打在脸上,眼睛都睁不开,风一个劲地把人往堤下吹,我往前走不了几步就要横着走几步,走到堤中间去,怕被风吹落到堤下。朱支书步子迈得很大,我使劲撑着伞,眯着眼埋头苦走,不敢落下一步。下堤后好容易到了一个有人影的地方,是集成大队。炊烟袅袅,早去的同学们正忙着弄晚饭,我们还没到家,不敢多停留,继续走吧,晚上九点多才到达了大港大队部,总算到家了。
   很快我们十个人分开了,我和四个同学:周利恒、高怀德、吴耀武、吴祥军分到了七生产队,还有五个女同学:冯展、赵念、李亦、陈利云、刘嘉慧分到了一生产队。刘队长带我们到了七生产队,安排男同学暂时住在仓库里,我和周利恒安排到妇女队长家里过夜。她男人在部队,单身一人住。我们轻轻敲着她的房门,门开了,昏黄的煤油灯光下,站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又白又胖,把我吓了一大跳,不敢多看一眼。原来她象北方农民一样,晚上睡觉不着装。她倒没让我们着难,说了声“上床睡吧”,就一骨碌钻进被窝里去了。我脱下棉衣裤,裤筒结了冰,象炮筒一样硬梆梆的了,发梢上的冰屑化了,一抹全是水。我躺在床上,三人共一床厚厚的却窄窄的棉被,我不敢动,更不敢翻身,这到家的第一夜,我失眠了。
第二天,我和周利恒住进了队里的老仓库,男同学住一间,我俩住一间,仓库没有窗,白天打开门,睡觉就关门,我们的床是冬天不用的牛车,铺上稻草,还蛮宽敞的,就是头顶上的天窗漏雨雪,一觉醒来被子上一层薄薄的雪花。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劳动第一关

    没想到遇到的劳动第一关就真难挺住。冬季兴修水利,我们知青全是突击队员。突击队员每天早上四点钟出工前要做“早请示”,收工时要进行“晚汇报”,这是当时最时兴的对毛主席最忠的表现。乖乖的,寒冬腊月早上四点天还是漆黑的,我们要打着手电出门,到民兵营办公室对着毛主席的画像,边摇红色语录本边喊着:“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然后听民兵营长安排任务。我们那时正是瞌睡最大的年龄,天天如此那吃得消,每天早上好象脚都没伸直就被生产队长的吆喝声喊醒,不起床不行,迟到缺席要扣工分,谁舍得将辛苦挣来的工分丢掉。记得有一天磨磨噌噌起了床,一看要迟到了,连尿都没拉就跑去“早请示”,上工路上反正天还没亮,找了个偏僻地方方便以后再上堤。在那个年代我们谁也不敢发怨言,只好把怨气发在民兵营长身上,民兵营长不是癞头么,他老喊我们大家脱帽向毛主席敬礼,而他自己戴顶军帽从不脱下,一个男同学故意一把脱下他的帽子,大叫“脱帽咧!”这下让他的癞头全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尴尬极了,连忙把帽子戴上,看得出他忍气吞声,确实也不好批评搞恶作剧的人。
    突击队员的任务每天就是挑土上土,几人一组轮流。上土时给几个人上,没气歇,腰累得直不起来;挑土的要爬堤,越爬越高,脚累得直打跪。挑土的都走直线,形成一队,人家追着你的屁股后面来了,你就不好怠慢。我最怕遇到当地农民给你上土,他劲大两锄头就上满满一苑箕,你看看人家都是挑得满满的,又不好意思说自己挑不动,也只好耸起肩膀咬牙挑,现在想起来我那时真是太蠢了,把工分看得比命都重,就怕养不活自己似的,害得现在腰椎盘突出。
   累呀,真累!直盼着休息的哨音响起。口渴了,没开水喝,忍着吧,可有时累得喉咙里象冒烟,只好借个杯子舀长江里的水喝,“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半杯水,再一看杯底里沉了半杯泥沙。中午开饭了,由生产队统一煮好饭送上堤,炊事员的担子一头是白米饭,一头是米汤,菜要自备。可怜我们知青家里又没做酱菜,又没种蔬菜,每天只好米汤泡饭,个别社员过意不去,就分点自家做的腐乳、腌菜给我们下饭。队里有些女青年干了几天就装病请假,听说回家后娘就给煮肉汤喝来补身体,我们知青就是请假回家也没人煮肉汤呀,还是干到底吧。在堤上劳动最犯愁的还是上厕所,哪有呢?只好邀个伴跑下堤到江边,找个自以为僻远的地方就方便,反正都这样,无所谓文不文明。
    为了保住集成垸,我们曾付出过代价,可到一九八九年特大洪灾时这里还是倒了垸子。现在听说集成垸已不复存在了,那个所谓的“台湾岛”上的人全搬迁了。我们的劳动也付诸东流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赵中久 发表于 2018-7-9 15:12
劳动第一关
    没想到遇到的劳动第一关就真难挺住。冬季兴修水利,我们知青 ...

                                种棉花

    在大港当然是当棉农咯,我参加了从棉籽下土到摘棉花、拔棉梗的全过程。
    种棉花的时节到了,有经验的老农整好棉田,就叫我们跟着去撒种,棉籽拌着肥料撒在地里,要撒得匀、撒得直,便于以后长得匀,好锄草。还记得队里有个青年人搞了个“小钵移栽”的试验,他用泥土做了好多个小钵子,在钵子里种下棉籽,等长出棉苗后,再把钵子埋在地里,那样长出的棉苗就很整齐。但这种做法可能太费事,也没见普及。
    锄草是个细致活。锄头与挖土的不一样,锄面有五寸宽,锄把有一人高,握着锄头要前腿弓,后腿蹬,就象我在电影豫剧《朝阳沟》中见到的一样。开始锄草很紧张,就怕草没锄掉苗给锄死了。刘队长手把手地教,他让我胆子大点眼睛尖点,不要紧张,可他在我旁边一站,我就慌,一下又锄倒两根苗,看到小苗可怜兮兮地躺在地上,我心疼得眼泪在眼眶里只打转。晚上,刘队长找到我,帮我磨快锄头,又鼓励我在坪里练习,就这样慢慢熟练,我终于也能和女社员们一起嘻嘻哈哈在田间挥锄自如了。棉田是一大垄一大垄连成一片的,早上出工要到中午收工才能回家,中间休息我们就就近到一家去喝水,有时还能吃上女主人家的甜高粱和坛子菜。
    锄草过关了苗也长高了,要开始给棉花除病虫害了。夏天,棉花的红蜘蛛病发展很快,一夜工夫棉叶会红一片,真叫人着急啊!喷药水是个累活。每天早上刘队长都会喊工:“学生伢儿依旧打药水!”我们身穿长衣长裤,还要戴口罩,戴草帽,喷的是“1059”有毒的药水,背上背着药水桶,腰上挎着打气筒,一手拿着喷枪,一手压气筒,时间长了,我的右手板长出一大块厚厚的老茧。棉花长得很快,有一人高了,炎热的夏天,我们站在密不通风的棉田里,那才叫做热呀,每天衣服全汗湿透。渐渐地,我们也不愿戴口罩,戴草帽了,队长责备我们,我们就调皮地说会看风向,顺风打没关系的。红蜘蛛病终于压下去了,要结棉铃了,跟头虫[俗名]又来搞破坏,棉铃一个个掉在地上,眼看到手的果实被小虫夺走,大家都义愤填膺,动手捉,弄在地上就踩死,我们知青心地好,想到捉回去给社员喂鸡,就带个瓶子,拿筷子夹住装进瓶子,谁知把虫子倒在地上,一个个拼命翻跟头,把鸡都吓跑了。
    三伏天旱,影响棉花收成,抗旱又成了头等大事。各生产队都把抽水机的大嘴巴伸进长江,水泵整天在响,那阵势象要把长江水喝干,江水送到池塘,大家就肩挑手提,到棉花地里一兜兜地浇水,连小脚老女人都辛苦参战。
    棉铃终于炸开了,雪白的花絮绽露,一望无边的棉海绿叶婆娑,银光点点,丰收的景象多喜人啊!全队人都为摘棉花忙起来,妇女忙着找出系在腰上的大布袋,男人忙着打点麻布包和牛车,平常不出工的老奶奶,凭着年青时是摘花能手也都来赚工分了。刘嫂子给我准备了布袋,我学着系在腰上,两手拼命从棉花壳里抓棉花,塞进布袋,我的速度根本不及那些有经验的老奶奶,她们一会儿就能摘一大袋,我十个手指被花壳戳痛不算,花壳里还总是留下棉花摘不干净。腰上的布袋里装多了棉花也觉得挺重,只想送到牛车上去,可别人都不愿把时间浪费在来往的路上。有个大嫂和我开玩笑说,你现在感受一下,将来怀孕了大肚子就这么重,说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棉花收完了,就开始扯棉梗,脖子上套一个挑水用的带钩的绳套,用钩子钩住棉梗,两只手和脖子一起往上使劲,要连根拔起,然后用牛车装着送到每家每户,棉梗和高粱秆是这儿生活用的唯一燃料。
    棉花真了不起,花、籽、梗都有用,全身都是宝。
    说完扯棉梗,还应顺便说一下拔高粱秆,秆收回来也按工分分到每家,那不仅是个累活,还是个脏活,高粱收了后就在高粱地里放一把火,烧光高粱叶,剩下高粱秆,然后让我们去连根拔起,分垛捆好,搬上牛车,烧过的高粱秆上全是黑灰,一拔一抱,全身弄得黑呼呼的不算,个个还成了大花脸。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5: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赵中久 发表于 2018-7-9 15:14
种棉花
    在大港当然是当棉农咯,我参加了从棉籽下土到摘棉花、拔棉 ...

                               两个战友

     我在公社这段时间,有两个知青战友给我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一个让我感激涕零;一个叫我悲痛欲绝。
     让我感激涕零的是红旗大队的一个女知青,说来内疚得很的是只知道她姓吴,名字我都忘了问,她是公社推荐去岳阳卫校读书的工农兵中专生,原不是长郡的学生,以前和我从没打过交道,这次一面之交是因我的一场大病。我得了急性肠炎,白天就开始拉肚子,到晚上拉的次数急剧增加,开始还能跑到厕所,慢慢地下不了床,一站起身裤子就弄脏了。好在白天公社主任已经知道我生病,就叫她先来实习当护士,一个晚上她陪着我,先是扶着我上厕所,后来就忙着帮我换裤子,天一亮她就把我的脏裤子全拿到塘边去洗,洗完晾晒好,早饭后她要去码头乘船到岳阳报到,但还没忘扶着我上卫生院看病。我折腾了她一夜,却因为自己病殃殃的,有气无力,感激的话都没顾上说几句,就与她一别再没相见。但她那矮矮的短头发的身影却永远会留在我的脑海中。
    顺便说几句题外话:医生说我患肠炎是因为水土不服,喝多了长江泥沙水,并说那一夜拉得那么厉害,自己又不懂补充水分,如果虚脱就会有生命危险。虽然大难不死,但肚子痛了好长时间,回城帮娘娘晒被子,一抬手都会觉得肠子扯得痛,而且急性肠炎转为了慢性肠炎,我因此拉了几十年肚子。
     叫我悲痛欲绝的是我长郡的小师妹——初中学生易慧玲,到现在她那活泼、单纯的笑脸,苗苗条条的身材,两条长辫子垂在后背,走起路来一摆一摆的样子,我闭眼就能浮现。她的死实在令我悲痛欲绝。易慧玲是砖桥公社红星大队的知青,她得了肾炎回城休养了一段时间,夏天快到了,她要回队里拿换洗衣服,看望一下思念多日的同学、老乡,她从长沙赶到洪山头,但当天去集成垸的机帆船已走了,只能等第二天,这天晚上她和我睡一头,我们两说了好多话,她告诉我她在长沙住过院,病情已控制住了,她很想队里的乡亲们,早就想来看看,只是妈妈不让。第二天一早,她就去码头等船,临行我还嘱咐她坐机帆船一定要注意安全。没想到下午就传来噩耗:红星大队的运沙船就是那天要返回大队,船老大在路上碰着小易,一见面就热情地招呼她,叫她乘便船一起回队,免得买票。她见到了老乡也特高兴,立马上了船。到集成垸要横渡新开的长江,江面窄,江水急,运沙船身重,几个浪头就把船打翻成底朝天,危急中,船老大喊“小易,快抓住我!”可易慧玲第一个就被浪头晃下船,已被江水吞没。同去的老乡都会水,他们爬上船底,等来一艘大船全得救了。公社请来打捞船,顺水往下打捞,一星期后才在距洪山头很远的一个码头捞到了,遗体运回公社,躺在码头边,主任叫我参与收殓,我是战友,又是同学,当仁不让,责无旁贷啊!我跑到码头,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两条大辫子连同头皮都扯掉了,全身都被水泡肿了,发白了,一只脚还穿着套鞋,另一只脚却只剩下袜子,袜子都卡进肉里了。惨哪!我从来没见过尸首,那几天我都不愿闭上眼睛,一闭上眼睛就象看到了易慧玲。我买了五丈白布,一双男人的布鞋 ,公社请人把她从头到脚用布包裹起来,再穿上一双布鞋。等她父亲、哥哥来后就安葬了。
    易慧玲小妹妹,我告诉你: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十八日,原到华容县砖桥、东山、塔市、集成、桃花等五公社的老知青又去看望你了,长郡中学的周正规老师也去看你了,为你和另外两个哥哥修了坟,立了碑,你永远不会孤单、寂寞,你永远活在我们心里。安息吧!
再说几句题外话,那个热情邀请易慧玲上船的船老大,回去以后一直痛悔不已,一年后得了一场大病,奄奄一息时,亲人们想把他送到公社卫生院治病,没想到的是船到当年翻船的地方,他就咽气了。这可是千真万确的呵。
        华容知青赵中久 2018年5月写于长沙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15: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我小舅子也下在砖桥公社集成大队,可惜他不上湖知网。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16: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69年元月,没有想得太多,只认为早点离开父母不收约束。而父母却心事重重,担心他的儿子在乡下吃苦。后来,乡下缺油,常吃红锅菜,妈妈下乡来看我两次,看到儿子瘦的厉害,哭了两次。
   知青小吴很不错,善良细致体贴入微伺候你,为你的早日病情痊愈奠定了基础。易慧玲英年早逝,难道真是命由天定?应该是船老大缺乏安全意识,装沙严重超载造成无法挽回的灾难。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9 16:3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欣赏湖南知青网主办《知青岁月》诗歌朗诵会! 定票:点击进入

难忘的知青岁月,坎坷艰辛的回忆……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9-25 15:00 , Processed in 0.287370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