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知青网

湖南知青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89|回复: 6

【回望50年】枝柳铁建战斗经历片段(修改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3 22:3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枝柳铁建战斗经历记忆片段
长铁分指十四连知青曾宪钧
(修改稿)

    1973年5月17日至6月16日,我们长沙市2000名高中应届毕业生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在长沙铁路指挥部的统一部署和指挥下,先后分两批离开了长沙,离开了亲人,来到了大湘西怀化后转战靖县修建枝柳铁路线,一去就是两年多直到1975年9月才下路。大部队回长后,我还在靖县留守到11月。
  回想起三线战斗的峥嵘岁月,一幕幕动人的场景像电影一样浮现在我的脑海,浮想联翩,心潮澎湃:这可是我们梦开始的地方,是我们为祖国的三线国防建设流黑汗、洒热血的地方,是我们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年代。
  记得我们离开长沙是在长沙火车新站,大约是下午的4点多钟出发的,当时火车站人山人海,有要去的知青,送行的亲友,大家都争先恐后地爬上列车,抢的抢座位,放的放行李,因为太拥挤,有的还从窗子里爬进去,送行的亲友也是眼含热泪,千叮万嘱,伫立在站台目送远去的列车久久不愿离开。
  列车开动后,车厢内沉默一片刻后,突然一片呜呜的哭声传来,由小变大,由近及远震撼了整个车厢。我呢,可能是从小学会了独立,对去三线有一种好奇心、新鲜感,虽有一些离别的伤感,但面对大家的哭声,我很快镇定下来,根本不知道前面等待我们的是什么。
  列车经过 10多小时的爬涉,第二天早晨天蒙蒙亮,我们到达了怀化站。下车后不久,我们各自提着行李登上铁路指挥部派来的卡车前往目的地竹田村。车开出市区不远就是崎岖的山路,车在山路上颠簸着前行,人在上面象货物一样摇摇晃晃的,也不知经过了什么地方,只知道有个叫雪峰山的盘山公路,那里山势陡峭,气候变化异常,开车的如果没有高超过硬的技术是过不了雪峰山的。途中由于颠簸得厉害,好多同学都受不了呕吐不止,我也有点反应,一直坚持着坚持着……不知过了多久,汽车终于在山沟的一个村庄停下来了,我们估计这就是我们要居住和战斗的地方——竹田村。
  下车以后,我们看到的竹田村是一个面朝田地背靠山的一个村庄,村的中间有一条可以通车的简易大道,人烟稀少,土地贫脊。听说大山里仅有的资源木材要运到城市去卖几个钱只能用竹排走水路,跑一趟要用六个月的时间,中途还要面临水患的危险。这里的人没听说过更没见过火车。我们的到来对他们来说是充满了新奇,充满了希望。
  我们提着行李,跟着连队干部,穿过公路,经过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一眼看去有两栋房子建在山脚下,一栋是由竹蔑搭建的工棚,一栋是用山区独有的木材建的民房。那栋工棚就是我们的女宿舍。
  我们走近工棚一看,这栋工棚大约200个平方左右,屋顶是由牛毛毡和茅柴盖的,床是用竹子联接起来的,床挨着床,分上下两层,每层大约住40个人。周围是用蔑拆子围起来的,四面透风。看到这场景大家的心都凉了,心想,这难道就是我们的家吗?不满归不满,现实归现实,连队干部叫我们赶快收拾整理好床铺,尽快熟悉环境,作好开工准备。
  收拾停当床铺,我们来到隔壁老乡家,家里有个大娘,那里叫满娘,她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们刚到连一口水都不知道到哪里去找,我们在她那儿烧了水喝,打了热水洗尘。然后,我们就出来熟悉环境,走出工棚,沿山而下,那从山顶流下来的一溪水就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唯一水源,水流不太大也不深,我们洗漱都在那儿。
  来怀化的第二天早晨,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恢复头一天的疲劳,在一阵起床的哨声中惊醒,早餐后我们各自拿着统一发放的小木方凳,到炊事班的饭厅里参加一个由连队召集的会议,算得上是一个情况介绍会,也可以讲是一个战前动员会。这里的基本情况大概是六山两水一村田,由于贫穷,四十岁以上的一些人曾在解放前当过土匪,连队干部嘱咐我们晚上外出不要回得太晚,特别是女同学外出一定要结伴而行,以防“土匪”的袭击,讲得我们毛骨悚然。还要我们不要随便吃不熟悉人的东西,怕投“蛊”毒人,还要防止麻风病传染等。要求我们两年修路期间大家要安安全全的,一个也不能多,一个也不得少。当时我们听得稀里糊涂,后来才知道,说一个也不能多,就是不能谈爱生子;一个也不能少,就是不能出安全事故死人。
  我们修路的主要任务是把竹田这段路的土石方路基修好,同时,修路炼人。时间大约是一年半载。后来因为修路的需要,我们修完怀化路基又转战靖县,直到1975年九月才下路。
  两年多修路建设中,我曾在生产排和后勤排战斗过。这里只谈谈生产排的情况。每天清晨,我们洗漱完毕,吃完早餐,就到保管室挑起箢箕、扁担,荷起锄头、一齿或二齿,步行来到工地上。拿一、二齿的先把山上的土挖松,接着,拿锄头的把土装进箢箕里,挑担的就把它挑到目的地,然后回来继续挑,如此反复。整土的要及时把挑来的土整平,然后,由拖拉机往返压实。一、二齿挖不松的地方就要用炸药爆破或推土机推,再用一、二齿锄头挖。路基挖得比较深或者运送距离较远时就要用推斗车运,这样一座座山一个个沟壑在我们日复一日的劳作下低下了头,天堑变通途。
  在劳动的实践中,我们还创造了提高生产效率的一种男女组合形式,即:男生挖一、二齿,推斗车,女生上土、挑土、协助男生推斗车,我曾是组合班争抢的甲级劳动力。
  还有图痛快图轻松的男知青想出了一个挖“神仙土”的办法即把下面的土挖空,借重力让土垮下来的方法。这是上面绝对禁止的。有的连队曾有冒失鬼挖神仙土,出过事故。
    生产排的劳动,比较危险的工作要算是炮工班了,而且有很多女炮工手。他们用钢钎把炮眼打好后装进炸药进行爆破,一般情况下没有问题,而遇到如引线没点燃当时没有爆破叫“哑炮”那就危险了,有的连队曾有因此把眼睛炸成视网膜脱落的。
  参加修路奋战,一般以连队为单位,但在两段路基合拢时,为了争时间抢进度,指挥部经常组织连与连之间的会战,那场面简直是热火朝天激动人心。参加会战时,是在晚上,很多火把,把工地照明,工地就像一个赛场,大约有好几百人在工地上挖的挖,挑的挑,他们来来往往,健步如飞,你追我赶,唯恐自己挑的太少,跑得慢。后勤班也把茶水运到了工地。当大家看到一座高山被我们削平挑走,,真的感受到了人多力量大,团结就是力量的意义。
  参加工地劳动对于刚上路的知青来说,强度是过强了些,但大家还是挺过来了,白天劳累一天回来,一身腰酸背痛,睡一觉起来又是重复的劳动,大家慢慢适应了这种生活。
  还有一件是令我们全分指特别是我们女知青不能忘怀的是那次女工棚起火。大概是1974年春节,我们在长沙过年回怀化的几天吧,有几个知青带了一些烟花在女工棚附近玩,一个知青不小心,冲天炮冲到工棚上去了,工棚就像一盆架起的柴火,加上冬天气候干燥,一点就燃。冲天炮冲上去不用说就如燎原之势,迅速地熊熊燃烧起来,那时女知青有的已经睡觉,听说起火了,一个个吓得不知所措,有的衣裤没穿好就从床上往下跳。有个知青,有的什么东西都来不及抢救就直往外面跑。哭喊声、茅柴、竹蔑燃烧的劈叭声响成一片,尤其是知青们有从长沙带来的草面、猪油等肉类食物燃烧以后更是火上加油,加上那天还刮着风,很快火就烧穿了屋顶,火苗朝着隔壁满娘家飘去,一下子就把满娘家的木房子烧着了。
  听到女工棚起火的消息,不论是附近的乡民还是连队的同学见这边火光冲天,都闻讯赶来,拿的拿桶,拿的拿盆,从溪里,从山上井里打水救火,因为工棚建在山上,水源不足且距工棚有一段距离,路又不好走,虽然大家费尽了力气,工棚和老乡的房子还是没有保住。从工棚出来的女知青吓得跑到田地里抱成一团哭泣,有的被牛毛毡滴下来的油液烫伤了的痛得喊天叫娘,有的急着给家里开清单要家里赶快寄东西来。满娘家的东西也全部被烧,猪都烧熟了。当天晚上男知青腾出了他们的宿舍给女知青住。对起火造成的损失,全分指采取了知青互助和分指救助以及家里帮助的办法,同时做好稳定战友情绪的的思想政治工作。对烧伤的知青都分别进行了医治。充分体现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集体主义精神。不久,在大家的援助下,我们的生活恢复了正常,修路也走上了正轨。
  回想起在怀化后转战靖县两年多的三线战斗生活的点点滴滴,还有很多很多,虽已是四十五年前的事,回想起来却仍是那样的清晰,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事,历历在目,萦绕心中,挥之不去.这就是我们天长地久的三线情结.
2018年7月10日修改。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发表于 2018-7-14 00:5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年月,修铁路是件苦差事,由于修筑铁路没有现代化工具,人海战术。两年时间不短,支柳线通车,你们功不可没。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4 21:4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2 10: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你的发文,很高兴!你曾是一个有理想能吃苦的年轻人,你现在仍是一个好学习继续发挥正能量的退休女能人。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2 11: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1970年9月份,9209指挥部(广州局)曾经设在靖县太阳坪,后搬迁至会同县一中。
  1973年7月份,广州铁路局退出枝柳线新建工程。我是1970年9月份上的枝柳线1973年7月份撒离。1970年的时候,还没有怀化(叫黔阳地区,黔阳地区机构设在安江镇),火车只能通到邵阳或金竹山。我们走了三天才从长沙到达靖县(第一天到邵阳,第二天到安江,第三天到靖县)。
  三年的三线建设让我写出了第一部长篇小说《在三线的那些日子》。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20: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夜深人静能够体会我们的辛苦、肯定我们的贡献;谢痴眼镜对我的赞美;还的隐士安发的历史照片,那是不是当年华主席来三线慰问我们三线人的照片呀,好亲切啊!还有周卫祖战友,我们去三线不久,你就离开了,你们先去应该比我们更辛苦。能不能让我拜读一下你的那篇长篇小说呢?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20: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根据要求补充一下基本情况:姓名:曾宪钧 女 64岁 下放地点:怀化、靖县 下放时间:1973年5月至1975年11月共两年半 退休情况:2009年5月退休。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请及时修改密码,不用简单密码,防止密码被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湖南知青网 ( 湘ICP备05003987号 )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7号

GMT+8, 2018-12-16 10:21 , Processed in 0.259987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